一棍走天涯~20

類似這樣的經歷,又有這麼一次。那是因世侄阿強,帶領了一班為數六、七人的小妹妹,在尖沙咀展開了「攻勢」。按阿強的講法,在六七名女孩子之中,有四個本來是英文書院的學生,因成績追不上而退學。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18

某一個晚上,我上尖東「一夜情」酒吧買醉,遇上一對年約二十來歲的女郎。她們主動坐到我身旁頃談。其中一個叫玲玲的說道︰「昆哥,你到這裡來,無非是想找個理想的床上對手吧!不知你的理想對手的條件是怎麼樣的呢?」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17

阿麗是個大約二十五、六歲,由大陸移民到香港的婦人。她丈夫是個酒樓侍應,五年,阿麗憑媒人的介紹,在內地與丈夫結婚,經過多年的申請,終於得償所願,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16

香港這個地方,可算得是千奇百怪,許多時候也會出現一些匪夷所思的人與事。例如我們經常巾到的所謂「迷幻嬌娃」,就是指一些吞服迷幻藥的女性,在藥力發作時,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15

我還有一個老習慣,就是每隔兩個星期例必到尖沙咀一個相熟的色情場所,找位風月女郎溫存一番。由於我依時依候,加上出手也不太差,很快就與那裡的雲叔相熟。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14

我是在酒吧認識了吧女阿鳳的,本來,她那種「男人婆」的樣貌和作風是完全不討我喜歡的。可是有一次我偶然和她談話時,卻發現她和我很談得來。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13

住在我同一層樓的一個女人,年約二十歲左右,她打扮性感,胴體迷人,平日搭電梯時,已經引得許多男人望多一眼。據說她已經有丈夫,她丈夫姓何,雖結婚兩年了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12

香港人大多不著重和鄰居的關係,尤其是住在多層式大廈的住戶們,通常是大門深鎖,各家自掃門前雪,彼此極少有溝通的機會。我的情形也大致如此。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9

艷福陸續有來,我在一家餐廳遇上了阿萍。阿萍是個上海姑娘,她來港僅僅一年,阿萍端莊、內向、樣子也不錯。聽說她還是內地的大學畢業生,是個高級知識分子。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6

和阿芬來往不久後,她就返內地去了。因此興致來的時侯,就想速戰速決,即使是吃「即食麵」也在所不計了。不過我決不會隨便去旺角招記找一件行貨充飢。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5

有個經常在歡場巾頭的朋友,認為全世界的女人,都是一樣的,並沒有甚麼太大的分別,他的理論是︰如果在黑暗的環境下,身邊的女人又一聲不出,男人就成了盲人,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4

靜了幾天,我心裡又蠢蠢欲動了,這次我走訪中環的按摩院。替我服務的是一個新來的女人,叫做阿婷,入行亦僅三個月,只見她三十上下, 繼續閱讀

一棍走天涯~3

對於我來說,沒有女人是過不了日子的。但又只喜歡逢場作興,我認為在風月場所尋花問柳,無論床上對手是個職業妓女也好,業餘客串的女郎也好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