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通行證

做愛通行證(四)

接著三個裸少男轉進浴室,不覺一呆,這浴室並無浴缸,一條繩索由窗口鐵欄杆順延而下,?縛陳小華舉高於頂的雙手,陳小華坐在角落,大腿呈九十度叉開,綿密的陰毛暴張開來。笑著說:「來,幫我洗澡。」

三少男情緒一亢,候至祥拿起蓬頭一邊噴灑,一邊按摩她的左乳;陳文政則愛撫她的右乳,並餵她肉棒,;李志高則伏在地上,舔舐她的陰戶。三股快感立刻燃燒她身上每寸肌膚。

首先是李志高,就地坐起,抬起她雙腳挾住自己腰間,肉棒對準陰戶一炮而上,陳小華忍不住「嗯」了一聲,嘴巴仍含食著肉棒,這時陳文政手開始頑皮,朝她胳肢窩呵癢,陳小華禁不住癢,身子開始亂顫,腰身不住地往上聳,正更密合李志高。

李志高感覺越吸越緊,不禁叫說:「很好,候至祥,你也騷她癢。」陳小華一驚,想叫不可以,但候至祥已經蹲下,右手呵她另一邊胳肢窩,左手輕輕騷她的乳峰邊緣,舌頭也像蛇吐信似的點她的乳頭,再加上她自縛雙手,無法動彈,刺激的令她捉狂,全身像失水的活魚,幾乎要往上跳躍,雙腿挾著李志高更緊。

李志高也插得……或者被吸吮得滿頭通紅,一面頂,一面稱讚:「哇!好爽!爽!」

不一會兒,李志高體內射精,仰躺在地,陳文政拔出陰莖說:「爽夠了換我,你也幫幫忙。」

陳小華告饒說:「不要,不要再折騰我了。」

李志高如何能放過這個機會,立刻起身,和陳文政調了位置,和候至祥一樣呵她的胳肢窩,乳頭,蠻腰等敏感部位。陳文政在她陰戶瓣邊打了幾轉,陰莖慢慢鑽了進去。陳小華此時高潮未褪,兩腿盤住陳文政屁股後,迫力使他更深進入,與花心相結合,此時陳小華更是浪叫連連。

這時候至祥轉戰親住老師的嘴,兩條舌根糾結得發出嘖嘖聲響。而候至祥也迫不及待,一邊打起手槍。

不久,陳文政感覺要射精了,抬高她雙腿到肩上,傾全身的重量壓著陳小華兩股上,而候至祥也快出來,兩人不約而同朝陳小華臉上噴去。暴風趨歸於平靜。

陳小華沒力說:「把我解開吧!」

候至祥解開陳小華繩索,陳小華起身一挺腰桿,走到梳妝鏡前,用手將鏡霧擦掉,看著滿臉白漬的臉龐,攬著頭髮,顧影自憐。

這時三個男人也走近,陳文政從身後摟住她的細腰,陽具頂著她的屁股,陳小華一嚇,偏頭一笑,像個小情人吻他一下,陳文政也不老實地撥弄她的恥毛,陳小華急忙握住他的手阻止進一步動作;李志高在她右側,先是摸摸她的乳房,再抹去她臉上的精液,餵給陳小華吮食;候至祥在左側老實的沒動作。

李志高笑說:「猴子你浪費的子子孫孫,連一炮都沒打。」

看著候至祥的忸怩不安,陳小華說:「別逗他了,你們倆先回去。」

陳文政抗議說:「老師,不行,他怎麼可以多一次機會。」

陳小華笑著說:「今天我怎麼對候至祥你也看到了,他又沒幹過我,算是對他一個補償。」

李志高和陳文政對看無奈的聳聳肩,李志高拍拍候至祥的臉頰說:「猴三仔,乎你卯死啊。」

陳小華推開李志高的手說:「別欺負他了。記住,考試要給我好好考。」

兩人無奈的步出浴室,陳小華對候至祥說:「先幫我收拾東西。」

陳李兩人離開,陳小華和候至祥也穿好衣服,客廳環境也收拾差不多,候至祥見老師好像沒事般,幾度欲言又止。

陳小華看他的鳥樣,心裡好笑,說:「你不想回去嗎?」

候至祥說:「我……」

陳小華笑說:「想幹我就大聲說出來。」

候至祥依然支支吾吾,陳小華說:「看,你的雞雞都大了。」伸手去摸他的陰部,候至祥不自主的退縮一步,臉紅透了耳根。

陳小華說:「我又是沒看過,還幫你吹過了。」候至祥臉更紅了,陳小華存心逗他,大搖大擺地坐回沙發上,信手拿起一本雜誌盯著看,說:「如果你不要,我不送你囉!」

候至祥馬上掉頭就走,但到門口卻駐足不前,陳小華見狀,聲調轉而嚴肅說:「候至祥,老師今天打你痛不痛?」

候至祥不自主摸摸臉頰,還有點火熱,忸怩地說:「沒……沒有。」

這時陳小華將雜誌重重摔在地上,候至祥嚇了一跳,陳小華擺起老師的架子,說:「我問你電視好不好看,你說桌子很貴。」候至祥羞愧得低頭。陳小華一喝:「抬頭。」

候至祥畏縮地抬頭,陳小華柔聲地問:「痛不痛?」

候至祥點點頭,陳小華又問:「老師今天這麼罰你,是不是很過份?」

候至祥支吾地說:「我……」

陳小華說:「不要怕,我要你說出自己的真心話。」

候至祥慢慢說:「我……我明明沒有吵鬧,老師偏偏要冤枉我。」

「這麼說是老師不對囉?」

「這……我想可能……」

陳小華又吼一聲:「是不是?」

候至祥猛然抬頭,神色由驚死轉而怒意,也大聲回應:「是。」

陳小華心裡嚇一跳,又問:「平常朱冠超他們欺負你,要你考試幫他們做弊,是不是很過份?」

候至祥想及他們平常醜惡的嘴臉,憤憤地說:「對!」

陳小華語帶嘲笑地問:「那麼老師給陳文政,李志高幹過,沒被你搞過,是不是很公平?」

候至祥大聲一吼:「不,不公平。」

陳小華說:「既然不公平,為什麼不據理力爭呢?」

候至祥說:「我……我要……」這時候至祥幾乎語無倫次。這時陳小華又手摀著他的眼睛說:「現在閉上眼睛,你想要什麼就說出來。」

候至祥熱汗直流,說:「我要你,我要打你,我要幹你,我要撕破你的衣服,我要把你吊起來鞭打,我要你吹喇叭,我要捏爆你奶奶,我……」

陳小華放開手,退後一步,說:「把眼睛打開,一切如你所願。」

這時候至祥胸膛交織著怒火和慾火,大叫一聲,撲了上去。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webmaster@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