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通行證

做愛通行證(五)

候至祥兩手扣住老師雙腕,然後將她兩手會齊,用左手扣住她雙手腕脈,接著將手舉高,像是要把老師半空吊起似的。對候至祥的動作,陳小華報以淺淺的微笑,凝望深邃的眼神,帶著無法捉摸的淫意,抑是愛意,讓候至祥有種感覺-老師愛的是我。

當兩個人的臉頰逐漸靠近,彼此的眼神也逐漸瞇成一條線,候至祥的左手也漸漸放鬆,忽然候至祥感覺下唇一痛,眼睛一亮,看著老師頑皮的笑意,知道被咬了一口,又恢復了方才怒火及慾火交織的狀態。手一扣緊,朝她身後邁步跨去,陳小華身子一斜傾,兩手被縛拖在地上走。

到了房間,溫色的黃燈光,加高了兩人的體溫,拉到床頭,候至祥解下老師絲質腰帶,綁住她兩腕,縛在床頭欄杆。爬上了床舖,壓著老師雙腿,在柔和的燈光,老師清秀白?的臉龐,顯得格外清淅嫵媚,凝神的雙眼,分不清是深情還是挑逗。正當候至祥不自禁地往老師臉頰親近。

只聽「啐」了一聲,候至祥被老師噴得滿臉口水,挑逗的眼神帶著嘲笑,候至祥完全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但知道她的目的。毫不留情地左右開弓摑她兩掌。陳小華狼狽地側回頭來,鮮紅的掌印烙在粉嫩的臉頰,略帶哀怨的神情令人意存憐惜,待到四目交投,陳小華眼神又轉為剛強,嘴角微揚,似在示威。這令得候至祥決意省下憐香惜玉之心,張出狼爪,將身上絲質衣裙撕得零碎,兩手狠抓老師高漲的雙峰,陳小華痛得「嗯」了長長的一聲;接著候至祥轉攻下盤,身子一側,左手握著老師左乳,張口吸吮老師的右乳,右手中指插沒了老師的私處。

陳小華再度被帶到高潮,全身不住地往上挺擺。候至祥意猶未盡,陳小華這時說:「我受不了了,插我,幹我,叫我當你的奴隸都可以。」看著陳小華帶著疲憊及淫佚的眼色,候至祥感覺下體快爆漿而出。放下動作,脫光衣物,分開她雙腿,盡了命往她陰穴頂。但從未經人事的他,汗流浹背仍不得其門而入。陳小華見他宭相,倒也於心不忍,忙說:「解開我,我幫你。」

「不!」候至祥男人自尊心受損,手指粗魯地撥開的她的陰唇,陳小華一痛,兩腿亂踢,將候至祥絆在床上,厲聲說:「每個人第一次都會如此,這不表示你不行。」

候至祥一呆,委頓不動,陳小華又說:「快解開我。」候至祥依言照做。見候至祥又回到一副窩囊相,心中不忍。和他對坐起來聊天,說:「是老師的錯,第一次不應該給你這麼粗暴的經驗。」

候至祥看著萎頓的雞巴,不知道該講什麼。陳小華又說:「國內的性教育真是失敗。要做愛,男生要把包皮撥開,伸出龜頭才能辦事。」

「怎麼弄?」

陳小華教他站起,握住他陰莖,右手慢慢撥開他的包皮,候至祥「啊」了一聲,陳小華柔聲說:「不要怕。來,我教你。」自己呈跪立之姿,拉著他雙手來按撫雙峰,說:「在我乳房邊緣像這樣來回輕輕地按摩,乳頭要這樣輕輕地點,女生才會有高潮。」

候至祥依言照做,陳小華則托著他陰莖從根部舔起,舔到龜頭,候至祥不自禁地叫了一聲:「好爽。」本來小心翼翼地在她胸部按摩的雙手變得亂摸。

陳小華見時機成熟,要他躺平,坐在上慢慢的套上陰莖,兩人同聲吶喊,陳小華上下抽動,兩手握住他雙手按著自己的雙峰,深情脈脈地看著。候至祥則感到自己的青春小鳥從未如此溫暖過。

接著候至祥的呼吸聲益漸急促,陳小華忙收兵,下床俯身,含住他陰莖,豐沛的精泉如注瀉在她口中。

候至祥看得感動說:「謝謝老師。」陳小華說:「大人了,現在有人要欺負你,叫你幫忙做弊,你知道怎麼做了吧!」

候至祥兩手扣住老師雙腕,然後將她兩手會齊,用左手扣住她雙手腕脈,接著將手舉高,像是要把老師半空吊起似的。對候至祥的動作,陳小華報以淺淺的微笑,凝望深邃的眼神,帶著無法捉摸的淫意,抑是愛意,讓候至祥有種感覺-老師愛的是我。

當兩個人的臉頰逐漸靠近,彼此的眼神也逐漸瞇成一條線,候至祥的左手也漸漸放鬆,忽然候至祥感覺下唇一痛,眼睛一亮,看著老師頑皮的笑意,知道被咬了一口,又恢復了方才怒火及慾火交織的狀態。手一扣緊,朝她身後邁步跨去,陳小華身子一斜傾,兩手被縛拖在地上走。

到了房間,溫色的黃燈光,加高了兩人的體溫,拉到床頭,候至祥解下老師絲質腰帶,綁住她兩腕,縛在床頭欄杆。爬上了床舖,壓著老師雙腿,在柔和的燈光,老師清秀白?的臉龐,顯得格外清淅嫵媚,凝神的雙眼,分不清是深情還是挑逗。正當候至祥不自禁地往老師臉頰親近。

只聽「啐」了一聲,候至祥被老師噴得滿臉口水,挑逗的眼神帶著嘲笑,候至祥完全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但知道她的目的。毫不留情地左右開弓摑她兩掌。陳小華狼狽地側回頭來,鮮紅的掌印烙在粉嫩的臉頰,略帶哀怨的神情令人意存憐惜,待到四目交投,陳小華眼神又轉為剛強,嘴角微揚,似在示威。這令得候至祥決意省下憐香惜玉之心,張出狼爪,將身上絲質衣裙撕得零碎,兩手狠抓老師高漲的雙峰,陳小華痛得「嗯」了長長的一聲;接著候至祥轉攻下盤,身子一側,左手握著老師左乳,張口吸吮老師的右乳,右手中指插沒了老師的私處。

陳小華再度被帶到高潮,全身不住地往上挺擺。候至祥意猶未盡,陳小華這時說:「我受不了了,插我,幹我,叫我當你的奴隸都可以。」看著陳小華帶著疲憊及淫佚的眼色,候至祥感覺下體快爆漿而出。放下動作,脫光衣物,分開她雙腿,盡了命往她陰穴頂。但從未經人事的他,汗流浹背仍不得其門而入。陳小華見他宭相,倒也於心不忍,忙說:「解開我,我幫你。」

「不!」候至祥男人自尊心受損,手指粗魯地撥開的她的陰唇,陳小華一痛,兩腿亂踢,將候至祥絆在床上,厲聲說:「每個人第一次都會如此,這不表示你不行。」

候至祥一呆,委頓不動,陳小華又說:「快解開我。」候至祥依言照做。見候至祥又回到一副窩囊相,心中不忍。和他對坐起來聊天,說:「是老師的錯,第一次不應該給你這麼粗暴的經驗。」

候至祥看著萎頓的雞巴,不知道該講什麼。陳小華又說:「國內的性教育真是失敗。要做愛,男生要把包皮撥開,伸出龜頭才能辦事。」

「怎麼弄?」

陳小華教他站起,握住他陰莖,右手慢慢撥開他的包皮,候至祥「啊」了一聲,陳小華柔聲說:「不要怕。來,我教你。」自己呈跪立之姿,拉著他雙手來按撫雙峰,說:「在我乳房邊緣像這樣來回輕輕地按摩,乳頭要這樣輕輕地點,女生才會有高潮。」

候至祥依言照做,陳小華則托著他陰莖從根部舔起,舔到龜頭,候至祥不自禁地叫了一聲:「好爽。」本來小心翼翼地在她胸部按摩的雙手變得亂摸。陳小華見時機成熟,要他躺平,坐在上慢慢的套上陰莖,兩人同聲吶喊,陳小華上下抽動,兩手握住他雙手按著自己的雙峰,深情脈脈地看著。候至祥則感到自己的青春小鳥從未如此溫暖過。

接著候至祥的呼吸聲益漸急促,陳小華忙收兵,下床俯身,含住他陰莖,豐沛的精泉如注瀉在她口中。

候至祥看得感動說:「謝謝老師。」陳小華說:「大人了,現在有人要欺負你,叫你幫忙做弊,你知道怎麼做了吧!」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webmaster@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