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與表妹

此時,一般的太太也許會堅持下去,但是擁有二個丈夫的玉枝則說道:「那你好好休息吧!」然後自己也轉過身子,蓋好被。當然,她是無法入睡的,她只是在等待丈夫的鼾聲而已,等到確定丈夫已經睡了之後,才悄悄起身。

「這樣不會傷到嬰兒吧?」

被阿茂叫到穀倉的玉枝,對揉著睡眼的阿茂問道。

「如果從後面沒關係的,來,快一點。」

玉枝把屁股翹起,要求由背後性交。

阿茂對著早已潤溼的陰門,將聳立的肉棒一股作氣地刺了進去。

「嗯!阿茂,快一點,快一點,用力衝…」

捲起的裙角,露出搖晃雪白的臀部,玉枝不停喘息著叫道。

「大嫂,是不是這樣刺,啊…我也忍受不住了…大嫂,啊!等一下…」

「再用力衝…嗯…啊…」

如果他們不是大嫂與小叔的關係,他們就無需如此。他們只是一對追求感官快樂的男女而已。

在這種情形下,玉枝的肚子愈來愈大。阿勇,因為是自己的第一個孩子,所以不讓她到外面工作,而且他出去應酬也是很快就回來了。

因此,玉枝根本無法與阿茂約會,而且阿勇隨時都會在家,阿茂也找不到機會下手。

性慾無法得到滿足的阿茂,只好把目標瞄準其他女人。這裡是窮鄉癖壤,到處都是農田,根本沒有燈紅酒綠的場所。

所以他的目標自然是盯上最近變得艷麗的表妹阿秋囉!

「阿秋,有心上人了吧!」

他看見阿秋從田邊工作回來,忙著追了過去。

「沒有。」阿秋回答道。

「騙人,妳的心上人不是在青年團的林務班工作嗎?」阿茂逼問著。

「沒有就是沒有,倒是你有了心上人。」阿秋以蔑視的眼光看著阿茂回答道。

「……」

對於她突然尖銳的問題,阿茂答不出話來。但是此時,他確信當時偷看自己和玉枝作愛的人是這位表妹,絕錯不了。

他的把柄落在阿秋的手中,如果她告訴大哥的話,不,只要告訴村上任何人的話,他就無法在這村莊待下去,在這小村莊中,是絕不允許有破壞秩序者存在的。

而且對於長男稍好,但是對於二男,甚至於三男,風俗特別嚴厲。

村莊中為了維持貧窮的共同體,是相當排斥多餘的人的,而且不光是各個家庭盡量減輕人口而已,而是全體村民所共同產生的智慧。

「阿秋,妳看到了?」

阿茂不懷好意她笑著,但手掌早已全是汗水地詢問著。

「看見什麼了?」阿秋裝蒜道。

「那件事,不用說,也該知道,是我和大嫂的事。」阿茂乾脆挑明著問。

「……」

阿秋既不承認也不否認,但是從語氣倒是可分辨得出來。

「是嗎?原來真的是妳。」

「可是,我沒有對任何人提過。」

「真的嗎?」

「真的,如果說出來,阿勇大哥太可憐了。」

「大哥?妳為什麼不說大嫂很可憐呢?」

阿茂覺得頗為意外,這種情形,一般人都會同情女方的,而阿秋反而較同情阿勇,這種情形倒使阿茂相當不解。

「玉枝有什麼好同情的,她做了不該做的事,可是阿勇大哥真是可憐,如果被他朋友知道的話會多麼悲哀啊…」

「……」

「阿茂,你還和玉枝繼續幹那種事吧!我最討厭如此淫蕩三人,所以請你別來接近我。」阿秋說完,拿著鋤頭就信步離去。

在伊吹山已是冬雪初降,冬天的腳步來得很急,田邊的榛木的樹梢已經含有片片的冰片,而那些隨風飄落的枯葉正在寒空中飛舞著。

阿茂從後追了過來。

「阿秋,別誤會,這是有原因的。」

「討厭,我不想聽,走吧!」

二人前後追逐著,阿秋在逃,而阿茂緊追不捨,而在田邊一角的稻草堆中,女的打了男的耳光。

「啊!」

「阿秋。」

阿茂出手更快,早把阿秋壓倒在地上,並吻了上去。

「住手…啊…」

阿秋的悲嗚聲,消失在寒冷的晚秋中。

「阿秋,我喜歡妳。」

阿茂右手去解開她的衣釦,並粗暴地使她的下半身裸露出來。阿秋的手腳雖然拼命抵抗,但男人的手微妙地抓住那突出的陰核,並將她的雙腳撐開。

「啊…啊…」

阿秋呼吸急促,阿茂將自己長褲下早已膨脹的巨大肉棒抓了出來,讓阿秋的手握著。

她無意識地握著,它比現在握著的鋤頭柄更大更硬,而且更嵩高。

「不行…不行…」

阿秋雖然口中不停地拒絕,但兩腳在稻草上卻撐得開開的,黑色的陰部一無遮欄。

待續……

第六章命運的決定

阿茂自從那次之後,開始斷絕與玉枝的關係,而開始與阿秋相交。

雖然與玉枝偷情很容易,但畢竟太過冒險了,所以這才是一勞永逸的方法。

農村雖然不景氣,但感覺不如大都市那般明顯,只要肯勞動,吃飯是沒有問題的,對於這一點,阿茂倒是相當冷靜。

所以即使和哥哥疏遠,但住在寢食無慮的鄉村,倒是還相當聰明的作法。

另外,阿秋因得不到砂田明確的答覆,寂寞的芳心,確實需要阿茂的愛來加以撫平。

自從二個月前,將處女奉獻給砂田之後,就再也沒見過砂田的影子。

她在不停地等待與盼望中,終於去林務班拜訪他,但是,他在奪走她的貞操之後的第二天就調走了。

因為沒有人知道阿秋與砂田已經有那麼深入的關係,因此林務班的職員告訴阿秋。

「砂田確實已經結過婚了,三年前和一位交往的女友結婚,是一位純潔的大美人。那個女人,可不像妳如此會幹粗活哦…哈哈哈哈…」

阿秋這才知道,自己獻身的男人,竟是這種人,砂田一開始就是在玩弄她。

雖然她一直有不好的預感,但是依然中了他的計,結果是鄉下女孩比較笨…

阿秋的腦中一片空白,但奇怪的是竟然哭不出來,現在即使哭了,也無法換回什麼。

一切全完蛋了,阿秋就此忘掉明朗的砂田,是需要相當時間的。

也許是貧窮的女孩早已習慣了,或許這是祖先遺留下來的傳統吧!

雖然只剩下思念,但她希望結婚與調職的事,由他本人來說明,但無法說出口,只有寫信問了。

但是,砂田一直沒有回音。

此時,阿秋又有不祥的預感,那一向很順的月事,已經慢了二個月了。

「沒有錯…」

阿秋開始顫慄,孩子的父親是砂田,與阿茂的關係,是十天前才開始的,所以阿茂不是孩子的父親。

但是沒有父親的孩子就是私生子,是不見容於村裡的,如果這件事被母親發現,她一定會瘋掉的。

但是她很想把自己與砂田的孩子生下來,但是已沒有辦法使母親認同這是砂田的孩子了,而才十九歲的阿秋,頭腦轉得很快,她已想出對策了。

最近一個月來,阿秋每次洗完澡,睡到棉被中時,阿茂就悄悄地睡到她身邊而母親睡在另一間房。

「噓…噓…」

阿茂將手指豎在自己的口中,很習慣地爬入棉被中,在短暫的親吻之後,阿茂趕緊爬到阿秋的下方,幫她把衣服褪了下來。

「阿茂,摸一下肚子。」阿秋撫摸著阿茂的頭說道。

「嗯!怎麼啦?」

阿茂把手放在阿秋滿是脂肪的肚子上。

「在動吧…」阿秋嬌艷地笑道。

「在動?」

「你的孩子啊!我已經有了。」

「我的孩子?」

「這是我們二人愛的結晶,當然,妳會和我結婚吧?」

阿秋挑明著說,她在說這話時,言詞相當嚴厲,不容他拒絕。

「……」

阿茂不知如何回答。

「我媽媽也知道了,她非常高興,而且你是次男,正好可以入贅,而且我們又如此相愛著,讓我們像一般人一樣結婚生子吧!」

「……」

「求求你,阿茂,別拋棄我。」阿秋將臉埋在阿茂的懷中,激動地說道。

「好,我知道,我們結婚吧!」

也許這就是自己的命運吧,只要自己能安定下來,也能讓周圍的人放心,自己又可以做一個堂堂的男子漢…他已經急於過這種日子了!他心情反而覺得更輕鬆。

不久,阿茂與阿秋在眾人的祝福中,結為夫婦。

此時,阿秋的肚子已經挺起,沒有人知道這是誰的孩子,還有另一人大腹便便的來參加婚禮,那就是玉枝,除了上帝之外,相信沒有人知道她肚中孩子的父親是誰?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webmaster@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