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44)~邊緣

Cindy生日這一天,鈺慧、淑華和明健相約到Cindy的租處去為她慶生。

去到Cindy那兒,文強和另外三個男生已經裡面,一下子小小的房間裡頭擠滿了男男女女,有的窩在Cindy床上,有的就席地圍坐,地板上攤滿零嘴飲料,Cindy調了一大壺玫瑰紅加蘋果西打,給大夥喝著。自然更少不了的是一只生日蛋糕,也不曉得誰那麼聰明,在上頭點了枝「?」型蠟燭,以表示對Cindy年齡的崇敬。

唱完生日歌,在Cindy許願前,淑華抽出一封連長寫來的賀卡,高聲朗誦起來,Cindy搶不回來,只好假裝生氣的讓她用肉麻的語氣唸完,同學們不停的起哄叫好,在一團混亂中,有人扭熄了電燈。

突然大家都安靜下來,燭光閃動的映著每個人的臉。

「讓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許願和吹熄蠟燭吧!」淑華說。

Cindy紽紅著腮,喃喃自語,然後吹滅了燭火。她舉刀在蛋糕上劃了一痕,鈺慧便接過去將它一塊塊的均分切開。

淑華又發表意見了:「拆禮物..」

每個人都送有一份禮物,Cindy每拆一項,大家就鬨亂一次,後來拆到淑華和明健合送的,大家又叫又笑的,原來是一件薄紗透明睡衣。幾個臭男生喊著要Cindy當場換上,Cindy哪裡肯,啐著又去拆最後一件禮物。

這件是文強送的,一打開包裝,全部的人都笑軟在地上,那是一雙連在一起兩隻巴掌大的玩偶,文強舉起來,示範的抽拉著玩偶的腿,它們就屁股動啊動的作起愛來,男生是笑得前仰後翻,女生抿著嘴也是花枝亂顫,淑華最大膽了,還搶過來細細的把玩。

拆完禮物,有人提議要玩紙牌,Cindy取出兩副牌來,大家玩起緊張的「心臟病」。這遊戲最容易瘋狂了,不久之後,就沒有人是坐著的,每一個都恐慌的跪趴在地上,睽睽的盯著堆在中間的紙牌,牌一喊中,七八隻手同時一撲,女孩子驚聲尖叫,男孩子藉機吃吃豆腐,而且大家擠在一塊,自然肌膚相親,怪不得這種白癡遊戲那麼多人喜歡玩了。

鈺慧在其中一次疊手時,動作落後疊在最上面,結果被她左手邊勝利的那個大胖子男生狠狠的打中手背,她哭喪著臉直呼痛,那胖子便笑嘻嘻的拉起她的手掌撫著道歉,她不好意思的縮回手,馬上有人罵說:「死肥豬,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

那人平時真的都被叫作肥豬,叫習慣了他也不介意。他登時臉紅,幸好下一回合又開始了,才免掉倆人的尷尬。鈺慧這才注意到,肥豬老是找機會來碰碰她,眼睛也不時偷瞧她,她心裡不禁埋怨起阿賓,今晚偏偏有事沒和她一塊來。

鈺慧的頭髮編成一條粗辮子,穿著一件短腰的無袖襯衫,和一條貼身的桃紅色七分褲,十分俏皮可愛,蹲跪在地上時,優美誘人的臀部曲線一覽無遺,她知道肥豬不時轉頭去看,卻也拿他沒辦法。

她想找文強求救,舉頭望向對面,沒想到一抬眼發現還有另一雙眼睛也在看著自己。那是明健,雖然他立刻移動目光逃避,鈺慧相信她並沒有看錯,她突然嗅到一種危險的訊息,才愣那麼一下,牌又被喊中了,她連忙伸手一撲,差一點便成最上一個,還好她的手背上還有一個人,但是那個人正是明健。

別看肥豬人胖四肢短,卻眼明手快,又是他按在最下一層,由他來執行懲罰。他虛張聲勢,幾次假裝要打,讓大家害怕的縮著手,他既然還沒打下,大家就只好再乖乖的伸回去交疊著。鈺慧覺得,明健老是有意無意的,用古怪的方法在摸著她的手背,可是淑華就在他旁邊啊,她半信半疑,會不會是自己多心了?她想著想著,這該死的,又被肥豬打著了。

肥豬又借勢要來摸她的手,眾人都替鈺慧抱不平,同時規定,罰肥豬接下來只能單用左手玩,肥豬嘟噥著抗議,終於還是將右手背到身後,才繼續著牌戲。

大家仍然圍跪著向前擠,局中詐驚連連,相互鑽鬧推磨,鈺慧覺得有一隻手在她的左大腿邊晃來晃去,沒別人,必然是那肥豬。鈺慧不高興了,閃著身體躲他,肥豬知趣的移開手,可是等鈺慧鬆懈不注意,那手就又來了。

鈺慧抬起左手向後,撥走他的侵犯,並且低聲對他說:「手走開!」

肥豬卻順水推舟的抓住她的柔胰,鈺慧用力了老半天才掙脫縮回來,其他人都專注在牌戲中喧嚷著,沒人發現肥豬的舉動。

鈺慧雖然縮回了手,肥豬依舊在她腿邊挨著,甚至反手去摸她,鈺慧平時和他也很熟,實在惱恨他趁機吃豆腐,一時沒有辦法,只得又低聲哀求說:「拜託嘛,別這樣。」

鈺慧軟語相勸,反而肥豬不好意思了,乖乖的將手移來撐在地上,鈺慧放下心來,低聲說了聲:「謝謝。」

肥豬居然知道害羞,回說:「對不起。」

突然淑華在對面說:「哎喲,妳們倆人偷偷講什麼悄悄話!」sosing.com

倆人都嚇了一跳,訕訕的答不上來。這時Cindy說這遊戲太刺激了,受不了不玩了,大家便又議論著要再玩什麼,坐在淑華另一邊的那男生說:「來說鬼故事!」

女孩子同聲反對,可是那人卻故意奸奸的笑著,又說:「我來說,我來說一個女生宿舍的鬼故事好了..」

淑華和鈺慧趕緊雙手掩耳,恐懼的說:「不要聽..不要聽..」

「不行!」那人站起來,熄掉大燈,女孩子又尖叫起來,他點燃剛才的蠟燭拿在手上,指揮男生拉開女生掩住耳朵的手,於是文強抓著Cindy,明健抓著淑華,肥豬這下逮著了機會,也兩手緊執著鈺慧的手。

那人便開始講了,老實說,他還真是個說故事的天才,不曉得是瞎掰還是哪兒讀來的情節,居然曲折離奇絲絲入扣,間中夾還有纏綿悱惻的男女情愛,他語調起承轉合,大家都被他吸引住了。鈺慧又害怕又想聽,肥豬仍然用力的抓著她,她細聲的說:「喂!我會痛。」

肥豬才鬆了力氣,倆人一同將手臂垂放下來,但是他兩隻手掌卻還是輕拿著她的腕,換句話說,等於他正環著鈺慧。鈺慧聽故事聽得提心吊膽,被男人住確實比較有安全感一些,只可惜不是別人是頭肥豬,雖然沒有掙扎,卻也儘量不要和他太過於貼近。

故事說到男女主角在校園某處私會,一時天雷勾動地火,便如此如此、這般這般,那人加油添醋,煽惑人心,摹倣男女的對白,聽得眾人面頰泛紅,耳根發熱,深深為故事所著迷。

鈺慧聽得情緒煩燥不安起來,特別是肥豬的右手不知道何時已經摟在她的腰上,還偷偷的摸上摸下,一會兒游動到她屁股上,到處捏捏,一會兒托高到她乳邊,用指尖戳著她的乳底,鈺慧的心頭慌亂不堪,低眼瞧瞧四週,她怕有人看見而出醜。

結果她發現淑華躲在明健懷裡,明健的一隻手巧妙的隱沒在她裙底,燭光微弱閃爍,鈺慧也看不清她們在做什麼,只好像淑華的身體在不停的扭動,而明健的一雙眼睛,怎麼..怎麼似乎在看向自己,鈺慧的心又突然咚咚的跳動起來。

她不敢和明健目光相接,躲著偏轉過頭,沒想到竟然看到更不可思議的一幕,文強和Cindy躲在角落,互相摟在一起,正嘴對嘴兒在香著,Cindy臉上充滿迷戀的神情。天哪!這怎麼可能?鈺慧既意外又驚訝,還帶著一點醋意,酸溜溜的看著她們在親熱,她自然知道文強的愛撫溫柔且細膩,怪不得Cindy陶醉成那個模樣。鈺慧對文強有一點忿恨,雖然她真正的男朋友是阿賓,但和文強也是親蜜的關係啊,他居然當著她的面和Cindy搞三捻七,氣人啊!

正當鈺慧心情起伏不定,七上八下之際,肥豬見她停下了本來就沒力的抗拒,他一不作二不休,大膽的從她短衫底下摸進去,用掌心撐握住鈺慧的乳房,五指輕捏,鈺慧有氣沒地出,便自暴自棄,任他輕薄,作為對文強的報復。這可便宜了肥豬,一隻手搓揉得忙碌不可開交,把鈺慧顆乳房弄圓弄扁,摸得鈺慧也是渾身酸軟,可是她還是不願意靠在肥豬身上,肥豬只好儘量的黏近她。

說故事的人這時說到女主角移情別戀,男主角苦苦挽回無效,便在半夜裡登上女生宿舍對面的圖書館頂樓,用小刀割斷靜脈,讓血液泊泊流出..眾人聽了都腳底發毛。

然後男主角爬上圍欄,面對女生宿舍的大門淒慘的一笑..然後..然後..

鈺慧聽得緊張兮兮,畏縮的躲進肥豬懷裡,肥豬軟玉溫香抱滿懷,得意極了。他乘機又從底下伸進鈺慧的內衣裡,鈺慧不方便抵擋,已經被他將乳房撈了個結實,手指還夾住乳頭,一下捏,一下拉,一下按,一下搖,鈺慧驚怒愉悅交加,覺得內褲慢慢的在濕潤。

男主角放聲大哭,站在圍欄上高聲喊著:「請幫我叫某樓某室的某同學..」,然後縱身一跳,頭顱撞爛到樓下,一片血肉糢糊,紅的白的流滿水泥地..

這人惡劣,故意將樓室號碼說成淑華和鈺慧的房間,她們一聽便恐怖的驚叫。肥豬手掌一滑,穿進另一隻罩杯之中,用掌心磨她,鈺慧在叫聲中攙雜著顫抖,把生裡上的反應順便發洩出來。

故事又說下去,每當月黑風高,出入稀少時,夜歸的女學生回到宿舍,要進大門前都會聽見有人說:「請幫我叫某樓某室的某同學..」,當她一轉頭..

所有人都屏氣不敢出聲。

「啊..」那人突然大喊一聲,並且吹熄了蠟燭,房間登時一片漆黑,大家立刻跟著尖叫起來。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webmaster@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