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姦魔

(01)

看著阿寶在胸罩廣告裡迷人的身材,我右手加速套弄著陰莖,隨著節奏逐漸加快,我再也壓不住射精的衝動,岩漿般灼熱的精液已狂噴而出,噴在早已預備好的衛生紙上,清潔完畢之後心裡只想著:不知道明天去參觀「綜藝旗艦」的錄影,會不會有好康的事情發生?

去到錄影現場的時候,剛剛開始錄影,阿寶的服裝雖然露得不多,可是卻蠻緊的,把阿寶豐滿的身材表露無遺,不過也因此吸引了憲哥的注意,常常藉機會去碰觸阿寶豐滿的雙峰,雖然阿寶已經盡量去閃躲,可是有幾次還是躲不過憲哥的魔爪,也因此阿寶錄影錄到後面時已經很不開心。

由於錄影錄到後面時,我覺得很悶,因此我就離開錄影現場四處逛逛。逛著逛著,竟然逛到剛好空無一人的化妝間,突然有一處地方引起我的注意,那個地方是一個雜物間,可是卻剛好在斜對著更衣間,如果女藝人在裡面換衣服時沒有把簾子拉好,躲在雜物間裡剛好可以好好欣賞到對面的脫衣秀,而且不容易被發現。

我心裡面不斷在掙扎,一個大學準畢業生如果被抓到偷窺就前途盡毀,可是現在這個機會可說是千載難逢,因此我在當時做出了一個影響我一生的決定,就是:馬上躲起來,等待對面的脫衣秀。

過了一陣子之後,人群開始不斷進入化妝間卸妝,不過並不如預期的可以清楚的看到脫衣秀,因為不斷會有人在中間走來走去,所以我並不能把門縫開的太大,如果不小心一點的話,可是很容易會給人發現的呢!不過還好的是,我最期待的獵物「阿寶」還沒有去換衣服,因此還有機會看到她的個人秀。

阿寶因為剛才的事情一直很不開心,錄影完畢之後一直坐在化妝台前發呆,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了化妝間之後,她才想起該換衣服回家睡覺了,因此馬上拿便服去更衣間更換。看著阿寶慢慢把衣服脫下,我的心跳越跳越快,因為我期待的事情終於發生。

今天阿寶穿了一件緊身白色連身裙,緊窄的布料下她小巧的雙峰不甘被壓迫似的向外怒突,隨著阿寶慢慢的把連身裙的拉鍊拉下,我可以看到她那白皙的背部,當她把連身裙脫下之後她全身之剩下胸圍跟丁字褲,再向下望,整條修長的大腿都暴露在我的目光下,而小巧的腳趾便包裹在一雙白色高跟涼鞋內。

看到這個時候,這樣的距離已經無法滿足我,反正現在外面也沒有人了,我不如大著膽子走出去,走到更衣間前面偷看,這樣才能看的更清楚更真實。

當我小心翼翼地走到更衣間前面的時侯,阿寶剛好正把她那薄如嬋翼的胸圍脫下,一對雪白的乳房馬上彈了出來,超級竹筍型,起碼有32C,她的乳暈好細,顏色好淺,幾乎跟乳房一樣顏色,乳頭像一粒紅豆的大小,簡直是上帝的傑作。她下面是一條白色而且很小的丁字褲,小到連陰部似乎都遮不住,只要她往前一彎腰,就可以輕易被人看到她隱約的陰毛。

由於實在太緊張了,我不由自主的吸了口氣,此舉驚動了更衣間裡的阿寶,阿寶轉身一看,看到一名陌生男子站在更衣間門簾後看著自己換衣服,她下意識的準備要大叫。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忽然間我想起來「奧丁」兄所寫的大作《惡》裡面的月夜姦魔很多時候都是一掌打在獵物的頸動脈上,使獵物暈倒,因此我在不由自主的情況之下便一掌打在阿寶的頸動脈上,阿寶果然如預期的失去意識慢慢倒下。

看著阿寶那擁有著天使臉孔、魔鬼身材般的身體躺在面前,我才想到事情的嚴重性,現在阿寶雖然昏倒了,可是昏倒之前已經清楚的看到了我的樣子,如果她醒來之後報警的話,我就完了,我究竟應該怎麼樣善後好呢?想來想去只有一個一石二鳥的辨法,就是……

決定了之後,我馬上把阿寶拖到剛剛那間雜物間裡,並用她的絲襪把她的雙手交疊在身後緊緊捆綁起來,再找了一塊破布塞在她的口裡以防止她發出聲音,並把我那台拍立得相機拿出來,真沒想到本來只是要在拍完照之後拿給她簽名,現在竟可以拿來拍阿寶的裸照。我草草地拍了幾張阿寶的裸照之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準備我期待已久的「破處行動」。

你問我怎麼知道阿寶還是處女?那你誤解了我的意思,雖然我有上千次的射精經驗,可是對手只有兩個:左手、右手,因此「破處行動」指的是使我脫離處男的行動。

現在阿寶幾乎全身赤裸,人字型躺臥在地上,看著阿寶她那一對已經破衫而出的雙峰,確實挺拔非凡而且無視地心吸力,依然堅挺,雪白的長腿曲線玲瓏,凹凸有緻,兩條腿向外分,看起來她很注重她的腳趾,不但洗得乾乾淨淨,趾甲也修得圓圓的,還塗上一層帶有銀粉的透明趾甲油,微紅的趾尖,襯托著幾根青筋細浮的腳背,顯得格外地粉白嬌嫩。

我一手托著她的腳,把她那一雙白色高跟涼鞋脫下,我開始用嘴來吸吮那一根根修長嫩滑的腳趾頭,她的腳趾好滑、好軟!我另一手也沒閒著,分別用大姆指跟食指夾住阿寶右邊的乳頭慢慢搓,原本小巧可人的乳頭,慢慢勃起,變得好硬、好大,此時我改成搓弄她左邊的乳頭。

在我仔細的吸吮完每一根腳趾之後,我改為含著阿寶的乳頭,不停吸啜,間中以牙齒咬扯,或以舌尖挑逗,我空出一隻手來,把手伸進她的內褲裡,中指貼著陰唇不停地磨擦,陰阜頂脹的白色丁字褲中央,慢慢出現了一塊深色的水漬。

此時阿寶慢慢回復了知覺,她感到有人用兩手握著自己的雙乳搓弄著,頭伏在雙腿之間,舌頭就繞著自己的陰阜轉,貪婪地吸吮,舌頭挑弄著自己的陰蒂,阿寶全身一顫,淫水不停地流出來,阿寶給那人逗弄得全身直顫。

我感到阿寶已經醒了過來,為了我可以有更佳的享受,我唯有先放下手邊的工作,先跟她好好談一下。我板著臉說:「曾小姐,我已經拍了你的裸照,除非你想改走AV女優的路線,如果不是我希望你不要做無謂的抵抗!」跟著我把幾張裸照丟了在她面前,好使她知道我沒有唬她。隔了半分鐘我再問她:「你決定了嗎?如果你肯乖乖合作的話,你就點一下頭。」

阿寶心想是逃不了的了,因此縱然千百般不容易,也只好含著淚微微點了一下頭。

我看到她微微點了一下頭,我真是爽翻了,因此我就把她的雙手鬆綁,也把她口裡的破布拿了出來,並警告她不要動什麼歪腦筋,否則一刀捅死她。

我過去抱著她,趁她的頭一仰時,我就朝阿寶的小嘴親了下去,sosing.com她還想推開我,我抱著她的背,繼續吻著她,她在「唔唔」地想叫的時候,剛好給我有機可乘,舌頭也攻進她的嘴巴裡,將阿寶的香舌扯入我嘴內緊緊夾著,不停地吸啜,阿寶的津液沿著香舌不斷滲入我的口腔內。

二人親密的交合狀態令阿寶羞得兩頰緋紅,進一步刺激著我的慾望。我那對手掌就伸進她的胸脯裡,握著她兩個圓大的奶子。

阿寶由於家裡家教很嚴,而前那些男朋友想和她親熱一下,她都拒絕,根本沒有真正和男人性接觸,這時面前這男人卻粗暴地撫摸她的奶子,一陣陣難以形容的酥麻感覺傳到全身,而這男人的手指靈活地在她乳房上摸動,還集中在她的乳頭上,把她突起的乳頭慢慢搓弄。

「唔……唔……」阿寶被強吻的嘴裡沒法發出聲音,雙乳給這男人摸得很興奮,全身都發軟,手腳只能沒力地抵抗著,她開始覺得自己的小穴好像有甚麼東西滲出來,一種快要尿出來的感覺。

我抱著阿寶,伸一隻手去摸她的小穴,那裡已經把內褲都濕透了,這時可以看到濕濕的內褲透出了陰唇的形狀,我忍不住伸出舌頭去舔弄阿寶的陰阜。我誇張的說:「怎麼會濕濕的?唉呦!越來越濕了!」

阿寶雖極力扭動腰肢,卻抵不過那人的力道,這時被那人的舌頭舔到敏感的地方,猛然全身一顫:「不要……這樣……不可以……」阿寶喘著氣哀求。

我哪肯罷休?更用舌頭去舔她的陰蒂:「可愛的寶主播,你看你的淫水,嚐嚐是甚麼味道吧!」說完就把舌頭弄進阿寶的小嘴裡面。

「褲子這麼濕!我幫你脫掉!」我把內褲一骨碌的扒下到腳跟,阿寶來不及反應,整個下體就毫無保留的落入別人的眼中。濃密的陰毛中間露出的大陰唇,已經在挑逗下張開一條縫,我的手指插進她的小穴裡,她的小穴給我插得全身無力。

我看著她那種欲拒還迎的神情,更加激發出我的魔性,我一手拉開自己的褲鏈,把脹得發硬的陰莖拿出來,一手抬起她玉腿,抬到我的腰上來,這樣我的陰莖就能在她小穴口磨來擦去,把她磨得淫水四溢。

阿寶正不知所措時,那人的手掌已經揉搓著她圓圓的屁股,手指還朝屁股縫裡面鑽。可怕卻刺激的感覺直湧出來,阿寶渾身直抖嗦,使她不斷夾著屁股。

看到這景像,陰莖硬得實在難受,我把身下的阿寶雙腿一拉,發硬的龜頭就抵住她的小穴口。「喔!……你……」阿寶感覺到小穴被火熱堅硬的東西頂到,知道要發生什麼事,可還是本能地拼命想要掙脫。

但我這時已經箭在弦上,連忙伸手到她兩腿間,鑽進她的小穴裡,一下子找到她的陰蒂,扣動幾下,阿寶全身又軟了下來。我一挺陰莖不顧一切的往前頂,龜頭正一分一毫的深入阿寶的體內,最後被陰道內一度柔軟的薄膜所阻止,我不敢相信我竟然找到了阿寶初次體驗的像徵。

我的龜頭已抵在阿寶的處女膜上,忙抓著阿寶的頭髮問:「阿寶,妳仍是處女嗎?」阿寶已痛得只能點頭回應。

我不願再浪費操她的寶貴時間,於是把她的屁股一抱,再狠狠地向前一頂,整根陰莖便狠狠貫穿了阿寶寶貴的處女膜,擠進少女緊窄的陰道內,把她弄得直呼痛。而我卻感到她那溫熱的肉壁包裹著我的肉棒,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傳來興奮和刺激。

深入阿寶體內的陰莖不斷地擠開阿寶的陰道壁,開發著阿寶的處女地,龜頭更已頂在阿寶的穴心上。我猛烈撞擊著阿寶的穴心,衝擊力令阿寶隨著我的動作搖擺,短速而猛烈的抽插每一下也頂到阿寶的穴心深處,才百來下,阿寶已不禁洩身高潮起來。我的龜頭緊貼著阿寶的穴心,感受著灼熱的陰精不停灑在我的龜頭,阿寶的陰道則收縮緊夾住我的陰莖不放,不停地蠕動吸啜著。

阿寶咬著下唇忍受著失身的劇痛,眼淚已不由自主地流出,垂下頭不經意地看到那男人粗大的陰莖正逐少逐少地進入自己的體內,自己的陰唇更被大大的撐開,勉力吞下男人的陰莖。雖然不願意,但阿寶的身體亦起了老實的反應,愛液混和著處女血流落地上。

就在情慾交流的最高峰裡,我將精液注射進阿寶的體內,任由阿寶的子宮吞食著我所射出的精液。我將半軟的肉棒輕輕抽離阿寶的體內,改為送到阿寶羞紅的面前:「給我舔得乾乾淨淨。」

阿寶好不容易才將我陰莖上的精液舔乾淨,雖然剛舔乾淨的龜頭有點痠軟,但陰莖又已恢復精力,又脹得硬蹦蹦的。我再次命令她:「將整根含在嘴內不停吸啜。」我的陰莖被阿寶吸進了她的小嘴內,淚水自她的眼角不斷流出,滴落在阿寶的乳房上。

我將陰莖不斷送到阿寶的喉嚨深處,精液不爭氣的再次洩射而出,精液不斷地從我的龜頭射入阿寶的小嘴之內,迅速灌滿阿寶的小嘴,但仍有絲絲精液自她的嘴角慢慢流出。而阿寶的體力亦隨著精液的噴出而消耗怠盡,終於當他她吸著我最後一滴精液的同時,她亦在不知不覺中昏睡過去。

我也因為第一次就連續幹了兩個阿寶的處女地,累的要命,雖然還有一個地方還沒幹,不過還有的是機會,不用急,只要有裸照在手上,還怕她會飛出我的手掌上嗎!

經過了近一小時的玩弄,我的魔性已經得到徹底的滿足,便遺下全身赤裸、滿嘴精液、下身一片狼藉的阿寶在雜物間裡,施施然離去。

不過經過這一次「破處行動」,我覺得我體內的魔性好像偷偷地成長了,我不知道魔性下一次什麼時候會給挑起呢!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webmaster@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