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芝

(1)

柏芝,一位某國的玉女明星,本應前途無限,但是竟落得拍X級片下場,為何?都怪他父親生意失敗欠下鉅款,今天柏芝就為幫助父親籌三百萬元週轉,向淫賤的電影公司老闆求助……

「三百萬元嗎,不是問題,只要答應拍全裸戲,簽下此合約,我立即預繳三百萬元片酬給你!」老闆威爺早已垂涎柏芝美色,只是一直以來苦無對策,今番承人之危,當然不只拍電影那麼簡單了,威爺已盤算著如何將柏芝徹底淫辱。

「這些戲我不拍,你找錯人了,我也找錯了人!」柏芝怒氣沖沖,起身欲離開。

「你除了懂拍電影,又有何本事在今天內籌三百萬元?你走吧,我只須一開聲,行內沒有其他公司膽敢開戲給你!你爸爸等著坐牢吧!哈哈……」老闆威爺早已成竹在胸。

柏芝現已心感不安,知道難逃厄運,但是這已是唯一辦法,無可選擇之下,唯有……

「好吧!我答應,給我合約!」此時的柏芝眼睛已泛著淚光。

「但是,你應該知道要拍什麼片吧!我投資一百萬元一部片在你身上,也得要看看你是否有資格做女主角啊?」

旁邊的兩位助手們已開始雙眼發光的期待著好戲!

他們各有一稱號:一位叫黑鬼,一位叫肥蟲。

「你想怎樣?」柏芝在問,但其實心中已有不妙的答案!

「拍脫衣戲,當然要看身材吧!嘻嘻……」

三對淫穢的眼睛已在打量著柏芝的優美身段。

「我的身材不就是這樣嗎?公司已有資料了,還要計什麼?」柏芝還企圖想憑一句說話脫身,當然是妄想了。

「我現在便要看你的全裸,你不脫衣便算了吧,我沒心情與你爭論,反正要錢的是你,不是我!」

老闆捉著了柏芝的弱點,此時的柏芝已無計可施。

「怎麼啦?不要只站在這裡,你可選擇脫衣或立即離開!」sosing.com

柏芝為了那救命的三百萬元,已慢慢地把手袋掉在地上,然後手指放在第一枚上衣鈕扣上,但此終從未試過在數個男人淫穢目光前脫衣,那種羞怯又令她停下了動作。

「可否請你的兩個助手出去?」柏芝在懇求著。

「他們是我的左右手,有好東西,當然要一起看呀!哈哈……」此時的老闆更放肆了:「脫衣吧,別浪費時間!」

柏芝雖然感到萬分屈辱,但為了金錢只好順從,開始解衫鈕了,第一粒……第二粒……襯衫已在胸前分開了,雪白的肌膚與半個白色的乳罩已暴露在三隻淫獸眼前。

「整件衫也脫掉吧!然後脫裙子!」老闆以命令式的口吻說著。

今天柏芝沒有穿絲襪,脫掉裙子後,一雙修長雪白的玉腿便毫無保留地展露出來了。三個淫男已看得呆呆地,血脈沸騰,三人心裡在想著接下來全裸時的精彩景象。

「看夠了,我的身材合格吧?」柏芝還在妄想著可保留一點底線。

三人卻默不作聲,以表示不想回答此無謂問題似的,只在盯著柏芝的眼睛,暗示她要繼續脫下去。

柏芝無奈地開始把雙手移到背後了,緩緩地鬆開了乳罩,但雙手仍掩蓋著呼之欲出的雪白乳球。這時那三頭淫男由那雙峰一直向下打量,特別想看看影壇玉女最私人的三角地方。

柏芝的眼淚已經流到臉上了,想不到自己的身體要這樣羞恥地給數個男人細看,但已顧不得那麼多了,只想盡快渡過這一刻,雙手便向下移到內褲邊緣準備脫掉所有。

就因為要脫內褲,雙手不得不離開乳房,兩顆鮮嫩的乳頭已活現眼前,三頭淫獸看到這個近乎完美的少女身驅,心臟已撲撲在跳。

柏芝要脫內褲了,一寸一寸地,濃密度適中的陰毛慢慢湧現,當內褲褪至近膝時,老闆突然喝道:「停!維持這姿勢!不許動!」

此時的柏芝向前半彎著身子,雙手放在內褲兩側,一雙34B的乳房便在空中盪漾著,老闆就是要看這狼狽的柏芝。柏芝就這樣的姿勢,維持了三分鐘,任由觀賞,兩位助手亦同時越行越近,要近距離觀賞這幕誘人的表演。

怎料,老闆卻突然道:「好了,簽約吧!這裡三百萬元支票!下星期三,準時晚上八時到片場!」

柏芝像如釋重負地匆匆簽了合約,拿了支票,穿回衣服離去。

「老闆,為何那麼輕易放過柏芝?我還沒看她的洞穴啊!」助手出奇地問。

「她簽了這份約,好戲在後頭呢!下星期到片場玩個痛快吧!」

(2)

晚上八時,柏芝到了片場,便見到威爺助手黑鬼。

「到哪裡拍?」柏芝問道。

「跟我來!」黑鬼一面說一面色迷迷地盯著柏芝。

黑鬼帶著柏芝到了片場男廁,威爺與肥蟲早已在此。

現場只放置了2部自動式攝錄機。

「攝影師在那裡?工作人員呢?」柏芝開始感到有點不對勁。

「我是老闆,我喜歡如何拍就如何拍,今天的男主角是我們三人,開攝錄機便可以拍!」威爺一腔命令式的口令:「現在這場戲便是為我們三人捉了你入這男廁,強迫你口交,直至全部射進你口裡。」

「開機!」

話未說完,黑鬼及肥蟲已高興若狂地衝到柏芝身邊,強將她壓至跪地姿勢。

「不要呀!威爺,求求你不要這樣吧,只是拍戲,不須要這樣的!」柏芝在掙扎著。

「是嗎?你沒有看清楚當日那份合約嗎?上面清楚寫著三部片也需要你進行任何型式性行為的,違約者須賠償三倍片酬。」威爺拿出了那份如性奴般的片約副本給柏芝看。

柏芝一看,便像要暈倒似的。

「繼續吧,幫我脫褲子!」威爺囂張地擺了擺屁股,挺起小腹對著柏芝,再將柏芝的頭按落那男人地方。

雖然威爺仍穿著褲子,但柏芝已感受到那根硬物的惡處及令人欲嘔的臭味。柏芝已沒有選擇,只好乖乖地側著臉,解開了威爺的皮帶,褲鍊,接著扯下三角褲,整條七吋污穢肉棒便伸到自己鼻尖。

「含吧,好好味的。」柏芝不斷地搖頭避開,威爺邊說邊把肉棒追著柏芝的口鼻。

柏芝心知怎也逃不了,勉強地張開雙唇含住了龜頭套弄著。

「你們看!玉女在口交呢,美麗的奇景呀!」

黑鬼在淫笑著,心想著,等威爺洩了後,自己也可享受這頂級口舌服務呢!

這時,柏芝口含著龜頭,為了避免全條肉棒進入,左手緊扼著肉棒的其餘部份,威爺未能盡興,當然火光。

「黑鬼,肥蟲幫我拿開她的手!」

一聲令下,黑鬼、肥蟲一人一邊分開了柏芝雙手。

「讓我教你怎樣口交吧!」威爺腰一挺,整條七吋肉棒已衝進柏芝口腔。

可憐的柏芝在無法抵擋下,口腔強被如此醜物填滿了。

如此的強行深喉,威爺當然越插越興奮。

「正呀……正呀……嗚……正呀……」全力地抽送著。

「唔……唔……」柏芝只可一面如此呻吟著,一面口水淚水鼻水不停湧出。

威爺不理如何,一路全力抽插,盡量淫辱,「滋……滋……滋……滋……」不停攻擊著。

「唔……唔……」柏芝邊吃著威爺肉棒,邊流著大量口水。

這樣地過了十五分鐘,威爺享受到了極點,按著柏芝頭,將肉棒插到最深,顫了幾下,大量精液注進柏芝口內,但威爺仍按著柏芝頭不放。仍然含著全條肉棒,柏芝已捱不住了,白色腥味液體從僅餘的口角慢慢流出來,在旁的黑鬼、肥蟲看得心跳加速。

「肥蟲,不要打鎗了,到你!」威爺把柏芝推向肥蟲,肥蟲急不及待便把肉捧插進柏芝口裡瘋狂地抽插。

由於剛才肥蟲邊看柏芝替威爺口交,一邊自己在打鎗,現在抽送只十數次便精射如注。

「到我了!」黑鬼見肥蟲完事,一手便握著柏芝頭髮,不理會柏芝口裡有什麼穢物,就插進去。

由於黑鬼是混血兒,老二的尺寸是三人中最厲害的,足九吋長、粗兩吋。面對如此巨物,柏芝也無奈地照單全收,因為經剛才的口交淫辱後,口部面部已開始麻木了。

但這次真的如窒息似的,柏芝幾番想吐出肉棒,但也被黑鬼大力地按著頭,繼續抽送。

「唔……唔……」

「啊……啊……」

「唔……唔……」

「啊……啊……」

又一串白色精液射進口裡去。

拔出肉棒後,柏芝已整個人虛脫了,躺在地上。

「好!好!好!享受了如此美味的口交服務,真是我十年來最痛快的一次口交。」

接著威爺拋了僅一張紙的所謂「劇本」及一套所謂戲服給柏芝:「換上這套戲服,到我的辦工室,拍下一場戲,三十分鐘內見不到你,當你毀約。」

「到辦工室幹她嗎?」肥蟲問威爺。

「當然,今次要更痛快地玩她其他洞穴。」

「哈哈哈哈哈哈……正呀正呀,多謝威爺!哈哈哈哈……」可更徹底地幹極品玉女柏芝,肥蟲、黑鬼興奮莫名了。

柏芝拿著一套不堪入目的戲服,一張寫著一連串荒淫指令的劇本,顫抖著,知道三十分鐘後自己將受到比剛才更屈辱的對待。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webmaster@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