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穿內褲的女學生安琪

今天是我生日,一大早起床,身下的小弟弟就勃起,想像著和自己偶像做愛的場景,正到精彩階段時,媽媽一聲,起床!快遲到,打擾我的夢中的情景,我馬上穿起衣服,連早飯都沒有吃,急忙的去上學,快到學校的時候,看著手錶,心想快要遲到,還差五分鐘就要上課了,我飛奔向教室。離教學大樓還有兩百米的距離,而這堂課的教室,在五樓……我可不想在大學第一堂課就遲到,特別是據說這門課的教授最大的壞習慣就是點名,我不想第一門課被當掉,就得在剩下的五分鐘之內,穿過這兩百米的距離,爬上那五層大樓,然後在他念到我名字的時候適時地吼出一聲:“到!”才保住我寶貴的學分。

不知道我的身後有沒有帶起一串殘影,眼看著只要再衝過前面的走廊,就能邁上樓梯了!我興奮地大吼了一聲,正當我以風馳電掣的暴走速度衝過樓梯的時候,耳邊傳來了一聲少女的尖叫,緊接著我一頭撞上了一個柔軟芳香的身體,那個少女又是一聲嬌呼,摔了個仰面朝天。

我摸著撞痛的頭剛要道歉,可看到她那一雙露在短裙外修長白嫩的大腿時,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一時間什麽話也說不出了。由於她摔到在地上時,裙子自然的向上翻起,我的目光竟可以順著她白嫩性感的大腿一直看到她的雙腿之間,就在她飛快的把雙腿合上的一瞬間,我已經瞥見了那雙長腿深處柔美而淫靡的粉嫩花瓣——她竟然沒穿內褲!我的頭腦一熱,鼻血差點噴出來。

「嗚~~討厭!撞的人家好痛!」她嬌聲呻吟著。纖長的手指仿佛拍打灰塵,很自然的把裙子下擺整理回原位。「對不起了!對不起了!」我一邊道歉,一邊扶她起來,突然一陣少女的幽香沁入我的鼻中。

她知道我發現了她的秘密嗎?我不由偷偷看了她一眼,正好和她窺探我的眼神碰了個正著,這真的是一個無比正點的美女!長長頭髮披著肩,天使般的臉蛋,眉毛彎彎仿佛新月,鼻子挺直,嘴唇紅潤,最勾魂的是她的眼波又媚又軟,隱約透出和她清純臉蛋極不統一的一股浪勁!

和我的眼光一碰,她的臉上立刻飛起兩片紅暈,眼神仿佛更要滴出水來,卻強裝出一副很無辜的表情——她知道我看見了!這個外表清純實際淫蕩的小美女,昨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慰慰爽過頭了,所以早上不但快遲到了,還慌得連內褲也沒穿。

我忍不著瞄了一眼她的胸部,淫褻的想:她不會連胸罩都沒戴吧!這小美妞的胸不是一般的豐滿,原本就緊身的上衣更繃得緊緊的貼在身上,顯露出她魔鬼般的曲線!我扶著她慢慢站起來時,輕而易舉地就從領口看到了她雪白赤裸、渾圓堅挺的半個乳房。我的眼珠幾乎粘到她的乳房上。想不到我們學校竟有這麽一位性感尤物,我新生訓練時怎麽沒見過她呢?好像我這是第一天上課來的,真是汗顏!

她剛剛站直,突然腳下一軟,「哎喲~」一聲,豐滿柔軟的身體居然倒在我懷裏,我的胸上立刻感到一陣陣乳浪擠壓!我靠——這不是在做夢吧!小弟弟哪裏按捺得住?立刻硬邦邦的翹了起來,頂在她的小腹上。

她用力彈開,悠悠的瞄 了我一眼,低聲說了一句:「討厭~」,揀起書,扭頭就往教室的方向跑。我楞了好一會才連忙追上去,叫道:「對不起了!請問你叫什麽名字!」她腳步不停,回頭說道:「不告訴你!我快要遲到了!」

我如夢初醒,大叫一聲“靠”!發足狂奔。然而晚了,我眼睜睜的看著她像一只小鹿般竄進五樓的教室。等我氣喘噓噓的趕到時,迎面而來是眼鏡教授那不滿的眼神~~他剛剛合上了點名簿~~

垂頭喪氣的走進教室,卻看到我剛才撞到的那個真空小美女正笑吟吟地看著我,階梯教室裏人本來就不多,她坐在最後一排,身邊的座位居然還是空的~~大學一年級的新生們還是很可愛的,大家都像在高中時,爭著坐最前面的位置,小美女來得晚了,只有坐到最後面了……當然了,很多男生都想換到後面去,但已經開始上課了他們沒有這麽大的膽子。

看著這個天使般臉蛋魔鬼般身材的小美女,我毫不猶豫地就坐到了她的身邊,她倒是很吃驚地看了我一眼,隨即將目光轉向黑板,好像很認真學習的樣子。我根本沒注意那個眼鏡教授囉哩叭嗦在講些什麽,我的注意力根本直接就在小美女身上。她的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氣,我趴在桌上,躲在立起來的課本後偷瞧她,從課桌上看下去,她修長雪白的雙腿微微交叉在一起,短裙的下擺蓋在大腿三分之二的地方,這一雙裸露的美腿固然非常性感,然而當你知道她那薄薄的短裙內竟不著寸縷的話,那這一雙美腿就充滿了淫褻和情欲的挑逗。我想像著她短裙內那完全暴露的細軟卷曲的柔毛、濕嫩淫靡的蜜穴和雪白赤裸的翹臀,小弟弟不由自主高高的翹了起來。

小美女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黑板,好像完全沒有發我現在淫視著她。sosing.com然而從她漸漸急促的呼吸和她臉上淡淡的紅暈都可以看出這小妞在裝摸做樣!我靈機一動,寫了個紙條遞給她:「剛才把你撞疼了吧。對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

她看了我一眼,回了一個紙條:「是好疼哦~~你怎麽賠人家~」「想我陪?晚上陪你怎麽樣?(*^_^* )」「討厭~誰要你陪,是要賠~」呵呵,居然對這樣的挑逗都不翻臉,說明她對我印象不壞!我便繼續進攻,用字條和她慢慢聊天,很快就用我的甜言蜜語和如簧巧舌逗的不爛之舌對小美人秋波頻送。

紙條聊天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做安琪~~安琪兒啊,那不就是天使嗎?~~而不出我所料,她看到我的名字後笑個不停,「李飄飄?~~不是李漂漂吧?」「不是漂漂,是嫖嫖~~(*^_^* )」我的回答讓她臉上泛起了暈紅,她若嗔若媚地瞄了我一眼,唇角隱隱帶著的笑意讓我頓時熱血沖腦!

我悄悄將腿靠近她的腿,輕輕碰了她一下,她身體一震,卻沒把腿移開。我大受激勵,大腿緊貼上她赤裸修長的美腿,雖然隔著一層薄薄的褲子,卻依然能感受到她肌膚的光滑柔膩,她也一定感覺到了我火一般的體溫了,眼神開始變得曖昧起來,卻依然隱忍,不動聲色,甚至仿佛不經意的晃動著長長的美腿,輕輕摩擦著我的大腿。

“你還是處女嗎?”我斷定這個漂亮的安琪妹妹是一個淫蕩的小美女,但我還是忍不住寫出了這句話遞過紙條去。安琪用嫵媚之極的媚眼瞟了我一眼,寫道:「當然是了!」我相當的懷疑啊!內褲都不穿的小美女還會是處女?安琪又寫了一句話:「我家管得挺嚴的,我以前念的私立貴族中學」

我醒悟了,看來她還真是和我一樣處於青春期的性饑渴中,貴族中學那種嚴格到變態的學校出來的肯定是百分百的處女了,但越變態的地方就會出現越變態的人。

我看著安琪,她清純的外表下隱藏著旺盛的情欲,說不定她的小嫩逼裏已經開始流水了呢!一個更大膽的念頭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我的手已悄悄放到了安琪的大腿上,我的手按到了她嫩滑的肌膚,她稍稍動了一下,卻沒把腿移開。

我的手絲毫不耽誤的逕自直伸到她少女溫暖而有彈性的大腿之間……安琪嚇了一跳!她以為我只是揩揩油,小打小鬧一下就算了,沒想到我會這麽大膽,直到我火熱的手掌在她柔嫩的大腿內側來回撫摩時,她才反應過來,臉漲的通紅的趴到桌子上,隔著裙子按著我的魔爪,阻止它繼續深入,低聲發出一聲壓抑不住的呻吟:「不要~~」

我們的座位在教室的最高一排,當然不會有人發現我的手正在安琪的大腿間淫蕩的摸索,我把嘴湊到安琪耳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剛——才——我——全——看——到——了——哦——」

這句話仿佛一句魔咒,頓時讓小美女渾身酥軟,我緊接著又加了一句更露骨的:「昨天你是不是——手——淫——到很晚才睡?」她張著性感紅潤的嘴唇,不停的微微喘氣。我的手慢慢突破了她的防線,沿著她豐滿勻稱的大腿縫隙中插入,手指分開她柔軟如絨的陰毛,輕輕在她花瓣般微微綻放的粉嫩肉唇上挑逗的一抹。

「哦~」小美女發出一聲拼命壓抑的喉音,身子如同被電擊般顫抖起來。她豐滿渾圓的翹臀本能的後移,想躲開我的手指淫靡的抹擦,然而我的手指整個扣在她那羊脂般隆起的陰丘裏,把她濕嫩滑軟的肉蒂撩撥的水靈靈的挺翹起來,兩瓣玉唇的交匯處,指尖蘸著情不自禁流出的蜜液,按捺在她嬌嫩敏感的粉紅陰蒂上。蜜穴層層疊疊的嫩肉在我的撩撥下張翕蠕動,粘滑的蜜液不斷的流出……在神聖的課堂上,在老師和同學的眼皮底下,被人如此淫浪的玩弄自己的蜜穴,這種場景是她從來沒有遇到過的。

安琪雙頰如火,鼻息咻咻,她喘著氣,咬著唇,歪歪扭扭的在紙上寫道:「你好壞!好壞!好壞!」看著這個小美女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我褻玩的淫水直流,我忍不住分開她玉脂一樣堅膩飽滿的陰唇,手指深入那綿軟濕熱的腔道口,在一片粘滑中慢慢插入。這強烈的快感讓小美女幾乎痙攣著俯下腰去,一股滾燙的蜜液從她的花心噴了出來,打濕了我的手,我聽到她忍不住發出來的呻吟聲,發現她的座位上已經有一片濕濕的水漬,我悄悄問她:「舒服嗎?」她恨恨的盯著我不說話。我回送她微微一笑,悄悄說:「我想和你做愛。」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webmaster@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