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派對

我吃了一驚,問道:「你怎麼猜到的?」

「哼,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沒安好心啦!」

「那你願意嗎?」

「你說呢?當然是不、願、意啦!哈哈哈哈!」

我一聽她那銀鈴般的笑聲就知道她是在逗我玩,就說道:「哼,今天不管你願意不願意我都要把你吊起來!」

我說著就撲了過去,一把將她按倒在沙發上,三下五除二就將她剝個精光。她一邊掙扎,一邊卻告訴我繩子在大衣拒的抽屜裡。我發覺她的SM肉慾一點也不比我的少。我打開大衣拒拉開抽屜,赫然發現裡面塞滿了SM用品:各類繩子、皮鞭、木夾子、臘燭、電動陽具和幾本日本SM刊物。我將這堆東西全部抱了出來放在屋子的地毯上,以便隨時使用。我一邊整理繩子,一邊詢問道:「紅紅,你最喜歡那種吊刑呢?」

她卻反問我:「你都會哪些空中花樣呢?」

我一拍胸脯說道:「我本人屬於SM大師,所有吊刑都玩過,包你滿意!」

她聽後笑而不語,從地上挑出一本SM畫報,翻開其中一頁,指著圖片上那個被倒吊的女人一努嘴說道:「哪!就這個!」

「哦!倒吊。」這是我最酷愛而又最拿手的SM節目。真乃是英雄所見略同。我先將她的雙手反綁在背後,兩隻手腕交叉捆在一起後不是下垂放在屁股處,而是手腕在背後交叉捆緊後往上提,繩子繞過脖子後再回到後背將捆緊的雙手向頭部拉緊固定住,這樣她的雙手不能像一般反綁似地可垂在後背左右動彈,而是被繩子緊緊地捆在背部上方交叉固定住,一點也動彈不得。接著我施展捆乳術將她的乳房捆了個結實。然後再將姑娘的雙腳緊緊捆綁在一塊,把繩子穿過房梁慢慢地拉扯著繩索將她倒吊起來。

小紅家是老式房子,房頂很高,因此我亦可以將她吊得高一些,繩縛索捆的女性裸體在空中輕輕晃悠著,她的一頭秀髮垂洩下來,乳頭因倒吊而愈發充血堅立,小紅兩隻細嫩的小腳被繩子緊緊地捆在一起高高地倒吊在房樑上,腳掌更加顯得雪白柔軟。全身的重量都吊在她的腳腕上了,繩子已勒進她的肉中。我撓了一下她的腳板,她咯咯地笑了。我推了她一把,少女倒吊著的肉體在空中前後晃蕩起來。

我撿起皮鞭,開始抽打她的玉體。開頭並沒有使勁,怕她受不了。豈料抽了一會她竟然嫌不過癮,衝我直嚷道:「輝哥,大力點抽!我好中意!」

一聽這話,激發出我男人的野性,我自己脫光了衣褲,甩開膀子掄圓了胳膊揮舞起皮鞭,鞭子呼呼發出聲響,抽打在小紅白晰細膩的裸體上,她被鞭時發出了興奮無比的淫叫。

鞭打了一會,我又玩起滴臘。我點燃了兩根粗大的紅臘燭,一手拿著一根,先用臘燭上的火苗燒烤她的乳房,小紅為躲避灼熱的火焰,被倒吊著身軀在空中左右扭動著,那樣子真令男人賞心悅目。接著我兩手將兩支臘燭舉在她的兩隻奶頭上方,猛地一傾倒臘燭, 見兩股紅色的溶液從空中傾洩而下,全部滴在了姑娘嬌嫩幼滑的乳尖上!

「哎呀!好刺激!再滴一些!」小紅的呻吟令我的肉棒堅挺如鐵,我滴了一會臘之後放下臘燭,站在她垂著的頭面前,因她被倒吊在空中,她的頭部正好垂下吊在我的胯部。我抱著她的肉體,一 手將自己租硬的陰莖毫不客氣地塞入她的口中。她的口腔滑潤溫熱,我一放入就感到舒服無比,她的舌尖圍著我的大龜頭打轉,靈活的舌頭像小蛇似地舔著我的『槍頭』,直舔得我心花怒放,覺得渾身都在不停地顫抖。我的肉棍在她嘴裡一進一出抽送著,一 手揪著她的頭髮,一 手不停地撫摸她的雙乳,我倆都沉浸在性虐待的快樂之中。

玩了一會兒,我又拿起了電動陽具,打開開關後, 見那黑色的塑料陰莖左右蠕動著,她仍緊緊地吮著我的小兄弟,而我則拿起電動陽具緩緩地插進她的陰道,然後拔出插入,反覆抽送著。過了一會兒我感到她倒吊著的肉體開始發抖,反綁著的雙手拚命掙扎想掙開繩子來擁抱我,而我亦控制不住自己體內即將爆發的火山,我和她同時加快速度,我用假陽具猛搗少女的老巢,她用小嘴猛吸我的命根子。

「啊!頂不住了!呀!哎喲!我也來了!」終於我倆同時達到了性高潮!

這場SM大戰干了四十五分鐘。我把她從樑上解了下來,雙雙攤倒在地毯上休息。無疑,我們兩人都很滿足。聊了一會,我問她要不要解開她身上的繩子?她非但不要反而問我還有甚麼花式,這豈不是將我的軍。我又驚又喜,真想不到這個少女的SM癮如此之大?我一骨碌爬起來,打量了一下室內,哦!有了,下一個節目有著落了。我把兩 床頭拒搬到房子中間,又到廚房找來一根拖把棍,接著用繩子把她的手腳向後反捆在一起,然後把棍子穿過繩子抬起來架在兩個床頭拒之間,這樣一來,姑娘就被反捆手足吊在木棍上,身體懸空離開地板有一尺左右。我剛架好她,不料那根木棍已陳舊得很,不堪人體重量居然『啪啦!』一聲斷裂了,小紅的身體又掉了下來,好在有地毯,一點沒有事。她囑我到地下室堆雜物的房裡找出一截不 鋼的水管子,仍然如法炮製,用這根鈉管穿過反捆她手腳的繩索然後把她橫架在兩 床頭拒上,身體反曲吊著,臉部和胸部朝下,四肢在背後朝上捆在一起。她的兩隻奶子下垂著,正是虐乳的好機會。我用木夾子一個一個地夾在她豐滿的乳峰上,還用兩 系有小銅鈴的小夾子夾住她那粉紅鮮嫩的兩粒小櫻桃,我的左手不斷在揉擦她佈滿夾子的胸部,吊在奶頭上的小鈴叮噹作響,右手拿起一支籐棍抽打她的手心和腳板,發出 劈哩啪拉的聲響,她在我的虐待下不停地叫喚著,但是看得出來她很滿意這一反捆四肢吊的SM花式。

對女性肉體進行虐待凌辱的確大振男人的雄風。 一會兒功夫,我的小炮又堅起待發了。我將棍子抽出來,把她抱上一張桌子,她仍被反捆著四肢趴在桌上,而我則站在桌子邊上,用手托起她的雙腿,陰莖從後面插進她淫水直淌的肉穴口。幹了一會兒,我解開系她手足的繩子,這樣她手足分開了,但雙手仍舊反捆趴著,雙足仍交叉地捆在一起。我還是站在後面進攻, 是把她捆在一起的雙腳套在我的脖子上,我一面用雙手盡情地玩弄少女兩隻白嫩的腳掌,一面用下面的肉炮猛烈進攻她春水蕩漾的花心,直弄得她依呀亂叫。接著我把她抱到大床上,解開捆雙足的繩子,讓她反綁雙手跪在床邊,我站在後面分別握住她雙腳猛插她水汪汪一片的陰道,最後我看見她被緊緊反綁在背後的兩 手突然由握拳變成張開手掌,而且十指還在發抖,我知道她已進入高潮,於是血脈加快,運足中氣猛頂幾十下,精液隨著我的呼嘯而出,熾熱白槳帶著男人的怔服感衝入了女人的子宮裡。

肉戰結束後我倆都極為滿足。她給我沖了杯熱咖啡,煮了點宵夜。由於戰況激烈,兩人都大汗淋 ,我們在浴室中泡了個『鴦鴦浴』。在溫熱的浴缸裡泡著,擁著一個美女真乃人生一大享受。小紅偎在我的懷裡,用纖纖玉手往我腦袋上撩水,嬌滴滴地在我耳邊說:「輝哥,你真行,能玩這麼多花樣,我真是找對人了!」

我笑著問她:「你滿足嗎?」

她使勁點了點頭說:「我也不知為甚麼,就是喜歡男人捆綁我,虐待我,尤其喜歡你把我吊起來,真是很過癮!」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