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派對

聽她這麼一說,我隱隱覺得下體又在發脹。隨口說道:「那好辦,在這裡也能吊起你的,你相信嗎?」

「真的?」她聽了兩眼一亮,問道:「在這?那行呀!」

我用手指一指浴缸上方掛塑料圍 的鋼框說:「這裡就可以。」

說罷翻身從水中站起來,光著身子到臥室取來一捆麻繩,不由分說把她從浴缸裡拖出來,將她雙手反捆起來,這回用的是反手直臂雙腕並排捆式,捆好後命她站在浴缸邊上,彎腰低頭,將她的兩 胳臂朝後上方吊在鋼框上。待到把她捆吊完畢,自己的肉棍也已舉槍向小紅致敬了,正好提槍上馬,一槍就扎入姑娘的下體內,雙手還不停地去捏她的乳峰,揪她的奶頭。小紅被反吊雙手動喚不得, 能哼著垂頭任我折磨。

我又有新招供她享受。我找來兩雙筷子,用橡皮筋將兩雙筷子分別扎得緊緊的,然後用這兩雙扎上皮筋的筷子去夾著她的兩 奶頭,由於筷子被皮筋紮住、兩根筷子是緊貼在一起的,要用手指去辮開筷子,然後把她鮮嫩的乳頭放在兩支筷子中間,一鬆手,「哎喲!」小紅忍不住叫出聲來,橡皮筋的彈力立刻把兩根筷子拉扯到一起,一下子就緊緊地夾住了姑娘的乳頭,給她以極大的性刺激。我又在她乳頭吊上小鈴當,我一邊抽送的同時,小鈴就隨著她身體前後晃動而左右搖晃,叮噹作響。

我的肉棍又在她的肉洞裡足足磨擦了二十分鐘,小紅真是舒服得欲仙欲死,最後在看到她反吊的雙手又由拳頭伸開變為手掌時,我也萬炮齊轟,雙雙共攀性愛之顛峰。

兩個月後我和小紅結婚了。幾個好朋友都趕來道賀,他們都是喜歡玩SM的同好。除了舊同學阿媚,還有從法國來的阿成夫婦,以及內地到英國留學的阿堅夫婦,在這一次聚會中,大家紛紛把自己的艷史公開講出來,原來他們的SM玩得比我們還要開放。

阿媚是一位離了婚的少婦,正值虎狼之年的她,自從與丈夫分手後,天天都是孤枕難眠,守活寡的滋味確實難熬。為排遣孤獨感,她廣交朋友,參加各類社會活動。經朋友介紹,她加入了一間私人SM俱樂部,成為會員。

在此之前她從未接觸過,甚至對此表示過反感,但自從成為SM俱樂部成員後,她改變了自己的觀念,因為她從性虐待中享受到新奇和刺激的無窮樂趣,SM活動填充了她離婚後的性 渴,從此她對SM樂此不疲。

這是一個星期日,阿媚與俱樂部裡的另外兩個男青年阿斌和小東外出郊遊,順便在野外打了一場SM肉戰。他們駕車來到一個山勢較高,靠近湖邊的一片繁密森林之中,這裡風景優美,空氣新鮮,但因地勢險惡,甚少遊人。

在草地盡情玩耍野餐之後,三人性慾大發,開始了SM野站遊戲。阿斌從車上抱下一堆SM用品,朝小東使了個眼色,兩個男人便如餓虎撲食般的撲向阿媚,將她按倒在地上,其中一人抓住她的兩隻手,另一人則開始剝她的上衣和褲子。阿媚倒在地下,嘴上說道:「不要這樣,讓人看見啦!」

實際上卻半推半就倒在男人懷裡。轉眼之間,她的衣褲鞋襪被脫個精光,露出少婦成熟而豐滿的肉體,在陽光下更顯得嬌媚迷人。兩位男士一見不禁一起舉槍致敬。他們把阿媚拖到一棵大樹旁,用繩子把她綁在樹幹上,小東還取出一架攝像機,擺好三角架後便開始攝錄,他要把今天遊戲的內容全部拍下來,帶回去和俱樂部成員共同欣賞。

阿斌從樹上折了兩條樹枝下來,遞給小東一條,兩個男人揮舞起樹枝,當作皮鞭抽打在捆在樹上的女人裸體上。皮鞭抽打實乃SM之小兒科,更何況 是一些樹枝而已。阿媚對此反應並不大。小東見狀,便動開了腦筋,他鑽進樹林裡尋找些東西,一會兒就手舉著幾根上面長有小刺的樹枝回來了,遞給阿斌幾支,說道:「來,用這個,一定讓阿媚夠刺激的!」

兩人改而使用帶刺的樹枝來抽打女人赤裸的胸部、肚皮、屁股和大腿,阿媚白嫩的皮膚上出現了紅印子,她開始呻吟起來。

小東是俱樂部的創辦者之一,精通SM花式,他深知女人需要甚麼。抽打了一會,他停住手,用左手托起阿媚的一隻乳房,右手則拿著帶刺的樹枝在她的奶頭上來回拉鋸起來,樹枝上的一排硬刺輪番扎入女人敏感無比的乳尖,女人輿奮地叫喚起來,不一會兒,嬌嫩的小櫻桃上就滲出了細細的小血珠,阿斌一看也照樣學起來,托住她另一隻奶子,用刺條來回拉著,這一獨特的虐乳花式令阿媚在肉體痛苦中得到了莫大的性刺激,她的下體已湧出一片蜜汁,把洞口的大片芳草都弄得濕呼呼的,男人的虐待令她淫性大發,陰水越流越多,終於破門而出,穿過芳草地順著大腿根往下淌,兩個男人一看,自己的帳逢立即支得更高了,此時不幹,更待何時,他倆迫不及待脫下褲子,輪番上前向綁在樹上的女人發動猛攻。女人是背靠著大樹而立,男人一邊用嘴猛吮她的奶子,一邊下面用巨炮猛轟女人的水 洞。正面幹了一陣子,兩人又想從後面進攻,於是把女人解下來,讓她低頭彎腰緊貼著樹幹撇開雙腿站著,兩條胳膊反手向上也緊挨著樹幹,小東用繩子把她的兩條胳膊及上半身緊緊地與樹幹捆在一起,阿媚就這樣低頭彎腰地被捆在樹上,翹起肥厚的臀部分腿站立著,性器官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兩片黑紅色的陰唇微微張開著,等待著吞噬男人長粗的肉棍。 兩個男人對付一個女人,就在這森林之中開展了瘋狂的野戰。不一會兒,他們三人體內都湧起了一陣足以令人迷醉不醒的巨大熱流,性愛的火山最終火爆發了。

三個人攤開四肢躺在草地上歇息著,溫暖的陽光照在三具裸體上,阿媚經過激烈的肉搏戰旱已是香汗淋 ,她提議三個人下湖裡去洗個澡,阿斌立即舉手贊成,他也想下水痛快一下。小東則不緊不慢地說:「你想要沖涼,好辦!就讓我們來伺候你。」

說著把阿斌拉到一旁耳語一番, 見阿斌聽了樂得直點頭。阿媚明白這兩個傢伙一定是又想出甚麼新招來折磨她了。果然不出所料,不一會兒,阿斌從樹林子裡面扛出來一根比人還高的大樹枝,有普通人的胳膊那麼粗。他們兩人拿著繩子走過來,將阿媚按倒在草地上,讓她俯臥著,將那根長長的大樹枝放在她的背上,先用繩子把她的雙手雙腳捆在這根木棍上,再用繩子把她胸部、肚皮和大腿、小腿也綁在棍子上,這樣她整個身體就被牢牢地捆在了這根木棍上。男人用繩子拴住棍子的兩頭,再把繩子穿過湖水旁邊一棵大樹的樹叉上,使勁一拉,阿媚整個人隨著木棍被被吊上了空中,晃晃悠悠的,下面就是清澈明亮的湖水。阿斌和小東在下面扯著繩子向她哈哈大笑:「喂,芬,你不是想沖涼嗎?等我們服侍你啦!」

說完就鬆開手中的繩子, 聽『撲通!』一響,吊在空中的小芬就整個身體落入了水中!她還未來得及掙扎,兩個男人一拉扯繩子,又把她吊出了水面,如此反覆幾次,阿媚已是涼爽痛快極了,捆住她手足和身體的繩索因水浸的原因更加深深地勒進她的皮肉,愈發凸出她女性玉體的曲線美,她的全身佈滿了小水珠,顯得女人的肉體更加晶瑩透明,秀色可餐。一頭烏黑的長髮在空中垂洩下來,水淋淋地直往下淌水珠,小東站在岸遏使勁推了她一把,吊起的木棍帶動她的身體就在空中平躺著轉起圈來。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