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派對

玩了一會,男人把她從木棍解下來,讓她休息了一會兒後,又再次把她吊了起來。剛才她的身子是平直地捆在木棍上再吊起,這回是把她雙手反綁,然後雙腳也被捆在一起,彎膘曲膝,將整個身子捆成一團再吊在空中,一鬆開繩子,人體呈坐勢跌落水中,屁股先沾著水面,高空墜落的人體重量在水面上砸出一個水坑,水花四濺、緊接著阿媚的身子就沉入水中,但立即又被繩子吊起來,小東再次放鬆繩子,姑娘曲著的身體又掉入水中,由於每次均為臀部先落水,她的屁股蛋子被水面怕擊得通紅,阿斌管這一招叫做『投放深水炸彈』。如此這般折騰了十來分鐘,阿媚在水裡直叫涼快夠了,要上岸歇一會。他倆才拉扯繩子把她從水中吊起來,抱到草地上解開繩索。三個人坐在草地上休息,打開帶來的食品包,又吃又喝,打打鬧鬧,好不熱鬧。玩了一陣子,阿媚忽然在一堆SM用品中發現了一支手槍,她驚訝地叫了起來:「這是甚麼槍?為何帶槍來呀!」

看見她那緊張害怕的表情,兩個男人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阿斌拿起手槍給她看:「這手槍是專供你們女人用的,它發射的不是子彈,而是這個玩意。」

說著他抓起一把尾部裝有塑料塞子的針,把這種特製的針裝入了手槍,當然該塑料槍也是特製的, 能發射這種針。他用槍瞄準了阿媚的乳房,嚇得姑娘站起身來拔腿就跑。邊跑邊喊:「我沒試過這個,先不要玩!」

「想跑?你跑不掉的!」兩個男人一躍而起,三個人在樹林子裡捉起了迷藏。阿媚怎麼跑得過兩個年輕小伙子?不一會就累得坐在地上了。他們追了一程也累得直喘氣,這回對她不能手軟。他們按住她,將她雙手扭到背後緊緊地反綁起來,然後把她的左腿曲折,小腿與大腿並在一起,用繩子把她左腳捆在大腿根部。接著用另一根繩子捆住她的右腳腕,將繩子穿過大樹的樹板使勁往下拉,阿媚就被反綁著雙手、捆著一 腳倒吊在空中了,她的另一隻腳則被綁在大腿上,向外撇著,令女人的外陰完全朝天敞開著。

小東從車上取來一支彩筆,在阿媚的屁股上劃了幾個圓圈,中間又點出一個靶心,這樣姑娘倒吊著的肉體就成了一個活靶子,兩邊屁股蛋子上各劃了靶圈和靶心,供兩個男人射針用。阿斌和小東開始比賽自己的射術了,他們站在距阿媚身體有五米遠左右的地方,輪流用那枝特製的手槍向阿媚的屁股發射鋼針。由於少女倒吊的身體在空中隨風輕微飄動,開頭有幾槍都打空了。後來阿媚「哎呀!」叫了一聲,一枚子彈針扎入了她屁股。男人互不認輸,你一槍我一靶地不停較量著,子彈針一支又一支從手槍射出來,毫不留情地飛向姑娘赤裸的盛臀,深深地扎進肉中。直到幾十發子彈針都射完了,他們兩人才罷手。看著姑娘佈滿了鋼針的屁股,小東笑著對阿斌說:「咱們痛快完了,也該讓她舒服一下了。」

阿斌亦點頭稱是,他於是跪在草地上,抱起阿媚垂下的頭部與她接吻,同時用手去抓捏她的雙乳,這一招立刻命女人興奮起來,在男人那雙強健的胳膊一陣緊似一陣的擁抱下,她感到屁股上的刺痛迅速消散,舒坦地把自己的臉頰貼在了男人的胸脯上。

阿斌用雙手捧起了她倒吊在空中的頭,她感覺到他濕熱溫存的嘴唇貼上了她的眼睛吸吻了起來,接著雙唇沿著她的鼻樑緩緩滑動,忽然男性有力的雙唇移動到她的嘴唇上便凝然不動了,隨後那張嘴就對著她的紅唇猛烈地吻吮起來,她的身體難以自控地不停顫抖,與此同時,她感到一支堅硬如木的物體突然間進入了她的下體,而旦在她極度濕潤的腔道裡來回磨擦著,令她原來十分空虛、渴望男人進入她的肉洞得到了巨大滿足。原來小東用刀將一根粗木棍批了皮之後,削成男人陰莖大小的一支假陽具插入阿媚的陰道。他把這根木製陰莖搗入女人的肉穴再拔出來,然後再狠狠插進去。如此反覆幾次,那根木棍已沾滿了阿媚源源不斷湧出的淫液浪汁,整支木棍白花花、濕呼呼一片,成了一支名符其實的『淫棍』。

兩個男人見到此情此景自然更加淫性大發,他們將單足倒吊著的阿媚放下來,改為用四根繩子分別拴住她的四肢吊在樹上,令她肚皮朝天、四肢向上、背脊朝地吊在半空中,阿斌站在她仰起的腦袋前面將自己的命根子塞入她口中,小東則站在後面抱著她吊起的大腿將大肉腸插入她下面的口裡,兩個男人一前一後在女人上下兩個口中瘋狂地蠕動著,阿媚則盡情地享受著這一雙重性歡悅的肉慾,男人在發洩時亦不忘虐待她。一個在前面用手猛揪她的奶頭,一個在後面用手打她剛才扎過針的屁股,讓女人在肉體痛苦中達到了極度的性慾高潮。

阿媚說完了她的故事後,阿成接著講述了一段在法國留學上的SM艷史。

法國的仲夏之夜是迷人的。在巴黎中國人居住最多的第十三區的一幢公寓裡,此刻在床上躺著一位少女。她名叫翠霞,是來自香港的學生,現在法國學習藝術。她沒有開燈,屋裡一片黑暗, 有從窗外照進來的淡淡月光映射出少女那玉雕冰琢般的肉體,此刻她裸體躺在床上,正焦急地等待男朋友阿成的歸來。

隨著鎖匙開門的聲音,屋裡進來了一個高大的男青年,翠霞一眼就認出那熟悉的身影,她高興地說道:「成哥!我等你半天了!」

阿成笑而不語,在黑暗中撲到床上,兩張焦渴的嘴一下子就吸在了一塊,而兩人的四肢胳膊也因急欲捕捉對方而交纏在了一起,姑娘慾火攻身,一邊接吻一邊要替阿成寬衣解帶,誰知阿成即一反常態地捉住她的手,詭秘地笑著說:「旦慢!小霞,今天我帶你去開開眼,玩玩新鮮的遊戲。」

翠霞是涸好奇心和求知慾都很強的女孩,聽男友這麼一說,二話不說起身穿衣,兩人駕車來到另一幢樓房。

這裡是阿成的法國同學德隆的家。他父母是專拍SM錄像帶的製片和導演,她們外出渡假去了。他家的地下室就是拍攝片子的工作間,那裡所有SM道具應有盡有,而且面積很大。

德隆是頭髮卷毛的法國青年,他開朗大方,他在門口熱烈歡迎小霞和阿成的到來。翠霞雖燃是香港少女,但來法兩年,也已接受了法國人開放的性觀念,對玩二對一之類的群體性遊戲已習以為常, 是但尚未嘗過SM的滋味。

她雖然也看過不少SM影帶。但是看到房裡的SM用品不禁極為好奇,高興得躍躍欲試。阿成見狀就前衝,德隆一歪腦袋說:「咱們開始吧,一定會讓她滿足!」

話音未落,兩個男人已撲向少女,他們將她按倒在地,一個扒衣,一個脫褲,當她緊細著的乳罩被撕開後,露出兩 白胖的奶子,乳頭卻極小,暗紅如一粒紅豆子。當她的褲子,鞋襪被剝掉後,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和一雙嫩滑的小腳就展現在男人面前。

男人將她的裸體拖到一根柱子跟前,使她背靠柱子坐著,雙手反捆在柱子後面,雙腿朝上抬起來,分別用繩子將兩支腳一左一右地捆在柱子上。

少女此刻反綁雙手坐著,雙足朝上左右分開捆在柱上,正好把女人的陰部徹底地暴露在男人面前。

阿成跪在她跟前,一手撫摸著姑娘的小巧玲瓏的嫩腳兒,一手用手指去輕撩她的水 洞,得意地告訴她:「這一招叫做叫『賞蓮探洞。』欣賞的是纖纖蓮足,探摸的是桃源肉洞。」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