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慧琳的歌迷會

這一晚,在半山區的別墅裡,樂壇天後陳慧琳開了一個樂迷聚會,她選了三十多名男女歌迷一起,吃喝玩樂;有幸選中出席這種聚會,對陳慧琳的歌迷們來說,是一種運氣,很多歌迷靠人事靠關係也弄不到一張邀請函,但早乙女靜子卻很容易地拿到一張在手。

因為早乙女靜子沒有辭去刑警一職,她多多少少還能運用權力要技術組造一張邀請函給她,靜子惟一擔心的是時間不足,幸好聚會是在她回日本述職前的一晚,她還能扮成陳慧琳的歌迷,還能進入陳慧琳的別墅,還能找尋她認為會出現的目標 -霸邪。

陳慧琳歌迷聚會的時間終於開始了,陳慧琳以女主人的身份,穿著高貴的黑色低胸晚裝出場,三十多名的歌迷,不少男女,都起哄起來,靜子也扮得如他們一樣瘋狂,另一方面卻又特別留意四周人們的舉動及陳慧琳的反應,對靜子來說,較深印象的是,當與陳慧琳近距離玩遊戲時,她的直覺告訴她,陳慧琳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是與霸邪有關的,她在這一刻已決定要找一個更接近陳慧琳的機會。

遊戲時間結束,各人都到了別墅的大廳吃小食,靜子就把注意力放在陳慧琳身上,只見面紅紅的陳慧琳她走上了二樓,看來她喝了酒,靜子馬上放下只喝了一口的飲品,跟了上去。

別墅的二樓有一條頗暗的長廊,兩邊都是房,但靜子已經發現了陳慧琳的所在之處,因為只有一間的門並沒有完全關上,內裡響起陳慧琳的聲音。

靜子悄悄地偷望,她的眼也大了,陳慧琳竟然在自慰!而且還是在聽著電話!靜子聽到陳慧琳妖媚地說:「是啊……聚會一早開始了……啊……我也等得不耐煩……嗯……嗯……你……你什麼時間才來到……我想死你了……啊啊……快來啦……我想爽……」陳慧琳一邊說,手指在內褲內的動作越快,自慰的激烈程度連房外的靜子也感受得到。

但靜子不知道對方的說話,陳慧琳又說:「你有朋友也會……sosing.com也會來?好……飲品中的催情藥……很快發作……到時我的女歌迷們……啊啊……任你們上!啊呀……」

靜子轉身倚在門邊,她嚇得心臟亂跳,原來所謂的歌迷聚會本身就是一個淫慾陷阱!靜子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要立即通知其它人才行。

正當靜想掉頭走時,她被人突如其來踢跌在地上,又被嚇了一驚的靜子扭身想看清對方的臉,但已經被一名滿身酒氣的男人壓著,靜子想反抗;平時的她已經可以把對方反過來摔在地上,現在這一刻她竟然用不上力!

而且這酒鬼的舉動十分不正經,他的手已經抓在靜子的胸前,靜子不小心「啊」了一聲,她意識到自己的失禮,立即裝出強硬言詞掩飾:「你……你是什麼人!」

酒鬼沒有直接回答她,但靜子從他的說話及語氣已經知道他是誰:「家姐今次挑選的歌迷竟然有一個日本妹,這大大便宜了我!」

他是陳慧琳的親弟弟陳司翰,而且是個現在對靜子她很無禮的男人;「你!」靜子十分憤怒,但身體完全不能用力,反抗不了陳司翰,而且陳司翰對付靜子就像平時他家姐歌迷的淫亂聚會一樣,手勢已經十分純熟,三兩下就解開了靜子的上衣和胸圍。

伏在地上靜子急了起來,但無補於事,她只能讓陳司翰任搾任摸乳房,這對靜子來說是重大的打擊,一方面她為無法保護自己純潔的身體而苦惱,另一方面,陳司翰的愛撫,令她的身體產生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舒暢感覺;在槍林彈雨中也未驚過的靜子,現在卻感到十分困惑。

靜子叫自己儘管保持冷靜,微微呼吸,等待機會逃走,但也只是一種守勢,陳司翰見靜子的乳房手感非常,非比一般的香港少女,下身已經有所行動,強行把靜子的雙腳撥開,原來一早已經外露的男人性器,就一下子衝進靜子的裙內;「嗚……」感到內褲外面有一枝熱棒抵上來,靜子發出了悲鳴。

但這情況不是持續了很久,陳司翰發出了一聲慘叫,熱棒就離開了靜子的裙內,靜子知道情況有異,立即抓緊時機,用盡力氣回身一拳,但她的拳頭已被扯開陳司翰的男人接住了,而且被順勢撥開跌在地上,隨身物品散得一地皆是。

能夠同時間揪開陳司翰及接著靜子攻擊的,就是今晚心情十分不爽的易王,原本我想帶他來陳慧琳的淫亂派對上上女、散散心,想不到遇見這種情況;我拾起靜子的證件,得了意外的發現:「喂,易王,原來這妞就是日本的警察早乙女靜子!」

「哼,拉她進陳慧琳的房間再姦了她吧!」

「你們!難道你們……」靜子只是「死」淨把口,她已經全身乏力,被我拖進了陳慧琳的房間,至於陳司翰,本來就忌我們三分,現在知道他差點幹了個公職人員,怕得像死狗一樣跟著我們。

一入房間,陳慧琳就撲過來妖野地說:「霸邪,你終於來了……我們快幹一場。」我聽了就知道什麼一回事,對易王說:「Kelly 看來服了過多的春藥,我們就先幫她解脫吧!」一心找女發洩悶氣的易王早就除衫了,我也放下已不敢亂動的靜子在牆邊,開始與陳慧琳和易王的3P遊戲。

我和易王左右兩邊扶著腳步浮浮的陳慧琳,就把她的低胸晚裝拉下,不出我所料,一心想盡淫興的陳慧琳,並沒有載胸圍,只用了薄薄的防走光乳貼,這可方便了我和易王不少,隨手一撕,乳貼已經跌了下來,陳慧琳的乳頭快成了我們的玩物。

「啊啊啊……好啊……啊啊啊……霸……霸邪……你也學他一樣……搓我的乳頭吧!啊啊呀……」但我沒有照陳慧琳的意思做,因為易王只是輕輕用手指把她的乳峰搓左搓右,乳峰就已經怒漲起來,我等到陳慧琳在我這一邊的乳頭也變得繃硬,才把它吸吮在口中,舌尖稍為挑逗陳慧琳她的頂峰,陳慧琳已經頂不順,猛力搖頭叫好。

易王見我弄得陳慧琳快活到死,也不甘示弱,實行兩手並用,左手愛撫著陳慧琳的乳房,另一手,已經從後伸入她的裙內,早已脫了內褲的陳慧琳,她的屁股被易王摸著;初時易王的兩手都只是輕輕摸著陳慧琳的上下身,但漸漸越來越用力,上面用力搓壓她的奶子,下面則用力拍打她的肉團,但陳慧琳不單不感到痛,甚至因為左右上下各受到不同程度的刺激,陳慧琳分泌瀉出的淫水,已經弄濕了她的晚裝裙,水痕清晰可見。

下身流出液體更不只陳慧琳一人,軟坐在一邊的靜子,也抵受不了這種**場面,下身也開始不聽話地流出分泌;靜子她初時還能抵抗誘惑,側過頭不正視我們的3P場面,但漸漸地,慾念越來越強驅使她去偷望,她一轉頭一望,靜子就不能自拔了,雙手甚至不聽命地伸入內褲內自輕摸自己的聖地,但雙腳卻又矛盾地緊合起來,靜子的思想也十分矛盾,她自己毫不情願地悶哼起來。

旁觀者中,只受不了的,也可說是陳司翰了,他已經跪在地上,一時對著做愛中的我們,一時又對著自慰中的靜子,在自慰,雙手不停擦槍管,到了想射時想撲去幹靜子,但又膽小地縮回去,最後只能選擇自我解決。

我也沒有被這些旁人的舉動分了心,我用手一邊托著陳慧琳的乳房一邊摸,繼續輕柔的攻勢,但我的口也不再只是停留在她的乳頭上,舌頭開始在她的乳暈上打圈,更不時在陳慧琳的愛美神飛彈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狼吻痕跡,陳慧琳只是用手按著我的頭,閉上眼在享受。

相對另一邊是剛強的攻勢,陳慧琳也受不了的用手扣著易王揉她乳房的手,但是易王也不會讓出主動權,他反把陳慧琳的手捉住,令她的手直接搾壓向她自己的肉球上,陳慧琳無可抗拒,不斷自摸,興奮得很。

而且易王玩著陳慧琳屁股的手,也開始向前移動了,食指溜到她的陰唇上,陳慧琳已經自動自覺張開兩腿,到易王乘著陳慧琳豐富的密汁,手指伸去挑弄,陳慧琳聲線高了八度的叫起來:「嘩……啊啊啊……好激啊……好刺激啊……啊啊啊……你們……你們直接幹我吧!啊啊啊呀 ~~ 」

我和易王並沒有理會陳慧琳的要求,但卻加強手口的動作力量和速度,既一方面要吊陳慧琳的胃口,又不要讓她的慾火降溫,我和易王的合拍,早已到了不用示意也明白要怎樣做的地步;果然,陳慧琳她的乳頭被我舔得更加激烈,她的陰道被易王的手指撩動得更加發癢,她的快感不斷上升,但卻得不到解脫,陳慧琳已經忍不了要哀求我們:「啊啊啊……求求你們……快快插我……啊啊啊……快快幹我呀……啊啊啊啊……」

我和易王就抽出陽具,我們一齊抽起陳慧琳的晚裝裙,兩枝鐵棒不用數三二一,就同一時間鑽入陳慧琳前後兩個洞穴,我前易王后,陳慧琳瘋狂得浪叫,更失神向後倒在易王的懷內。

「啊啊啊啊!好啊!啊啊啊!爽死我……前面……啊啊……屁股……啊啊呀~~~ 好high啊……啊啊啊呀!」

陳慧琳雙手按著我肩膀借力,並在易王雙手托著她大脾的情況下,上下擺動身體;雖然陳慧琳的肉壁緊緊包含著我的「弟弟」,但她分泌的淫水實在太盛了,加上陳慧琳她激烈的擺身,我的「弟弟」還能自由前入她的陰道;反之沒有陳慧琳她的陰液作潤滑劑,易王抽插陳慧琳的屁道卻要辛苦一點了,在陳慧琳身體升起時,他就要稍稍曲身,當陳慧琳坐下時,易王則盡全力把陽具頂上去;不過拜易王所賜,前面的我的龜頭,連帶地所受的衝擊和刺激更大。

在陳慧琳前後性交的畫面影響,加上催情藥發作,靜子的雙腳也漸漸張開了,她手指在下身的活動也變得順暢,她自己也倚著牆,呻吟起來;為方便自慰,靜子甚至或許不知道,她已經把自己的裙拉上、內褲扯下了,她手指在陰道內的動作,我們也可以清楚見到。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