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花木蘭

新花木蘭(一)

花木蘭代父從軍之後,因家傳武藝高強,且待人和善又負責,不久之後已得到上頭的信賴和同僚的喜愛。再加上天生的好面孔和純真的氣質,每個人都很照顧她,一點也不介意她的一些怪癖,像不喜歡和大夥一起洗澡啦,從不打赤膊,且也不喜歡和他人動手動腳等等。

日子便這樣的過去,直到行軍的第二十天,發生了一件大事。其實那也是花木蘭不好,是她太大意了,完全忘了父親的囑咐。

這天大軍行至一個大溫泉旁,所有的軍官皆高興的不得了,紛紛跳入溫泉洗個痛快。花木蘭羨慕的要死,但又無可奈何。明明想洗的要命,偏偏人家來問她時還得說自己厭惡洗澡。花木蘭生性愛潔,而且已經二十天沒好好洗澡了,到了深夜終於忍不住,看看周圍所有人都睡了,便偷偷起身到溫泉邊去看看。

一看果然不出她所料,一個人也沒有,且離軍營也有一段距離,不怕有人忽然出現。她高興的跳了下溫泉,又是玩水又是游泳的,玩的好不高興。她剛開始還穿着衣物,一會兒終於忍不住脫了個精光。

洗了好一會兒,花木蘭終於滿足了,正打算起身穿衣時,忽然一隻大手伸了出來,圈住她毫無遮掩的胸部,硬將她拉回水中。

「你是誰?」那男子有低沉的嗓音,此刻又因勃發的慾望而越加沙啞,不過還是黃花之身的花木蘭自然不了解,只知道自己給人知道了自己的秘密,那是犯下了欺君之罪,是要誅連九族的。

「我是住在附近的村姑,常來這兒洗澡。你是這軍中的人吧,快快放開我,不然可是犯上了強搶民女之罪!」花木蘭努力掙扎,可那隻手卻一點也沒有鬆手的意思。

「┅┅你不是村姑,這方原十裡外沒有村莊,你也不像一般的村姑。你到底是誰,快快招出。」那男子一隻手臂緊緊的困住她,另一隻開始在水中撫摸着她的身體。

「我是村姑!我是村姑!你快快放開我!」花木蘭雖不解人事,sosing.com但也知道那男子不懷好意,死命的掙扎,怎耐那男子武功高強,什麽掙扎全不管用,只是使自己的身子更貼近他的而已。

那男子忽然的吻住了她,高超的技巧吻的花木蘭頭暈腦脹,一隻手在水中輕撫她的乳尖,另一隻手悄悄的探入她的私處。

花木蘭如觸電般一震,啊一聲的叫了出來。但隨既感到羞恥,淚水不爭氣的流了下來,「求求你放過我吧┅┅求求你,不要這樣┅┅」

那男子邪邪一笑,舔上了花木蘭秀氣的耳朵。花木蘭的耳朵極為敏感,又加上身上有兩隻手在興風作浪,一時不能自己,身子軟了下去。

那男子潛入水中吻住花木蘭的乳尖,修長的手指開始在花木蘭的處女地中抽插。花木蘭腦中一片混亂,享受着重未有過的極樂,任着那男子為所欲為的愛撫自己的身體。

那男子見花木蘭已經臣服,便抱着她上岸,繼續膜拜她的身子。他吻遍了花木蘭的身子,手指一直沒離開那寶地的抽插着。花木蘭無力的躺在地上,不停的喘氣,意識模糊。

那男子見花木蘭已經準備好接納他,便輕輕的分開她的腿。他把自己堅挺的慾望放在花木蘭的兩腿之間輕輕的磨着,有時已放進去了一點,但卻又立刻抽出來。他又吻上了花木蘭完美的乳峰,用牙齒輕輕的啃咬着,使她趐麻難受。一隻手指伸進了花木蘭的口中,而花木蘭本能的吸允。而另一隻手則繼續在蜜色的肌膚上游移。

「啊┅┅放過我吧┅┅求求你,不要┅不要┅啊┅嗯┅┅」花木蘭早已沒力氣抵抗,但畢竟還是少女,貞節重過一切,只能出聲相求。

那男子聞言,冷哼一聲,忽然又把手指伸進花木蘭深處,但只一會兒,便伸出,並且反身離開花木蘭。那男子由一個大石頭旁找出衣服,並開始穿衣。

「我雷流風從不勉強不願意的女子,起來吧。」雷流風把花木蘭的衣服丟給她。花木蘭聞言鬆了一口氣,雖然心中也有些不舍,但終究還是自己清白之軀重要,心下一松,便要起來穿衣。但才坐起卻立刻倒了下去,全身開始發燙,私處中另有一種趐麻的感覺,那種感覺開始漫延全身,似乎有千百隻螞蟻在自己身上輕輕的啃咬,比方才那男子對待自己的手段還厲害千萬倍。

「啊┅┅嗯┅嗯┅┅要┅┅你對我作┅了什麽┅┅」花木蘭在草地上打滾,希望清涼的地上可以使自己發燙的身體涼快一些。

雷流風已然穿好衣物,站在一旁笑看着自己的傑作。「我方才把百合媚葯放進你的裡面,你會拋棄一切女子的矜持,而變成一個蕩婦。你會想想要男人至發狂的境界。若一直沒有男子來和你相合,你將會維持這樣直到渴望而死。我現在要走了,你一個人好好品嘗這滋味吧。如果你能熬到明日早晨,那時便會有士兵們前來凈身,他們皆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他們見到了如此這般活色生香的景色後會怎麽對你┅呵呵┅想必你自己也清楚。」

「不要┅┅不要,求求你幫幫我┅求求你┅┅」花木蘭拉住雷流風的褲腳,淚流滿面,苦苦的哀求。

雷流風邪邪一笑,蹲下來看着花木蘭,「幫你是可以,畢竟我最喜歡幫助美人了,可是我已經不想要了,如果你要我幫你便自己來用。」

「什麽?」花木蘭不了解,但發現他的皮膚能待給自己清涼感,便本能的往他身上靠去,磨磨蹭蹭的,一臉舒適,像只向主人撒嬌的貓兒。

「這樣就對了,我就在這裡隨你處置,你若想我滿足你,你便要挑起我的欲望。」雷流風輕撫花木蘭的臉頰,花木蘭則側臉貼住他的大手。

「我不會┅」花木蘭倒在雷流風懷裡,輕輕的扭動着,並舒服的嘆了口氣。

「你會的,那百合媚葯會教你怎麽作的。」雷流風輕撫着花木蘭的長發,低聲邪邪的輕笑。「首先,先吻我,像我方才吻你一般。」

花木蘭聽話的吻上他的唇,學着他把小舌探入他的口中。兩人的舌在彼此的口中交纏,逗弄,那雷流風是箇中高手,慢慢的引導花木蘭。

他們不斷的吸允,逗弄,直到終於喘不過氣來了才肯分開。雷流風慢慢的離開花木蘭香甜的唇,舌尖由花木蘭口中牽出一條細絲,說不盡的風流淫邪。

花木蘭開始在雷流風身上輕輕吻着,舔着,啃咬着,幾乎吻遍了他的上身,而他只是靜靜的躺着由她自己發掘着純男性的身體。花木蘭雖已注意到雷流風的堅挺已蠢蠢欲動,但畢竟還是個處子,怎麽也不敢去碰那巨大發燙的東西。花木蘭一絲不掛,雙腿跨坐在雷流風堅硬的大腿,她本能的移動腰部,私處輕輕磨蹭着大腿。水由裡面不停的流出,已沾濕了雷流風的大腿。

「嗯┅┅嗯┅┅求求你┅啊┅我好難過,天!喔┅┅」花木蘭無法由自己的舉動滿足,心中體內皆空虛不已,只能不停的喘氣嬌吟着。

雷流風見已是時候了,便將手指再度探入花木蘭已然濕潤了的私處。

「喔┅天┅┅」花木蘭忽然達到高潮,如雷電般一震後,全身抖個不停,最後終於倒在雷流風懷裡,暈死過去。

雷流風見此又是邪邪一笑,手指開始在裡面輕輕抽插,另一隻手再度攀上乳尖輕輕揉捏、愛撫。

花木蘭好一會後才因全身的興奮而呻吟着醒過來,見了雷流風正在對自己所做的親密舉動後只是臉微微一紅,並將小臉埋在雷流風頸間。

雷流風淫邪的笑着,大手握住花木蘭的小手一路來到自己堅挺的慾望。花木蘭嚇了一跳,但隨既握住它,兩隻小手輕輕的愛撫着。她輕柔着輕撫着它,像是觸摸什麽稀世珍寶似的。花木蘭同時也好奇它的構造,一邊研究着,一邊輕輕的玩弄,有時還用指甲輕輕的戳着。

花木蘭正玩的不亦樂乎時,忽然聽見一聲低吼,隨既整個人便被雷流風轉身一翻,壓到了下面。兩人的身體緊密的貼着,再無一絲空隙。

雷流風胸膛起伏不停着低喘着,好像是再忍受一種極大的痛苦,口中不停的低語什麽自製,理智,亂了什麽的。花木蘭一時不忍,便伸手環繞着他的胸膛,想給他安慰。

誰知道她才碰到他,他便像瘋了一般粗暴的分開她的大腿放置在自己肩上,堅挺的慾望用力一頂,襄進了她的深處。

花木蘭痛極了,手指甲陷入他的手臂,不停的搖着身體,想甩掉瘋狂的侵入者,但此舉只使的那巨物更深入。雷流風把自己放入花木蘭的深處後舒服的嘆了一口氣,享受着她又緊又濕又黏的通道。等她比較習慣他後,他再慢慢的抽出,到快出口時又慢慢地進入,存心想逗瘋她。

「不樣這樣┅┅求你┅給我┅┅喔┅┅喔┅┅」花木蘭此時已不那麽痛了,只是深處似乎有一種空虛正無情的折磨着她,令她痛苦渴望至極。

「給你什麽?你要什麽,告訴我,我就給你。」他又淫邪的笑了起來,依然是在深處輕輕的 動着。

「我不知道,不知道┅」她痛苦的叫着,淚流滿面。

「算了。」他難得憐惜的舔着她頰上的淚水,開始滿足花木蘭和自己。

他的堅挺開始在花木蘭的深處急抽狂送,每一出一進便好像更深入一般,花木蘭本能的扭着腰迎合著雷流風,他的低喘和她的嬌吟混合再空氣中,型成一種淫靡撫媚的氣氛。

花木蘭的深處似乎有一點隨着雷流風的抽插不停的伸高,眼看就要到達頂點卻老是缺那麽一點。直到雷流風忽然低喝一聲,一股熱流由他的慾望送入她深處時,她忽然一陣暈旋,全身不停的抽搐抖顫,整個人像是飛了起來似的,說不盡的舒服滿足。

雷流風和花木蘭雙雙抵達高潮後,雙手交握的躺在草地上不停的喘氣。兩人無語,只是回味着方才的一切。一會兒後,還在花木蘭深處的慾望忽然又堅硬起來,花木蘭所重的百合媚葯的藥性也還沒解,於是兩人又是一陣翻雲覆雨。他們便是這樣的度過一整夜,直到快黎明時他們才昏睡過去。

新花木蘭(二)

隔天花木蘭醒來時發現自己身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身上所蓋的錦被和身旁的羽毛枕都說明她身在大戶人家的房間里。

花木蘭想坐起來,卻全身酸痛不已,尤其是大腿間,更是不停的提醒她昨夜的瘋狂。雖說中了媚葯的是自己,但那人卻比自己還淫慾,不停的索求,直到自己累的昏睡過去。

她勉強站起來,卻發現自己一絲不掛,臉一紅,便用錦被圍着自己在房間四處看着。好漂亮的地方!花木蘭想道。她出身軍人之家,家中多以簡撲為美德,決少裝飾品。而這間房間奢華之至,每一樣物品擺飾皆是最精緻最高級的。尤其是那穿衣鏡,更是令她驚訝。鏡子是極奢侈的物品,巨富人家有梳妝小鏡便已稀有,何況是有一人高的穿衣鏡!更是重未聽聞,別說見過了。

花木蘭好奇的打量鏡中的自己,她其實重未見過自己真正的模樣,水中的倒影又模糊不清,這次真是大開眼界。她好奇的看着鏡中熟悉又陌生的人兒,及肩的黑髮,大大的杏眼,柳眉,紅腫的小嘴┅┅提醒她昨晚她曾被嘗的多徹底。

她慢慢的拉開錦被,看着自己妙 的身材,蜜色的肌膚上紅紅紫紫的滿是吻痕。她想起昨晚,不經意的伸手去觸碰乳房上的吻痕。

一隻大手像昨夜一般忽然的伸了出來圈住她的腰,另一隻罩住她的乳房,取代她愛撫她的胸部。花木蘭大吃一驚,使勁的推開他,但他還是一動不動。

「放開我!」花木蘭拚命掙扎,並儘可能的遮掩自己曝露的身體。

「遮什麽?」雷流風覺得很有趣,邪邪一笑,「昨晚不看遍了,摸遍了。還有什好遮呢?便是你最私密的地方┅┅」

「住口!昨晚是個錯誤┅」花木蘭恨恨的道∶「我決不會再讓那種事發生在我身上。」

「是嗎?昨晚我看你很喜歡嘛,我要走你還一直求我留下,還緊抓着我不放呢。」雷流風笑容漸退。

「那是你給我用了媚葯,若非如此,我又怎麽會┅┅」花木蘭憤恨不已。

「是嗎?為求事實,咱們在實驗一次吧。」雷流風手指輕輕摩擦花木蘭的粉紅色的乳尖,大腿夾住花木蘭的身體,輕輕的蠕動。雷流風伸出靈活的舌頭,輕舔花木蘭的肩膀,手同時探入花木蘭的私處,輕撫花木蘭女性的核心。

「啊┅┅」花木蘭受不住刺激,輕喊了出來,但隨既紅了臉,咬緊牙關,再不出聲。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