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生發威

(二)

目標:阿華。

地點:大肉腸。

美太太的手把阿華短褲的拉鍊拉開,玉手發著抖,把條大肉腸拉了出來,又摸又握。

「呀……呀……好可怕……好可怕……」

阿華說:「還想教子嗎?」

「教……教甚麼……甚麼子?……」

「教子,就是教訓兒子,憑你這個小饅頭,配不配教訓我在你手中的這個兒子,你自己估量……」

「嗯……」

「配嗎?」

「配……配……呀……」原來,阿華把手指頭伸進她的害人洞中了。

「既然配,我做你的乾兒子。」

「……我們回……回家……」

「回誰的家?」

「回我的家……我們的家……」

她的害人洞又窄又緊,比大嫂的窄緊太多了,現在連阿華都色急,他恨不得現在就把大肉腸插進她的害人洞中。不!應該是溫柔鄉,大嫂的才是害人洞。

「好,回你的家,但有個條件。」說著,他把摸著她溫柔鄉的手收回來。

她也小心翼翼的把大肉腸放進內褲,又幫阿華把拉鍊拉好,才問:「甚麼條件?」

「二十萬的見面禮。」

「好,二十萬是小數目,我答應。」

「走。」

「嗯……」

坐上計程車,阿華又後悔起來了,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勾引了這種三、四十歲的女人,因為母親的年紀跟美太太差不多,只是母親沒有美太太這樣的擁華高貴,嬌媚動人。

小孩子總是心思不定,他突然害怕起來,這個女人怎會那麼隨便就答應給他二十萬?他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她好像當真的了,糟了!會不會又中了圈套?就中了老大和大嫂的圈套一樣。

不久,轉進了一家別墅的大門,停了下來。美太太下車,他也跟著下車。美太太打開大門,走進去,他也跟著進了門。

一看之下,可嚇了一大跳。好可怕哦!光那個庭院就有百多坪,有假山、小橋、流水,還有噴水池,奇花異草,滿院皆是。

阿華被嚇得倒抽一口冷氣,連下面的大肉腸都被嚇軟了下來。

美太太到了家,好像壯了膽似的,撒嬌道:「我兒,走呀!……」

「不走了。」

這太出美太太的意料之外,美太太問:「我兒呀,你害怕了?」

「怕甚麼?再怎樣,你也只是個女人而已,怕甚麼?」

「那為甚麼不走?」

「條件重新談!」

「唔,原來二十萬太少,是嗎?要獅子大開口了。」

「對,一百萬。」

「唔,一百萬也不多,為甚麼要漲得那麼快?」

「乾媽,二十萬太對不起你了,看樣子你的身價值好幾億,一百萬對你只是小意思。何況你花一百萬就可相夫教子,何樂而不為呢?」

聽得美太太粉撿兒飛紅,含羞的罵:「死小鬼,你還真會折騰人!」

「這還不算折騰你,到了床上,看我把你折騰成甚麼樣子,你就知道花一百萬絕對值回票價。」

「好,就一百萬。走!」

兩人走到屋門,早有歐巴桑開門侍候。

美太太向歐巴桑打個招呼說:「他是我的侄兒。侄兒,走。」

說著,很親蜜的拉著阿華,阿華很禮貌的向歐巴桑點點頭,就跟美太太走。

上樓,到了二樓,美太太開門,兩人進了臥室。

這一次,阿華真的被嚇呆了,好像劉佬佬進大觀園般的,眼前的東西樣樣新奇。

美太太見狀,嬌滴滴笑道:「我兒呀!看樣子要漲到貳佰萬了。」

阿華是個很聰明的孩子,一想就想通了,她再有錢,也只是個女人而已,而女人只要有兩個乳房、一個害人洞,就會被男人喜歡了,又何況每個女人都具有兩個乳房、一個害人洞呀!

想通了,他就泰然的說:「不!算你便宜點兒,壹佰萬就好。」

「唔,我兒,坐呀!喝甚麼呢?可樂,咖啡……」

「洋酒。」

「小鬼,你敢喝洋酒?」

「甚麼小鬼小鬼的,我兒我兒呀!」

「也真是的,好嘛,既然我兒要喝洋酒,就洋酒。」

現在,阿華才很認真的看美太太,她美得令人心跳,真的千嬌百媚,全身無一處不散發著誘人的氣息。

她搖曳生姿拿來一瓶洋酒,一個酒杯,說:「吾兒,你喝酒,為娘的先去洗個澡。」

「也好。」阿華口中應著,就動手打開洋酒,倒了一杯,就喝了一大口。

一入口才知洋酒很烈,像火一樣的燙著喉嚨,嗆得連咳幾聲,喉嚨好像還在冒煙的難受。

美太太臨入洗澡間時,嬌滴滴道:「飲料在冰箱,在娘家就不必客氣。」在嬌笑聲中,她步入洗澡室。

這是間有二十多坪的套房臥室,極盡豪華。

阿華趕緊到冰箱開了一瓶可樂,牛飲似的連喝兩杯,才把喉嚨火燙的感覺勉強壓了下來,感到舒服些。

由洗澡間傳來淙淙的流水聲。他想,這大熱天,洗個澡也好,對!跟美太太洗鴛鴦浴。想到就做,他馬上把身上的衣服脫光了,就闖進洗澡間。

「呀!……」美太太見阿華闖進來,嬌叫一聲,羞答答的轉過身,嬌羞羞的說:「我兒,為甚麼這樣不懂禮貌?」

小嘴兒雖這樣說,芳心卻暗喜,因為這正是她設計好要教兒的序幕,或者太勉強的就不好玩。

阿華雖只看到她的背部,可是那美妙的曲線、如玉如霖的肌膚,已使他的雙眼都噴出血來,他說:「我倆來洗鴛鴦浴。」

「嗯……誰要跟你洗鴛鴛浴!」

「錯!不是鴛駕浴,是母子浴。來,我幫你洗。」阿華邊說,邊走近她,用雙手把她的嬌軀扳過來面對面。

她已經春心蕩漾,芳心跳得比戰鼓還急,卻還害羞的一手掩住乳房、一手蓋住陰戶,粉臉兒飛紅,嬌羞的垂著頭。

阿華早已欲火沸騰,火冒三千丈。他扳開了美太太掩著乳房的手,說:「有乳便是娘,兒子要吃娘的乳了。」

「呀!……」她發抖的驚叫一聲。

「呀!……」阿華也大驚失色的叫了一聲。

這對豪乳,真太扣人心弦了,又豐滿又肥大,卻有個像紅豆那樣小的乳頭,乳頭四周的紅暈,血絲斑斑。

阿華十萬火急,伸手抓了一個,同時低下頭含住了一個。用口含的那個,並不用去吮,而是用舌頭去舔她的乳頭,不時的用雙唇去磨擦乳頭,及乳頭四周。

「唔……唔……哎……唔……」美太太突感全身有百萬隻蟻在咬著似的,又麻、又癢、又酸,雖然極為難受,但也好受極了。

阿華的口和手換了位置,美太太忍不住的雙手緊摟著阿華,並把陰戶送到也的大肉腸處貼著,不但貼著,而且還扭動那圓潤的屁股,使陰戶與大肉腸磨擦生電。

「呀……唔……親兒子……晤……親親兒子……到床上……到床上去嘛!」

這正合了阿華的心意:「好,走。」

才躺上床,阿華就火急的想扳開美太太的大腿,美太太嬌羞無比的嗔聲說:「你……要幹嗎?」

「看你的溫柔鄉。」

「那沒甚麼好看的,呀……」

好不好看是另外一回事,阿華已把頭湊近她的陰戶,用手玩弄起那兩片粉紅色的大陰唇了。

這時候,阿華想起黃色電影中,男人舔女人溫柔鄉的鏡頭。何況美太太的溫柔鄉雖然濕潤著,卻是粉紅的豔色,一看就知道還相當的新鮮,一定很好吃。

阿華把嘴湊近溫柔鄉。

「唔……呀……呀……」

他把舌頭伸進溫柔鄉中,其實那味道並不好,只是很刺激、很新奇而已。

「哎唷……哎哎哎……親兒子……我的親親兒子……好美……美透了喔……

哎喂……「她蠕動著嬌軀,眯著眼兒,周身顫抖。

這並不好玩,阿華這樣想著,就起身把美太太壓上了。美太太雙手如蛇般的緊摟著阿華,櫻唇同時也跟阿華的嘴唇貼上了。

阿華可忙得很呢!他嘴要吻美太太,他的手還要扶好大肉腸,好對準溫柔鄉桃園洞的洞口,拿捏准了,臀都才猛然沉下。

響起一聲慘死般的淒叫:「呀!……」美太太打了個寒噤,嬌軀抽搐不已。

她只感到一根已著火的鐵棒,硬生生的插在她的小穴穴裡,燃燒起來了,燃燒得全身都著了火。她張著櫻嘴喘氣,香汗涔涔而出。

阿華感到極為好受,想不到她的溫柔鄉這麼緊、這麼暖,跟大嫂比起來,這才是真正的溫柔鄉,大嫂那個名符其實是害人洞。可惜,才只插進了三寸多。

她猛搖著頭,痛苦的呻吟:「哎唷……哎呀喂呀……好痛好脹……我要死了……哎喂……我真的會死了……」

這呻吟聲引起了阿華的憐香惜玉,他想起了大嫂扭動屁股的情況,這是好辦法,不然再強行插下去,萬一真的插死她,那可真是人命關天,搞不好,被關進牢裡做階下囚,可不是玩的。他,只好先緩緩的扭動屁股。

「呀……呀……我的親兒子……輕點……輕點……呀……輕點嘛……哎唷喂呀……好痛……好舒服哦……」

阿華還是不敢猛浪造次,他真想不通,都快四十歲的女人了,害人洞,不!

是溫柔鄉,為甚麼還這麼緊、這麼暖。

她的玉牙咬得吱吱作響,顯然的,是承受太多的痛苦,只見她的雙眼都流下淚來,嬌軀不規矩的顫抖著,夢幻的呻吟:「好兒……哎哎……哎呀喂……親兒子……娘要被你奸死了……呀……呀……痛……痛……美死了……哎唷……舒服死了………哎哎……哎唷……」

阿華有過幹大嫂的經驗,何況面前這位美太太,千嬌百媚,美豔動人,能奸到這樣的人間尤物,亦是豔遇。

阿華愈扭愈快,大肉腸已漸漸攻城占池,一分分地深入溫柔鄉內,美太太則舒服得欲仙欲死。

突然她痙攣一陣,玉腿雙雙挾住阿華的大腿,浪聲大叫:「……哎唔……哎唔……親兒子……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好舒服……美死了……呀……呀……呀呀……用力點……再用力………我要為你死了……」

阿華扭得興起,突聽美太太的浪叫聲,又感到下面的大肉腸在溫柔鄉中已微微有點鬆動的感覺,所以他放心的猛地用力,把臀部壓下去。

響起殺豬般的慘叫:「呀……」美太太突然在大叫聲中抽搐了三、四下,嬌軀降然垂在床上,像休克一樣的暈迷過去。

阿華並不害怕,他有過與大嫂交媾的經驗,知道美太太是樂極生悲,本來想趁勝追擊,但想想,自己趁機休息一下也好,於是把胸膛壓住那兩個豪乳,輕輕的搖動起來。

原來,這是一種非常美好的感受,那兩團軟肉在自己的胸膛上壓擠,竟也令人舒服極了。

「呀……呀……」美太太又夢囈似的呻吟著,顯然還在舒服的刺激之中。

阿華玩了一陣,又感到無聊,挺起胸膛,用兩隻手去輕輕的揉弄那兩個大乳房,一捏、一摸、一撫、一揉,小孩子喜歡玩,玩起來花樣百出。

美太太被玩得嬌軀發抖,呻吟著:「呀……呀……好兒子……親兒子……哎哎……我的親親兒子,好舒服……」

阿華問:「娘,你醒了嗎?」

「娘醒了,很舒服……」

「要更舒服嗎?」

「不……休息,休息一下……」

「娘……你舒服,我可不舒服耶!」

「我知道……你還沒丟。」

「對呀!怎麼辦?」

「唔……唔……等一下好嗎?」

「不好。」

在不好聲中,阿華又患了小孩子頑皮的天性,他的大肉腸猛烈的抽出,再狠狠用力地插下去。

「滋!」的一聲,同時「呀!……」的一聲大叫,美太太雙手雙腳又突然地抬起,挾住了阿華,顫聲呻吟著:「呀……哎喂……好兒子……饒了我……休息一下嗎……哎哎……休息……休息……」

「舒服嗎?」

「好舒服……」

「壹佰萬的見面禮,值不值回票值?」

「值得,值得。」

阿華心想這樣躺著不好玩,他說:「美太太,我要起床了。」

「不……不……」美太太的雙手雙腳挾得更緊,簡直是挾得阿華動彈不得。

阿華問:「美太太,你要休息,就躺著休息,我要喝可樂呀!」

「等一下嘛!娘喜歡這樣。」

「這樣有甚麼好?」

「娘喜歡你那個……在娘那個裡面嘛!」

「娘……哼……不叫娘了。」

「說好的,你做娘的乾兒子,壹佰萬做見面禮嘛!」

「不要見面禮了,拿錢壓人,最可怕了。」

「對不起,不要生氣嘛!娘會好好對你,這不就得了?休息一下,休息十分鐘,娘陪你喝可樂,好嗎?」

小孩子總是無聊不得,一無聊起來就找你麻煩;阿華現在很無聊了,所以找美太太的麻煩。

他說:「不好。」

就在不好聲中,他突地扭動起屁股,饒是美太太雙手雙腳挾住他的身軀,也奈何不了阿華的這種動作。

「呀……我的好兒子……親兒子……娘要被你奸死了……哎喂呀……哎……

美死了……要死了……「

「娘,要死你去死。」

「呀……受不了……美……美極了……親兒子……娘真要被你折騰死了……

呀……呀……「美太太舒服雙眼都翻起了死魚目,櫻唇哆嗦,小腿亂伸;由溫柔鄉內,淫水更是一陣接一陣的噴出。

阿華見美太太對自己的束縛解除了,就改用抽插的方式,強抽猛插,次次用力猛狠,插得阿華好舒服。

美太太更是被插得死去活來,舒服得全身似乎粉碎了似的,氣若遊絲的,拼命地呻吟:「好兒子……哎……哎呀……我的親兒子……親娘要被你……哎唷喂……要被你奸死了……舒服……舒服透了……美透了……呀……呀呀呀……娘要丟要丟了……兒呀!……你也要去了……了嗎……哎唷喂呀……」

阿華插得滿臉通紅,氣喘如牛,卻還沒要丟精的樣子,有點兒洩氣,想想先讓美太太舒服了再說。

美太太可舒服得嬌軀顫抖,浪聲大叫:「呀……要丟了……我要死了……哎喂……丟了……親兒子……舒服死了……」就這樣精疲力盡的垂死在床上。

溫柔鄉湧出淫水,滲著高潮時失禁的尿液,把床單染濕了一大片,粘粘、濕濕,有股騷騷的尿味沖入阿華的鼻中。

阿華罵聲:「髒鬼,懶到就在床上撒尿。」就把大肉腸從溫柔鄉中插出,到洗澡間去放泡尿,清洗一下大肉腸。

美太太看來舒服過度,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他打開冰箱,拿出一瓶啤酒,坐著喝啤酒,邊喝邊看床上的美太太,還真令人心驚肉跳,那白裡透紅,玲瓏的曲線,真的耀眼生輝,美豔動人。可惜,不耐久戰。簡單說,就是不管用。

阿華現在才深深的體會出,每個女人都有她的長處。以大嫂來說,她的好處就是經久耐戰,而且淫蕩妖嬌,一開起戰來,妖態百出,惹得阿華欲火沖天。

美太太豔則豔矣!卻少了大嫂的那股淫態,又不經久戰。阿華決定,今晚準時七點回去跟大嫂大戰一夜,明天再回到美太太這裡。

跟著老大、大嫂,長遠也不是辦法。正如俗語所說,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做小偷,終有一天會被員警抓到的,那時報到家裡,自己可慘了。

阿華喝完一瓶啤酒,還不過癮,又倒了半杯洋酒。他先試著嘗一小口,入口還可以,於是他就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把那半杯洋酒喝完了,又倒了半杯。

也不知怎地感到全身發熱,連耳朵都熱烘烘的很不好受。

這時,美太太醒來了,她醒來後,發現失去了阿華,嬌聲大叫:「我兒……阿華……」

阿華說:「美太太,你鬼叫甚麼?」

終於讓美太太看見了阿華,她也就放心了,卻聞到了尿味,才發覺自己連尿都拉出來了,羞得粉臉兒通紅。

阿華更是不客氣的說:「髒鬼,懶在床上撒尿,臭死了!看你長得那麼美,全身也擦香水,擦得香香的,誰知是髒鬼一個。」

美太太被罵得撒起嬌來了,她微搖嬌軀,說:「嗯……都是你惹的嘛!」

嬌軀一動,兩個大乳房跟著顫跳,還真勾魂蕩魄,看得阿華大肉腸也猛然怒脹地翹起來。

阿華心想,要玩還是玩美太太好,看她撒嬌的樣子真迷人;大嫂雖然是騷極了,看久了反而反感,決定今後跟大嫂脫離關係。

想著就說:「美太太,去洗洗,快來陪大爺喝酒。」

「嗯……要叫娘哦!」

「好,娘,快!兒子等得不耐煩了。」

「嗯……好。」

她風姿卓約,儀態萬千的走進洗澡室,清洗好後,再換好床單,就真的乖乖坐在阿華的身旁,還柔情似水的貼著阿華。

阿華說:「你真要做我的娘?」邊說,邊雙手伸出,去撫摸她的一對豪乳。

她撒嬌又搔首弄姿的嬌滴滴道:「是嘛!我就是要做你的娘。」

「哪有兒子奸娘的道理,這不是亂倫了?」

「做你的乾娘。」

「做我的乾糧?那不如做便當,還好吃點兒。」

「嗯……你說甚麼了?」

阿華對她那兩個大乳房愈玩愈過癮,終於把那兩個乳頭玩硬了,也玩得美太太呻吟著:「唔……嗯……呀……」

「怎麼了,又想要了?」

「你惹的嘛!」

「惹你又怎樣,我就是要惹你!」阿華對她的乳房玩膩了,便改玩她的溫柔鄉。

卻在這時,響起叩門聲,阿華驚惶起來了。

美太太卻泰然的問:「歐巴桑,甚麼事?」

「太太,你的電話。」

「知道了。」美太太就這樣赤裸裸的走到床旁,拿起電話說起來了。

「哦!你是鄭太太,甚麼?三缺一,對不起,我有事……哦,是我的侄兒,我表嫂的兒子……對……唔……歐巴桑告訴你的?唔……從中部來的,跟我表嫂鬧意見,就跑來找我……對……小孩子嘛!有甚麼好看的。甚麼?鄭太太,不要想得那麼歪邪,他是我的乾兒子。對對,也好,幾點?八點鐘在夜巴黎餐廳。好呀,我帶我乾兒子去。對了,不要忘了見面禮,好,再見!」

阿華聽得好奇,走過去問:「甚麼事?」

「歐巴桑露了口風,談起你,鄭太太要見你。」

「見我有甚麼屁用?」

「好奇而已。」

「我不去。」

「你去不去都不要緊,可是我建議你去見見場面也好,這些有錢的貴夫人,太閑也太寂寞,那股騷勁,坦白說,你應付不了。」

「你,我還不是應付了?」

「我可不同,生平第一次偷漢子就碰到了你。她們可不一樣,有些漢子要注射與奮劑來操她,她都嫌不夠過癮呢?」

「那麼利害?」

「絕不騙你。」

「那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了。美太太,她漂亮不漂亮?」

「比娘漂亮多了。記得嘛,要叫娘。」

「好好,娘就娘,娘我可要吃你的乳了。」

她正坐在床沿,阿華正好把她壓下來。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