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老婆的快樂

我老婆是一個很傳統的北方女孩子,身材算是不錯了,一米六五的個子,雖然手臂和腿上稍稍有些嬰兒肥,但是卻會讓她看起來感覺更豐滿。她的雙胸更是傲人,我至今還是不明白老婆為什麼會擁有38D的胸部,在我們身邊眾多的朋友裡我都沒有見過比老婆更豐滿的胸了,除了稍微有點嬰兒肥,真是沒啥缺點。

經過大學兩年的瘋狂追求,終於在06年結婚。我們剛畢業的時候沒錢買房子,當時便和她的一個同事合租一個兩室的小房子。也是在結婚以後我們才有了第一次,那時候只要碰到老婆滑如羊脂的皮膚,小弟弟就很爭氣的挺起來,老婆也是很順從,只要稍微調情一下,小穴就變得很濕滑,可是我只要一進去就控制不住地加快頻率,所以每次當老婆還在喊「用力」的時候,我都已經精關不保,但老婆從來也不說什麼。

隔壁的女孩子叫玲玲,長得雖然不是很漂亮,但是身材的確很棒,這跟她喜歡練瑜伽應該有點關係吧!她男朋友是個出租車司機,我喊他峰哥,雖然個頭不高,但是感覺很強壯的那種感覺,他一般一週來兩三次。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和老婆剛做完,打算去洗手間清理戰場,卻聽見隔壁玲玲哭似的叫聲。我倆忍不住好奇,貼在門上偷聽,除了肉體「劈哩啪啦」的撞擊聲,就是玲玲瘋狂的叫聲:「啊……不要啦……要死啦……嗚嗚……」

「插死你!XX,操你的屄真舒服……」峰哥也呻吟的叫著。

莫非我聽錯了,他怎麼喊我老婆的名字?我輕聲對老婆說:「峰哥好像在喊你的名字呢!」老婆應該是也聽到了,說了聲「討厭」就回屋了。

回到床上,想起剛才的事,我的小弟弟又挺起來,我手撫摸著老婆的小腹,當我手指擠進老婆的小穴時,發現比剛才清理前還要濕!我問:「怎麼又濕了,是不是還想要啊?」

「嗯。」

「讓峰哥過來滿足你怎麼樣啊?」我一邊說,一邊輕輕撫摸著老婆的大腿,sosing.com那裡是她最敏感的地方。老婆雙腿夾緊,我明顯感覺到上面傳來的燥熱。

「老公,你來插我好不好?」老婆呼著熱氣在我耳邊迷離地說道,她的雙腿也分開,好讓我的手指挑逗她那兩片柔軟的蚌肉。

「好老婆,我不會生氣的,我只是想讓你真正快樂,只要你心裡愛我就可以了。」

老婆的眼神已經有點迷離:「嗯,只要你不生氣,讓誰來插我都好。」老婆的聲音有些顫抖,可是看著自己蔫蔫的小雞雞,我還是放棄了,不過我的心裡卻有了一個打算。

「五一」的北方城市已經有了夏天的感覺,由於感覺中國的長假期人太多,還不如待在家裡。我和老婆這幾天也是無所事事,峰哥晚上正好過來了,我就提議一起出去吃燒烤,正好峰哥明天休息一天,我們就來到廣場附近的大排檔。

我們四個人要了扎啤邊喝邊聊,老婆本來不喝,可是這裡也沒有別的喝的,因此也來了一杯。兩個女人在一旁討論衣服啊、化妝品啊之類的東西,我倆男人從南海談到利比亞、從三鹿談到東莞,最後跟所有的話題一樣還是談到女人。

我說:「峰哥運氣不錯啊,玲玲姐這麼性感。」

峰哥也有點喝高了,說:「沒法跟你家的XX比,你玲玲姐有XX一半我就知足了。」

「哪有啊,玲玲姐那才叫魔鬼身材啊!」

我剛說完,玲玲在旁邊說:「你們兩個大男人真無聊,要是那樣,換了不就得了?」

我一看她臉紅撲撲的,也是有點醉意,「好啊!那咱們就換了,哈哈!」我以開玩笑的口氣說。

「就怕你家XX不同意。」玲玲挑逗的說道。

「換就換唄!誰怕誰啊?」老婆終於輕聲的說。我知道老婆的酒量,平時她絕對不會這麼說的。

我和峰哥還要再喝兩杯,可是倆女人不同意,一看才9點,於是玲玲提議去KTV,反正無事。到了要一包房,本來不打算喝酒了,可是這裡正好搞活動,有個套餐贈一打啤酒,反正不要白不要。

曖昧的燈光加上酒精的刺激,老婆和峰哥跳起舞,由於放假在家,所以老婆也就穿了一件很寬大的T恤,下面穿一條運動短褲。我看到峰哥的手試探著放到老婆的腰上,見老婆沒有反對,便在臀部遊走並不時地撫摸一下大腿。這時玲玲和我也已經擠到一起,互相蹭到的大腿讓我感覺到玲玲的皮膚一點不比老婆差。

可能看到我和玲玲的親暱,再加上峰哥的不停挑逗,老婆的矜持逐漸變得按捺不住,兩個人已經變成貼身舞,峰哥鼓起的帳篷磨蹭著老婆的小腹,而峰哥的手藏到T恤裡面,我估計已經突破了老婆的防線,我已經能聽到老婆的呻吟聲。

這時玲玲也不甘示弱的說:「就讓他倆玩吧!就當今天晚上換了老婆。」我可不客氣地抓起玲玲的乳房,搓揉了起來,雖然不如老婆的大,但是堅挺很多。

這時峰哥也把老婆放到沙發上,褪下老婆的短褲,裡面穿著一條薄薄的肉色純棉內褲,小穴那裡已經有水漬的痕跡。峰哥食指輕輕的把內褲拉向一邊,露出老婆那讓每個男人都心動的嫩穴、雪白的肌膚、烏黑有點捲曲的陰毛,已經發情的老婆蜜汁都快流到屁眼了。峰哥毫不猶豫地用舌頭舔過去,並不時地掃過老婆的陰蒂,老婆抱著峰哥的頭,閉著眼睛不停地呻吟著。

當我的手伸進玲玲的短裙時,她竟然沒有穿內褲,這讓我更加興奮起來。我的手掌摸到她的陰部時,從那火一樣的溫度總感覺到了玲玲那騷動的心,同時我的舌頭在玲玲嘴裡被她吸得不願出來,我也只好享受著這個難得的機會。

轉眼看到峰哥一手摳弄著老婆的小穴,一手抓住老婆的乳房,並且粗野地吮吸著老婆的小嘴。老婆已經徹底被攻破,呻吟著說:「我要……」我看見她的手也伸進峰哥的褲襠裡面了。

峰哥按捺不住,從短褲的側面掏出雞巴,猛地插進我老婆的小洞,「啊……太大了,輕點……用力……受不了……」我估計要是沒有震耳的音樂,整個大樓都能聽到老婆的叫聲。

而玲玲也不甘示弱,已經把我的雞雞放進嘴裡,賣力地又是吸又是舔,讓我感覺比幹老婆的小穴都舒服。沒一會我就想射精了,我的雞巴在玲玲口中抽插的速度突然加快,感覺自己的雞巴從來沒有漲得像今天這麼又粗又硬,幾乎塞滿了她的喉嚨。

終於我的精液在玲玲嘴裡噴射出來,不斷射出來的精液充滿的她的小嘴,讓我驚訝的是玲玲竟然全部都吞了下去,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作為一個男人的征服感。

雖然自己還是結束得太早了,而那邊卻激戰正酣,峰哥把老婆的雙腿扛到肩上,像打樁機一樣狠狠地抽插著老婆的小穴,老婆連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只看到好像抽搐的樣子。不記得多久,反正得有近十首歌,峰哥才緊緊地抱住我老婆,把全部子孫灌入她的肉洞裡。

等我們回到住的地方已經凌晨2點多了,酒也清醒了不少,不知怎麼回事,在玲玲洗臉的時候,我看到她那滾圓的屁股,突然又有了一點蠢蠢欲動的感覺。

我問:「峰哥,我們今天晚上是不是還得換著睡啊?」

峰哥說:「對呀,今天晚上還沒過去呢!」

也沒有徵求兩位老婆的同意,我倆就分別鑽進對方的房間。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到玲玲的房間仔細觀察,房間挺整潔的,在靠窗戶的地方有個晾衣架,上面掛著兩條黑色的絲襪,還有一件看起來很小的丁字褲。

我很好奇地走過去,絲襪是屬於那種直接穿到大腿的,跟那件黑色的丁字褲好像是一套,都是滑滑的感覺,聞聞有淡淡的肥皂味道,我的小雞雞也慢慢有了感覺,不知道玲玲穿上是什麼樣子?

這時玲玲也洗完了回到屋裡,看到我在研究她的內衣,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峰哥總喜歡我穿著絲襪,昨天弄髒了,剛洗的。你們男人不是都喜歡這些東西麼?那我就還穿上吧!」果然夠體貼。

等玲玲穿好以後,我才驚歎為什麼男人都喜歡絲襪,穿上黑絲襪的玲玲感覺很妖嬈、性感,跟白嫩的皮膚形成鮮明的對比。我跪在她的面前輕輕撫摸著她的腿,她的雙腳輕輕的磨蹭著我那早已漲得要爆的大雞巴,我有點把持不住了,把玲玲轉過來趴在床上,我的雞巴插在她兩個大腿之間,簡直太美妙了!

隔著丁字褲,我感覺出玲玲也漸漸想要了,於是我一邊慢慢地抽插,體驗這種從未有過的感覺,一邊不時地用龜頭頂一下玲玲小洞洞的位置。玲玲的呻吟聲逐漸變大,終於忍不住道:「老公,進來,受不了了……」於是我直接把丁字褲拉到一邊,雞巴對準那早已氾濫的水洞插進去。

「啊……老公,太舒服了!用力……」玲玲開始淫叫起來。我也感覺自己跟老婆做時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竟然抽插了數百下才射出來,而且是射到玲玲的絲襪上,而玲玲早已泛著白眼在床上不停地抽搐著,看來明天她又得把絲襪洗一遍了。

老婆告訴我,峰哥很厲害,那天晚上她被幹得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反正感覺一直在山頂飛似的感覺。

從那以後,我開始了讓老婆快樂的旅程,其中有她的同事、網友,也有酒吧偶遇認識的陌生男子,一直到我們的寶寶出世才漸漸地少了。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