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超能力之番外篇

「是!老婆姐姐!老公一定僅遵老婆的交代。嘉娟姐姐!你叫我聲”老公”好不好。」二弟俏皮的說,更把我抱的更緊。

「討厭啦!只會佔人家便宜,真是拿你這”死冤家”沒辦法,唉!……老…老公,以後別看到比姐姐漂亮的女孩就不要姐姐了喔!知道嗎?老公弟弟!」真是坳不過他,只得很不好意思的順著弟弟的意。

「絕對不會,我只愛姐姐一個人,而且沒有人會比姐姐更美麗的,姐姐你也要答應我,別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好不好?老婆」弟弟很激昂的說著。

「好,好,好!姐姐我絕不紅杏出牆,這樣可以了吧!」我信口承諾他。而弟弟聽完之後,更是高興的緊緊擁抱著我,猛親我的俏臉。但我深怕家人回來,便快快的去浴室清理一下自己的身體,把弄髒的床單換掉並藏起來,千鈞一髮,一切就緒後沒多久家人就陸陸續續回來了。

*** *** *** *** *** ***

自從那時候與二弟發生性關係之後,直到現在我正準備二技應用外語系考試,每個星期弟弟至少會要求要做愛兩次,有時候我不肯還用強暴的方式,而且各種姿勢我們都嘗試過,且還常常在外頭公共場合隱密的地方做起愛來,到現在與弟弟發生關係已經五年了,我們過著亦姐弟亦夫妻的生活,而我也深陷在這肉慾之中,無法自拔。

另外就是二弟時常粘著我,在外頭只有兩個人的時候,我們姐弟就像情侶一樣,親密的動作、親密的稱呼,常常在公共場合公然親我或是撫摸我的胸部與屁股。而每每有其他男人要追求我時,二弟都會盯的特別緊,還會破壞阻撓我想要的戀情。如我在讀二專時,就直接找上我剛交往的男友;還有我當專櫃小姐時,有一位年紀比我小的年孩追求我,二弟也特地跑來我工作的地方,與我作一些親密的動作,讓那位男孩放棄,還有很多例子不勝枚舉,直到現在我在補習也是一樣。但我實在拿這任性的弟弟沒辦法,而他也就常常得寸進尺的封鎖我所有與其他男孩子交往的機會,似乎我已經成為他專屬的女人一樣。

【事件二:姐夫的性侵犯】

大概是因為喝了那婆婆給的神秘藥水後,又加上被媽媽與姐姐訓練如何作一個女人,所以我絕大部分的個性都已經女人化了,但因為是到了十八歲才變成女人,所以對男女之間的分際並沒有特別的感覺,也因此才會那麼容易被自己的弟弟給上了,而且也因為如此造成我日後男女關係的混亂,而在被弟弟給半強暴後的不久,又發生了另一件被自己認識的人給強暴的事。事情經過是這樣子的:

自從我變成女人之後,原本我身為男人時就很自悲的身高,如今更矮了(只有158cm),但還好因為是女人,所以可以穿我是男人時不能穿的厚底鞋與高跟鞋類,尤其變成女人之後,我最引以為傲的就是擁有一雙非常漂亮的美腿,我當然會自然的把自己的美腿常常讓外頭的人欣賞,所以我幾乎出門都是穿裙子,尤其是迷你裙或超短的短裙,另外一提的就是我粉喜歡穿絲襪,因為那種觸感我覺得很舒服,而且更能將我的美腿修飾的更加完美。

但每次我若穿短裙配絲襪,腳上再穿厚底繫帶涼鞋,二弟就會問我一堆有的沒有的,似乎以為我是要出去勾引其他男人的,但我卻完全不理他的抱怨,因為我就是喜歡這樣的打扮,最後他也沒輒,有漸漸習慣我這樣的打扮穿著,其他家人也是。

就在與弟弟發生性關係後的一個月,一如往常我定時去補習班報到,但到了補習班才接獲通知說今天不用上課,我看了看手錶下午一點多(那一天是星期六),家人都不在二弟也不在,乾脆四處逛逛好了。於是我就走在台中一廣附近閒逛,過程中好多男人的視線落在我身上,沒辦法畢竟天生麗質嘛,而且那天我身上的穿著可是非常的性感。

上半身是天空藍的細肩帶小可愛套上薄薄的白紗外套,如果比我高的男人從上往下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我那33C的乳房,因為我習慣不戴胸罩;下半身則是膝上15公分的左開叉白色短裙,單單只是走著路就會不時露出我的整個左大腿,如果仔細看的話,或許能看到我的內褲也說不定,但我想沒人會看的到我的內褲,因為那一天我穿著絲襪又嫌天氣太熱,所以出門前我就把內褲給脫了,只穿著絲襪搭配白色厚底涼鞋就出門了。

(如果現在有人在台中大慶站或台中後火車站,看到一位穿著白色系衣服搭配白色厚底涼鞋,而且是長髮年約23歲的女孩子,那就是小女子”嘉娟”,你可以叫我的名子,說不定我聽到還會回頭看是誰在叫我呢?)

逛了大概一個小時,實在沒什麼好逛,那些好色男們只會跟在我後面伺機偷看我的裙下風光,而不敢向我搭訕,真是一群有色無膽的男人。我離開了一廣,正準備搭電車回家,在往火車站路上的時候,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子「喂!嘉娟!」,我朝著聲音的來源望過去,一輛BMW車上有一個男人正向我揮手,仔細一看原來是姐夫在叫我(我姐姐在我變成女人後的一個月就出嫁了),我走了過去與姐夫寒喧了幾句,姐夫問我要去哪裡說要載我,我告訴他補習班停課的原因,姐夫就說要帶我去逢甲一帶逛逛,我想回家也是沒事做,也就上了姐夫的車,我們就驅車前往逢甲去了。

路上我感覺姐夫開車很不專心,出現了不少危險鏡頭,起初我沒注意到,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是我上車後沒有整理好自己的裙子(以前當男人時的習慣沒改過來),上車時我的裙子向上撩了起來,裙子勉強剛好遮住我的陰部,但我的絲襪美腿就完全不設防了。原來姐夫從我上車就一直盯著我的大腿與私處看,我一想到姐夫竟然好色的盯著他妻子的妹妹(這要怎麼稱呼?),我不禁臉紅了起來,心也開始狂跳了起來,而我的私處也似乎流了些淫液出來,我想這樣下去不行,趕緊調整坐姿,順便把裙子往下拉,雖然還是露出大腿一半之多,但至少比之前的狀況好多了。

快到逢甲時,姐夫說他口渴要去路邊的茶舖小站買個飲料,也問我想喝些什麼?我隨口說了”奶茶”(因為我非常喜歡喝奶茶),沒多久姐夫帶著飲料回來,我們就繼續往逢甲前進,因為我也感覺很渴,所以一杯奶茶一下子就被我喝個精光。到了逢甲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很想睡覺,姐夫看到我這個樣子,對我笑了笑(笑的有點詭異),說送我回家好了,我想也只好這樣。回程時,我已經不支的睡著了,朦朧之間我感覺有人觸碰我的胸部與私處,但實在很想睡且眼睛也張不開,所以也就沒去注意是誰在摸我。

當我稍微較清醒時,我感覺身體傳來陣陣快感,我張開眼睛發現我正躺在一個床上,而姐夫全身赤裸正伏在我的身上,吸允著我的乳頭,我的小可愛早就不知去向了,而周圍都是我沒見過的景象,姐夫看到我醒過來了,開口說:「嘉娟,沒想到你的身材比你姐更好,而且比你姐更騷,竟然出門都不穿內褲也不戴胸罩,真是騷貨一個。」,他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揉捏我的雙乳,這時我完全驚醒,急忙要推開姐夫,但身體卻完全使不上力,我只能轉為口頭哀求:「姐夫,不要這樣子!你是我姐姐的丈夫,你不可以對我亂來,趕快放手。」,姐夫完全不理我的話,反而將他的手移到我的私處,隔著絲襪來回撫摸。

我竭盡全力的想逃離姐夫的魔掌,但全身軟趴趴的完全沒有力,姐夫看到我這個樣子,很安心的將人全部移到我的下半身,沒多久我感覺我的下體有兩支手,然後聽到”撕”的一聲,我想為一保護我下體的絲襪已經被撕破,果然立刻我的私處就被手指給侵入了。

我嚇到了趕緊說:「不!不要!姐夫,不可以,趕快把手指抽出來,求求你。」,姐夫反其言而行,反而開始用手指快速的抽插,我急的哭了起來:「嗚嗚嗚……不要……,姐夫,求求你,不要這樣,……,你怎麼可以強暴妻子的妹妹?」,沒想到姐夫竟然告訴我說:「算什麼!你又不是第一個被我強暴的女人,告訴你,你姐也是被我強暴才會與我在一起的,再告訴你,要不是你姐姐懷了我的孩子,我才不會娶他呢。」聽完姐夫說的話我的心涼了一半,因為我大慨逃不了了。

「啊啊……喔……啊……不要……」雖然精神上極度厭惡反感,但身體卻非常誠實,讓我不由的呻吟起來。

「哼!口頭上說不要,但心裡卻是想的不得了吧!賤貨!和你姐姐一個樣子,都是淫蕩的女人。」姐夫聽到我的呻吟聲與反應,出口嘲笑我。

「不!不是這樣的!……喔……啊啊啊…人家不是淫蕩的女人。求求你,姐夫!不要摸了……啊……好奇怪,身體感覺……喔!」我想否認,但姐夫的手指太有技巧了,讓我下半身的快感不斷。

「爽吧!姐夫的技巧是不是很好啊!但現在換妳回饋一下了。」姐夫說完就把我抱了起來,但因為實在全身沒什麼力量,所以姐夫就讓我跪坐著,而他則是直立站著。他一手拉著我的頭髮,一手扶著他的生殖器對著我的嘴巴,「來!嘴巴打開,好好的給我含一含」。

從姐夫生殖器傳來的腥味讓我覺得噁心,我不斷的想逃避,姐夫看到我如此,二話不說就給我一個耳光,我應聲倒在床上,「賤人,自討苦吃,你再給我裝清純試試看,給我好好的含。」姐夫又拉住我的頭髮,並將那腥臭的生殖器移到我的嘴巴,還碰觸著的嘴唇。我實在怕了,只好乖乖聽話將姐夫半硬不軟的雞巴含了進去,一含進去我就發現有異,舌頭感覺到有金屬小珠子,原來姐夫竟然在他的雞巴入珠。

「嗯!好爽,想不到你的技巧不錯嘛!嘉娟妹子,嗯嗯嗯……喔……舒服。」姐夫似乎覺得我舔雞巴的技巧不錯,而誇讚我。因為我的舔與套弄,姐夫原本還半軟的雞巴,已經完全硬了起來變大了起來,使我在含的過程越來月艱辛,當我稍微休息一下時,我看到姐夫的陽具竟然有18-20公分長,而且又很粗,弟弟的13公分已經讓我很受不了了,如果等一下真的被姐夫這雄偉的東西給插進我的體內,我怎麼受的了。於是我又開始想逃了,藥效也退了不少,我馬上一提氣往門的方向跑(出去頂多上半身赤裸),但姐夫的反應很快,一下子就抓住我,還把我摔回床上,又立刻壓在我的身體上面。

「想跑!沒那麼簡單。我從來沒有失手過,你還是乖乖的讓我幹,才不會又受皮肉之苦。」

姐夫緊壓著我的雙手,淫笑說到。看到這個樣子,我徹底絕望了,被自己的姐夫姦淫是逃不掉的,那時我全身如虛脫般無力,因為我不再反抗,只希望這個禽獸姐夫趕快完事放了我。「看你的樣子,你似乎放棄反抗了,這是聰明的決定,但即使你裝作任我擺佈的樣子,你待會還是會因為爽翻天而淫蕩起來,說不定還會叫我”哥哥”呢!」姐夫一說完,也不脫我裙子與絲襪,就將我的雙腿扳開,用手指探了探路,就將他的大雞巴扺住我的私處穴口,我也沒任何反應,只是任他擺佈。

「呀~~~啊!呀……好痛!!!…………不要…好好……痛喔……姐夫,求你放過我。噢啊……好痛。」就在姐夫一口氣將他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穴時,一股像當時被弟弟給破處女時依樣疼痛,使我不得不向姐夫求情。

「喔!嘉娟!你的淫穴好緊喔!還會吸我的雞巴耶!真爽,爽死了,可惜你竟然不是處女了,我最喜歡那種插破處女模的感覺。」姐夫不理會我的哀求,只是像一頭發情的野獸猛幹我的小穴,每一下都好用力,幾乎每一下都頂到我的子宮口,而且姐夫抽插的技巧比弟弟好上數百倍,讓我又痛又爽。起初我還痛的哭了起來,但在姐夫的強力抽插及超高技巧的愛撫,三分鐘後的我,竟然開始浪了起來,放聲淫叫。

「嗯~~~噢噢噢嗯嗯~啊……痛……但……又…好舒服……嗯~~~~~~~~.噢,姐夫你好厲害,嗯~~~噢噢噢~啊……插的妹妹人家好爽喔!有點痛……但……又……嗯~~~~~~~~.噢!舒服。」我終於臣服在姐夫的高超性愛技巧上。

「我就說,沒有哪一個女人被我幹了之後,會說不舒服、不爽的。來!嘉娟妹妹,叫我聲”哥哥”我就讓你更爽。」姐夫提出令我臉紅的要求。

「不行!~~~嗯嗯~你是我的姐夫,啊!……我怎麼……能叫……你…哥哥……!舒服!太爽了喔!……嗯~~~~~~~~.噢,哥哥,再幹人家快一點!」我爽過頭,竟然”哥哥”兩字就脫口而出。而姐夫聽到我叫他”哥哥”,更是賣力的用九淺一深的技巧,讓我瀕臨高潮了。

「喔……喔喔……嘖……,去了,哥哥……呀呀……人家要……喔……嗚……去了……噫喔………………!!」我尖叫了起來,因為與弟弟做愛沒有這麼爽過,而我這次高潮感覺完全不同以往,簡直像要飛上天一樣。姐夫見我高潮了,調整我的姿勢背對著他趴著,馬上又將那粗大的雞巴插進我淫水氾濫的淫穴,雙手扶著我的腰,抽插了起來。而這種狗交式的姿勢,是我第一次做,那種感覺又加上姐夫的粗長雞巴,好像姐夫每捅一下,感覺直衝我的喉嚨。

「喔……喔……不……不要了……好……好……人……人家好……爽……喔…哥哥…喔……喔……」從來沒這麼享受過做愛,也就是因為這次與姐夫性愛的關係,讓我以後的日子喜歡與不同男人做愛。

姐夫也開始的喘著大氣,但還是努力抽插著,享受著我的身體。

「噫……噫……喔……喔……嗚……喔喔喔……ㄥ…姐夫哥哥…喔…你太強了…呀……妹妹好爽……喔……」姐夫的持久讓我開了眼界,實在太強了,因為弟弟每次都不到十五分鐘就結束了,而姐夫已經連幹我三十幾分鐘了還沒射精,如今我們兩個人都滿頭大汗,尤其是我,我出門前上的淡妝現在汗水都把粉都給弄掉了,而身上的汗水與從我體內流出的淫水,更是弄濕了床。

就再我不知已經第幾次高潮後,我感覺我陰道內的大雞巴突然發燙又膨脹起來,我的經驗告訴我,姐夫要射精了,我開始緊張起來,因為這個星期是我的危險期,如果姐夫將精液射進我的體內,我懷孕的可能性很大,我連忙懇求姐夫:「姐夫!噫……噫…不行…喔…不要射進…喔……嗚…我現在是危險期…喔喔喔…求求你…ㄥ」。

姐夫似乎毫不理會我,反而加快抽插的速度,而我也被幹到快感不斷上漲,而無法講話只能呻吟「喔……噫噫……喔……呀……喔……喔……喔…………ㄥ……ㄥ……」,就在我又達到高潮的同時,我的體內被一股滾燙的液體給衝擊著。哎!姐夫射了,射在我的身體裡,姐夫的精液好多。姐夫射出以後就走進浴室去洗澡,而我則是趴在床上軟綿綿的,全身只穿著絲襪和黑色開叉短裙,嘴角還不自主的留出一絲絲的口水。

事後,姐夫也沒讓我洗澡,就送我到台中火車站前的公車站,路上還告訴我千萬別宣揚此事,這對我與我姐姐都沒好處,還說以後有機會他還會來找我一起HAPPY、HAPPY,在我下車前姐夫還塞了一萬多元給我,告訴我說如果懷孕用這些錢去打掉。(姐夫真是冷酷無情的人,姐姐一定不會幸福,果然就在我讀二專時,姐姐與姐夫離婚了,姐夫還將孩子丟給姐姐扶養。)

當我在台中公車站等公車時(那時候還沒有大慶站),不知是姐夫射到我體內的精液,還是我本身的淫水,竟然從我的下體流了出來,雖然有絲襪給阻擋著,流下來不會很明顯,但若是有心人(喜歡看美女美腿的人)就可能會發現,還好等沒多久公車就來了。回到家已經剛好是我平時我補完習的時間,所以家人都沒注意到我的異狀,而且剛好二弟也去補習了,要不然照平時我一回到家,二弟就會像一隻發情的狗,跟著我進房間,然後對我上下其手,那時候一定會被二弟發現下體濕濕的,有淫液與男人的精液,如果那樣一定會引起宣然大波。還好,我的運氣不錯,被姐夫強姦的事,到現在家人都不知道。

【事件三:對妹妹男友的性誘惑】

自從那次被姐夫半迷姦半強暴之後,姐夫還找了我三次,以威脅利誘的方式約我,每次我與姐夫都做的很激烈也很久,因為姐夫的陽具實在太粗大,但每次做完之後,我的下體都會感到疼痛,所以我蠻排斥與姐夫做愛,還好姐夫也對我產生厭倦了,之後就沒有再來找過我。而弟弟還是一如往常,不定時的向我求愛,可是相較於姐夫之下,弟弟的陽具實在無法滿足我,最佳狀態只有十三公分,一般時候更只有十一公分,而且並不是很粗,所以我時常穿的很妖艷外出補習,希望有不錯的同學來追求我,但只看到一堆有色無膽的男人,就在我想放棄之際,我注意到我以前身為男人時,常與我稱兄道弟的男孩,那就是我妹妹的男友。

話說我妹妹的男友,身高175cm、體重65公斤、體格均勻健碩,面貌帥氣出眾但個性內向,與我妹妹同年紀,比我小兩歲,我都叫他『小曜』。小曜與我妹從國二就開始交往,最初是我妹倒追他,因為小曜個性不知如何拒絕別人,所以也就與我妹交往了起來。以前我還是男人得時候,就很欣賞他,覺得我妹運氣真的很好,而後來我變成女人之後,曾經關心過我妹的戀情,得知小曜與我妹交往三年至今,尚未突破最後界線,我妹說她曾經問過小曜:會不會想做那檔事,小曜竟然保守的回答說:等我們心志夠成熟,不會後悔所作之事,在想那問題也不遲。由此可知,小曜是個很保守老實憨厚的人,也因為如此,所以已經是女人的我,也漸漸的被他吸引。

因為姐夫已經厭倦了我的身體,而我也不滿意弟弟的陽具,就在被姐夫強暴後的兩個月後,某一個星期六,家人全部都去墾丁遊玩,而我因為要補習所以無法隨行。正當中午十一點,我剛好性感打扮完正要去補習,小曜剛好來我家要找我妹妹出去約會,我告知小曜說他們一大早就出發去墾丁玩了,小曜知道後滿臉的失望,轉身正要離去時,我告訴他說:「小曜!別那種表情嘛!如果你不嫌棄姐姐我的話,我可以陪你約會喔!」,小曜聽完臉上失望的表情沒了,但卻出現左右為難的表情,小曜說:「可是,如果被鈺如知道我和你約會的話,有可能多方的感情會有所影響,而且嘉娟姐你不是要補習嗎?」,我告訴小曜說:「別擔心鈺如啦!只要你不說,我不說,沒有人會知道我陪你約會的事,另外對於我的補習,我今天沒上課的情緒,正想找人陪我呢?所以,這次的約會,就算是互相陪對方解悶吧!」

聽完我的解說後,小曜沉思了一下,就以正式的口吻請我與他約會,而我當然樂於與他約會。因為我和小曜都尚未吃午餐,我原本打算出去外面吃的,但因為小曜的關係,使我改變了主意,我決定表現一下我的廚藝。我旋即進廚房準備午餐,而小曜則在客廳看電視,就在我忙到香汗淋漓時,我覺得小曜的眼光一直往我身上看,此時我才注意到,我本來就很透明的白襯衫,因為我汗水的關係已經完全貼在我身上,更糟的是我今天還是一樣沒戴胸罩,雖然小曜只能看到我的背部,但我還是對這個我所欣賞的男人的眼光感到身體燥熱了起來。足足弄了半個小時,終於將我的得意之作【黑胡椒牛肉蛋炒飯】完成。

就在我與小曜共進午餐時,我發現小曜的臉很紅,而且與他談話時,他的視線始終不時喵著我的胸部,我不用想也知道原因為何,現在的我那薄薄的白襯衫絕對因為汗水溼透而緊貼著我的身體,而我的粉紅色的乳頭則明顯的貼在襯衫上面。小曜目光緊緊盯著我的小櫻桃,使我身體起了感覺,小穴似乎有淫水流了出來。用完午餐,我開始收拾餐具,而小曜則主動幫忙,我在洗碗時,小曜爭著要替我洗,那個時候小曜的身體貼在我的背後,我很明顯的感覺小曜下體的陽具堅硬的頂在我的臀部,我想這樣下去不行,我可能會受不了就與小曜在廚房做了起來,這樣一點意思也沒有,要就要做刺激一點的,所以我就將洗碗的工作交給小曜,而我則進房將溼透的衣服換掉。

換衣服時我考慮了很久,不之要穿哪一套衣服比較合適與小曜約會,後來我我選了一套比較保守的衣服,我上身穿著米色無袖緊身衣,當然還是沒戴胸罩,下身穿著旗袍式左右開高叉的米色長裙,穿上陰部部位摟空的膚色絲襪,原本有穿內褲但還是決定將內褲給省了,反正穿長裙應該不會穿幫,預計出門搭配罕少穿的繫帶高跟涼鞋。換裝完畢後,出了房門,小曜則正在客廳看電視,他看到我如此的穿著,眼睛亮了起來,而我也覺得很有成就感。我到他的身旁坐下,問他下午打算要去哪裡玩,但他似乎沒注意聽我說話,只是眼光盯著我的下半身看,我低頭一看,原來我的兩條大腿完完全全的顯露在外,旗袍式的長裙讓我的雙腿如此曝露也出乎我的意料。問小曜第二次問題時,他才回過神回答我的問題,他說想要去看海,當下我們就動身前往台中火車站,準備坐海線電車到沙鹿去看海。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