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超能力之番外篇

在往台中車站的路上,我側坐在小曜的機車後座,緊緊的抱著小曜,33C的胸部緊貼著小曜的背。涼涼的風不斷灌入我的裙內,因為我沒穿內褲的關係,所以涼風直接吹拂我的陰部,感覺真的好舒服。又因為我裙子的關係,幾乎我的雙腿都暴露在外,所以有不少男機車騎士跟在我們的車後面,還有些更大膽的竟與我們的車平行,而人的目光則是死盯著我的兩腿中間,好像期望能看到我的私密處一樣。

到了台中車站,我們坐上12:58的海線電車前往沙鹿,因為星期六上班族剛好下班要回家,所以電車上擠滿了人,我嬌小的身軀緊緊靠在小曜的身上,而小曜則像要保護我一樣,把我與人潮隔開,但電車上人實在太多,到後來我與小曜面對面緊貼在一起。過了一站人還是很多,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小曜的陽具堅挺了起來,頂在我的腹部,更有一隻手撫摸著我的臀部,起初我還以為是小曜的手,但後來才發現小曜的右手抓著吊環、左手搭在我的肩上,那麼那隻手的主人是誰呢?就在我正疑惑之間,那隻不安分的手有了新的動作。

那隻手從我的裙子開叉的地方伸了進去,伸向我穿著絲襪的翹臀,先是在我的臀部來回緩慢摸了幾回,最後停留在我的臀溝底,我整個人不禁起了個寒顫,我想怎麼會有這種事,電車色狼性騷擾應該只有在日本才會發生,怎麼台灣也有這種色狼。正當我思考這問題時,在我下體的手又開始動作了,剛開始只是試探性地將手慢慢沿著我的臀溝往大腿根部移動,移動過程用指尖輕輕柔柔地劃過我的臀部的每一吋肌膚,竟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從我身體裡揚起,心也悸動了起來,當手撫摸到我的大腿根部時,一定發現我不但穿著摟空的絲襪,還沒有穿內褲。果然那隻手稍微停了一下,又立刻接著動作,首先輕輕用兩手指伸進我的小細縫,撫摸著我的陰唇,我忍不住嬌啼了一聲。

電車實在太吵又太擁擠了,沒人聽到我的嬌哼聲,也沒有人發現我這嬌弱的女子,正被一隻不知名的魔手給摧殘著。這隻手的主人看我似乎沒有抵抗,更肆無忌憚的撫摸我的下體,手指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靈巧,我的陰戶受不了刺激漸漸的滲出淫水,接下來魔手的手指直搗黃龍的伸進我的陰道內,開始還回抽插旋轉,我吐氣如蘭小聲的呻吟,整個身體漸漸無力的靠在小曜身上,但小曜竟沒發現我的不對勁,反而是小曜的陽具越來越堅硬,頂在我的小腹上讓我很不得能立刻將他的雞巴插進我的小穴裡。

魔手在我陰道裏面輕輕迴旋,由時而逗弄我的陰蒂,我的意識逐漸散渙,我整個陰部在這魔手肆虐下,已經洪水氾濫,整片都濕答答、黏答答的。而我美麗的臉也泛起深深的潮紅,性感的雙唇不斷輕輕喘著氣,週遭的噪音我似乎一點也聽不見,我全部感覺都集中在自己的下體,魔手用兩根手指在我的陰道內部不停的來回抽插,使我情欲越來越高漲,好想大聲的叫出來,但現在我可是身在電車上,而且小曜就在我的身前,所以壓抑著自己只能輕輕的嗯嗯的喘息著,我覺得我似乎要高潮了,我的雙手很自然的用力抓著小曜的雙手,而小曜也因為我這樣的動作,察覺到我的不對勁。

我呼吸起伏愈來愈快,忽然全身一陣痙攣,我達到高潮了,我竟然在電車被人給性騷擾到高潮。我感覺自己的下體似乎噴出許多淫水,全身無力的倒向小曜,一手搭著小曜的肩,一手緊抓著小曜的左手,頭依靠小曜的胸膛,這種感覺好舒服、好舒服。但魔手的主人卻還不停手,持續肆意向我的下體攻擊,陣陣麻痺感又從下體那邊傳過來,那感覺使我忍不住放蕩呻吟”哦…”,我的手緊緊抓著小曜的左手,意識散渙腦中只感到一片空白。突然間,小曜身體瞬移,一把將肆虐我下體已久的魔手給抓了起來。「不要!不要阻止他,我還想要--」那個時候我的心是如此吶喊著。

小曜抓住那為騷擾我的上班族,大聲的斥責那位上班族色狼,全車廂的人目光都望向我這裡來,我羞的無地自容,內心急的快哭了出來,眼淚已經在眼睛裡打轉了,依稀中還聽到有人說:穿的那麼暴露,難怪色狼會找上她,不一定自己還樂在其中呢!而那位癡漢則是不斷的道歉,希望小曜能放過他一馬,還說他以後絕不敢再犯,小曜則是態度堅硬的說曜交給警察處理。電車剛好到了豐原站,車門一打開,我便哭著衝了下去,小曜也不得不放掉色狼的手,跟著追了下來。衝出車站的我,毫無目標的邊哭邊走,沒多久小曜就追上了我,還道歉說:「對不起,嘉娟姐。如果不是我約妳出來,你就不會遇到這種事,一切都是我的錯。」小曜溫柔的安慰我,還將過錯攬在自己身上,他的溫柔與善解人意,使我情不自禁的緊緊擁抱住他,小曜也將我擁在懷中。豐原街上人來人往,大家都用好奇的眼光看著我們這對”情侶”。就這樣擁抱了約五分鐘,我的心情平復了許多,我告訴小曜說:「別去看海了,我們就在豐原市逛逛好了。」小曜當然順著我的意,然後我們就像親密的情侶牽著手走在豐原市的鬧區。

一路上我們有說有笑,但因為我高漲的情欲在電車上被小曜給打斷了,所以我心中一直想要如何誘惑小曜主動與我做愛,解決我這欲求不滿的身體。我們逛到豐原鬧區的一家百貨公司,我們到了一層喝下午茶的樓層,我找了一個很隱密的角落位置,那個位置絕對不會被其他桌的客人給打擾,座位決定後我們緊靠相依坐下,我小鳥依人般的依靠在小曜的身上,而小曜也一手輕撫著我及肩的秀髮。服務生將我們點的東西放在桌上後,就很識相的快速離開,我們彼此餵對方吃東西,幸福甜蜜的表情洋溢在我的的臉上。我越來越想將小曜佔為己有了。

我向小曜問說:「曜!你覺得我和鈺如誰比較漂亮」,小曜的表情顯的左右為難,但隨即回答我說:「嘉娟姐,你比鈺如美多了,而且也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他的回答讓我芳心大悅,我又接著問他:「雖然我以前是男人,但自從變成了女人後,你看到我會不會有心動、小鹿亂撞的感覺?」

小曜臉紅的點了點頭,這個動作在我眼中,讓我覺得這個男孩子好可愛、好憨厚喔!我要他閉上眼睛,說要對他剛才老實的回答給予獎勵。

小曜閉上眼睛後,我隨即將我的唇吻上他的唇,我感覺到小曜身體僵硬了一下,不等他有任何反應,我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將身體坐在他的大腿上,就這樣一直吻著他。小曜漸漸的放開他給自己的界線,與我熱吻了起來,我們彼此將舌頭伸進對方的口中,吸吮著對方的舌頭,唾液互相交流著;我的臀部感覺到小曜的陽具堅硬了起來,直接頂在我的臀溝上,而小曜的手也不再安分,開始撫摸我穿著絲襪的雙腿,從膝蓋逐漸往大腿深處探去,就在要觸摸到我兩腿之間時,我用我的手阻止了他,也將我的唇移離了他的唇。

小曜以為我生氣了,正想開口向我道歉,但卻沒料到我身行一動坐回了他的身旁,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將他牛仔褲的拉鍊拉下,把他勃起的陽具從三角褲旁邊掏了出來,我將身體一彎、頭一低,就把小曜正怒氣衝天的小弟弟含了進去。小曜急忙說:「嘉娟姐!我那裡不乾淨,不要含進你的嘴巴,會弄髒你的嘴。」我不理會小曜,而只是用心的想讓這個我喜歡的男人舒服。在我的小嘴與雙手的配合下,一會兒我就聽見小曜的悶哼聲與喘氣聲,而他的小弟弟也被我激成了大弟弟。我注意了一下小曜的陽具,長度約十五公分、圓周長約十公分,這正是能讓我小妹妹感到舒服的SIZE。我坐回小曜的身邊與小曜親吻,但我的右手繼續套弄著小曜的陽具,而小曜的手開始不客氣的往我的胸部上摸。

突然,小曜驚問說:「妳……妳沒穿胸罩嗎?」我向他解釋:「因為我穿的是緊身的衣服,穿胸罩會有形狀,會不好看呀!」聽完我的回答,小曜小心翼翼的問我:「嘉娟姐!我能看你的胸部嗎?」我笑了一笑,回答他說:「你想怎樣就怎樣,不用詢問我的意見,現在我是你的女人,我一切都依你。」彷彿是得到了聖旨一樣,小曜一把把我的緊身衣往上拉,我豐滿堅挺的雙乳就毫無保留的顯露在小曜的眼前。

小曜感動的說:「這是我第一次真實的看到女人的胸部,而且還是這麼美的胸部!」我驚訝的問小曜說:「曜!難道你沒看過鈺如的身體?」小曜說:「沒有!她不會讓我看,而我也不怎麼想看,因為鈺如的身材太瘦小乾扁。」我又問他說:「那你怎麼會與她交往?而且還交往了這麼多年?」

小曜想了一想說:「大概是我不喜歡改變吧!習慣安於現狀,所以就與鈺如交往了這麼久。」聽完小曜的解釋,我越來越想將他把我妹身邊搶過來。我原本停止套弄小曜陽具的手,又開始動了起來,而小曜則動手撫摸我的雙乳,他的動作好溫柔,好像在寶貝他最愛做珍貴的東西,這樣的愛撫方式從來沒有過,雖然不像姐夫與弟弟那樣的激情,但卻讓我感受到不同的感覺。

「嗯…嗯……曜…你好溫柔喔!…姐姐感覺好感動也好舒服……」我感動的向曜訴說著我的感覺,而因享受著小曜溫柔的愛撫,套弄小曜陽具的手也就停了下來。「嘉娟姐,你的胸部好軟好有彈性,而且好大哦,我忍不住好想舔它!」小曜話一說完,就把頭埋在我的胸部,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我的乳頭。「哦…曜…你好棒哦…好會吸哦……害人家的乳頭都變硬了,嗯……你還偷咬人家。」我忍不住輕聲嬌哼,雖然小曜的技巧很清澀,但卻反而帶給我更多的快感。雖然我好想就在這裡與小曜做愛,但畢竟這裡是公共場所,所以我想我得讓小曜先釋放一些能量,然後再另尋場所交歡。

我示意小曜先停止一下,我立刻蹲下身子,開始吸允套弄小曜的大弟弟,而小曜也似乎知道這裡是公共場所,所以不時的左右盼望,注意是否有人接近。「哇……好大的陰莖哦……」我用很露骨的言語稱讚小曜,想讓他知道自己是非常了不起的。「我的算是很大嗎?我不知道…想不到我的陽具在標準之上!」我貪婪的伸出我的舌頭,不斷的舔著又紅又脹的龜頭,小曜的龜頭流出了一些精水,我用舌頭把大弟弟整根舔過一遍,然後一張嘴猛然地把小曜的大陰莖含在嘴裡快速的套弄,還不斷有”撲撲”的空氣擠壓聲出現。「哦…哦…好舒服…好爽哦…嘉娟姐……妳舔的我的陰莖好爽哦……」聽到他講的話,我更是快速地套弄他的肉棒。

突然我將肉棒吐出,然後用我的柔軟的雙乳往中間集中夾住他的大陰莖,上下的快速移動。「好爽……嘉娟姐,你用妳的奶子……我,這就是所謂的乳交嗎?…哦…好爽……我喜歡妳的大奶子……」小曜很興奮的說著。但沒多久,我感覺小曜的肉棒突然加溫變的很燙,然後就聽到小曜的小聲吶喊:「哦…哦…嘉娟姐…我要射了……哦……好爽……射了…射了……」,突然大量的精液從小曜的精口噴出,我的臉上跟著感到一股熱熱的液體給噴到,小曜的精液射滿了我的奶子和我的臉,還有一些噴再我的緊身衣上,我將小曜肉棒上殘餘的精液舔了一舔,用勾魂又淫蕩的眼神看著小曜。只聽到小曜望著我說:「哦…好爽…好舒服…」。我用極誘惑人的口吻問小曜:「曜!姐姐想要做那檔事,你想嗎?」小曜臉上一紅,急忙點頭回答:「可以嗎?我沒有經驗耶!」我微笑道:「沒關係!姐姐教你。」

我們彼此將自己的衣服稍微整理整理後,也不管點的東西尚未吃完,急急忙忙結帳後,我就牽著小曜的手往人煙稀少的更高樓層而去。到了七樓,我們見那個樓層尚未有廠商進駐,應該不會被人發現,於是我先進去女廁所看了一下,確定沒有人之後就叫小曜進來。我選了一間空間較大的女廁,小曜一進來就將門反鎖,然後很猴急的向我索吻,我們一邊熱吻一邊撫摸對方的身體,當小曜將手伸進我的開高叉的長裙裡時,發現我沒有穿內褲,而且絲襪還是陰部有開洞的那一種時,驚問說:「嘉娟姐,妳沒有穿內褲!!那--電車上那個色狼摸妳時,不就直接侵入妳的私密處!」

我裝做很委屈,一副要落淚的樣子說:「人家還不是因為與你約會,所以出門前特地做這麼性感的打扮,可是竟然倒楣被那色狼給性騷擾,人家才不喜歡被人亂摸,人家才不是隨便的女人—-嗚嗚」

小曜看到我哭了起來,連忙道歉緊緊將我擁住,柔聲安慰著我,見我心情較平復後,他的唇又吻上了我的唇。這次小曜動作一切採取主動,他先將我的無袖緊身衣脫了下來放在儲水箱上,然後就瘋狂的吸允輕咬我粉紅色的乳頭,雙手力道時大時小的揉抓我的雙乳,又時而用兩指捏著我的乳頭稍微旋轉,這些時而微痛時而舒爽的感覺,漸漸的將我在電車上中斷的情欲給激了起來。小曜後來坐在馬桶上,讓我坐在他的雙腿上,從雙手從後面環抱著我,左手撫摸我的乳房,右手則從我裙子的開叉處伸了進去,開始進攻我的下體。最初小曜的左手找不到我陰部的細縫,我還用我的手帶領他去探索我的私密處,小曜一找到入口,便開始嘗試如何愛撫一個女人的陰部,我為了提醒他我下體的G點,只要他的手指一處碰到我的敏感地帶,我就淫叫出聲,果然小曜領悟力極高,一下子就將我陰部內所有的敏感帶摸的一清二楚。

被小曜愛撫又挑逗之下,小穴裡的淫水不斷流出,不但弄溼了小曜的手,我的裙子也濕了一片,而且我情慾高漲到放聲呻吟,也沒去在乎是否會有人聽到。小曜似乎想插穴了,他起身將一口氣牛仔褲與內褲脫到腳踝,露出又紅又巨大的陰莖,讓我被對著他扶著馬桶的水箱,將我的裙子往旁邊一撥,將他的肉棒往我下體插了過來,但始終是不得其門而入,小曜開始急了起來,我連忙轉過身用手扶著他的肉棒,引導肉棒扺住我的穴口,小曜發現他的大弟弟找到了洞,也不稍做停留,龜頭剛侵入花蕊,便長驅直入頂了進去,一下子就深抵花心。

「啊!!!……嗯,好美……唉喲」那重重的一擊,讓我浪叫了起來。「好……好美哦……曜…你…好好…你好棒…」曜的大雞巴開始輕抽深插,背後式性交的姿勢令曜的肉棒十分容易頂到我的花心,這樣子次次到底的刺激,真讓我美到心田裡,一陣陣浪水直流,口中浪聲不斷。「好舒……服……好美……唉喲……又到底了……啊……怎麼……這樣……舒服……啊……」,因為今天種種刺激與小曜剛才手指的愛撫,使我第一次感覺高潮這麼快就要來了。

「好……好……好爽啊……啊……啊…噫噫…不行……要……丟了……啊……噫噫啊……唉呀……丟了……丟了……啊……啊……好弟弟……親哥哥……我」小曜才剛不過抽動幾十回,就讓我浪丟了一次。而小曜則是繼續埋頭苦幹,大雞巴仍然次次到底,幹得我淫叫聲不斷。「哥哥……好……棒……喔……好……深……好舒……服……啊……啊!好…爽……啊……噫噫噫…………啊……」我越叫聲音越高。

「嘉娟姐……妳好浪啊!而且你哪裡好緊,感覺還會吸我的陰莖。我也好舒服,原來做愛是這麼舒服的事。娟姐,以後我可不可以在與你做愛?」原本埋頭苦幹的小曜終於說出他對做愛的感覺。

「可以啊……小曜……你想做愛來找姐姐……姐姐也…好喜歡和你做愛。喔…曜…不要停…快插……我……插我……哎呀!……真好……真的好好……好哥哥……親哥……我要……舒服……呀……」我已經完全沉浸在這性愛之中了。小曜似乎看我如此淫媚的樣子,忍不住去親我的耳朵,用牙齒輕咬耳垂,還用舌頭來回輕舐耳背,甚至侵入耳朵洞裡,以前弟弟與姐夫只會猛插我的穴,所以小要如此的攻勢我哪裡還忍受得了,渾身發麻,陣陣顫抖,小穴裡騷水不停的流出,小曜大雞巴進出我的小穴時,還發出「漬!」「漬!」聲響。

「曜!我的好弟弟,呀……我…的親哥哥…娟兒,又要……丟了……丟死了……啊……啊……」我又再一次達到高潮了,一股熱燙的騷水從小穴裡噴冒而出,但是這回洩完身子,我雙腳也幾乎完全沒有力氣了,我快要站不住了。小曜低頭問我說:「姐姐,你怎麼了?」我媚眼如絲,輕笑著說:「啊……姐姐美死了……小曜真棒!我……沒有力氣了……我快站不住了。」小曜將門打開,肉棒還差在我體內,帶著我的人倒退而出,移動時整間女廁只有我高跟涼鞋移動時所發出的聲音,小曜依依不捨的將他的陰莖給拔了出來,先去將整個女廁出入口的大門給鎖上,然後回來將我放在洗手台上,接著這次自己找到了我淫穴的入口插了進去。「啊……」小曜分身的入侵,使我忍不住的輕哼。我瞇眼看著小曜,臉上帶著微笑,表情一定媚惑極了。

小曜又開始使勁的抽動了起來,大陰莖在我小穴裡進進出出,龜頭菱子拔出來時,就會刮出一堆淫水,每次插入又直奔到底死抵著花心,小曜可以說是做愛天才,第一次就讓我這個性經驗豐富的人舒服到要上天了,而且第一次應該很快就射了,但到現在還沒有射精的跡象。

「好……好……天哪!……好舒……服……啊!曜,你實在……唉喲…太厲害了………!……娟兒又……又要……高潮了……啊……今天……真的會……洩死我……啊!!!!……」我又完蛋了,短短時間內高潮三次,美得我四肢百骸都要散了似的,只能毫無意識的浪叫。

「好姐姐……乖姐姐……我要射了……」小曜加快他抽插的力道與速度,而我的下體也明顯感覺小曜的陰莖又膨脹了許多,肉棒的溫度也大大提升。聽小曜這麼一講,我緊張裡起來,因為我大姨媽晚了一個星期沒來了,不知否懷孕了?如果沒懷孕,那麼現在是最危險的時期,任何男人將精液射進我體內,我一定會懷孕。如果真的懷孕的話,不知是弟弟的傑作,還是姐夫的傑作。我急忙說:「曜,好弟弟……快停……停下來……唉喲……別再插……了……快……拔出……來……不能射……在裡面……唉喲……別插……求求你……如果”真的”懷孕就糟了!」小曜發瘋般的猛插,似乎完全沒聽見我的哀求,我想一般男人正爽到緊要關頭如何停得下來,而且眼前這位男孩又是我喜歡的人,就讓他射進去吧,懷孕了再說。

「啊!嘉娟……姐姐……美姐姐…我…射了!!」小曜終於爆發出來了,他把雞巴緊抵著花心,滾燙的精液「卜!卜!」的射進我的子宮內,精液數量又濃又多,射得我美到穴眼深處,本來又要完蛋高潮的我,被小曜熱精一沖,耳朵聽得小曜親熱的叫喚,穴心一抖,也跟著丟了。「唉喲……我也……要死了……好弟弟……好哥……啊……啊……完蛋了……啊……」倆人舒服到了極點,小曜順勢將頭貼在我赤裸的胸前,雙手溫柔的摟抱著我,而我高潮過後回過頭與小曜甜吻著,倆人又熱吻了一陣子,享受著快樂的餘韻,等小曜在我小穴裡的陰莖軟到後,我們才依依不捨的將身體分開。

兩人將衣服穿好之後,我先走出女廁,確定沒有人在外頭,才叫小曜出來。在回家的路上,我告訴小曜說:「曜,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但……今天的事請你千萬不可說出去……你、你已經擁有了我的肉體……與我的心,但我不能對不起自己的妹妹,我不能搶妹妹的男友。所以我們之間的事,就讓它成為一段美好的回憶,你千萬別與我妹妹分手,算是我求你,好嗎?」

就在小曜送我到家,我正要進門時時,一路上沉默不語的小曜告訴我說:「嘉娟姐,我已經愛上了你,你帶我走出被鈺如所束縛的小世界,一路上我一直想著我這樣做對不對。我冷靜的想了我與鈺如這三年來的戀情,我發現我早已經對鈺如沒有愛了,而我對鈺如而言只是個很有體面的男友,我之所以會與鈺如這樣持續了三年,是我不知如何將這段戀情畫下句點,所以才會與鈺如這樣毫無意義的走下去。現在我想通了,我要勇敢追求屬於自己的愛情,不過嘉娟姐你放心,我會找出最不會傷害到鈺如的方法與她分手,所以如果嘉娟姐你真的喜歡我的話,請你等我,我會盡快與鈺如談談的,等與鈺如的事告一段落,請嘉娟姐與我交往。」

聽完小曜的這段告白,我的心中五味雜成,但我情不自禁的緊緊抱住他,而小曜也緊緊的抱住我,我們就這樣擁抱了許久,我開口問他說:「曜,你不會介意我以前是個男人?不會介意與你做愛前已經不是處女?」小曜輕撫著我的頭髮說:「我只在乎現在,你現在是女人味十足的女人,而不是男人,而是不是處女這件事情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喜歡與你在一起的感覺,所以我才想請你與我交往。」我將小曜抱的更緊了:「那,小曜,你千萬別傷害到鈺如,好嗎?只要你能找到將傷害減到最小的方法,我多久都能等你,而這段期間我們可以秘密約會,但千萬不可以讓鈺如發現。」

小曜聽到我間接答應與他交往的回答後,激動的吻著我的臉、我的唇,我們就再我家門口纏綿了許久,小曜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但萬萬沒想到,我妹妹的韌性如此堅強,小曜與我發生關係後的一個半月,便向鈺如提出了分手,但妹妹又哭又鬧又賴皮,就是不准小曜與她分手,甚至還以獻身為利誘,但小曜卻不為所動,只是漸漸利用時間將他與鈺如的這段感情給沖淡。而這期間我與小曜則秘密的約會與交往,雖然有點對不起自己的妹妹,但對於自己所喜歡的男人我可是一點也不會退縮與禮讓。半年後,我考上親民,開始了新生活。兩年之中,我瞞著小曜與弟弟交了一個男朋友,而且生活淫亂,大約與十一、二個男人發生過性關係(其中有一次是被五個男人輪姦又監禁了兩天),還墮胎了兩次,但我不以為意,因為我喜歡上這樣刺激的性生活。

另一方面妹妹與小曜就這樣一直耗著,時間過了三年,我讀完親民二專畢業後,回到家中開始了專櫃小姐(畢業後所找的工作)的生活,終於妹妹在我畢業後的那一個月與小曜分手了(僵持了三年),小曜高興的約我出去慶祝,大概是我太會做表面功夫了吧!所以小曜卻不知道我二專兩年改變許多,對他也不如當初這麼熱衷,因為現在的我只喜歡找尋刺激,但小曜卻硬將我當成他的女友,天天緊盯著不放。

畢業後的那一年,檯面上與小曜交往著,檯面下我與自己弟弟的性愛關係還是一直維持著,以及當專櫃小姐時眾追求者的一夜情遊戲也瞞著小曜進行著。如今待業進修中(專櫃小姐只做了一年),平日往補習班準備升學考試,還是不忘尋找獵物,不少好男人被我迷上,但卻被小曜或弟弟給破壞掉,所以目前只能安於小曜與弟弟的性愛,或偶爾找前姐夫玩一些較刺激的強暴或戶外暴露遊戲,但一有機會我絕不放過那些未經人世的處男哥哥們。你會是我下一個男人嗎?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