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功夫

強烈的高潮讓我們姐弟的裸體緊緊的貼在一起,耳鬢廝磨、氣喘吁吁。高潮中姐姐在我耳邊不停的重復著,「弟……弟……好燙……弟……弟……」

而我仿佛是要將所有的一切都射入姐姐的蜜穴深入一般,從來不曾體驗過的強烈爆發伴隨著從來不曾體驗過的強烈快感,讓我的腦海中一片空白,有如夢囈一般的回應著——「姐……姐……姐……姐……」

不知過了多久,我們這對緊緊擁抱著的姐弟才依依不舍的分開。我們姐弟並排躺在姐姐的小床上,手牽手十指相扣,緊緊挨在一起。我扭過頭看著姐姐,姐姐眯著眼睛,還在微微的喘息著,一雙可愛的乳房隨著呼吸微微起伏著。姐姐睜開眼發現我正盯著她的乳房,禁不住嬌嗔的說:「小色鬼,你在看哪裡?」

我忽然靈機一動,忽的坐起來,調皮的盯著姐姐的大腿根部,說:「我要看姐姐這裡……」

不知是姐姐高潮過後渾身無力,還是她並不反對我這個弟弟欣賞她嬌艷的私處,反正她沒有害羞的將雙腿夾緊,還是像剛才那樣擺開雙腿讓我欣賞她那剛剛被我的愛意「放肆」過的地方。姐姐那咖啡色的陰唇被我操的紅腫,一雙肥嘟嘟的陰唇似乎更肥美了,因為剛做愛的緣故,一雙大陰唇還舍不得合上,微微張開露出裡邊一雙還充血的小陰唇和那顆紅彤彤的肉豆兒。蜜穴流淌著粘稠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液體,然而剛才姐弟的性器激烈摩擦、交合,讓姐姐的陰唇和陰毛上都沾滿了乳白色的細小泡沫,這種美景讓我都看呆了。

「姐……我拿紙巾幫你擦擦,好不好?」我說。

「嗯。」姐紅著臉點點頭。

我拿起床邊書桌上的紙巾,愛憐的幫姐姐擦拭私處,剛才我們姐弟亂倫做愛時,姐姐的淫水流了很多,我在她蜜穴裡的精液也射了不少。

姐姐忽然也坐直了起來,拿過兩張紙巾愛憐的幫我擦拭那根半軟不硬的肉棒。我低頭看著手中的紙巾,白濁的粘液中還有絲絲粉紅色的血絲,我知道那是姐姐為我獻出第一次的證據。一陣莫名的感動將我占據,我丟開手中的紙巾,忽然一手摟住了姐姐,一手又撫摸著姐姐毛茸茸、肥嫩嫩的私處。

姐姐顯然被我的突襲搞懵了,微微掙扎著想把腿夾緊,可是我的手已經占據了「有利地形」,中指的指尖還肆無忌憚的開始逗弄姐姐的陰蒂。直到清脆響亮「啪」的一聲姐姐打在我的手腕上,我才吃了痛將手縮回來。

姐姐嬌嗔的說,「弟,你干嗎啊……」

我被姐姐一打,反而諾諾的說,「姐……姐……我好喜歡你嘛……」

姐姐聽到我這麼說,倒也不生氣,「姐知道你喜歡我,其實……其實姐也好喜歡你啊!不然……不然也不會和你……姐不讓你亂摸,是怕你摸了之後,姐姐又想要……」

「只要姐姐想要,我隨時都可以啊!」我趕忙說。

姐姐看著我一臉正色的樣子,「撲哧」一笑說,「小色鬼,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再說……再說,姐都和你那樣了,今後……」

姐姐紅著臉沒有再說下去,但我已經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姐,我們真的還可以嗎?」

「嗯!」姐姐認真的點點頭。說著,姐姐又拉起我的手,「姐沒打疼你吧?」

我們姐弟又赤裸裸的相擁著溫存了一會兒,看時間,只好依依不舍的穿好衣服,末了姐姐還吻了我一下,在我耳邊輕聲的說:「弟,你剛才讓姐姐……讓姐姐好幸福……」

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其實我也覺得好幸福,只好「呵呵」的傻笑著。

我和姐姐又恢復了正常的姐弟關系,只是彼此之間對姐弟的「小秘密」心照不宣而已。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腦海中反復浮現著今天姐姐在我身下嚶嚶嬌啼的香艷情景,還有姐姐高潮時眉頭緊皺的銷魂表情。我支起耳朵,聽到隔間姐姐也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我牽著姐姐的手並肩坐在沙發上,影碟機裡的VCD已經開始播放了。那是一個日本片子,先是個畫外音和坐在床邊、穿著比基尼泳裝的女優交談著,唧唧呱呱不知道說些什麼。然後男主角出現了,先是對女優上下其手,然後解開女優的比基尼乳罩,在女優豐滿的乳房上下其手。我趁機摟著姐姐,姐姐也順勢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右手摟著姐姐的纖腰,左手學著電視裡的男優的樣子,搓揉著姐姐的乳房。姐姐的乳房是盈盈不可盡握,我知道姐姐的乳頭很是敏感,於是時不時用虎口捏著乳頭,時而用掌心壓著姐姐的乳頭輕輕揉著轉圈。姐姐的呼吸就在我的耳邊,可以明顯聽出姐姐的呼吸開始急促而粗重起來,我知道姐姐也已經漸漸的興奮了起來。

我那只不滿足的手一路向下,越過姐姐平坦的小腹探向姐姐的秘處。姐姐的雙腿微微張開著,我的指尖已經觸碰到姐姐肥嫩的陰唇。我趁機將姐姐的腿擺開架在沙發上,這樣姐姐的私處就空門大開,可以任由我的手盡情嬉戲。姐姐也順勢倒在我的懷中,柔荑已經握住了我滾燙的肉棒,已經勃起的肉棒在姐姐的手兒中有節奏的跳動著,享受著姐姐溫柔的愛撫。

我一邊扭過頭和姐姐相互親吻著,一邊欣賞著電視中的劇情。電視中的男優站在女優的面前褪下三角褲,將那早已硬挺的肉棒伸到女優的面前,女優熟練的握著肉棒親吻了起來。只見那名女優伸出舌頭仔細的舔弄著男優的龜頭、肉棒和睪丸,然後將龜頭緩緩含入櫻桃小口中吞吞吐吐的套弄了起來。我看著懷中的姐姐,此刻她的臉蛋兒紅的活像個紅蘋果,眼睛一邊盯著電視屏幕,一邊偷偷的瞄著我的肉棒。

也許是姐弟的心意本來就是相通的,我輕聲的問姐姐:“姐,你也親親我的雞巴,好麼?”

姐姐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嗯”的一聲點點頭。我學著電視中男優的樣子,起身站在姐姐的跟前,姐姐坐在沙發上正好對著我的肉棒。姐姐雙手握著我青筋突起的肉棒,眼睛盯著那根給她帶來了無比歡樂的親弟弟的性器,眼中寫滿了姐姐對弟弟的愛憐。一瞬間,我覺得姐姐那種寫滿愛憐的目光真是世界上最美的眼神!

忽然我的龜頭上傳來一陣溫熱而又柔軟的觸感,一陣顫抖沿著脊梁骨直衝上腦海。“姐……”我不禁從內心深處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

“亮……舒服嗎?”姐姐關愛的問我。

“嗯……舒服……好舒服……”我滿足的回應著。

“弟……你知道嗎?姐給你舔那裡的時候……也好舒服……”姐姐這麼說完,臉蛋卻紅透了,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害羞。

姐姐埋首在我的小腹處,有樣學樣的學著電視裡的女優,用嘴唇和舌頭讓她心愛的弟弟感到無比快樂。盡管姐姐的技巧還很生疏,但溫柔而濕潤的嘴唇、靈巧而微微粗糙的舌頭卻讓我渾身興奮的發抖。我忍不住喘著粗氣,一手撫摸著姐姐的秀發和耳垂,一手卻調皮的伸向姐姐的胸前,一邊享受著姐姐的口技服務一邊搓揉著姐姐豐滿的乳房。

不一會兒,我的肉棒已經硬挺的無以復加,強烈的欲火只有一種方法可以平息。“姐,我要……”

姐姐當然知道我“要”的是什麼,此刻的她也一定和我一樣很想“要”吧。姐姐將我的肉棒從口中吐出,說:“嗯……弟弟,我們來吧……”

我突發奇想:“姐,咱們在沙發上來吧。”

“嗯,怎麼來都行……反正,姐聽你的……”

我扶著姐姐的屁股讓她坐在沙發的邊緣,然後將她的雙腿打開成M字型,姐姐半倚在沙發上羞紅著臉看著我,因為此刻她大腿根部的私處正好對著我。姐姐肥嘟嘟的陰唇已經充血著,緊緊閉合著的肉縫當中已經滲出了粘稠的液體。

我們家的沙發不高不低,我跪在姐姐胯間的時候,肉棒正好對著姐姐的私處。我雙手掰開姐姐一雙緊緊閉合的大陰唇,姐姐那雙肉紅色的小陰唇也被連帶張開了,露出姐姐那顆肉紅色的陰蒂和那個微微一張一合著的嫩穴。我熾熱的眼光盯著姐姐的蜜谷,姐姐害羞的抗議著:“弟,別看……別這樣嘛……羞死人了……”

“我喜歡……我好喜歡姐姐這裡嘛……姐姐這裡太美了,真是太美了……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地方……”我一邊贊美著姐姐的秘處,一邊騰出一只手扶著肉棒,一只手還是用拇指和食指撐開了姐姐的陰唇。“姐,我要看……我要看著我的雞雞……插進姐姐的那裡……”

“小壞蛋……你真是壞死了……啊……”還在“抗議”著的姐姐微微的扭動著屁股,被我手指撐開陰唇的私處,就像一朵在春風中搖曳著的嬌艷鮮花。我扶著肉棒將龜頭對准姐姐的蜜穴口兒,姐姐的蜜穴口兒濕濕的、熱熱的,敏感的龜頭有一種說不出的受用。我的腰部輕輕一挺,紫紅色的龜頭已經沒入了姐姐的蜜穴之中。

“弟……弟啊……”姐姐仰起腦袋,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嬌媚的輕呼。她閉上眼睛,仿佛是用全身心在感受著親弟弟的肉棒插入時帶來的快感。我又是一挺,肉棒已經半根沒入了姐姐的下體之中。姐姐的蜜穴依然是十分緊迫,被我突然發力一插,兩邊的陰唇都似乎給帶入了蜜穴之中。我又挺動腰肢,龜頭緩緩的撐開姐姐蜜穴深處的嫩肉,肉棒被姐姐蜜穴中的層層褶皺包圍著,好在姐姐也是十分“好色”,蜜穴中分泌的“花蜜”已經足夠潤滑,這次插入不像昨天那樣“舉步維艱”。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肉棒被姐姐肉紅色的穴口吞沒,有一種說不出的甜蜜和成就感。姐姐紅著臉問我:“弟,都進來了嗎?不要再看了,羞死了……”

我點點頭:“嗯,姐,都插進去了,不信你摸摸看……”

說著,我拉著姐姐的手摸向我們姐弟倆結合的地方,姐姐摸著我的陰阜和蛋蛋,一邊說:“弟,不要光是插著嘛……”

我知道姐姐的性欲已經被我挑逗起來了,自然是想體會更多的快樂。於是我將肉棒緩緩的抽了出來,目光卻還在欣賞著姐姐那雙被我的肉棒撐開的陰唇之間那道迷人的“山谷”。肉棒緩緩的抽出,緊迫的蜜穴中,一層層的褶皺摩擦著我的肉棒和龜頭,給我帶來無窮歡樂的同時,也讓姐姐體驗到欲仙欲死的快感。幾次抽送之後,我已經漸漸的適應了這個體位,姐姐似乎也嘗到了亂倫交媾的甜頭,微閉著雙眼微皺著雙眉,櫻桃小口中正發出“嗯……嗯……”的低低呻吟,享受著魚水之歡。

我一手撐在沙發上,也顧不上欣賞自己的肉棒在姐姐的蜜穴中進進出出的美景了,開始漸漸的擺動腰肢、加快抽送的速度。姐姐也一邊呻吟著,一邊喃喃的說:“弟……嗯……弟……阿亮……嗯……好弟弟……好美……這種感覺……嗯……好美……姐姐……好喜歡這種感覺……”

“我也好喜歡……嗯……好喜歡和姐姐……做愛的感覺……”我也微微喘息著,回應著姐姐。

“阿亮的棒棒……嗯……好厲害……弄得姐姐……姐姐的那裡……好舒服……姐姐好喜歡……嗯……好喜歡你插進來……插的深深的……深深的……”

“姐姐的屄屄……好緊……也弄得弟弟……好舒服啊……”

忽然姐姐張開的雙腿本能的勾住了我的腰,我也用力的抽送著,好讓我的肉棒每一次都能夠盡根深入到姐姐體內的最深處。每一次用力的撞擊,都換來姐姐甜美的歡呼。

姐姐那雙豐滿圓潤的雙乳,正隨著我插入的節奏在不停晃動著,白花花的乳房上那雙桃紅色的乳頭和乳暈,好像兩顆躍動的小櫻桃。“弟……弟……你捏一捏姐姐的……啊……啊……姐姐的奶子嘛……嗯……姐姐好喜歡……好喜歡給你……嗯……給弟弟捏奶子……的感覺……”

我“調戲”著姐姐:“姐……你好色哦……居然要自己的弟弟……一邊和你做愛一邊……捏你的乳房……”

“小色鬼……你還好意思……說姐姐……嗯……要不是你……嗯……要不是你老是……挑逗我……嗯……姐姐……怎麼會……嗯……那麼想……想和你做愛……嗯……想……和你亂倫……”

我騰出一只手將姐姐的一邊乳房握在手中,姐姐的乳房好生豐滿,我的一只手根本握不住。經過之前和姐姐的幾次“互摸”和兩次做愛,我知道姐姐的乳頭相當的敏感,於是我輪流揉捏著姐姐兩邊的乳房,一邊用指尖和虎口輕輕夾著姐姐的乳頭搓動著。果然這一招讓姐姐受用無窮,她下身的蜜穴承受著我的肉棒一輪又一輪的衝擊,上身的乳房又被我“掌握”著,這麼上下夾擊姐姐更加受不了。

過了一會兒,姐姐漸漸的開始迷亂了起來,我知道姐姐的快感已經讓她快要登上快樂的頂峰。雖然我剛剛和姐姐做過一次射過了精,所以肉棒的敏感度還不是很高,但看到姐姐這麼投入的享受姐弟亂倫性愛,我的欲火也在熊熊的燃燒著,射精的衝動也越來越強烈。特別是看著自己可愛的姐姐被自己操的欲仙欲死,那種血親亂倫帶來的強烈衝擊會讓每一個少年為之瘋狂,為之釋放!如果你也有機會和自己的姐姐做愛的話,你就會明白那種想要在親姐姐的體內釋放愛意的衝動又多強烈了!

“弟……弟啊……弟……”姐姐語無倫次的呼喚著我。“姐……姐……”我也一聲一聲的回應著姐姐。在這個姐弟倆水乳交融的時候,任何話語都是多余的,這一聲聲最簡單、也平時用的最多的相互稱呼,就足以傳遞我們姐弟倆的愛意。伴隨著我一次又一次撞擊著姐姐大腿根部的“啪啪”聲,沙發被我們姐弟晃動著發出的“吱吱”聲,彙聚成一曲無比動聽的姐弟亂倫交響樂。

忽然姐姐從沙發上直起身來緊緊的抱住我,不由分說的緊緊吻住了我的嘴唇。我的嘴唇回應著姐姐的愛意,耳邊是姐姐甜美的嗚咽,肉棒上感受著姐姐的陰道中陣陣強烈的痙攣,姐姐高潮了!姐姐整個身子都和我糾纏在一起,碩大的乳房緊貼著我的胸膛,雙腿用力的緊勾著我的腰部。我也將肉棒用力的挺入姐姐的蜜穴深處,然後伴隨著姐姐蜜穴的一陣陣躁動,將一波一波滾燙的精液傾注在姐姐的子宮。我們姐弟倆仿佛是要融化在一起,成為不可分割的一體……

許久我們姐弟倆才將結合在一起的部位分開。我和姐姐並排坐在沙發上,將嬌慵無力的姐姐擁在懷中,姐姐的腦袋靠在我的胸膛上,嬌喘漸漸的平息。我輕輕的愛撫著姐姐的乳房,姐姐也愛憐的撫弄著我半硬不軟的肉棒。電視上的男女還在不停交媾著,此刻那個女優正趴在床上,男優跪在她的身後挺起肉棒在蜜穴中快速的抽送著,看著那女優一臉享受的神情和不停晃動著的雙乳,我忽然問姐姐:“姐,要不我們也試試這種姿勢?”

“小色鬼,剛剛和姐姐做完,又想要了?”姐姐雖然這麼說,但她卻開始捋動著我的肉棒,好讓我的肉棒快點兒恢復狀態。

“姐,人家是珍惜和姐姐在一起的每一分時間嘛!不過,要不再休息一會兒?”

姐姐微紅著臉,說:“休息倒不用,姐姐是怕你累壞了嘛。姐姐不是說過,從今天開始,姐姐就給你弄個夠……”

說完姐姐拉著我站起身來,走到客廳中間就要趴下去。我急忙拉起姐姐,說:“姐,這客廳的地板太硬,趴著不舒服,咱們還是到床上去吧。”

姐姐站起身來,捏著我的鼻子說:“小壞蛋,現在知道心疼姐姐啦?”

我笑嘻嘻的說:“那是當然,姐姐既是我的好姐姐、又是我的好老婆,不心疼姐姐還心疼誰啊?”

姐姐聽到我這麼說,不禁說了句“油嘴滑舌”,但從她的微笑中,我可以看到其中洋溢著幸福的溫馨和甜蜜。

來到小床上,姐姐順從的趴在床上、撅起渾圓的屁股對著我。我跪在姐姐的身後,欣賞著姐姐私處的美景。姐姐的陰唇還在充血著,上面那蜷曲的陰毛上沾滿了乳白色的細小泡沫。紫紅色的菊花蕾上也是濕漉漉的,不消說那是我剛才和姐姐做愛的時候,肉棒從姐姐的蜜穴中帶出的淫水都流到菊門上了。我雙手分開姐姐的大陰唇,繼續欣賞其中的美景。姐姐的肉縫兒之中滿是渾濁的乳液,那是剛才姐姐高潮時流淌的淫液和我射出的精液,姐姐的蜜穴口兒還是微微的往外滲著我們姐弟倆合力制造的這種愛液……

“哇,好美啊……”我由衷的感嘆道,只要一看到姐姐的蜜穴我的肉棒馬上又“立正”起來,整裝待發。

“小色鬼,不許再看了……”姐姐嬌嗔的抗議道。

我知道姐姐是想要我趕緊將肉棒插進去,因為我的衝動又一次被點燃了,而姐姐的體內和我流淌著同樣的血脈,一定也是渴望著我快點兒插入吧。我扶著肉棒將龜頭擠進姐姐的蜜穴口兒,姐姐的蜜穴中已經濕的一塌糊塗,於是我用力一挺,整根肉棒都沒入了姐姐的體內。

“啊……”我和姐姐不約而同的發出甜美的贊嘆,我扶著姐姐的腰肢,又開始不緊不慢的抽送了起來……

這樣的日子真是瘋狂。只要爸媽上班離開家時鎖門的聲音響起,我們姐弟倆肯定是迫不及待的脫光衣服膩在一起。這幾天我和姐姐總是看著A片裡頭的內容,學著電視上的男女用各種方式、各種體位亂倫交媾。即便是爸媽在家的時候,我也總是瞅准機會偷偷摸摸的將手伸進姐姐的衣服裡,捏捏姐姐的大奶子,或是摸摸姐姐毛茸茸的“小貓咪”。為此我的手也沒少挨姐姐的打,好在姐姐並不介意,只要爸媽不發現就行。

姐姐說,因為我們是姐弟亂倫,所以一定要注意避孕。為此姐姐專門偷偷摸摸到成人用品店買了一些避孕藥。我說要帶避孕套,試了兩次之後姐姐卻說她不喜歡。因為姐姐最喜歡的是我們姐弟做愛時,我的肉棒深深的插在她的蜜穴之中,我們姐弟的性器官用這種最親密的方式結合在一起、肌膚相親的那種感覺。姐姐說,姐弟之間就應該用這種方式來相親相愛,那種突破禁忌、有悖倫常的“親密接觸”,會讓姐姐感到無比的幸福和滿足。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