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女子之大學英語老師

讓阿竹震驚的不僅僅是柳老師朝自己撅起了她那滑膩豐滿白嫩的屁股,更讓他吃驚地是平時看上去清純可愛、纖塵不染的柳老師竟然能說出「屁眼」這個下流的字眼。

阿竹現在的心情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是見到整個學校男生的女神赤裸身體近在眼前的激動?還是能一親柳妍兒的芳澤的欣喜?或者是兩者兼而有之?阿竹的心跳得那叫一個快啊,都快要從嗓子眼蹦出來了。

「柳老師,我該怎麼幫你弄出來啊?」

「別叫我老師了,太丟人了!我現在不是你老師,叫我妍兒!」

「哦,妍兒,你……你去廁所把黃瓜拉出來不行嗎?」

「不……不行,太長太粗了,而且已經全部進去了,使勁的話,很痛的!」柳妍兒一邊「嗯……嗯……」地呻吟著,一邊將手從身下穿過來掩住私處,手指時不時地撩撥著她的肛門。

阿竹這才想起那黃瓜有近一尺長,直徑近4厘米,猶如營養快線瓶蓋那麼粗細,而現在斷掉的那一小截差不多有10厘米,也就是說,一個長20厘米、直徑為4厘米的圓柱體插在了她的體內!

清涼的仲夏夜,皎潔的月光灑滿大地,那銀灰色的光芒使整個夏天彷彿更清涼了。就在這清涼的白月光下,一個大學教室裡,一個叫做阿竹的男生面前,一個女子臥伏在教室裡淺藍色光滑的水泥地面上,她左側臉貼著地面,雙腿曲起,使得屁股高高翹起,左手從身下穿過掩住私處,右手放在她的屁股上。

本來這一切沒什麼特別,可這女子卻是渾身赤裸,不著絲縷,她那光滑細膩白嫩的嬌軀在銀灰色的月光下讓這一切顯得分外詭異,而這女子不斷地呻吟聲,與那左手時不時撩撥肛門和右手不停地撫摸她那光滑的屁股的動作,又讓這一切顯得那麼誘人。

這女子並不是別人,正是阿竹的英語老師,本應該放學回家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的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兒。而見證著一切的正是柳妍兒屁股撅起的對象,她的學生——阿竹。

「那我該怎麼做?」阿竹不知所措地道。

「你這樣,你把我的……嗯……屁眼分開,我一邊輕微使著勁,你往外摳著點,應該就能出來了。」柳妍兒紅著臉說道,畢竟那是自己的私處。

「好吧!」阿竹答應著,但是卻不敢上手去做。

「沒事的,來吧!」

阿竹咬了咬牙,伸手摸到柳妍兒的屁股上,光滑細膩的觸感讓阿竹的下體愈發堅硬了。

阿竹雙手展開把住柳妍兒的臀瓣,同時左右手大拇指扒在她的肛門上向兩邊分開,肛門處軟軟的,熱熱的,阿竹當時就是一個激靈,心裡暗暗讚了一下!

「妍兒,我使勁了啊?」

「嗯……」

說著,阿竹手上便用上了勁兒,雙手往兩邊使勁掰開柳妍兒的屁股,大拇指則扣住她的肛門口使勁。同時,柳妍兒也開始使勁,頓時,她便「咿咿嗯嗯」的聲音不絕於耳,可是又不敢放開聲音,那憋著的味道就像島國片一樣。

「痛……呀!」原來阿竹雖然把柳妍兒的肛門給扣開了,卻是一個長條口,柳妍兒一使勁,括約肌一收縮,直腸內黃瓜往外一走,颳得她很痛。而她這一喊痛,阿竹當即鬆手,那黃瓜又縮了回去,摩擦著她的嫩肉,帶給她一波快感。

「怎麼了?」阿竹擔心的問。

「沒事,就是有點使不上勁兒,拉不出來!」柳妍兒聲如蚊吶。

阿竹撓著頭想了想,道:「妍兒,你這樣在地上肯定用不上勁的,換個姿勢或許好點。」

「換成什麼樣兒?」

「最好是蹲著的,就是你上廁所的姿勢。你說呢?」阿竹試探著問。

「嗯……哦,貌似那樣可以。」柳妍兒說著便起了身,但是沒有站起來,只是就著臥伏的姿勢換成了蹲在地上。她用手摀住私處,把頭埋在臂彎,輕聲道:「這樣可以了吧?」

阿竹弱弱地道:「你是可以用上勁兒了,可是我用不上啊!」

柳妍兒「啊」的一聲也反應了過來:「那怎麼辦?」

阿竹一抬頭看見了講桌,道:「上講桌上怎麼樣?」

柳妍兒聞言,也看向講桌,猶豫了一下,道:「好吧!」說完便站起來,雙臂抱著胸向講桌走去,可能是因為直腸裡有黃瓜的緣故,她走得特別慢,而且屁股還一搖一擺的,身後的阿竹看得是差一點衝上去把她按倒在地,直接正法。

嗯?她腿上的白色斑痕是什麼?阿竹猛地恍然,是剛才柳妍兒在自己懷裡的時候射到她身上的精液。

到了講桌前,柳妍兒雙手扶住講桌,右腿慢慢翹起,翹了一半,又放下,回頭看看阿竹。

「怎麼了?」阿竹問道。

「你扭過去,別看。」

阿竹先是一愣,摸都摸了,這會子還不讓看了?沒說話,便扭過身去了。

柳妍兒繼續著剛才的動作,把右腿翹起來,可這一抬腿就牽動了直腸內的黃瓜,好像又往裡面走了點,柳妍兒立馬伏在講桌上,讓下體好受些,可是那冰涼的鐵質大講桌刺激得柳妍兒就是一哆嗦,那兩顆小櫻桃登時便硬了起來,上身、下體又是一陣快感襲來。

「好了嗎?」阿竹問道。

「嗯,過來吧!」柳妍兒將左腿挪上講桌,慢慢變成蹲的姿勢。

阿竹轉身過去,只看到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子蹲在講桌邊上,將她那誘人的屁股朝向外面,正對著滿教室空蕩蕩的座位,在銀灰色的月光下,泛著另類誘人的光芒。她雙手扶著講桌邊上好不讓自己掉下去,長長的秀髮很自然地垂在後背胸前,如果阿竹不知道這女子就是他的英語老師的話,肯定會把她當成女鬼的。

阿竹來到柳妍兒的身後,手顫抖著撫上她的玉背,阿竹明顯感覺到柳妍兒的身子顫抖了一下,但是她並沒有說什麼。阿竹經過剛才那麼一冷靜,也大膽了起來,順著柳妍兒的玉背往下摸到她的臀部,但沒有開始幫她把肛門撐開,而是不停地摩挲著她那光滑細膩的屁股,慢慢向她的私處靠近。

「不要!」就在阿竹的手就要碰到她的私處時,柳妍兒騰出手來抓住了阿竹不安份的手。

「對不起!」阿竹趕忙道歉。

「幫我拿出來。」柳妍兒鬆開他的手道。

阿竹點點頭,這次他改用右手食指伸進去,當食指還剩一節沒進去的時候,阿竹探到了黃瓜,道:「妍兒,我摸到了,你等一下,我再把中指伸進去,如果可以的話,再把左手這兩指也伸進去,就可以給捏出來,你忍著點兒。」

「嗯,好的!」說著,她還把屁股稍微往起翹了翹,阿竹情不自禁的在柳妍兒的玉背上吻了一下。

「嗯……別,癢!」

阿竹將食指抽出,併上兩指慢慢捅了進去。

「使勁!」

「嗯……啊!」

阿竹右手食中二指正好夾住,可礙於那黃瓜太粗,柳妍兒的直腸夾得又緊,並不能將它取出來。阿竹立馬用上左手,先將她的肛門口掰開,然後順著進去,和右手一起夾住那黃瓜,使勁往外一拉,只聽「啵」的一聲,那近20厘米長、4厘米粗的黃瓜就被阿竹抽了出來。

而伴隨著那粗大的黃瓜的出來,柳妍兒又是一陣快感的到來,差一點攀上了高潮,那種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覺,使柳妍兒難受得要死,便躺在講桌上岔開雙腿,無意識的開始揉搓著自己的私處和胸前高聳的大奶子,完全忘了阿竹就在她的面前。

而此時的阿竹更是驚呆了,他看著柳妍兒雙腳蹬著講桌的邊沿使屁股騰空,她的下體在她右手下開開合合,而她那一對白嫩的奶子更是在她自己的左手下變幻著各種淫靡的形狀,柳妍兒口中「哼哼唧唧」的淫叫不停,好像就是在給阿竹做表演一樣。

忽然,柳妍兒將身子一挺、一僵,右手緊緊地扣著自己的私處,阿竹知道這是高潮來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道水柱就從柳妍兒的指縫射了出來,斷斷續續的射了好幾波才止住,來不及躲開的阿竹被射了一身一臉。

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子,柳妍兒才從激情中醒過來,等她意識到自己的所做所為,趕緊起身時,阿竹已經將衣褲都脫了。

柳妍兒慌忙滑下講桌,躲到角落去,道:「不要!阿竹你別衝動!」

「妍兒,我只是把衣服脫了,都被你弄髒了!」阿竹無語道。

「哦!」柳妍兒知道自己反應有點過了:「這樣啊,給我吧,我拿回去給你洗。」

「不用了,現在去辦公室拿你的衣服吧!」

「好的,你先把黃瓜給我。」

阿竹把黃瓜扔給柳妍兒,柳妍兒接過來,將黃瓜折斷,在靠近頭部的位置取出了一把黃色的鑰匙。

柳妍兒看著阿竹,站了起來,道:「你能不能先走?」阿竹一聳肩,表示沒有意見,先走了。柳妍兒則掩著前胸和下體,跟在阿竹後面。

阿竹打開門,看了看,沒有人,便走了出去,但是走得很慢,忽然他惡作心起,猛一回頭,柳妍兒見狀,立馬後退蹲在地上,雙手護住全身。

阿竹「嘿嘿」一笑,回身接著往前走,柳妍兒一看,知道自己被阿竹耍了,想生氣又不好發作,只得慢慢跟在他身後走著。

終於來到了辦公室門前,阿竹站在一邊,把門給柳妍兒讓開,朝她一笑,柳妍兒面帶怒色來到近前,瞪了阿竹一眼,拿出鑰匙就要開門。

忽然,聽到辦公室裡傳來一陣點擊鼠標和人的說話聲——辦公室有人!夏天的某個夜晚,後半夜,在北方某所大學的教學樓三層辦公室門前站著兩個人,一男一女,男子高大健壯,如果不是臉上的痘痘,他是個很帥氣的男生;女子漂亮苗條,只看她那臉蛋就能讓男生瘋狂、女生嫉妒。

而現在不僅她的臉蛋,就連那平常包裹在精緻的衣服內的胴體都裸露在外,那挺巧的玉乳,單手想掩住,可是那豐腴的乳肉卻怎麼也遮不住,滿滿地露了出來,更何況另一隻手還要去遮掩下體的那一抹黑色,兩條修長筆挺的美腿緊靠在一起,顯出這女子很是緊張。

這男子正是這所大學裡再普通不過的一個男生,而那女子則是阿竹的英語老師,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兒!

此刻,全校男生的女神正一絲不掛的站在阿竹這個沒有女生青睞的屌絲男身後,而這時的柳妍兒對阿竹沒有半點討厭,甚至有些感激和依靠的神情。

但是此時的二人都緊張得要命,因為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時的辦公室裡還會有人。特別是柳妍兒,她是在確定了整棟樓裡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情況下才做的那種事(當然阿竹是個意外),現在她真的開始害怕了,被阿竹一個人看見自己想點辦法總可以混過去,但是如果再增加一個人,如果是個女生還好說,大不了把她拉下水,如果是個男生,那自己肯定完了,想想明天過後學校裡會傳出自己跟一個屌絲男大半夜在教室裡赤身裸體,自己將遭到全校師生的唾罵!自己好不容易才擺脫了當初的困境,再也不要開始那種痛苦的生活。

就在柳妍兒不知所措,急得要發瘋的時候,阿竹把耳朵貼在了門上,聽了一會兒,他笑了,沖著滿面焦急神色的柳妍兒指了指307教室,然後一步步的慢慢往後退去。柳妍兒不解其意,但是目前情況來說,不驚動辦公室裡面的人,先離開這裡,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二人躡手躡腳地走回307,阿竹將門輕輕掩好,長出一口氣,道:「嚇死我了!」柳妍兒不安地問道:「裡面的人是誰?」阿竹笑道:「還能是誰,當然是柱子那個混蛋了!大晚上不睡覺跑到辦公室上網看毛片!我說他大半夜跑三樓來幹嘛!」柳妍兒一聽,心裡也輕鬆下來,道:「原來是這樣。」

阿竹忽然驚道:「那你的衣服全部在辦公室放著,豈不是全讓他看見了?那他……」阿竹想到,柱子看見柳妍兒放在辦公室的衣服,於是點開毛片,拿起她的內衣褲開始擼管,然後射得柳妍兒衣服上到處都是白色的精斑。如果他們來得晚一會,柱子走了,那柳妍兒豈不是要穿上帶著柱子精斑的衣服了嗎?想想都噁心!

只見柳妍兒低聲道:「其實辦公室裡面只放了一件衣服。」

「一件?什麼?」

「嗯……是我白天穿的那件連衣裙,不過……」

「不過什麼?」

「我把它折疊起來放在了……垃圾桶裡。」

「垃……圾……桶?你怎麼想的?」

「那件衣服反正也髒了……」

「等等,那你的內衣呢?還有,你不穿連衣裙穿什麼?」

「內衣……嗯,內衣在教學樓別的地方放著。我還有一件連衣裙在車裡。」

現在阿竹算是明白了,他的英語老師,全校男生的女神根本就不是被脅迫或者玩的什麼遊戲,而是自願的!

「變態」這兩個字一直在阿竹的腦子裡翻滾,卻說不出來,他實在是不願用這麼個字眼說她。但是柳妍兒的所作所為又徹徹底底顛覆了在他心中的印象,阿竹既希望柳妍兒這麼變態下去,好讓自己多看一眼,多摸一下,可是又不願意她這麼糟踐自己。

「柳老師,你這麼做,實在是……實在是……」阿竹吞吞吐吐地道。

「變態是吧?」柳妍兒縷了下瀏海兒道。

「你何必呢?」阿竹輕聲道:「像你這麼好的條件,找個不錯的男人嫁了多好!」

「那你會娶我嗎?」柳妍兒冷不丁的問道。

阿竹一下子就懵了,怎麼這麼問?

「喏,你不會!」柳妍兒苦笑道。

「是,我不會,因為我覺得我配不上你,你漂亮、身材好,學歷又高,我哪裡配得上你!」阿竹急聲道:「你應該找那些年少多金,跟你門當戶對的,而不是我這樣的……屌絲。」

「呵呵,你以為那些是我喜歡的?」柳妍兒反問道。

「你不喜歡?於情於理,那正是你該這樣選擇的。」阿竹肯定道。

「你錯了,那不是我想要的,曾經我以為那是我想要的,可那不是,我放棄了真心對我好的,跟了一個我以為是我白馬王子的男人,可最後我像玩具一樣被玩盡興後拋棄了!」柳妍兒沉聲道。

「那你也不能自暴自棄到這種程度啊!」阿竹有些憤怒。

「這不是自暴自棄,這是我的愛好。」柳妍兒平靜道:「我喜歡這樣玩。」

「怎麼可以這樣?」阿竹聽了柳妍兒的話,失神道。

「為什麼不可以這樣?看來你不知道還有像我這樣的人的存在,回頭給你點東西看看,你就瞭解了。」柳妍兒道:「現在,主要的是去取回我的衣服,然後回家!」說著,就往門外走去。

阿竹則被柳妍兒的話雷得外酥裡嫩,他忽然有種惹上大麻煩的感覺,自己僅僅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在學校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然後畢業,找工作,就這麼過。可今晚他不僅見到了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兒赤身裸體在教學樓自慰,甚至還摸了她下身私密處,還差點把她給上了,更通過她知道了還有一群像她有這樣愛好的人的存在。阿竹想柳妍兒先前肯定不是這樣,應該是後來有人逼迫的,然後就成了習慣,那她會不會把自己也拉下水?

肯定的!誰讓自己正好撞見她自慰呢!不能跟她一起!必須遠離她!

所以在柳妍兒往外走的時候,他就沒有跟上,而是站在原地沒有動。等柳妍兒發現阿竹沒有跟上來的時候,便向他擺手示意他過來。

阿竹道:「柳老師,你自己走吧,今晚的事,我不會說出去的,還請你放過我!」

「啊?」柳妍兒詫異道,但她畢竟是聰明人,立馬就明白了,道:「你怕我把你帶壞?拉你進什麼非法組織?」

阿竹沒想到自己那點心思被柳妍兒一下子猜透了,囁喏著不說話。

柳妍兒回身一把拉住阿竹,道:「你放心,我們只是普通人,不是非法組織害人的。這是一種愛好,就像你喜歡讀書、愛看小說一樣,只是自己的事,不會影響到別人。」

「真的?」阿竹將信將疑地道。

「放心吧,大不了把我賠給你,這樣合算吧?」說完,笑了起來。

「那……那好吧!」阿竹道。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