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女子之大學英語老師

就這樣,柳妍兒拉著阿竹的手往外走,期間阿竹想擺脫,但是柳妍兒倔強地抓著就是不放,好像阿竹會跑了一樣,最後阿竹也就妥協了。

「先去哪裡?」出了307教室,阿竹問道。

「嗯,我先想想……先去五樓吧!」

「頂樓?那不是建築和機械班畫圖的地方嗎?」

「對啊,就是那裡,在503教室有件衣服。」

「什麼衣服?」阿竹脫口問道,隨即就後悔了,這是自己該問的嗎?

「到了你就知道了。」柳妍兒紅著臉笑道,畢竟是晚上,臉紅也只是她自己的感覺,阿竹根本看不到。

阿竹想來,那件衣服肯定是內衣無疑,至於是胸罩還是內褲,阿竹想來是內褲,畢竟下體才是最應該遮擋的。

柳妍兒拉著阿竹,避開西邊靠近辦公室的那兩條樓道,從東北角的樓道向上走去。當走到四樓樓梯口時,阿竹踩到了一灘水漬,不禁罵道:「這裡怎麼有灘水?」接著又道:「或許是誰的水杯灑出來的吧!」

柳妍兒腳步停了一下,道:「管……管它呢!」便拉著阿竹繼續往上走。

雖然知道五樓沒有人,但是柳妍兒還是小心翼翼的一走一停,特別是轉彎的時候,先探頭看看,然後再往前走。

她這一停一頓的不要緊,可害苦了阿竹。正常走路,即使兩人拉著手,拉開了,也有一米多遠,更何況被拉的那個還不情願,但是柳妍兒一停下來,阿竹一不留神就貼到了柳妍兒身上,那種女人身上才有的香味和濃鬱的體香,讓阿竹情慾高漲,老二硬梆梆的都有些發痛。終於在最後一個轉角處,柳妍兒也發現了,嬌嗔地拍打了阿竹一下,撒開了抓著他的手。

來到503教室門口,柳妍兒輕輕推開掩著的房門,藉著皎潔的月光往裡觀看,昏暗的教室裡一個人也沒有,只有南面的窗戶開了一扇,後半夜的涼風吹著藍色的窗簾在空中舞動,發出「獵獵」的響聲。

確認屋裡真是沒有人後,柳妍兒招呼一聲阿竹開門進來,重新將門掩上。數著數,到第三排課桌,伸手一拿,便將一件東西拿在了手裡。看模樣大小,正是一件胸衣!

阿竹本以為是件內褲,卻是見內衣,更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柳妍兒不是藏在這個教室裡,而是明目張膽地直接放在了課桌上!

阿竹道:「老師,你怎麼就這麼明著放桌子上了?不怕被人發現?」

柳妍兒道:「沒事的,沒有人會大半夜跑到這裡來的,即使有人晚走,也被柱子給清理走了,怎麼會有人發現呢?」

阿竹壞笑道:「不是被我發現了?」

柳妍兒臉一紅,道:「那是瞎貓碰上死耗子——被你撞上了!」說著,她便將胸衣給扣上了。那兩個玉兔一般的豪乳便被文胸束了起來,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看得阿竹恨不得將那文胸扯掉,解放那一對白膩的奶子。

柳妍兒來到阿竹身前,仰起臉道:「我的胸大不?」

「大!」

「喜歡嗎?」

「喜……歡!」

「想摸摸嗎?」

「想!」

「沒門!嘿嘿~~」

「……」

「你們男人都喜歡女人胸大一點,可你們哪裡知道這麼大的玩意墜在身前多累?」

「那不是還有那個……那個文胸嗎?」

柳妍兒橫了他一樣,道:「那我把這兩個東西給你掛到胸前行不?」

「我不要!那我豈不成了人妖?」阿竹也開玩笑道。

柳妍兒輕輕給了阿竹一巴掌,道:「走吧,去四樓,403,那裡還放著件東西。」

阿竹道:「四樓放的什麼呀?」

柳妍兒道:「別問,到了就知道了!」

既然柳妍兒不說,阿竹也不再多問,反正到了就知道了。

阿竹右手一探,很紳士地道:「女士優先!」柳妍兒掐著阿竹手臂,湊到阿竹臉前,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想看就光明正大地說,又不是不讓你看!」

柳妍兒的臉湊在自己眼前,一股子女人特有的香氣撲鼻而來,加上柳妍兒柔媚的聲音,乖乖,要不是胳膊上傳來的疼痛,他早就撲了上去。

柳妍兒說完話就走了,阿竹趕緊跟上。

俗語說「月下看美人」,這話真不假!雖然現在背著月光,可是柳妍兒白嫩的嬌軀在黑色的夜幕中,反倒透露著一股子誘惑,特別是那一扭一扭的屁股。

等等,為什麼她屁股扭動的幅度這麼大?阿竹再仔細一看,原來柳妍兒走的是貓步!難怪,嘖嘖!這不是在誘惑我嗎?

柳妍兒本來捂著胸部的雙手,現在雖然因為文胸的緣故解放了,但是她並沒有去遮擋屁股,反而故意走著貓步,誘惑著阿竹。這還是那個被奉為全校男生的女神嗎?如此的淫蕩!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四樓的403教室。柳妍兒當先開門進去,阿竹緊隨其後。他進來將門關好後,就見柳妍兒右腳踩在凳子上,翹著屁股,正往腳上套東西,阿竹慢慢走近才看清楚,原來是一件白色的網格絲襪。

阿竹的手不由自主地就摸上了柳妍兒翹起的、白嫩的屁股,柳妍兒輕嗔了一句:「別鬧!」而後又繼續擺弄她的絲襪,因為網格稍微大一些,有些不好穿。

阿竹終於忍不住了,拉下褲衩,露出硬梆梆的雞巴,朝著柳妍兒的屁股就頂了過去,同時雙臂環住了她的柳腰。柳妍兒被嚇了一跳,掙扎道:「阿竹,不要啊!」穿了半截的絲襪也棄之不顧了,雙腿緊閉,不讓阿竹插進來。

但是阿竹此時感覺自己已經插了進去,本能地開始了抽插。但他畢竟沒有過經驗,又加上懷中女子炙熱的肉體和連綿的與其說嬌斥不如說是誘惑的言語,沒幾下便射了出去。

衝動過後的阿竹道:「柳老師,對不起!」說完,轉身就要走。

柳妍兒道:「回來!你個傻小子,你又沒有射進來!」

阿竹本來鐵了心思要走的,即使柳妍兒挽留,但是柳妍兒的最後一句卻讓他止住了腳步,回頭道:「真沒有?」

柳妍兒從腳下拿起那白色絲襪,嘻嘻笑道:「你都射到這上邊了。剛才你不過是在我雙腿的腿縫之間插了幾下而已,怎麼會射進來呢?」

阿竹尷尬的站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做,還是覺得自己該走了,說:「柳老師,我還是走吧,我怕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柳妍兒笑道:「沒事的,你射了兩次了,下次應該沒有那麼快來的。再說,又沒有射進去。嘻嘻嘻!」

阿竹道:「這……我……這不好吧,我真怕萬一控制不住自己,下次真的射進去呢!你看。」說著,阿竹拉下褲衩,露出又變得又粗又大還硬梆梆的雞巴。

柳妍兒吃驚地道:「你還真是天賦異稟啊!」阿竹喏喏的不知說什麼好。

柳妍兒上前將阿竹的雞巴輕擼了兩下,放回褲衩裡,在他耳邊輕聲道:「你只要能在把我送回家之前不射,到時候你想對我做什麼我都隨你。」

這條件太誘人了,阿竹都有些不敢相信,道:「真的嗎?」

柳妍兒拿起那條沾了阿竹精液的絲襪繼續套到腿上,道:「當然是真的。」說實話,阿竹真的動心了。

能不動心嗎?這可是全校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哪一個男生都沒有拒絕她的請求的勇氣,更何況是她承諾你怎麼對她都可以!這樣香豔的要求,想想都令人慾望膨脹,何況這要求可以實現!

柳妍兒將阿竹的牛仔短褲束好,手指從下到上撩撥著他的身體,阿竹不禁向後退了一步,正好靠在了牆上。可是那雙玉手卻沒有停止,還在繼續往上遊動,可是她的胸已經緊緊地貼在了阿竹的身上。

雖然隔著胸衣,可正因為隔著胸衣,阿竹才能體會到那種硬中帶軟,軟中又透著幾分硬的感覺,就像你拿著一個烤得外焦裡軟的饅頭,外層硬皮像胸衣,裡面軟和的像這軟軟的奶子。這是阿竹當時想到唯一能比喻這種感覺的事物了,當然,烤饅頭透著的是饅頭的香氣,而現在滿鼻子卻都是柳妍兒的體香!

索性,阿竹豁出去了,沒有再迴避,一把抱住了柳妍兒,將鼻子埋在柳妍兒的秀髮裡、脖頸裡,使勁地嗅著,雙手也一點不老實的在她光潔細膩的後背和翹挺的玉臀上遊走著,還時不時的在她的玉臀上使勁地抓上兩把。

就在阿竹沉浸在柳妍兒身上時,腰間忽然痛了一下,阿竹立時清醒過來。柳妍兒問道:「摸夠了?」阿竹訥訥道:「嗯……夠了……沒……」柳妍兒輕輕一笑,推開阿竹,道:「回頭再摸吧,反正我又跑不了。」說著就往外走,又回頭道:「只要你能堅持到送我回家前不射!嘻嘻!」邊說邊笑便往外走。阿竹回味著剛才的感覺,趕緊追上去。

經過剛才那麼一鬧,阿竹少了幾分拘束,快步跟上柳妍兒,在她軟軟的屁股上輕輕拍了一下,而後順勢摟住了她白軟滑膩的柳腰,柳妍兒只輕嗔了他一聲,便隨他去了。

阿竹右手一邊不安份地撫摸著妍兒腰上的軟肉,一邊道:「柳老師,下一個去哪兒?」柳妍兒道:「408!」拐了兩個彎,他們便來到了408教室的門前,柳妍兒附耳聽了聽,沒有什麼聲音,然後開門進去。

這是一間大的階梯教室,柳妍兒直接走到最後一排,去到中間位置,從桌子上拿起一件東西,也沒有穿上,立馬便回到門口。阿竹這時才看清楚,原來是一隻高跟鞋,怪不得她不穿上,而是提在手裡。

阿竹問道:「三樓有嗎?除了辦公室裡的。」柳妍兒道:「有的,跟四樓一樣,一條絲襪,一隻鞋。」阿竹看著在月光下柳妍兒光潔的玉足,道:「你腳不涼嗎?我抱著你吧?」柳妍兒笑道:「才不要你抱!你這個人,看著老實,實則壞到家了!」阿竹委屈道:「哪有!我不過是心疼你罷了!」

柳妍兒直勾勾的看著阿竹的雙眼,阿竹本想迴避,但是一股莫名的力量讓他迎著柳妍兒的目光沒有移動。柳妍兒的眼睛忽地一下濕潤了,道:「別抱了,你背著我吧!」阿竹聽到柳妍兒帶著哭音兒,便急道:「我錯了,我錯了,我不抱你,也不背你了,你別哭!」柳妍兒拍了阿竹一個小嘴巴,道:「讓你背,你就背著!」

阿竹怕柳妍兒再生氣,便聽話的背著柳妍兒蹲下,柳妍兒提著那一隻高跟鞋輕輕的趴在阿竹背上,雙臂環住阿竹肩膀,只輕「嗯」了一聲,阿竹知道她在說可以了,便站起了身子。柳妍兒雙腿順勢一環,繞在了阿竹的腰間,同時阿竹雙手向後托住了她的玉臀。

柳妍兒咬著阿竹的耳朵道:「走吧,下樓,先去309教室。」阿竹輕輕的「嗯」了一聲,開門從西北角的樓梯往下走。

剛開始還好,阿竹雙手雖然托著柳妍兒的玉臀,手指往前稍微一探便是她的私處,但是因為剛才她貌似哭了,阿竹只是在那裡似有意似無意的輕蹭了幾下便打住了。可是,當下樓梯的時候,因為這個樓道裡的聲控燈壞了,黑暗中阿竹只能一步一個台階下,這倒好,一步一停,一步一頓,柳妍兒的雙乳在阿竹背上也是一彈一彈的,更甚者,柳妍兒下體沒有穿內褲,那裸露在外的草叢和那一豆大的嫩芽摩擦著阿竹腰間,才下了一半的樓梯,阿竹明顯感覺到有水珠順著後背流了下來。

阿竹想逗一逗柳妍兒,便道:「老師,你……流水了!」柳妍兒也不作聲,只將圍在阿竹腰間的雙腳在阿竹的襠部來回蹭著。沒幾下,阿竹便彎下腰,求饒道:「不敢了,不敢了!」柳妍兒「嘿嘿」笑著放過他。

阿竹輕手輕腳的來到三樓,也不知道柱子那貨走了沒有,便往309教室走去,可剛到廁所門口,只聽辦公室那裡傳來一陣聲音,也沒有挺清楚說的什麼,但可肯定的是柱子那貨還沒有走!更糟糕的是,好像他開門要出來!

阿竹頓時慌了起來,柳妍兒道:「去廁所!」阿竹趕緊大跨幾步,來到廁所洗手池,兩邊分別是男女廁所,阿竹習慣性順勢就要往男廁去,柳妍兒擰著他的耳朵道:「女廁!」阿竹猛然醒悟,急轉身,挑開半邊布簾進去。柳妍兒一指裡面那個開著門的一間,阿竹快步進入,轉身將門輕輕帶好,在裡面將門搭上。

見安全了,阿竹側著頭對柳妍兒一笑,柳妍兒卻又擰著他的耳朵,道:「笨蛋!」阿竹也不著惱,調整呼吸,側耳聽著外面的動靜。靜悄悄的夏夜,阿竹聽到了辦公室清脆的開門聲,柱子打著哈欠將門碰上,一步一步的往廁所這邊來,那腳步聲迴蕩在空蕩蕩的教學樓裡分外的清晰。

他倆正盼著柱子趕緊走的時候,忽然感覺到那腳步聲越來越近,登時覺得不妙,原來柱子竟然是來上廁所的,而且來的還是女廁!由於阿竹和柳妍兒在的這一個隔間正好對著女廁門口,二人從門縫看見柱子渾身上下只穿著一件三角褲,手裡拿著一件東西,好像是衣服,腳上拖著兩隻拖鞋,輕車熟路的往他倆所在的這個隔間走來。

兩人頓時緊張起來,可柱子分明沒有去別的隔間的打算,伸手就來拉門,裡面阿竹緊緊握著把手,柳妍兒也緊張的抓住阿竹的手。想想看,要是柱子一下把門拉開,見裡面的人雙頭四手四腳,是立時嚇昏過去?還是認出這是躲在女廁的一男一女?而且這兩人一個是自己的好哥們,另一個是自己的英語老師,更要命的是兩個人裸著半身!

萬幸的是,柱子拉了幾下,罵道:「靠,咋還壞了呢?這破東西!」便鬆手了。裡面的阿竹和柳妍兒也暗暗慶幸,是學校這總是壞掉的廁所給人留下的印象救了他二人。

這時,只聽隔壁的隔間門打開,柱子自言自語道:「這個柳妍兒……」阿竹和柳妍兒俱是一顫,柱子是什麼意思?難道從隔壁發現他們了,柱子緊接著道:「奶子真大,長得還那麼漂亮,要是再騷一些就好了!嗯……嗯……還把衣服放到辦公室,正好用來擦擦我的大雞巴!嗯……嗯……」接著就是柱子的喘氣聲,末了「啊」的一聲便沒了。

二人這才想到,柱子手上的衣服應該是柳妍兒的長裙,竟被柱子拿來在廁所打飛機了。柳妍兒趴在阿竹肩上一聲不吭,但是阿竹明顯感覺到她的臉頰有些發燙。而旁邊柱子爽完後,才開始稀稀拉拉的小便,還一邊哼著小曲兒,看樣子美得很。

這個傻柱子!他要是再仔細一點,就能發現他用來打飛機的女神幾乎渾身赤裸在隔壁間裡!到時候就不是打飛機意淫了,而是可以真槍實彈的上了,甚至可以以此要脅,永遠告別打飛機!可惜,他沒有發現,也只能永遠意淫著柳妍兒。

柳妍兒忽然將手捂住阿竹的嘴巴,並掐了他一下,阿竹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只感覺後背一股暖流經過,順著自己的屁股大腿流了下去,柳妍兒竟然尿了!而且還是趴在阿竹的背上!怪不得要捂住他的嘴巴,是怕他一驚之下叫出聲來。

阿竹一陣噁心:『你就不能忍一下,等柱子走了再解手?』側過臉狠狠瞪了柳妍兒一下,後者則是壞壞的一笑,繼續尿了起來,三、四下之後才停下來。現在好了,繼T恤被柳妍兒的淫水給弄髒後,短褲也被她的尿液濕了個透!

這時就聽柱子哼哼著歌兒,拖著拖鞋,離開了女廁。柳妍兒也把捂著阿竹的手給放開了,阿竹扭頭剛要埋怨她幾句,還沒張嘴,一陣香風吹來,他的嘴就被柳妍兒的嘴給堵上了。阿竹立時僵在那裡,不是他願意僵在那裡,也不是他不想吻回去,而是他根本就不會接吻!

但是這不耽誤柳妍兒那火熱的吻,那舌頭好想要把阿竹的舌頭全給捲出來一樣!阿竹試探著想要吻回去的時候,柳妍兒卻停了下來,因為外面又響起了柱子走動的聲音,但這次卻是越來越遠,而且聽起來像是在下樓梯。柳妍兒「嘿嘿」一笑,對阿竹道:「好了,他走了,接著拿衣服去!」

阿竹被她這一驚一乍一鬧騰的動作給弄了個徹底沒火氣,只拿手在她的屁股上略使勁的拍了兩下,又想起柳妍兒沒有穿內褲,便故意使勁扣了扣她的屄,以作懲戒。柳妍兒扭了扭擺脫阿竹在自己屁股上亂動的雙手,掐著他道:「快點,309教室!」

阿竹慢慢推開廁所單間的門,長出一口氣,又把柳妍兒往身上起了起,走了兩步,對她道:「我這短褲回頭你得給我洗了!」柳妍兒白了他一眼,道:「多大點事!」阿竹這才一邊雙手不安穩的撫摸著柳妍兒光滑細膩的大腿,一邊慢慢走出廁所,仔細聽聽沒有一點動靜之後,這才大膽地背著柳妍兒往309教室而去。

任誰都沒有想到,在大學的教學樓裡,深夜,一個上身赤裸的高大男生會出現在三樓的教室裡,而且還是從女廁裡面出來。好吧,如果這不算刺激的話,那他還背了一個女子,這女子渾身上下只穿了一條大網眼的絲襪和黑色的胸衣,再加上手裡提的那一隻高跟鞋,便別無它物了。

這女子雙手環繞在那男生的脖頸上,高跟鞋提在手裡在那男生的胸前晃啊晃的,一對白嫩豐碩的奶子因為男生走路一顛一顛的在他背上一壓一壓的,而那一雙修長細膩的美腿被那男生雙手在大腿處勾住,沒有穿內褲的下體便華麗麗地暴露出來,如果光亮足夠,從下往上甚至可以看到那女子因為雙腿打開而暴露在空氣中的蜜穴!

這可便宜了阿竹那雙不老實的手,在那女子的大腿和臀部來回撫摸,而那女子只是扭了扭屁股便隨著那男生去了。而這個這時看起來淫蕩異常的女子,誰都不會想到竟然是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兒,那男生卻是她的學生,一個純正的屌絲——阿竹!

他們這時來到309教室門前,慢慢打開已關閉的大門,幽暗的教室裡迴響著開門時的「吱吱」聲,阿竹背著柳妍兒快速閃身進來,柳妍兒邊指邊道:「第一排中間的桌兜裡!」阿竹幾步來到桌前,俯下身探手摸索,背上的柳妍兒道:「你慢點,把我閃下去了!」說著在阿竹背上挺直身子,原先趴伏的姿勢變成了騎在阿竹的背上。

這時阿竹已找到她的那隻高跟鞋,剛要起身,柳妍兒按住道:「別動!」阿竹回頭道:「怎麼了?」柳妍兒也不說話,雙腳站在課桌上,雙手按住阿竹的雙肩,下體開始慢慢地在阿竹後背的脊樑骨上開始蠕動,然後速度漸漸加快,口中「哼哼唧唧」不絕於耳……

大概持續了一分鐘,柳妍兒身子一僵,而後癱軟到阿竹的背上,同時,阿竹感到後背又是一股水流流了下來,而這時伏在自己背上的柳妍兒渾身由軟熱變成微涼又變成滾燙。

阿竹問道:「柳老師,你沒事吧?」柳妍兒輕喘氣,道:「沒事,走吧,去302,不,去我辦公室!」阿竹拍拍柳妍兒滿是水的屁股道:「你剛才算是把我強姦了!」柳妍兒笑道:「強姦你又怎麼了,不樂意啊?」阿竹笑答道:「樂意,樂意,你如果是真強姦我!」

說著,就來到了辦公室門前,柳妍兒拿出鑰匙開門,一進門撲鼻就是那股腥臭之氣。柳妍兒從阿竹背上下來,在垃圾兜裡拿起自己的那件黑色連衣裙,然後從抽屜裡拿出一個小手電筒,往上一照,只見上面滴滴點點,凌亂著灑滿了柱子噁心的精液!阿竹一把搶過,團成一團,道:「有什麼好看的!走吧!」

柳妍兒從桌子下拿出一個小包,把黑色連衣裙放到裡面,便隨著阿竹出來,將辦公室門鎖好,道:「303!」阿竹看著她提在手裡的一雙高跟鞋,問道:「我還背著你吧?」柳妍兒道:「不要!」而後像個小姑娘一樣,光著腳蹦蹦跳跳的往303教室而去,阿竹聳聳肩,緊跟其後,等他來到303,柳妍兒已經將另一隻絲襪穿了起來。

阿竹道:「我很想知道,你把內褲放哪兒了?」柳妍兒笑道:「跟我來!」柳妍兒徑直來到一樓,來到教學樓入門口大廳,阿竹驚道:「你不會放在這裡了吧?」因為大廳旁邊就是值班室,柱子晚上睡覺的地方!

你猜,柱子這時候是睡著了呢?還是沒睡呢?反正阿竹打死也不信剛看完毛片、打了飛機的柱子,一會兒的工夫就睡著了!

柳妍兒點點頭道:「對啊,就是這裡!」阿竹幾乎抓狂道:「你怎麼能放在這裡?被人發現怎麼辦?」柳妍兒「嘿嘿」笑道:「發現不了的!」阿竹無語,繼而道:「你還真敢!」柳妍兒抬腳就要過去,阿竹卻一把拉住她,道:「等會兒,柱子估計還沒有睡著,再等等!」柳妍兒擺脫阿竹道:「沒事的,這樣才刺激嘛!」阿竹徹底無語。

柳妍兒光著腳踩在教學樓進門大廳冰涼的地板上,慢慢地一小步一小步靠近大廳中央的花壇。從外面看去,一個個子高挑、長髮披肩的女子出現在教學樓大廳的花壇邊上,月色下的這個女子渾身幾乎赤裸,只有一件深色胸衣裹著那豐碩的雙峰,一雙白色的網格絲襪套在修長的玉腿上,彎腰探身正在花壇裡找著什麼東西。

她一彎腰,那豐腴的屁股在月色下甚是誘人,特別是在這無物遮擋的情況下能讓人一覽無餘!可惜,這麼誘人的景色,除了這些花花草草,就只有她身後的一個男生有幸欣賞。還有可能欣賞的便是旁邊值班室的柱子,可惜,他在女廁錯過機會之後,此刻又一次錯過。

那花壇是前兩天學校為了迎接客人而擺設的,一圈一圈,一層一層,擺得特別密。柳妍兒根本不能踩到花叢裡,可她要拿的東西偏偏好像就在中間那叢紫色的花草上,距離確實有點遠,柳妍兒沒有那麼容易夠到。她咬了咬牙,猛地一探身,總算夠到了,但同時身體也失去平衡,一下子就撲到了花叢裡,柳妍兒不禁「啊」的一聲叫了出來,而後又趕緊閉嘴。

「誰呀?」一聲驚疑從值班室裡傳出來。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