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天堂的美妻交換

下午回到家,緊閉的門窗讓屋內比室外溫度高一些,同時由於空氣不流通,有一絲悶的氣息。

開窗通風,這才居然發現客廳的傢俱上有了一層薄薄的灰塵,當然,不仔細看不會發現,看來雯雯有半個月沒有打掃衛生了。

岳母呢?怎麼也不來打掃?苦笑著重複上次回家時的工作,心裡埋怨著雯雯。

在洗雯雯積著未洗的衣服和床單時,終於發現了讓我羞愧、憤怒、傷心、悲哀的事情,三套不同款式的性感內衣,其中有一條蝴蝶型的內褲居然是開襠的。

而唯一相同的,就是襠部部份殘留著白色、黃色的固體凝結物,時間長的發黃,時間短的白色。

這絕對不是雯雯的分泌物,因為她一直都沒有婦科病,生理機能也很正常。

我以顫抖的手拿起那條留著白色固體殘留物的深藍色薄紗開襠丁字褲,慢慢送到鼻子下面,一股熟悉的氣味鑽進鼻子,這和我在廣州想念雯雯時用手解決的產物氣味是一樣的。

攤開床單,上面點點塊塊的斑痕無情地嘲弄著我。天塌了,眼淚沒有感覺地流了出來。

我靜靜地深陷在客廳沙發裡,看著黑暗中不時亮起的煙頭和身前桌上隱隱約約的三條款式各異的內褲。不知道過了多久,有開門的聲音,接著傳來男女調情的呢喃。

「呀,怎麼家裡這麼大的煙味?」這是雯雯說話的聲音。

「快開燈,別是著火了!」這是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啪…」的一聲,客廳的水晶吊燈陡然射出刺眼的亮光。我瞇起眼睛來適應突然的光芒。

「老公…」雯雯瞠目結舌地望著我,臉變得煞白。在她的旁邊,站著一個高個的帥氣年輕男人,西裝筆挺、頭髮發亮。

男的看著我,楞了一下,轉身就跑了。我依然坐在沙發裡,目不轉睛地望著妻子。

我指指桌上的內褲,沙啞地說道:「能解釋一下嗎?我希望你說真話。」

「老公…」雯雯唰的流出眼淚,嗚咽地喊道。

「我希望你把事情的前後經過原原本本地說出來,也許你還有機會繼續喊我老公。」

我冷冷的說道,可是誰又知道我的心在流淚。

雯雯撲到我身前,跪倒在地,抱著我的腿說道:「老公,不要拋下我,我聽你話,我什麼都說。」

原來,那是她的大學同學,她的初戀。

因為岳母管教嚴厲,她隱藏得很好。在即將畢業的時候,雯雯把她的處女之身給了他,一直到他們離開學校之前,只要有時間就膩在一起。

畢業後,男的成績一般,沒有找到理想工作,只好回到東北老家,漸漸地就失去了聯繫。

雯雯從此就開始對岳母反感,認為是母親無形當中破壞了他們。從此,雯雯喜歡上了蹦的,只有通過這種方式來疲憊自己,使自己早日忘記他。

這樣,在雯雯即將能平靜對待此事之後,她遇到了我……

從開始的工作接觸,到逐漸加深的瞭解,雯雯不自覺地依賴上了我,哪天不和我說話,就感覺缺少什麼。

當我們正式確定戀人關係後,雯雯好幾次忍住不給我,擔心我會發現她不是處女,也擔心我會看輕她。

婚後,雯雯的擔心終於放下了,因為我一直沒有問過她的感情史。在她放下心理包袱後,終於全身心地投入到這份感情當中。

因為我寵著她、無條件地愛著她,還有和諧的性生活,這讓她感覺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尤其在有了我們的愛情結晶後。

但是當我去美國培訓後,突然的單身生活讓雯雯倍感孤獨的煎熬,尤其是每夜的獨眠難以入睡。

她覺得產後的性慾更加強烈了,但因為我們的和諧,問題沒有暴露出來,可是分開之後,她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當我去廣州後的一個多月,雯的初戀突然來蘇州找到了她。

原來他被其公司派到蘇州開展業務,他對雯雯說是他主動要求被派來的,雯雯挺感動,但沒有更多的想法。

但接下來,這個小子三天兩頭的約雯雯,對她展開攻勢,甜言蜜語,雯雯逐漸有些抗拒不住了,開始更加注重打扮。

在有天上網時,無意當中看到一家銷售情趣內衣的網站,雯雯有些癡迷了,幻想她穿上這些衣服,初戀迷戀的神情,於是她鼓起勇氣,郵購了幾套。

就在我國慶回家的前兩周,雯雯穿上這些內衣,開始正式和他約會。

在我回來的那一天,雯雯提前下班(因為到週五,只要工作完成,可以提前一點時間下班),去到初戀的住處,一起吃了晚餐。

餐後兩人忍不住開始纏綿,當雯雯的外衣被脫掉後,他被雯雯穿著性感內衣的迷人身體所震撼,情不自禁地喊了一聲:「老婆」。

可雯雯卻被從迷失中驚醒,記起愛自己的老公,於是艱難地拒絕了初戀,回到家。

快到家的時候,他給電話雯雯道歉,於是就有了最早的一幕。

雯雯因為心裡的內疚,學著黃碟上的情節,為我做了第一次口交。

過完國慶幸福甜蜜的夫妻生活,我又離開了雯雯,這讓她更感孤獨和寂寞。雖然我們每天通話視頻,可是終究不能代替活生生的人。

這時她的初戀又不失時機地用QQ聯絡雯雯,引誘她視頻。終於在我國慶離開後一個月,雯雯忍不住和他第一次網絡做愛。

當時雯雯考慮到不是真的身體接觸,加上他們以前就已經有過實質接觸,所以雯雯自我安慰說不算對不起我。

可是就是這次視頻做愛,讓雯雯感到巨大的刺激,但是不真實感以及不滿足感卻開始困繞著雯雯。

終於,一周之後,雯雯忍不住去找了他,當晚雯雯在他那裡過夜,這就是我第一次聯繫不上雯雯。

他們做過之後,雯雯哭了,他安慰雯雯說:愛和性是可以分開的。雯雯逐漸在他不斷重複當中接受了這個觀點,於是就開始肆無忌憚了。

在我元旦假期回家的前一夜,雯雯把初戀帶回家裡,激情了差不多一晚。在她比較詳細的描述中,我逐漸開始有些異常的興奮,小弟弟也漸漸硬起來。

雯雯發現了這個情況,怯生生地瞟了我一眼,開始試探接觸我的小弟弟,看我沒有什麼反應,就大膽地掏了出來,開始為我口交。明顯的,這次比以前熟練許多。

這個時候,我已經異常地激動起來,顧不得那麼多了,推開雯雯,粗暴地把她按倒在沙發上,扯掉外衣,露出一套嫩綠色的性感內衣,內褲也是開襠的。

看著雯雯那有些凌亂、紅腫的私處,一股熟悉的男人體液味道夾著一些酸味,撲鼻而來。

雯雯小聲解釋道,出門吃晚餐前他們又做了一次,接著說去清洗一下。

我沒有答應,一聲不吭地握住小弟弟,分開雯雯的褲襠,狠狠地鑽進雯雯的私處,滑膩、火熱,但是明顯感覺到沒有以前那麼緊握了。

我有些報復似地撞擊著雯雯,沒幾下,就從結合部位傳來「噗嗤、噗嗤」的聲音,那一夜基本沒停。

第二天,看著滿臉淚痕、熟睡的雯雯,我一聲不吭的離開了家,回到廣州。自此,再也不接雯雯的電話。她發短信給我,說要到廣州來找我,我拒絕了。

除夕臨近,我還未調整好心態,準備在廣州一個人渡過春節。岳母和父母先後打來電話。

岳母只說了三句話:一是雯雯對不起我;二是她對不起我,沒有教育好女兒;三是對我所有的決定都不反對,只是希望我考慮清楚。

父母來電話責怪我,說為了工作連春節都不回家,幸好有兒媳和孫子陪伴,然後囑咐了幾句,要我注意保重身體。顯然,雯雯怕我父母傷心,隱瞞了真實原因。

我的心很亂,我愛雯雯,可是傳統教育又使我痛恨她的出軌。即使離婚了又怎樣?寶寶沒有了媽媽,父母和岳母的傷心失望,同事的異常眼神。

關鍵是,我對雯雯還有割捨不了的感情。我想我需要時間的撫慰。

那個春節,我一個人呆在廣州的賓館,瀏覽著無意看到的描寫出軌、交換的文章,一邊驚奇地感歎,一邊卻打著「手槍」,異樣的刺激讓我欲罷不能。現在想想真是好笑。

半年過去了,時間漸漸撫平心靈上的創傷,我開始和雯雯交流起來,我也可以開始平靜地和她分析問題的癥結。

聽著話筒裡兒子:「爸爸,我想你…」的稚嫩叫聲,我想我該回家了。

這段時間,通過QQ上面朋友的推薦,我加入了關於交換的一個群。在群裡和陌生的朋友們交流著,試圖理解他們的思想。

05年底,經過他們的介紹,我進入了「歡樂白領俱樂部…」幾乎每天都要瀏覽一下,當然潛水的時間多。

經過半年多在QQ群裡的交流和瀏覽本網站,我想我接受了這個基本理論:愛和性是可以分開的;滿足的、激情的性更能促進愛的昇華!

今年初,我開始考慮是否向雯雯推薦本網站。因為先前的變故,我有些擔心她是否能接受、是否懷疑我在變相地懲罰她。

我和妻子就先前她的出軌問題討論過,談過彼此的看法,雯雯坦言這次偷情讓她有一種熟悉的強烈刺激,特別是因為沒有什麼心理負擔,所以非常放得開,主動嘗試了不少的體位和花樣,還有些像小孩子偷嘴之後沒被人發覺的竊喜。

隨著看的交換類的文章越來越多,就經常幻想妻子和別人(包括她的初戀)性交時的樣子,感到很刺激,然後和妻子做的時候就很興奮,快感也格外強烈。

妻子經常問我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麼興奮?我沒有回答,難道讓我告訴她,我在和她做的時候在幻想著她被別人操的嗎?

經常這樣的幻想就會讓我起了要試一試的念頭,也許找一對夫妻來交換肯定很刺激吧!但是怎樣和妻子說啊?我興奮地想著,心裡也慢慢的有了主意。

以後經常和妻子一起上一些成人網站,慢慢的讓她接觸夫妻交換的文章,剛開始她看這些很害羞,不敢看,然後我就鼓勵她,向她講解這樣的觀點。

「真的很膽大啊!」雯雯感歎著。

「其實可以的,這樣可以增加了夫妻間的興趣,處理好的話還可以增進夫妻感情。」我說著自己的觀點:「只要夫妻兩個人的感情好,能夠互相坦誠地交換彼此的看法,確定彼此的態度,就不會有事,你看他們不是很興奮嗎?」

經過討論,妻子也接受了這種想像,然後就經常和我一起進「歡樂白領…」等網站看這類的文章,看到興奮的時候,我們就激烈地性交。

我在做的時候就向她說:「我們也這樣好嗎?讓別的男人來操你…」諸如此類的話,妻子就會更加的興奮,更加熱情地迎合著我的衝刺,特別感覺下面非常緊縮。

從此,我們就喜歡上這種增加性趣的方法,妻子也經常把自己代入角色,更加開放地回應我。

我覺得時機已經成熟,就向妻子提出找交換的建議,妻子也害羞卻也有些期盼地同意了,然後我們就開始聯絡先前我在QQ上認識的一對南京夫妻。

男的叫林,33歲,172公分,長得比較精壯,妻子對他比較滿意。

女的叫雅,31歲,長得白淨漂亮,在銀行工作,身材比較高挑,有170公分。

他們兩個也是第一次,於是我們開始交往,通過視頻聊天詢問彼此對這種事的看法、喜歡的性交方式等等。

我和對方丈夫也經常挑逗彼此的妻子,感覺非常刺激,然後妻子每次和我做時都很瘋狂,看來女人放開以後真的很可怕啊!

經過一個月的交往後,決定去他們那裡郊區的一個渡假村,那兒安靜、遠離凡囂,正好適合我們。

五一那天,我們把孩子交給岳母,我和妻子就懷著異常興奮和有些忐忑的心情去了南京。

在高速出口,看見了他們夫妻的汽車,看來他們也很期待,兩車前後相伴的直接就去了渡假村。

我們走進小別墅的客廳後,我坐到了雅的旁邊,而林也坐到我妻子的身旁,可能有些怯場吧,起先大家都有些不說話。

慢慢地大家放開了,開始交談起來,逐漸涉及到敏感的話題,女人也不再含蓄,大膽地回應對方的挑逗。

我把手摟在雅的腰上,靠近她耳邊說著輕薄的話,感到她的身體火熱起來,呼吸也開始粗重,白皙的臉蛋更是紅透了……

我感到很興奮,小弟弟也硬了起來,把她摟在我的懷裡,手上下揉弄著。妻子和林也親密地靠在一起說著悄悄話,他的手在雯雯的腿上撫摸著。

我感到差不多了,就向林打個眼色,於是大家說笑著摟著對方的妻子走向各自的臥室。

我抱住雅,親吻她的嘴。她的身體真的很敏感,很快就熱情地迎合著我,我一邊品嚐著她的香舌,雙手也在她身體上撫摸著,慾望越來越高漲。

我脫下她的衣服,雅白皙的身體呈現在我的面前,苗條的身材玲瓏有致,平坦略有妊娠紋的小腹下面黑亮的陰毛吸引著我去探尋那裡更美妙的風景。

我的小弟弟已經堅硬如鐵了,把雅撲倒在床上,壓著她發燙的身體開始親吻著她。

乳房很飽滿,抓在手裡非常舒服,我親吻著一隻,手裡揉捏另一隻,讓雪白的乳房在我的手裡變化著形狀。

雅的情緒也很高漲,雪白的皮膚透著情慾高漲時的粉紅色,當我吻到她的陰戶時,那裡已經很濕了。

她的陰毛不很多,但很黑亮,陰唇也不是黑色的,只是顏色稍深一些,陰道口已經微微張開,流了不少淫水出來。

「快來吧,我受不了了,嗯…嗯…」雅忍受不了我的調情,要求我的進入。

我也快忍不住了,下面堅硬得已經有些漲痛,「可以不用套嗎?」我求雅。

「嗯…隨你,快點啊!」我欣喜地頂在雅的那裡,向前一用力,順利地刺進了雅的身體,緊湊火熱的快感一下從下體傳遍全身,小弟弟被她火熱濕潤的小妹妹緊緊弟包裹著,感覺好舒暢。

我開始用力地抽送,或快或慢在雅的身體裡衝刺,每次都進入她的深處。

雅被我操得總想直起上身,不停地呻吟著,沒多久那裡就急速地收縮,想要把我的肉棒吸進陰道的最深處,雙手有力地抱住我的脖子,腿死死環扣在我的臀部,仿佛要我把她壓扁似的。

雅的高潮來得很強烈,也很長,帶給我強烈的快感,我壓在她的身上親吻著她,開始加速來配合她的高潮。

沒多久,我喘著粗氣問:「雅,我想射進去。」

雅沒有回答,可是卻更加用力地抱著我,用行動答應我的請求。

那時我腦中沒有別的念頭,只想著在雅的身體裡不停地進出,感受著從下體湧向全身的一波又一波相當強烈的快感。

房裡充斥著「啪啪」的撞擊聲、雅婉轉的叫床聲和我粗重的呼吸聲。

很快感到高潮就要來臨,下面變得更加粗大堅硬,我用盡全身的力量把小弟弟插進雅的陰道,全身的滾燙隨著精液射進雅欣的身體,她也在我的刺激下達到了第二次高潮。

好久沒有這樣強烈的快感了,我們的高潮持續了很長時間,全身的力氣都在剛才的交戰中用完了。

我一動不動地壓在雅欣的身上,我們親吻著,享受著高潮的餘韻。

「好舒服。你舒服嗎?」我撫摸著雅的身體問道。

「嗯,非常舒服。你好厲害哦,我都快暈了。」雅的臉上帶著高潮過後的紅暈。

我們相互挑逗著,說著一些婚姻和做愛的話題,很快,大家又有了繼續的意思。這次雅掌握主動,給我做了口交,技術很不錯。

我們採用男下女上的姿勢,她的動作非常熱情,肥美的臀部在我胯上快速地扭擺、搖動,給我帶來頻繁不斷的快感。

雅的體力很好,直到我們再次高潮,她都一直在上面。

當我和雅欣去浴室的時候,另一間臥室傳來性感的聲音,我們偷偷的打開門縫,看到妻子騎在林的上面,身體上上下下地起落著,叫床的聲音很大……

粗大的陰莖在妻子的陰道口時隱時現,根部圍繞著一圈白沫;妻的秀髮好像被汗打濕,已經不再飄逸。

「你老婆好厲害啊!」雅在我耳邊吃吃的說笑著。

「嗯,你也不相上下。」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妻和林結合的地方。

我和妻子在南京待了三天,兩對夫婦忘我地性交,一有需要就做,換了不少的花樣……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