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鈺瑩性奴生活

一輛漂亮的保時捷跑車在寬闊筆直的海濱大道飛馳,引來不少路人的目光,但大家注意得更多的是開車的人——一個長髮飄飄,戴著墨鏡的美女,活脫脫的「香車美人」。也許是由於墨鏡的原因,大多數人都沒有認出她就是大名鼎鼎的甜歌星——楊鈺瑩。在黃昏時落日的餘輝下開跑車兜風是她的愛好。

「嘀嘀……」她使勁按喇叭,卻遲遲不見傭人來開門,這個小保姆,不知道又跑到哪裡偷懶去了。楊鈺瑩只好自己下車去開門。就在這時,不知從哪裡冒出三個黑衣人,「楊小姐,我們是公安,有件事情請你回去協助調查。」為首的黑衣人掏出一個證件飛快的晃了一下。另外兩個壯漢不由分說,架起她的雙臂,就往旁邊拖。

「你們想幹什麼?救……」楊鈺瑩還沒來得及呼救,小嘴已經被一團白布堵住。幾乎被半抬著塞進一台依維柯。

這是一間昏暗的房間,窗戶上都拉著厚厚的窗簾。唯一的一盞聚光檯燈正直射在楊鈺瑩白嫩俏美的臉上。幾雙眼睛在黑暗中冷漠地注視著她。

「你和賴X星是什麼關係?你的跑車和別墅是哪來的……」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你們是哪個公安局的?是廈門市的還是省廳的?我叔父和你們公安廳長很熟的。你們最好放了我,否則小心你們的飯碗。」楊鈺瑩顯然很生氣。

「我們不是公安廳的。」一個人回答道。

「難道你們是公安部的?」楊鈺瑩臉上露出驚異的表情,但很快又恢復了平靜,「公安部我叔父也有交情,李部長……」

「我們也不是公安部的,你不用猜了,我們是中央直屬領導的特別行動組。」

聽到這裡,楊鈺瑩的心裡頓時涼了一截。也不敢那麼囂張了。sosing.com是什麼事情要觸動中央來調查呢?作為賴X峰的枕邊人,賴X星賴X峰叔侄以及遠華公司的事情她多少知道一些,但她也深知若非上上下下都有堅實的靠山,遠華公司絕不會象今天這樣紅火;其它大大小小的所謂「調查組」也在賴X星的翻雲覆雨中被擺平。但今天由中央派出的這支秘密小組,恐怕是賴X星遍佈上下的「情報網」都沒能發現的。

「你們想問什麼?我是個普通老百姓,可什麼都不知道。」楊鈺瑩的口氣已經軟了很多。

「喲,大名鼎鼎的甜歌星楊小姐怎麼成了老百姓了。說說你和你的姘頭賴X峰的醜事吧。」黑暗中的人挖苦道。

「你……你說什麼?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受到這樣言辭的刺激,她顯然有些激動,晶瑩的淚水在眼框裡轉動。

「不許你們侮辱我。」

「難道我們說錯了嗎?陪人家睡三年就可以換五百萬和一輛保時捷,還有一棟漂亮的別墅。楊小姐還是蠻會做生意的嘛。」另一個聲音在黑暗中說道。

楊鈺瑩十分詫異,說話也變得結巴,「你們……你們怎麼知道的?」這樁錢色交易本來只有賴X峰叔侄等寥寥幾人知道的。

「我們還知道很多呢,你最好老實交待,不然有你好受的。」冷冷的話音再次響起。

這時的楊鈺瑩心亂如麻,賴家叔侄的為人她是很清楚的,他們在廈門簡直可以一手遮天,黑道白道都要賣帳的,如果出賣了他們,下場恐怕會很慘。自己雖然曾是名紅歌星,但在賴家看來,不過是手中的玩物,發洩淫欲的工具罷了。

一但作出背叛的舉動,不僅自己的性命保不住,只怕全家都會糟殃。何況遠華公司在中央也有很硬的後臺,說不定一個命令下來,這個調查組就得乖乖撤走。到那時,自己豈不是枉為小人?想到這裡,她打定主意什麼都不說……

*** *** *** *** ***

審訊一直在持續,被輪流訊問了一晚上,楊鈺瑩始終沒有透露一點口風。漸漸,她的眼睛適應了強光的照射,可以看清審訊她的有三個人。一個國字臉的中年人,好象是為頭的;還有兩個年輕人,一個尖嘴猴腮,另一個兩撇倒豎的眉毛,一副苦瓜臉。

「看來你是打算頑抗到底啦?」中年人沉吟著,一時也沒有什麼辦法。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鈴響了,低頭看一下號碼,臉色微微一變,趕忙到外面接電話。

一會兒,他興沖沖的走進屋,向兩個年輕人宣佈,「剛才上頭命令,三天之內,必須取得突破性進展,必要時可以採取一切非常規手段。否則我們只好夾著尾巴回北京。」他對「非常規手段」說得十分用力,楊鈺瑩聽到後身體一顫,最後一句話卻是壓低嗓門說的。

兩個年輕人輕輕的歡呼了一聲,仿佛操練已久的士兵終於等到了上陣的機會,站起身來,走到楊鈺瑩身邊,眼裡放射出奇異的光芒。

「不要過來,你們想幹什麼?」楊鈺瑩害怕地把身子向後縮。

那個苦瓜臉一個箭步上前,抓住她的雙手,反剪到背後。尖嘴的傢伙不知從哪里弄來一捆細繩,一匝一匝把她的手牢牢的綁在椅背上。楊鈺瑩拼命掙扎,卻怎麼敵得過兩個男人。接著她的雙腳也被死死的分開綁在木椅的兩條腿上。讓她分毫不能動彈。

「救命啊……」楊鈺瑩大聲的呼救。

「你喊吧,就是你喊破了嗓子也沒人會來救你的,這間房子都是用隔音材料做的。現在就算在這兒開槍殺人,外面的人也聽不見。」尖嘴漢子獰笑著說。

「既然你不配合,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苦瓜臉陰森森的接著說到。精瘦的大手伸出,只聽見「嗤嗤」幾聲,乳白色的洋裝正面被撕成幾塊,上身雪白的肌膚露了出來,豐滿的乳房被一副無肩帶的白色胸罩緊緊包裹著,胸罩的上半部分居然是透明的薄紗做的,乳頭以上的半個乳房及乳溝都可以清楚看到。

「真是個淫婦啊,居然戴這種奶罩,擺明瞭想勾引男人嘛。」三個男人一邊目不轉睛地欣賞,一邊發出評論。

楊鈺瑩的臉都紅到了脖子根,其實這種情趣內衣是賴X峰要求她穿的,這種打扮可以更加勾起賴X峰的情欲,她本來不喜歡穿的,但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

「上面都穿成這樣,下面不是更淫蕩?」尖嘴漢子迫不及待地把手伸向她的短裙。

「不要。」楊鈺瑩尖叫一聲,眼睜睜看著卻無法阻擋。

「嗤嗤」短裙也被撕成幾條。果然,下身穿的是一條極窄的白色小內褲,僅僅夠遮住隱密部位,小腹的那一部分也是透明的薄紗做成的。稀疏的陰毛清淅可辨。平坦的小腹上方,自然凹下部分中心是一個精緻的肚臍眼。

「呵呵,果然不出所料。」三人一邊淫笑,一邊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位甜歌星的妙曼軀體。

「求求你們,不要傷害我,我給你們錢。你們要多少我給多少。」楊鈺瑩苦苦哀求。早已不見了開始時的高傲神情。

「媽辣個巴子,你以為有錢了不起啊。誰希罕你那幾個骯髒的臭錢。」

「別跟她囉嗦了。」尖嘴漢子不顧楊鈺瑩的反對,毛手毛腳的去扯她的胸罩。在一陣尖叫聲中,一對豐滿雪白的肉球跳了出來。

「哇。」三人齊聲發出讚歎。六隻眼睛齊刷刷的盯在這兩隻乳峰上,它們正隨著主人急促的呼吸上下微微顫動著,圓潤的乳房仿佛兩隻倒扣的甆碗,嫣紅的乳頭傲然翹立。

尖嘴漢子連口水都流了出來,「靠,怪不的姓賴的肯花五百萬包你。」

「辦正事要緊。」國字臉捅了捅尖嘴。他這才回過神來。轉過身去,不知找什麼東西。一會兒,他拿了一根黑黝黝的棍子過來。楊鈺瑩恐懼地望著,不知是什麼東西。棍子的頂端有兩個小小的突起,尖嘴奸笑著按動開關,兩個突起之間冒出藍色的火花。原來是一根電棍。

楊鈺瑩早就嚇得魂不附體,他們竟然要用這種刑具來對付自己。忽然,尖嘴漢子伸出左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女歌星嬌嫩的乳頭,疼得她皺起了眉頭。

「太小了,弄大一點好電一些。」在不斷的捏弄下,楊鈺瑩的右乳頭不由自主地脹大起來。正當女明星沉浸在又癢又疼的刺激中時,忽然一陣電流穿透乳頭,並擴散到全身。

「哎喲……」楊鈺瑩一聲哀叫,身體劇烈的掙扎。秀髮隨著頭部的甩動而飛舞,兩隻乳峰大幅晃動。幸好早有苦瓜臉緊緊按住她。

「呵呵,滋味不錯吧。」話音未落,尖嘴漢子又操起電棒,狠狠地電了一下。

「啊……」楊鈺瑩又一聲慘叫,大滴大滴的眼淚從美麗的眼睛流出。「饒了我吧。」

「不給你點苦頭吃,你還不知道厲害。」尖嘴漢子毫不憐香惜玉,又在她嬌嫩的乳房上電了一下。雪白的美體又是一陣無奈的掙扎。

「尿了,尿了。」苦瓜臉驚奇的喊道。

只見女歌星薄薄的小內褲已經濕漉漉的一片。

「嘖嘖,這麼大的人了還尿褲子。」國字臉幸災樂禍的挖苦,又對苦瓜臉使了個眼色。「還不快幫楊小姐換下來,穿在身上會生病的。」

苦瓜臉楞了一下,然後樂顛顛的去執行這個美差。

只見他蹲下身子,兩手的食指勾住女歌星大腿兩側內褲的細繩,用力往外一掙。繩子應聲而斷。他把扯爛的內褲揉成一團,湊到鼻子前嗅了一下。「好騷,好騷。」

「哎呀……」楊鈺瑩屈辱而又羞澀地呻吟了一聲。此時她已經完全一絲不掛了,漂亮陰戶一覽無餘地暴露在男人們火辣的目光之下。兩片粉紅的陰唇微微張開,上面還掛著幾滴黃色的尿珠。

「怎麼樣?有沒有想起什麼來啊?大歌星?」國字臉的中年人幸災樂禍地調侃道。

楊鈺瑩剛剛從電擊的痛苦中清醒過來,「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我說什麼呀?」

「哼,還不覺悟。」中年人向尖嘴漢子揮揮手。

尖嘴漢子心領神會地拿著電棒蹲下來,仔細地觀察毫無遮掩的秘處。楊鈺瑩發覺他的企圖,「不要,不要在那裡……」

「嘿嘿,那可由不得你。」尖嘴漢子乾笑了兩聲。用手指分開粉色的花瓣上部,中指熟練地探尋陰蒂所在。靈巧的手指輕輕剝開包皮,讓小肉豆暴露在空氣中,「嗯……」女人極度敏感的部位被觸摸,楊鈺瑩發出惱人的呻吟。

尖嘴漢子不斷地用手指挑逗小肉粒,使它驚人地膨脹起來,楊鈺瑩的身體早已受不了這種快感的刺激,在木椅上輕輕地扭動起來。

這時,小肉豆已經脹大得無法縮回包皮內。尖嘴漢子見時機成熟,果斷地拿起電棍,電在高聳的陰蒂上。只聽見「啊……」一聲慘叫,一股黃色的液體激射而出,險些噴到尖嘴漢子的臉上。楊鈺瑩終於抵受不住,昏了過去。

一盆涼水波在楊鈺瑩頭上,激得她一個冷戰。「我說,我說。」她無法再忍受那種地獄般的電擊,終於崩潰了。

「這就對了嘛,早說不就行了。」

中年人忙指示苦瓜臉作記錄,尖嘴漢子則站在旁邊,一看到楊鈺瑩有呑呑吐吐的地方就電一下她的乳房。

兩小時過去了,終於交待完了,楊鈺瑩松了一口氣。

中年人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今天就到這裡吧,大家累了一天,也該娛樂一下了。」說完眼睛色眯眯的盯在楊鈺瑩的誘人的祼體上。「大家自由活動吧。」三人圍攏上來。

「你們幹什麼?我全都說了,你們應該放了我。」楊鈺瑩害怕地說。

「我們是想放了你,但是我們的老二卻不答應。」尖嘴漢子淫笑著回答道。楊鈺瑩這才發現他們的褲襠早就支起了一座座小帳篷。

他們七手八腳地解開女歌星腳上的繩索,卻不放開手上的繩索,尖嘴和苦瓜臉自覺地舉起楊鈺瑩兩條修長的美腳和身體對折,陰戶凸出朝向國字臉的中年人。國字臉早就解開褲子,掏出堅硬已久的紫紅的肉棒,直插毫無遮罩的小穴……

「唔」由於事先毫無潤滑,中年人的插入讓她感到有些痛苦。另外兩個年輕人則騰出手來,不徐不慢地搓揉著兩隻豐滿的乳房。

國字臉直插了五六百下,將精液射在楊鈺瑩的肚子上。尖嘴漢子趕緊上來接力……

毫無抵抗能力的楊鈺瑩只能任由他們輪流在自己的身體上發洩。

……

「一千,一千零一,一千零二……」國字臉和尖嘴漢子興奮地在一旁替苦瓜臉數數。沒想到苦瓜臉竟是他們中能力最強的,賣力地幹了一千多下,絲毫沒有要射的意思。這可苦了楊鈺瑩,幼嫩的肉唇隨著長大的肉棒進進出出,幸好被幹了這麼久,淫戶裡也滲出了一些液體,否則陰道內壁早被磨破了。

又幹了幾百下,苦瓜臉終於拔出巨大的陽具,將又白又濃的子孫液射在楊鈺瑩身上。

*** *** *** *** ***

她站了很久,腿早就麻了,更要命的是腰長時間彎著不能伸直,已經酸得快要折斷了。現在楊鈺瑩的姿式是:雙手成一字形與肩高綁在一根兩米多長的竹竿上,象挑擔的樣子。美麗的長脖子上套著一個黑色的項圈。項圈上有一個金屬小環,一條細鏈系在小環上,鏈子的另一頭固定在地上。

由於細鏈的長度太短,她只能尷尬地彎著腰,身體折成一個鈍角,烏黑秀美的長髮散亂地下垂著,豐滿的乳房由於身體的前傾更顯碩大,肥白的屁股向後撅起。一根約一米長的木棍綁在兩腳之間,使她修長的雙腿只能分開站立,隱密之處完全顯露出來。被三人操了很多次,兩片肉唇無法完全閉攏,留出一個橄欖形的小口,在燈光的照射下,都可以看見腔內粉紅色的秘肉,濕漉漉的還閃著光。

楊鈺瑩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落到這種下場,昨天還趾高氣昂地出入高級商場、美容店;開著名貴跑車吹海風。

今天卻被關在一昏暗的房子裡,脫光衣服,被三個男人肆意淩辱。現在自己的處境簡直比一個囚犯還不如。想到這裡她不禁有些恨賴家叔侄,都是遠華公司搞出來的事,害得自己也牽扯進去。她卻不想想,要不是遠華公司,她哪來這麼多榮華富貴。

想著想著楊鈺瑩腰已經酸得不行了,雙腿微曲就要向前跪下來,「啪」一聲,一道黑影飛速擊在她白嫩的臀部,立刻留下幾道紅印。「哎喲」楊鈺瑩一聲慘叫,連忙又站直了腿。尖嘴漢子出現在她身後,手拿一根類似拂塵的東西,黑木把,前端是用皮革裁成一絲絲的,打在身上雖然不如皮鞭疼但也夠受。

「想偷懶?不站足一個小時別想休息。」

「小李,真有你的。這招「老農挑糞」夠這娘們受的。」國字臉誇獎道。

「嘿嘿,過獎過獎,還有幾招沒使呢。」尖嘴漢子笑著說道。原來他姓李。

聽到還有更多的折磨楊鈺瑩嚇得花容失色、渾身發抖,「饒了我吧,我什麼都已經說了。」

「老子看你剛才交待問題的時候眼珠骨碌骨碌亂轉,肯定沒說實話。先嘗嘗老子的「美人三招」再說!現在才第一招呢!」尖嘴漢子惡狠狠的說道。

「宵哥,先把這裡的東西用完再說吧。」苦瓜臉說完指了指旁邊一個打開的皮箱。裡面放著皮鞭、手拷、各種大小的夾子,鐵鍊等SM用具。「這可是上面特批從日本購買,專門審特別女犯用的。」

「呵呵,對啊,我差點忘了。」尖嘴漢子搔了搔頭。

苦瓜臉從皮箱裡拿出一副用細鐵鍊連在一起的小鋼夾,走到楊鈺瑩身邊。

「不要,不要。」她拼命的甩頭。但兩隻鋼夾還是夾在了她的乳尖上。「媽呀,好痛。」無情的金屬製品緊緊咬住神經末梢豐富的乳頭。

尖嘴漢子嘿嘿笑著,從箱子裡拿出一些小砝碼,一個個掛在她雙乳間的鐵鍊上,直將纖細嫩紅的乳頭向下扯得約一寸長。「啊……」楊鈺瑩一聲慘叫,眼睜睜著看著他們虐待自己的美乳卻毫無辦法。

「下麵也要夾的。」國字臉提醒道。

「知道了。」兩人答應了一聲,又在楊鈺瑩的下身忙碌起來。苦瓜臉先用手指將她的陰蒂刺激得不由自主的勃起。再將帶環的小鋼夾夾住小肉粒。楊鈺瑩身子一軟,差點倒下,兩人忙扶住。

「媽的,你要再敢倒下,老子打爛你的屁股。」尖嘴漢子威脅道。

嚇得楊鈺瑩強忍下身的酸麻站穩身子。

隨後,這個鋼夾上也被掛上兩個砝碼,嬌嫩的小肉粒被砝碼的重量下拉得細長。楊鈺瑩早已痛得渾身發抖,細小的汗珠從白嫩的皮膚滲出。接著,兩邊的陰唇也被夾住掛上砝碼,將兩片花瓣拉得老長。

這時,國字臉的手機又響了。又是上面打來的。

「是首長啊,我們取得重大進展,現在我把材料傳真過來……由於人犯十分狡猾,我們認為還有進一步深挖的必要……什麼?見機行事?好的……好的……」電話掛了。

國字臉收起手機,冷笑著說「楊小姐,好戲才開始呢。」

……

*** *** *** *** ***

經過三天殘酷的折磨,楊鈺瑩已經徹底失去了反抗的勇氣,驕傲之氣早已不複存在。每天都赤身露體任憑三人蹂躪發洩。還要接受變態的折磨,三個人中,尖嘴漢子最兇惡,下手也最狠,SM的花樣層出不窮,象「仙女登梯」、「童子獻桃」、「扯乳頭」、「紮陰唇」等,每回都把她弄得死去活來;國字臉雖然表面上一派正氣,其實也一肚子壞水,打起炮來不甘人後;苦瓜臉雖然其貎不揚,陽具卻是最長的,且耐力特強,每回和他性交楊鈺瑩都痛苦不堪。誰知道這樣的日子何時是個盡頭呢?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