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鈺瑩性奴生活

經過一段日子的嚴刑拷問,楊鈺瑩早把所知道的象倒豆子一樣原原本本地交待了清楚,根據她提供的線索,調查組迅速開展偵察,案情獲得了很大的進展,為避免打草驚蛇,暫時沒有動賴X星叔侄。然而此時,三人並沒有依言放了楊鈺瑩,而是把她當成性奴關起來,供自己發洩淫欲,美其名曰「深挖案情」。

「接好了,甜妞。」尖嘴漢子拋出一個網球。現在他們也懶得叫她的名字了,乾脆叫她「甜妞」。尖嘴漢子正在玩「投籃遊戲」。國字臉和苦瓜臉剛剛分別在美麗的肉體上發洩過一次,正坐在邊上休息,一邊色眯眯的觀看甜歌星的「表演」。

這時的楊鈺瑩依然全身赤裸,雙手都綁在身後,拿什麼來接球呢?原來,在她的肚子前面掛了一個塑膠的紙簍,但這個紙簍卻不是掛在她的脖子上,而被掛在她肥白的乳房上,兩個帶有尖銳鱷齒的鋼夾死死咬住細嫩嫣紅的乳頭,夾子後面帶的鐵鍊連在紙簍上,簍裡已經有三個球,重力作用下,乳房被扯得下垂,一對飽受痛苦的乳頭更是硬生生的比以前拉長了一釐米,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下來。

現在她又要接另外一隻扔來的網球,尖嘴故意把球丟得很偏,她只好強忍乳頭傳來的痛疼,赤腳朝旁邊跑過去,把肚子向前挺,努力接飛來的球,由於經過多次的殘酷訓練,「身手」靈活了不少,這只球居然被她接住了,但網球落下的衝力卻使紙簍往下一沉,乳頭又被拉長半釐米後再縮回,「唔」,巨痛使她不禁叫出了聲。

尖嘴漢子見這只球被她接住,顯然有些失望,嘴邊露出一絲獰笑,將下一個球拋得更遠更偏,這次楊鈺瑩再也沒法接住,網球落到地上。

「過來。」尖嘴漢子陰森森的說。

「饒了我吧,」楊鈺瑩臉色大變,她明白什麼樣的懲罰在等著她。

「過來!」尖嘴漢子大吼一聲。

楊鈺瑩只好乖乖的走到尖嘴面前,緩緩坐下,兩腿M字分開,露出粉紅的陰戶,她原本稀疏的陰毛早已被拔光,肥厚的大陰唇似乎比以前腫脹了不少,由於長期被姦淫,花瓣邊緣的顏色好象深了一點。

尖嘴漢子早就準備好了「拂塵」式樣的鞭子,「啪,啪……」每一下都準確地抽中楊鈺瑩飽受磨難的花芯。

「哎喲。」楊鈺瑩連連呼痛,但尖嘴漢子哪有半點憐香惜玉之情,每下都用盡全力。

十下終於抽完了,「投籃遊戲」仍然要繼續。

「嘀嘀……」國字臉的手機又響了,他掏出手機,擺了擺手示意尖嘴漢了暫停,凝神接聽電話。

「喂,首長啊,有什麼指示?什麼?把人押過去?報告首長,我們現在還在審訊……下午就要人?是……是,我明白了。」

國字臉沮喪地掛了電話,沉重地宣佈。

「首長命令,下午把人押過去,他老人家要親自審。」

「啊?」尖嘴和苦瓜臉呆若木雞。成熟美麗的女奴就要落入別人的手裡了。

半天,尖嘴漢子才回過神來,一聲吼道,「大夥還楞著幹嘛?玩個夠本啊。」

說完,粗暴地抱起楊鈺瑩,扔到辦公桌上,拔出紫紅高昂的肉棒,舉起楊鈺瑩的長腿,直插入她剛剛被抽腫的陰戶,國字臉和苦瓜臉回過神來,一個個朝無助的女歌星沖過去……

*** *** *** *** ***

三人狠狠地奸了楊鈺瑩一個上午,因為他們都明白,很可能以後再也享受不到這樣的美體了。中午吃完飯後,尖嘴出去買了一套女人衣物,苦瓜臉則忙著給楊鈺瑩清潔身體,並塗一些消腫藥,塗到紅腫的花唇時,老二不覺又直了起來,只好在楊鈺瑩的櫻桃小嘴裡幹了一通,又迫她把精液全都喝了下去。

下午,楊鈺瑩終於在這些天以來,第一次穿上衣服。三人把她蒙上眼睛,塞進汽車裡。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旅程,汽車在一座三層樓的小洋樓前停下來,三人把楊鈺瑩交給了守候在這裡的警衛,帶著一絲不舍的眷戀離開了。

警衛解開她的眼罩,把她帶到一間好象是客廳的房子,對她說道:「在這兒等著。」然後出去了。

一會兒,兩個護士推著一張「床」過來了,楊鈺瑩仔細一看,竟然是一張婦科的診床。兩名護士都長得眉清目秀,姿色都不在楊鈺瑩之下,都穿著可愛的粉紅的護士服。

「把衣服脫光,上去。」一個個子高點的護士命令道。

「我?」楊鈺瑩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高個護士一臉漠然的點點頭,「快點,難道還要我們幫忙嗎?」

楊鈺瑩無奈,只好慢慢脫光剛剛獲得的衣服,爬上診床。

兩個護士分別捉住她的雙腿,成鈍角固定在放腳架上,並扣上皮帶,雙手也被皮帶反綁在床上,雖然是在兩個同性面前露出性器,楊鈺瑩依然羞得滿臉通紅。

高個護士雙手托起楊鈺瑩的兩乳,掂了掂,對另一名護士說道:「乳房,豐滿。」另一名護士趕緊記錄。高個護士又拿出一把小卡尺,左手拈住乳頭,右手測量,說道,「未勃起時,左乳頭長一點九公分,直徑零點六公分;右乳頭長一點八公分,直徑零點六公分。」

「怎麼這麼長?」護士輕聲自言自語了一句。

楊鈺瑩聽到後羞得無地自容,原來,這段時間裡,由於她的乳頭長期懸掛重物,本來小巧的乳頭以經被拉長了不少。

接著護士又輕輕搓揉提拉乳頭,測量了它們的勃起長度。

然後再對用手指拔開花瓣進行檢查,「大陰唇,發達,邊緣有少量黑色沉著。小陰唇……」,接著又掏出卡尺測量陰蒂勃起前後的長度和直徑。

「陰蒂也很長啊。」高個護士嘲笑的說。她還拿出卡尺測量了陰道口的內徑,再使用鴨嘴鉗撐開陰戶,帶上橡膠手套,將手指伸進去探查。

最後檢查的是肛門,小護士修長的手指在楊鈺瑩處女的肛門裡攪了半天,搞得她極不舒服,有種想排便的感覺。

「我們還要對你進行血液化驗。」說完她們用針管抽取了少量血液。兩名護士帶著血樣和儀器走開了。

「喂,你們要先放了我啊。」楊鈺瑩忍不住喊道。

她們頭也不回走了。只留下全身赤裸,兩腿大開的楊鈺瑩仰躺在診床上。

房間雖然沒人,小風不時的吹來,讓她感覺到一絲絲的涼意,但更難忍的是那種羞愧感,自己以極淫靡的姿勢躺著,秘處毫無遮掩的暴露於空氣中,萬一有人經過怎麼辦?擔心成為了現實,一陣腳步聲傳來,「吱……」門被推開了,一名警衛進來,看見一絲不掛的楊鈺瑩顯然大吃一驚,雪白成熟的肉體看得小夥子滿臉通紅,眼睛卻捨不得離開。

看了一會兒,終於戀戀不捨的走了。此後,不斷有人經過這間房,有男有女,看到著名甜歌星光著身子躺在婦科診床上,雖然都有些驚訝,但大都看一會兒就走了;也有無賴一些的,走過來污言穢語挖苦一氣,甚至於伸手在乳房或陰部摸一把。美體被公開展出,楊鈺瑩又羞又急,眼淚不覺流了下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名護士終於出現了,「你的檢查都沒有問題,你可以見首長了。」說完,將她從診床上放了下來。

「我的衣服呢?」楊鈺瑩紅著臉小聲問道。

「哦,我差點忘了。」一個護士拿過來一個盤子,道:「以後你就穿這套了。」

楊鈺瑩定睛一看,這哪算什麼衣服啊?一隻極窄的透明乳罩,一件黑紗的長筒連褲襪,一雙鞋跟很高的高跟鞋,一副象兔子耳朵的東西,還有一團毛茸茸的白色小球,上面有個葫蘆形的小把,不知是幹什麼用的。

「哎呀,這麼少,叫人家怎麼穿啊?」

護士意味深長的說道:「你放心,這裡四季都有空調,你不會感冒的。」

楊鈺瑩小嘴一撅:「我不穿這種衣服。」

「不穿?看來老周他們還教訓得你不夠。再讓他們多調教一下好了。」

「老周?」

「就是送你來的那個人。」

原來那個國字臉叫「老周」,想起那段夢魘般的日子,楊鈺瑩忙不迭的說:「我穿,我穿。」

小小的胸罩雖然可以起到支撐乳房的作用,但卻半點也不能遮羞,圓潤堅挺的奶子一覽無餘。黑色的長筒褲襪和高跟鞋更加襯托出美腿的修長,黑色蕾絲花邊繞在柳枝般的小蠻腰上,但腹部以下卻是涼風嗖嗖的,楊鈺瑩忙夾緊雙腿,「呀,羞死人了,穿這種衣服。」

「還有這些沒穿呢。」矮個護士指了指「兔子耳朵」和「小毛球」。

「這怎麼用啊?」

「我們來幫你。」高個護士拿起「兔耳」,幫她戴在頭上。然後拍了拍她的屁股,「翹起來。」楊鈺瑩手撐在床邊,乖乖撅起大屁股。突然感覺有異物侵入肛門,條件反射地收縮擴約肌,抗拒異物的進入。「放鬆。」屁股被用力拍了幾下。正當她稍稍放鬆肛門時,那個葫蘆形的把插了進來,窄小處被擴約肌緊緊卡住,短小的兔子尾巴被固定在豐盈的臀部。

楊鈺瑩晃了晃屁股,屁眼裡有一種怪怪的充實感覺,伸手到身後摸了摸新長的「尾巴」。

「不要拔出來,不然有你好受的。」高個的護士凶巴巴的說。

*** *** *** *** ***

兩名護士領著打扮成「兔女郞」的楊鈺瑩來到了三樓的一間大房間裡。

「首長,我們把她帶來了。」

一個乾瘦的白髮老頭,戴著老花眼鏡,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哦?來了。站過來些。」他抬起頭來,從上到下仔細端詳楊鈺瑩。

「嗯,不錯,不錯。」老頭連連誇讚。乾枯的大手伸出,直接抓住楊鈺瑩豐滿的乳房,捏揉起來,「嗯,彈性很好。」他細細的把玩著,仿佛眼前不是一個人,而是一件精緻的藝術品。

「咦?乳頭好象長了點。」仔細一看,上面還有細細的齒印,這顯然是尖嘴漢子的傑作。

「老周這幫傢伙,到底是粗人。」老首長搖了搖頭。

「把腿分開,讓我瞧瞧。」他指著對面的沙發,示意楊鈺瑩坐下。

雖然被調教過很久,但楊鈺瑩還是不能習慣在異性面前展露性器。反而不自覺地夾緊了雙腿。

「快點。」老人的語氣裡包含一股威嚴之氣。兩名護士也在旁邊準備動手,逼得她不由自主的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閉上眼睛,任命地分開兩條長腿,羞澀的淚水從眼角流出。在黑色褲襪的映襯下,紅紅的花唇顯得分外淫蕩。毛茸茸的尾巴由於坐下的原因,更加插入直腸裡,硌得她怪難受的。

老頭不知從哪弄來一個放大鏡。臉湊近來一寸寸的觀察,還不時用乾瘦的手指探查陰戶的彈性。

「好,真不愧是名器啊。懶文峰那小子很有眼光嘛。」轉念又一說,「可惜老周那幫蠢材,差點暴殄天物。」

聽到別人放肆地評論自己的性器官,楊鈺瑩的眼淚更是倏倏的往下流。

「小鶯,她的後門怎麼樣?」

原來那個個子高點的護士叫小鶯,她畢恭畢敬的回答道:「報告首長,她的肛門十分緊密,據我觀察,沒有被使用過的跡象。」

「好,今天,我就來替她開苞。小燕,你幫後門她好好清潔清潔。順便在前面塗點緊縮霜。小鶯,你先服侍我大便一個。」

「是!」兩人各自領命。

小鶯從另外一間房取來一個精緻的景泰蘭馬桶,桶裡有四分之一的水,還有香氣飄出,大概是放了香水,水面上漂滿了碎花瓣。小鶯幫老頭解開褲帶,小心地扶著他坐在馬桶上。

老頭那皮皺皺的老屌無力地搭著,尿水滴噠滴噠的流進馬桶。他向小護士招了招手,小鶯立刻心領神會的蹲到面前,好色的老手伸進護士服裡,原來她裡面什麼都沒穿,青澀的乳房在大手的捏弄下變幻成各種形狀。

見老頭玩得高興,小鶯索性脫掉粉紅的護士服,露出青春健美的胴體。乳房不算很大,卻十分堅挺,腰肢纖軟,小腹平坦,下面一小叢黑茸茸的軟毛,兩腿修長而結實,比起身材成熟的楊鈺瑩另有一番味道。奇怪的是,老頭見到這樣的青春美女,下身幾乎沒什麼反應。

「嗯。」老頭憋了一口氣,「卟嗵」終於拉了出來。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老囉。不中用了。」

「誰說的,您還很行,每次都弄得人家好舒服。」小鶯紅著臉說道。

「哦?是嗎?!哈哈哈。」老頭爽朗地大笑起來。

「我來幫您清理乾淨吧。」

說完,先湊到前面,小嘴含住老屌,靈活的舌頭將龜頭附近的尿液舔淨。然後,老頭向前略撅起屁股,露出還沾有少量糞便的屁眼。小鶯忙把玉頸伸過來,熟練地伸出舌頭舔乾淨肛門周圍褐色的屎,連裡面的也舔得乾乾淨淨。老頭被弄得十分舒服,誇講道:「小鶯啊,你的舌頭是越來越厲害了。」

小燕把楊鈺瑩帶到洗手間,命令道:「趴下,屁股朝上。」楊鈺瑩不情願地趴下來,後面的尾巴被暫時拔掉。小燕拿起一個五百毫升的注射式浣腸器,插入楊鈺瑩的肛門,冰冷的水沖入直腸,「唉喲,好涼啊。」楊鈺瑩難受地晃動屁股。

好不容易五百毫升的水全都注入了肛門。楊鈺瑩的肚子咕咕作響,屁眼微開,看著就要排泄了,小燕眼疾手快,拿起一個兩頭大的軟木塞子塞進她的肛門。

「唉喲,我受不了啦。」楊鈺瑩想自己拔掉塞子,手卻被小燕緊緊抓住,小燕的手十分有力,楊鈺瑩被抓住後完全動彈不得,到了十分鐘後,塞子才被拔掉,臭水激射而出。小燕又連續給她灌腸幾次,最後一次用的是加了洗髮精的水,此時排出的水已經沒有任何異味,反而有淡淡的香氣,小燕這才覺得比較滿意,幫她補了補妝,重新給她裝上尾巴,帶到老頭面前。

看到楊鈺瑩,老頭眼睛一亮,擺擺手,小鶯端上來一個盤子,裡面放著五六根式樣不同,粗細不一的假陽具,和一小瓶潤滑液。

「你先幫她擴一擴後門,省得到時候疼著我的美人了。美人兒,你最好不要反抗,她們倆都是我的私人護士兼保鏢,每個人都可以空手對付三五個尋常男子。把你弄傷了可不好。」小鶯令楊鈺瑩斜躺在沙發上,雙腳朝天豎起,先挑了一根蘿蔔形狀的細一點的假陽具,塗上大量潤滑液,緩緩地塞入她狹窄的菊門。

楊鈺瑩以前從未進行過肛交,雖然以前賴X峰提出過要求,但由於她極力反對,加上賴也認為肛門比較骯髒,也就作罷。因此,楊鈺瑩的肛門尚是一塊處女地。儘管經過了浣腸,擴約肌松了不少,但陽具的進入仍有些困難,小鶯小心翼翼的終於將假陽具塞到盡頭,再輕輕拔出,極慢地做著活塞運動。稍許的痛苦過後,一種異樣的充實感衝擊著楊鈺瑩的神經。

這時,老頭已經掏出垂頭喪氣的老屌,乖巧的小燕早已脫掉護士服,赤裸著趴到他的腳下,用美麗的紅唇親吻紫黑的龜頭,還不時用靈巧的舌頭來回掃過皮皺皺的子孫袋,但不知為何,老頭的那根屌就是抬不起頭,小燕見舌功不能奏效,就托起豐滿的乳房來,用乳溝夾住肉棒。

她的乳房與小鶯的不同,是豐滿的吊鐘形,乳溝很深。只見她用雙手將乳房有節奏地向中間擠壓,還不時低頭用舌頭舔一下龜頭。慢慢的,老頭有了點反應,乾巴巴的雞巴漸漸的抬起來了。

「美人兒,你來幫我弄。」老傢伙向楊鈺瑩招招手,小鶯趕著她爬了過來,屁眼裡還插著一根假陽具。楊鈺瑩以前倒是經常和賴文峰口交,於是毫不猶豫的含起那根老雞巴,吹起喇叭來。甜歌星出馬果然不一樣,楊鈺瑩跪在地上,一邊用手套弄肉棒,一邊吸吮龜頭,柔軟的舌頭還在尿道口劃來劃去。

她為什麼這麼賣力呢?原來她想早點弄得老頭泄掉,自己的屁眼就不用受苦了。老傢伙也有點興奮了。一手撫摸著楊鈺瑩的秀髮和頭上的兔子耳朵,一手伸進透明乳罩裡,挑逗她的乳頭。

楊鈺瑩見他很喜歡自己的乳頭,乾脆解開胸罩,學著小燕的樣子幫老頭乳交。她的乳房又大又圓,將老傢伙的幹肉棒裹得緊緊的。看到她這副淫蕩樣,老傢伙的雞巴終於完全挺立起來,沒想到它耷拉的時候那麼不起眼,勃起時卻比常人的還要長。

老頭對小鶯兩人使個眼色,她們將楊鈺瑩轉過身來,屁股對著老傢伙。老頭走上前去,拔出她屁眼裡的假陽具,只聽「啵」一聲響。屁眼還來不及合攏,趁此良機,老頭迅速把變得粗大的雞巴插入楊鈺瑩的肛門。楊鈺瑩悶哼了一聲,不知是不是感歎自己處女的肛門被奪走。

由於準備工作充分,楊鈺瑩並沒有感到什麼疼痛,相反,直腸內滿滿脹脹的充實感讓她體驗到另類的剌激。老頭不愧為調情高手,一邊在肛門裡不緊不慢地抽插,一邊伸手到楊鈺瑩空虛的陰戶,挑逗她的陰蒂,直搞得她嬌喘連連。過了許久,老頭終於泄在楊鈺瑩的肛門裡。小鶯和小燕爭先恐後的跑過來為老頭舔幹淨肉棒。老傢伙意猶未盡,休息片刻之後,破天荒的又在楊鈺瑩的小穴裡射了一泡。

*** *** *** *** ***

從此,楊鈺瑩成了老首長的專用性奴。而小鶯小燕又多了一項任務——調教楊鈺瑩。每天幫楊鈺瑩剃毛、浣腸、梳妝打扮,供首長使用。為方便調教,她們在楊鈺瑩的美頸上安了項圈,乳頭和陰蒂上也被剌穿安了乳環和陰蒂環。閒時就在環上連一條鐵鍊,牽著赤身露體的甜歌星到處轉悠,甚至到別墅外去散步。久而久之,楊玉瑩也習慣了裸體的生活,習慣了男人們異樣的眼光。

但老傢伙的性能力卻在一天天的變得衰弱。為保持他的性能力,小鶯和小燕想盡了辦法:她們在楊鈺瑩乳環和陰蒂環上掛上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飾物,讓她在老頭面前跳豔舞;或者使用導尿管插進她的尿道,又將皮管的另一端插回她嘴裡,迫她喝自己的尿;又或者用各種日式捆綁方式將楊鈺瑩綁成奇形怪狀,叫年輕的警衛輪流幹她;甚至買了一條訓練有素的大狼狗,專門幹楊鈺瑩。只有在這種極度的剌激下,老頭的肉根才有可能有反應。

*** *** *** *** ***

一年多過後,遠華案終於告破,老首長的行宮又搬回了北京。在北京的別墅裡,首長舉行了盛大的慶功宴會,會上邀請了不少有地位有名望的人和一些高幹子弟。

楊鈺瑩被作了精心打扮,長髮被梳成高高的馬尾辮。身穿束腰緊身的黑色皮衣,皮衣的上沿托著高聳的乳房,下身穿緊身的黑色皮短褲,說是短褲,其實是一條「開襠褲」,肥厚的陰唇和緊密的菊門都在皮褲的一條寬縫中暴露出來。腳上穿的是一雙黑色的長筒靴。黑色的裝束襯托著白色的肉體,透射出一種淫靡的肉感。乳頭和陰蒂上的銀環也閃耀著光芒。為吸引的注意,環上都掛了一個小鈐鐺。走起路來叮叮噹當的響。

小鶯和小燕也化了妝,小鶯扮演的是美少女戰士——水兵月。長髮分成兩股高高梳起再垂下來。身穿漂亮的水兵服,當然,這件衣服也經過了改造,渾圓結實的乳房從兩個圓洞中鑽出來,手上帶著白色的長手套,藍色的百褶短裙下當然什麼都沒穿。小燕扮演的是俏麗的女警,貝雷帽歪戴在頭上,特製的警服,胸口開得特別低。一眼就能看見乳峰。寬皮帶系在纖腰上,更顯出胸部的豐滿。剪短了的警裙下也是空蕩蕩的沒穿內褲。兩人的身上都散發出一種青春的活力。

會上還有許多漂亮女孩,都穿著得極為暴露,楊鈺瑩驚奇的發現裡面也有不少知名女演員歌星和主持人,不乏一些新走紅的所謂「青春偶像派巨星」,有的扮作日本歌伎;有的扮作印度舞女;有的扮成仙女,只披一層薄紗;都極盡淫蕩之打扮。

首先是各位明星表演節目,有唱色情歌的,有跳豔舞的,楊鈺瑩也上臺晃著奶子搖著屁股唱了一首<輕輕的告訴你>,但詞已經被改了,「……不要問我的洞有多深,我會告訴我那裡多能……」唱著唱著,眼角居然流出了一滴淚珠,大概她也沒想到自己會落到這種地步。

表演完後就是抽籤,男人依次上臺抽取號碼,抽到的號碼越小,就越能優先挑選自己喜歡的女人,於是抽到前幾號的男子都挑選了明星們來一親芳澤。楊鈺瑩被一名魁梧的軍官選到。他對楊鈺瑩的屁眼很感興趣,舉起巨屌,粗魯地插進楊鈺瑩的肛門。

「哎喲,插死我了。」楊鈺瑩連連告饒。那人哪管那麼多,只顧自己快樂,每回都插到直腸的最裡端。雙手還繞到前面,手指扣住乳環,向兩邊亂扯。痛得她眼淚鼻涕都流了出來。淚眼中,她發現其它明星也被幹得嬌呼不已。小鶯和小燕也被男人狂奸著,小鶯由於長得可愛,正被兩個年輕人玩「三明治」,一個肏小穴,一個肏屁眼。

*** *** *** *** ***

在遠華案件中,楊鈺瑩因為牽扯到一些問題,本來應該被逮捕審判的,但老首長出面自然擺平了。案件平息之後,她在老頭身邊軟磨硬蹭,要求複出。因為老傢伙的性能力大不如以前,不需要楊鈺瑩天天呆在身邊,便答應了她的要求。

一道令箭下去,楊鈺瑩又重新活躍在各媒體上。但每個星期,她都要神秘地飛回北京呆上一兩天。

(全文完)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