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愛妻

那晚,我讓老婆如約去了,然後偷偷的跟在她的後面,他們的約會地點還是那個我第一次跟蹤去的梅山公園,這個公園地處的很偏僻,有許多的參天大樹,樹下全是一棵棵矮灌茶木,白天這裡是一個休閒公園,晚上卻成為情侶談心偷情的好地方,一對對男女躲在茶樹叢中摟抱擁吻,甚至躺在地上翻雲覆雨、愛撫偷情。我不動聲色地悄悄跟在老婆身後,直到看見趙明把我老婆放到地上,我才在近距離的一叢小樹後蹲下來,我知道那個地點是他們談戀愛時幽會,常去的地點。

他們輕車熟路地開始調情,趙明當然知道我老婆的敏感部位在乳房,一開始就對她的乳房進攻了,漸漸地我老婆叉開的大腿令裙子撐開,露出裡面白色的窄小三角內褲,春光盡泄,但反正他們已經是我心目的假夫妻了,於是沉著氣打算再窺多一會,樂得偷多一點師。

這時,情況卻突然急轉直下,膽大的他們把我都嚇得呆若木雞:就在山徑小路旁邊,路過的人都可以看到的茶樹叢旁,趙明用快如閃電的速度,將我老婆的裙子反上,撥開她兩條大腿左右一分,內褲也懶得浪費時間去脫,伸手揪著她幼如小繩的內褲末端,往旁一扯,擱到大陰唇與大腿的凹縫內,露出整個濕濡得反光的陰戶,連忙跪到她張開的大腿中央,再將自己的褲鏈一拉,掏出硬梆梆的雞巴,沉一沉身,盤骨一挺,轉眼間就全根插進我老婆的陰道,雖然黑暗的場合看不清她的陰戶被抽插得如何淫水橫流,但是發出的聲音卻可以告訴我,是毫無間斷的兩副性器官磨擦而發出的「吱唧、吱唧」交響,聽起來就好像幾個人赤著腳在爛泥上奔走的聲音,又像洗澡時香皂沫與皮膚揩磨的音韻。

他們旁若無人地抽插著,趙明還抽送不到四、五十下,我聽到從我的身後,傳來一對男女說話的聲音,而且越來越近了,我擔心這一對情侶走近了,一定會看到吳紅和趙明糾纏在一起的畫面,我再也不能等待了,輕輕地走向前,拍了拍趙明的肩膀,嚇得趙明的雞巴從我老婆的陰道裡滑了出來,回頭看見是我,這才放心的舒了口氣,剛想說什麼,就被我制止了,我用手指了指已經快走到跟前的那對情侶,他才明白地把軟軟的雞巴,塞進了褲鏈裡,我老婆當然一站起來,什麼都沒有了,我這才明白,這是他們常用的方法,也是許多偷情的情侶慣用的辦法,肏屄的時候,有人來了,男的屁股一縮,女的那麼一站,裙子望下一放,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看見他們的人還認為他們在親熱,根本就看不見他們是在性交。

我什麼話都沒說,只做了個讓他們跟我走的手勢,於是,他倆就知趣地跟著來到了家裡。

一回到家我放心大膽的責駡起趙明來了,罵他背信棄義、不講信用……等等,反正專門找難聽的罵,罵得他是狗血噴頭,我老婆卻像沒事一樣到衛生間清洗去了,當警告他再不准碰我老婆時,他急了,趕緊向我保證,下個星期一定把老婆送給我玩,我這才停止下來,破泣為笑,看到我高興了,他就想抱著我老婆求歡,被我制止了,我嚴肅的告訴他,在沒有得到你老婆之前,我再也不會讓你碰吳紅了,我會好好的看住她的,直到趙明灰溜溜地離我家而去時,我卻抱著老婆,學著趙明剛才的動作,連褲子都沒脫,就來了一次。

第二天傍晚,趙明就打來電話,喊我們夫妻去他家吃飯,我和老婆就去了,那天是我第一次看見趙明的老婆——玉芬,果然比我想像的還要漂亮,雖然是從農村裡來的,皮膚卻相當的白淨,絲毫沒有農村人的那點土氣,我們談的很投機。

顯然,她不認識我們更不知道我吳紅和她老公曾經的關係,卻對我們夫妻特別的熱情,我和趙明也是也是特別的高興,不知不覺都喝多了,我老婆可能是觸景生情喝的比我還醉,臨出門我是頭重腳輕,她卻好,剛出門就把喝下去的酒全吐在我身上,結婚這麼多年,她還從沒喝過這麼多酒,今天不知是為什麼,居然也喝醉了,我連自己都走不穩,更沒有辦法去扶她,玉芬硬逼著她老公送我們回家,趙明當然是求之不得了。

回到家,我倆把老婆扔在床上,我叫趙明看著我老婆,扔給他一個臉盆,說老婆要吐就吐在這裡面,你坐一下,等我洗完澡再走,說完趕緊去衛生間換洗滿身的嘔吐物,弄了半天才洗乾淨。

當我走近臥房時,我發現老婆已經衣不遮體,一隻腳架著一隻腳是伸直的,超短的裙子早已遮不住幾乎透明的內褲,濃黑的陰毛還有幾根從鏤空的內褲中跑了出來,她的腿向兩邊分開,清楚的可以看到內褲檔部的正中間有一塊圓圓的是她分泌出來的水跡,肩膀微側,可以看到她一小部份的乳房已不安份地從她胸罩下跑了出來,透過薄薄的外衣,隱隱約約可以看見粉紅色的乳頭,在微弱的燈光下,看起來非常性感。

當我走進來的時候,正好看見趙明的手從我老婆的乳房上拿開,看我進來他結結巴巴地說:「吳紅的衣服跑上去,我把它放下來,對不起,我想我最好還是走吧,」趙明說,接著他轉了個身準備離開。「不,等一下,」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別這樣就走了,我想你又對我老婆不規矩了吧?」

「不,不是的,是它自己爬上去的,」他急急地說「難道你的手也是自己爬上去的?」聽我這麼一說,他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站在那裡很尷尬,就在我看見他摸我老婆乳房的一刹那,一個奇妙的想法又在我心裡產生了。

我接著說:「我知道你喜歡我老婆,非常的愛她,我更知道你很愛你自己的老婆」他沉默了半天搖了搖頭,眼睛偷偷的在我老婆的陰部描了一眼,吞了一下口水沒有回答。

我卻說:「沒關係,我想只是看看不會有什麼關係的,只要不吵醒她就行了,好嗎?」我很輕輕地把老婆衣服的肩帶解開,拉下她的左肩,再慢慢地往下拉,露出她更多的胸部,但是還沒露出她的乳頭。

「還要看更多嗎?」我輕聲地問他還是默默地點了一下頭,我把衣服往下拉,不過拉到她的乳頭時,就被她豎起的乳頭頂住了,我很小心的拉高衣服,以通過阻礙。

我發現現在趙明走得更近了,而且一直盯著我老婆的胸部。「沒關係,你可以摸摸看,不過要很溫柔。」他張大了眼,靠得更近了,他彎下腰,伸出略帶顫抖的手,另一隻手放在褲襠上,好像是為了維持平衡,但是很明顯地看得出來他在幹什麼,他伸出的手,越來越靠近老婆的胸部,直到最後——他的手指輕觸到老婆左邊的乳頭,開始輕輕地撫弄。

老婆沒有動靜。他開始輕輕地愛撫我老婆的胸部,輕輕地摸了一個又換一個。

老婆還是一直沉睡著,不過呼吸的速度似乎有點加快。

有了我的允許,趙明變得更大膽,他開始加大手上的力氣,捏著老婆的乳房,而且他的褲襠也漲得越來越大。看著這個情形,我覺得很有趣,我走到老婆的臀部後方,小心地拉開蓋在她臀部上的短裙,移開內褲讓她的臀部露了出來,也露出她一部份的陰戶,不過趙明的位置看不到這些,可是我發現趙明情不自禁地將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套弄起雞巴來開始打手槍。

我拉直老婆的左腿,這樣可以看見她的陰毛和一部份的陰戶。趙明看到我這麼做,走到我身後想看個仔細,「別靠得太近,」我警告他:「你只能摸她,知道嗎?」他停下手上的動作,滿心喜悅地看著我:「太好了!你能讓我……太好了!」他改用左手握著他的雞巴,繼續打著手槍,然後伸出剛才在打手槍的右手,輕輕地摸著我老婆的濃黑的陰毛,已經離她的洞口已經很近了。老婆依然沉睡,但是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趙明開始用中指在我老婆的陰唇上前後滑動,而食指則輕輕地揉著老婆的陰蒂,來回幾次後,我老婆的陰唇似乎微微地張了開來,陰道中的香味也隨之散發到空中。「唔!唔!」趙明一邊呻吟,一邊稍微插進一小截小指進入我老婆的屄縫中。他一插進去,老婆的身體有一點顫動,然後又平靜下來,趙明見狀,立刻將手收了回來。我看老婆還沒醒來,但是我不知道剛才那樣會不會把她弄醒。

趙明看看我,我對他點點頭,他得到鼓勵,繼續用左手打著手槍,又伸山右手摸著我老婆的陰戶,有時還用手撥開陰唇,輕輕插進一小截的手指,而老婆的臀部有時也會迎合他的動作,還會發出一點點呻吟,而趙明的左手則不停地打著手槍。

我忽然有個點子,我上前把老婆的左腿張到最開,讓她的陰戶完全張開,不過還是離趙明的陰莖有點距離,讓他幹不到我老婆。他的雞巴本來就不長,「趙明,過來這裡,」我說道:「你在這裡可以一邊打手槍,一邊摸她的肉洞,不過可不准肏她,知道嗎?」

他點點頭,很快地移到老婆的雙腿之間,他用左手摸著我老婆的整個陰部,用右手打手槍,他的雞巴離她的陰道口約有十五公分的距離,他用大姆指摩擦著她的陰蒂,一邊激烈地打著手槍,過了不久,他越打越近,直到龜頭只離洞口不到三公分,我老婆也開始扭動著臀部,有一次她的臀部往下扭時,她的陰戶正好碰到趙明的龜頭,這樣一來,趙明更大膽了,打手槍的時候故意讓龜頭任意頂在我老婆的陰戶或陰蒂上,有時還會「意外地」把龜頭的一部份插進陰戶裡,過了一會兒,他射精了,他的精液噴滿了我老婆的陰毛、陰唇,還有一點噴進陰道口,消失在陰道裡。他看著我,輕聲說:「謝謝了老哥,我保證下個禮拜讓你上我老婆?」

我對他笑了笑,拉開他,現在該我上場了,我移到老婆的兩腿之間,脫下我的褲子,掏出我的肉棒。「趙明,過去一點,我要把她拉到床邊幹她。」我輕聲對趙明說他照辦了,我拉著老婆的腿往床邊移,直到她的臀部拉到床邊,她一直沒有醒來,但是呼吸一直急促,而且她的陰道中一直流出混合趙明的精液的愛液,我讓趙明過來,捧著她的腿和左邊的屁股,好讓我能空出手來,當趙明捧著我老婆的屁股時,我看到他用力捏著老婆的屁股。

於是我用陰莖磨著老婆的陰道,那裡真是濕得不得了,她的愛液混合著趙明的精液,使得她的陰道光滑得很,我幾乎快射精了,我慢慢地將陰莖插進那火熱的陰道深處,我立刻開始抽送,老婆雖然生過小孩,但是陰道卻緊得很,才插到第十幾下,老婆就在夢中得到了高潮!看到這個情形,我也忍不住了,射在她的子宮深處,而老婆也開始呻吟。

當我拔出陰莖後,趙明把我老婆的腿和屁股放回床上,然後彎下身,輕輕地舔了舔我老婆左邊的乳頭,幫我用衛生紙清理完老婆的陰戶後再站直身體。我沒有力氣再說什麼,和趙明走出房間,在千保證萬保證後他回家了,我關上門回到臥房,躺在老婆身旁,我暗暗的得意,趙明再不就範的話,我就這樣吊他的胃口,我不相信他不把老婆送給我。

後來我才知道,並不是趙明不受承諾,他是怕他從鄉下來,保守的老婆不同意,最後我們倆個臭男人終於想出了個絕頂的好辦法——強姦。

想好了辦法,我們就開始行動了,在一個週末的傍晚,他知道他老婆每天都是這時候回家的,於是,就讓我先用繩子把他捆起來,扔在地上,我戴著面具拿著刀,躲在暗處等他老婆回來,只過了十分鐘,他老婆就回來了。

只見她今天別有一番打扮,她穿著幾乎透明的黑襯衣和只遮到大腿一半的短裙,看上去性感無比。尤其是她那渾圓豐滿的玉臀,配著細細的柳腰,再加上胸脯雙峰高挺入雲,看了令人都想咽下一口水。她的臉兒也美豔極了,那小腿又均勻,又修長,整個胴體若隱若現,看得我下麵的傢伙一下子怒髮衝冠,當從黑暗從跳了出來,用刀架在趙明脖子上,她嚇呆了,以至於我用殺死趙明來脅迫她脫光衣服時,想不到深愛他的玉芬,略加考慮之後,就滿面羞澀地慢慢解開身上的衣服。

我停止了呼吸,只見她如玉如瑩,潔白如雪的胴體,已活色生香地呈現在我的眼前。當退下乳罩粉團似的兩個肉球,透著幽香。她的兩個乳球不但大、圓,而且挺脹的,粉紅色的乳暈、如小葡萄般大的乳頭、白裡透紅,誘人極了,當她脫光最後一條內褲時一刹那,一個光潔無毛的漲卜卜陰戶,美麗得使我暈上一暈,不單肥白,而且真的一毛不生,滑溜溜、白雪雪,清潔得就像精美的瓷器製品。

想不到玉芬的陰戶,居然是男人最忌諱,也是男人最喜愛、最渴求的無毛「白虎」!

光禿禿的陰戶一毛不生,白淨淨、滑溜溜,脹卜蔔,露出兩片紅嫩的小陰唇,完全是我經常在夢境中見到的一模一樣,踏破鐵鞋無覓處,原來夢寐以求的人間珍品就在咫尺眼前!

我鍾情萬分地注視著這可遇不可求的極品,呆著僵硬的身子垂涎欲滴,靈魂簡直飛出了竅,難以自控得幾乎想就此撲上前去,將頭埋在上面舔個沒完沒了,趙明一聲咳嗽才把我從夢中驚醒,連忙用刀逼著,把她的雙手捆了起來。玉芬羞得閉上眼睛,任由乳香四溢的驕人身材毫無保留地給我細意欣賞,粉臉漲紅得就像她的第一次——也真是第一次:第一次將神密的領域展覽給丈夫以外的男人觀看,而且是她情敵的男人!當然她還不知道眼前的蒙面人是我。

我那裡還忍得住,馬上含住一個乳頭吮吻起來,另一支手則摸捏著另一個乳房,又揉、又搓、又搖。她的身一驚,不過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她的乳房實在壯觀,沉甸甸的非常飽滿。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