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愛妻

這時,我聽到了她沉重的喘氣和激烈的心跳聲,那邊,趙明也不安份起來,胯下的雞巴已撐起了帳篷,要不是手被綁住早就打起了手槍。

看到這裡,我故意變了聲音,惡狠狠地說:「想不到你這樣愛你的老公,那就給你一個更愛他的機會,你先幫他口交!」

其實,這都是多餘的,我和她只見了一次面,她根本聽不出我的聲音的,玉芬或許想不到會是這樣的演變,所以就楞楞地看著我,其實我有我的想法,我先讓她當著別人的面和趙明玩盡花樣,然後我當著她老公的面再上她,這樣可以消除她自尊心和羞恥心,以後大家玩起來就無所顧及了,再說讓趙明先幹我後幹,他們小倆口的心裡都會舒服點,趙明當然知道這方面我早已經是高手了。

而這時候他老婆乖乖地趴到他兩腿之間,從慢慢地褲鏈裡掏出她老公雞巴含著,可是因為過去沒有口交的經驗,所以就只有含住而已。而在經過我的指點之後,她才知道該如何舔弄挑逗男人的陰莖,而這時候我看到趙明眼中流露出興奮的眼光,而忍不住地呻吟起來。

我轉到他老婆的身後,從後面去看那個人間珍品,她要跪著去含趙明的陰莖,於是白嫩嫩的屁股高挺在空中。因手被綁著不能支撐身體,所以雙腿沒有辦法好好的併攏,反而向外大大的張開,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光滑的陰唇上連一根汗毛都沒有,白嫩的陰唇中間露出一丁點粉紅色的陰蒂,兩片濕潤的陰唇微微的向外張開,露出內側淫靡的粉紅色。我能感覺我的心臟在蹦蹦的跳著,血液在血管中狂奔。望著這可遇不可求的方寸之地,不由自主便埋頭苦幹,一舔、又一舔,沒有陰毛的約束,啊!舒暢得我全身熱血翻騰,舌頭根本就和陰戶在一起,半秒亦捨不得離開。我把小陰唇含在嘴裡吮啜,把舌尖在陰蒂上撩撥,往日的癡想,今天竟然夢幻成真了!

在我的挑逗下,玉芬的身體開始發燙,氣喘如麻,屁股在我眼前一弓一跳,她那美麗雪白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而來回地晃動著,陰道裡流出源源不絕的淫水,糊滿在陰唇上,使我鼻子嗅到腥腥的味道,舌頭也感到鹹鹹的,就如打上一針興奮劑,整個人醉迷得不知身處何方。

理智使我還是把玉芬的身體,先讓給了她的老公,我把趙明的陰莖從她嘴裡抽出來,扶著她的屁股,對準她的洞口坐了下去。

此刻的我蹲在她的背後,十指伸到前面緊握著她雙乳,把她蹲著的身子抬高抬低,將插在她陰道裡的陰莖提出送入,玩的不亦樂乎。這時她開始自動套弄她老公的雞巴。見她屁股像波浪一樣起伏,陰莖的出入使大龜頭在陰道裡做著重複又重複的活塞動作,把陰道裡滲出來的淫水,一下一下地刮出外,趙明的陰莖上佈滿白濛濛的黏漿;小陰唇充滿血液,變得又紅又硬,像劍鞘一樣包裹著他的肉棒,偏偏那肉棒又不肯安靜地藏身在內,又出又入,連陰蒂上的管狀嫩皮亦被扯得跟隨亂捋。

摸夠了乳房,我把她的頭抓住向後仰,把我的陰莖塞進她的嘴裡,粗壯的陰莖把她的小嘴撐闊到極限,雙唇含得那雞巴緊緊密密,她還像生怕我忘形時用力插到底,龜頭直抵喉門,令她窒息難受。忽然趙明的身體卻在不斷抽搐,不消說,一股股的精液,此刻又正由他的體內遷移到他妻子的體內了。

趙明精盡力疲地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我的戲也該上場了,我也不管她的反不反對就跪到她大腿中間,抬起她一雙小腿擱上肩膊,壽桃般的陰唇微微張著等待我的侵襲。我雙掌撐在她腰旁,兩腿後伸,龜頭一觸著濕濡的洞口,便長驅直進,陰莖一分一毫地插入,昂頭探索著這從未來過、潮濕而又神秘的仙洞。

龜頭的感覺很奇妙,進了一重門,還有一重門,陰道裡面皮瓣重疊,層層關卡,過之不完。我明白了:這極品不但有「外在美」,亦含有「內在美」,複雜的構造就是萬中無一、人們常津津樂道的「重門疊戶」!單是插進去已經令人銷魂蝕骨,抽送起來的那種滋味,更是讓人樂而忘返、死而後已。我太羡慕我的情敵趙明瞭。

眼前雪白的陰戶,中間插著一根漲紅的雞巴,我烏黑的陰毛,又沾滿趙明的精液和她黏白的淫水,色彩繽紛,春意撩人。陰莖在一出一入中,把精液和淫水磨擦成無數的泡沫,像螃蟹口中吐出的小氣泡,黏滿在陰道口四周和我的陰莖上,並且隨著抽送發出「吱唧」「吱唧」的伴奏。她陰道口的嫩皮又特別長,當陰莖向外拉的時候,可把它扯成一條半寸的管狀薄皮,緊緊地裹著陰莖而跟隨出外,到陰莖再向裡挺進時,它才又跟隨陰莖一道乖乖地縮入,伺候著下一次抽送的到來。

我再低頭瞧瞧她的陰戶,脹卜蔔地演凸著,挨著我一下下的抽插,令人既愛又憐,下體更由於我的挺動將她雙腿推前,令到屁股離床挺高,隨著陰莖的進退在上下迎送,「吱唧」連聲、淫水橫流。陰道裡的緊湊又和我老婆那種緊湊不同,老婆的緊湊是將整個陰道包裹著全部陰莖,而她的緊湊則像裡面有一層層的皮環,鬆緊交替地把陰莖箍滿,當抽送時,無數肉瓣便輪流在陰莖的軀幹四周磨擦,令陰莖產生一種又像擠壓、又像撫揉的雙重感覺,特別而又享受。

細味領略著這從未試過的新奇感覺,快意來得更濃,抽送不到平時的一半時間,高潮就蠢蠢欲動。丹田開始收縮,龜頭漸感發麻,陰莖脹得像要爆炸,睾丸被緊縮的陰囊擠到陽具根部,尿道亦鼓脹成一條硬管,想來再捱不到十來下,體內隨時候命的大量精液,便會一聲令下,飛射而出。

這時她亦開始漸入佳景,綁住的雙手抓著床單力握,再慢慢扯向身邊,小腹在不斷抖動,全身肌肉繃緊,淫水從陰道裡大量湧出,懂昂著頭張大嘴,,剛剛被她老公吊了一半的胃口,卻在我身上得到了滿足。我用盡吃奶之力,再使勁狠狠地抽送十多下,真的忍不下去了,一個快樂的哆嗦,陰莖發出一陣陣抽搐,七八股精液射進了她的陰道,流進了子宮。

陰莖射精後會慢慢軟化,不然就可以繼續逗留在玉芬那構造奇妙的桃源小洞裡,為了阻止陰莖滑出,我只好趴在她身上,把恥骨力抵她的陰戶,好讓陰莖能塞得多久得多久。再不願意,也敵不過大自然的規律,陰莖終於和精液一起被擠出了陰道。

瘋狂過後一切又恢復了平靜,強姦遊戲也結束了,也到了揭開面紗的時候了,當我解開面具露出我廬山真面目的時候,我看見玉芬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想想剛才在我面前表現出來風騷的樣子,害羞地哭了起來,我趕緊解開她的繩子,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只有放開趙明讓他去哄她。

當趙明剛要勸她,她指著趙明的鼻子就罵開了:「你這個畜生,居然把自己妻子,讓給你的朋友玩,你還是不是人?嗚,嗚……」又哭開了,連趙明也不知道怎麼辦,他現在也是有口難言,見他不便開口,我就把趙明和我老婆談戀愛,破了我老婆的身,給了我一個不完整的妻子,使我們夫妻的關係一直不好,這都是他造成的,以至於現在他還和我老婆保持著不正當的關係。當然,其中有些是我加進去的,說完,我把上次在我家趙明和我老婆做愛的照片,全扔在她的面前,讓她覺得是她老公先對不起我的,果然有效,她再也不哭了,低著頭紅著臉開始收拾著地上的殘局。

一場風波是結束了,我們之間隔層被捅破了,我們和趙明夫妻的關係更親切了,此次以後,我們和趙明夫婦每個月至少都玩兩三次夫婦交換的遊戲,我們試盡性愛的花式,兩位老婆也很合作,對我們千依百順。什麼地方刺激就到什麼地方幹,浴室。廚房。陽臺。野外,有一次四個人還在玉芬的裁縫店裡幹了一場,遇到我老婆的經期,我就到趙明家過夜,遇到玉芬的經期,他就來我家睡覺,這樣就不用騷擾經期裡的妻子了,大家玩得開心極了,特別是我老婆和玉芬幾乎也成了無話不說的姐妹,直至我們把這種關係保持了很久。

去年,趙明的單位不景氣,工資下浮百分之六十,每個月只有一兩百塊錢的收入,玉芬的裁縫店,也因為買衣服的人多了,生意不怎麼好,他們的生活發生了拮据,沒有辦法的他們,把他們讀三年級的兒子丟給趙明的母親,就南下打工去了,一去就是一年,偶然他們也打來電話,問候一下,都是簡單的聊聊,聽他們倆講,是在福建的一家工廠上班,可從玉芬寄回來照片上看,披金戴銀的她,我怎麼都不會相信,他是在工廠裡上班,後來,知情的人告訴我說,玉芬在廈門的夜總會做台時,被一個臺灣的一個六十多歲大老闆看中,做了人家的二奶,趙明就在玉芬和臺灣佬住的附近,租了間房子,無聊的時候就打打牌,有需要的話就打個電話,於是,玉芬就會偷偷溜出來,送點錢,然後讓他滿足一下,就匆匆的離去了,繼續陪老不死的臺灣佬去了。遇到臺灣佬回臺灣時,他們才可以在台灣佬為玉芬買的別墅裡風流一下。

真沒想到淪落的趙明,竟然會讓他的老婆去陪一個六十多歲的糟老頭,能讓趙明有此舉動,大概也是拜我所賜吧?這也是上帝對他這個破我老婆處女身的男人的懲罰。

現在,百般無聊的時候,趙明都會打電話來和我聊天和我老婆調情,我們當然不好在電話裡揭穿他們,只是敷衍地告訴他們,讓他們賺夠了錢就趕緊回來,其實,我已經和我老婆商量好了,再也不會和他們夫妻交換了,說不定趙明那賣屄的老婆,會給我們帶來什麼災難性的性病,趙明說他們準備春節的時候回來,我打算在他們回來之前,為我們再找一個交換的物件,各位有興趣嗎?

有就和我們聯繫,到時候春節就上你們那去來回避他們,我老婆的條件就是:男人要看的順眼就行,我的好說,只要女的稍微看的過去就好,我們可不喜歡濫交的那種哦!!

喘著氣趴在妻子豐滿白嫩的身體上,任憑老二在妻子的陰道內萎縮,妻子也懶洋洋地叉開一雙白嫩渾圓的大腿躺在床上,我們兩人誰也不願意多說什麼,反正結婚6年了,新婚時候的激情早就沒有了。

相反我和妻子都知道這是毫無意義的事情,因為我的精子異常,肯定是無法生育的。

每星期2次的性交就好像做功課一樣,缺少了激情,也缺少實質,但是我很愛我的妻子,妻子也很愛我,我們是大學的同學,有很好的感情基礎,沒有小孩對我們來說,隨著年齡的增加,我們夫妻的渴望越來越強烈。

過了幾分鐘,我終於從妻子性感白嫩的身體上爬了起來,老二已經萎縮到了極點,稀溜溜的精液從妻子微張的陰唇間流淌出來,妻子下意識地將叉開的大腿合攏了一點。

我翻身躺在妻子的身邊,長長地噓了一口氣說道:「我們要個孩子吧?」

「領養一個?」妻子幽幽地回道。

「領養不是自己的骨肉,沒有血緣關係啊?」

「那怎麼辦?」

「是啊!」,我歎了一口氣說道:「要不人工授精?」

妻子一聽將身體轉向了我說道:「人工授精?也不知道精子提供者怎麼樣,生出的孩子好不好啊?萬一是盲流或民工的精子那怎麼辦啊?」

「那也是!不過除了這個辦法外,還能怎麼辦啊?」

臥室裡長時間的沉默,我和妻子兩人誰沒有說話,連空氣都感覺很壓抑。

「要不……要不我們自己找一個?」我猶豫再三終於說出來了。

「什麼?我們自己找一個?什麼意思?」妻子有些驚詫地看著我。

我側身摟住妻子一絲不掛的身體,輕輕地在她耳邊說道:「我們去找個英俊的男人來啊!」

說完這句話,我竟然感覺到自己的老二有些發硬。

「你是說……」

妻子看著我臉說道:「那……那怎麼行……啊……」,妻子的臉上飄出了紅暈。

「那有什麼不行,這樣我們至少可以選擇啊!而且……」,我一邊說一邊感覺到自己的老二硬挺起來:「而且可以打破我們平淡的夫妻生活啊!」

「你好壞啊!……」,妻子一聽滿臉緋紅,撒嬌地往我懷裡捶打,同時她還發現我的陽局已經很硬挺了:「讓你老婆給別人,你還興奮啊!好壞啊……」

說是這樣說,但是妻子很快就用小手握住了我的老二,用力地揉搓。

我已經十分的興奮,完全沒有開始的那種壓抑感,一把摟住渾身發出性感的妻子,瘋狂地愛撫說道:「現在網上不是流行3P或多P嗎?我們也可以啊!不但可以讓你享受快樂,而且我們還可以借種啊!」

說到這裡,想像著我把自己的妻子就將給別的男人抽插,然後把滾燙的精液完全地射進她的肉體內,最後還要讓那些濃稠的精液結合到妻子的體內,我的老二又硬挺了幾分。

我馬上翻身而上,分開妻子的渾圓的大腿,發現妻子的下體也是濕乎乎的一片,分不清是開始射進去的精液流出來了,還是新流出的淫液,這時候,我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一把握住自己的老二頂到妻子的微微張開的陰唇,借著妻子陰道口十分潤滑的濕液一插而入。

頓時我感覺到妻子的陰道內,似乎比平時更加的濕熱,而且箍勒的更加緊迫,而我想像著妻子就要被人壓在身下,瘋狂地姦淫,渾身欲望大增。

妻子也好像格外的興奮,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經把我想像成其他的男人在姦淫她,她柔嫩的陰道早就開始一夾一夾地揉磨著我的老二,比平時有力的多,而且非常的濕熱,很快妻子就發出亢奮不已的呻吟。

「啊……啊……你現在好硬啊!……用力啊……」

聽到妻子的淫蕩的呻吟,我更加的已經亢奮不已,加大了抽插的幅度。

妻子平時的舉動一向是端莊高貴的,但是現在卻好像淫婦一樣,簡直不像平日的她,她的淫叫也由叫變為哼,俏面飛紅,雙眼潤濕,伸出雙臂攬著我,小肉洞裡分泌出滋潤愛液,使我更能大力抽送。

我也十分的興奮,隨著妻子的肉洞把我粗硬的肉棍兒又套又磨,我的龜頭逐漸癢絲絲的,一陣酥麻傳遍了我的全身,我肉緊地把她抱住,我龜頭一熱,終於將精液全部噴射出來。

妻子的宮頸滾燙精液一陣激燙,陰道內的嫩肉連連夾擠不止,上臂緊緊摟住我的身子不放,兩腿也夾緊著我的腰間,令我動彈不得,我知道她肯定是在幻想其他男人姦淫她而達到極度的高潮。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