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靜

當楊靜從床上起來的時候,第一時間看到的就是正面對著自己睡著的凱薩琳的面龐——然後她立刻想起了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時之間,驚訝惶恐不安忐忑乃至於恐懼害怕等多種情緒同時湧上心頭,讓她的心思變得亂糟糟的,她從未想過會發生這種事情,更從未想過自己會和一個女的上床,更從來沒有想過凱瑟琳會說她一直喜歡著自己。

如此多的想法情緒心思混雜在一起,以至於一時之間她的大腦都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宕機了。

「楊,睡的還好嗎?」凱薩琳睜開了眼睛,輕柔的問著她——那種神情,語氣和說話態度,看起來已經是完全把她當做自己的愛人呢。這讓原本暗下決心當面澄清告訴對方自己昨晚只是喝醉了能不能當那些話那些事情都沒說過都沒做過的楊靜一時之間根本無法開口——凱薩琳是學校的啦啦隊長,家裡頗為富有——至少比她家富有,一直以來也都盡心盡力的幫助她,她過去曾經受過對方許多恩惠,人也長得非常漂亮,而她昨天才剛剛和對方上了床,做了愛。

此刻這許許多多的事情疊加在一起,讓她根本不好開口——以及最重要最主要最關鍵的問題是,她發現自己其實對於這種事情並不太排斥——至少對和凱瑟琳這個人做這種事情,並不怎麼排斥。

她看向對方在被子下半露出的白皙飽滿挺拔的胸部——遠比她的要來大,凱瑟琳很明顯注意到了她的視線,驕傲的挺了挺胸,流露出得意的微笑:「楊,你是不是還想要?」

楊靜一方面覺得不好意思,想要告訴對方自己其實並不想,另外一方面她的內心之中實際上又確實想要試試看,而且最重要的是昨天晚上兩個人什麼事情都做過了,此刻對方看著她根本就是在看自己的愛人,如果這個時候拒絕的話似乎是顯得太過虛偽了一點?

於是她最終還是點了頭,然後凱薩琳就湊了過來,楊靜開始撫摸凱薩琳的這對胸部——這是她在清醒狀態下第一次撫摸對方的胸部,白皙,柔滑,手感極佳,讓人愛不釋手,摸了第一次就還想要摸第二次。

然後楊靜更是把自己的腦袋埋了上去,輕輕啜吸對方的乳頭,舔弄對方的乳房,讓凱薩琳忍不住發出悶哼聲出來——情欲的味道再次在這個房間之中蔓延起來。

凱薩琳將被子一掀,把兩人的身體罩住,然後再一次緊抱住對方的身體,開始戲弄起來。

楊靜第二次來到蘇珊娜家的時候,已經確定了和凱薩琳之間的關係——都已經做了兩次,其中一次自己的意識還是從頭到尾都非常清醒的狀態,怎麼都不好意識翻臉不認人。

而且一個人在異國他鄉,很多時候,楊靜也確實會感覺到孤獨和寂寞,想要一個人陪伴,並且想過自己是否要找一個男朋友——只是他這個人一向寧缺毋濫,而且認識的男生要麼已經有伴,要麼關係混亂,要麼就專注於學習和事業,根本顧不上談戀愛,所以才一直單著。

而此刻雖然她沒有男朋友,但是女朋友其實也是一樣——何況凱薩琳實在是一個很好的人,除了性別之外,簡直無可挑剔。

楊靜偷偷的瞧向面前的女主人,在被凱薩琳開發過之後,她似乎是終於覺醒了對女性的審美和欲求——蘇珊娜實際上也是一個非常富有魅力的女性,她的頭發是近似於金色的珀金色,胸部比凱薩琳要大上一號,然而腰身不如凱薩琳纖細,大腿也不如凱薩琳修長——畢竟凱薩琳作為啦啦隊長在鍛煉上明顯要比忙於工作的蘇珊娜更多,然而在臀部上蘇珊娜明顯要比凱薩琳更加肥厚——畢竟是生過孩子的女人,然而摸起來楊靜覺得一定不如凱薩琳緊致而富有彈性,但是應該更加柔軟。

然後楊靜才恍然大悟自己剛剛想了些什麼——她覺得自己簡直變成了一個女色魔,而且嗜好女色。這讓她心裡忍不住生出了濃濃的愧疚之情,在面對蘇珊娜的時候總是忍不住微微偏轉過頭,不正面看向對方。

「嘿,楊,為什麼你在和我說話的時候,總是要把頭轉過去呢?難道你不知道這是一種非常不禮貌的行為麼?」蘇珊娜這樣開口說道。作為受到對方的雇傭的保姆,而且楊靜清楚的知道自己這種行為確實沒有道理——心中的那些齷齪小心思又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說出來,因此也就只好把頭偏轉回來,面視向對方——然後一眼便注意到對方那在黑色衣領下被僅僅束縛住的呼之欲出的豪乳,還有那顯露出來的深深乳溝。

她一時之間覺得有些口乾舌燥——另外一方面又忍不住為自己這種感覺而感到慚愧。

這個美麗的少婦和她談了許多工作上要注意的事情,然後就搖曳著自己肥美的大屁股繼續工作去了——在這個過程之中楊靜根本無法把自己的目光從對方的臀部上移開。

她覺得自己真是瘋了——才剛剛和凱薩琳確定關係,但是另外一方面又對自己的雇主產生了欲望,她想,我怎麼會變成這樣?

作為保姆的工作不僅僅只是照顧嬰兒,還有部分的整理的教務——畢竟這一千二的月薪可不是那麼好拿的。在清理蘇珊娜的衣物的時候楊靜忍不住把她的內褲和胸罩拿起放在自己的鼻端聞了聞——她覺得自己已經無可救藥的向著變態的深淵滑落下去呢。

楊靜輕輕的搖晃著自己的屁股,一個紫色的雙頭龍正插在她的陰戶之中,另外一頭則插在凱薩琳的陰戶之中,此刻的凱薩琳雙手撐在被毯上,屁股高高翹起,將自己肥美的陰戶毫無遮擋的露出,任由這假陽插入,在楊靜的動作下來回抽動,發出輕輕的呻吟聲。楊靜用力的拍打著凱薩琳的臀部,由於堅持鍛煉的原因,對方的臀肉實在是相當緊致而有彈性,每一次拍打都會發出清脆的「啪」的一聲,而同時凱薩琳也會適時的發出一聲呻吟,讓楊靜對此愈發興奮。

她雙手托舉著面前這個啦啦隊長的屁股,下體一前一後的用力擺動著,任由著假陽在兩人的小穴內來回抽插,那有著無數微粒突起的尖端在兩人的甬道內來回運動,不斷與周圍的肉壁摩擦,帶來陣陣舒爽的快感。

大量的淫液不斷分泌出來,逐漸將棒身打濕,而楊靜也終於是感覺到自己的快感逐漸積累到一個極限,凱薩琳的呻吟聲也是愈發急促,伴隨著楊靜的腰身好像電動馬達一樣開始急促抽動,這假陽飛速的在兩人的陰戶之中不斷抽插運動,強烈的快感終於達到了一個極限,兩人微微錯開,一前一後的發出了高亢的呻吟聲,大量的淫蜜從陰戶之中噴射而出,同時凱薩琳用力的將自己的屁股抬起,而楊靜則急速的將自己的身體往下壓,讓這假陽深深的插入兩人體內,幾乎逼近了子宮口。

楊靜將自己的下體抽離,那假陽隨之離開凱薩琳的蜜穴,紫色的末端有著無數微粒凸起的雙頭龍就這樣插在楊靜的陰戶之中,靜靜挺立,上面還殘留著大量兩人分泌出的淫靡汁液。

已經被欲火燒昏了頭腦的楊靜略顯粗暴的抓住對方的頭髮,將對方的腦袋提到自己的面前,挺立自己的下體,讓那尖端輕觸凱薩琳的面頰。便看到面前的這個金髮美人略顯生氣又帶著幾分嫵媚的橫了她一眼,最終還是老實的低下頭去,開始認真的舔弄那根假陽,將上面兩人分泌出的體液完全吸食乾淨。

這種行為雖然無法帶來快感,但是帶來的心理上的刺激卻是無與倫比,楊靜不由自主的喘著粗氣,只覺得火焰般的欲望又在自己體內燃起。

然後凱薩琳將這雙頭龍抽出,將自己的俏臉埋首在楊靜的陰戶中,開始不斷舔舐吸食。而楊靜則撫摸著對方挺翹結實的肥美臀部,手指不斷在對方的股溝之上滑動撥弄,引起凱薩琳發出一陣陣輕微的好像小貓一樣的呻吟聲。

金髮美女的舌尖在自己的下體之中不斷撥弄抽插,帶來的快感讓楊靜的陰戶之中不斷分泌出透明的汁液,卻被對方全部啜吸吞下,只有少少的一些沾染到對方的面上。

「凱薩琳,你真是個尤物。」楊靜情不自禁的這樣呻吟道,她已經完全被面前女子的性感和妖嬈勾動起自己內心的欲望,她拽著對方的頭髮,粗暴的吻著對方的嘴唇,舌頭伸入對方的口腔,和凱薩琳的舌頭攪拌在一起,唾液不斷分泌,然後同樣混合在一起,伴隨著舌頭的攪拌,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

對方的豪乳緊緊的壓在她的胸部上,不斷磨動,鮮紅的乳頭互相磨來擦去,擠壓碰撞,時不時碰在一起,但更多的時候卻是摩擦著旁邊柔膩的乳肉。兩人的大腿交叉著糾纏在一起,陰戶正對著陰戶,硬起的唇瓣互相擠壓摩擦,帶來陣陣的快感。兩人就這樣緊緊擁抱在一起,享受著性愛的歡愉。

楊靜第三次來到蘇珊娜家的時候,因為已經接任對方的工作,所以有了對方家門的鑰匙,結果沒想到把門打開的時候,正看到對方只用一條浴巾將自己的身體簡單的包裹著,在房間裡走來走去。

「哦,抱歉,也許我來的並不是時候。」楊靜不由自主的尷尬說道——就算同為女性,在這方面美國人其實還是挺注意的——其實大部分中國人也是一樣。

「哦,沒什麼,楊,你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們畢竟都是女性,適當的放鬆一下也沒什麼不好。」蘇珊娜微笑的說道。她的臉上帶著笑容,單薄的浴巾無法完全遮擋她豐滿的身軀,大片白皙細膩的肌膚在其下若隱若現,尤其那深深的乳溝和似乎若隱若現的陰毛,更是讓楊靜心中一陣騷動。

「不過,真是見鬼,楊,你能幫我找一下麼?我找不到我的胸罩呢,就是那個黑色的,有著花紋的那個。」蘇珊娜一邊向著楊靜比劃著,一邊向著楊靜比劃著。

「哦,是那一條麼。真是抱歉,蘇珊娜,我上一次以為你已經穿過了,所以幫你呢。」楊靜略顯尷尬的說著。

「是這樣麼?難怪我說我怎麼都找不到,既然這樣,那看來我只好換一條呢。」蘇珊娜說著,儘管她的面上毫無半點責怪之情,但是楊靜卻不禁為此深感慚愧和不安。

「你們請問你想要什麼衣服,也許我可以幫你找一下。」於是她這樣問道。

「哦哦哦,不用了,我已經找到了。」蘇珊娜一邊這樣說著,一邊找齊了自己所需要的胸罩,內褲和衣服。

然後便看到她坦坦蕩蕩的脫下了自己的浴巾,將自己豐滿的身材毫無保留的袒露在楊靜的面前,開始換著衣服。

「哦哦,蘇珊娜,我覺得這樣,可能並不太好吧?」楊靜一邊尷尬的說著,一邊想要轉移自己的腦袋,但是她的目光卻怎麼也無法從對方的身軀上移開。

「哦,我知道,很多人都對這方面其實蠻注意的。但是我覺得這其實沒什麼——反正大家都是女性,不是麼?」蘇珊娜無所謂的說著。她此刻剛剛換上了一件內褲,一條胸罩,正在給自己穿著外套。

她穿著的是一套紫色的包臀裙,正好將自己肥厚的臀部和豐滿壯碩的胸部毫無遮掩的完全暴露出來——這不禁讓楊靜暗自吞了口口水。

這個小小的動作很明顯被對方注意到了,面露得意的微笑:「看起來我這套精心準備的服飾還不錯,不然不會連你這個女性都露出這種表情。」

楊靜不由微微有些尷尬,於是開口轉移話題道:「您今天難道是準備面見什麼人嗎?為何打扮的如此美麗呢?」

「是的,確實是要見一個人。」蘇珊娜面露冷笑:「我前夫。」

「您難道是準備和他複合麼?」楊靜不由驚訝的發問道。

「不不不,我壓根一點也不想和他複合。」她看向楊靜,認真的說道:「我只是要讓他後悔。我要讓她清楚的明白,自己當年放棄是一個多麼出色的女性。」

「您真是了不起。」楊靜不由開口贊道。

直到十點的時候,蘇珊娜才回到家裡,楊靜看向對方面帶春風的微笑,知道對方這一次一定達到了自己預期的目的,於是特意開口問道:「這次會面,還算順利嗎?」

「順利極了。」蘇珊娜得意的說道,一開口,就有濃郁的酒氣從她的嘴中噴出,很明顯喝了不少酒,而且神態也很明顯變得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怎麼撐到這裡來的:「他看的眼珠子都快把眼珠子瞪出來了。」

楊靜看向面前的這個美妙的女性,紫色的包臀裙讓她肥厚的臀部顯露無疑,衣領之下更是能夠見出那對雪峰的宏偉與壯碩,行走之時,不僅可見雪白的大腿,更是連胯部私處都若隱若現,珀金色的長髮和湛藍的眼睛更是顯得迷人以及——楊靜覺得自己也看的眼珠子都快不夠用呢。

「哦哦哦,確實如此。實際上不僅是他,就算我同為女性,也不禁看的都快把眼珠子瞪出來了。」她不禁開口贊道。

「楊,你真是會誇人。」蘇珊娜略顯迷蒙的說道,她的聲音此刻已經變得略有些迷迷糊糊,和剛進門時的狀態大異:「他見到我之後不多久,就提出想和我複合,咯咯咯,真是想的倒美,我當然是立刻就把他拒絕了。」

然後她又轉頭看向楊靜,模模糊糊的看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楊,坐過來點,你這樣我擔心我說話你聽不清楚。」

「好的。」楊靜老老實實的坐到她的旁邊。

然後便感覺到蘇珊娜靠攏過來,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滿是酒氣的吐息噴在自己耳垂和面頰上:「那個男人,你沒看到他當時的表現。哈哈哈,我真是開心極了。我這些年來,這麼努力的保養自己,鍛煉自己,不就是為了這麼一天麼?」

「蘇珊娜,你喝的太多呢。」楊靜的身軀僵立呢,她能夠感覺到自己女主人飽滿的胸部正擠壓著她的肩膀,腦袋正靠在她的肩膀上,噴吐出的熱氣打在她的面頰和耳垂上,濃郁的酒氣從中散發出來,就連她似乎都因此而醉了。

「呵呵,我沒醉,雖然我喝的多了一點,但那是因為我高興。」蘇珊娜擺了擺手說道,抱著楊靜的腰身,說道:「楊,當時那個男的想要送我回家,呵呵,以為我不明白他的想法麼?我當然就拒絕了。」

然後她轉向楊靜的面容,緊緊的盯著她看了一會,突然湊了上來,親吻了一下她的嘴唇,然後咯咯笑道:「我想和你上床,但是絕對不想和他上床。楊,你知道嗎,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你非常漂亮,所以立刻讓你通過面試了。」

她迷迷糊糊的說著,又親吻了一下她的面頰:「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其實就想和你上床呢。」

楊靜只覺得自己心中有團火燃燒了起來,她看向面前的美貌婦人,低低的說道:「其實,我也想肏你很久呢。」

她親吻向蘇珊娜的面頰,熱烈的吻著她,蘇珊娜也熱烈的迎合著她,這不是蘇珊娜之前所做的那種淺淺的吻,而是那種長長的濕吻,她甚至可以說是饑渴的吸允著蘇珊娜的舌頭,因為興奮而使得自己的乳尖已經興奮的翹立起來,內褲之中的小穴也已經開始滲出淫水,又悶又濕又熱。

「蘇珊娜,我問你,從今天開始,你願不願意只屬於我,只當屬於我一個人的性奴,每天和我做愛?」楊靜抽出自己的嘴唇,向著面前的美貌婦人問著,那是她潛藏在心底裡的所有陰暗欲望和想法,她已經覺得無法忍耐,而且覺得現在也無需忍耐。她注意到對方飽滿的乳房已經因為興奮而同樣挺立起來。

「哦,我願意,楊,只要你高興,我怎麼都願意。」眼中好像帶著一層水霧的蘇珊娜說道。已經完全醉了的她被欲望完全俘虜,什麼話都可以說出口。

楊靜興奮的揉捏著她的乳房,然而穿在裡面的胸罩卻總是阻礙著她,讓她非常不滿,她指揮蘇珊娜把自己的胸罩和內褲脫下,只留下一件單薄的包臀裙——她覺得這是對方最為迷人的時刻。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