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靜

她撫摸著對方肥美的小穴,手指輕輕插入對方的陰戶之中,裡面已經變得完全濕噠噠的呢,她看到蘇珊娜的臉上露出了饑渴而淫蕩的神情:「楊,我要。」楊靜的面上同樣露出了淫蕩的神色,她感受著對面的美麗婦人緊抱著自己,那對碩大的豐乳透過薄薄的衣物擠壓著自己的身軀,不斷的磨動著自己的身軀,那對乳房擠壓著她的乳房,肌膚緊貼著她的肌膚,薄薄的衣物完全無法阻擋兩個美麗女性之間的情欲——楊靜同樣已經將自己的胸罩和內褲解下,只留下一套單薄的衣物本身。

她將手伸入到自己的下體之中,將上面的淫蜜塗滿自己的手指,然後塗抹到自己的嘴唇上,在上面增添了一層晶瑩透亮,然後開始急切的親吻著對方,蘇珊娜被楊靜小屄內淫蜜的味道一沖,不由微微側目,但是很快就在對方香舌的攪拌下繼續沉迷進去。

楊靜的小手不斷在她的陰戶之中抽插著,淫靡的汁液一點點的流出,然後楊靜把自己的手指從中抽出,放在蘇珊娜的嘴前,讓她一根一根的全部吸食乾淨。

楊靜就這樣不斷的親吻著面前的美貌婦人,玩弄著她飽滿的乳房,肥厚的臀部,以及已經完全被淫液浸濕的陰戶,欲望已經在完全在她的身體之中被撩撥起來了,她開始渴望著更深入的接觸。

然而這個時候,楊靜卻忽然停了下來,她看向正緊抱著自己的身軀,焦躁不安的磨動著自己身軀的美貌婦人,臉上露出了一個淫靡的笑容:「我的性奴,你想要更多麼?」

「是的,我的主人。」已經被欲望所俘虜的蘇珊娜立刻這樣說著。

「那麼現在,立刻給我跪下來。」蘇珊娜立刻老老實實的跪在這個年輕的中國少女的面前,她的陰戶之內不斷有淫水滲出,已經將她的包臀裙打濕了一片,並且開始滴落到地板上。

她的腦袋正處於少女胯間,一仰頭就能看到這位來自中國的年輕女性那微微開闔,同樣不斷有著透明的淫蜜滲出的鮮紅唇瓣,不禁露出渴望的神情,就要湊上去,但是當她想要動作的時候,她的珀金色頭髮立刻就被對面的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女生抓在手裡,阻止了她的動作。

「沒有經過主人的允許,我的性奴,你可不准擅自動作。現在,告訴我。」她望向面前跪趴在自己胯間的美麗婦人,面上露出興奮而激動的神色:「你是不是願意完全遵守我的每一道命令?你是不是完全屬於我?你的嘴唇,你的容貌,你的脖頸,你的乳房,你的腰肢,你的臀部,你的小屄,都完全屬於我?」

「是的,我的主人,我願意完全遵守你的每一道命令,我將完全屬於你。」

「你是不是我最忠誠的母狗,願意接受我賜給你的任何東西,願意舔吸我的小屄之內流出的一切事物?」

「是的,我的主人,正是如此。」蘇珊娜跪在她的面前,馴服的說道。

「那麼現在,接受好我給你的恩賜吧。」楊靜終於忍耐不住,提高聲音道。

略顯橙黃的尿液從楊靜的下體之內射出,一直澆到蘇珊娜的臉上,頭髮上,身上,然而這位成熟的美婦竟然完全沒有顯出一點厭棄的神色,反而閉上了眼睛,張開著嘴巴承接著楊靜射出的尿液,而且還開口說道:「哦,主人,謝謝你的恩賜。」

楊靜的面上露出了非常滿足的神情,她搖擺自己的下體,讓自己射出的尿液能夠灑落蘇珊娜的每一寸身軀,就如同在她的身上標示自己的所有權一般,然後她湊過去,一股淡淡的來自於自己身體裡產出的騷味傳到她的鼻尖,讓她不禁露出滿意的神情:「很好,蘇珊娜,現在你的身上已經完全充滿了我的尿液,這代表著你已經完全屬於我,除非獲得我的允許,不然你不能跟其他任何一個人發生太過親密的接觸,而我將賜予你每天早上吮吸我的小屄,將我從沉睡之中喚醒的權利。」

「是的,一切如您所願,我的主人。」

「那麼很好,現在,你就這樣跪趴著,跟我一起去浴室。」

「好的,主人。」蘇珊娜馴服的說著,好像狗一樣趴著,四肢著地,一路向著浴室爬去,楊靜能夠注意她的包臀裙在下半部分已經打濕了一大片,更有一滴一滴的透明淫水不斷滴落,不禁讓她更是興奮。

浴缸之中已經盛滿了熱水,氤氳的水蒸氣不斷升騰,讓整個浴室都變得迷蒙不清,楊靜全身赤裸的躺在浴缸之中,面對著蘇珊娜將她壓在身體底下,她的頭正埋在蘇珊娜的那對豪乳之間,不斷舔吸,而一隻手則在對方的陰戶之中不斷抽插,另外一隻手則不斷撫摸揉捏著對方肥厚柔軟的臀肉。而蘇珊娜的兩隻手,同樣玩弄著楊靜那對小小的的乳溝和濕潤的唇瓣。

蘇珊娜正沉浸在浴缸之中的身軀忽然一抖,楊靜同時感受到大量的汁液從小穴之中噴出,擊打在自己的手上,然後流出,立刻知道對方已經來到了高潮。她不禁面露不滿的神色,從浴缸之中站起,將自己那鮮紅的不斷開闔的唇瓣移動到蘇珊娜的嘴前:「哦,我的性奴,你居然比你的主人還要快達到高潮,那麼現在,趕快過來服侍你的主人。」

「好的主人。」蘇珊娜依然柔順的答道,伸出舌頭插入到對方的陰戶之中,小小的舌頭不斷四處攪拌,楊靜粗暴的抓著蘇珊娜的頭髮,前後搖擺著自己的身軀,讓自己的陰戶更好的在對方伸出的舌頭上穿插,強烈的快感不斷襲來,蜜液不斷分泌出力,終於達到了高潮,蜜液從下體之中噴射而出,被對方盡力全部接到自己的口腔之中。

「真舒服。」楊靜情不自禁的呻吟道,這個年輕的中國女生擁抱著自己剛剛收下的性奴美麗的身軀,將兩人的身軀緊抱在一起,愛不釋手的玩弄著她那飽滿挺拔的乳房和肥厚的臀部,兩人的身軀互相擠壓摩擦著,半晌才從中起來。

「那麼,今晚你能留下來陪我麼?」蘇珊娜這樣對著楊靜問道。

楊靜看著面前這個美豔的婦人,只覺得自己脆弱的意志力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程度,然後她看到對方微微叉開自己的大腿,剛剛才被她抽插中的蜜穴之中又有透明的汁液滲出——然後她覺得自己真是個抵受不住誘惑的女人。

然後她拿出手機,給凱薩琳發了條短信——如果是直接打電話的話,她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應對對方的詢問——兩人在確定關係之後,就已經搬到了一起。

這是一個激情澎湃的夜晚,蘇珊娜表現出來的令人訝異的順從給了楊靜極大的滿足感,而她那豐滿而柔軟的身軀更是給了楊靜與凱薩琳那高挑健美的身體完全不同的感受,讓她不斷的從對方的身體上索取著快感。

當楊靜醒來的時候,感覺到自己的下體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傳來,她低下頭的時候,正看到一頭蓬鬆的珀金色長髮在那裡不斷抖動——是蘇珊娜正埋首在她股間舔弄她的陰戶。她初時有些驚恐,然後就想起自己和她一起睡著之前的事情,還有那些自己被欲望沖昏了頭腦的時候所發出的言論,然後沒想到蘇珊娜竟然真的這麼做呢。

這一方面讓她有點不安忐忑,還有愧疚——她已經有凱薩琳這個女朋友呢,但是另外一方面,又情不自禁的有點興奮——這個美麗的少婦確實非常動人。

最終,楊靜還是臣服在自己的欲望之下呢:「很好,蘇珊娜,你做的非常讓我滿意。」

楊靜故作沉著的說道:「現在,作為你的獎勵,把你的嘴巴張開。」楊靜看到面前的這個美豔的婦人張開了自己的紅唇,不由有些激動的搖晃自己的下體,讓自己的小屄正對準對方微微張開的紅唇,比之第一次晶瑩許多的尿液從小屄之中射出,正落在對方的嘴中,被對方吞咽下去。

楊靜注意到對方喜悅的神情,心中略微舒了口氣,開始在對方的面前搖晃自己的小屄:「現在,我命令你,繼續來舔弄我的小屄,直到我高潮為止。」

她撫摸著自己性奴的頭髮,享受著她的侍奉,直到自己最終高潮,將大量的淫液噴濺在她的嘴中,臉上,還有頭髮上。

她滿足的歎了口氣,穿好自己的衣服,走出門外,開始考慮自己應該如何應對凱薩琳的詢問。

她打開房門的時候,凱薩琳正呆在房間裡面,剛剛從床上起來不久。

「你昨天晚上去哪呢?」凱薩琳盯著她的臉龐,就好像一個審視著自己丈夫出軌的妻子——或者審視妻子出軌的丈夫?

而這個時候,楊靜已經想好了自己的理由,她有八成把握相信這個理由可以瞞過對方:「我昨天在酒店。」她歎了口氣:「在蘇珊娜做完兼職之後,我以前班上的一個同學出國來呢,打電話叫我過去陪他。」

「那個男生。」她故意沉默了一下,然後才繼續說道:「我以前暗戀過他。實際上直到昨天之前,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依然喜歡他。」

「而且你知道的,在碰到你之前,我一直都沒有懷疑過自己是不是同性戀——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異性戀。而且當初我們確定關係那一次。」她頓了頓,一道靈光突然劃過腦海:「其實我一直在懷疑,你是不是在酒裡面下了藥。」

她看到凱薩琳的臉上出現了驚慌的神情——我怎麼早沒想到,她想。同時覺得自己無可救藥的向變態兼人渣的深淵的飛速滑落。

「我們發展的實在是太快了。所以我其實始終有所——不安,因此昨天他打電話之後,我立刻過去呢。我想確定,自己是不是依然還喜歡他,是不是——應該和你分手。」

「不要!」楊靜聽到凱薩琳發出了一聲如此的驚呼——她真的很愛自己,她愧疚的想。但是謊言依然流利的從她口中說出:「我和他呆在一起,聊了很久。最終,我還是確定了,無論如何,我已經不喜歡他呢。」

她抬起頭直視向凱薩琳的眼睛——據說撒謊的人不敢直視其他人眼睛,但是楊靜覺得這純粹是狗屁,正因為撒謊,所以才更要盯著對方,好從對方的神情上面看清楚對方是不是看出了自己的謊言——緩慢的說道:「我喜歡的是你。」

她沒有看出來——楊靜如此想到。

同時繼續說道:「可是,我的心比較亂。所以我,沒有回來,我去了蘇珊娜家,請求在她家裡睡了一夜——蘇珊娜真的是個很好的人。」

是的,非常好,尤其是在床上的時候,還有馴服的舔著我的小屄的時候。

「對不起。」凱薩琳的語音之中帶出了哽咽:「我不應該懷疑你的。」

然後又繼續低下頭:「而且當初我和你那次喝酒的時候,非常抱歉,我確實是在裡面下了藥——因為我真的非常喜歡你。可是一直以來你都表現的那樣冷漠,我很擔心,所以我才這樣做的。」

楊靜的臉上露出了寬慰的笑容——真是虛偽,她暗自在心底裡淬了自己一口:「沒什麼,如果不是那次,我恐怕也發現不了自己的真實感情。」

她看向此刻的凱薩琳,知道她此刻一定是非常愧疚,而一個愧疚的人,是什麼都可以做的出來的——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她能為我做到什麼程度呢?能不能做到蘇珊娜那種程度呢?

楊靜只要一想到面前這個青春的啦啦隊長跪伏在自己面前,好像蘇珊娜一樣什麼都願意為自己做,舔自己的小屄,吸自己的淫液,喝自己的尿液,就不由一陣興奮和激動。

於是她說:「如果你真的想要補償我的話?」她特意頓了頓:「那麼你來當我的性奴吧,做我一個人的小母狗,做我的性奴,在床上好好的補償我,讓我高興,這樣我就不責怪你呢。」

她注意著凱薩琳的表情,發現對方似乎並不十分反對——反而有幾分興奮:「好。」

於是楊靜的臉上露出了略帶興奮的神色:「那麼現在,作為我的小母狗,還不快點過來,舔自己女主人的小屄。」

凱薩琳跨步。

「跪下來,作為母狗,難道不是應該爬過來麼?」

凱薩琳看向楊靜,注意到對方頗為興奮的神色,最終還是跪了下來,四肢著地的爬了過來——楊靜覺得自己的下體再一次開始濕潤起來,有淫液不斷分泌出來,自己的小屄似乎變得越來越瘙癢。

凱薩琳正在脫她的褲子,然後是內褲,最後她那已經完全濕潤,微微開闔的陰戶完全暴露出來。凱薩琳蓬鬆的金髮搖曳著,她湊了上去,一下一下的舔著,吸著,最後把嘴張開,伸出舌頭,開始在裡面不斷抽插,舔弄。

楊靜一隻手撫摸著她的金色頭髮,一隻手揉捏著自己的乳房,享受著性愛的快樂。但是還不夠,於是她按著凱薩琳的腦袋,向著自己的陰戶死命按去,好像要將她整個人都按進自己身體裡。

舌頭在她的蜜穴之中不斷活動,強烈的快感不斷累積,最終達到了高潮,大量的淫液噴出,噴濺在凱薩琳的嘴裡,臉上,蓬鬆的金髮上。

楊靜滿足的歎了口氣,拉起她的頭髮,將她抱在自己的懷裡,享受著肌膚與乳房互相摩擦的快感,同時說道:「好吧,小母狗,你做的很好,現在,跟你的主人一起去床上吧。」

楊靜最近比較憂愁,因為她的成績下降的厲害,畢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個方面多了,另外一個方面自然就少了,當她每天沉浸在蘇珊娜和凱薩琳美妙的身體的時候,這花費在學業上的時間和精力,自然就少了。

尤其這兩個都是尤物,而且精力十足,她一個人要陪兩個,雖然大家都是拉拉,但是她一個死宅,體質終究也是比較弱,弄的她每天也是哈欠連天,精神不足。

她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在這樣的情況下,她想到了一個好辦法——那就是讓這兩個女人互相見一面,並且各自確定對方的關係,就好了——這樣大家一起玩三P ,互相滿足,她們之間也可以做,就不需要她一個人和兩個人做呢,想必時間和精力會大大減少,能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用來學習。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始終覺得,腳踏兩條船,遲早都是會發現的,既然如此,還是早點讓大家見一下,確定一下比較好。

但是要怎麼做,才能讓兩個女人互相包容對方的存在呢?楊靜覺得首先需要確認一下對方的接受程度。

蘇珊娜的肥臀翹起,那對雪白的大屁股不斷晃動著,任由楊靜肆意的揉捏著和撫摸著,柔軟的臀肉在她的指縫間鼓起,手感極好,紫色的雙頭龍連接著兩人的陰道,伴隨著楊靜不斷的搖擺自己的腰身,而不斷深深的插入其中,然後又抽出,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淫蜜不斷從兩人的穴口之中滲出,順著雙頭龍掉落在被褥上。

「我的母狗,我的性奴,你真的是太棒了,我怎麼肏都不肏不厭。」楊靜一邊大叫著,一邊繼續大肆搖擺著自己的腰身,雙頭龍同樣在她的陰道之中來回抽插,與她的肉壁互相摩擦擠壓,產生的快感越來越強。

「蘇珊娜,我淫蕩的母狗,我快要高潮呢,告訴我,告訴你的主人,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你要來了嗎?」說著,她用力拍打蘇珊娜的屁股,發出了一聲響亮的「啪」的聲音:「聽清楚了,不許說沒有,等下記住要和你的主人一起達到高潮,知道了嗎?」

「知道了,知道了,我的主人。哦,哦,哦,我也快要到了,我也快要忍耐不住了。」聽著面前美婦淫蕩的叫聲,楊靜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高亢的叫聲,猛然用力挺動自己的腰身,任由雙頭龍那有著無數微粒突起的頭部深深插入自己的陰道深處,大叫道:「到了。」

伴隨著這一聲到了,蘇珊娜也忍不住渾身一震,大屁股相後抬起,同樣達到了高潮,大量的淫蜜從兩人的甬道之中噴濺而出,順著紫色雙頭龍滑落到床單上。楊靜深深的喘了口粗氣,然後說道:「現在,我的母狗,抬起頭,接受你的主人給你的恩賜。」

早已經來過許多次的蘇珊娜乖乖的抬起頭,馴服的俯首在楊靜胯間,然後便見她身體一抖,一股晶瑩的尿液便從中射出,正好落在她的口中,被她不斷吞咽而下。

「很好,過來,現在,主人給你賞賜一個吻。」楊靜說道,然後俯下身去,親吻她的嘴唇,淡淡的來自於自己體內的尿騷味從她的口中傳出,讓她愈發興奮。兩人的舌頭攪拌在一起,不斷翻滾,將兩人的唾液也混合在一起。

這個長長的濕吻結束之後,楊靜才開口說道:「我的母狗,現在,你的主人我有一件難事。」

「什麼事情?」蘇珊娜連忙說道:「母狗願意為主人排憂解難。」

「我想讓你和另外一個女的一起服飾主人。」楊靜盯著對方的面孔,開口說道。

「主人是擔心我會不同意麼?不,只要是主人的意願,母狗一定遵從。」

「你能這樣想真的很好。」楊靜滿意的開口說道:「只是對方未必這樣想,所以現在,過來和我一起想一個辦法,讓對方臣服在我的胯下。」

凱薩琳呼出了一口氣,今天是楊靜的生日,作為慶祝,她特意好好打扮了下自己,特地穿了一身黑色的連衣長裙,將自己豐滿的胸部和挺翹的臀部都毫無遮掩的顯露出來,而一對高跟鞋更是讓她原本高挑的身材再添三分,整個人都顯得性感無比——她已經是決定今天特意好好把自己作為禮物,讓楊靜賞玩一番呢。

結果中途卻有電話打過來,說蘇珊娜準備同樣為她慶祝一番——她早已經知道,這個女人作為楊靜的雇主,在這些時日的相處之下兩人已是非常要好。雖然有點暗自生氣,但是最終還是來到了蘇珊娜的家中。

結果在見到對方的時刻,便不由暗自震驚了一會——比她還要大上一號的飽滿乳房在禮服之下似欲裂出,每一步抬起都可見雪白修長的大腿在裙擺之下隱隱顯露,同樣穿著高跟鞋的對方儘管在身材高挑上比自己還有不如,但是也已算的出挑,更重要的是那種成熟的好像水蜜桃一般的感覺,更是要遠遠勝過自己。

而楊靜依然是慣常的那副打扮,在兩個美女的襯托之下,顯得黯淡無光。

蘇珊娜正坐在凱薩琳的對面,在吃飯的過程之中,兩條腿似乎一直在有意無意的張開閉合,凱薩琳偷偷看過去的時候,驚訝的發現了幾根黑色的毛髮露了出來——難道她沒有穿內褲麼?她不禁這樣想到,感覺一陣口乾舌燥。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