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吃定你了

在這個亂花漸欲迷人眼的物慾都市裡,她的出現,令他眼前一亮,心弦被莫名撥動。

「老師,你幾歲?你看起來好年輕,跟我的女同學根本沒什麼兩樣。」

薄薄的唇微微上揚,孟天翔的神色增添了幾分危險,再逼近一步,寧心怡又忍不住後退,腳跟碰到沙發,身體頓時失去平衡,跌坐在沙發上。

孟天翔顯然並不打算放過她,長臂一伸,將她圈在自己的胸膛和沙發之間。

他赤裸的胸膛還殘留著遊泳池裡的水珠,在線條僨張的肌理上閃閃發光。

他的臉頰離她很近,年輕男孩的清朗氣息一陣陣噴拂在她面前,令她頭暈目眩。

「老師,你有男朋友了嗎?」

將頭靠近至幾乎親吻到她的距離,孟天翔凝視著那雙秋水黑瞳,低聲問道,聲音魅惑瘖啞。

你到底在做什麼?

他是你的學生!

腦中警鈴大作,寧心怡驀然驚醒,猛地推開他,臉上已恢復了平日的冷靜。

「孟同學,我是來上課,不是來和你聊天的,這麼私人的問題,請恕我難以回答。時間很寶貴,我建議你馬上去換套衣服,我們開始上課。」

她並不想一開始就打退堂鼓,但危險的預警越來越強烈,直覺告訴她,留下來也許不是個很好的選擇。但她已經答應了人家,貿貿然離去也是相當不禮貌的行為。

「好吧。如果我侵犯了你的隱私,我願意道歉。」

出乎她的意料,孟天翔卻伸手做出投降的姿態。

「老師,我去沖個澡,馬上就過來,你到我房間等吧。」說完,他便朝裡面走去。

孟天翔的房間十分寬敞,像尋常男生一樣,擺滿了車輛武器模型,還有各種電玩。

牆上張貼著許多線上遊戲的海報,還有不少惹火性感女郎的照片。

視線在性感女郎身上一轉,寧心怡微微蹙起了秀麗的眉。

「老師,我換好了!」

孟天翔推開門進來,他換上了牛仔褲和寬鬆的V領T恤,簡潔清朗,一掃先前的邪氣和桀騖,變得如鄰家男孩般平易近人。

「那我們開始吧。」甯心怡攤開書本。

孟天翔在她身邊坐下,也乖乖打開書。

「我們今天先練習英文。我看了一下,你的理科成績還算可以,文科卻落後了一大截,所以我打算從你最弱的地方複習……」

說著說著,寧心怡突然察覺不對,她轉過臉,紅唇卻差點擦到孟天翔的臉龐。

他們倆的距離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近?他明明坐在她身旁,什麼時候竟挪近到身軀幾乎相貼的地步?而他寬闊的胸膛,幾乎要將嬌小的她整個攏住!

「孟同學……」甯心怡皺眉。

「叫我天翔。」

「這不太好吧。」

「老師,請叫我天翔。」孟天翔深黑的眼眸直直凝視著她。

寧心怡覺得自己此刻就像被獵人盯上的獵物,幾乎一動也不能動。

「老師,你的皮膚好滑哦!就像絲綢一樣……」

修長的手指忽地撫上寧心怡的臉頰,那指尖彷彿帶著電流,所到之處,讓她的肌膚竟微微起了戰慄。

「孟天翔!如果你再這樣下去,我不得不走了!」寧心怡揮開他的手猛地站起來,心怦怦直跳。

「老師不要那麼凶嘛,我只是想摸摸你而已啊。」

剛才還散發著危險氣勢的男孩,此際卻露出受傷的神色,像只被主人喝斥、可憐兮兮的大型犬。

摸摸而已?這臭小孩說得倒輕鬆!

「孟天翔,我是你的家教老師,你這樣對我,可以算得上是性騷擾了。」甯心怡冷冷地板起臉。

「誰教老師長得這麼漂亮。」孟天翔笑嘻嘻地說:「老師,你當我馬子好不好?如果和你一起走在街上,肯定有一堆男人羨慕到流口水……一想到就很爽。」

「你……」寧心怡差點昏倒。這人外表還算成熟,內心卻仍是個毛頭小孩!

「老師,我喜歡你,做我的馬子吧!」

回應他的是「啪」地一聲……。

寧心怡將書猛地合上,清麗的小臉上滿是寒霜。

「請轉告令尊,我能力有限,無法擔任教導他兒子的重任,讓他另請高明吧!」

她轉身欲走,卻被孟天翔拉住了手腕。

「老師,你真的生氣了?」孟天翔偷窺寧心怡的臉色,見她怒意明顯,不由得收斂了嬉笑的神情。

「放開我!」寧心怡只覺被他大掌握住的手,像火燒一樣炙熱。

孟天翔將她放開,哀求著,「老師,我知道錯了,你不要走好不好?我會乖乖聽話的。」

「真的?」寧心怡瞪著他。

「真的!我發誓!」

「那你以後再也不能對我動手動腳,不準故意說些曖昧的話,更不許有任何曖昧的舉動。你能做到嗎?」

「我可以。」孟天翔用力點頭。

見寧心怡仍一臉狐疑,他舉起小指,「做不到的人是小狗!」

寧心怡一臉黑線地看著他。

這個年輕的男孩,危險起來像頭豹子,讓人坐立難安,但偶爾流露的撒嬌,卻又讓人難以拒絕。

她嘆口氣,坐了下來。

「老師,你肯留下來了嗎?太好了!」孟天翔開心地一把抱住她,把頭埋在她肩窩蹭啊蹭。

「喂!」

他的氣息和懷抱,不禁讓她渾身僵硬。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再也不會了。」

看到孟天翔一副「童叟無欺」的燦爛笑顏,寧心怡眼角抽搐,覺得自己似乎踩中了深不可測的陷阱……。

兩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

出乎寧心怡意料,孟天翔遵守了自己的諾言。

雖然他說話仍亂七八糟,如「老師你美呆了」,「老師你的身材好好,肯定有C罩杯吧」之類,但除此之外,他倒是恪守禮儀,並沒有踰矩的行為。

剛開始寧心怡還對這些「溢美之辭」相當感冒,但聽多了,她也把自己訓練得如聽天氣預報一樣自然。

畢竟時薪兩千元的工作,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

而且她也確實需要錢,以支付未來到國外進修碩士的費用。

畢業在即,在導師的幫助下,她已經申請了美國數所知名大學的碩士班,只要一拿到offer,她便準備出國深造。

「老師,我做完了。」

孟天翔的聲音拉回她飄遠的心神。

寧心怡低頭檢閱著他剛完成的英文試卷,唇角不由得浮現一絲淡淡笑意。

孟天翔頭腦聰穎、反應敏捷、記憶力超強,只要教一遍便能牢牢記住,並融會貫通。

她不明白,以孟天翔的程度,只要梢梢努力,便足以成為全班第一甚至全年級的榜首,但他顯然把太多時間花在玩樂及「泡馬子」上,根本沒把唸書當一回事。

「老師,你笑起來好美……」孟天翔一手撐在臉頰,痴迷地看著她。

寧心怡瞪了他一眼,不予理會。

「除了這幾道選擇題,你都做得很好。要注意時態的改變。」她仔細地挑出幾處錯誤。

「我知道了。」孟天翔點點頭。

寧心怡還是比較喜歡此刻的他,像鄰家男孩,但他眼眸中隱隱閃爍某種深沈的慾望,仍是讓她感覺不安。

有時,當他凝視著她,眼中會突然煥發出銳利的光芒,既亮又熱,幾乎讓她以為下一秒他就會撲過來,狠狠吻上她……。

她知道自己不該有這樣的妄想,這兩個星期,孟天翔完全可算是個「好學生」,但不知怎地,她仍不時會有這樣的錯覺!

在他身邊,她一直是緊繃而不安的……。

突然,寧心怡的手機響了,是她的男友打來的。

寧心怡小聲說了句「對不起」便走到陽臺,接起電話。

「心怡,你那邊什麼時候結束?我來接你好不好?」手機裡傳來她男友的聲音。

她的男友周航,是大她一屆的學長。

兩人已經戀愛一年了,從一開始的熱戀期,到現在的穩定平淡期,一週難得通一次電話。

在別人眼中看來這或許很不正常,寧心怡卻從來沒有懷疑過周航。

她相信周航的為人。雖然他外貌端正,又是學生會會長,身邊不少鶯鶯燕燕環繞,但他不會背叛她的。

「不用了,我自己搭公車回去就行了。」寧心怡微微一笑。

「好吧。」周航也沒有堅持。「這個週末一起吃晚餐吧,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有什麼事不能在電話裡說嗎?」

「呃……這個……我覺得還是當面告訴你比較好。」周航說得吞吞吐吐,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好吧,反正我們也有一陣子沒見面了。那週末見。」

寧心怡微笑著結束通話,一轉身,差點撞上一堵堅硬如石的胸膛,擡起頭,卻看到孟天翔一臉陰沈。

「剛才打電話來的是誰?」孟天翔沈著臉問,醋意滔天。

「是我男朋友。」寧心怡垂下眼瞼迴避著他的視線。

明明光明正大,她卻沒由來地心虛起來……。

「你已經有男朋友了?」孟天翔眉頭皺得死緊。

「是啊,已經交往一年了。」寧心怡不明白,他為什麼看起來一臉受傷的樣子。

「老師,你喜歡他嗎?」

「喜歡。」

這個問題實在太過隱私,她可以不答,但她還是給了答案。

「那他呢?」

寧心怡一怔,想了想,「他……應該也是喜歡我的吧。」

「只是應該嗎?」孟天翔向前靠近一步,隱然的氣勢頓時自他高大的身軀散發而出。「你並不確定,對不對?」

「不對,我確定他喜歡我!要不然他也不會打電話給我。」話雖如此,寧心怡心頭卻湧上了濃重的不安。

她和周航有一陣子沒見了,每次打電話給他,他不是在忙,就是不接電話。現在他突然提出共進晚餐的要求,說起話來又是吱吱唔唔……。

「老師,我看你根本是在自欺欺人。我明明在你眼裡看到了不確定。」孟天翔輕輕擡起她的下巴,深邃似海的黑眸中閃爍著明亮炙熱的光焰。

不過才十七歲,孟天翔就已經長到了一八0,比嬌小的寧心怡足足高了一個半頭。

孟天翔微俯下身,兩人互相凝視的瞳眸中,倒映出彼此淡淡的身影。

「老師,你知道的,我喜歡你。」

寧心怡突然覺得一陣暈眩,他的聲音和眼眸都彷彿有種魔力,將她緊緊地、深深地往裡吸……。

她還沒來得及逃開,他就突然一個箭步將她攬入懷中,大掌控制住她的頭部,猛地堵上了她的唇。

「嗯……」寧心怡只掙紮了一會兒,就被他滾燙的舌侵入了口腔。

火熱的男性氣息,頓時滿滿地將她全身籠罩。

她想逃,但整個人卻被他緊緊箍住,動彈不得;她想躲,但小小的舌尖無處可逃,被他強韌炙熱的舌逮住,毫不客氣地吸吮起來。

他深深吮著她甜美的紅唇,將她小小的舌整個捲住,不斷愛撫挑逗,肆無忌憚地侵入她口腔每一個角落。

不一會兒,他便滿意地聽到她發出如貓咪般的嗚咽,同時也感受到她身軀細微的顫抖。

他吻得更深更火熱,恨不得將這朵靜美的水蓮整個揉入懷中……。

她是他的!

第一眼看到她時,他全身就充斥著想要佔有她的慾望,只是她那麼安靜、那麼柔美,又顧忌著「師生」的身份,他不想自己的急切嚇壞她,所以才在她面前扮演起乖巧的好學生。

然而,在聽到她已經有一個交往一年的男朋友後,他的假面具頓時進裂了!

他再也無法假裝是個好學生,更不可能眼睜睜看她投入別人的懷抱,不管如何,他都要得到她!

從小,他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天之驕子,父母過分的寵愛造成了他狂妄桀騖的個性。

在他的觀念裡,只有他不要,沒有他得不到的,寧心怡也一樣……。

突然,舌尖傳來一陣劇痛,孟天翔悶哼一聲,放開寧心怡,還沒來得及擡頭,臉頰上就被人摑了一記。

清脆的巴掌聲在室內迴蕩,聽起來格外響亮。

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動他一根指頭,孟天翔猛地擡頭,卻在看到「兇手」的那一瞬,整個人僵住。

寧心怡氣喘吁吁,臉色蒼白地瞪著他。

她雙手發顫,膝蓋虛軟,若不是拚命逞強,只怕當場就要軟倒在地。

她的唇辦已被他吻腫,像朵夕陽下綻放的花蕾,帶著楚楚動人的羞紅。

她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朵怒放的紅玫瑰,交織出忿怒和嬌羞的火花,完全不似平時安靜文雅的水蓮!

整個心神都被撼動,孟天翔怔怔看著她,完全忘了呼吸。

「孟天翔……我討厭你!我已經有了男朋友,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因為你喜歡我,就可以強迫我嗎?你有沒有問我願不願意? 你太任性了!」

一串淚花無聲地自眼角流下,意識到自己情緒的失控,寧心怡猛地摀住嘴,推開擋在前面的他,往樓下衝去。

孟天翔怔怔地站在原地……。

擡起手背,一滴晶瑩的液體就在他手背正中央,剔透、美麗、滾燙,幾乎要將他整個人刺穿。

他低頭,含住那滴淚,嘗了到淡淡的鹹味。

寧心怡……心裡默唸著這個名字,孟天翔閉上眼睛,生平第一次,品嚐著愛情帶來的驚人悸動。

如果說,第一眼是一見鍾情,那麼這一吻,還有她給他的一巴掌,便已牢牢攫住了他的心。

她是他的家教老師,又大他三歲……。

但這些都不是問題!

孟天翔唇角勾起一抹自信傲然的笑意……。

第三章

甯心怡自被孟天翔吻過之後,混亂的思緒一直未能平靜,連續幾天都渾渾噩噩,卻在此時再次遭到了致命的打擊。

「心怡,我們分手吧。」

「啊?」

寧心怡呆呆地望著坐在自己面前的男友,腦子還沒反應過來,不知他說的到底是真,或者只是開玩笑。

餐廳中高朋滿座,服務生穿梭來往,熱鬧非凡,但她和他的世界卻彷彿凝凍了一般,讓人不寒而慄。

「我……我覺得自己對你的熱情,似乎已經過去了……剛認識你時我覺得你很適合我,但現在我卻覺得……」周航吞吞吐吐地。

原來這是真的!

回想兩人之間這幾個月來的相處,寧心怡不禁痛心自己遲鈍。其實分手的徵兆早就出現了,但她卻茫然不知,一味沈浸在自己的認知中。

一年的感情,卻換來「熱情已過去」的分手宣言,寧心怡只覺得心灰意冷。

「心怡,你……不會怪我吧?」周航不安地看看她,「你還好嗎?」

「我很好。」寧心怡深深吸了一口氣,不想讓周航看出自己的混亂,更不想在這個時候示弱。

她站了起來,「周航,謝謝你的晚餐。我們好聚好散,再見。」

「心怡,對不起……」

背後傳來似有若無的道歉,寧心怡加快腳步,逃也似地離開了餐廳。

深夜街頭,萬籟俱寂。

街燈散發著暈黃的光線,將燈柱拖成長長的斜影,偶爾有幾輛汽車駛過,車燈一閃即逝。

「啦啦啦……」

雜亂不成調的歌聲從轉角處傳來。

一位女子跌跌撞撞地走入公寓社區,臉頰有著不正常的緋紅,一看就知道她喝多了。

醉眼朦朧中,一切景物似乎都在旋轉,寧心怡一邊痴笑著,一邊掏出鑰匙。

她就知道周航會突然和她分手原因不單純。剛才碰到周航的同學,她才知道原來他幾個星期前就和別系的系花打得火熱,甚至他們身邊的朋友都知道了,只瞞著她一個。

沒想到她一直信任著的男朋友,竟然會背著她腳踏兩條船……,寧心怡對自己產生了深深的懷疑,煩惱之餘,就在PUB多喝了幾杯。

歪歪斜斜地,好不容易摸到自家公寓門口,寧心怡鞋跟一扭,原本就虛浮的身子支援不住,眼看就要往地面摔……。

「小心!」

突然,一雙修長的手臂有力地扶住她,將她輕輕攬入自己懷中。

寧心怡打了個酒嗝,仰望著近在咫尺的男子,望進了他黑眸中滿眼的星光。

「孟天翔……」寧心怡再打了個酒嗝,傻笑起來。

「老師,你怎麼了?」孟天翔蹙起好看的眉毛。「我一直在這裡等你,想向你道歉。」他這一等,就等了三個小時。

「道歉?道什麼歉啊?」完全不似平時對他的接觸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樣,寧心怡笑嘻嘻地環上他的脖子,紅唇幾乎就要貼上他的。

「老師,你喝醉了。」

「我沒醉!」寧心怡嗔怒起來。

「好好好,你沒醉。」孟天翔苦笑著。「老師,給我鑰匙,我扶你進去吧。」

打開寧心怡租的公寓大門,孟天翔將她半抱半扶地送入臥室。小小的房子裡充滿了女孩的氣息,雖然簡單,卻佈置得整潔雅緻,散發著一如她本人的清靈氣息。

滾到床上,寧心怡像只可愛的小貓咪蹭了蹭枕頭,然後傻笑起來。

「老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孟天翔坐在床邊,撫摸著她的額角。

他厚實微涼的手掌好舒服哦!

寧心怡忍不住主動仰起頭,將整張小臉埋入他的掌心,感覺到他微微一凜,然後,更溫柔的手指輕梳著她的秀髮。

這樣的溫柔令她覺得好貼心、好想哭……寧心怡吸了吸鼻子,覺得眼角又有點濕潤了。

「你們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她哽嚥著斥責,彷彿此刻負心的人是他。

孟天翔忍不住苦笑,「老師,我可沒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

「還說沒有?!第一次見面你就色迷迷的,明明只是個臭小孩,卻老是戲弄我,還說想追我……我知道,在你心裡,從來沒有把我當老師看過。」寧心怡恨恨地戳著他的胸口。

「老師。」孟天翔握住她纖細的手指,「我做這些,都是因為喜歡你啊。其實把我當成小孩的人是你,你從來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真正想哭的人,其實是我。」

夜幕下,他臉上既有年輕男孩的熱情,又有成年男子的性感魔力。

寧心怡傻傻地看著他,完全忘了言語。

「老師,你再這樣看下去,我可是會犯罪的。」孟天翔再也忍不住,俯下頭含住了她如花的唇辦。

寧心怡還來不及反抗,就被他整個人攬入懷中,他炙熱的氣息吹往她口中,她整個人都微微戰慄起來。

不知是因為今晚的她特別脆弱,還是酒精迷醉了神智,她再沒有像以前般斷然拒絕,反而微微張開口,讓他更深更狂野地侵入了她的口腔。

「老師,你不反抗嗎?再這樣下去,我可是會得寸進尺的哦。」一吻結束,孟天翔戀戀不捨地撫著她濕潤的眼角。

「周航他……他背叛了我,有了別的女孩子……」寧心怡的鼻子酸酸的。

「周航?他就是你的男朋友?」一把無名護火在孟天翔的胸膛熊熊燃燒。

寧心怡輕輕點了點頭。

「這個人渣!」孟天翔罵道,抱緊她,「老師,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不要!你比我小。」

「我只比你小三歲!」孟天翔叫道。

「我不和比自己小的人談戀愛。」寧心怡雖然醉了,但對自己的底線還是很堅持。

「你可以接受我的吻,為什麼不能接受和我談戀愛?」孟天翔壓住她,「老師,雖然我比你小,但你放心,無論是上面還是下面,我都完全是個成熟的大人了。」他邪邪笑著,抓住她的手,往自己胯下摸去。

一觸手,硬繃如鐵,寧心怡嚇了一跳,連忙想縮手,卻被他死死按住,不但按緊不放,還趁勢將她壓到床上。

「老師,我真的好喜歡你……你不知道我忍得多辛苦,每次看到你,我都好想當場把你撲倒!但我知道你一定會生氣,所以我才忍到現在。」

寧心怡被他緊緊纏住,幾乎動彈不得,他男性的氣息一陣陣噴在她臉上,他堅實的胸膛擠壓著她的乳房,她的手甚至還握著他的男性……。

天哪!

寧心怡的腦中一團混亂,臉紅得就像發燒一樣。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