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露琳的探險(第九章) 81~90

在這三個月中,卡露琳發現湯瑪士一天比一天發育了,肉棒皮下的靜脈血管更加突出了,根部也長出短短的金色陰毛,喉結也同開始突起和變聲了,他已經走向成人的路了,雖然他只是十五歲。卡露琳催熟了他。

他現在是籃球校隊明星,在校中不論初中部和高中部,都有不少的粉絲。他最近到卡露琳家中的次數,日益稀少,她也感覺到了,為了獎勵他的出席率,卡露琳採用獎金制,來她家中做愛一次,賞美金一百元。

湯瑪士現在有他自己們的粉絲群,他常常帶著小女生粉絲群,喝汽水,冰淇淋,爆玉米,甚至有時偷開她的小跑車,帶小女生亂逛。

卡露琳現在已經控制不住湯瑪士了,以前為了一百元紙幣,還偶而來看看這個老姐姐,後來不知怎的,他似乎在兼差推銷什麼東西,變得比較有錢了,就慢慢疏離了她,只是非常偶然,才會到卡露琳”姐姐” 家一敘。

她也不是太在乎他了,因為知道他為何不缺錢了,也知道他已經沉湎在吸毒,和販毒的深淵之中了,喔,滿被聖寵的瑪麗亞,救救沉淪的羔羊吧!哈利路亞。

世界上倒處都有狼,走失了一頭狼,還有其他的狼,卡露琳又結識了一些男同學,也有一些女同學,課後常在家中歡鬧,她也選了幾個可造之材,留晚一些,吃些蛋糕披薩類共進晚餐,她發現在這些孩子中,根本找不到半個,有湯瑪士那樣象蚌屌的人,她開始接受一些非系血統的孩子參加,因為他們的天賦比較好。

今天,家中電視機上正播放著仙履奇緣,時間有些晚,不到播完,所有的孩子都散場回家去了,今天就有一個膚色深黑,但是皮膚不發亮的男孩子還想看完沒走,本來他站在孩子堆里,鶴立雞群,比一般孩子高出一個頭,一頭的短短捲髮,灰黑的皮膚,大大的眼晴,平平的鼻子,瘦瘦高高的身材但在孩子群中,卻沉默寡言,不常說話,就不受人注意,記得好像叫一個怪名字,烏理烏理、馬哈諾,還沒走。仔細一看,這個孩子的架勢,有些好像黑兵喬奇、阿里,她很好奇,問他: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烏理烏理、馬哈諾,夫人」,很有禮貌,但英文發音很怪,

「你說話不像美國人」,

「我是美國人,住紐約、長灘,夫人!」,

「你在那里出生?」,我不相信他是土生土長的美國小孩,

「我是在那洛比,肯亞出生,夫人!」,

這才對,這個孩子是領養的肯亞小孩,難怪長得有些像肯亞奴隸的後裔黑兵喬奇。

「你現在家裡有什麼人?」我追問,

「我家只有爸爸和媽媽,夫人!」

他每句都加一個「夫人!」,煩不煩嗎?

「你爸爸在那里上班?」我不好意思問他爸做什麼職業,萬一是清潔工什麼的勞力工人,會傷孩子自尊心。

「在拉加地亞機場上班,夫人!」,我猜他爸爸一定是是清潔工什麼的,比較低層的勞工。

「是政府官員嗎?」我低聲問他,在機場上班為警官的非裔黑人很多,可能是警官的子弟,領養的。

「是!夫人!」他答得很小聲。

「做什麼的?」我也小聲的問他。

「機場主任,夫人!」他小聲地回答我,

「機場主任,為什麼要這麼小聲地說?」

「我也不知道,妳這樣小聲地問我,我只好用小聲回答妳」

「你左一個”夫人!”,右一個”夫人!”,煩不煩呀」

「是,很煩,”夫人!”」他想一想,改說:

「不是,不很煩,”夫人!”」他再想一想,自己笑了。

「我覺得你很笨呢,是不是?」我罵他。

「我是很笨,夫人!」,他想想不對,馬上又改口說:

「不!我不笨,夫人!,不,夫人!不笨」,.我不知這道他在說他不笨,還是夫人不笨。

我要採取以前對湯瑪士的故計,勾引烏理烏理進我圈套內,我說:

「你有女朋友嗎?」,

「沒有」,

「為什麼沒有?」,

「沒有一個同學要和我做朋友,他們嫌我講話聽不懂」,

難怪他要自卑,語言隔閡,被同儕排斥,加上種族岐視。

「姐姐做你朋友,來握握手,貼個臉」。他的黑臉更黑了。

他雙手緊握我手,跟我貼了一個臉,眼眶有一些淚珠,我現在才發現,他的身高幾乎升與我相同。

「你幾歲啦?」,他說十六歲了,我還以為他十九或廿歲了呢。

「你知不知道,女生跟你長得不一樣?」我切入了主題。

我以為他會搖搖頭說:”不知道”,然後再問他要不要看. . . . . . .

誰知他卻淡淡地點點頭回答「有呀」,

“嗨,這樣我的劇本要改編另寫,接不下去了”,

「看過幾位?匆匆一瞥,沒看清楚,對吧?」我還是要導入主題,

「至少看過幾百位,都很清楚,夫人!」他一本正經地說,

“這傢伙一定是個色情狂,偷看女人上癮”我快接不下去了。

「怎麼可能,你才幾歲,少吹牛!」我好生氣,愛吹牛的小鬼。

「在我肯亞老家,天氣太熱,我們族中,男女都不穿衣,男女只圍一片布,走來走去,沒人要偷看,夫人!」

「不要開口閉口叫我夫人!」我有些惱羞成怒,生氣了。

「是夫. . .. . … . … .. .. .. ..」他怕到了,期期艾艾,講不出話來。

「你有沒跟女生做過愛?」,看樣子,我必須要改換方法了。

83 黑色新歡

我追問:「你有沒跟女生做過愛?」,

他想了一想回答我:「什麼叫做“做愛”?」,一臉困惑。

他真有這麼純真嗎?少來了,我才不信呢,一定是在裝佯。

「做愛就是把你的雞雞,插進女生的尿尿裡?」我用手比了一個插進的動作,又指了指自己的下身。

他恍然大悟,點了點頭,說:「沒有」。

什麼玩意,點頭說沒有,裝傻還是白痴。

我火冒三丈,這麼大一個塊頭,裝瘋弄傻,連這個都裝不懂,伸手一把將他抓過來,卻抓到了一支粗粗長長,壯嘟嘟的一支軟屌。

這支玩意兒的後面,卻連到了一個壯壯的身體,一個黑色的身體!

身上還有一種黑色人種特有的,粗曠的體味,噢,我陶醉了。

這個小鬼還真是個新手,連接吻還要我教,我抱住他接吻,我舌尖伸入也他口中,他手足無措,緊閉了牙關,我無法伸入,我嘗試了很久,他才放鬆了牙關,讓我舌頭進入他口中,互相攪拌。

我抱住了他,他不知是假裝的或是真的沒有經驗,兩隻手不知要怎塊樣放,正好電視里的仙履奇緣,正到尾聲,王子擁著灰姑娘深深一吻,給了他靈感,也就抱緊了卡露琳深吻。

「想再看一看女生尿尿嗎?」我挑逗他,

「不想!沒什麼意思」,大個子很不解風情。

「不想把你的雞雞放進來嗎?」,我有些急了,怎麼有這麼一個木頭人,傻大個兒來著。我捏了捏手中軟屌,還是軟叭叭的,無動於衷,我扒下了他的內外褲,一只裝備齊全的男生大屌,一大簇黑毛叢中,盤踞著一支粗胖粗胖地垂在我面前,這是一隻和歐美男生不一樣的屌,因為不像基督教和穆斯林自小就施行割禮,割掉了包皮,非洲土著不施割禮,龜頭不大,被厚厚的包皮緊緊地包著,整根看起來是尖尖地,像一根錐子。

玩著玩著它整支漸漸脹大了起來,龜頭也漸漸膨脹,包皮開口家處跟著擴大,但仍然緊緊的裹住了龜頭,我握住了棒身往後推動,希望能將龜頭露了出來,但它太緊了,試了多次都失敗,我咬咬牙,趁他一不注意,吐了一口口水在龜頭上,猛然大力往後一推,整個包皮全部後褪,一隻鮮紅的龜頭昂然像蟒蛇吐信,矗立於他襠間,他痛得哇大叫,把我的手捏得發青。

他龜頭上佈滿了臭哄哄的尿鹼,我拉著他象鼻似的肉棒往浴室走,脫掉了他的鞋子,我仔細地清洗乾淨了,一條新露頭角的大屌,清洗過程中,卡露琳喚醒了初試身手的非洲性伴。

也許這是他第一次被女生拉住了大鳥,翻出了久藏緊箍在包皮中的龜頭,他自己也感到新奇,不住地自己觸摸玩弄自己,深藏而沒有發掘的新玩意兒,好解放,好敏感,很驚奇,天性使然,好想插進一件東西裡面伸縮。

卡露琳把他脫光了,澈底地幫他做了一個嬰兒似的洗禮,烏理的大屌矗得半天高,擦乾了拉上了床,她跨騎上了他,把它對準了入口處,她還沒坐上去,大屌順著她外流的淫水,輕易地自動進去了裡面,她猛往下一坐,包皮拉扯了龜頭,痛得烏理哇哇大叫,不一會兒,烏理已經懂得如何抽插,來討好女王蜂。

烏理有一招特異功能,是卡露琳以前其他情人沒有的,他在努力的衝刺後,抱住了她,身體僵直頂緊了她的花心,渾身不動,只用龜頭在花心上研磨十來分鐘,愈磨愈快,這種酸皴難捱,好像陰道裡有千百條小蟲,在噬咬,它有時順轉,蟲兒們順著噬咬,它有時逆轉,蟲兒們逆著啃吸,它有時懸空旋轉,有時頂緊地研磨,她會渾身癱軟,陰道不停出水,陰精盡出,弄濕了床單,高潮不停,欲仙欲死,氣喘吁吁,她愛死了他這一招。只是做愛後那天,做事都沒精打彩,無論做什麼都打不起精神,沒法天天做愛。

其實卡露琳不知道,這是非洲黑巫術的一種,烏理源承血淵,無師自通,而且還不精進,也不懂採補之術,並無害師之意,但每次都會被吸走不少精力。

我後來才知道,烏理原來誕生在肯亞的呼羅豹部落,他生母原是部落巫醫,不幸被他繼父在肯亞狩獵時,獵槍走火所殺,繼父收養了他,帶他到美國,那時他才不到十歲。

他這個黑巫術,能在和女性交合中,吸取她處女的初血,或子宮內的未受精卵子,作為巫男的養分。但卡露琳不是處女,卵巢也早已割除,所以烏理能吸走的元氣沒多少,卡露琳才能受害不多。

卡露琳是一位嚴師,亦是一位慈母,她不但常常在床第上教導烏理烏理如何做愛,也在床下教授英語日常語法,所以烏理烏理不論在床上,或床下均有長足的進步,也慢慢被同儕接受,隨著語言的進步,功課也有顯著的進步,也就變得比較活潑,為同儕接受。

卡露琳非常耽心,烏理會走上湯瑪士的後塵,所以看管他非常嚴厲,她不時給他灌輸一些毒品危害的思想,甚至有一天還開車帶他去參觀勒戒所的情形,提高他的戒心。

烏理好像匹駑馬,一經開發,很快突飛猛進,每日放學就來卡露琳家中死纏爛打,一心要上床做愛,有時帶來一瓶自釀烈酒,她喝了以後,即有些催情作用,在疲憊狀況,也會欣然上床,但日久後,即使在情場久經大風大浪的她,也有力有不逮的日子,看到小愛人,涎著臉苦苦哀求,實不忍心,但自己前從未有的無力應付,想到了一招李代桃僵,為什麼不能招一些小女生做鎗手呢。

首先,環顧四週,那些混雜在男生中,常來家中,混吃騙喝的小女生里鎖定一二個,再者個子高一些的丫頭片子,還有幾個常常濃裝艷抹,喜歡跟哥兒們打情罵俏的女孩子,另外還有幾位情竇初開漂亮的小女生,也有一個沈沈靜靜,不拘言笑的小個子女生,常常一人獨坐在角落,不輕易與人答言,卡露琳一一加以分類。

今天下午,卡露琳留下了三、四個,平常喜歡濃裝艷抹,愛和男生打情罵俏的女孩,有一搭沒一搭地談到了色情片。

小女生們都豎直了耳朵,有些緊張和好奇起來,問卡露琳:

「姐姐妳家有沒有A片呀?」

「妳們都沒看過嗎?」

「有啦!」有人說,

「沒有啦!」也有人說,

「我是有幾片,但放給妳們一看,跟同學、老師、爸媽一講,我臉往那里擺呀,不行,不行!」,我欲擒故縱。

「拜托啦,我決不講出去」,異口同聲。

「我考慮考慮. .. .. .. .. .. ..我不要.!」,我要七擒七縱。

「拜托啦,大姐姐,我看一下就好,決不講出去」,她們保証。。

我看她們已經被逗得差不多了,故作勉強狀,嘆了一口氣道:

「這可是妳們拜托我的噢,妳們勉強我的噢。好吧,先去浴室尿尿,不要等一下尿我滿地滿床」。她們更好奇依次走去浴室,出來時,個個滿臉通紅。

我的播放設備,在臥室內,一部4K電視加一台藍光播放機,一部JBL五聲道音響,算是頂尖配備了,女孩子們和我一起擠在一床觀賞節目,床上滿是烏里留下的男性費洛蒙臭味,今天的片子是日片查泰理夫人的情人們,開演沒多久,有個女孩說:

「咦,這個查泰理夫人不就是大姐姐妳嗎!」,

「不要亂說,只是有些像而已,怎麼可能是我,這部是日本片,我都沒出過國,怎麼可能到日本拍片」。

慢慢演到查泰理夫人康妮情慾難捱,在床上自慰,女孩們都呼吸沉重,用手壓緊自己的鮑魚,面色凝重,漲得通紅。

獵戶結識了獵戶(黑人青藤飾演),倆人在小茅屋中偷情,倆人衣服一件件們的脫下來,獵戶青藤的黑色大屌暴露在康妮面前,小女生們都緊張地張開大口喘氣,眼晴瞪得好大好大。

獵戶分開了康妮了的大腿,肏進了她,有一個女孩「喔!」了一聲,依偎到卡露琳懷中,渾身有些顫抖,一手抓住了卡露琳的乳房滿臉通紅,氣喘不止。卡露琳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褲襠,竟已濕透濕透了。

卡露琳就選出了她。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