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露琳的探險(第九章) 81~90

到了健身房內,休息室有幾張長長的長條寬椅子,平常是供客人坐著換運動鞋用的,弄了幾件衣服當枕頭,將她平放睡在上面。他去拿了一杯冰開水,將她扶起,拿水餵她,她睜開了眼晴,慢慢地啜飲著冰水,她轉頭向四周看了一下,傍邊有幾個人圍上來看熱鬧。

「這兒是那里?你是誰?」她問。

「這里是飛鷹健身房 (Aquilla Gym),我是這里的經理兼總教練」

「你為什麼要反向練跑?害別人摔交」她問。

「對不起,我是慣用左手的左撇子,我一直習慣這樣跑」,他說。

他接著說:「不過,妳為什麼要閉著眼睛跑,跟我撞在一堆?」

「大概太陽太強,眼睛一下睜不太開,不過是你撞我的」,她說。

「誰撞誰,不重要,還好應該沒人受傷,試試看傷著了沒有?」,

她動了動手腳,扭扭腰,站了起來,跳了一下說:「好像沒事」。

「那就好,我是大衛、阿勒海里 (Divid Alighieri)」他鬆了一口氣。

「我是卡露琳,吉女士(Ms. Caroline Gee)」胖婦人伸出手,握握手。

大衛打量了一下她,面前這個女人,四十來歲,八十多公斤左右體重,170多公分,臉蛋還算漂亮,皮膚保養得不錯,大大的眼晴,棕色眼瞳,棕色秀髮梳得很整齊,如果減少卅公斤體重,應該算得上是一個美麗徐娘。

她也在打量這個大衛,看來五十歲左右年紀,180公分身高,是個多毛雄性動物,骨溜骨溜二隻大眼晴,掃描著她,卡露琳被看得,有被裸體被人看光的感受,倒有些不好意思。

她環視了一下,看到這家健身房,分成好幾個大間,最大的一間里擺了四、五十台跑步機,但這個中午時間整個館內,客人有些冷清,跑步的人不多,大衛看她有興趣看這些設施,就帶領她去參觀了,其他各項健身設施,舉重、擴胸、腹肌訓練、重力牽引、拳擊、各種健身設施,也有幾間較小的房間,放置了一些電療儀器,據告是為運動傷害人的復健設備。

她問道:「怎麼沒看到女子來做健身?」。

「有是有,不多,因為男人希望健胸肌、臂肌、腹肌、和肥肌,女子希望長頸、豐胸、柔肌、纖腰、蜂腰,目標不符,當然不會來健身房鍛練,只有一些女子來此跑步練腿肌,但也有些女子選手來練舉重」。

「我想鍛練一下減掉一些體重,可以嗎?」我順便問他。

「當然歡迎,只是減肥,除了要運動外,還要控制飲食和營養」。

「你怎麼說我怎做,行嗎?」

「還要服用一些藥物輔助,而且減重後,仍要長期注意控制口腹之慾,一般人多不易辦到,很幸苦的」,他不太相信這個胖女人,能辦得到。

「試試看我能不能辨得到Just try me」,卡露琳斬釘斷鐵地說。

「先不要衝動,試一個月,再來決定」,他有些潑冷水。

「費用怎麼算?」,卡露琳已經躍躍欲試。

「買一張會員月卡,保証金100歐元,第一月100歐元,續購每月60歐元」,他說。

「開放時間10:00AM 到10:00PM,不限定時間,指定教練每小時25歐元」,他又說。

「教練費,怎麼這樣貴?」,有錢人喜歡錙銖必較,她有些心痛教練費,想討價還價。

「我們的教練都是有國家奧會証照的,而且妳也不需要每次都請指定教練,一般巡迥教練是免費的」,他又說。

「好吧,我加入」,她下了決心。

他帶她去門口辦公室,辦了會員登記,照了相,領了卡片。

從即日起,卡露琳就成了會員,每日有恆心地,進出健身房。

剛開始,卡露琳除非他沒有空,每次都指定大衛做她的指定教練,大衛告訴她慢跑的要領,和飲食控制,我覺得太辛苦了,而且一天到晚餓得受不了,好想放棄,每天晚上累得半死,上床頭一碰到枕頭就睡著了,忘了男男女女之事,但實在太累了,想想何必呢,趕嗎把自己操得這麼累,不想再做下去了,但又想一想,我都走到這里了,為什麼不做完成呢,我去照了一張全身照,放大了跟我真人一般大,張貼在房門內側,每次岀門,就看到一個胖女人,睜大眼晴瞪著我,我背上汗毛一凜,咬咬牙就提了包包去健身房。

二個月後,卡露琳每天不僅慢跑,而且增加手臂張力訓練,減胖的效果出來了,每天也不是那麼累了,每天都磅體重,我減去了六公斤,腰圍也小二吋,不!減小五公分,(我們在美國習慣用英制)。

為了初步減肥有效,大衛嚷著要我請他吃飯,我在市中心中國餐廳玉園飯店(Ristorante Cinese,Giardino di Giada)請他吃中餐。

餐廳經理很驚奇,我一個白種女人,能說這麼標準的北京話,問我是在北京出生的嗎?我笑笑不答,改用義大利話,向大衛解釋中文菜單,點了幾道常用的中國菜肴,吃中國菜,要配中國酒,開了一小瓶五糧液。

俗語說”飢寒起盜心、飽暖思淫慾”,二人吃飽喝足,相互對看,愈講愈放肆,愈看愈順眼,大衛每天面對卡露琳,覺得她落落大方,徐娘半老,煙視媚行,暗戀已久,只是在眾人面前,不敢啓齒,對卡露琳而言,她久歷風霜,遊遍五大洲,面首也是遍及五大洲,最近每天累的只要一上床,就張不開眼,子宮常常感到寒冷,本來根本忘了的小腹下面飢荒,但今天酒後被大衛言語挑逗,有些性亢奮,不禁對他多看幾眼。

大衛看到她酒後,面如桃花,眼若秋波,知道好事己近,船可入港,倆人叫了一部車子回到了她家,他模仿新婚夫婦,將她抱進了房中,很快就脫衣共浴。

沐浴時,首次裸裎相見,我趁這個機會,仔細端祥一下他,不愧是一位健身教練,一身的肌肉,兩頭臂肌,胸肌,八塊肚肌,令人垂涎三尺,這真是一個渾身佈滿了體毛的男人,密密麻麻棕色的毛髮,一頭棕色偏金的頭髮,扎人的落腮鬍子,胸毛,肚臍毛連到一大簇的陰毛,毛叢中一支昂起不到半呎的陽具。真是不夠看。

都走到這個地步了,我還能後悔退貨嗎?只能照著進度往下走,給他加了一個套,讓他插了進來。

大衛,看到眼前這個女人,豐乳翹臀,凝脂幼滑,胖嘟嘟的柔若無骨,恥部還刺著一朵,鮮紅的滴水玫瑰,引人想入非非。

進來後,差強人意,還算不錯,他插拔的強度,耐久的長度還都不壞,我還是有爽了一陣子,子宮也比較不寒冷了,我給他打65+分。

「大衛,你今年幾歲啦?」,事後,躺在床上,我鑽進他懷里。

「今年十月,將是二十六歲,妳幾歲?」他也問我。

喔,我還以為他五十歲了呢,他這一臉鬍子好會騙人。

「不要問女生今年幾歲」,我說,其實我不敢實說。

「老婆那國人?」我本來要問他老婆幾歲,但我不能自打嘴巴。

「本地人,但她長年洗腎,臥病在床」,他平淡地說。

他現在只是我的炮友,不是婚姻對像,問問罷了。

突然,臥房的門開了,女兒瑪麗安娜推門進來,說道:

「媽,我回來了」,她一眼就看到床上的我們。

「喔!對不起」,趕快退出去,帶上了門。

該死!我怎麼會忘了關上房門。

88 生日禮物

萬事開頭難,男女關係有了一次,就有二次,也就有三次,大衛三天貳頭就來我家,有時短敘,也偶而有時過夜,其實最近我一心一意只在認真減胖,恢復往日苗條的身材,這個人在床上的本領,不過爾爾,磨擦不能消除子宮內的寒冷,這樣的做愛,對我而言可有可無,聊勝於無而已,但他還自以為他雄性本錢十足,可以迷倒一堆女人。而且他也十分小氣,從來不曾送我任何禮物,但我不時會買些高價的名牌皮腰帶、領帶,金袖夾等禮物送他。

經過上次瑪麗安娜闖入臥房事件後,大衛每次進來我臥房時,都會確認把房門關上,而且在門把手上,掛一條領帶,女兒也很懂事,再也沒發生誤闖的事件。

其實女兒也不小了,22歲,今年也在讀米蘭大學,(Universita degli Studi Di Milano)商學院二年級了,洋妞懂事得早,我早就見過她和男孩子一起在路上攜手同行,不知有沒有跟男生上過床,有機會得要教教她避孕,和防病的常識。

為了大衛有時會來家中用餐,我僱請了一位白晝上班廚娘,負責買菜及廚房事務,我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減肥和運動這件事上。雖然進展很慢,但持之以恆,四個月來,運動、加控制食物、減肥藥物、三管齊下,減掉了十一公斤,超過目標值一半了。

行百里半九十,現在剩一半都不到,還有很多路要走。

今天傍晚,我剛從米蘭街上購物回家,在家門口,正巧碰到有個年青人,開了一部BMW五系列的車子,送女兒從學校里回來,二人下了車,還在車傍熱烈地擁吻,依依不捨才分手回家。

看到我,她有些不好意思,低頭叫了一聲「媽!」,就進了家。

「他是妳的同學嗎?」我問女兒。

「他是我學長,醫學院畢業的,現在才是R1」,女兒問答。

「什麼科別?」我問女兒。

「整容外科,及婦產科,還沒選定老師」她說,是熱門科系。

「到什麼進度了?」我再問女兒。

「才認識二個星期,牽牽手散散步而已」,女兒說。

「不止吧,剛才就看到你們在接吻,還有什麼?」我逼問。

「今天是第一次,就被妳看到了,」我不信,再問。

「好啦,今天是第二次,」她招認了。

我不再追問了,問一下,認一次,再問一下,再認一次,可能再問五下,會再承認五次,永遠聽不到真話。小女兒情竇初開,不必再問了。

「下次給媽介紹認識一下,請他家中坐坐,一起吃頓飯,媽幫妳評鑒一下」她臉紅地點點頭。

小丫頭交遊還蠻廣的,過來一星期,她帶了二次男朋友回家,但是和上次開BMW是不同的男孩。我想這也是一件好事,她有選擇的能力。

有一天週未,我運動後回家,進臥室時,看到她的臥房門緊閉著,把手上掛了一條男用皮腰帶,房里傳出女兒亢奮的叫床聲:

「喔!喔!唷!哇喔!喔!喔!」

半天,靜止了我呆立在自己房門,腦中空白。

女兒長大了,成年了,她有她的選擇,在她長大的過程中,我這個做媽的,沒有盡到做媽的責任。

可憐的瑪麗安娜!

我靜靜地走進臥室,靜靜地洗了一個澡,靜靜地換好家居服,傾耳聽到客廳有了動靜,才走出臥房,看到瑪麗安娜和一個青年男同學正要出門,她說了一聲:

「媽,我要跟同學去看電影,不回來吃晚餐了」。很不懂禮貌,那男孩,跟我點頭示意一下,拉了她就一起出門走了。

帶男孩回家,在臥房門把手上掛了一條腰帶,一個星期又發生了二次,而且都是不同的男孩,她會走上我的後塵嗎?飄泊浪遊在全世界,追求幻想中虛幻的愛情?或單純的肉慾滿足嗎?我該怎樣規勸我寶貝的女兒呢?

我是一個已經沒有生育能力的寡婦,一個壞榜樣。而她卻是花樣年華,前途似錦的女孩,我該怎麼辦呢!

我告訴大衛,我有些不適,在醫院撿查,發現染到B型肝炎。要獨居至少二、三個星期,淨胃服藥排毒,休息一下,暫時不要來訪。

在家中,女兒去學校的時候,我就利用空隙,去公園運動場慢跑,算算她快要回家時,就回家等她,要造成她的不便。

果然,女兒就不再帶同學回家,我心中暗暗高興,但我發現,她每天上學時,多帶了一小包東西出門,偷偷暸解一下,竟然是一些乾淨的褺衣褲,原來她在外面另找地方解決,我只能放棄所有努力。

從此我只有放棄,讓他帶男友回家,而且常常有舊的男孩不見,換成新的男孩出現。唉!我的女兒比我當年還要隨便。但至少她沒有和她哥哥亂倫,呵,聖母瑪麗亞!

有一天,酒庄爸媽來訪,我和他們去史卡拉音樂廳,聽歌劇波希米亞人,散場後他們驅車回酒庄,我一人回家,看到女兒房門掛了一條領帶,有客來訪,正想要回自己房內就寢,忽然想起,這條領帶眼熟,好像是大衛的,我倒了一杯白蘭地(cognac)坐在客廳沙發關上了大燈,等他們,晚上01:58AM,女兒房門開了,她裸身送大衛出來,我開亮了大燈,瞪大了眼睛著他們,大衛訕訕地對我說:

「喔,卡露琳妳沒睡呀,有話明天白天說,晚安」,就溜出大門。

「喔!媽,妳聽我說,………….媽」,她急急想分辯,可又想不出要說什麼話。

「什麼話都不必說,穿好衣服去睡覺,晚安」我冷冷地說。

第二天,大衛沒來我家,也沒打電話來,我到健身房註銷了會籍,退回了100歐元保証金。從那天以後,大衛再也沒來我家。

我現在體重143Lb.,已經接近我希望的目標,只是皮膚有些鬆弛,但已經養成每天慢跑出汗的習慣,發現所有的衣服都太大,就和女兒到米蘭市區la Rinascente 百貨公司,買些漂亮時裝,順便也要她選一些新衣,她興奮的不得了,長這麼大,第一次有母親伴她逛百貨公司,買了不少時裝和鞋子,一同回家。

她三不五時,常有男伴來訪,掛掛皮帶或領帶,而我惟一的男伴大衛卻再也不再出現了,”寂寞梧桐鎖清秋”,夜夜數羊到天明。

星期六,是我四十七歲生日,女兒學校沒有課,也沒有活動,她約了幾位男女同學,和一位特別嘉賓,來家小聚,說不定會辦一個家庭生日舞會。她一一給我介紹了她的同學。

我事先要廚娘插了鮮花,買了一些食物、披薩、飲料、甜點、咖啡、水果甜酒、生日蛋糕,以便招待這些小客人,我還幫她們找了一些舞曲唱片。

下午5:00PM左右,小客人們落續抵達,一共來了十五位,年齡在廿五歲以下的男女同學,還有一位在四十歲左右的人,女兒介紹這位是學校球隊網球教練,詹姆斯、藍道斯先生Mr. James Blueways,我看他粗粗壯壯,皮膚黑黑黝黝的,若不是他穿著整套西服,會以為是一修車工人。

虧得廚娘凖備的食物夠多,這些大孩子真能吃,風捲雲消,不一會碗盆見底,飲料也喝掉了大半,有人建議開始跳舞吧,大家就將客廳中的傢俱搬一搬,騰空出一塊舞池的空間來,我打開了CD播放機,放進一張混合舞曲唱片。首曲是一首吉烈巴,瑪麗安娜和上次開BMW車的男孩子首先開舞,孩子們作對陸續下場,踏步轉圈一起熱鬧起來。

大家都在跳舞,詹姆斯只有一個人沒有舞伴,我是主人,就向他邀舞,他受寵若驚,很拘泥地和我跳起舞來。

舞跳到了半夜十一點,咖啡和甜酒都見底了,有一些人落續告辭先走了。最後剩下詹姆斯和BMW男孩沒走,詹姆斯是喝高了,不能開車,BMW男孩被女兒把他留下了,女兒不踩我們,逕自把BMW男孩帶進他臥房,進房前,她回頭對我眨眨眼,拋了一句”生日快樂”就進房去了,現在我才知道,詹姆斯是女兒送我的生日禮物。

我把生日禮物詹姆斯,帶進了我的臥房,他漲紅了臉,十分拘謹,剛才我在關燈跟他跳勃魯斯貼臉、貼胸、三貼舞時,我的情慾開關,早已啓動了,現在我大膽主動,對這個四十多歲的內向男人前,我吻了他,還主動幫他解開領帶,去掛在門鎖把手上。

我早已測量到他的肉棒大概尺寸,今夜應該有一段美好時光。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