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露琳的探險(第九章) 81~90

卡露琳用舌頭舔他的耳垂,為了打破沉默,她低頭在他耳邊輕聲說:「你要不要洗個澡,或者先睡個覺?」。

其實詹姆斯是個大男人了,經過一個晚上的擁舞和磨磨磳,那有不懂她的柔情,和慾念,輕輕地回吻了她的粉頸,再度端詳懷中這個女人,體態稍胖,但身高比自己至少多出六、七公分,正值狼虎之年,漂亮的棕色帶一些偏金的頭髮,可能今天才修剪過,一雙充滿色慾的大眼晴,滿懷期待,雖然不再青春,但也不見太多的風霜痕跡,仍可稱之為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猶其是貼在男人身上的一對肉球,仍是彈性十足,令他有些銷魂蝕骨,下身不斷膨漲。

「喔…………好!…………洗澡」,隨口答道。

其實卡露琳也不確定自己想洗,只是當時似乎找不到其它台詞,隨便找一句話,打破尷尬的沉默。

男女共浴,最能打破性別範籬,二人裸脭相對,沒多久就嘻嘻哈哈在浴缸中,打拘謹相互嘻戲,詹姆斯幫她清洗,那對令人銷魂蝕骨的豐乳,卡露琳則十分仔細地擦弄,他昂首吐信的龜頭。各取所需,十分甜蜜。

「上床幫我按摩一下好嗎?」她有些急了,邀請他上床。

隔著衣服,詹姆斯握住她一對富有彈性的乳房,恣意搓揉,並俯身吮吸及輕咬乳頭,將肉棒緊緊地抵住她的下腹,上下左右,緩緩摩擦:卡露琳不停呻吟,嬌喘扭動下體。

詹姆斯被她的雙乳吸引住了,為的是她胸口那兩顆略帶粉紅色的葡萄,實在不像是這個年紀女人應該有的色澤。他像個嬰兒一樣貪婪地吸吮著,一面伸手往下探索,和知道時候到了,她下面已經濕透了。

他將她翻過身來,面向前方,爬在床上,翹起了臀部,從後面插入了她的陰道。

89 異國孤雛

詹姆斯比她矮了差不多有二吋,他的肉棒也相對較短,跟他的身材一樣,矮矮、粗粗、壯壯。他曾是意大利網球國手,世界排名百名以內,最隹成績溫布頓邀請賽,進入後二輪,渾身是筋,耐操、耐磨、反應快、體力足,跟健身教練冏然不同,卡露琳很是喜歡,覺得十分充實,尤其他經久耐磨,最終衝刺時,粗壯的肉棒快速進出時,她竟然感到有發熱的現象,使她一直來苦於寒冷的子宮,有發燒的感覺,非常舒暢。不禁哇哇大叫,聲聞室外:

「啊………喔…………哇………….喔………….喔…………..喔喔!……..啊」。

第二天是禮拜日,她們母女要去教堂望彌撒,女兒開車,一路上對著她媽笑,卡露琳不好意思得要翻臉,瑪麗安娜才忍住勉強不笑。

詹姆斯渾身都是硬硬一塊塊的肌肉,尤其執網球拍的右臂,和二條粗短的腿肌,每當他硬梆梆的腿肌,壓在她柔軟的腿上,右臂又摟住她時,她感到靈魂都化了。

詹姆斯每星期都會抽空來她家中幽會,她感到他每來一次,子宮陰寒的症狀就好一些,每次隔著保險套,都感到他射進來的精液,很燙很燙,她就不再要他加套,在她陰道內感到更燙,對冰冷的子宮甚是一種格外受用,她直接在龜頭上,吸取剛射出的精液嚐一下,溫度卻只是常溫,百思不解。

詹姆斯沒有家累,但有位老母要照顧,卡露琳有時也常以密友的身份,去探望他的母親。她想自己也這麼大了,身邊缺少一位可以共渡天年的伴侶,這個男人忠厚老實,粗懭寡言,如果沒有惡習,慎重考察,假如真的可靠,可以考慮下嫁,定居米蘭,逍遙餘生。

今天他又來到她家中,例行公事辦畢後,他告訴她,接到歐洲網協邀請,下月將赴雅典參加,年度排名賽。這是職業網球選手的年度大考,事關排名,和各國邀請賽的資格和年度收入。他要一方面儘量增加練習強度,一方面保存體力,儲備能量和爆發力。

因為手頭沒有歐元現金,我塞給他一千美元,以壯行色,他婉拒再三,最後還是收了。

我說我也要跟,他有些勉強,說我去了會影響體力,說什麼屁話,我去怎麼會影響體力,我跟你住不同旅館,吃喝不同的餐廳,甚至可以你打你的球,我買我的觀眾席位置,甚至可以坐不同航空公司的班機,怎麼會影響你的體力。老娘去定了。

我獨自一人,在他正式出賽前一天,啓程搭機到了雅典,入住奧林比宙斯神廟傍的,雅典之門酒店(The Athens Gate Hotel),我在酒店上網,查明預賽賽程,把賽程表全部都抄下來了,各國選手有貳佰多人,分成不同的場地和時間,基本上來說,預賽時,除種子球員外,選手百分之九十的時間在等候。

女生獨自一人在大都市中,最隹的去處就是逛逛百貨公司,血拚,Shopping,住進酒店,上好網,整頓好了行李,不知怎地,似乎有人在催促,就往百貨公司衝,到了附近不遠處,有一家馬克、斯賓賽公司去Marks & Spencer,買了幾條英國刺繡手帕和男生領帶,走著、走著就到了晚餐時光,有些餓了,好像有人在催我,到附近街上一家飲食店,去吃一些希臘美食,我正在向服務小妹點餐時,忽然發現一個熟悉的人形,在我前面走過,一個非常高大的非裔男人背影,站在不遠處,”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那不是我午夜夢迴,柔腸百結的黑兵喬治、阿里還有誰!我就知道,美國軍隊就喜歡搞神密,好好一個活人,怎麼就宣布戰死了呢。

我排開眾人,向他走去,驀然間,這麼高大的的一個人,怎麼就不見了呢?我就叫他的名字:

「喬治!喬治!喬治、阿里!喬治、澳里維尼、阿里!」

我叫了好幾聲,都沒人回答,忽然看到他,正坐在餐廳門口的戶外餐桌對我招手,我喜出望外,趕快排開眾人衝了過去,口中還在高興地叫著:

「喬治!喬治!喬治阿里!喬治、澳里維尼、阿里!」,

我衝到了餐桌,發現又不見喬治人影。

餐桌上坐了一個黑人小男生,遠邊站了一位非裔的婦女,對著我看,用希臘話問我:「妳在找喬治、澳里維尼、阿里嗎?」。

我看著她,一位普通希臘居家非裔黑人婦女,三十來歲,旁邊是一個黑人男娃,三歲上下。

我回答她:「是的,我在找他,妳看到他了嗎?」。

她說:「我沒看到他,妳和他一起來的嗎?走丟了嗎?」,

「不是,我沒和他一起來,妳和他一起來的嗎?」,我說:

「沒有,我聽到妳在叫他,我以為妳和他一起來的」,

「我好像看到他的身形,我以為他來了,所以我叫他」,我說。

這時,我忽然想起,他不是在三年多前,在中東戰場光榮殉國了嗎?我剛在見到的是幻像嗎?我背上一陣涼意。

「妳說是喬治、澳里維尼、阿里嗎?美國,田納西人?」,我說。

「是!我說的正是他,喬治、澳里維尼、阿里,美國,田納西人嗎?」,她說。

「喬治、澳里維尼、阿里,妳是他什麼人?」,我好奇地問她。

「他是我孩子的父親,我是瑪格麗特、伊(MARGARET E)」,她指了指身傍的黑娃兒,她拿起手機,打開一張她穿護士服和喬奇的半身合照,他穿著醫院的傷患制服,一臉調皮不是他還有誰。

這個渾蛋,原來當年在船難後,我找遍了希臘大小醫院,都沒找到這個傢伙,卻原來躲起來,在跟黑人護士小姐談戀愛,害得我以為他淹死了,傷心了好久。

我看這個小男孩,面容上還依稀看到喬奇當年的風采,常常不時入夢來的他。

喔,我明白了,剛才一定是聖母顯靈,把我從去米蘭引到雅典,再從酒店引到這里,使我遇見了喬奇的孤兒。阿!聖母瑪麗亞,哈里路亞!讚美主。

我邀請瑪格麗特到酒店客房,我也拿出手機中和喬奇的合照,對我和她能在雅典相逢,都感到不可思議,一定是聖母的神蹟。

我告訴她,喬奇已經在中東殉國了,遺體也以軍禮下葬了,遺願要我做他的執行人,我有意願和能力,只要她願意,我可以負擔她的生活費,和他的教育費。

她說:「謝謝妳的好意,我有職業和專長,足能養活自己,但我還年青,現在有一個,說不定可以論及婚嫁的男人,如果婚後,他和我孩子不好相處時,如能幫我忙,拉一把就好了」。

我同意了,給她留下了,我在長島和米蘭的連絡地址和電話。她也留下了她的連絡方法。

我抱著她的孩子,一同往酒店餐廳共進晚餐,孩子對我還蠻親近的。因為後天詹姆斯沒有賽事,我約了後天,要到她家中去拜訪。

晚上撥打了一通手機給詹姆斯,他告訴我明天首戰伊朗選手,在雅典薩堤爾聖火球場,掛掉電話入眠,希望喬奇今夜來入夢,卻一夜無夢。

在酒店購票去參觀詹姆斯比賽,首輪伊朗對手排名在他之前,打得很辛苦,一直平手,互破發球局,挺進到最後一局,打到搶七才分出勝負,終於勝出。

為了保持戰力,我跟他約定,只要他沒有打到賽事止步,我就不去找他,每天在酒店打電話,紐約、米蘭、上海,甚至澳洲,打發時間,不要讓自己空閒下來,免得胡思亂想。

我去銀行,提了一些歐元現鈔,按照地址,在一條小巷中,找到了瑪格麗特的賃屋處,這是一間很舊、很小的屋子,他們母子倆,蝸居在不到廿平方公尺的屋子里。証明她收入很微薄,母子二人的開支,上班,找人照顧孩子,一定令她焦頭爛額,但為母則強,她還是撐過來了,很令我欽佩。

孩子哭了,是餓了,她拿出一些餅乾來餵他,這麼大的孩子,不是正需要乳製品類的食物嗎?問了一下孩子媽媽,家庭狀況,她是南非過來的移民,父母親都已過世了,有色人種受人岐視,孤身一人在雅典市立醫院,急診部當護士,值班時化錢托人照顧孩子,生活很清苦,也很忙碌。她問我是喬奇什麼人,我告訴她,我是美國國防部,委托的陣亡將士喬奇的非婚子女照顧人(我瞎編的)。

臨走時,我留下了一萬歐元的現金,要她給孩子多加營養。

回到酒店,趕到天主堂,對著聖母像祝禱:

「天上的聖母呀,感謝妳的神蹟,使我找到了喬奇的遺孤,我會遵照妳的意志,繼續照顧他的未來,阿們」。

回到酒店,詹姆斯來電:

「親愛的,妳剛才到那里去了?我一直打電話,妳手機都沒開」,「我去教堂祝禱,為親愛的祈禱,希望你能節節得勝」,「告訴妳一個好消息,我第二輪又過了,再進二輪,就可以進決賽,爭奪冠軍了」。「親愛的,你好棒!祝你成功」。

晚餐後,在酒店一個人,悶得發慌,為了打發無聊,又去逛Marks & Spencer百貨公司,想買甁亞詩蘭黛Estee Lauder防曬乳,好觀看室外球賽,也想買一些小禮物,回去送詹姆斯。忽然看到遠處一個熟人,親密地摟著一個打扮得很妖艷的年青女子,買了一瓶香奈兒,和選購一些其他化妝品,他掏出美金來付了,此人竟然是明天要出賽,告訴我,他這幾天,不可以接近女色的詹姆斯。

我很火大,但發現自己沒有醋意,我知道他已經出局了。

他媽的!拿老娘的錢,來雅典嫖妓,狗肏的,王八旦,回意大利,看老娘怎樣對付你。

不巧,他看見了我,我故意看往別處,他也許以為我沒看見他,他摟著她匆匆走開了。

90 母女戰爭

詹姆斯也不算鎩羽歸國,打入第三輪半,世界排名應該沒有什麼昇降。

他來我家,對我說:「親愛的,我太忙了,每天都在練球,沒時間去給妳買禮物,不好意思」,

我冷冷的笑了一下:「親愛的詹姆斯,我看到你不是用美金,在Marks & Spencer幫我買了瓶香奈兒嗎?」,

他聽到臉色就變了,急著說:「妳誤會了,妳看到的是我妹妹」,我冷冷的說:「我沒誤會,你曾說過你是獨生子,你忘了嗎?」,他訕訕地說:「我說是朋友的妹妹,偶然碰見的,妳吃錯醋了」,「我沒吃醋,完全沒有,詹姆斯先生,晚安,你該回學校了」,這時候,女兒正好回來,他以為救星來了,認為可以不走了。他愣了一下,還沒有要走的跡像,我說:「你要我報警嗎?」,

他走了。

下午,女兒喜孜孜地來告訴我,她已接受BMW男孩的求婚了,她給我展示她的訂婚戒,那是一顆一克拉半的粉紅鑽鑽戒,它亮晶晶的閃亮耀目,我對她說:

「妳一天到晚,BMW男孩長,BMW男孩短,BMW僅只是一部車子的廠牌,只是說他老爸有幾個臭錢而已,他沒有姓,沒有名嗎?妳說,誰是這個幸運兒呀?」,她說:

「他叫肯尼斯、哈夫曼尼 (Kenneth Hoffmani),他爸爸是米蘭4H私家銀行董事長,(4H BankPTE.)」。

「妳們決定大喜的日子了嗎,今年還是明年?」,

「肯尼斯希望愈快愈好,大概是下一個月底」,

「下一個月開始,是果園採收季節,公司會很忙的」,

「我們不想等,也不能等」,她的意思是懷孕了嗎?

「恭禧妳了,孩子,告訴爺爺、奶奶了嗎?」,我只好同意。

「還沒,我馬上打電話告訴他們」,

「這麼大的喜訊,要親自當面跟他們報告,不可以用電話報告」,

「是!我馬上開車回伯拉波亞戈去,當面跟他們報告」。

*** *** *** *** ***

婚禮於九月一日,在米蘭大教堂,盛大舉行,晚宴席設於史卡拉大酒店,因為婚嫁雙方俱是當地名門望族,一時冠蓋雲集,車如流水馬如龍,熱鬧非常。

現在正是葡萄園收穫季節,也定是初釀季節,對酒庄而言是要支付大筆工資的資金需求季節,通常也是大筆應收帳款,要入帳的重要時節,但今年應收帳卻很多需要一再催收,加上瑪利安娜龐大的婚禮開支,資金調度很是拮据,好在新的兒女親家是私營銀行業者,調借一些短期低利貸款,解決了燃眉之急。

小倆口,婚後恩愛,飛往馬爾地夫渡蜜月,回程時,轉道巴黎,方歡歡喜喜回到米蘭,誰知風雲變色,酒庄董事長,心肌梗塞,送醫急救無效,撤手人寰,魂歸天國。後事安排,化了大把銀子,備及哀榮。

事出突然,酒庄經營一切事務,因為這是家族祖傳企業,從來都由老先生一人布局經營,董事長此番一走,企業就沒了主心骨,而董事長夫人,年紀老邁無法承擔,小保羅還在求學,沒有辦法休學經商能力,卡露琳自認可以為子女出力,出面接掌公司,就和老夫人商量,暫時搬回伯拉波亞戈,主持公司。

誰知老夫人,這二十多年來的夢魘,就是卡露琳籍著是小老闆母親身份,外姓吞沒公司,堅決勿許。

卡露琳熱臉貼人冷屁股,訕訕作罷。

這個私人家族公司,故董事長執股20%,小保羅執股15%,小瑪麗安娜執股10%,卡露琳執股5%,其餘疏近親族共執股40%,社會散股10%,本來就是一個恐佈平衡。

謠傳,因為近來公司現金不足,又因經營團隊婚喪開支,挪用龐大。公司有爆財務危機的可能。凱林諾家族股東頻頻前來關切,老夫人出面一一安撫。

危機終於爆發,但引爆點竟然來自意外,女婿尼斯家的銀行,向公司索討到期未還貸歀,伍佰萬歐元。向法院提供擔保,申請強制執行,公司現金不足,無力償還,瀕臨倒閉,家族股東人心惶惶,紛紛向外拋售,但女婿家的銀行,趁機大量收購,司馬昭之心,昭然若揭,但老夫人依然不為所動,只要卡露琳能控制執股5%,就不怕公司被搶,所以叫小保羅看緊她媽,外人就無法搶走經營權。

誰知天外驚雷,變生腋下,小女兒竟出面挺夫家,母女反目,發表申明,支持債權銀行,酒庄小股東,紛紛拋售股票,銀行公開出一一收購股權,公司岌岌可危,朝不保夕。

此時,市上發現另有一家希臘來的外國財團,也出面收購該公司股權,股價隨之上揚,銀行也隨之加碼收購。

誰知銀行前門淹水,竟後門失火,謠言四起,說這家銀行資金不足,今天早上開門,竟擠入大批人潮擠兗,銀行變成兩面作戰。

我像一隻嗜血的獵豹,為了要保護小豹崽子,鼻子一直向血腥味趨去,兩只眼睛閃著綠光,緊盯著獵物,隨時看著它的喉部,想撲上去一口緊咬,著斷送它的生命。看到銀行在掙扎求生,心中十分得意,感到滿口都是血腥然。

澳洲某銀行代表澳洲安丘財團,匯入一千萬美元,歸還銀行欠歀,解除了酒庄財務危機,但銀行卻解除不了自家的擠兗危機,不得已,只能向外拋出,廉售當初高價購入的酒庄股權,但銀行本身的財務危機,愈演愈烈,又不得不拋出本身擁有的債權,同行也一一收購,紐約某財團也趁機揩油,匯入美元陸仟萬元,購走銀行部份分行,最可惡的是中國上海有一個小財團,叫什麼“Melody-Caroline Toys Corp.”也來湊熱鬧,打了個秋風割了一些肉,小賺一筆幾百萬歐元就走了。這個銀行原來是由四位姓氏中有H的人,合夥創設,而Hoffmani家族片出資稍多,故由Haffmani家旅族掌舵,現在銀行奄奄一息,最後另外三家看不下去,只有派人出來向老夫人投降,高掛免戰,但已是偏體麟傷。老夫人看得眼花撩亂,不知卡露琳那里來這麼多的銀彈,能擊跨一家銀行。

卡露琳化了三個月的時間,收回了另星股權,達35%,現在共有40%股權,加上小保羅原有的15%,已經有55%,可以有效控制全面,她回收了剩餘之的資金,匯出歸位到原處,把所有酒庄股權憑証,都交給了兒子小保羅,她一共僅化了一仟伍佰萬美金。但獲得該銀行的二家分行,向該銀行挑戰經營權,最後銀行屈服,卡露琳同意,將二家分行歸回原銀行,換回12%銀行股權,為了安撫女兒,她將銀行股權7%交給了兒子,5%送給了叛徒小女兒瑪麗安娜,教女婿沒有作怪的能力。

召開股東大會,沒有他人擁有10%以上的股權,凱林諾酒庄卻共擁有12%的股權,但禮讓Hoffmani家族仍掌經營權,小保羅,凱林諾二世任監察人,瑪麗安娜、凱林諾入董事會,卡露琳、凱林諾為無股權的獨立董事,卡露琳大獲全勝。

卡露琳發現,在處理與女兒間的戰爭,三個月日子裡,竟然沒有一天,起過想念男人的慾望,原來金錢的慾念,比生理的慾念要強。

嬴了上一場的金錢戰爭,在米蘭的小報、雜誌都知道卡露琳此人,對她個人能調用,似乎有無底的國外資金,來自美國、澳洲、和中國、希臘的資金,擊敗一家有多年歷史的當地銀行,猜測不到她究竟有多大的財富,就拼命挖她個人歷史,大量報導她的情史,据傳她是希臘船王歐納西斯的私生女(胡說),也有的說她是俄國軍火大享的情婦(亂講),另有一說她是哥倫比亞毒梟的大老婆(瞎搿),也有人說她曾是利比亞大油商的姘頭 (這個比較有譜),也有一說,她曾是某國際網球明星的面首(這個更接近事實)。

卡露琳煩不勝煩,只能選擇離開米蘭。

但是要去那里呢?回紐約、去中國、到澳洲、往北歐、遊俄國,很難決定。

卻接到爸爸從紐約打來電話,他要在大學教職退休,離婚後一人獨居無聊,準備賣掉皇后區住屋,回歸出生地台灣,購屋定居養老,邀我往台灣一行,遂打定主意,經杜拜去台灣一行。

我從米蘭搭阿聯酋杜拜航空(Emitrates Flydubai Air Way)班機,飛了七個小時,到了波斯灣口的明珠,杜拜國際機場,它是阿剌伯聯合大公國(United Arab Emirates)人口最多的城市。

很多人都去住進著名的帆船旅館,但人怕出名豬怕肥,我怕米蘭有人跟蹤,有些私事被放上報章,為了米蘭酒庄我兒子的顏面,不能有些風吹草動,只有找了一家美資的喜來登旅館(Sharaton Creek Towe)入住。

杜拜的官方語言是阿剌伯語,但英語卻十分流通,以前我在阿剌伯商人阿魯巴Aroba家中,也學過幾個月的阿剌伯語,本想炫耀一番,但結果發現,很多年不用,辭彙不夠,只好作罷。

第二天,參加當地旅行團,參觀了帆船旅館,阿里發杜拜塔(世界最高建築物),車子在十線的杜拜公路上捷駛,兩側全是新造的數十層樓大廈,個個爭奇鬬艷,煞是漂亮。

第三天,看了排列成美麗圖案的棕櫚島,對排成美麗圖的案,阿剌伯酋長國的這大手筆,大胸襟的開發計劃,真是拜服不止。

還有一個亮點,杜拜購物中心,美侖美奐,熱鬧非凡,英國、法國、意大利、美國的各種名服飾,奢侈品充斥其間,嘆為觀止。

回教國家禁酒,晚上找不到小酌喝酒的場所,在旅館中找酒喝邂逅了記者德莉莎梅耶兒 (TeresaMayer),她曾受經濟雜誌(Economy)的邀請,到米蘭寫専題,偶然在大應廳見到了我,很驚喜地走向我,用意語問我:

「妳是卡露琳,阿丘夫人嗎?」一聽她口音,就知道她是美國人,認為她是雜誌社的狗仔,假裝是意大利人,想要接近我。我用阿剌伯語說:「不是,我不是,妳認錯人了」。

她用非常純熟的阿剌伯語說:「妳不是阿剌伯女人,妳少騙人」。

「不是,我真的不是,妳真的認錯人了」,我用英語分辯說。

「妳的確不是卡露琳,阿丘,但妳是卡露琳、凱林諾,或者是卡露琳、簡對嗎?」,咦!她怎麼知道,我的各種化名?

「啊………..妳怎麼知道?」

「妳和4H銀行的戰爭很精彩,妳用你好幾個銀行分散的子彈,打垮了一頭啃吃企業的豺狼,很精彩,可列入經典記錄,好棒」。

「妳怎麼知道的?」

「我是經濟記者,順著儲匯局資料一查就懂了」。我一聽,差一點就要暈倒,我在打仗,有人在傍觀戰,好在她沒有插一手,否則我死了,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