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露琳的探險(第十章~終章) 91~100

台灣網友「欣華」長篇作品《卡露琳的探險》總共十章的作品進入尾聲了,最後的第九,十章已到手了!為了讓大家不必久等,這次決定最後兩章同時在今天刊出,慢賞了….. : ) 最後,要感謝欣華對小站的支持,對中文成人小說的貢獻!

如果有朋友想轉載這篇作品,請保留此段或注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搜性者 2016.09.07

作者:簡欣華

91 歸去來焉

我雖說是一個台灣人的女兒,可是沒有台灣的國籍,我雖然有中國護照,但入境時卻無法過關,我拿出希臘護照,入關也不順利,我就拿出我所有的護照,讓海關官員自己來挑,希臘護照卡露琳、簡,意大利護照、卡露琳、克來德門,美國護照卡露琳、凱林諾,澳洲護照卡露琳、阿丘。海關官員很緊張,他俏俏的用英語問我。

「妳怎麼有這樣多的身份?妳是CIA的工作人員嗎?」,

「我媽媽是希臘人,爸爸是台灣人,我出生在美國,第一任丈夫是意大利人,第二任丈夫是澳洲人,自然有這麼多的國籍,假如你是CIA的人,你會告訴我嗎?」,我用國語說。

結果他挑了一本美國護照,讓我過關。

出了海關,一出門就看到爸爸在人群中向我搖手,快一年沒見到他了看到他滿頭銀髮,呀!離婚後,怎麼一下就老這麼多呢?

出了機場大門,爸爸帶我去搭機場到台北的國光巴士,這部巴士很像美國巴士很厚重的樣子,又到另一個國內松山机場,叫了一部計程車,要到他投宿的馥登酒店,路上正好有抗爭活動,交通很擠,司機路熟,改鑽小路,抄捷徑,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不過發覺台北的住宅,怎麼很多好像菲律賓的貧民區,鐵皮屋層層高疊,問司機:

「師傅,我在國外,聽台灣來的朋友說”台灣尚水”(台灣最漂亮)怎麼台北市區又會這樣醜呢?房子怎麼會這麼舊呢?」,

「不要叫我師傅,我們台灣叫”司機”,台北本來有機會都市更新重蓋,但是有一些釘子戶,自私自利敲竹槓,獅子大開口,不肯拆遷,有樣學樣,沒有一個都更案,順利成功過」。

說著說著,車子到了目的地,爸爸早已替我訂了一間緊鄰的臥房,搬進住房,已是晚餐時份,他即帶我去轉角,吃麻辣火鍋店鼎王。

餐中,他告訴我,凖備在郊區,買一戶住宅定居,希望選一間鬧中取靜的房屋,再買部車,可以到處看看寫本書,他巳經在網上選定一家房屋仲介,約好明晨去看房,要我明晨一同去看房。

*** *** *** *** ***

仲介公司上午十點才開門營業,約我們在上班前一小時,這樣可以早些去看屋,可以看仔細些,他叧有一位客戶也要看屋,排在我們後面,也我們也覺得這樣也很不錯,所以準九點就坐車到了仲介公司,看到有一位服裝整齊的紳士,已經等在那里,我們上前打招呼,我爸問他:

「葉經理嗎?我姓簡」,他上前握手。掏出二張名片,給我們一人一張,說:

「我是葉經理!簡教授,高興認識你,這位是您的夫人嗎?」我爸笑了,搖搖頭說:

「不是!她是小女,我們去看屋吧,葉經理」,遞給他一張名片。

「喔!簡小姐,對不起。要不要我開門,到店里坐一下喝一杯茶,休息一下?」,他說。

「不必了,我們早些去看屋吧,你還有其他客人,不要浪費時間」

「好,那我們走吧」,我爸說。

他舉手叫了一部計程車,到了一個叫『中和』的地方,帶我們到了一棟背山面街的十二層大樓,附近有一條登山小徑,綠意盎然,很是漂亮,我一看就愛上了這個環境,就拿出手機,東拍西拍照了不少相片。

葉經理到保全辦公室,打了一個招呼,自己拿出了鎖鑰,帶我們坐電梯上了三樓,這房子每層二戶,很安靜也很整潔,開了門進了屋子,因為屋內還有很多傢俱,很清潔但有些零亂,覺得很寬大,我問葉經理,這房子有多少平方呎?他說台灣的房子,面積大小,不是用平方呎為單位,而是以坪為單位,每坪等於3.3平方公尺,這房子連公設每戶有65坪,因為這房子屋齡有十二年,所以公設比例比較少,很化得來。

我爸問他要賣多少錢,他說屋主因為炒股失敗,急需現金,開價貳仟陸佰萬,我爸還價貳仟萬整,葉經理用電話向屋主連絡,屋主不肯接受,我爸跟我已經十分愛上這間房子,提高Offer到貳仟壹佰萬,屋主還是不肯接受,幾經葉經理從中緩衝,最後與屋主在電話中往返交涉,最後以貳仟肆佰伍十萬成交,快刀斬亂麻,約定明日在民生社區星巴克簽約,先付頭款肆佰伍十萬,餘款候土地及建築物轉移成功,銀行貸款核凖一次付清,回酒店後,我爸就坐計程車前去跑銀行,匯美金,換台幣,約葉經理在仲介公司見面,一同前往星巴克簽約,才要到仲介公司,忽然接到葉經理來電到我爸手機,說他已在星巴克了,要我們直接到那里去,我們立即要計程車轉往民生東路,到了星巴克二樓,看到葉經理和二位青年男子正在喝咖啡,上前招呼落座,葉經理跟我們介紹,一位是屋主林先生,和另一位中間証人蔡先生,葉經理拿出一份不動產買賣契約,要二位拿出身份證,我爸回國因為還沒有住址,尚未申請身份證,拿出美國護照證明身份,雙方驗明身份,我有些奇怪,這位屋主怎麼這樣年青,看樣子還不到廿歲,就擁有幾千萬房產,一定是繼承父母的遺產,屋主拿出所有權狀,雙方簽字用印買賣成交,我在一傍用手機照幾張照片留念,這歷史的一刻,就把頭款肆佰伍十萬,交給了前屋主,就各自離店回去。

我們回到旅館,嚇然發現我床上,還遺留了廿萬台幣,趕快打電話給他手機,沒人接,再打到仲介公司,找葉經理要向他道歉,誰知仲介公司告訴我,他們經理不姓葉,我們二人仔細回想,這位葉經理從來沒有把我們帶進仲介公司,趕快拿房地契去給銀行檢查,銀行告訴我們,那是做得很逼真的膺品,這才知道自己受騙了,趕快到警察局去報案,不知這個騙子姓甚名誰,沒有住址,怎麼受理,靈機一動,打開手機,終於找到幾張他的相片,承辦警員一看說:

「怎麼又是他們!」,

我們還到中和去,找這棟屋子的保全,問他們,前幾天有一個男人帶我們來看房子,你認識嗎,他們告訴我,他不知道有人看屋,只記得有個人,說要來看拍賣的傢俱。

三天後,警局打電話來通知我們,要我們到警局一行,到了警局,承辦警員通知我們,嫌犯已經抓到了,該嫌犯姓爾,因疑心同黨侵吞贓款台幣廿萬元,殺死了一名同黨,棄屍在山中,被人發現,而另一名同黨,恐懼也會遭害,出而檢舉,全案迅告偵破,而贓款450萬元已被詐騙集團上手收走,爾犯堅不吐實,正在循線追查中,追回希望渺茫。這些詐騙集團,騙人錢財,視人命如草芥,我們父女,才回國門沒幾天,老教授就被騙走養老美金十幾萬元,可怕,可惡之至。

租了二間十餘坪的貼鄰套房,除了沒有廚房外,浴廁傢私冷氣,電視,電話,冰箱齊全,中午,sosing.com接到一通電話,是法院檢察官打來的,通知爸爸,說有人告他積欠所得稅,要沒收他銀行賬戶存款,要他先將賬戶存款,存到檢察官名下的一個安全賬戶,代為保管。

爸爸嚇壞了,因為依据美國法律,大凡美國公民,如果在國外有所得,一定要向美國政府繳納所得稅,他認為台灣法律可能也相同,他離開台灣已經快五十年了,從來不曾向台灣政府繳納所得稅,這下追訴五十年下來,不知要補繳欠稅和罰緩。來跟我商量,我也不懂台灣法律,爸只好打電話,給台大法律糸的老同學咨詢,他說這是專門詐騙老人的手法,你在台灣五十年沒有戶籍,怎麼會有所得稅的稅籍,不要理他就好,如果一再騷撓,必要時打電話166給反詐騙專線處理。

這太可怕了,到處都是騙子,要小心辨真偽,早上,天氣明亮,心情正好,要往附近一個森林公園去慢跑,電話鈴聲響了,接起來,卻是一個孩子的哭聲,抽噎地叫著:「媽媽!媽媽!…….」。

我心頭猛然一緊,這是安極羅從澳洲打來的電話嗎?難道被他爸打了嗎?我趕快回答:

「安極羅,安極羅,This is your moma,Are you OK?」。

有一個男人粗嗓插入,用國語說道:「你兒子安極羅在我手上!」又聽到,大聲的的呵斥和毆打聲,及安極羅的哭叫聲,母子連心,我心疼已極,大聲用國語叫道:「不要打我兒子!不要!……」,

對方說:「你兒子賭博欠了我五十萬元錢,趕快還我錢,不然我要打斷他二條腿」,毆打聲愈大,安極羅的哭叫聲更大,還在慘叫:「媽媽!媽媽救我!」。

突然靈光一閃,我想到幾件事,

1, 安極羅不滿十歲,怎麼會賭博呢?

2, 安極羅不是應該人在澳洲嗎?

3, 昨天才搬來,我自己都還不知道電話號碼,他怎麼就知道了?

4, 安極羅怎麼會講中國話呢?

一想到這里,恍然大悟,這又是一椿詐騙案,我一下怒火上心,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對著電話大叫:

「打!打死他好了,我不要他了,交給你了,用力打!」,

對方一聽,知道騙局拆穿了,罵了一聲「X你娘」,掛了。

爸爸心灰意冷,就要回美國去,但皇后區的房屋己經賣了,錢又被騙去了一些,回去也只能賃屋而居,有些進退失據,我說:

「我在長島有二棟房子,空在那里,那是二棟獨立的濱海別墅,一大一小,一直委托由房產公司在代管,你搬到那里,隨便選一棟住吧,再找個老伴,安度金色年華(Golden age),一起住吧」。

我們在台灣旅游了一大圈,到了日月潭、阿里山、高雄、小琉球、鵝鑾鼻、楓港、大武、知本溫泉、台東、成功、長濱、花蓮、宜蘭、礁溪溫泉、一共化了十五夫天,又回到台北。

領略台灣尚水的風光,到了台北退了租,飛回了紐約。

92 再到米蘭

我們搭乘UA班機頭等艙,自台灣挑園國際機場,經舊金山轉機飛紐約,爸爸因為在台北,被騙十幾萬美元心疼不已,一直埋怨我亂化錢,坐什麼頭等艙,亂化不該化的錢,我告訴他,飛機票又用不到我化錢,自有意大利某銀行替我埋單,不要心痛。我化他們的錢是在劫富濟貧,懲罰壞蛋。

我將老凱林諾夫婦留下的,大別墅給爸爸住,我自己仍住回原來的房子,睹物思人,非常悼念逝世的初戀情人保羅,很想故計重施,吊一些情竇初開的高中丫頭,到家中流連,結識一些年青的男孩,給瀕臨更年期的我,在傍吃一些殘羹剩肴,看能不能抓一些黃昏之戀。為了保持體態,我每日早晚二次,各慢跑一千五佰碼。

昨夜夢里,黑兵喬奇忽來入夢,匆匆一見,瞬間無影無蹤,半夜醒來不禁泫然淚下,突然想起,他的遺腹子,尚在希臘雅典和他母親受貧窮之苦,我曾立誓要找到他,加以扶助,教育成人,現在卻忘諸腦後,他是入夢提醒我來了。

想打一個越洋電話到米蘭伯拉波亞戈,看一看時鐘,這里是半夜,那里仍是昨日下午,正想撥打,忽然電話鈴聲響了,接起來卻正是兒子小保羅:

「媽!我是小保羅,我要告訴你一件事,瑪麗安娜吞安眠藥自殺,現在正在醫院中急救,她婆家不許我們進去看她」。

「去告訴Hoffmani家,如果瑪麗安娜不明不白死了,我發誓要拿他們家銀行陪葬,我說到做到,快去!」,

「是!」。

馬上開電腦,上網訂機票,明日最早直飛到米蘭的航班是意大利航空Alitalia(Compaqnia Aerea Italiana)班機,早上六時半起飛,紐約時間下午四時,已是米蘭半夜,趕到醫院,瑪麗安娜已經醒了,在頭等病房中,嬴弱地躺在病床上,掛著點滴,因為知道我要趕來,女婿和他父母,每個人都在等我,緊張地圍著她床邊。

我進了病房,氣氛開始有些緊張,他公公婆婆馬上過來打招呼,女婿在他父母後面,不敢正面對我,想起一年前,女兒婚禮時,他們男方財大氣粗,認為瑪麗安娜孤兒寡母,對我非常不尊敬,粗魯無禮,現在吃過我教訓後,一個個對我畢恭畢敬,前倨後恭,一付小人勢利醜態。我深自警惕,不要步他們後塵,雖然心底鄙視他們,但表面上仍謙恭禮讓,笑臉可親,熱烈地和他們寒喧。

我是在培養和平氣氛,讓他們放鬆警惕,只要被我抓到一些差錯,我就要借題發揮,狠狠修理他們。

走到女兒病床前,瑪麗安娜看到了我,流下眼淚,開口叫了一聲:「媽!」。我趨前,到她面前,俯身對她說:

「孩子,妳怎麼這樣笨,做出這種傻事?」,我柔聲說,一面眼晴向四方在找可用的道具。

「媽,不是我自己要吃藥的,他們灌我的」,她淚流滿面。

呯!石破天驚,很大一聲,床頭一隻插滿鮮花的瓷花瓶,被我擲碎在地下,床邊二位護理師嚇獃了,病房里的人都嚇獃了。

「呀!…….哎!呀!……..呀!……..」,我歇斯底里大叫,

我回頭對小保羅說:「去報警,打電話找律師來,快!」,他馬上掏出手機要撥,女婿爸爸親家公比較清醒,立刻上前阻止了他。

銀行董事長,親家公說:「不是這樣的,保羅請你慢一些,夫人!聽我解釋」,

「不是這樣,是那樣的?難道是我女兒拿死來開玩笑」,我大吼,「親家母,令嬡交男朋友,小兒氣不過,也故意交了一位女朋友,帶回家,引起小夫妻吵架,瑪麗就吃不明藥丸自殺,我們急了餵她吃催吐藥,馬上送到這里急救,請不要生氣,引起社會誤會」。

這些話,我相信,因為知女莫若母,我知道瑪麗安娜比較會不安於室,招蜂引蝶,加上她媽超級強勢,會仗勢欺負婆家,但現在我居上風,借題發揮,不報當年之仇,等待何時,我還是怒氣不息:「呀!……哎!呀!……..哎!呀呀!…….」,我抓狂大叫,「親家母,請不要生氣,有話慢慢講,不要引起大眾誤會」,這時病房門口,聚集了不少病患和醫務人員。女婿趕快去關上房門。

我想,我要的宣示效果已達到了,氣呼呼地找個椅子坐下,小保羅也是第一次看到母親如此地生氣,站在邊上,不停地拍我的背。

我對護理師說:「去請主治醫師來」。

其實,穿白袍的主治醫師,早就在門口,看豪門家醜時代劇,只是被關在病房外,現在門一開就進來了。

「醫師,我女兒服了一些什麼藥,化驗出來沒?嘔吐物有沒有收集保存?」,

「化驗結果有鹽酸巴比妥反應,還有一些我們醫院的催吐劑」,

「有鹽酸?燒灼傷大不大?有多麼嚴重?檢體有沒有保存?」,我急了。

「不是鹽酸?是鹽酸巴比妥,我去叫他們保存檢體」,

「檢體沒保存是不是?小心我告你們醫院,你們醫院是不是4H銀行投資的?」,

嚇得沒人敢回答我,後來我才知道,這家醫院正是4H銀行的關係企業,4H壽險公司的附屬體檢醫院。

瑪麗安娜呼吸不順,又暈死過去了,親家公也急得幾乎暈死過去。

醫生趕快護士去拿了一支針藥,在點滴瓶下面接頭處,注射進去,有接上了氧氣,五分鐘左右,她才悠悠醒來。

主治醫師很小心冀冀地對我說:「檢體已經保存好了,請放心」,

「檢體一定已經被掉包了,你們如果是4H的關係企業,就不必了,醫生,請將病人轉市立醫院」,我駛足順風船,得理不讓人。

親家公是生意人,知道事情輕重緩急,趕忙阻止:

「親家母,請不要生氣,現在轉院於事無補,我以身家性命擔保,明天一定還妳一個,活潑健康的女兒」,

我氣得不行,搬了一個椅子,坐在女兒床傍,握住女兒的手,不停呼呼喘氣,好像也要昏暈過去。

醫師趕快過來,要為我診脈,我想不能給他替我診脈,會拆穿我在演戲,馬上振作起來,平靜了下來。

董事長趕快過來,雙手握住我右手,非常誠懇地對我說:

「親家母,請不要生氣,我們好好談一談」,

「瑪麗安娜平安出院前,我不想談,我好氣,沒有什麼好談的」,

「她很快就會平安出院,親家母請放心」,

也許氧氣奏效了,瑪麗安娜臉色開始有些紅潤,精神也有些恢復,看了她的情形,我的氣有些消了,也漸漸恢復平靜,室內所有人也都鬆了一口氣。我對董事長輕聲說:

「剛才我急昏了,口不擇言,親家公,你大人有大量,請原諒」,

「剛才妳誤會我們了,沒有關係,我不介意,不要客氣,我才要請妳原諒」,

「那里,那里,我脾氣太急,剛才對您多多得罪,你大人有大量,千萬不要記掛,我在這里跟你賠罪」。

我一會兒紅臉,一會兒白臉,不知我是真是假,他有些心驚肉跳。

我真真假假,他摸不清我什麼時候是真,什麼時候是假,不好惹。

「親家母,妳遠道趕過來,一定很辛苦了,不如我來幫妳訂一間房,早一些休息吧」,

今天看到,當初對我頤指氣使的董事長,今天被我一場羞辱到摒氣息吸,唯唯諾諾,我感覺有些像剛做了一場大汗淋漓的愛,好不痛快,心中洋洋得意。我回答他:

「米蘭我有房,不必麻煩你了,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小保羅在一傍插話:

「媽,米蘭的房子,現在改成公司招待所了,今天正好有一位中國來的客戶住了,我們回伯拉波亞戈去住好了」,我一聽火上心頭,臉色一變,罵道:

「米蘭的房子,是我個人買的,怎麼可以改成公司招待所,快去!去叫他搬出去,我要住」,

「媽,現在是下半夜了,怎麼能叫人搬家,明天叫他搬家好了,今天回伯拉波亞戈去暫住好了,伯拉波亞戈祖母的房間,已讓出來了」,小保羅耐心地向我解釋。我突然發火了,滿面通紅,大叫:

「我不管誰在我房子里,去叫他滾出去,我的房子,我要住」,我就是要讓董事長知道,我一會兒笑容可掬,一會兒暴跳如雷,不可理諭,要他小心一些,我可不好惹。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