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露琳的探險(第十章~終章) 91~100

出了醫院,小保羅開車,要去酒店,他說:

「住一夜旅館化不了多少錢,我們住一夜,去吧」,

「住旅館的錢,不是錢嗎?能省則省,回家去住,走吧」,

兒子只得說:「是!」。

「這房子不是有二間臥室嗎,中國來的客戶睡一間,我睡另一間好了,我渴睡了,去!」,

兒子看到媽媽化大錢,百萬千萬恰如流水,但住一夜旅館小錢卻斤斤計較,有些不懂。但他好像想到中國客戶,原是舊識,懂了。

其實我猜到了,中國來的客戶一定是托斯卡尼的保羅、傑布里奧尼(Pual Japlioni ),我的泰國落水情人,上海Caroline melody Corp.公司合夥人。

進了米蘭居屋,就把大臥室的客人,吵醒了,他矇矇憧憧的開了房門,觀看發生了什麼事。看到了我,發現是我,正想跟我打招呼,卻看到我身後的小保羅,又看到我對他搖搖頭呶呶嘴,明白了就關上了門,不理會我們了。

兒子說明天早上還有事,中午還要來接上海客戶,去伯拉波亞戈,和祖母談商務,他要回去睡,只好讓他先走。

好好一個夜晚,怎能被兒子糟蹋掉呢。

兒子走了沒多久,傑布里奧尼偷偷地打開了房門,探頭四周看了一下,確定沒有他人,來敲我的門。

我早就在房中等他,襄王神女會巫山,羅米歐再見茱麗葉,張生月夜跳粉牆,宙斯愛戀歐羅巴,還是卓文君私會司馬相如,呀!甜蜜的一夜,被愛是幸福的。

愛愛後,沉沉入夢,夢中,黑兵喬治又來找我,我知道他又來催我找尋他的遺腹子。好啦,好啦,這里的事情處理完畢後,我再到希臘去走一趟好了。

93 收養義子

保羅、傑布里奧尼(Pual Japlioni ),回上海去了,我準備要去希臘為黑兵喬奇、阿里 George Olivine Alea找尋遺腹子。

沒想到米蘭又傳來女兒婚變,本來我料定4H銀行,不敢要瑪麗安娜離婚,將她趕出僅只擁有10%的銀行股權的Hoffmani家族,因為凱林諾家族卻擁有7%和5%的銀行股權,瑪麗安娜偏向誰,誰就可以控制銀行董事會,但發現他們卻偷偷地收購了2.5%的零星股權,變成臨界多數,只要我再故計重施,定能獲勝,但我加碼,他們再加碼,我又再加碼,如此惡性循環,伊於胡底,說不定最後會相互毀滅,不如暫掩鋒芒,讓他猜測不凖,來日方長,什麼時候老娘高興了,老娘再來出手,殺你個措手不及,暫時讓他,天天提心吊膽什麼時候老娘反撲,每夜睡不安穩。

再者我也鄙視他們,不想再和他們做親家。離就離吧,一毛贍養費也不要,女兒又搬回家里來了。

小保羅,今年大學才畢業,就接任伯拉波亞戈Parabiago的凱林諾家族,他祖父遺下的酒庄董事長,他祖母在幕後下指導棋,只是中饋猶空,很令卡露琳耽心,但他年紀尚青,也不能出面干涉,只能三不五時,在他耳傍敲敲邊鼓,保羅聽多了,只是唯唯敷衍了事,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我也無可奈何。

我決定安要去雅典一行,兄妹兩人都要跟,我想女兒方經婚變,不想帶她東跑西走,要她耽在米蘭收收心,所以只帶免兒子小保羅隨行,我們又住進,上次曾住過的雅典之門酒店(The Athens Gate Hotel),第二天,就到醫院去找急診室非裔護士瑪格麗特、伊 (Margaret、E),但醫院告訴我E小姐已經離職了,我猜她命拿了我給的一萬歐元,可能帶了孩子去做個小生意,改善了生活,離開了舊的貧窮生活,就向她的舊同事,詢問她的去處。沒有一個人知道,非常失望,正要和兒子離開,卻有一個急診室的清潔婦人,上前來告訴我說:「Ms. E小姐,因為偷取醫院麻醉藥品被告,受醫院開除,現在住在雅典Xouthou Street,三級酒店增你智Zenith旅館中。

有了這個資料,我就去那里找她,這個旅館位於Veranzerou街,和Morandrou街交叉點,又髒又亂二側盡是五、六層樓公寓房子,是雅典的貧民區,我不太敢走進去,只得叫兒子一人去找尋,兒子下午五時去到那里,晚上,不辱使命帶了Ms.E抱了孩子,一同回到我們住的雅典之門酒店。

保羅偷偷地告訴我,她現在是阻街女郎,因為她是非裔,年長又吸毒,較為醜陋,顧客甚少,接客一次僅收入€5歐元,入不敷岀,生活甚為貧窮。

這時我才暸解,黑兵喬奇為什麼死不瞑目,常常入我夢中,就是為了放心不下他的兒子。

我對Ms. E說,喬奇已經殉國了,遺囑要我收養他的遺腹子,所以我才跨海來找尋他的兒子,她不信,她說:

「我懷了兒子,根本沒人告訴喬奇,他怎麼會立下遺囑,要你收養他的兒子,你一定要將他賣到阿剌伯皇宮做太監,我不要」。

「這是喬奇他親自告訴我的,妳想想一個非裔的孩子,可以賣到一萬歐元嗎?十個高加索的孩子也賣不到這麼多,我買他做什麼」。

「也許喬奇有高額遺產待繼存,所以妳在找他」。

「妳跟喬奇有婚姻關係嗎?妳能証明他是喬奇的骨肉嗎?」。

「我可以驗DNA!」,她還不愧是做過護士的人。

「喬奇已經殉國,埋骨敘利亞,如何驗DNA?」。

「反正我不要母子分離」。她有些流鼻水、打呵欠,凖是毒癮上來了,有些精神不繼。

「喬奇,我已經儘力了」,我對空講話。我又對她說:

「我訂了後天的機票回米蘭,後天以前妳想通了,可以來找我」。

我給了她酒店的電話號碼和房號,說想通了打電話給我。

「我不要母子分離,我回去了」。我給了她20歐元,說:

「這是賠償妳今天的夜渡資的損失」,我這是在諷刺她。

她真的伸手接過鈔票,默默地走了。

小保羅對我說:「妳怎麼讓她走了」,

「她不捨得這20歐元,就會不捨得更多的出讓孩子的錢」,

第二天,我帶兒子到巴德農、神廟、奧林比亞宙斯神廟、奧林比克運動場、火炬點火台等地訪古,兒子說:

「媽妳好厲害,我走得腿都痠了,妳穿高跟鞋走得比我還快」,

「這就是我每天練跑的結果,你每天坐辦公室太久了」。

在外面用晚餐,我氣定神閒,細嚼慢嚥,兒子問我:

「我們這樣在外面逛一天,Ms. E打電話來沒有人接麼辦」。

「你放心,明天會求我收留她兒子」,我肯定地說。

我叫兒子把行李整好,放在床上,要下去同用早餐,忽然聽到門外有爭吵鬧聲,兒子把安全門鍊掛上了,小心地打開一條縫,望外探視,看到客房服務生,正在驅趕一個,服裝不整的非裔女性,抱著一個啼哭的孩子,甚是狼狽,這不是Ms. E還會是誰,開門要她進來。

服務生告訴我們,這個女人帶著哭鬧的孩子,昨天下午就坐在這門口,吵到了住客,驅之不走,問她找誰,也答不上來,有礙酒店觀瞻,今天一早,天還沒亮,又來坐在門口,以為是乞丐,或是娼妓,正要去找保全來處理,不知是你們的客人。

我看這孩子,瘦骨嶙峋,顯得特別黑,一點都不可愛,一直在虛弱地啜泣,看樣子是餓壞了,趕快叫客房服務(Room Service)給孩子送二個嫩荷包蛋( Two eggs over easy),及四客早餐,每人一客,到房中來食用,Ms. E也在一傍跟小孩一起哭泣。

餐後,Ms. E和小孩,都停止了哭泣,她說:

「妳把孩子帶走吧,反正我也養不起,跟著我,也是吃苦受罪」,

「我不會把妳的把孩子帶走」,她聽了臉色變了,看了一下我的臉色,大概發現我不是在開玩笑,立刻跪下說:

「他今天只是餓了,平常都很少哭鬧的,請妳收留他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請妳起來吧」,我摻扶她起來,想到我在哥倫比亞時的慘狀,不正如出一致嗎?不禁黯然。

「我不要錢,求妳把他帶走吧」,她有些失望了。

「我不要叫妳骨肉分離,妳要答應我的條件」,她有些絕望了。

「我什麼條件都答應,只求妳收留他吧」,她又有些希望了。

「我出錢找人幫妳帶孩子,妳每天可以看到孩子,我出錢讓妳去醫院戒毒,半年內,戒毒如果失敗,我就帶走孩子,妳就永遠再也看不到他了」,她直點頭。

「戒毒是很辛苦的,不狠下決心不可能成功」,她還是一直點頭。

「在醫院戒毒時,妳要勤學英文,出院後要考張美國護理師執照,到美國再當護理師謀生,在那里,妳就可親自撫養妳兒子,妳也可結婚,我出錢教育這個孩子」,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們可以不可以寫一個備忘錄?」,她囁嚅地說。

「我們可以去找律師公證」,我堅定地回答。

我們真的去找了一位律師做了公證,領養了小孩做我的養子,我支付褓母薪水及Ms. E的戒毒費用。并替小孩更名為喬奇、E、簡(George.E. Gee),E,是他媽媽的姓,Gee是我娘家的姓。

我付了律師費用,還刷了一萬歐元的褓母薪水,及Ms. E的戒毒費用,存在律師事務所,按月開支,如果滿六個月Ms. E未能澈底戒除毒癮,我會來帶走小孩,如果她戒毒癮成功,Ms. E可到米蘭我家酒庄,附屬員工診療所,任職有薪護士,并學習英文,要考美國護士執照。

工作完美完成,告別Ms. E,回到米蘭,飛機上,兒子問我,我為甚麼這樣執著,非要收這個小孩做養子。

我總不能告訴兒子,他老子嫖過我,我只能編一個謊言:

「我在希臘坐遊輪,碰上火災船難,孩子的爸因救我而喪生」,

我回到了米蘭的家,兒子來找我,說他祖母上星期已去長島了,伯拉波亞戈的大臥室空出來了,我隨時可以搬去住,我想米蘭是花花世界,搬到那鄉下地方,悶都會把我悶死,不去!不去!說什麼都不去。

忽然想到,哎喲不好!長島的大別墅,我借給爸爸住了,二位老人會不會吵將起來,想到現在米蘭是下午,紐約已是明天黎明了,要打電話,也要等到米蘭明天早上了。

一人住在米蘭也有些寂寞,現在我在米蘭,變成了商界名媛,(至少算是商界名婆吧),不能像以前那樣,自由自在地亂送秋波,想要女兒住過來,如果她有男朋友來訪,說不定我也有邊食可吃。可是她上半年已經畢業了,大學男女同學比較少來往了。

人家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似虎,我現在應算像金錢豹吧!晚上一個人很難入眠。

半夜忽然有人打電話來,什麼人這樣討厭,人家剛要入眠,擾人清夢,我不耐煩地接起來:「喂 ……」拖了一個長音。他說:

「喂,卡露琳,我是爸爸,告訴妳一件事,不過不太好意思」,

「是什麼,怎麼會不好意思?」,

「我結婚了」,

「恭喜你了,新娘我認識嗎?」,

「妳認識的,她就是露西,妳的婆婆」,

[email protected]#$%^&*()_*&^%[email protected]#@^&. ……………」,我半天講不出話來。

「喂,喂,喂,」,爸爸在那面講。

二個人都是半天放不出一個屁的人,怎麼談戀愛的?誰先開口表達愛意的,還是光用摸的?

掛掉了電話,兒子打電話來,告訴我他奶奶要嫁給外祖父了,我笑笑說:「知道了!」。被電話吵得半夜沒睡著,下半夜才睡著。

臥室的門開了,喬奇穿著軍服,大步走到床邊,把二人都脫光了,睡在我身旁,伸手摸上了我的胸部,我猛然像觸電般一震,感到有股非常舒適的暖流,從乳峰擴播到四肢百骸。

伸手摸到胯下久違的鬥那條肥嘟嘟、硬蹦蹦的肉棒,令我的心旌搖盪,它輕輕地頂住我的洞口,使我神魂顛倒,呼吸急促,不停一下下地抬起臀部,催促他快些進入我體內,我好急,快來,快來,我等不及了。

我覺他體重好輕,他進入了我,可是我感不到,他加速抽插,我亳無愉快的感覺可言。總於結束了,他也射了,以前他勇猛的回憶都消失了。他迅速地退出了我,穿好了軍裝,對我行了一個軍禮,轉身出門去了,門外有一隻街犬在嗚嗚的低吼。

這時我才想到,他不是戰死陣亡了嗎,剛才我不過是黃梁一夢。

我想,這是他心願已了,前來感謝我為他所做的一切,和虛幻地和我教做了一場虛空的愛,要我忘卻他所有的好。

94 新聘保全

我交待了兒子,在以下的半年中,要經常連絡律師,瞭解Ms. E的戒毒的進度,如她戒毒半途而廢,不能將我的義子交給她,等她戒毒成功出院後,把她接到伯拉波亞戈,要她勤學英語,溫習本來護士專業,以考到美國護士執照,我會將我的義子接到美國上學,如果她考不上,就再也見不到她的兒子了。

我訂好了機票,凖備明天回紐約去,打包好了行李,巡視一遍室內,下次回來不知要多久以後了,說不定要等到兒子結婚,才會再回來,臨別留念,到附近的小酒館,喝了一瓶紅酒以資留念。回到家中。倒頭就睡。

睡到半夜,口渴醒了,又渾身是汗,到浴室去淋一個浴,洗了一半,忽然聽到大門有人開了,難道女兒半夜里回來了嗎?我問道:

「瑪麗安娜,是妳嗎?」,沒聽到回答。

浴室門打開了,有個不認識的男人,出現在浴室門口,半夜擅闖民宅,非姦即盜,我大吃一驚,正想大叫救命,卻聽到手鎗上膛「喀搭!」一聲,我一下就渾身血液凝結,不敢動彈,那人手鎗一揮說:「擦乾身體,上床!」。

我遵命抓了一條毛巾,把身體擦乾,去想穿上褺衣,那人把手鎗點了一點,大力扭住了我的手腕,大聲說:「不許穿衣,上床!」。

敢情這人是要劫色,劫色我倒是不怕,只怕劫色後要滅口,我戰戰兢兢地上了床,他僅脫掉了內外褲,爬上了床,沒有前戲,不等我身心備妥,膨漲的硬屌,硬生生地插入了我,不管我會不會疼痛,就插拔了起來,我只能小心翼翼地應付著,我打量了他一下,他用口罩蒙住口鼻,看不出他的全貌,這使我有了一些希望,因為他不想被我認出他來,這意味著他不太會殺我,我趕快刻意討好,儘量配合他的動作,咬、擠、吸、頂,他玩得不亦樂乎,玩了一會兒,他有些後繼無力,我卻玩得很爽,我把他翻身朝上躺在床上,胯坐在他身上,套在他肉棒上,變成女上男下,我努力表現,自動出力上下套動,沒有多久,二人呼吸都變得很沉重、急促,他也很高興地配合,但有些吸氣不足,脫下了口罩,露出有將射精的表情,我見他突然目露兇光,我知道大事不妙,他可能事畢後,凖備殺我滅口,我看到他的手鎗放在枕頭邊上,我猛然往後退,雙手抓起了手鎗,眼晴一閉,對著他的方向,手鎗一沉,猛扣扳機:

「呯!」,轟他一鎗,一聲巨響,雙手往上一震:我睜眼一看,沒想到,這鎗裝的是,俗稱警察殺手的達姆彈,我這一鎗從他肉棒根部打進去,從背後肛門附近穿出,造成一個了拳頭大的鎗彈出孔,他痛得咬牙切齒,床翌墊也打穿了,痛得在床上亂滾,啊啊大聲號叫,床單上滿是鮮血,說不定里面還混有精液。

臥房門口,又進來一個男人,大概這個強暴犯,還有一個同黨,我順手對他也是一鎗,但急中無智,手鎗一沉,打在那人大腿上,轟了一個大洞,應聲倒地,在地上抱住腳打滾,他手中的手鎗,也應聲掉得很遠很遠,我這時才看清,他是一個制服警察,這事情大條了。

我趕快打911報警,我這里有鎗擊案,和強暴案,一會兒,警察和記者都到了,圍觀的鄰居也聚集了很多,我對著警察哭泣報告他們出事的情況,出示我被捏得發黑發紫的手腕,有一個記者提醒我:「 妳穿上衣服吧,大家都看到妳沒穿衣服了」我這才知道,我已經裸體大拍賣很久了,而且也被記者們拍了不少裸照,明天小報一定大賣。

警察在我門口,發現了二部車子,其中一部是警車,引擎還在發動中,二部中車子中,第一部車內找到伍萬歐元,在這部警車內找到十萬歐元,均是連號的新鈔,撲朔迷離,警察也不懂,這些錢有什麼關連,一個警察,為什麼有這樣大的,一筆鉅款,二個受傷者均由救護車送院隔離急救,我也被限定出境,只好延後返美。

石破天驚,据強姦犯招供,他是受了4H銀行董事長所托,以伍萬歐元,要姦殺大股東凱林諾公司董事長的母親,另一犯招供,4H銀行董事長又以十萬歐元,委托這名該區當地的警察,要假借巡邏值勤時,以發現刑案現行犯拒捕的理由,滅口鎗殺強姦犯,原計劃這名警察,暗中跟在強姦犯後面,只要聽到強姦犯一聲鎗聲,衝進入室內,對前者轟上好幾鎗,確認已死,馬上報案,就說現場格殺現行犯,天衣無縫,沒想到被卡露琳提前一鎗,搞砸了惡謀機關,辦案警察也在4H銀行會計帳上,找到董事長提領十五萬歐元,贓款與庫存現鈔連號相符的証据,董事長就被收押,後來由律師申請,以一百萬歐元交保禁止出境,官司有他打的了。

消息上報,4H銀行案子中,女主角卡露琳的裸照,每天登載,從意大利到歐洲各國,網路也瘋狂轉傳,有很多人驚艷,一個接近五十歲的女人,有如此的傲人,身材曲線,可算是現世妖姬,一時粉絲上達百萬。

4H銀行董事長出事,股票大跌,卡露琳趁機暗中收購,擁有的股權,已夠接收4H銀行經營權,都交給女兒,準備接收經營權。

官司打了五個月,初審判決時,在法庭上看到二名盜犯,拜現代醫療技術之賜,強姦犯坐輪椅出庭,裝了人工肛門,和人工尿管,切去了生殖器,還能存活,貪瀆警察則右腿截肢,大腿裝了義肢還能用手杖行走,這樣一來,耽誤了我回美國的預定日程,我在米蘭多停留了七個半月,直到4H銀行董事長認罪,我才和兒子、女兒、義子在米蘭同渡了我四十九歲生日後,方凖備回美國去。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