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露琳的探險(第十章~終章) 91~100

在這半年多內,有很多意大利中年紳士,甚至風流小生,影視明星,千方百計,都希望能一親我的芳澤,可是我現在是億萬身價,不是我看得上眼的人,休想作我入幕之賓。

因為我親手毀了強暴我的強姦犯,網路及小報上,給我起了一個鮮活的外號”黑寡婦皇后”Black Spider Queen,是因為黑寡婦蜘蛛,每次交配後,會把公蜘蛛吃掉,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因為我常出門,帶了一個三歲大的非裔義子,和一個非裔的褓姆Ms. E。很多人都想側面來透過她,知悉我的私生活,和過往歷史,其實她實在什麼也不知道。

丹麥有一家廣告社要跟我簽約,做雜誌摸特兒,但我聽說那雜誌很色,是出名的雜誌,我想我已經好色了一輩子了,不想再多色一些了,沒簽,但答應他們做一個專訪。

專訪在雜誌社的哥本哈根總部舉行,在訪談中有很多其他國採訪記者在場,回答提問時,我運用了意大利語、英語,法語、希臘語、阿拉伯語、華語、西班牙語,一一回答,把記者們聽得驚奇不已,有人問我你還有什麼語言不會說?我說:”丹麥話和英國英語”大家大笑不已。

今天和義子小喬奇,及褓姆MS. E共三人,搭UA的飛機,經倫敦希斯洛機場轉紐約,爸爸和新媽媽,已經開車在肯迺迪機場,等了很久,要接我們返回長島,誰知才到入境門口,還沒見面,就被一大群粉絲和記者攔住了,問東問西化了很多時間才脫身。

爸爸在車上問我,要睡在那兒,住大別墅和他們一起,還是住回我自已的海邊花園小屋(其實也不算小,只是二棟相比,小了一些),這二棟的寢室,都已打掃清潔,任我選用。

我想了一想,我愛一個人住,比較自由一些,叫小喬奇跟他媽,和我爸媽一起住,在她還沒找到護士職位前,在這里幫忙家事,白天我還要替小喬奇找一家幼兒園,晚上則由褓姆陪他睡。

第二天,就有狗仔找到了我家,有好幾個狗仔或小報記者,常守在我家門口。買幾份小報,一看上面有好幾張我的裸照,徬邊還有一篇文章,標題是“黑寡婦女王回紐約”(Black Spider QueenBack to New York),文中介紹我在米蘭的事蹟,包括我獨力打敗了一家銀行,和用鎗擊退二個殺手。

每天有不少無聊的人(也許算是粉絲吧),走在路上、公園慢跑、超市中、家門口、網路上,幾乎無處不在,對我騷擾,造成很多意想不到的困擾,和安全上的威脅,我決定要聘請一個壯碩的保全,尋求保護人身安全。

很懼怕米蘭4H銀行,前董事長布朗尼(Browni)家族挾怨尋仇,買兇殺我,變成名人後,一舉一動常常上報,感到有些像住在魚缸里的感覺,非常不習慣。

特地選購了一部黑色的朋馳房車S350,取其同型車較多,被追蹤時容易渾入車群中易於走脫。

正想找請身強力壯,又能信得過的保全,發愁如何著手,優秀的保全人員自型動上門來了。

一天清早,我準備出門去晨跑,出門前先打開門,習慣性地左右看一下,有沒有狗仔埋伏,果然在花園門口,車道上,蹲坐著一個高大的黑人狗仔,我見了,正想退回門內,他卻站起身來,跟我打招呼,說道:

「嗨,卡露琳,你好嗎?我是青藤正夫AoFuji Masa」,

不敢相信我的眼晴,這真是為我賣命,掩護我逃出日本的他嗎?

「嗨,Masa!真是你呵,你好嗎?快進來,快進來!,你在門外等多久了,怎麼不按門鈴呢?」,我驚喜交集。

「我昨晚就到了,看你妳燈熄了,不敢吵妳,就蹲在這里等」

「笨瓜,燈熄了也可以按鈴呀,你怎麼找到我這里的?」,我說。

「妳現在是社會花邊新聞名人了,我在佛羅里達看報,每天有妳的花邊新聞,就看到妳了」,

我問他別來的狀況,他告訴我:

「我在仁川被捕,被送到夏威夷偵訊,以大使館逃兵,有涉外安全顧慮,被送到古巴關達那摩美軍監獄,坐了三年牢,最近才獲釋,就一直在奧蘭多、邁阿密一帶旅館做保全,我在佛羅里達看報,常常看到妳的養眼照片,妳真的好厲害,在意大利一下幹掉二個帶鎗的壞蛋,知道是妳卡露琳,就來找妳了」,

我一直抱著他,痛惜地吻他,吻他,吻他,吻他……………..。

最後,我們決定,到Home Depot去買一具帶臥室的,保全警衛活動小屋,放在園中大門口,有狗仔來騷擾時,他出面做我的保全,晚上做我的入幕之賓,我把Ms. E調來做家事,叫她跟Masa學英語,以便能通過護士資格攷試。

95 飛瀑怒潮

憲兵出身的Masa,絕對是最好的保全人材,身材有些高,皮膚烏黑的發亮,穿上一套在QuaterMaster 買來的制服,園門口一站,門神爺在此、眾鬼卻步,狗仔就不常來,安寧多了。

晚上Ms.E名和小喬奇入睡後,就是我們二人的歡樂天地,雖是不是夜夜春宵,卻也是郎情如水,妾意似綿,連晨跑都懶得出去了,好似一對新婚夫婦,如魚得水,而且不是一點點的水,是好多好多的水。

為了增加閨房情趣,我按照以前在阿剌伯商人Frederick Altal家中的八爪情趣椅,配合我和Masa的身材,繪出了一張類似的椅子,正夫還以日本人的電子技術,加上了電氣的高度和斜度及震動控制,雇工製作,完成後要運來交貨。

小報報道:”黑蜘蛛女王雇用了,一名剛出軍獄的假釋犯,黑人夫婦,作為保鏢,這了個保鏢很是驃悍,使很多人都不敢靠近。”

這一下,找家門口的確清靜多了,加上我好久也沒什麼花邊新聞,狗仔覺得沒什麼新聞好挖,也就鬆懈不來了。我如釋重負,又可恢復正常作息了。

靜極思動,決定和Masa一同去奈亞加拉欣賞大瀑布,坐飛機到水牛城(Buffalo city),住進預定的國賓酒店(EmbassySuites)雙人套房,準備明天再坐酒店禮車(Limousine)到瀑布區(Niagarafalls)小鎮及過橋到片拿大,往瀑布他端看回來。

酒店櫃台服務人員相當錯愕,看到一個卅歲左右的黑鬼,陪一個頸上掛著鑽石項鍊的中年婦人,來住蜜月套房,臉色有些好奇,其中有一個人,大概認出了我是誰,偷偷的向他的同僚,小聲地說了一聲“黑蜘蛛女王”,大家才不作聲。

我也不以為意,晚上我倆在附近沒有Ms. E和小喬奇吵鬧的寧靜環境中,舒暢地享受男歡女愛,我可以亳無顧慮的大聲叫床:

「呀……哎…….噫……..哇……..唔…….哎呀………唷……….」

「喔……啊…….唔唔……..哇哎……..唷! 唷!…….哎呀呀…. . . . .」

「好痛快的性愛,喔,親愛的大令,我們抱著睡,放在裡面,不要拔出來,好嗎?親愛的大壞蛋,喔,喔喔,喔」。

做愛後,我睡在Masa的懷中,問他今後我們將何去何從,他想了一下說:

「我來開一家保全公司,找一些也是憲兵退伍的人,專門出租身手蹻捷的保全人員,做名人、影星、VIP等人的私人保鏢,一定很有市場,會賺錢」,我搖搖頭:

「一般保全不容易賺錢,做名人,影星、VIP等人的私人保鏢,雖然收入較高,他們一定會用他們熟識,只能把生命財產托付給,信得過的人做保鏢,不會隨便找一個人不相干的人,一天到晚,常相左右。就像你我間,不經前番的劫難,我會找一個從來不認識的外人,來做我的保鏢嗎?」。

他聽了,默不作聲,好像有些傷到自尊,臉色告訴我,他很不以為然,認為我看不起他的創業志向,我搖了搖他的肩膀說:

「好啦,回長島後,你去做計劃、找人手、尋位置,我投資你,但不要好高騖遠,由小規模入手,務期三年有成,我做你公司第一名雇主,好啦,夜色正青,Night is still very young,趁我們還沒睡,不要有些沮喪沮了它」。

Masa有些點意興闌珊,加上興頭已過,敷衍點綴草草了事,卡露琳卻正在興頭上,有些失望,但一想昨夜,他也辛苦了一夜,今天又一早起床,到拉瓜地亞機場趕航班,(卡露琳節省,沒有租灣流專機),晚餐後已經愛過一局了,現在心情有些沮喪,提不起勁也是正常,卡露琳反而安慰他,安靜地互相抱著睡覺,也是十分甜美。

蜜月套房,本來就包含客房早餐服務,按鈴召服務生進來點餐,當早餐送來前,就有人把房中的插花,和水果籃都換新了。同時詢問了出車時間,好讓禮車司機備便。

我在梳妝時,Masa情緒已經恢復正常,他突然對我說:

「假如,妳現在聘雇我保全公司,派人保護妳,我說妳已經陲陷入危險中,妳相信嗎?」。我笑笑說:

「不可能,在此地這種海角天涯,有誰要害我?」。他走到插著鮮花的花籃前方,將鮮花一把抓起,往地上一摔,口中大叫一聲:

「就在這里!」,鮮花散了一地,花籃只留有光禿禿的一個保麗龍的插花劍山。

我哈哈大笑:「地上空無一物,好危險的一把鮮花炸彈,正夫福爾摩斯保全公司出醜了!」。

他一言不發,又拿起了保麗龍劍山,也往地上一摔,卻聽到金屬物件落地的聲音,檢起來一看,卻是一具小型的攝影機,藏在劍山中,Masa大聲說:「無線遙控攝錄機,電池式、英國製」。

我大吃一驚:「誰要害我?」,Masa說:

「這是狗仔要偷錄、賣新聞,不要理他,不會爆炸,沒有生命的危險,不必驚惶,只要飯店經理來處理就好了」。

(後來才知道,這是他料敵太輕,才造成往後的嚴重事故)。

經理一來,歉卑再歉卑,道歉再道歉,說這一定是服務生收了狗仔們的賄賂,弄出來的事,答應要開除他們,並且送了我們四張套房的住宿卷,懇求我們千萬不要對外張揚。

狗仔是很討厭,但對我來說,對我的知名度,多少也有一些提昇的效果,對將來的商業利益一定會有些助益。我也不必太去理會,當他們是屁,不必大驚小怪就好了。

午餐前,遊客較多,司機建議我們先去參觀,下游的愛迪生水力發電廠,參觀過後,很佩服將近百年前,就有科學家和工程師,能建造這樣偉大的工程,看資料說,它能提供紐約州三分之一的電力,但紐約州用電密度,居世界之冠,每當冬天上游冰凍的季節,不能發電,供電量不足,除了要靠火力、核能等幫助發電外,還是要向鄰州大量購電使用。

中午用餐後,驅車前往遊艇碼頭去搭船,進入瀑布區觀賞,由於兩傍礁石和河床高差甚巨,還需搭十多層樓高的電梯,下降到碼頭邊,再走路到碼頭邊上觀瀑船,。

上了觀瀑船,每人借發一套雨衣、雨帽,船舶啓航駛向瀑布區,冒著飛瀑前進,看到上游每分鐘,以千萬噸的水傾瀉而下,呼聲轟轟如雷,震耳欲聾,隆隆不絕,在自然奇觀的震懾下,不得不讚嘆造物主之偉大。

從觀瀑船下來,司機將我們帶到,一個觀瀑台,從瀑布上方,參看全貌,又進入一個巨大的,室內熱帶植物園似的休息區內暫坐,喝了一杯茶,看到一些室內栽培的,熱帶水仙掌科植物。

想再坐車越過,美加二國的邊界橋,要到對面加拿大的方向,在晚間,往西回看過來,彩色燈光,燦爛地照射在飛瀑上的美景。

誰知輪到檢查Masa證件時,事出意外,十分驚愕,他竟被美國邊界衛兵,擋了下來,理由是刑期未滿假釋刑期,不得離開國境。

掃興之至,回到了旅館。

乘興而來,敗興而歸,只能回到酒店,坐在房中觀賞影片,瑪麗蓮夢露的舊片”飛瀑怒潮”。看著影片,都不想講話,二人情緒,也都不很好,喝了一些紅酒,早早上床睡覺,一宵無語,安排了早上七點晨呼(Morning Call)飛紐約拉瓜地亞機場,再開私車回長島。

從停車場,開車出來,Masa開車習慣走Grand central Pkway轉intel-state 495,接111號公路,即可回長島家中,今天,車子剛過梅尼奧拉Mineola,正夫Masa將車一會開得飛快,一會開得很慢,我覺得很奇怪,正想問他:

「Masa,是不是車子油路不順,走得忽快忽慢,有什麼問題嗎?」

他對我說:

「卡露琳,我們被跟蹤了,妳看後面這台白色休旅車,從出機場一直就跟在我們後面,我開快,他就跟著快,我開慢,他就跟著慢,想摔他也摔不掉。前面梅爾唯爾Melville,我突然下IS495,看他會不會跟下來。抓緊了安全帶,1….2….3……..」,

我們沿著四線東向的車道,以40MPH的速度行駛,到了交流道出口,突然橫跨二個車道,順著交流道出口,駛下了IS495快速道路,停在路邊,後面那輛白色休旅車,居然也一個緊急剎車,方向機一帶,追了下來,差一些同另一輛車側撞。

白色休旅車,車門開啓處,走下一個手握手鎗的一個歹徒,這人我認識,他是前米蘭警官,克利斯多夫,但丁,現在應該也是賭場黑道瓊斯、范德力克的手下。

他靠近車子,對準車中後座的我,舉手就是砰的一鎗。

Masa上立刻打開駕駛座車門,用車門推開了歹徒克利斯多夫,撲向歹徒,左手手指如同利刃似的,一把插進他頸部,抓緊了他的頸動脈血管,歹徒手臂舉不起來,「呯!」一鎗打中了Masa的腹部,手臂無力,從歹徒的頸部鬆手,拉斷了頸動脈退出手指,歹徒血流不止。

歹徒一鎗打散了我車子的車窗,強化玻璃,變成蜘蛛狀,但我亳未受傷,只是嚇得魂飛魄散,半天才想起要拿起手機報警。

警車來了,車禍鑑定小組的人來了,攝影的人也來了,救護車也來了,我車子的保養廠拖車也來了,警察的拖吊車也來了,記者和狗仔都也來了,我想明天小報上,一定又有我的大字新聞。

二個傷者和只插到一些玻璃散片的我,都送往了醫院急救,我弄不懂,瓊斯為什麼要殺我,我一定要弄個明白,我撥電話先或或找他老婆:

「米雪兒,我是卡露琳、克萊德門,好久不見了,妳好嗎?」,

「我很好,我現在正在懷第二個孩子,卡露琳,妳好嗎?」,

「我也很好,瓊斯在不在?」,

「妳找他有事嗎?瓊斯不在家,他在公司,妳可以打公司找他」,

「他派人來要殺我,我跟他無冤無仇,有什麼事要殺我」,

「喔有這種事!我一點都不知道,喔,他剛進門,妳直接問他」

接到瓊斯回電:

「我是瓊斯,這件事,我剛才接到部下向我報告,但丁他私自接了一個西西里的朋友委托,說接受米蘭一位過去開銀行的人,間接委托,要付五十萬美金制裁一個女人,」,

「那就是我,開銀行的要殺的人就是我,沒想到我命這麼值錢」,

「老師,這事我本來不知道,現在我去幫你妳調解調解,如果他不賣我的帳,那就是我與他的事了,老師,妳放心吧」,

「那就好,老師謝謝你了,謝謝」,

「噢,妳這位保鏢真厲害,肚子上中了一鎗,還能空手入白刃,捏散別人頸動脈,他出院後介紹認識一下」。

96 仿真片場

三部救護車,帶著三名位傷者,都就近送進入布魯克林,天主教主愛之家醫院急診室,三個人各有不同狀況,首先、鎗手但丁,因左側頸部主動脈斷裂,出血不止,到院前己無心跳脈膊死亡。其次、保鏢正夫,右側腹部近距離中彈,從身後穿出,需立即開刀修復腹部內臟,及清創消毒縫合,因無家族伴同,由雇主卡露琳、簡,簽字同意手術急救,傷癒先行出院。最後是我,身上被玻璃散片穿刺,及極度驚恐,抖簌不止 ,先由外科手術清創,再由心理醫師接手評估,住院安神療傷。

徬晚,爸爸接到電話,得知我受傷住院,來醫院看我,在病榻傍,胸口吸氣不順,馬上送入急症室急救,判定為心肌梗塞,急救無效,竟告不治,享年78歲,卡露琳悲痛萬分,火葬後由弟弟Jose送回出生地臺北,安葬金山公墓。

心理醫師檢查治療同時發現,女性病人卡露琳,有性慾過強症候群,疑是早期的甲狀腺亢奮,內分泌失調,檢查時或因內分泌失調,或精神病變所引起,每逢醫師觸症身體任何一個部位時,均會引起不同程度的性反應,嚴重時會讓醫師和護士落荒而逃。醫師猜測她或患有,狂躁性精神病變,或腦下垂體和性腺病變,導致促性激素釋放激素過量增加,或因腦前葉促性激素分泌過量,引起性激素分泌增加,而出現性慾亢進,亟需追蹤治療。

小報大登過氣財閥, 4H銀行,前董事長,萬里僱兇追殺黑蜘蛛女王的故事,和女王受驚嚇過度,住進精神病院的消息。

一個月後,男傷者青藤正夫先行痊癒出院,但女患者卡露琳、簡,因父親新喪,心情極度沮喪,仍被滯留在市精神病管束所,一直由也她從意大利趕來的家屬,兒子小保羅照顧,今天才具結出院。

卡露琳出院了,出院後精神清爽,對Masa因她的原因,害得他滿脊椎受傷,她十分心疼,也對他感到十分抱歉,Masa對卡露琳說,在他受傷住院期間,Ms. E對他照顧有加,漸生情愫,自知以假釋犯身份,無法匹配卡露琳,取得Ms. E的同意,要和她Ms. E結為夫婦,所以決定帶了小喬奇,搬離卡露琳家中。卡露琳給他們祝福,并且告訴他,小喬奇是我的義子,我會支付他的教育費用,并且送Masa十五萬美金,作為他的創業費用。

定製的情趣椅,在我和Masa住院期間,完成交貨,由管家 Ms. E簽收,原來我還在醫院精神科衡量評估時,他們已偷偷搶先試用。

每星期五下午,定期觀察追蹤,卡露琳的心理醫師查爾斯、索倫 (Dr. Charles Soren),會來她家中作接近觀察訪問,每次醫師來的時候,Ms. E都會出來奉茶,有時義子小喬奇也會跟她一起出現,今天改由卡露琳自己為醫生親自煮咖啡,查爾斯問她:

「Ms. E出去了嗎?她帶了小孩子一起出去了嗎?」,

提到Ms. E,卡露琳龍就想到了Masa和情趣椅,也就一肚子氣,每天在房中看到它,就睹物思人,想到了他。我辛辛苦苦經營,一個在希臘地獄中,帶到紐約來,一個努力討好還帶他去看瀑布,還住蜜月奔套房,坐立姆尋禮車(Limousine),最後兩人卻在我背後,顛鸞倒鳳,現在到好,結婚去了,我自己要人有人,要錢有錢,到底有那些不好,愈想愈想不通。

卡露琳在想,Ms. E出去,問什麼問,關你什麼事?你是不是不懷好意,孤男寡女是覺得機會來了?,抬眼仔細看了一下,面前這個男人,四五十歲,高加索人種,正值壯年,中等身材,有些髭鬚,如果他那個尺寸正常,倒恰好可以填補,近日閨中的空虛。

「Ms. E結婚了,她帶了小孩一起搬出去了」,

「好!跟往常一樣,在長沙發上躺下來,我們開始撩撩這個星期的心情」,

「好!什麼好!老娘我這個禮拜,天天都不好,每天都在想男人,一點都不好」。

「卡露琳,妳的問題是在心理一直胡思亂想,妳只要朝正向思考,那些齷齪念頭不去想它,想一些人生美麗的事物、美麗的風景,漂亮的花朵,人生多麼美好,心底自然雜念不生」。

「你說的這些全是高調屁話,人人都會說,用不到讀六年醫學院,才來講這些話,你男人不懂,如果你正向考,月經就不會來?你正向考,陰道就不會冒水?如果你正向考,乳頭就不會癢到要想自己咬掉?這些全是硬生生的生理問題,不是抓不到、摸不到心理問題,你知道嗎?」。

這個醫生看起來四、五十歲,白白淨淨文質彬彬的,身材可能比我矮上幾公分,本來也不是我菜,但是Masa結婚走後,我已經好久沒有男人了,小腹下面一直在跟我打飢荒,現在有這麼一個男人坐在我前面,就好像有一條鹹魚,掛在餓昏了饞貓面前,怎能不動心。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