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露琳的探險(第十章~終章) 91~100

躺在長沙發上的我,突然掀開了我的上衣,二顆34D的粉嫩大乳,攤在他面前,我說:

「查爾斯,請朝正向思考,看到這麼漂亮的乳房,你會心底雜念不生嗎?只有心理,不會引起生理變化嗎?」。

「卡露琳,妳這是誘惑,請不要……………..請不要…….」,他有些意外,我裝摸做樣,要把它蓋起來,他結結巴巴的接著說:

「卡露琳,請不要…….請不要………請不要………」,

最後,他下定了決心,咬咬牙說:

「請不要……….請不要把它蓋起來…….」。

我嬴了。

他細長的醫生手指,有些猶疑地輕觸到,我嬌嫩而微微上翹的乳尖,跟著用手掌輕撫我的乳房,熱熱的掌心,輕揉著,指尖仍不時的去撥動粉紅色嬌小的乳頭,時而又用手指輕輕夾著乳尖,同時用掌心繞著圓圈,揉捏乳房。

其實我現在才知道,這個醫生別看他平時道貌岸然,對付女人還正是個調情的高手,他這樣玩弄我的乳房,比他人技高一籌。

乳頭和陰蒂,是我身上最敏感的兩個主耍部位,我的情慾澈底被叫醒了。是我身體的性慾總開關。最容易被男人征服的部位,我知這道我的呼吸聲愈來愈沉重,閉上眼晴享受這琴絃般的撥弄。

我身體微微顫抖,他熱燙的掌心,手也不再隨意的遊動,只換到在我雪白修長的大腿上,順著大腿的內外側來回的撫摸,不時有意無意的觸碰到我溝底恥骨間的狹窄裂縫處。

似在探索著我的原始人類敏感點,一個可以勾起女人愛慾的森林發源地,他順著芳萋萋的肉溝下行,。

卡露琳在這個不太熟悉的男人面前,身體微微顫抖,呼吸愈來愈沉重大聲,慢慢地分開了雙腿,讓他纖細的手指探入,他先伸進了食指,及中指………..及無名指………..及…………卡露琳阻止了他的姆指加入,那就太漲了,不阻止的話,他可能連小指也要加入了,搞不好整隻手都伸進來撐破了。

他的中指,觸刮到陰道內的G點,她一陣哆嗦,發出呻吟,把男人抱得死緊死緊的,醫生還故意在那里掏了七、八下,卡露琳流出了不少熱熱的蜜汁,醫生拔出了手指,她開始覺得有些意思,總算鬆了一大口氣,。

醫生的生殖器,高高昂首,對著卡露琳尚未閉合的,那個紅東東的陰道口,一下就順勢整支滑進了陰道,磨到了子宮口,卡露琳不自主的,打了一個機伶,夾了他一口,她對醫生笑了一下鼓勵。醫生奮發起來了,馬上提起臀部,快速地用力衝刺起來。

醫生的這支肉棒,不論長度和寬度,和卡露琳歷任男友相比,都遜色不少,只是硬度還算不錯,醫生幹了甚久,她沒有感到有多少興奮,反而有些退步,只是懶懶地躺在那里挨肏,呼吸也漸漸恢復平靜,靜靜地看著醫生那付猴急緊張的摸樣,好像事不關己,只是看他一人在唱獨腳戲。

忽然卡露琳靈光一閃,想起了臥室中還有一張情趣椅,自己尚未試用過,何不邀醫生一同來試乘。她嗲聲嗲氣地說:

「查爾斯,這沙發不舒服,到我房里去做,會舒暢一些,走!」,

醫生正衝刺得有勁,不情不願地拔出了肉棒,它昂著首,跟著卡露琳走進了她的閨房,門口有二組燈開關,一組是原本的燈光照明,另一組是新加的攝影照明大燈,她開亮了新加極度明亮的臥房燈光,這完全是黑人Masa按照當年在大阪拍A片的片場,拷貝復製,有二面牆,完全安裝了多片的落地大明鏡,查爾斯一看心想,在這房裡睡覺的女人,難怪一到晚,只會將想到要男人。

看到落地明鏡子中,有很多個的羊脂白玉似的卡露琳,渾身無遮,活色生香,及很多個的自己,昂著一支大屌,緊跟在後面,醫生眼晴一幌,已經分不清,眾多人中,那一個卡露琳是真,那一個卡露琳是假。那一個自己是真,那一個自己是假。

房間另一面,則是一個正常的女生香閨臥房,臥床、衣櫃、化妝檯、化妝凳、衣帽架、小茶几一應俱全,還有一扇小門通衣帽間,另有一扇小門通盥洗室。特別顯眼們的是,在房間正中放了一張情趣椅,牆上又掛了一些SM用具,醫生心想,這個女人真色

卡露琳牽著醫生昂起的大屌,走近了椅子,自己爬進了椅子,這張椅子,經日本工程師,改變設計,黑人正夫仿造,性能大為改進,可稱為情趣椅2.0。

卡露琳按鈕,放低了椅子,爬了進去,按照查爾斯的身高,調好了高度,將椅背向後傾斜,雙腿大大打開,她陰戶儘量向前,她已經不作能自由控制自己的腰部和臀部,醫生看到她例的陰戶翕翕地抖動張合,燈光照射下,洞口深處,蜜汁汪汪欲滴,不禁雄威大振,一插到底,全力衝刺,每插必到花心深處,卡露琳高潮迭起,陰精盡出,不禁大聲叫床到聲嘶力竭。

「哎!…….喲..呀…….噢!噢!噢!……..嗚…….…..喲呀喲…….嗚..呀…….噢!噢!……..哎!….….…..噢!呀!」

卡露琳按下了自動模式,椅子就執行自動抽插模式,愈走愈急醫生也是呼吸愈來愈急促,感到精關已守不住了,問她說:

「喔!我要放了?」卡露琳頸脖子被椅子頂住,不太自由,勉強地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他就迫不及待地放了,但量很少很少。

事後,卡露琳下了椅子,二人又在床上溫存親吻了好久,互約下星期日,醫生休假,設法找一個籍口,向他妻子請假,再度前來。

97 夜色還青

我天天盼望.星期日的來到,這三個星期日,查爾斯都準下午一時左右來我家,一起吃一簡餐,我準備了幾瓶米蘭紅酒,要與他飲,但他說喝酒後做愛,腦筋迷迷糊糊,享受不到細小輕微的觸感,寧可不喝。

我本來以為做醫生的人,手指神經靈巧,沒想到他連雞巴神經都靈巧,都能享受到細小輕微的觸感,但那他四支大大的手指,伸進人家裡面,人家就沒有細小輕微的觸感嗎?男人都是自私鬼。常常有人搞大女生肚子,拍拍屁肥股就走人,自私鬼!

不過有一點,查爾斯還算不錯,每次射精前,必定先知會我一聲,我點頭同點,他才射在我里面,防止我不在安全期,而受精懷孕,其實我沒有告訴他,我早已割除了卵巢,不可能懷孕。

他告訴我,他非常愛他老婆,他估計以他現在四十歲們的年紀,每星期做二次愛,精力綽綽有餘,我是他第一個婚外情,希望能維持久一些,不想再找第二、第三個婚外情。我笑笑,心想我可不能保証做你永久的婚外情。據我傍敲側擊,從他嘴里知曉,他老婆是獨生女,家里很有錢,將來會繼承很多家產,現在生有二女一男,是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現在才與我有婚外情。

呸!誰相信,你現在說謊不打草稿,光看你四十歲的人,每次射出那麼一點點,就不知分配給了多少人,但不管多或少,每星期能來這里奉獻一些,還算你有些孝心。

想著想著,電話鈴聲響了,是他來電:

「約瑟芬,今天醫院有緊急病人開胎腦,沒法來了,再見」,電話掛了,再撥變成沒開機,不通。

騙子!你是心理科醫生,不是精神科醫生,動什麼手術,還會輪到你動刀。而且老娘叫卡露琳,不叫約瑟芬,騙子!

正在生悶氣,庭園外門鈴響了,打開影像對講機,是一位可年青女孩子,廿來歲,好像沒見過,問她:「妳找誰?」,

「卡露琳老師在家嗎?」,

「我是卡露琳,妳是那位?」,這個女孩沒見過,現在我在網路上黑蜘蛛女王很火,搞不好是狗仔,或是想害我的,保全又不在家,有些猶豫。

「老師,我是瑪麗、史都華,記得嗎小不點瑪麗、史都華」,

「真的是 妳呀,瑪麗妳長大了沒有?請進!請進!」。

瑪麗進來了,個頭是有長大了一些,可還是那麼嬌小,穿了四吋的高跟鞋,身高還不到5呎6吋 (1.65米)。

「我最近常從妳門口經過,看到妳房子里燈亮著,猜想老師從非洲回來了,所以按一下門鈴試試,果然是妳回來了」。

「這一幌,就好幾年沒見了,妳長大了不少,高中畢業沒有?」。

「我都大三了,我修中國文學,老師,妳在“黃梁夢”里去了嗎?」。

「喔,時光過得真快,我真的像才從黃梁夢中回來一般」。

「其他那些孩子們呢?你們還有連絡嗎?」。

「他們班級都比我高,都畢業走了,就業的就業,修碩博的修碩博,結婚的結婚,很少連絡,各忙各的,“明日各天涯”」。

這小丫頭好像修業還不錯,知道我有中國血淵,常給我夾幾句中文,掉掉書袋。

「妳男朋友做什麼的?住得近嗎,常在一起嗎?」,我知道這小丫頭,人小鬼大,男朋友可能還不止一個。

「他是職業賽車手,才認識幾個月,跟史帝夫我們三個人住在一起,開車來廿分鐘就可到了,剛才他送我來,我跟他約好,如果是妳在家,他就先回去,等我電話再來接我,如果不是妳,當場就回去了。」

「噢!剛在一起進來認識一下,不是很好嗎,妳太客氣了」。

「他很內向,會不好意思」。

「我的朋友就是妳的朋友,妳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記得嗎?」。她聽了,竟一下滿臉通紅,點了點頭。

(我以為她認作我提起當年,把性伴侶烏理烏理讓給她共用,給她開了苞,那件陳年往事)。

我知道我講錯話了,走到她面前,抱了她一下,說:

「噢!我不是 “那個”意思,妳不要誤會了」,她臉更紅了。

我知道我又講錯話了,愈描愈黑,只有再抱抱她,拍拍她。

沉默中,我想起,冰箱中有幾個進口的,日本青森大蘋果,很新鮮,拿片出一粒,削去了皮,切碎了以餉來客,以打破僵局。

「老師,對不起,借用一下洗手間」,說完了就往房里走,

「在這間」,我向自己用習慣了的那間一指,忽然想起不對,這間不能對她開放,但來不及了,她己經進去了,而且摸到了門口的大燈開關,房內大放光明,小丫頭嚇了一跳,兩只眼晴都睜不開。

我馬上走過去,對她解釋,我準備拍一些媒體要們的自拍照片。

她點點頭表示同意,好奇的看著明鏡中很多個自己,還轉了轉身,看看不同角度自己漂亮的身材,忽然刊到靠牆那張情趣椅,問我那是什麼?我一下臉紅,答不上來:

「那沒什麼?」,我一下臉紅,竟答不上來,我又接著說了一句:

「那真的沒什麼?」,我一下亂了方寸,愈描愈黑。小丫頭看到椅背上,掛了一條沒洗我的褻褲,就明白了,她神密地,在我耳邊輕輕地說,:

「真的沒什麼,只是一張閨房春凳而已,對不對,老師」,她說。我知道我的臉一定漲紅得像柿子了。

她講的“閨房春凳”是中國古時候,新婚夫婦閨房中,可以讓新郎站著,敦倫時必備的輔助凳子,她懂得不少,士別三日,真不可小覷了她。

「老師妳示範一次,怎麼用好嗎?」,狡黠的小丫頭促狹地說。

又說:「其實我也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只是沒看人用過而已,老師妳既然用過,可以不可以教教我怎麼用,讓我開開眼界吧」,她半正經半開玩笑地說,看不出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我今天本來在等醫生來約會,卻被他(查爾斯)放鴿子,心情就不怎麼好,現在被小丫頭酸,很不爽,心頭有一些火,不知是怒火,還是慾火,講話有些冷冷的:

「這東西要二個人一起用,我跟誰用?妳嗎?」,

她淺淺地笑著問我,沒想到她現在這麼開放,這丫頭片子要乘機好好修理一頓。我慾火上昇,惡向膽邊生,說:

「可以呀,妳要扮男的還是女的?或者我打電話,叫他們二人一起過來」,

「我當男的,妳可以挑選一件左面牆上的玩具」,我指指左面牆上掛的SM玩具。

「沒問題,只是我做完了,我們要交換角色,才公平」,她說。

這丫頭片子,真不再是吳下阿蒙,懂得察言觀色,知道我想整她,她就想好了對策,如果我整她整得太過份,她就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加以報復回來。

我要她先脫光了衣服,這丫頭片子雖然長得比人小一號,但臉蛋精緻美麗,尤其是身材十分渾圓勻襯,二顆小巧而緊實上翹的秀奶配上二粒粉紅色的乳暈和乳頭,連我都想咬它一口,緊貼平整無瑕的小腹,加上恥部芳草萋萋,含珠欲滴,我也想吮咬她一口。太漂亮了,她笑嘻嘻地照著我的指示,爬進了這張椅子內,頭部放在托板上,臀部坐在坐扳上,雙手雙腳各放在一個支架上,我把她的手腳都用皮帶梱在支架上,開始起動設備,把頭部下沉到和臀部同一水平高度,臀部再升高,和站著的男性恥骨同高,女生兩支大腿儘量分開,陰部儘量向前迎向男性肉棒。小丫頭全身陷在椅子里,很舒適,但不能自由動彈。

兩個淫蕩的女人,都各有一粒興奮敏感的叫險陰蒂這東西,陰蒂黏著陰蒂相互研磨起來,兩個女人做愛,中國叫以做魔鏡子,取鏡里鏡外兩件東西相似相反、對看對磨的意思,卡露琳跨起右腿,將兩件東西相貼,二片芳草湊在一起,敏感突出的的陰蒂,相互碰觸貼緊在一起,引起二人高度的性興奮,呼吸沉重,,這二張嘴邊的芳草,很快就濕糊塗成一塌糊塗,濕答答地黏得緊緊的,二人陰戶蜜汁不停外冒,二人整齊稀落的芳草,現在亂得一塌糊塗,四條大腿佈滿了濕答答、黏稀稀的蜜汁。

卡露琳感到小腹內部,十分緊張,需有一支粗大的男人肉棒,進來猛搗自己一番,才能殺癢,再不然,要找些東西虐待一下這小丫頭片子,或虐待自己一下,方能消除,現在心頭無名之火。

向牆上看了一下,我選了一支掛在SM用具牆上,有十吋左右長度大號的三頭電動假男根,這三了個頭的功能是,前端尖頭是負責震動刺激陰蒂,中間伸縮搖擺,專門對付陰道,後支稍細,為了攻擊肛門,三點同時刺激,女生當為望風披靡乞降。裝上新電池,按了一下開關,中間大頭就摇頭擺尾動了起來。

她躺在椅中,分明十分舒適,巧笑倩焉,滿臉期待的表情望著我,我想給她一個下馬威,拿起這大型假屌在她面前幌了幌,我希望看到她一臉恐懼觳觫顫抖,可憐兮兮的摸樣。結果看到的卻是她滿臉期待,一派雀躍歡喜的表情,令我大失所望。

卡露琳改變了姿勢,站在小丫頭片子的正前方,將兇悍的假屌對準了丫頭細小的桃源洞口,卡露琳作勢要用力,小丫頭小腹一挺,整支嗡嗡作響十吋假屌,竟然撐開了兩岸,披荆斬棘衝進玉門關,劉阮進入了丫頭片子的天臺,小丫頭眉開眼笑,談笑用兵,一片輕鬆摸樣,卡露琳按下震動摸式,假屌前面那個尖頭,開始對小丫頭的陰蒂輕度震動,小丫頭不以為意,沒料到它愈震愈快,愈震輻度愈大,愈震強度愈強,小丫頭顯然漸漸抵擋不往它的攻擊了,渾身大汗,氣喘吁吁。最後,假屌後面的第三支也加入向肛門攻擊,節節向後門叩關,慢慢肏向直腸進逼。此時小丫頭顯然真的,漸漸抵擋不住,斷斷續續開口求饒:

「老…….師,我……..我不…不……不行啦……..不行啦……不……不行…..放……放……放了……..放了我………我……吧,請把後面的拔掉」。

卡露琳促狹,不溫不火地說,「喔,還有二種功能還沒試呢」手指一按,假屌突然加速,小丫頭幾乎要從椅子上,跳出來,可惜手和腳都被皮帶綁牢了,「哇!」,一聲哭了出來。

卡露琳一下把電池開關切了,「喔,開關按錯了,對不起」,幫她鬆開手腳,讓她下來。

小丫頭一臉眼淚鼻涕,一身是汗,喘過氣來,心情平靜了,陰惻惻的對卡露琳說:

「老師,好棒一只洋春凳,我要打個電話,叫我三個朋友來,和老師試試它的其他功能」。

Night is still young,夜色還正青。

98 三男三女

小丫頭片子,一通電話叫了四個朋友過來,(小丫頭胯下胃口不錯,和三個男人同居),要他們二十五分鐘趕到我家,在等人這段時間內,穿上了一些簡單的衣服,我好奇問小丫頭,一些近況,及怎麼就變成在床上如此善戰:

「瑪麗妳怎麼一下就發育得這麼好?」我不能說,她怎樣變成好會做床戲。

「老師,烏理烏理的巫術,妳沒有學會嗎?」她驚訝地問我。

「巫術? 巫術?噢……他教我時,我不太用心學,忘了」,我那時,根本不知道,烏理會巫術。

「他用我的處女血,點在我額頭上,我就懂了,他沒有點妳嗎?」

難怪我沒學到,因為不是烏理替我開的苞。

「他告訴過我,只要有不懂巫術的男人和我做愛,我自然會吸取他的部份精力,永不疲倦,但弱點在肛門,一旦肉棒插入,我又恢復嬌弱的女孩體力,剛才的那一下,我至少要有一、二天才能恢復巫力」,她又說。

平常安靜的門口,有引擎聲,知道她的朋友們到了

按開大門門鎖,,進來了三男一女四個人,三個男人,小丫頭介紹,年輕的一位是新近結識的賽車手,皮耶、伏爾泰(Pierre Voltaire),26歲,法國人,個子不大,與小丫頭體型亂相配。年紀稍大的是大塊頭威廉、蒙生(Wilhelm K. Mommsen),又高又壯,好像一尊彫塑,跟小丫頭瑪麗,站在一起,身高差了至少四十公分,有一些像希臘神話中的獨眼巨人Cyclops,將彼得潘中小仙女溫蒂Wendy抱在手中的感覺,有些好笑,他是一名高中教師,四十歲了,第三名男生,是一位年不見的故友,病懨懨的湯瑪士、普青。另外一位女生是瑪麗的同班同學,22歲身材纖小美麗可愛的珍妮佛,史坦尼Jennifer Stene也是嬌小靈巧型的小女生,長得比瑪麗還要小一些,不敢想像她們二個這麼小隻的女孩.怎樣能威廉這麼高大的男人性交,但是除了皮耶外,另外二位男生看起來,都有一些病懨懨的。

瑪麗向他們四人,急急忙忙地說明了我的鏡房,她指手畫腳,描述了一下,大家都很好奇,引導四人進入了我的臥房,開亮了全部照明,房里鏡內鏡外,加上鏡中鏡,出現了男男女女幾十人,好像很擁擠,珍妮佛還脫去了上衣,在完鏡子前,招首弄姿,擺出不同的pose,看來看去,自覺美如天仙。

瑪麗又跟他們四人,神密地介紹了八爪椅2.0的功能,引得新來的四人,嚮往不已躍躍欲試。

小瑪麗剛在才吃了虧,現在使壞,慫恿珍妮佛坐進先試坐,珍妮佛很機靈,推瑪麗你剛才試用過一次,熟門熟路,再示範一次,給大家看一下,大個子威廉好想試一下,可是二個小女生,我推你,你推我,相互有些怕怕,目光就一致看向我,我看僵局必需由我來打開,而且自己也感到桃源洞內也翅得很,蜜汁也在泌泌外流,我指了指巨人威廉,要他和我一起示範,他這麼魁梧,他進門我第一眼看到,就在流口水了。

我要大家先褪去了衣服,我先爬進了八爪椅2.0,頭躺好,手腳都放在支架上,瑪麗用皮帶將我綑緊了,小丫頭使壞,將我綑得特別的緊,一點活動的空隙都不留。

她在一傍按了一個鈕,我的頭枕慢慢下沉,臀部慢慢上昇,昇到和巨人的胯部同高,同時兩支腳架儘量左右分開,往前送出,這樣卡露琳就臀高頭低,神密的三角地帶,纖亳畢露地,攤在明亮的燈光照射下,翕翕欲張,喃喃似語,含珠吐蕊,千嬌百媚,擺給在眾人的面前,任人參觀了。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