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之花落長平(1-3)

作者:禽獸然

本文的背景設定在一個完整的金庸武俠世界,主角是根據《碧血劍》《鹿鼎記》中的長平公主阿九改編而來,主要講述了阿九在宋國被滅後,被金人所俘,之後遭受各種淩辱之後脫離虎口,修煉了妲己的淫邪武功銷魂極樂之後,開始利用諸多金庸小說內的男女主角,展開復仇的故事。

書中主要會涵蓋《碧血劍》《鹿鼎記》《射雕英雄傳》《笑傲江湖》《天龍八部》《倚天屠龍記》《連城訣》這些小說中的人物。

筆者看了許多武俠h文,到了中後期都難逃略顯重複的肉戲,或是毫無目的的肉戲。筆者也意圖在本文中避免走上俗套。先前寫了一個穿越男主版本的,相較之下,覺得女主第一人稱的刺激感更好,情節更有新意。

首先不會只有單一一個女主的,諸位莫要以為是女主就會有女王或是男寵後宮的無聊狗血情節,每次肉戲都有著不同的劇情,文風黑暗,有ntr,有純愛,調教,淩辱等等元素一應俱全,希望大家嫩能夠喜歡支持。

*** *** *** *** *** ***

第一章 垂淚對宮娥

歷史背景:本文把在小說中出現的清國人員盡數搬到了金國,等於此時蒙古剛剛統一,天下兵馬大元帥汝陽王正在招兵買馬,網羅天下高手。第一次華山論劍之後,江湖上五絕漸漸難匿行蹤,是後又有了南慕容,北喬峰之威名,郭靖還未遇黃蓉。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我的心緒如同整個巍峨的宮城內的人兒一般,鼓鼓慥慥,尋不得安寧,竟是一夜未眠。我佇立在宮闕之上,憑欄而望,整個東京方方物物都盡收眼底,也許在一天前,我還在整個碩大的城市中尊享權貴,一夕之間,卻全全變了模樣。

金軍又一度南下,一路上攻城陷地,殺燒搶掠,猶如虎狼之勢,已是圍了這東京城數月有餘,我除卻將一些很少用度上的首飾全部捐出犒勞軍士之外,便每日都到宮內的萬清觀去祈福,希望這次能能如上次一般,能安然待得那些金軍撤退。

可終究是世事無奈,幾日前金軍攻破了東京的城門,好在父皇提提前稱臣投降,方才讓這東京城免遭屠城的厄運。

我和一些膽子大些的宮中女子,兢兢戰戰的爬上了巍峨的宮牆,四下裡瞧過去,就能望見滿城的硝煙,泛起暗淡的火光,各種哭喊之聲不絕於耳。

雖然金國的統帥沒有讓手下屠城,但那些入城金兵依舊在燒殺搶掠,姦淫夫人。偶爾有一些慘絕人寰的女子叫聲刺破天際,不僅刺破了我的耳朵,更紮在我的心頭,無時不刻的在提醒我,大宋便這般滅亡了。

我雖從未見過那些金人,但在坐擁三千佳麗的皇宮之內,總是有能聽見國事的宮女跟太監,據說那些金人驍勇善戰,皇太極更是一代雄主。(前言提到了,書中的金國是滿清跟金國的合體,金國的皇帝就定為有戲份的皇太極了)

跟大宋打了百餘年依舊巍然挺立的遼國轉瞬間就覆滅,所有皇室盡數被擒,宋軍面對金軍也盡是一路潰敗,上次金軍圍攻東京,守軍仗著高牆之利才勉強守住。

而今金國捲土重來,一舉而破城門。這幾日,這皇宮內便盡如逢喪,人人惶惶不可終日。過往的雍容華貴的樓宇高閣,郁青芬芳的深宮院落,一夜之間仿佛失了顏色,盡皆暗淡。那金國的權貴們搬進到了皇宮之後,每日都能聽見各種駭人的消息。一些容貌出眾的妃子被那些金人抓走,肆意姦淫,還有許多宮女被抓出宮外,去犒勞軍士,便落得個輪奸致死的下場。

雖說我的宮殿靠在皇宮深處,但這些可怕的事情終究如芒在背,讓我心生惶恐。sosing.com我是皇上的第九女,本名叫做趙徽媞,但在宮內大家自小便叫我阿九管了,自己的真名倒是很少用了,以致于宮內人人皆知有個阿九公主,卻很少有人記得我的名字。

主要還是因我生的國色天香,母后本是父皇最寵愛的妃子,卻在生下我之後不幸過世。我瞧見過母后的畫像,跟我卻是有許多相像,皆是傾城傾國之貌。我父皇卻是生性風流,號稱每日必禦一處女,對我甚少關懷,所以我連後娘也沒有,就在伺候過母后的幾名宮女的照顧下長大。

我雖然久居深宮內院,清清淡泊,不常與人言說,但我自我的容貌無雙,只在閒暇之時,去那湖面之上,或是在銅鏡之中,悠然欣賞自己的美貌,我的肌肌膚白潔無暇,宛若玉脂仙膏,好似那最精美的白瓷,微微之間就吹彈可破。一張全然勻稱的臉頰,上微圓,下略尖,恰如那畫中的仙子,多了一絲少了一毫便沒了那兒仙氣。皓齒明眸,身材窈窕修長,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我更喜歡穿那種清新素麗的白色衣裙,娟麗的絲袖飄揚颯颯,隨風而起,像是天空的皓月飛雪,在我的絕色之貌下襯托的愈發完美無缺,讓人見了就心醉不已。宮內的人見我都說我是廣寒宮下凡的嫦娥,一次酒宴上,我這個被終日被忘卻的人兒,竟然破天荒被邀請了。我終是年幼,抵不住心中激動,精心妝容打扮了一番。

我猶如廣寒宮的仙子,一襲白衣款款而來,淡淡爾雅,不食人間煙火,飄入了整個大殿之中,霎時間眾人紛紛落下手中的凡事,朝著我顧首而望。不光是父皇在直勾勾的盯著我看,那些皇子們也都用驚為天人的眼光欣賞著的瞧著我,讓我渾身隱隱覺得有些不舒服,我生怕風流成性的父皇把我收入後宮,自那以後我就更少露面,只在自己的宮內活動遊玩。

不過我這等樣貌,終究還是牢牢印刻在了當場諸人的心上,長平公主的傾國之貌在宮內傳了出去。自那以後,我每每沐浴更衣,都要暗自留心察覺,生怕被我那些行為孟浪放蕩的皇兄們偷看過去。

我自是喜歡書中的那種翩翩公子,不僅要才氣橫溢,還要頂天立地,我曾暗暗期許我的駙馬能是如我所想這般,二人恩愛有加,相敬如賓。只是我見過的男人之中,卻皆是金迷紙醉之徒。

不過我卻一直沒等來我心中瑤瑤期盼的駙馬,倒是我這般閉月羞花的容顏,鑄就了我而後的種種劫難。

我起床不久後,就尋見有宮女就慌慌張張的跑來,說韋皇后為了討好金人,跟那金國的元帥完顏洪烈說我是這皇宮第一美人,要將我如同玩物一般來送給金國權貴,討好侍奉,以換得他們的苟延殘喘。

我心中不禁氣憤悲鳴,想我在宮內世事不爭,靜心休養,竟然還有人能如此惡毒的惦記著我。好在我先前已經有了準備,我先前每日去慘白的萬清觀,有位號稱木桑道人的道長,據說是華山派的得道之人,被父皇請到了皇宮內,探討道學跟煉丹。

我自負大好年華,不想就這般不明不白的身死明節,便去求那木桑道人,能賜自己一種變醜的丹藥。但那木桑道人卻告訴我世上怎可能由此藥,但他瞧見我心地善良,整日誠心禱告,頓時有些憐憫之意。想那金軍攻破城池後,姦淫擄掠,我又生的這般絕色動人,便給了我一枚丹藥,稱是那煉丹失敗的殘留之物,吃了之後幾日內人便膚色暗淡枯黃,但卻對身子大大有害,囑咐我不到萬不得已莫要服食。

後來那木桑道人還勸我削髮為尼,便可全然脫離此劫。我遲疑了一番,我雖然生性淡薄,但那終日面對青燈古佛,吃齋念佛的日子,我卻還是受不得的。那木桑道人見我不肯,也不執意強求,便取了丹藥交予我。

我昨天就服食了這種丹藥,今晨便尋見鏡子裡的自己肌膚黑黃了甚多,雖然五官精緻難掩,但這渾身的膚色一暗淡枯黃,整個人便頹然失色。不過我依舊還是心緒不寧,畢竟我未經世事,只能寄望這個樣子能糊弄住那些金國的權貴放過我。

不一會兒,宮內就來了一群人接我。為首的居然是我的皇兄趙構,他生的倒是有些父皇的神色,面容十分俊朗。我還能記住他的一個原因,便是他先前跟一些皇兄們偷看我沐浴,他長相出眾一些,我自是模模糊糊的記住了他。

趙構本來面色神傷,顯得黯淡無光,畢竟要送自己的妹妹供人淫樂,而且那妹妹是他見過生的最美貌動人的公主,諸多皇子夢寐以求的佳人。但他瞧見我一臉蠟黃的面相,還是顫顫的吃了一驚,我連忙對他眨了眨眼睛,他倒是心領神會,便沒有再做過多的舉動,畢竟這隨行的人群之中,還是有金國人的。

讓我萬分意料未及的是,他們連衣衫都帶了過來,卻是白色的華服。我想定是那皇后的主意,想把我打扮的如同那仙子一般,盛裝出席,讓金人欣然笑納,便能讓他們好過一些。我很是生氣,但奈何國破家亡,還是不得不換上了這身精心雕琢的華服羅衫,即便如此,我一身蠟黃的肌膚卻依舊讓真身華美的衣衫都黯然失色。

那些胭脂粉黛我卻是沒有塗抹,我自小沒有母后,甚少有人關懷,那些妝容之物我從未有過。即便是我長成少女,我也沒有塗抹過這些獻媚之物。我絕倫傾城的容顏,即是清清素顏,也是渾然天成,風華絕代。

我上了轎子駛離我的宮殿,心中頓時覺得空了起來,盈盈繞繞卻不知道到底少了什麼,不自覺的委屈落淚。

那轎子在宮城之內婉轉了許多樓牆院落,終於止了下來,下轎子前我已經哭過了一場,收拾好了自己的妝容後,倒是無人察覺。

這是間華美的樓宇朱牆金粉,雕欄玉砌,本是父皇的養心殿,現在居然成了金人的住所,我頓時心頭有些不是滋味,但還是不得不被人迎到了殿內。

皇兄趙構跨過門檻,就拉著我一同跪下,恭敬的說道:“啟稟六王爺,罪臣將長平公主待到。”

我低著頭不敢環顧四周,生怕稍有不慎就會跌落進無底的深淵,身子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來,抬頭讓我瞧瞧。”那人說話很有磁性,顯得溫文爾雅。

我沒想到那個六王爺完顏洪烈居然會說宋國話,不過我依舊是羞愧且畏懼著。我不敢抬頭,畢竟我是被送來跟人行房事的,臨走前一個老宮女還跟我囑咐了很多行房之事,聽得我面紅耳赤。尤其是說男人的生的一根粗長的陽具,要插進我下面小解的玉壺穴口,而且第一次被男人插進去,我還會會十分疼痛,更是讓我心中充滿了畏懼和擔憂。

趙構瞧見我的失態失儀,連忙用胳膊肘觸碰了我一下,我才很不情願的緩緩抬起頭來。那六王爺倒是比我想像的要好了許多,一副英武雄才的模樣,散發著男人的剛烈氣息,瞧上一眼便是地位尊崇之人,那種不怒自威的神態卻是尋常人等學不出來的。

而那個六王爺旁邊還坐了個楚楚可人的美人,瞧那模樣應該是他的妃子,一張宛若芙蓉秋水的面龐,神態眉宇之間露出一副盈盈弱弱的嬌可模樣,讓人瞧見了就忍不住的愛憐。

那六王爺瞧見我抬起頭,看了一眼便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我頓時心中大喜,心想這丹藥終究是有效果的。

只見那六王爺完顏洪烈對他身旁的美人說道:“惜弱,你瞧這公主,這一身的膚色,倒是可惜了那副絕倫的模樣了。”

那美人微微一笑,儀態甚是好看,微微點頭,居然也是用了宋國話說道:“也確是如此,王爺,你瞧這姑娘剛才嚇的渾身發抖,你瞧也瞧見了,便送她回去吧。”

那六王爺完顏洪烈點了點頭,忽然眼珠子一轉,好似想到了什麼一般,我心中頓時覺得不妙,好似有種不祥的預感如芒在背一般。

果然那六王爺完顏洪烈改口說道:“恩,我本是想把她送回去,卻突然想起來先前玉真子道長求我賜個宋國宗室女子給他,這也是恰巧。惜弱你意下如何?”

那美人哀歎了一聲,卻扔是柔和的說道:“王爺的公事,王爺自己決定,我一個婦人家怎麼管這等事呢。”

“恩,那便依此。”之後那完顏洪烈便轉頭扭向我說道:“長平公主,我今日便做主,將你賜給我手下的玉真子道長,那玉真子道長也是個得道高人,被皇上親自冊封的《護國真人》,你跟了他也是你的福分。”

那完顏洪烈不問我答應不答應,便轉手將我送了出去,好似沒有生命的物什一般。而且對方好似還是個什麼道士,讓我本以為相安無事的結果轉瞬即逝,心中又翻了味道,不知如何面對。

接著我就告退了下來,出門繼續乘著轎子在路上輕輕顛簸著,一點一滴折磨著我的身心,好像就是一個漫長的噩夢,我甚至希望早點見到那個玉真子,給我最後的結果。

不過我心中又立刻有了這樣的想法,或許是那個叫完顏洪烈的王爺旁邊有個嬌滴滴的美人,他才不肯收下我,或許到了那個地位低一下的玉真子那裡,我即便是面容枯黃,怕是也難以逃脫了。

待得轎子落地,我的心中又忐忑不安起來,止不住的砰砰跳動,我下了轎子,瞧見的卻是一個妃子的寢宮,周圍竟然尋不見一個太監,放眼看去,盡是一些模樣俏麗的宮女。

我心中更加不安起來,這玉真子很可能就是個淫邪好色之徒,不然他一個道士怎能住在妃子的寢宮之中,周圍還盡是如花似玉的宮女。

我進了屋門,屋內的陳設就讓我覺得心裡害怕,整間屋子全是暗紅色的格調,屋內門窗緊閉,琉璃的宮燈燭臺,生起微弱的火焰,那挺立的紅燭燃燒著,還夾帶著一股奢靡的熏香味。

更讓我吃驚的是屋內的宮女,全部穿著能瞧見身子的透明薄紗,衣衫內不著寸物,整個屋子飄蕩著一片淫靡的氣息。

那道士見我進屋,連忙親身迎了過來,站在我面前,一雙奸邪的眼睛好生的瞧了我一番。

我也微微抬頭去看那個叫玉真子的道士,只見她神態之間盡顯蒼老,身形很是瘦弱,面貌沒有道士的那種仙風道骨,反到有些戾氣,讓面相顯得有些兇惡,五官堆雜在一起,整個人看上去竟是有些醜陋。

即便是我不想獻身給任何人,但比起方才的完顏洪烈王爺,這個玉真子當真是顯得處處不堪,我甚至開始有些懊悔,不該給自己吃那個丹藥,被那完顏洪烈收入房中,也比這個有些老醜的道士強上許多。而且那個完顏洪烈對他夫人也是恭敬如賓,那夫人也能看出來是個多愁善感的好人,不過都為時已晚。

“長得的確是個佳人,不過這膚色卻是糟蹋了這張臉,宋國第一美人,當真是言過其實了。”那玉真子看了我相貌之後,不禁搖頭說道。

不過忽然他眼中金光一閃,好似發現了什麼一般,又盯著我細細觀察了片刻,說道:“哦,莫不成是師兄煉的丹藥?”

我聽那玉真子嘴裡說到“師兄”跟“丹藥”,就覺得我的事蹟敗露了。這玉真子也是道士,難不成那木桑道人真是他師兄不成。

“你們都推下去!”

那玉真子摒退左右,伸手抓起我的素腕,我十分不情願,從未有男人能如此輕薄於我,但奈何他手勁極大,我連抗爭的機會都沒來及,就徑直被抓了過去。

那玉真子拿捏住我的手臂號脈起來,只見他老醜的表情之上頓時神采飛揚,瞧模樣甚為高興,他又細細看著我俏麗的臉頰,不禁興奮說道:“看來貧道撿到個寶貝了!”

那木桑道長確是玉真子的師兄,而後玉真子受一些損友影響,誤入歧途,開始變得好色成性,之後被逐出師門,便投到了金國六王爺完顏洪烈的門下。

木桑道長那煉丹藥的廢渣,他以前可是親口吃過的,自然是知道是怎麼回事。當下便從懷裡掏出一根銀針,在我兩個手的胳膊上個紮了一下,我頓時驚呼刺痛。

那玉真子卻猛然抓住我的手掌,頓時我感到一股熱流從他身上傳過來,順著我的脈道經絡遊走了一遍,從方才被扎針的地方湧了出來。這應該就是江湖上所說的內功吧,我雖然沒學過武功,但道聼塗説,終究還是知道一些的。

我低頭去瞧自己的胳膊,烏黑的血的接連流了出來,想來應該就是我先前所服食的丹藥。待得那股熱流退散,我流血的手臂也戛然而止。

我瞧見自己的膚色,全然不見方才的黯淡無光,瑩瑩白嫩,竟是跟正常的自己再無兩樣。再抬頭一看,那玉真子一雙淫邪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自己,瞧見他又老又醜的模樣,跟那雙滿是欲火的雙眼,讓我不禁在心底泛起了噁心的感覺。

“世間竟然能有如此絕豔的美人,當真是仙女下凡啊!讓貧道賺到了!”那玉真子說著這話,身子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雙眼淫光暴露,好似要把我吞掉一樣。

“仙子,讓貧道慢慢品嘗你的身子把。”

猛然間,那玉真子一把抱住了我,他的身子緊緊的貼在我身上,擠壓著我的抹胸上嬌嫩的乳房。我的裙擺之下,被一跟棍棒一樣的東西抵了過來,隔著衣衫夾在我雙腿之間,我能感受到那東西熾熱的溫度,想來就是那老宮女所說的男人的陽具,我心底十分厭惡,而我的下身感覺也是怪怪的,讓我更加難受。

那玉真子突然把嘴湊過來,意欲親吻我,我連忙搖頭反抗,但這看似瘦弱的道士力氣卻是十分之大,他手臂稍稍一用力,我便動彈不得。雙唇被他吻了上去。

那玉真子還不停的在我唇上來回緩緩摩擦,輕輕的吮吸,像品味香茶一般,我原本有些乾澀的嘴唇全然被他的口水打濕。他身下盯被我雙腿夾著的陽具好似有了生命一般,一點點的膨脹著。

想到我的初吻居然被這樣一個又老又醜的道士霸佔,我心中的委屈全然翻湧出來,兩行熱淚從眼角緩緩落下。

那玉真子的臉觸及到我的眼淚,眼睛頓時向上一揚。他的嘴巴緩緩離開了我的嘴唇,順著我淚痕的軌跡,從我的嘴角開始向上親吻,一邊親一邊將面上的淚水洗乾淨,在我臉上留下他酸酸的口水味道,最後他徑直吻到了我媚眼如絲的眼睛。

玉真子用整個嘴唇包裹住了我的眼睛,我連忙緊緊閉著雙眼。他卻貪婪著吮吸著我的眼睛,還伸出舌頭在我的睫毛上舔來舔去,這個舉動讓我更加的噁心,身子止不住的顫抖,淚水更是奪眶而出。那玉真子卻是用嘴巴在我雙眼上來回親吻,吸允,把我流的眼淚全然吸走咽下。

他緊抱著我的一隻手趁機松了開來,甚是俐落的穿梭過了我的層層衣衫,伸到了我的抹胸之上,手指輕輕一挑,我的抹胸就落了下去,兩片如無暇玉石般的美乳散落開來,透著白色的薄紗衣衫,若隱若現,分外誘人。

我從未被男人這般親近過,更別說觸碰到我的嬌嫩的乳房,我又奮力掙脫起來,但即便是那個淫道一隻手摟著我,我也無力反抗掙脫他,這種無力感讓我愈發的不知所措,好似我只能逆來順受一般。

那玉真子繼續親吻著我潮濕的眼眶,手指緩緩的抓住了我的一片嬌美細膩的乳房。我的乳房圓潤筆挺,大小合適,顯得玲瓏有致,讓那玉真子如奉珍品。

玉真子粗糙的手掌整個覆蓋在了我的乳房之上,他好似從未摸過如此溫潤香豔的美乳,顯得愛不釋手,握著我的乳房輕輕搖晃揉動著,讓我身上傳來了一股癢到心扉的感覺,很是痛苦,但好像又有些說不出的曼妙。

接著玉真子又將他的兩個指頭上移,輕柔的扣在了我的淺粉色的乳暈之上,去捏住乳暈上那顆猶如精雕玉琢的美麗寶石。我的乳頭第一次被人捏著,有些微微刺痛感,其外更多的就是那種刺入你心底,還無可言說的曼妙美感。

這個玉真子應該很會玩弄女子,我被他這般一折騰,淚水便不知不覺的緩緩止住。他尋見我不在流淚,便將嘴巴脫離了我的眼睛。待得我睜開眼睛,眼眶已經是一片濕滑,我的眼簾睫毛之上,都沾滿了玉真子酸酸的唾液。

接著他又有些用力的親吻我的櫻唇,之後還在我嘴唇上微微咬了一口,才悠然離開。之後連伸入我胸前的手也拿了回去。

我本以為他就此完事,不料他卻一把將我攔腰抱起,摟著我那猶勝小蠻的纖細腰間,徑直朝屋內的一張華美大床上走去。

他緩緩的把我放在床上,瞧著我畏縮在一團的嬌嬌媚態,身子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那眼光就像是在表露他淫邪的心態,床上這個墜落凡塵的仙子,馬上就要被他壓在胯下姦淫。

“玉真子!”突然門外想起了叫喊聲。

我也忍不住的朝屋外看去,那玉真子聽見這個人叫他,神色頓時有些惱怒,他正欲行好事,卻在緊要之時被人打斷,準備起身去門邊,不料那喊他的人卻突然進來了。那玉真子連忙站起身來,順手一把將床邊的簾布拉上。

玉真子走到門前,神色頗為惱怒的問道二人:“鼇拜,靈智上人你們二人找貧道何事?”

那叫做鼇拜的是個高大魁梧的金人壯漢,那靈智上人卻是個身穿紫紅僧裙的喇嘛。

二人進了屋門。便一個勁的蹭著腦袋朝屋裡看。

那鼇拜先開口說道:“聽說王爺賜給你了個公主,據說還是什麼大宋第一美人,趕緊讓兄弟們瞧瞧。”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