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校淫蕩娃

那是很危險的。雖然今天孫銘澤很大方地讓這三個人看了個一清二楚,但很清楚地知道,事情只能到此為止,決不能和他們攪在一塊!孫老師內心其實是個很傳統的美女。孫銘澤還是有幾分清醒的。

已經是晚上9點鍾了。孫銘澤對劉老四他們說:「好了,都看完了,過癮了嗎?」

他們連忙回答說:「看是看過癮了。真是大開眼界!」

「既然看過癮了,你們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天已很晚,你們該回去了!」

劉老四他們沒有直接回答孫銘澤,而是死盯著燈光下的孫銘澤,說:「沒想到孫老師脫光了衣服是那麼的好看!瞧你的身材,誰要是有幸和你睡一睡真是無比的幸福!睢孫老師的白褲子都有些濕潤了。」

孫銘澤聽出了他們話中的話,但孫銘澤沒有理會他們。

她直截了當地說:「那是不可能的!你們別想得寸進尺!好了,我很累,要休息了,你們走吧!」

孫銘澤的語氣已有了發火的味道,劉老四他們聽後連忙說:「不是,不是,孫老師你誤會了,我們不是那個意思。」

孫銘澤沒等他們說完就告訴他們:「好,不管你們是什麼意思,你們該走了!」

劉老四還想說些什麼,但看到孫銘澤的臉色,就不敢說了。

他們悻悻地走出了孫銘澤的房門。孫銘澤去關門時,清楚地看到他們每個人的襠下都鼓鼓的。

送走劉老四等人後,孫銘澤收拾好東西,又洗了個澡,然後穿著睡衣來到陽台上。晚風一吹,孫銘澤完全清醒了過來。

孫銘澤又想了想今天的事。對於拿那些相片與光盤給劉老四他們看並使他們看到我的全部之事她並沒什麼後悔,也許他們真的從中看到了藝術呢?雖然讓他們看到自己的胴體與性器官時還有些異樣的難為情,但同時產生的那種興奮卻也讓孫銘澤回味。

不知怎麼孫銘澤竟然有些喜歡將自己的身體展現於男人們色迷迷的眼光之下了。越是展示那些隱秘部位,孫銘澤竟越興奮!

天哪,我該不是有暴露狂吧?這次拍人體照片,也是我最先答應的。以前我曾參加過很多服裝表演,當穿著一些性感暴露的服裝演出時,我也有過興奮感。

我的上帝,不會吧?

想著剛才劉老四等人眼鈎鈎地盯著孫銘澤的私處的情景,想到劉老四他們回家後一定會以自己為手淫對象,孫銘澤又有了些興奮!甚至是性衝動!可丈夫已出差了,今晚孫銘澤注定是寂寞的。

望著無邊的黑夜,孫銘澤只能獨自感受睡衣下那條小小的T字內褲將孫銘澤的敏感部位緊緊勒住的感覺。

倒在床上,孫老師饑渴地去掉T字內開始手淫,而不知怎麼,孫老師腦中不斷出現當眾摸自己私處的公安局長秦守仁的身影,只要一想到秦守仁對自己陰唇的觸摸,孫銘澤就興奮不已,插入小穴的手指立刻快速扣動起來……

在想到秦守仁掏出陽具意圖強暴自己時,孫老師竟然達到了高潮!

二、弗洛伊德的構想

秋風悄悄地起了,但這個城市依然是那麼炎熱,於是生活就從夏日的煩躁中延續了下來。早上的舞蹈課孫銘澤在練功房裡指導學生練習。孫銘澤穿著一身泳裝式的高開叉練功服,沒穿絲襪,兩條修長白晰的腿裸露著。孫銘澤反對在練功時穿長褲或者絲襪,因為那將讓她看不到做動作時腿部肌肉線條的變化。孫銘澤的練功服是白色的,很輕薄,帶著點透明。

孫銘澤沒有戴文胸,可以透過練功服隱約看到孫銘澤結實豐滿的雙乳,至少是34F大的豐乳。下身孫銘澤穿的是一條白色的深V型T字內褲,很小,從外面僅能見到褲邊和繫帶。內褲的面料是半透明的薄紗,從正面隔著練功服也能隱隱看到大腿根三角區的一團黑色。

孫銘澤練功時一向穿著得很性感。孫銘澤提倡大家不要穿得太保守,美是不怕暴露的,要勇敢地展示出來,只有身體有缺陷的人才會求助於服裝的摭掩。孫晴晴還對她的學生們說:漂亮女人要征服生活,首先就要征服別人的目光!

孫銘澤的學生深受孫銘澤的影響。女生們清一色的淺色半透明高開叉練功服,裡面清一色的T字褲,一條比一條性感,很多人的都可以看到她們的三角區。好多女生都和孫銘澤一樣沒戴文胸,青春從那裡勃發而起。

男生們也是這樣,他們的練功服又緊又薄,裡面的內褲也很小巧,居然也有些是T字褲。緊緊的練功服使他們男性的象徵高高隆起。這個年齡的男性,生命與慾望都無比澎湃,更何況身旁圍著這麼多性感的異性胴體。

孫銘澤在一個男生的配合下示範一個造型,孫銘澤偎在他身前背對著他,左腳盡力並張開弓起,雙手高舉。

男生在孫銘澤後面緊靠著孫銘澤並右手抱住孫銘澤的腰,左手按照孫銘澤的要求從孫銘澤張開的左腳膝蓋沿孫銘澤大腿內側一直往腿根部撫摸上去,到小腹,到腹部,到胸部,到左手臂,直到左手指尖。

這是一個西方舞蹈《秋天狂想》中的一小段,有強烈的愛的暗示。這一段是整個舞蹈中很重要的部分,由於男生的手經過的部分有些敏感,因此大家似乎放不開,總做不太到位,體現不出舞蹈的精髓。所以,孫銘澤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與這個領悟得較好的男生給大家做示範。

「孫老師,秦守仁秦局長在外面找你!」一個學生的聲音將孫銘澤們的練習打斷。孫銘澤一下子從舞蹈的情緒中走出來。那位男生也隨即放開了孫銘澤。

「啊!秦局長在哪裡?」孫銘澤知道,這段時間秦守仁常來學院檢查保安工作並看她們練操,有兩次他還自稱想減肥,要求孫老師教他跳舞,但被孫銘澤宛言謝絕了。「就在外面的休息裡。」

「好!謝謝!」

秦守仁坐在練功房外的休息室裡。孫銘澤進去後,休息室裡明亮的光線立即將孫銘澤身體上的每一個細節都展現得清清楚楚。胖胖的秦守仁坐著,滿是笑容地將孫銘澤的身體看了個遍。孫銘澤想在光的幫助下,他的視線一定穿透了自己半透明的練功服,看到了自己的乳暈和她那隱隱可見的黑色三角區。

看什麼看,上次拍藝術照片時不什麼都看到了嗎?面對秦守仁的目光,孫晴晴心裡想。

「嗯,孫老師總能給人帶來一種視覺上的衝擊感!」秦守仁突然說。

「局長太過獎了!」孫銘澤不知秦守仁是否還有別的意思。

「不過!不過!孫老師這麼漂亮的容貌,這麼美好的身材,這麼高貴的氣質,這麼性感的穿著,我真恨當初讀書時不夠用功,以致現在都找不出合適的詞彙來形容此時看到你時的感受了!孫老師,我這幾天可是天天來看您練功哦。您剛才跳的那段《秋天的狂想》真是太棒了!有空真想讓你教我跳跳。」秦守仁站起來,一邊說一邊繞著孫銘澤轉了一圈。他在仔細地審視孫銘澤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秦局長可真會說話,我看就是就是神仙也要讓你給騙了!」全學院都知道這個秦局長是出了名的色狼,孫銘澤才不會輕易相信他呢。不過,在他看孫銘澤的時候,孫銘澤還是輕輕擺了一個優雅的姿勢,向秦守仁充分地展示了一下自己。

雖然秦守仁是個很好色的人,但不知為什麼,孫銘澤在他面前並沒有什麼反感和不適感,即使是像現在這樣穿得很露地讓他看,因為她認為秦守仁是真的很欣賞自己的美貌。被這樣一個有玩過無數女人的中年男人瞧上眼,不正說明自己的美是貨真價實的嗎。

當然她是絕不背叛自己的男人委身於這樣一個色狼的!孫銘澤在這一點是十分堅定,她只是偶爾把秦守仁這樣的色狼作為自己的性幻想對象。

「瞧你說的,我哪敢騙你啊?我說的都是真的。」秦守仁說。

孫銘澤換了個姿勢,對他說:「哎呀!真也罷假也罷,今天秦大局長來找我孫銘澤,不會是僅僅為了來看看我,然後再對我說幾句好話的吧?」

秦守仁聽後故意用一種很誇張的語氣回答孫銘澤說:「喔!對不起!對不起!看我被你的美麗震撼得都忘了正事了,也忘了請孫老師坐了。孫老師,請坐,請坐,我們坐下慢慢談。」

坐下後,秦守仁告訴孫銘澤,也最近要在市裡搞一次概念性服裝發佈會,會上將展示一些本市對服飾潮流發展的觀察思考而設計出來的概念性服裝。他想請孫銘澤去模特。定讓她一舉出名。孫銘澤對他說:「A市有那麼多模特經紀公司,你還愁找不到好模特嗎?」

秦守仁說:「模特我已聯繫好了。但沒一個有你漂亮,你去的話我一定讓你壓軸。」

「壓軸?秦局長你可真會說,我哪能壓什麼軸啊!」

「孫老師不必謙虛,你是最合適的人選。」看到孫銘澤一臉的疑惑,秦守仁又告訴孫銘澤:「這次舉辦的服裝發佈會名稱叫做「弗洛伊德的構想」,以性感服飾和性感內衣為主。以孫老師的藝術氣質,舞台表現力和對於性感的理解,擔任這次發佈會的壓軸模特最舒適不過了。我是這次展示會的頒獎委員,說實在的,我認為一等獎非你莫屬!」

「弗洛伊德的構想?性感服飾?好古怪的東西!」聽到秦守仁的介紹,孫晴晴心裡感到挺有趣的。平時孫銘澤參加服裝表演,經常會碰上一些性感服飾,但還從沒見過從弗洛伊德的思想中尋找靈感的。以這位心理大師為依託,看來這次發佈會的時裝還真有特別的性感在裡面。而且,有這位「熟人」幫忙,我還可以拿得大將一舉成名。女人啊,都少不了有虛榮心的。

秦守仁見孫銘澤沈默了一會兒,便以為孫銘澤是在猶豫,連忙又勸孫銘澤:「孫老師,還猶豫什麼?這覺得這次發佈會的性感最適合你了。其實你對性感是十分認同的,你一向穿著都十分性感,包括今天。為什麼不將你追求的東西以藝術的形式盡情地展示呢?而且舉辦者會給你優厚的報酬的。」

孫銘澤嫣然一笑,說:「好吧,既然秦局長這麼看得起我孫銘澤,就答應你了。算看你的面子。」

對此秦守仁喜出望外,告訴了孫銘澤演出及走台排練的時間後,他又對孫晴晴說了一句:「孫老師,你穿這樣的衣服比那天脫光時還好看,性感而高貴。」

孫銘澤笑罵了他一下:「你就記得這事,那時你趁機佔我的便宜,我還沒找你算帳呢!」

「沒有吧」秦守仁假裝委屈。

孫銘澤粉臉一紅,啐道,「佔了好處還不承認,你都摸到我那裡了!要不是那天人多,睢我不打殘你。」秦守仁樂道,「還不是孫老師的陰唇太迷人,你看我就沒摸其她人的B嘛。」

孫銘澤聽秦守仁說話如此下流,臉紅得跟蘋果一樣,但她知道這個大人物自己得罪不起,讓他佔點口頭便宜算了吧,於是打了秦守仁一拳啐道,「你還說,象公安局長的樣麼?再說我打扁了你」

秦守仁嘿嘿幹笑了幾聲,說他還有其它事,這才走了。

晚上睡覺前,孫銘澤在床上和丈夫張雨田說了這件事。他聽了後僅是「嗯」了一聲。這是孫銘澤意料中的事。結婚以來,孫銘澤們一直保持著各自的自由,很少幹涉對方的事務——對於搞藝術的人來說,孫銘澤覺得這是很有好處的。

但每次孫銘澤要去做什麼事,都還是象徵性地對他說一下。

孫銘澤躺在床上準備熄燈睡覺時,躺在旁邊的張雨田突然翻了個身,一拉住孫銘澤想去關燈的手,將孫銘澤壓在他身下,並開始脫孫銘澤的睡衣。孫銘澤知道他想幹什麼了。結婚3年後,他對性事變得越來越缺乏耐心了。現在的他已經很少再像新婚時那樣在性事前對孫銘澤進行長時間的愛撫與挑逗,甚至連最起碼的語言交流都沒有。很多情況下他就這樣突然而至,不管孫銘澤在想什麼做什麼。

脫去孫銘澤衣服後,他匆匆在孫銘澤乳房上抓了幾下,就進入了孫銘澤的身體。由於陰道的幹燥,被他進入時孫銘澤略感疼痛。但孫銘澤還是很渴望他的進入的。身材高大的他性具大小卻很一般,長度也不夠,結婚以來他的性具只能到達陰道一半多一點的位置。但孫銘澤下身被他進入後還是產生了強烈的充實感,並很快就濕潤了。近段時間他老有事要外出,孫銘澤們同床的機會減少了許多。

孫銘澤早就有了幹旱的感覺。這次,孫銘澤希望能得到一次充分的享受。張雨田的陰莖在孫銘澤的陰道內猛烈抽插,讓孫銘澤的陰道一陣陣酸酥,並迅速擴散至全身。孫銘澤躺在他身下,鼻孔的喘息越來越強烈。孫銘澤張開纖長的雙腿,將他的身子繞住,這個姿勢有助於他的陰莖更深地刺入孫銘澤那已溢滿了水的肉洞。

但往常的問題今天依然存在。首先張欣慕從不准孫銘澤在做愛時叫喊,甚至也不准呻吟,因為叫床會讓他過早射精,孫銘澤知道丈夫有早洩的毛病,因此一直順從他的要求。

於是今天孫銘澤也只能忍著,這既分散了孫銘澤的注意力,又讓孫銘澤感到壓抑。其次是他做愛時很少考慮孫銘澤的感受,節拍上很不和諧,總是孫銘澤剛有感覺時,他就突然覺得累而放鬆了下來,讓孫銘澤感到很失望,或者是在孫晴晴集中精力體會時,他突然停下來,像廚師翻鍋裡的魚一樣將孫銘澤翻轉,以採用下一個他想用的體位。

而且他的性具確實太小,沒有辦法觸及孫銘澤的子官孫銘澤和他做愛已很久沒有過高潮了。每次都是孫銘澤剛一有感覺,他就因各種原因而鬆勁了,這種剛起跑又不得不嘎然而止的滋味讓孫銘澤感到很不舒服。

今天更是如此。平時孫銘澤還能在他身上找到幾次感覺,可今天他在孫銘澤體內只翻騰了三、四分鐘,就「嗯」了一聲後軟了下來。

孫銘澤想他多半是故意這樣做的。近來他不知在忙什麼,做什麼都匆匆忙忙的,想一下子就完成,一點耐心都沒有。孫銘澤想和他說說,可他卻翻身後急忙擦了一下陰莖,倒頭便睡。

孫銘澤輕輕推了一下他,他只是對孫銘澤說了一句:

「我挺累的,睡吧!」孫銘澤知道丈夫最近事業很忙,她並沒有怪他,只是覺得心中十分壓抑,她是很愛自己的丈夫的。

服裝發佈會定於三天後舉行。

「弗洛伊德的構想」裡展示的服裝的確性感特別,在這次發佈會裡,薄紗、蕾絲將得到大量的應用。專家們還親自設計了T台和燈光、音樂。在一片由忽明忽暗的燈光,忽強忽烈的音樂組成的虛幻背景之中,模特們身著薄紗製成的各式衣服,穿梭在T台上。整個發佈會裡充滿了虛幻迷離的色彩,一如弗洛伊德那詭異深遠的思想,一如他終生思索的問題:夢想與性愛。

在綵排中最後出場的孫銘澤感覺上卻不太舒服。這樣的感覺來自於孫銘澤要演示的服裝。嚴格來說,這根本不叫服裝!孫銘澤的上身什麼都沒有穿,僅在脖子上掛了一條薄紗帶。紗帶的兩端垂至胸部,看起來剛剛能遮住兩個乳頭。然而這條紗帶很窄,又薄得基本上透明,而且還很輕,一走動便會被風吹得飛舞起來。

所以說,其實孫銘澤的上身就像什麼都沒有穿一樣,孫銘澤堅挺結實的乳房幾乎是毫無遮掩在暴露在別人面前。而孫銘澤下身的褲子也是小到了極點。這是一條繫帶式的T字褲,用於遮羞的一塊布還不到半個巴掌大,勉強能攔住孫銘澤漲鼓鼓的三角區(在演出前孫銘澤不得不修剪了好多跑出外面的陰毛)。

這塊盾形的布的前端剛到孫銘澤三角區的上面一點點,由三條很細的透明繫帶與腰上的繫帶連在一起。布的後端則剛好遮到孫銘澤的陰道口,然後一條同樣很細的透明繫帶勒過孫銘澤的股溝後,與腰上的繫帶連接。

腰上的繫帶也是很細的透明繫帶,從稍遠一些的地方來看,這些繫帶根本看不出來,孫銘澤就像一個僅僅用一張紙貼住三角區的人。

儘管如此,穿上這樣的衣服還真讓孫銘澤產生了些異樣的感覺。

參加今天的綵排時,孫銘澤見到要穿的這套服裝後,心裡就有些後悔了。她叫秦守仁到自己的化妝室來。

化妝室裡沒有其她人,孫銘澤穿著這套極性感的設計,白嫩修長豐滿的身材幾乎全裸在秦守仁的面前,看得秦守仁兩眼發直。孫老師對秦守仁說:「這也叫服裝嗎?穿成這樣子你還不如讓我直接裸體上台呢?」

秦局長聽後笑嘻嘻地說:「這才叫做性感嘛!這也是服裝的一種。孫老師不會那麼保守吧?而且這是服裝發佈會,不要有太多顧慮!我祝孫老師馬到成功!」。

他假裝要給孫銘澤一些鼓勵趁機擁抱住美女,左手攬著孫老師一絲不掛的光潔背部,右手輕撫著孫老師幾乎全裸的豐臀。

「孫老師,你不要有壓力,相信自己,沒有人比你的身材更棒了。」秦守仁嘴裡鼓勵著,雙臂卻越抱越緊。

孫銘澤豐滿的雙乳被秦熱情的擁抱壓住了,原先遮住乳頭的半透明紗帶飄到雙臂的位置,一雙玉奶完全沒有任何摭擋的擠壓在秦守仁和自己的之間,被壓出一條深深的肥美乳溝。

更可恨的是,秦守仁褲當裡的肉棒已經因自己的性感而完全勃起,孫老師感覺到秦守仁的肉棒真是很大而且直挺挺地頂著她的私處,她從來都沒想過還有這麼大的肉棒,比她最強的男學生的肉棒還大的多,更不要說他丈夫的了。

「天啦,我幾乎什麼也沒穿,他的大雞巴直挺挺的頂著自己的私處,那裡只有一小塊布擋著,他想幹什麼!?他在趁機對我進行性騷擾啊!!」孫老師臉紅得像蘋果一樣,真想給他一耳光,但想到這個大人物惹不起何況他還盡力幫自己拿大獎,只是盯著秦守仁淫蕩的臉道,「你說這套衣服能贏麼?」胸口在秦的擠壓中急劇起伏。

「有我說話,當然你是第一了!」秦守仁膽子更大了,右手手指居然已經繞過股溝伸到了美女的陰道口,還好有一個小小的遮羞布隔開。

孫老師全身一顫,體內竟然有一絲衝動,一股淫液湧了出來,忙低聲道,「別這樣,這裡有人來。」

「沒事,孫老師你真的好美!」秦守仁說完手指已經撥開美女那一小塊遮羞布。

孫銘澤這時真的好尷尬,想發作罵人是不行的,這樣外面的人就會以為自己和他有染,還拿什麼獎,不發作豈不是讓這個色狼佔盡便宜。更惱人的是自己竟然控制了不有興奮的感覺,淫水似乎正在湧出陰道口。

「啊,他已經摸到我的陰唇了!他還想把手指插進我的陰道!!這一次和上次不同,他可是當著我的面吃我豆腐!我該怎麼辦啊?」孫銘澤滿臉漲得通紅,想推開他卻一身發軟,「啊,不好,他的食指一個指節已經插進我的陰道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門口有人叫道:「孫老師,該你綵排了。」

孫銘澤忙答到:「就來!」

她白了秦守仁一眼道:「你這色狼,藉機吃別人豆腐!夠了吧,快讓開。」

說完立刻推開秦守仁。這時一對高聳的玉乳卻裸露出來了,孫銘澤不讓他看清自己暴露的雙乳就轉過身去,整理好紗帶後忙扭著屁股走出化妝室。

兩天後。

孫銘澤穿著這樣的服裝出場了。剛走到前台,T檯燈光忽然變得明亮無比,將孫銘澤幾乎赤裸的胴體照得如雪一般花白。孫銘澤修長的雙腿,高挺的乳房,渾圓的臀部,神秘的小腹,就這樣毫無保留地展現在觀眾的面前了!想到這裡,孫銘澤心裡忽然又有了那種莫名的衝動。

已被前面接連不斷的性感表演所震撼的觀眾看到孫銘澤後再次騷動起來,接著閃光燈密集地閃起。照吧照吧!台上的孫銘澤心裡很複雜。

雖然上次孫銘澤曾全身赤裸地照了不少照片,但那畢竟是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下進行的。現在則不同,現在在台下,有無數的記者,有無數的攝相機和照相機,通過它們,孫銘澤就像裸露在了整個世界面前!

以前的服裝演出中,孫銘澤也穿過一些性感的服裝在T台上展示,但那隻限於一些透明的衣褲,雖然別人也能看到孫銘澤的雙乳,但外面包有一層衣物,心裡總感到有些踏實。

以前孫銘澤也曾參加過內衣發佈會,穿著T字褲出現在T台上,但那些T字褲比現在這條要大多了,孫銘澤還可以在裡面穿上一條模特們常穿的小T字褲以防走光。這次不行了,這麼小的內褲,孫銘澤沒辦法再在裡面加上任何東西。

孫銘澤就像是一個僅僅象徵性地擋住私處的裸體者展現在台上,任各種眼光與鏡頭掃遍全身。

最後是本次展示會的頒獎人秦守仁出場,在掌聲與閃光燈中,滿臉得意的他向觀眾鞠了幾個躬之後,忽然走到孫銘澤身邊,一手攬住孫銘澤的細腰,吻了一下她的臉,才嘻笑著將一等獎的獎品發給了孫銘澤。

這個兩天前試圖姦淫自己的秦局長的突兀的動作讓孫銘澤有些不自然,那天后孫銘澤對秦守仁很是惱火,一直沒理他。但很快她就自我調節過來了。這是在表演台上,這是一場演出,她不能因為一點個人私事就把整台發佈會搞砸,況且現在已是最後的部分了。作為一名經常演出的模特,這點職業素質孫銘澤還是有的。

被秦守仁攬住的孫銘澤幹脆也摟住秦守仁的腰,還趁勢扭了一下腰,臉上露出嫵媚的微笑。台下又是一片燈光閃起……

三、引狼入室

發佈會取得了極大的成功,《弗洛伊德的構想》令設計師在時裝界名聲鵲起。

而孫銘澤也像也在事前承諾的,得到了一筆數目非常可觀的酬勞。

當然,生活還是如往常般度過。以孫銘澤的條件,是完全有機會更加出名的。

但孫銘澤並不喜歡那種萬人矚目的生活,那樣會使人失去很多真實的東西。

你生活的一舉一動都可能會給自己帶來麻煩,一想到這,孫銘澤就不由得喜歡自己現在在藝院裡的生活。平靜,而又隨意。

當然,生活中也還有一些這樣那樣的小小不如意,比如自己和丈夫的性生活。

孫銘澤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享受過性高潮了。但沒有誰的生活能是完美的。

畢竟孫銘澤是深愛丈夫的,他是世上最體諒她的人。雖然身邊有許多仰慕著,但她絕不願做出對不起丈夫的事情。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