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戀絕色後母的幸福生活

林雪茵杏眼關切地看著道:寶貝,你是不是累了,想在床上休息,都怪我不好。

秦青道:我不是累了,我是想……說到這他手伸到林雪茵桃花勝境,輕輕地愛撫,俊臉邪笑望著林雪茵。

林雪茵隱隱知道他的用意,她嬌軀扭了扭,粉面微紅道:又亂摸,不下床,干什麼?

秦青笑道:我們在床上行魚水之歡呀。

林雪茵想到要在床上交歡一整天,不由春心一蕩,白膩的玉頰泛起紅潮,剪水雙眸嬌羞地一看秦青道:那怎麼行,待會你父親回來怎麼辦?再說你明天還要上學。

秦青道:就是明天要上學,才要好好把握今天,我父親他還把這裡當家嗎?茵兒,這就是我們的愛巢。

林雪茵柔聲道:好,好,我答應你。就在此時秦青腹中傳來飢餓的「咕咕」的叫聲,林雪茵道:青兒,是不是餓了。

林雪茵道:啊,青兒快起來,我去煮飯給你吃。

秦青道:不,我不吃飯。

那你要吃什麼?

秦青微笑道:我要吃奶。他一口噙含住林雪茵珠圓小巧腥紅的乳頭吸吮起來。

林雪茵道:傻孩子,我現在這哪有奶給你吃啊,乖,寶貝讓我去做飯。林雪茵軟言溫語勸導好一會兒,秦青仍是我行我素吸吮著林雪茵的乳珠,就是不依。

林雪茵想了想,俏臉微微羞紅,輕柔地道:青兒你不是說要呆在床上一天嗎,若不吃飯,等一下哪來的力氣……說到這,出於羞怯令她難以繼言。

秦青最喜歡看林雪茵醉人的羞態,他故意問道:等一下哪來的力氣做什麼,茵兒你怎麼不說了。

林雪茵嬌膩地道:你知道還問我。

秦青道:我就是不知道才問嗎,你說呀。

林雪茵又輕又快地道:你不吃飯,哪有力氣來插茵兒,滿意了吧,小壞家伙。林雪茵明眸嬌媚地白了眼秦青,白膩的芙蓉嫩頰羞紅得恍如塗了層胭脂,嬌艷如花。

秦青星目陶醉地凝視著林雪茵,衷心地贊嘆道:我的好娘子,你真美。

林雪茵芳心十分甜蜜,她輕輕一笑道:寶貝,這下該讓我起來了吧。

秦青道:茵兒,你要快點。

嗯。林雪茵秀腿一著地,剛站起,下體忽傳來一陣火辣辣的裂疼。她黛眉一蹙,「哎喲」嬌嘀一聲,嬌軀又坐到了床上。

秦青緊張地問道:茵兒,你怎麼了。

林雪茵嬌容微紅道:沒什麼,可能是太久沒弄了,有點疼。

那我去給你弄早餐吧。

不,還是我去,你等一下就好了。林雪茵低頭一看下體,只見下體黑長的陰毛濕淋淋的胡亂散貼在肉阜上,肥厚艷紅的大陰唇大大的向兩邊翻出,嫣紅細薄的小陰唇猶微微張開著,現出一手指大小的圓孔。

她暗驚道:怎會這樣,就是當年破瓜也沒有這樣啊。她細細一想道:是啊,自己從未被青兒這麼大的寶貝插過,又從未弄過如此久,從昨夜到現在共弄了五次,也難怪會弄成這樣。她坐了一會兒又掙扎著站了起來,起身穿衣出去,不一會兒就回來了,端回來了一碗營養桂圓參湯道:青兒,是參圓,快來吃。

秦青道:我不想吃了。

林雪茵道:說好了的,怎麼又不吃了,來,乖寶貝,要不我喂你。

秦青道:你喂我,好,我吃。

林雪茵端著參湯背靠著床頭坐在床上,秦青頭壓著林雪茵溫暖柔軟的大腿,讓林雪茵喂他吃。

林雪茵用調羹弄起人參、桂圓、蓮子等放在嘴邊輕輕地吹著,然後嘗試了下不燙了,才喂給秦青吃。秦青吃了粒後,林雪茵又弄起一粒正待喂給他吃,秦青道:茵兒,你吃吧。

林雪茵道:我不餓,你吃了我再吃。

秦青道:不嗎,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林雪茵又是無奈又是心喜地道:好,我吃。就這樣兩人你一口我一口,倆情融洽地吃完了三碗參湯。

吃了湯圓,秦青就欲翻身而上,林雪茵阻止道:青兒,現在不行。

秦青道:為什麼?

林雪茵道:剛吃了飯就弄,會有傷身體的。秦青只得做罷。

過了一會兒,秦青等不急地道:茵兒,可以了吧。

林雪茵道:才過了一會,還不行。

秦青道:那還要多久?

林雪茵道:至少還要半個小時。

啊,還要半個小時。秦青噘起嘴道:這麼久。

林雪茵捧起他的臉,嫣紅溫軟的香唇在秦青嘴唇上極其纏綿地一吻,她粉頰微微酡紅,美眸情意綿綿地望著秦青道:寶貝,不要急,到時茵兒隨你怎麼弄都行。

這一吻吻去了秦青心中的怨氣,他道:那我先玩玩你的乳房總可以吧。

林雪茵嬌聲道:你這孩子就是貪,不弄我這,就要弄上面,一點都不放過茵兒。

秦青笑道:誰叫茵兒你長得這麼美。他解開林雪茵純白的睡衣,傲然挺翹在羊脂白玉般酥胸上,豐碩圓潤的豪乳,溫軟滑膩勝似塞上酥。

秦青一口飢餓地將雪白溫軟的玉乳含了個滿口,然後他含住乳房嫩滑的柔肌,邊吸吮邊向外退。直到嘴中僅有蓮子大小的乳珠,秦青遂噙含住乳頭如飢似渴地吸吮起來,不時他還用舌頭舔著環繞在乳珠周圍粉紅的乳暈,他手也沒歇著,在另一豐乳上恣意地揉按玩弄著。

林雪茵被他弄得心旌搖蕩,乳房麻癢不已,呼吸不平。秦青愈弄淫興愈增,他將舌頭抵壓住乳頭在上面打圈似的舔舐著,不時還用牙齒咬住乳珠輕輕地磨咬幾下。他揉按另一豪乳的手在更為用力揉按的同時,還用手指夾住乳頭揉擦著。

秦青吸吮舔舐揉擦下,林雪茵珠圓小巧的乳珠漸漸地挺脹起來,變得硬梆梆的了。他遂又換一乳珠吸吮舔舐。弄得林雪茵渾身恍如置身於熊熊大火中躁熱不安,自椒乳升起的異癢遍及全身,內心深處的情欲被激起。她凹凸有致的嬌軀在床上慢慢地蠕動著,芳口淺呻底吟道:喔……癢死了……青兒別吸了……我好癢……

血氣正旺的秦青聽到這嬌語春聲,目睹林雪茵千嬌百媚,隱含春意的玉頰,他欲火高漲,寶貝忽地硬挺起來,硬梆梆地頂壓在林雪茵柔軟溫熱的玉腹上,他激動地愈加用力地吸吮舔舐著嫩乳。林雪茵本已是春心大動,騷癢附體了,現再被秦青灼熱硬實的寶貝一頂壓,春心是蕩漾不已,更覺渾身麻癢難當,尤其是下體那桃源洞穴感到無比的空虛和騷癢。

她那本就很是豐盈的乳房,在經過秦青的這番吸吮刺激後,迅速膨脹起來比原來更為豐滿飽脹,粉紅的乳暈迅速向四周擴散,珠圓小巧的乳珠也由原來的淺粉紅色轉變成鮮紅色。林雪茵呼吸急促地喘息著,櫻口低聲叫癢不已:青兒,求求你別吸了,好孩子,我快癢死了,啊,好癢,快進來。異癢附體的嬌軀在榻上蠕動得更為厲害。

吸吮舔舐嫩乳的秦青此刻也是欲火攻心,忍不住了。他起身,挺起超愈常人的寶貝,對准林雪茵春潮泛濫的桃源洞穴,屁股一挺,直插入穴。林雪茵只覺這一插,肉穴中的騷癢頓無,一股甜美的快感直上心頭。林雪茵爽得雪白細膩的酥胸一挺,粉頸一伸,螓首翹起,櫻口半張,「啊」地愉悅地嬌吟一聲。

早已是迫不及待的秦青,將粗壯的寶貝在林雪茵濕潤溫暖的銷魂肉洞中抽插不已。在一陣陣妙不可言的快感衝擊下,林雪茵埋藏在腦海中沉沒已久的經驗全蘇醒過來。她微微嬌喘著,挺起豐潤白膩的肥臀來配合秦青的抽插。可能是太久沒弄了的緣故,她的動作顯得有些生疏,配合得不是很好。秦青寶貝向下插入時,她粉臀卻下沉,肉穴又未對准秦青的寶貝。

秦青抽出時,她玉臀一陣亂搖。如此弄得秦青的寶貝不時插了個空,不是插在林雪茵的小腹上,就是插在林雪茵大腿根部的股溝上或肉阜上,有時還從美妙的肉穴中滑了出來。秦青急了,雙手按住林雪茵滑膩富有彈性的粉臀道:茵兒,你別動。

林雪茵道:青兒,你等一下就知道我動的好處了。她纖纖玉手拔開秦青的手,繼續挺動著豐臀。

在又經過數次失敗後,林雪茵配合得較為成功了。秦青寶貝向下一插,她就適時地翹起白淨圓潤的玉臀對准寶貝迎合上去,讓秦青的寶貝插了個結結實實。寶貝抽出時,她美臀向後一退,使嫩穴四壁更為有力地摩擦著寶貝及龜頭。

如此秦青只覺省力不少,下體不要像以前那樣壓下去,就能將寶貝插入到林雪茵蜜穴的深處,並且寶貝與嫩穴四壁的摩擦力度也增強了,快感倍增,一陣陣無法言喻的快感直湧心頭。秦青歡愉地道:茵兒……你……你動得……真好……真爽……啊……

林雪茵何嘗也不是更爽了,她眉目間春意隱現,瑩白的嬌容緋紅,唇邊含笑道:寶貝,茵兒沒騙你吧,你就只管用力就是了。

秦青屁股在上一高一底地動著,林雪茵挺翹白膩的肥臀,在下頻頻起伏全力迎合秦青的抽插。倆男女皆舒爽不已,漸入佳境。終於在一股股欲仙欲死的快感席卷下,這兩人又暢快地泄身了。秦青想起林雪茵方才疼痛之事,不由心存疑問地道:茵兒,剛才我插入時,你怎麼會疼?

林雪茵聞言白皙的嬌顏霞燒,嬌聲道:你這孩子哪來這麼多的問題。

秦青笑道:你不是有什麼不懂就問你嗎。

林雪茵道:這個問題你可以不要弄懂。

秦青道:好茵兒,你就告訴我吧,你不說我就亂動了。秦青挺起仍是堅硬似鐵、插在林雪茵銷魂肉洞中的寶貝,就欲動起來。

林雪茵忙道:你別動,我告訴你。秦青臉上露出勝利的笑容看著林雪茵。

林雪茵含水雙眸一看秦青,嬌聲道:你呀,真是我命中的克星。

林雪茵嫩滑皓白的玉頰羞紅,心兒輕輕地跳動,輕聲道:你的寶貝又粗又壯,我的陰道本來就小,從未被你這大的寶貝插過,又這麼久沒弄了,你插進來茵兒自然是有些疼。

秦青一聽,興奮的道:那茵兒是不是不喜歡我的寶貝?

林雪茵媚眼流春,含羞帶怯地看了眼秦青,道:傻孩子,林雪茵怎麼會不喜歡。要知道林雪茵雖然有些疼,但是林雪茵獲得的快感是遠勝於這疼的。有哪個女人不喜歡被特大號的寶貝插呢?想不到青兒居然有這麼大的本錢,我好高興。這番話林雪茵說的是極輕極快。

道完此言,林雪茵心中湧起一股強大的羞意,芳心驟跳,凝脂般白膩的嬌靨羞紅得恍如塗了層胭脂,艷如桃李。她螓首轉向一邊,不再看秦青。秦青見林雪茵誇獎自己的寶貝,心中是無比的欣喜。他見林雪茵這媚若嬌花,使人陶醉的羞態,童心忽起,他裝作未聽真切的低下頭,附耳在林雪茵櫻桃小嘴邊問道:好茵兒,你說什麼,我沒聽清,你再說一次。

林雪茵嬌聲道:誰要你沒聽清,羞死人了,我可不說了。

秦青求道:好茵兒,你就再說一次吧,這次我一定聽清。林雪茵無可奈何,遂又羞紅著臉,強抑制著心中的無比羞意將方才的話又說了一次。

林雪茵說完後,美眸瞥見秦青臉上捉狹的笑容,立知自己上當了。頓時,她嬌勁大發,粉拳捶打著秦青嬌嗔道:青兒,你好壞,我……此時此刻的林雪茵哪裡還像是秦青的林雪茵,簡直就恍如一情竇初開的嬌縱少女。

秦青笑道:我怎麼又騙你了。

林雪茵玉雕般的瑤鼻一翹,紅唇一撇,嬌聲道:你自己心中明白。

秦青笑道:那就罰我讓茵兒再嘗嘗我的大寶貝。秦青挺起寶貝又開始了抽插。

這已是陷入亂倫情欲中的兩人的第六次,這次林雪茵迎合得比上次更為默契,沒有一次讓秦青插空和讓秦青的寶貝從肉穴中滑出。兩人的快感從未間斷過,銷魂蝕骨妙趣橫生的快感,源源不斷地襲上倆男女的心頭。秦青被這快感刺激得很是興奮,欲火高漲,肆無忌憚地奮力揮舞著他硬若鐵杵碩壯無比的寶貝,在林雪茵的銷魂肉洞中大起大落地狂抽猛插。

他插時寶貝直插到林雪茵嫩穴最深處方才抽出,抽時寶貝直抽到僅有小半截龜頭在肉穴中才插入,而在經過這麼多次秦青也變得較為嫻熟了,抽出時寶貝再沒有滑出蜜穴,在剛好僅有小半截龜頭在肉穴中時,他就把握時機地用力向嫩穴深處一插。如此一來,妙處多多。一來不會因為寶貝掉出來而使停頓,二來女的快感也不會再因此而間斷,三來女的肉穴四壁的嬌嫩敏感的陰肉,從最深處到最淺處都受到了環繞在龜頭四周凸起肉棱子強有力地刮磨。

林雪茵爽得媚眼如絲,眉目間浪態隱現,美麗柔媚的花容紅霞彌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綻開,紅膩細薄的櫻唇啟張不已,吐氣如蘭,嬌喘吁吁,淫聲浪語,不絕於耳:青兒……啊……喔……哦……你……你插得我……好爽……寶貝……用力……

林雪茵玉臀在下更為用力更為急切地向上頻頻挺動,修長白膩的玉腿向兩邊愈加張開,以方便秦青大寶貝的深入,她桃源洞穴中的蜜液,更是恰似小溪般潺潺而流。

秦青眼見林雪茵這令人心醉神迷的嬌媚萬分的含春嬌容,耳聽讓人意亂神迷的鶯聲燕語。心中十分激動,情欲亢奮,氣喘噓噓地挺起他又粗又壯又長又燙的寶貝,在林雪茵暖暖的濕滑滑的軟綿綿的銷魂肉洞中,肆無忌憚地瘋狂抽插不已。

環繞在龜頭四周凸起肉棱子,更為有力的刮磨著林雪茵嬌嫩敏感的蜜穴四壁,而蜜穴四壁的嫩肉,也更為有力地摩擦著寶貝及大龜頭,翕然暢美的快感自也更為強烈了。兩人高潮迭起,屢入佳境,飄飄欲仙的感覺在兩人的心中和頭腦中油然而生。

兩人全身心地沉醉於這感覺中,渾然忘我,只知全力挺動著屁股去迎合對方。林雪茵紅潤的玉靨及高聳飽滿的玉乳中間,直滲出縷縷細細的香汗,而一直在上抽插的秦青更是累得汗流浹背,上氣不接下氣地喘息著。

然而,縱是如此兩人仍是不知疲倦,如膠似漆地你貪我戀,纏綿不休。最後在一股酣暢之極的快感衝擊下,兩人這才雙雙泄泄身,兩個人都魂游太虛去了,這是兩人弄得最久的一次。此刻已是傍晚了,兩人精疲力盡地癱軟在床上,四肢酸軟無力昏昏欲睡,誰也沒有力氣說一句話。好半天倆男女才緩過氣來。

林雪茵感覺渾身骨頭宛如被抽去了似的,全身酸疼使不出絲毫力氣,從來沒有這樣疲倦過。林雪茵看見秦青額頭遍是汗珠,黑發濕淋淋的,她芳心一疼,竭盡全力舉起乏力的素手,揩去秦青額頭的汗珠,杏眼柔情無限,無比憐愛地注視著秦青,溫柔地道:青兒,以後不要再用這麼大的力了,看把你累的。

秦青懶洋洋地笑道:不用力,哪能這麼爽。

林雪茵慈藹地一笑道:你這孩子來是貪。兩人互擁著小憩了一會兒,林雪茵感覺粉臀、大腿裡側及陰部,被陰液浸潤得濕乎乎的黏黏的十分不適。她遂道:青兒,起來。

秦青道:起來,干什麼?

林雪茵桃腮微紅道:我身上黏乎乎的,想要去洗個澡。

林雪茵這一說,秦青也感到渾身汗濕濕的很是不舒服,他道:我也要洗澡。

秦青的性福生活第五章鴛鴦浴秦青跳下床,道:走,我們一起去洗鴛鴦浴。

林雪茵整理一下床鋪,嬌羞的說:你先去,我隨後到。

秦青很快脫個光,說聲:我先去了。

林雪茵一下子見到秦青那根挺起的大家伙,心怦怦跳,轉過臉去。

秦青壞笑道:茵兒,我等你了,你要不去,我會親手抓過去。

林雪茵嬌羞笑罵道:你要死了,快去吧。

秦青這才走進浴室。

秦青閉了眼睛用噴頭淋了一陣,還不見林雪茵來,就叫:茵兒茵兒……

林雪茵說:別喊,別喊,我快來了。

又過一會兒,還沒見影,秦青把頭伸出浴室,見林雪茵正站在門外,伸手把自己身上那襲白色半透明的睡衣裙輕輕脫下,露出白嫩、光潔、綿軟的裸體。她豐腴的乳胸微微起伏著,兩條渾圓、白晰的大腿中間隆起濃黑、稠密的陰毛遮掩著淫水潺潺的幽谷。小陰唇如盛開的花瓣般鮮艷,那玉洞桃源處,如花蕊般般嬌艷。她略顯羞答答的站著,美好的身材完全展露出來。

秦青一把拉過來,笑道:茵兒,快進來一起洗鴛鴦浴。

林雪茵嬌嗔的道:小壞蛋,還想玩什麼花樣?

秦青摟過了她,抬起她的頭,林雪茵笑道:看什麼看,不認識嗎?

秦青說:茵兒,你這樣子真好看。說著,低頭吻她的唇。林雪茵閉上眼,帶著緊張的心情,接受秦青的疼愛。

她的唇很軟,很熱,秦青輕輕地碰著,舔著,生怕弄壞似的。

秦青說:寶貝兒,張開嘴好嗎?

林雪茵乖乖的張開,秦青把舌頭伸進去,攻擊著她的香舌。林雪茵把舌頭迎上去,任君品嘗,兩條舌頭纏在一塊兒,偶爾便傳出輕微的唧唧聲,接吻帶來的快樂使她欲火漸漸抬頭。

她的呼吸慢慢地粗重了,秦青的手也不失時機地活動起來,左手攀上高峰,溫柔地按摩著;右手在屁股上磨蹭著,手指不時地在臀溝上按著。按得很准確,是女人身上最神密也最具殺傷力的雙孔,按得林雪茵不住地抖動嬌軀。

隨著溫度的上升,秦青解開了林雪茵的胸罩,兩個動人的尤物,像一對明月般照著秦青。她的乳房不但豐挺,而且很尖,很秀氣,奶頭好嫩好紅。

秦青摸了幾把,情不自禁地矮下身,用嘴唇親著一個,手玩著另一個,把乳房親得沾滿口水。林雪茵身子扭動,喘息著,呻吟著,雙手按著秦青的頭,好像讓他努力下去似的。

親著親著,秦青的嘴下移,兩手抓住內褲,向下褪。

林雪茵很知趣的抬腿,內褲很快沒了,林雪茵想並上腿,秦青不讓,他雙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抓著,捏著……一張嘴抵在她的蜜穴上熱火朝天地吻了起來,因為姿勢不好,秦青讓她坐在浴缸上,兩腿大開,用手指撥動小陰蒂,把它撥得硬了起來,又把手指插入了小洞,時快時慢地抽動著,逗得林雪茵春水流了不知多少,小嘴也一張一合地浪叫起來:好哥哥……你……害死我了……再這樣下去……茵兒……會死掉的……快……快點……來吧……秦青問:來什麼呀?

林雪茵不答,在他的耳朵上使勁擰一把,以示不滿。

秦青認為時機成熟,讓林雪茵站起來,手扶浴缸,翹起屁股。林雪茵嫌這姿勢羞人,有點為難。

秦青說:這麼干可舒服了。

林雪茵這才不情願地那樣做了,秦青見她做得不標准,上前指點,使其翹得更高些,腿分得更大些。

從後邊一看,結實的玉腿,圓圓的白屁股,茂盛的陰毛,流水的紅穴,菊花般的小屁眼,都在最佳的位置上,構建著這完美的藝術。

秦青的肉棒彈跳著,想必激動極了,他手持肉棒,用龜頭在她的腚溝裡磨擦一陣,才在林雪茵的浪叫聲裡慢慢挺入,蜜穴很緊,肉棒很粗,好在浪水不少,林雪茵沒吃多點苦,龜頭頂到底了。

蜜穴把肉棒包得嚴嚴實實的,夾得秦青好爽,秦青深吸一口氣,感受成熟少婦蜜穴的滋味,龜頭癢癢的,暖暖的,比泡在溫泉裡還舒服。

秦青雙手在她的屁股上摸著,肉棒動起來,林雪茵的小肉洞,隨著動作,裡邊的嫩肉不時翻入翻出,煞是好看。

林雪茵哼著,叫著,無比的快樂。

秦青越插越快,兩只手不太溫柔地攻擊她的乳房,林雪茵的聲音也加大了,好寶貝……你好……好厲害……茵兒……愛你……愛你……永遠受你……

秦青得意地笑了,肉棒把蜜穴插得哧哧響,自己的陰毛把林雪茵的屁眼刺得直縮,林雪茵搖著屁股直躲。

秦青一見,插得更快,浴室之中,充斥著粗喘聲,浪叫聲,嬌哼聲,啪啪地碰肉聲。

秦青暗誇,林雪茵的穴真棒,插進去真爽,使人快活的總想射出來。

因為動作快,屁股肉顫著,乳房晃著,那風景妙不可言。秦青打開所有的感官體會著,他覺得自己簡直成了神仙。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