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幸福

1.公公的到來

「唉……」一位美麗性感的年輕人妻看著窗外黃昏的景色寂寞的嘆著氣。

日落的太陽光折射照在她手指上的鑽戒,閃的她身心難過。

人妻的名字叫春美,今年二十四歲,面容姣好,身材玲瓏有緻,喜歡把自己打扮的漂亮迷人。

十八歲時在一間企業打工進而認識了她現在的丈夫,兩人熱戀了一年後隨即結婚,結婚到現在五年來都沒有孩子,剛結婚的前兩年,丈夫說我們還年輕他想專心於事業上,所以想要孩子的念頭就作罷,結婚的前四年一週至少還會做愛個兩次,但丈夫本身對於性事較淡薄,漸漸的他們的性事越不頻繁,到現在……丈夫已經一個多月沒碰她了……

「是我哪裡變醜了,沒魅力可以吸引老公了……」春美煩惱的喃喃自語。

開門聲響起--

「美美,我回來了!」剛下班的丈夫拖著疲累的身軀走進客廳。

「啊!老公你回來了阿,你今天辛苦了!」春美快步的走到丈夫的身邊,接 過公事包和西裝外套轉身放在沙發上。

「老公,先到餐桌坐,我馬上把晚餐端出來。」春美說完就開始忙碌的服侍疲累的丈夫。

用餐間丈夫用著歉央的表情跟春美說。

「美美,爸爸打來說明天開始要來我們家叨擾借住一段時間。」

「爸爸怎麼突然想過來跟我們住一段時間呢?」春美微皺著好看的眉很疑惑的問。

因為在三年前婆婆去世後,他們夫妻倆有去請公公搬過來跟他們一起住,但公公說他想留在有婆婆回憶的房子陪婆婆,所以就作罷了。

「聽爸爸說他們公司有一個土地開發案在我們這邊,所以就說要出差來我們家住,妳等會把一樓和室的客間整理一下,讓爸睡那。」丈夫站起來將食用完畢的碗筷拿到流理臺放。

「好,但老公…我…我怕我會跟爸爸處不好,怎麼辦…?」當年畢竟她很年輕的就嫁給了丈夫,公公那時也才剛四十初歲,對她的態度不冷不熱的,所以春美一直以為公公不喜歡她。

但事實上公公不是不喜歡她,而是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迷上她了,只是礙於他妻子和面子上就沒顯露出來,所以春美一直都不知道。

「想太多了,爸爸很好相處的。」丈夫拍拍她的肩安慰不要想太多後就去洗澡了。

就寢時,已經許久沒做愛的春美,耐不住性慾的穿起性感睡衣,想要勾引她丈夫和她翻雲覆雨一番。

「老公~」春美嗲聲的喚著背對著她的丈夫,一纖手撫著她丈夫的胸,白嫩嫩的玉腿跨在她丈夫的腿上鉤著。

「嗯…美美不要鬧了,明天一早我還要去接爸爸過來,先讓我睡吧,下次再補償妳。」丈夫拍拍春美的腿,拉高被子繼續睡。

而被拒絕的春美,難過的翻身拉起被子偷偷的啜泣著無眠……

天剛濛濛亮時春美才入睡,沒多久就被丈夫喚醒,丈夫準備一下後就出門去接公公了。

七點多時接到丈夫的電話,說在回家的路上了,讓她在玄關等他們。

電鈴一響,春美門一開,就看到丈夫和正值壯年帥氣猶存的公公在門外。

「美美,家裡的事就麻煩妳了,爸爸,sosing.com有需要什麼就跟美美說,我還趕著上班,其餘的等我下班回家再說!」丈夫接公公回到家後快速的交代一遍後就急忙的要趕去上班。

春美尷尬的對公公笑了一笑,便提起公公的行李袋。

「爸爸請往這邊走。」美美提著頗重的行李袋,帶引著公公往和室客間去。

一直沒回頭的春美並沒發現,她的公公失神的直盯穿著迷尼短裙的翹屁股看,到春美走進和室他才回神跟進和室裡。

2.一直盯著我看的公公…

「爸爸這間就是要給您住的房間,可以嗎?有哪裡需要改的?」春美邊說邊彎腰放下行李袋,而一彎腰,鬆鬆的領口就門戶大開的供人觀賞那兩顆,半顆被奶罩束縛住的雪白大奶子,剛走進的公公看到的正好是這美麗的春光。

「好,很好,我很喜歡」公公繼續盯著那大奶子不放,就不知道是說和室好還是大奶子的風景好了。

「那就好~爸爸你先休息一下,我就在客廳做家事,有事叫我就好。」

春美轉身走出和室,而那轉身又把裙底風光的一角展露給人看去了。

到客廳的春美開始一日的打掃。

春美把地板用吸塵器吸過後,拿了要打蠟的用具開始在地上上一層蠟,過後拿著布跪在地上細細的擦地板。

整理好行李走到客廳要看報紙的公公,一走到客廳看到的就是他的媳婦趴跪在地板上,翹著短裙遮不住露出大半黑色性感蕾絲內褲的屁股,拿著抹布在擦地板。

大開的領口也若隱若現的露出半顆大奶,隨著擦地板移動的動作,兩顆大奶也互相擠壓著磨蹭著,看的公公口乾舌燥的,想要衝上去揉住那兩顆淫蕩的大奶好好疼愛一下。

攤開報紙假意在看報紙的公公,眼睛直盯著他的媳婦誘人的身體看移也不移。

「啊!爸爸我馬上去倒茶給您,您先坐著歇會。」聽到翻報紙的聲音轉過頭的春美,看到是公公馬上站起身去廚房倒茶給給公公。

「爸爸請喝。」春美彎下身放杯子時,又把她的大奶露出來並蹭了一下奶子給公公看到。(春美是真的不知道也無意的。)

『TMD這欠肏的騷媳婦,根本就是在勾引我!』公公強忍著想將媳婦壓倒在地上狠狠幹一砲的衝動。

公公繼續假意的看報紙喝茶,眼睛卻是盯著媳婦看在視姦她。

可能因為視線太火熱,春美都會很疑惑的轉頭看了公公一下,看到公公認真的在看報紙,又納悶的轉過頭繼續做她的事。

在那之後,春美總是覺得公公好像一直盯著他看,那視線讓她的感到身體火熱,又很奇怪。

不過那些都不妨礙到她和公公的相處,春美意外的發現她跟公公處的很愉快,什麼話題都談,幾日來愉快的相處、讓她儼然和公公成了忘年之交,無話不說的好朋友,連她的奶子有四十F罩杯那麼大公公也知道了,而她的丈夫也很高興他們能相處融洽。

*** *** *** *** ***

「小美,工地那邊規劃的差不多了,爸爸明天就要去上班了!」公公又做著借看報紙之名,行以視姦之實的看著他的媳婦,那寬大的領口露出被奶罩束縛著的大奶子。

「嗯,爸爸我知道了,那我明天會多準備您的便當,不過好可惜喔,這樣就沒人在家陪我解悶了!」春美彎腰擦著桌子可惜的說。

「才剛開始,所以不會很晚回來。」公公有點安慰意味的說。

之後兩人就又聊起感興趣的話題了。

*** *** *** *** ***

這日--

公公開始去工地的沒幾天,家裡電話響了。

「來了來了!」在陽台晾衣服的春美聽到電話聲,快快的小跑向電話去。

「您好,這裡是潘家?」

「美美!」丈夫急忙的聲音有點嚇到春美。

「老公!?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春美很緊張的問。

「爸爸在工地出事了!妳趕快趕去森芳醫院一趟,我跟經理請個假馬上就趕過去!」丈夫說完就馬上掛掉電話,春美也很慌張的馬上出門去醫院。

原來事情的發生是,前天擺放鷹架的工人沒將鷹架堆疊好,所以導致鷹架不是很穩的被擺放著,又經過晚上的雨淋就慢慢的在下滑,而隔天那時公公在監工,剛好站在鷹架旁,所以鷹架就往公公那方向倒塌,還好公公反應快,有躲過鷹架,沒受很大的傷,不過小腿肚也被地上的碎石割了一個口子。夫妻倆細細的著醫生的囑咐,連忙謝謝醫生後,就扶著公公回家去了。

3.被公公強暴了

因為公公在工地受了傷,只能先告病在家休息,而因為公公受傷行動不便,所以很多事都要春美幫忙,例如現在的擦身……

公公的傷現在不太能碰水,所以只能用濕毛巾擦,公公穿著三角褲坐著小矮凳在浴室等春美來幫忙擦身,而春美怕衣服濕掉,就去換了件衣服,緊身圓領的小可愛顯出他玲瓏有緻的身材,也讓雙乳變的看似更大,快呼之欲出了,下半身則是短到不行微微勒出小蜜壺型狀的清涼小熱褲。

等春美的公公看到春美穿這樣,他的雞巴馬上充血勃起!

春美關上浴室的門,拿起架上的毛巾泡進溫水。

「爸爸我們先從背開始擦好了。」春美擰乾毛巾走到公公的身後,跪下開始擦拭著公公的身體,在擦的之間,春美的豪乳隔著衣服一直蹭著公公的身體,時而擠壓時而磨蹭,如此刺激的無意識挑逗,讓公公強忍到幾乎快咬碎一口牙了,當下也讓公公決定了一件事。

當春美擦到前面時,公公猛然的伸出雙手,一手強制緊扣著春美的背,一手揉上他想淩虐想很久的豪乳。

「公公!你在做什麼!」春美被公公突然的侵犯給嚇到了,扭著身體想脫離公公的觸摸。

「爸爸的好小美,好媳婦,爸爸想幹妳想很久了,誰叫妳都穿著勾引我的衣服在我面前搔首弄姿呢,本來是想放過妳的,不過看妳今天的打扮……根本就是在對我說,爸爸快來幹你淫蕩的媳婦阿!」公公緊扣著春美的身體手揉著她的奶子,說著讓春美害怕的話。

「爸爸不要!不可以!」春美更急的想快脫離魔掌,拼命的扭著身體。

掙紮之間不小心去蹭到公公硬到不行的雞巴,讓公公不禁倒吸一口氣。

「好小美阿~留點力等等再扭,等一下爸爸就會讓妳爽的扭到沒力!」

公公揉奶的手扯下一邊奶的小可愛露出奶罩,臉急迫的貼上奶子去大口深呼吸的吸取奶香,並用嘴吸舔著,春美的掙紮讓公公的臉能在春美的奶子上磨來磨去的

「嗯…爸爸我求你不要這樣!放開我!」奶子是春美致命的敏感點之一,在公公舔上她的半奶時,就讓她敏感的雞皮疙瘩瞬間襲上。

在公公要脫掉她的小可愛時,讓她抓掉能逃跑的機會。

春美馬上用力推開公公,急轉身的往門口衝去,在轉開門的那一剎那,被反應過來的公公扯住小熱褲,小熱褲就這樣順勢的連內褲也被扯下來到大腿,春美也因為這樣摔倒在地,爬不太起來。

公公走過來,舉高春美的雙手,拿著剛剛為他擦身體的毛巾往春美的兩手腕綁去。

「嗚…不要…」春美害怕的開始哭了起來,喊著不要。

「我的好小美,這樣妳就跑不掉了,嘿嘿…」公公淫笑著,人跨坐在春美身上,手粗暴的撕起春美身上的小可愛,很快的小可愛就變成破布的掛在春美身上,然後手轉移陣地的往下伸去扯下束縛住大奶子的奶罩,崩出來的巨乳正好卡在奶罩上。

「爸爸原本打算慢慢的溫柔幹妳,不過看妳現在這樣子讓爸爸好想快點幹妳,粗暴的幹妳!」春美現在的樣子引起了她公公想征服女人的男人慾望。

公公一手又揉上奶子,另一手撐起春美讓她坐在他的腿上,公公低下頭含住一邊的乳頭吸著,又輕輕的咬了一下,一手沒停的揉捏著奶,另一手在後背磨著愛撫著。

「嗯…啊…」久沒被男人碰過的身體,又一直被玩弄著敏感點,春美很快就有感覺的低吟出聲。

「哈,我就知道,我這媳婦的身體一定很寂寞很饑渴男人幹,因為我那傻兒子從不好這檔子事,連打槍也沒過幾次,怎可能滿足的了媳婦呢!你們很久沒幹過了吧!」

「啊!嗯…」春美突然小高聲的吟叫了一聲,是因為公公的嘴吸舔到脖子了,而脖子好死不死也是春美的敏感帶之一。

叫出聲的春美,又開始掙紮了起來,公公馬上往她的屁股”啪啪”兩聲打了下去。

被恥辱的打了屁股的春美哭得更凶。

「爸爸…求求你放了我……我們不能…這樣做…」春美抽噎的說。

「小美阿,快說,妳和阿介多久沒幹了?」對於春美的哀求勸詞公公一率都當作沒聽到。

「爸爸…放過我吧…不可以的…」春美一直哀求,沒聽到春美回答的公公,不高興的又往她的屁股「啪啪」的打了下去,並有點大力的咬了乳頭一下。

「呀啊!!」乳頭上突然的刺痛讓春美尖叫的叫了出來。

「快說!說不定妳說了,我就會考慮放了妳」公公拋出誘餌等她的回答。

「兩……啊…兩個多月…了…」能被放過的機會讓春美乖乖的回答,回答中被舔玩著的乳頭,也讓她又吟叫出聲。

「真的嗎!爸爸看看!那麼久沒被幹穴一定很緊!」

聽到春美兩個多月來都沒被幹過,讓公公性奮的放躺春美,往蜜穴看去

「爸爸不要!你不是說會放了我!」春美驚慌的扭著。

「是嗎?我只有說考慮喔~好了讓我看看騷穴吧!」嫌褲子內褲礙事的公公將褲子捲扯到春美的小腿固定著。

正要握住春美的小腿時,又再一次的讓春美跑掉了。

剛剛跌倒後的腳痛讓春美跑不快,跑到客廳時就被公公追上了。

公公將春美推倒在沙發上,被綁住的雙手讓春美沒有辦法趕快撐起身體時就又被公公給壓住了。

「小美好會跑阿,看來只能用爸爸的大雞巴教訓妳,把妳幹到腿軟,看妳還能怎麼跑。」

公公將春美的腿抬起壓制住腳,弄成M字形,肥美的小淫穴就這樣顯出來在公公的眼前。

「嗚…爸爸放過我吧…嗚嗯…」知道再也跑不掉的春美,不再掙紮了,用哀求的希望公公能聽進去放過她。

「好好吃的樣子!」公公性奮的臉貼近蜜穴,伸出舌頭,開始舔弄起春美的騷穴,一手輕撫的按上春美的陰蒂揉著,嘴也貼上陰唇吸允了起來。

「啊…嗯…不要…啊啊~」被舔著小穴的春美漸漸的被舒服的快感弄的吟叫著,但也不忘說著不要。

「小美流出來好多淫水餵爸爸,真孝順,為了不辜負小美的一片孝心爸爸會努力的把它喝光光!」

「漬漬」的水聲從小穴傳了出來,那是公公舔拭吸允著漸漸大量流出來淫水聲。

「啊啊~不行…嗯…不…要…」久沒經歷的快感快將春美的理智給壓潰了,嘴裡也發出無法自拔的叫床聲。

「越流越多了,我看先用手指堵住看看!」公公伸出中指用淫水沾濕,慢慢的探進淫穴中。

「啊…不要…」感覺到有異物的入侵,讓春美不安的扭著。

「幹,果然很緊!真的是很久沒被幹穴了!不過這騷穴還真的很饑渴,才一根手指而已就緊吸著不放,淫水也越流越多了,再多加一根來堵。」

公公將中指抽出一點點,再用淫水也沾濕無名指,中指和無名指一起差進淫穴慢慢抽插,指尖也在穴內的肉壁輕刮著,抽動的速度漸快,不知不覺中,淫穴內已經塞進了三根手指抽插著,公公將身體上移手又揉回奶子,嘴也吸了上去。

上下的夾攻的爽感讓春美最後的理智給擊潰了。

「啊啊~啊…嗯~」突然春美急促的高聲吟叫,淫穴吸了更緊,讓公公知道他找到G點了,公公手指更快速的攻擊凸起的那點。

「啊~啊啊…不…嗯啊~要…哦~」春美的叫床聲也越大聲,很急促的叫著,淫水大量的濺出,沾濕了沙發。

「嗯~啊啊…呃…啊~~」高聲的叫床聲表示春美已達到高潮,隨著高潮,淫穴也噴出了大量的淫水,沙發徹底的濕掉了。

「很爽了吧,居然被爸爸指交到高潮,好了,小美爽過了,要換妳讓爸爸爽了。」公公拉起癱在沙發上無力還在高潮餘韻的春美,捏著她的下巴,讓她開口,漲的硬到的不行的黑紫大雞巴就被公公很粗魯的塞進嘴裡。

「唔!嗯…嗚…」意識到公公把粗大的雞巴塞進她的嘴在口交,嚇的又開始掙紮,用舌頭拼命的想把侵入的雞巴給推出嘴去。

「小美真淫蕩,原來那麼想要爸爸的雞巴,饑渴到用舌頭在摳爸爸的馬眼。」被春美溼熱的舌頭摳著馬眼的刺激讓公公激動的雙手捧住她的頭,狠狠的在她嘴裡操幹了起來。

春美下意識想吞嚥口水,不小心的吸了一下雞巴,想嚥卻嚥了多次也嚥不下的不自覺的吸起雞巴來。

「幹!太爽了!差點把老子給吸出來了,乖小美,爸爸讓妳換個小嘴再來讓妳吸出來。」被差點吸到射精的公公抽出雞巴,把春美推躺在沙發上,自己隨即也一隻腳半跪在沙發上,拉開架起春美修長白嫩的兩隻玉腿靠在腰上,一手扣緊春美的腰怕她再跑掉,一手握住粗硬的大雞巴,緩緩的將龜頭貼近陰唇,準備前置,用龜頭在陰唇磨上磨下,龜頭沾滿了淫水。

「爸爸…嗚嗚…求你不要好不好…嗚…我們不可以…這樣做…我是你媳婦啊!嗚嗚…」絕望的春美,哭喊出她和公公之間的關係,乞求能喚醒公公。

精蟲充滿整個腦袋的公公怎麼可能聽的到;想在春美淫穴裡奔馳淫慾的公公,不待春美反應過來,快狠的將大雞巴幹進穴裡抽插了起來。

「不要啊!!嗚嗚…嗚…」阻止不了的春美哭得更凶,整個臉都是淚水。

「幹!好緊,緊到根本就是處女的穴嘛~好小美~妳的騷穴讓爸爸爽翻了。」緊到不行又濕熱的肉壁,緊包住公公的雞巴咬著不放,讓公公性奮到用力的肏幹起來。

「嗚嗚…啊嗚…啊…嗯…」原本還在哭泣的春美被公公九淺一深的肏幹法,春美被幹到淫叫了起來。

公公壓下身雙手揉上奶子,一手還捏起乳頭摳著,嘴欺上她的唇接吻了起來,公公的舌頭侵入她的嘴,用舌頭強迫她的舌頭跟他一起交纏,吻到春美快沒氣才放開她繼續往下吻,公公惡意的啃吻起春美的脖子,就是故意要留下吻痕被她丈夫看到。

單單玩沒幾下春美很快就第二次高潮了,淫穴一度的咬緊吸著,讓公公差點連腦髓也被吸了出來。

公公將他的大雞巴抽出來,淫水隨即爭先恐後的流出來,公公坐在沙發上再把還再高潮後無力的春美抱起跨坐在公公身上,雙手抬起玉臀,讓挺的直直的大雞巴對準被操幹過合不起來的騷穴,放鬆手淫穴直直向下將粗硬的大雞巴吃進穴內緊緊咬著。

「啊啊~嗚…不要…爸爸…啊…嗚嗚…不要…饒…了我…嗯…啊啊…」這姿勢讓粗長的大雞巴很容易的頂到了子宮口。

「啊!嗚…不要…不要…啊嗯…不…放…我…嗚…」春美突然尖叫了一聲,原來是,本來就頂著子宮口的大雞巴,壞壞的向上一頂,硬是將半個龜頭擠進子宮裡,讓春美痛的尖叫了一聲。

「小騷貨,爸爸都知道妳是那麼饑渴,竟然饑渴到要爸爸不要饒了妳,放心~爸爸一定會照小美的意思做的~」

公公扶著春美的腰開始奮力的向上頂,每下都頂進子宮裡去,公公低頭吸住春美的大奶子,卻被下邊卡著奶子的奶罩給阻礙著,公公一手伸到她身後將奶罩的扣子解開,奶罩向下鬆脫剛好被成破布的小可愛給卡住,得到解脫的大奶子淫蕩的跟著被幹的動作上下激烈的搖著,公公努力的在春美的雪白大奶子上吸上吻痕,很快的脖子和奶子全都是艷紅青紫的吻痕,每下都被深深頂進子宮的春美很快的又到了第三次高潮。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