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車子開進了汽車旅館裡,嫂子大概意會了我的意思,便轉過來跟我說。

「我今天沒那個心情,而且我也沒有吃藥」但我並沒有理會她

當車子停好後,我就上樓進到房間裡,嫂子則是繼續坐在車上,不知道該不該下車,過了許久她下定了決心走上了樓。

「回去好嗎?」她勸著我

我走過去抓住她的腰,用力的把她整個人甩到了床上,接著撲了上去,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征服眼前這個女人,讓她臣服在我兩腿之下,讓她在我的胯下哭叫著。

「啊!不要,現在不可以」嫂子叫喊著,就像我希望那樣叫著

這次跟第一次強姦她時一樣,我毫無顧忌的撕扯開她的衣服,先是衣服的鈕扣被扯掉,接著順著開口一路往下撕扯,胸罩被從中間扯開,身上的衣物變成一塊塊的碎布被丟到地上,裙子和內褲也毫無任何防護作用,獸性完全從我身體理解放開來。

「拜託,溫柔一點好嗎?」嫂子驚恐的哀求,一聲聲刺激著我越發獸性

很快的我也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光,吐了點口水抹在嫂子干涸的陰部,接著就把肉棒插了進去,插入後我感到一種發洩的快感,不只是肉體上的發洩,更多的是心情上的發洩,我不理會嫂子疼痛的哭喊,馬上就用力的肏起我身下的肉穴。

哭叫聲和哀求的字句不停的傳到我耳中,但我幾乎完全沒有聽到,全身熱血沸騰,興奮著使用著甚至是凌虐著我最愛的女人,兩顆碩大的乳房被我緊緊抓著,過大的力道壓迫著乳房的神經,逐漸出現瘀青的現象,嘴巴在她脖子吸舔著,或是緊咬著她的肩膀,像是要把肩膀咬下來似的,很快的除了肉體上微微的香甜鹹味之外,我還嚐到了血腥的味道。

鬆開了牙齒之後,我放開了手中的肉球,兩手繞到背後胡亂的抓了起來,指甲深深的嵌入雪白的肉中,並且撕扯著背部,在那美白無暇的背上留下了一條條的紅痕。

雖然身體承受著無比的虐待,但下體卻逐漸的分泌出蜜汁,潤滑著粗大肉棒的抽送,巨大的龜頭撞擊著子宮入口,一股快感流過了全身抑制了疼痛。

「幹死婊子,被強姦還有快感,妳第一次被哥哥強姦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麼爽,是不是很喜歡被人強姦,騷貨我幹死妳、幹死妳、幹死妳…..」我不斷重複著羞辱她

「不是我沒有,我不是這樣的女人啊!」羞恥的話語次次衝擊著內心

「賤貨!我射死妳,讓妳這個不要臉的子宮幫我生小孩,這次說什麼都要妳給我生下來」我緊緊抱著嫂子衝刺著

「不!不要!我沒有吃藥,會再懷上的……」嫂子哭求著我,但…….

很快的我靜了下來,同時嫂子感覺到子宮內正不斷的被溫熱的液體灌入,一股股濃稠的精液射進了她體內,發麻的子宮彷彿感受到數億隻精蟲在子宮內鑽著,繁殖的母性不知為何的控制了身體的主導權,子宮口不停收縮將精液往深處吸了過去。

只是這一切才剛剛開始,幾分鐘後我把嫂子翻過了身,陰莖並沒有拔出她體內,抓著她的腰部挺了上來,隨即臀部也翹了上來,我滿意的看著這對肉鰻頭,便緊抓著她的屁股又抽插了起來。

「還要?等等…..不可以,先讓我去浴室,不然真的會有小孩的」嫂子不停喊叫想喚回我的理智

啪啪啪的聲響發出,肉臀發出了撞擊聲,但在裡面卻傳出了更加響亮的聲響,手掌無情的拍打著嬌小的肉臀,肉臀的顏色逐漸變成淡淡的紅色,嫂子咬著棉被哭泣著,叫聲也變小了,這引起了我心中的不滿。

「嗚!疼」我一把抓起頭髮向後扯

嫂子的身體向後弓了起來,整個人向匹被制伏的母馬一樣,屈服在我的胯下之間,讓我騎乘著她,這時我再度拍打起她的臀部,她開始隨著我的拍打叫喊著。

在這中間嫂子因高潮失去了幾次意識,卻又被另一波高潮給驚醒,反覆幾次之後嫂子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完全隨著身體的感覺而走。

五個小時後嫂子貼在浴室牆上的磁磚上,兩腳墊起微微的撐在地板上,我用力的往前方頂去,腳尖離開了地面,一次兩次的被頂得飛起來,我已經算不出我幹了她幾次了,嫂子的陰唇因過度摩擦而紅腫,而陰道裡嬌嫩的肉壁也逐漸的流出血絲,子宮內射滿了精液一股腫脹感壓迫著腹部。

不知又過了多久,等到我有意識的時候,已經是下午2點了,印象中我好像有按壓著嫂子到落地窗,一邊幹著嫂子一邊看著太陽逐漸升起,這時我的手碰到的溫熱的感覺,我發現嫂子還躺在我身邊,而且已經醒了。

「妳沒有走」我問著

「你還沒醒來,我要等你一起回去」

「都這樣了妳還回那個家做什麼?」

「就算這樣那也是我的家,也是你的」

「妳都沒睡嗎?」我看到精神非常差

「昏睡過幾次,但卻疼得醒過來了」

「嗯,要我回去可以,但我有幾個條件」

「第一我要把我們的關係公開,以後任何時候只要我想要,妳就得過來給我幹,如果妳、哥哥或是媽媽不接受,那我就一個人離開」

「這……」

「第二從今以後我不准妳再跟哥哥做愛,妳是我的」

「這也….」

「第三我要妳替我生小孩」

「不!」

「不嗎?那我先送妳去醫院,接著就離開」

「這……..先回去,讓我考慮幾天好嗎?」

「我不是跟妳商量,就只有現在決定,接受或是不接受」

「嗯」嫂子竟然點了頭了

我開心的抱住她,都忘了她被我玩得滿身是傷了,我感覺到下腹略微被頂到,雖然從昨晚到現在都沒有吃飯,但嫂子的小腹卻略微鼓了起來,我微微的用手按壓腹部,精液從子宮內被擠了出來,除了白黃色的精液外,也帶出不少暗紅色的干涸血碎片,而精液流過受損嚴重的陰道也讓嫂子又吃了不少苦頭。

等去完醫院又繞去吃了一頓飯,回家時已經是晚上了,媽媽一看到我劈頭就罵,而哥哥和那女人則是冷眼在旁看著我,看到了嫂子身上的傷,以及脖子上的吻痕,馬上就可以聯想到我們做了什麼。

「你這不要臉的東西幹了什麼,我們家的名聲都被你們弄壞了」媽媽打我後又想去打嫂子,我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冷冷的瞪著她

「哥哥不要,我要,以後你跟你的新歡睡,我就來睡你的舊愛」我面無表情的看著哥哥

「哈~隨便你,反正我根本就不愛她了,這樣也正好,對外我就說孩子是你跟女朋友的,這樣就不會讓鄰居講話」哥哥絲毫不在意

我看著嫂子難過的表情,就拉住她的手進到了我的房間,嫂子坐在我的床上痛哭了起來,就跟我第一次強姦她後在我床上一樣。

「姐,他不要你我要你,以後妳就是我的女人,跟我一起好嗎?」我拭去她的眼淚,嫂子並沒有回應

安慰她一陣子之後,我去哥哥的房間把嫂子的衣服都搬到我房間裡,讓她換上睡衣之後,就抱著她睡著了,但等到隔天早上,我發現嫂子不見了,等我熟睡之後她就到歡歡的房間跟她一起睡,早上她一看到我就下意識的閃避跟我四目相交。

「妳還是願意當哥哥的女人嗎?」我失落的問著她

「畢竟我還是他的妻子,就算他背叛我,我也跟你有了不正常關係,但只要我還是他的妻子一天,那天我就還是他的女人」嫂子眼裡泛起淚水

「那我呢?我算什麼」

「你是……是我最心愛的弟弟」嫂子的淚流了下來

我氣的顫抖起來,為什麼要對那種人那麼死心蹋地,為什麼從來就沒有考慮過我,我拉著她進到我房間裡,開始早晨的發洩,只是這次跟平常完全不一樣,在我要完一次之後,並沒有因此停止,陰莖繼續在不倫的陰道裡抽插著,嫂子沉浸於無數次的高潮中也並沒有察覺。

而突然門外一陣敲響,外面傳來媽媽的叫罵聲,但門從裡面反鎖起來根本也進不來,但卻喚回了嫂子的意識。

「媽回來了,不可以趕快停下來」嫂子急忙得想把我推開

「我說過了以後妳是我的,不管妳接不接受妳就是我的」我大聲吼著,並且一次次的把精子播種到濕潤的子宮深處

做完了之後,我打開了門鎖,媽媽拿著掃把想打嫂子,嫂子拿起被子遮住傷痕累累的肉體無法反抗,我從後面搶過了掃把同時嚴重的聲明。

「我說過以後她是我的人,我不准其他人動她」

「你們這對狗男女,怎麼有臉做出這種事情」

「當然有這個臉,哥在外面不也亂搞嗎?妳不同意那就都講出去,看妳有甚麼臉走出門」我知道媽媽最愛的就是面子

「你…..」媽媽被我說到心坎裡去了

「沒事的話就出去,我要再跟她溫存一下」

把媽媽趕出去後,我坐到嫂子身邊,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身體,吻著身上的傷痕,嫂子閉上了眼睛心裡感到無比難受,但身體卻記住了我的撫摸,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已經是承認我才是它們的主人。

「妳放心吧,我不會再讓妳被欺負的,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會跟妳一起面對」我緊緊的抱著她,擁著她再度進入了夢鄉

接下來的一年我獨享著嫂子的身體,不用在顧忌的我更需無所度的強姦著嫂子,就算是媽媽或哥哥在家我也是想要就拉著嫂子進房,洗澡要不是被我要求一起洗,不然就是洗到一半被我闖進去,甚至在媽媽午睡的時候,我兩就在客廳幹了起來。

而當然的嫂子開始服用起長期的避孕藥了,她總是會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吃藥,全身上下都已經臣服於我的時候,守住子宮的妊娠權像是她最後的底線似的,不過我倒是不在意。

「別這樣…..」某天中午我趁著她煮飯時,從後面掀開了她的圍裙,將內褲往旁邊一拉,陰部露出了出來,肉棒也隨即塞入

「我就喜歡妳這樣,幹了這麼多次了,每次都還是像第一次被強姦時的反應」我羞辱著她

「媽進來會看到的」她小聲的說著,怕又激起我的獸性

「等妳叫出來她聽到就不敢進來了」我逐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雖然嫂子極力的壓低聲音,但微弱的呻吟聲和撞擊聲還是傳入了媽媽耳中,直到我發洩完畢後,湯已經干了半鍋了,所以免不了又挨了一頓罵,說懶媳婦不準時煮飯,但實際上是在暗罵我們在廚房裡的苟且之事。

當然哥哥的小孩也出生了,那女的也名正言順的住到我家裡,媽媽有了金孫整天樂得照顧,也減少了對我們的注意力,我們也逐漸習慣了這生活,只是嫂子每晚還是會趁我熟睡時到歡歡的房間睡。

唯一不能習慣的人就是歡歡了,常常有著滿腹疑問卻又不能得到解答。

「媽媽為什麼妳經常進叔叔的房間?」

「媽咪,剛才在妳在房間發出那怪怪的聲音是什麼?」

「叔叔你剛剛是不是欺負媽媽,不然媽媽怎麼在哭?」

「媽媽為什麼都不跟爸爸睡覺了?為什麼爸爸會跟阿姨睡?」等等之類的

「歡歡乖喔,叔叔對我很好,媽媽沒有被欺負」嫂子只能敷衍過去

有一晚我們做完愛之後,嫂子穿回了衣服躺到我身邊等我睡著,這時我抱住了她深情的對著她問著。

「姐跟我搬出去好嗎?」

「這件事我們討論過了」

「但第三個條件妳一直沒有完成」我一直在想假如跟我有了孩子,嫂子或許就會改觀了

「那個…..那是不行的,我不是你的女人,不能幫你生小孩」嫂子再度拒絕了我

「是嗎?」我原本以為我會很生氣的,但沒有…..我完全沒有生氣,反倒是有種解脫的感覺吧

接著我再度撫摸起她的身子,脫下了她剛穿上的衣服,她因此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表情,雖然心裡不願意,但最終還是屈伏在我的身子之下。

我一次又一次的渴望著她的身子,但我知道我真正渴望的,是我一直無法得到的…..嫂子的心,嫂子被因為高潮、因為疲累數度失去了意識,等她回神後發現的是一名不是丈夫的男子正強姦著她,她的內心難過又羞愧,心裡希望這一切趕快過去,但她從未想到的是,等她最後一次醒來是終於意識到,這一切真的都過去了。

而那次也是我最後一次強姦她,嫂子在凌晨4點多時完全累癱了,我收拾了行李,把該拿的東西都拿好,另外我之前就有偷偷用嫂子的名字去開戶,並且存了不小的一筆錢進去,這些東西我留給她後,連個封信或紙條也沒留下就離開了。

或許這輩子我永遠都不可能成為嫂子的男人,既然如此我也應該放棄了,我找了間飯店住了下來,接下來的幾天我換了手機,也不在平常出入的地方出沒,一個月後在工作夥伴的幫忙之下,我得到了進入國外知名企業的機會,或許換個環境對我也是好的,而這一去就是十年。

原本坐上飛機前我還是個出社會不算久的年輕人,而當我再踏回國的時候,已經是名邁入中年的男子了,出國有成的我,成為了企業分部的領導人,一出了海關,就看到公司的助理來迎接我。

「部長你好,我叫做林敏兒,是屬於你24小時的專屬助理」看起來是名約大學剛畢業的女子

不過外表只是表象而已,事實上她是從知名傭兵團出身的,從小年紀就被父母賣掉,接受各種訓練,對於雇主的忠心也是非常出名的,據說她可以不眨眼的為我擋子彈,畢竟分部長擁有直接連線到企業最機密的資料庫權限,之前也曾發生過企業高層被綁架的事件,派這樣的人保護也是應該的。

「那我就叫妳敏兒囉」資料上她寫說是名日法混血兒,長的算是非常標緻,當然敏兒是她中文名字,跟嫂子相同都有個敏字

她幫我提了行李,上了車之後司機跟我打了聲招呼,她坐到我的身旁,開始宣讀起我的權利。

「基本上我是24小時待命,任何時間你都能交代我辦事,另外除了一般行政事務之外,我也會保護你的人身安全,這代表我會限制你部份行動,同時也會注意你身體和飲食方面的事物」

「同樣的我也會在合理的情況下滿足你任何要求,包括你夜晚的生理需求」

「真的假的」回國前有另外區域的分部長跟我說,他們的工作裡包含跟雇主滾床單

「是的!鑑於你尚未婚配,應該會有生理方面的需求,礙於公司利益,我不能允許你與風俗業的女子發生性關係,在你找到單一性伴侶之前,就由我來幫你解決生理需求,當然找到之後我也還是能夠幫你解決」她說這些話時,完全沒有臉紅或害羞

「所以妳之前都跟你的雇主睡過了?」我好奇的問著

「是的,不過你是我第二個雇主,而我第一個雇主是名女性,若你要跟我發生關係的話,你就會成為第一個進到我身體裡的男性」聽到這些話讓我下面都癢了起來

不過還好出過這十年也看過不少場面了,睡過的美女或是其他公司安排的服務也算不少,面對眼前的美人還是壓住了慾望。

「等等…..那你的前雇主怎麼了?」

「有次她要跟人偷情就強硬的把我支開,之後就被那個情人強迫一起殉情了」聽起來好像有很多故事在裡面,而她也不願意透露太多

進到公司後,先是讓各單位的員工看過我,接著開始了解分部的營運狀態和經營方針,等弄得差不多後,也已經晚上了,敏兒帶我回公司安排的住所,是間保全完善的豪華公寓,回去洗了澡準備睡覺時,敏兒進到了我房間,脫下了身上的OL套裝,再把裡面的槍套和腳邊的小刀拿下,最後脫下了一層防護衣,露出了她美麗的肌膚和健康的曲線。

「生理需求要解決嗎?」她露出了笑容

「都快滿出來了」我也笑了笑

經過了一夜的翻雲覆雨,隔天早上一切都回復了正常,她叫醒我並且替我準備好換穿的衣服,同時把地上的衣服和沾上血漬的床單拉下換洗後,她又拿了套衣服準備換上,不過卻留下了那件防護衣,我很好奇的看著她的裝備。

「話說這件衣服還真是奇特」是種特殊材質做成,摸起來有點像鯊魚皮或泳裝之類的,據說可以擋住刀子,也可以減輕一點子彈的傷害

「那是把纖維不斷纏繞做成的高密度防護衣,特性是韌度非常高,就算連接兩台卡車去拉也拉不裂」

「那妳不覺得你們做一件給我們穿不就好了」

「這樣就違反了我們的宗旨了,我們不會允許讓雇主有用到防護衣的機會,在你真正遇到危險時,我應該已經是躺在地上的屍體了」

「所以我掛了之後,妳要繼續在另一個世界保護我嗎?」

「這是我的榮幸」

回國後一個月,我慢慢的習慣了在這邊的生活,同時也習慣了敏兒的肉體,那像體操選手般的健美曲線,充滿彈性的肉臀,胸前兩粒雪白的乳房,以及有著強大肺活量的口交吸允,只是每每歡愉過後,我就會開始想起從前強姦完嫂子後的情形。

「不知道姊現在過得怎麼樣了」我拿出了打火機點了根菸,卻被一旁的小貓咪給抽走

「我說過了,不能做對身體不好的事」

雖說是小貓咪,但卻是隻挺健壯的小貓咪,身體摸起來的感覺帶有點肌肉感,而不像嫂子那樣瘦弱到吹彈可破,而她也比較能夠承受我的瘋狂,至少她從沒有被我幹到失神過,不過第一次對於嬌嫩的肛門下手,還是會無法忍受得被我幹到哀哀叫就是了。

「抱歉!我忘了」

「是想到以前的事情嗎?」

「嗯」

「姊姊是??」

我慢慢的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她,這是我這十年裡藏在心裡深處的負擔,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一口氣把全部都傾倒出去。

「要我幫你查查看嗎?你家的狀況」

「如果說不要的話呢?」

「我還是會幫你查,再依照情況判斷是否要告知你,畢竟你的心理也是我要掌控的一部分」

事實上敏兒的存在,是一種你應該要完全對她放心,但卻又不能完全放心的存在,她替公司掌管高階主管的身心狀態,同時也是公司的一種監視。

「好吧,妳可以從我家的公司著手,不管結果如何都還是跟我說吧」

兩天後敏兒拿著資料向我報告,情況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糟糕,原本我猜想頂多就公司倒掉罷了,但可惜並不只如此,哥哥跟那女人胡亂投資失敗後,嫂子就把我給的那筆錢給他翻身,但能力不足的人不守本的下場當然是再度失敗,更將家裡房子和工廠拿去抵押,最後一無所有,那女人抱著兒子跑了,媽媽傷心難過得過世了,嫂子原本還對他不離不棄,直到有天哥哥竟把歡歡拿給討債的債主當利息給付,最後嫂子悲憤的帶著歡歡跟他離婚。

「那他人呢?」我問著我唯一的親人

「逼迫未成年的女人從事性交,現在還在牢裡面,外面還有不少債主在等他呢」

「是嗎?有知道我母親葬在哪邊嗎?」

「嗯,在你舊家那區的墓園裡」

「等等準備一些東西,陪我過去一趟吧」

「你?」她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就算處得不好,但終究是我媽」

「你不打算問你嫂子的下落嗎?」

「她終究不是我的女人」

「或許現在會改觀了也不一定」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我沒有再理會她繼續處理公務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