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純校花林思琪的淫蕩生活】之校舍外的野戰

作者:天地乖離

01校舍外面的野戰

「真討厭,住校舍想自個慰都不行,憋死我了快,真是的!」

漆黑的樓梯間中,一個女孩扶著扶手一步步的走著,渾身隱隱散發著如玉般的光芒。仔細看時她全身上下只穿了個白色的乳罩和白色的內褲,如果不仔細看就像是裸體一樣。而隨著一步一步下台階,她胸前的高聳不斷起伏著,就像奶牛一樣,波濤洶湧。

她一隻手深入內褲中,將她的內褲撐得不斷變形著,隱隱的,似乎還有細微的水聲從其中傳出。

「真是的,什麼破校舍,連燈都沒有,要不是高三學校不允許走讀,我才不來住呢。」

此刻,她小聲嘟囔著。她的名字叫林思琪,是華縣第五高中著名的清純校花,平時都是走讀,現在因為升到了高三而不得不來學校住宿。而別人都只知道她是清純校花,而不知道她實際上是個性慾很強烈的人,一個不自慰就小穴癢癢,渾身躁動不已。

現在因為來學校住宿,為了維持清純校花的名聲而不得不強忍著慾望不去自慰。不過在忍了兩天後她再也忍不了了,上課老是走神幻想著自己被男人插入不說,脾氣也變得異常的暴躁,吃飯也沒什麼胃口,整個人幾乎都要廢掉了。所以她今天趁著晚休無人而假藉著上廁所,去廁所自慰以解決慾望。

「噠噠噠……」

林思琪跳下最後一個台階,立馬扭著屁股朝廁所跑去。因為這校舍是上個世紀的老校舍,所以廁所在外面。她經過廁所外昏黃的燈光時下意識的朝旁邊的守衛室看了一眼,雖然那個守衛室對著校舍的方向沒有窗戶,但她還是感覺毛毛的,因為那裡面住的是個男人,雖然只是個六十多歲的小老頭。

「真是神經病的安排。」

她嘟囔了一句,不再多想就踏入廁所中。但是眼前的場景卻讓她腳下一頓——不大的隔牆式蹲位中居然蹲滿了人,只有兩三個蹲位還空著!「搞什麼啊,這都幾點了還上廁所,還這麼多人,麻痺的有病吧!」林思琪頓時心中一股無名火起,咬牙切齒,粉拳攥的緊緊的,一言不發,轉身就走。

而到了外面,她往四周掃了一圈。因為是上個世紀的產物,所以這個校舍很簡陋,只有一個滿是雜草的空曠院子和三層小樓,又因為地處郊區,所以沒有什麼燈火,到處都是一片漆黑,就是以林思琪那1。5的視力也都看不清楚。

「我就不信了!」

林思琪發狠,咬了咬牙,查看四周無人後,徑直朝一片離這裡頗遠的,白天記憶中雜草最為高大嚴密的黑暗中跑去。不多時,就一頭鑽進草叢中。

「這下終於沒有人妨礙我了。」

林思琪滿意的看了看這個漆黑寂靜的草叢,深呼口氣,急不可耐的將內褲脫下,直接將泛著白色露水的小穴暴露在空氣中,一股淡淡的騷味頓時瀰漫開來。

彷彿每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般,她的身體都有些發軟,心臟劇烈跳動,呼吸急促,喉嚨也有些發乾,不由嚥了口唾沫,再也忍受不住,叉開大腿,直接將左手的三根手指並在一起猛的插入泛著光澤的小穴中,發出噗滋的一聲水響。

「嗯~插到裡面了,好爽。」

她修長的手指猛的直插到底,濺出一片水跡。溫暖,濕滑,陰道里的嫩肉快速蠕動著,發出強大的力量,將其手指緊緊的包裹糾纏吸住,然後她在猛的往外一抽,頓時帶著一糰粉紅色的嫩肉外翻出來,同時又濺出一大片水跡。林思琪渾身一顫,如同觸電般,一股壓抑不住的快感使她忍不住呻吟出來,聲音顫抖著。

長久的禁慾,使她的身體積存了太多,也敏感了太多,現在空虛終於被填滿,那種欲仙欲死的感覺簡直讓林思琪的大腦一片空白,身軀也發軟,好像什麼都要忘了。

小穴像是黑洞般,強行拉著手指再次捅回去,然後劇烈的抽插起來,噗滋噗滋的水響聲不絕於耳,濺起一片片晶亮的水跡。

她揚起頭,壓抑著聲音淫叫著。而她空著的右手也急不可耐的在身後摸索著,然後抓住奶罩的鎖扣,粗暴的解開往地上一扔。伸手便往奶子上抓去,使勁揉捏著,波濤洶湧間晃出一片刺眼的白色。

至此,林思琪的身體已經完全赤裸的暴露在了空氣中,sosing.com完全暴露在了空曠的院子中,雖然是漆黑一片的夜晚,雖然是在茂密的草叢中,但她還是感覺到了一陣突破禁忌般的快感,小穴中的爽感更加強烈,刺激的她的身體幾乎要軟下去,腳都站不穩了。

「啊……啊……我的…我的身體,暴露在了外面呢……被無數人……無數人看……無數人摸……無數人操……」

林思琪小聲浪叫著,眼睛上翻露出眼白,嘴巴微張,香舌輕吐,有透明粘稠的口水流下來,滴到正在被激烈的抓揉的奶子上,就像是下面的小穴一樣,泛出白色的水光。

「啊……啊……我被……我被內射了……啊,我不行了,我要去了……啊——」

她忍不住尖叫一聲,嬌軀如觸電般痙攣顫抖起來,眼睛死命上翻,幾乎沒了黑色,全都是眼白。嘴巴也大張,流出大片大片的口水。奶子也被她死死的抓住,幾乎要捏爆。下面的小穴也被她的手指死死的塞入,大陰唇泛著水光,幾乎要將她的手掌整個吞進去。

「啊……啊……」

半晌,林思琪才漸漸緩過來,塞在小穴中的手掌一鬆,頓時有大量的淫水噴濺出來,如同撒尿一般,在黑暗中劃出一道晶亮的水線。而她的嬌軀也因為放鬆軟了下來,雙腿再也支撐不住,膝蓋一軟就往後倒去。

「閨女,你還有力氣回去嗎,要不要我幫你啊?」

而就在這時,萬籟俱寂中,一個蒼老的猥瑣聲音突然在林思琪耳邊響起,她軟下去的嬌軀也沒能倒地,而是倒在了一個瘦小的,渾身散發著狐臭的身影懷中。

「你……」

林思琪渾身酥軟,使不上力氣,勉強睜開雙眼,看向那個說話的人頓時就是一陣惶恐,渾身冰涼,內心如墜冰窟,再加上高潮過後的罪惡感席捲而來,使得她的嬌軀忍不住顫抖起來——這竟然就是守衛室裡的的那個六十多歲的老頭!

「別害怕,閨女。我不會和別人說的。」

那老頭嘿嘿一笑,枯瘦的雙手穿過林思琪的腋下,左手右手一手一個,直接將她的雪白奶子抓在手中,使勁捏著她的乳頭,揉,捻,拉,挑,各種手法不斷變化的把玩著。

「你……你要幹什麼,放開我!」

稍微恢復了點力氣的林思琪面色恐懼,使勁掙紮起來,但是看起來枯瘦的老頭力氣卻異乎尋常的大,掙扎半天的結果只能是使她的奶子被捏的更加劇烈,那老頭皮包骨頭的手捏她奶子捏的她都有些疼了。

「沒幹什麼,就是想學雷鋒做好事,幫幫你發洩發洩慾望。畢竟,只是剛才那種程度,你還沒滿足吧~」

老頭嘿嘿笑著,手下毫不停歇。說著更是鬆開一隻手,徑直朝林思琪的小穴而去,而那空出來的一隻奶子,他則低下頭張嘴將其含了起來,發出’ 嘖嘖’ 的聲音。

「不要啊……」林思琪面色惶恐的看著那老頭的右手從自己的奶子上一路而下,慢慢騷動,輕撫著自己的肌膚,弄出一片雞皮疙瘩猶如靈魂觸電般的感覺後,到達自己的下身,大腿的盡頭,那散發著水光的小穴上面。

然後手指圍著饅頭一樣的小穴轉了一圈,正在吃著奶子’ 嘖嘖’ 有聲的老頭聲音含糊不清的道,「還是白虎啊,極品~」

「不要……」林思琪嬌軀顫抖。

「閨女,我這是為你好~」

老頭的手指從林思琪的屁眼處一路沿著穴縫滑上來,還特意戳進了她的屁眼,小穴,尿道一下,最後停留在陰蒂上面,使勁捻動著,「你看你,都流了多少淫水了,連屁眼都浸濕了。騷成這樣,不好好釋放一下怎麼行。」

「沒……有……」林思琪呼吸變得粗重起來,嬌軀顫慄,一陣陣觸電的感覺從陰蒂和乳頭上面傳來,再加上老頭身上那濃重的狐臭味,竟使得她產生了一種異樣的快感,小穴不由一張一合的,流出潺潺的淫水。

「沒有?嘿嘿,那陰蒂怎麼硬的跟鐵一樣了呢,你看看,都挺的老高了呢。」

老頭嘿嘿淫笑一聲,把頭從雪白的大奶子上抬起來,乳頭和嘴分離的時候還發出’ 啪’ 的一聲脆響,並在黑暗中拉出一道淫糜的晶亮絲線。他故意把林思琪的上身抱起,在林思琪羞憤的目光下肆意的揉,彈,按,捏,挑,捻,不斷玩弄著她的陰蒂,左手也在她的大奶子上肆意揉捏著,然後故意調笑道。

「放開我……」

親眼目睹自己神聖的處女私密地被一個骯髒齷齪的陌生老頭肆意玩弄,林思琪那種異樣的快感更加強烈了。渾身泛起潮紅色,一股股快感從陰蒂處席捲全身,如同海浪般一浪高過一浪,將她的靈魂淹沒。而晶亮的也小穴一張一合的,如同呼吸般,隨著快感的越來越強烈而越來越覺得空虛難耐。雙腿不由得死死的並在一起,使勁揉搓著。

「……阿香……那邊的草叢……是不是有什麼……奇怪的聲音……」

而就在這時,一道模模糊糊的聲音從草叢外的校舍方向傳來,好像是剛才上廁所的女生已經出來了。

林思琪悚然一驚,聽著不遠處的女同學聲音,再感受看著自己被陌生老頭玩弄陰蒂的樣子,那種異樣的感覺頓時像是海浪一般瞬間到達高峰,再加上此刻老頭那奇醜無比的臉突然湊上來將她的嘴吻住,下面在陰蒂上玩弄的手也突然插入空虛難耐的小穴中,使得她的靈魂瞬間顫慄起來,如同得了羊癲風般,嬌軀痙攣不已,眼睛死死上翻,整個人都彷彿失去了意識,大腦一片空白。

黑暗中,只有大量晶亮的淫水從被老頭插入的小穴中噴濺出來,如同河水決堤般,發出’ 滋滋’ 的聲音,頓時,一股濃重的騷味瀰漫開來。

「好濃的狐臭味……」草叢外,另外一道聲音響起,滿是嫌惡的道,「還有這股騷味……該不會是那老頭在這裡撒尿的吧……」

「什麼……」剛開始的那道聲音變了,有些驚恐的道,「變態,阿香,我們快走……」

說著伴隨著’ 噠噠’ 的腳步聲,那些聲音就漸漸遠去,顯然那幾個女生已經走了。而這個時候林思琪也終於回過神來,神倦意足,身體酥軟的躺在老頭的懷裡,閉著眼睛,任由老頭那滿是腥臭的舌頭在她口中攪拌,和他的手指在自己小穴中抽插玩弄,發出噗滋噗滋的水響。

「怎麼樣,閨女,老頭子弄得你還舒服吧~」

老頭鬆開嘴,抬頭嘿嘿淫笑著。而林思琪則慵懶的睜開眼睛,嬌媚的看了一眼老頭,一言不發。林思琪眼中滿是因高潮而產生的淚水,這嬌媚的眼看的那一個春波蕩漾。頓時,老頭心中也是一蕩,嘿嘿淫笑道,「你不說話,我就當你承認了啊。不過閨女,這還不是最爽的,接下來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極樂世界~」

說著,他將手指從滿是淫水的小穴中抽出來,起身走到林思琪那柔若無骨的嬌軀前面將自己的褲子脫下,露出他那高挺的雞巴來,而林思琪懶懶的看了那雞巴一眼,想要不屑的說些什麼時眼睛卻突然蹬大了,只見那老頭雖然個子矮小枯瘦,但肉棒卻驚人的大,粗略的看上去足足有二十釐米長,嬰兒拳頭那麼粗,在黑暗中挺立間,彷彿一桿長槍般。而且一股不知多久沒洗過才會產生的騷味頓時鋪天蓋地的瀰漫了開來,混著他身上的狐臭味,那種味道別提多噁心嗆人了。

「不……不要……」林思琪驚恐的大叫。

「嘿嘿,閨女別怕,很爽的。」

老頭在林思琪驚恐的目光中將她的雙腿盤在自己的腰上,肉棒緊緊頂著滿是淫水的小穴,雙手將她雙手合攏在脖子後面然後輕喝一聲「閨女,接好了」後就猛的把林思琪抱了起來。然後瞬間撒手,失去支力,林思琪下意識的抱緊老頭的脖子,而屁股則不受控制的往下一坐,使得老頭的大雞巴瞬間就捅入了她的小穴中,發出’ 噗滋’ 的一聲悶響。

「啊……」

處女膜初破的劇痛和巨大肉棒的猛然捅入使得林思琪的小穴產生了一股強烈的撕裂感,而實際上如果不是早先高潮了幾次使得她的陰道變得無比潤滑和相對鬆弛,此時林思琪的小穴早就被撕裂了。而就算是這樣,林思琪還是感受到了一陣彷彿能疼死過去的巨大痛感,陰道軟肉劇烈收縮著,她翻白著眼睛,慘叫出聲,而還沒有完全等她發出聲音,老頭就一把將她吻住,因劇痛鬆開雙手而下墜的身體也被老頭托住柔臀,並上下顛了起來。

「嗯……嗯……」

劇烈的痛感和一絲悄然產生的快感混合起來,使得林思琪身體痙攣,發出奇怪的哼哼聲來,雙眼翻白,意識一片空白,任由老頭將自己像個人偶一樣上下抽插著。一絲絲鮮紅的血液順著老頭的雞巴和陰囊流淌下來,滴到草叢上。

「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

水聲逐漸變大,而肉體撞擊的聲音也不絕於耳,黑暗中,老頭一下一下的顛著林思琪的身體在她的小穴中劇烈抽插著,帶出一團糰粉紅色的嫩肉和粘稠的白色泡沫。林思琪也感覺到痛感漸漸消去,一股難以形容的強烈快感從充實的小穴中瀰漫出來,如同觸電般,一波一波的快感隨著老頭一下一下的抽插而不斷衝擊著她的靈魂。

「嗯……呀……好爽好爽啊啊啊,雞巴好大……小穴好充實……」不知道什麼時候,老頭鬆開了堵住林思琪的嘴,而是轉向了她那上下顛簸不已的大奶子,雙手也不在抱著她的腰,而是轉由林思琪自己死死的抱著老頭的脖子,雙腿死死盤著老頭的腰,重心落在被抽插的小穴上。老頭只負責一下一下的把雪白的粉臀往上推,不斷抽插著林思琪那緊繃著的小穴,「呀哈……我的小穴被老頭操了啊……啊……被一個骯髒的老頭操了呀……被老頭的髒雞巴操了呀……被露天的操了呀……呀呀……」

林思琪甩著頭,舌頭伸出來老長,流著口水,雙眼翻白,笑的異常淫蕩,不住嘿嘿淫叫著,就像被操傻了一樣。

「是吧,很爽吧……」

老頭也有些氣喘吁吁,畢竟支撐著林思琪操她還是很需要體力的。不過他此時淫笑道,「還有更爽的呢,不過我們要回屋玩……」

「……呀呀呀……嗯嗯嗯……不,不行呀呀呀……回去,回去要要要,要經過校舍……會被被被,被看到的啊啊啊啊~」

林思琪大聲浪叫著,不過她還是保留了一絲理性,聞言淫叫著反對道。

「嘿嘿,沒事……只要你不叫出聲,我跑快一點就沒事了……」

「不……不行……」林思琪淫叫。不過等到老頭朝著草叢外跑起來後她就說不出來了,嬌軀劇烈的上下顛簸著,使得肉棒頂到最極限,就連已經進不去的部分也連根沒入——老頭的龜頭已經頂入了林思琪的子宮中!「……噗滋噗滋噗滋……嘰嘰嘰嘰……啪啪啪啪……」

老頭大步跑著,而林思琪則身體痙攣顫慄,死死的咬住嘴唇一言不發,只有啪啪的肉身撞擊聲和噗滋嘰嘰的抽插水聲在寂靜的夜中迴蕩,很快就到了校舍樓前。

「嘿嘿……」

老頭低聲淫笑著,突然停下了抽插,將肉棒拔了出來,抵在小穴口上。

「怎麼了,快操我操我啊……」

肉棒拔出後,林思琪還挺著小穴往前拱了幾下,急切的想要肉棒重新插入,可等到她怎麼弄肉棒都有不進去的時候,她終於睜開眼睛,急聲道。

「嘿嘿……閨女,你在這神聖的校舍樓下面說這個真的好嗎?而且裡面還有你的同學呢,這麼急著讓我操你,不怕她們出來看著?」老頭故意將肉棒在林思琪小穴上面滑動了幾下。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你操我嘛,快操我吧。快在神聖的校舍樓下面操我吧,快在滿是同學的校舍樓下面操我把!」林思琪將大奶子使勁往老頭身上磨著,粉臀也往前挺著,不斷用小穴摩擦著肉棒,淫叫道。

「操你的什麼?」老頭挺著肉棒,引而不發。

「草我的小穴啊……」

「用什麼操你的小穴?」

「用你的大肉棒來操我的小穴啊……」林思琪帶上了哭腔,扭動著粉臀,哭著道,「快插我的小穴,捅死我吧,我求你了……」

「好吧,那我就操你的小穴吧,用我的大肉棒草死你!」老頭聽著校舍樓上似乎有門被打開的聲音,趕緊不敢耽擱,猛的將肉棒一挺,直接插入林思琪的小穴中,深達子宮,發出噗滋一聲悶響。然後急忙大步朝守衛室跑去,林思琪的嬌軀也因此重新晃蕩起來,從小穴處發出連續不斷的啪啪啪聲和噗滋噗滋的水聲。

02高潮迭起,欲仙欲死

老頭跑到校舍的大門前,回頭看了一眼校舍,見到那個開門的學生還沒下來,只有’ 噠噠噠’ 的下樓梯聲音在迴蕩後。他停下身來,在昏黃的燈光下肆意揉捏著林思琪的粉臀,接著他雙手將林思琪的粉臀往兩邊扒開,露出她那不斷收縮,滿是淫水的屁眼來,然後在林思琪疑惑的目光中將她的屁眼往前一推,貼在那豎管狀的門把手上。而且不由分說的就把她的粉臀往上一推,接著鬆手,頓時就在肉棒猛的抽進林思琪小穴深處的同時鐵管不斷摩擦她的屁眼來。

「……啊啊啊……嗯嗯嗯……你,你幹什麼……呀呀呀……好涼……呀呀呀……」

渾身滾燙的林思琪在接觸到門把手的時候嬌軀猛的一顫,屁眼瞬間受涼收縮,帶動著小穴也變得更加緊縮,使得雞巴出入變得困難起來。可隨著鐵管的不斷摩擦,又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從屁眼處傳來,小穴中滾燙的堅硬和屁眼處冰涼的堅硬交織在一起,冰火兩重天,使得林思琪大聲浪叫起來。

「嘿嘿……」老頭淫笑著道,「校舍上有學生下來了呦,你要被看到了哦~」

「不……不要,要要要……趕緊進屋呀呀呀……嗯嗯嗯……」林思琪一驚,小穴收的更緊,快感更加強烈,那種馬上就要被發現的惶恐感使得她的快感更加強烈了。

「嗯?又是不要,又是要的,到底要不要呢?」老頭調笑道,「你聽,那個學生到二樓了哦,已經正在往下下樓梯了哦,她馬上就會看到你被操的樣子,馬上就會看到我們的清純校花被一個老頭操了哦~」

「……不要……呀呀呀……不要……」

林思琪狂甩著頭,不斷插入陰道深處,頂到子宮裡的肉棒弄得她欲仙欲死,屁眼處的冰涼也弄得她靈魂顫慄,再加上即將被同學發現的惶恐感,使得她小穴劇烈收縮,馬上就要高潮了。

「嘿嘿……」

老頭也不敢玩火,在調笑了林思琪一下後,聽著那腳步聲已經到了一樓正在往這走來的時候,他趕忙開鎖跑出大門然後鎖上,並在那個人出來的瞬間閃身跑到了門衛室面前。

「我就在外面操你怎麼樣?」老頭貼著林思琪的耳朵小聲淫笑道。

「……嗯嗯嗯……不呀……不行呀……會被發現的呀呀呀……」

林思琪雙眼迷離,隨著身體的上下顛簸視線也晃蕩不定,不過她還是看到了外面的樣子。這外面是一條南北向大道,而在大道的對面,就是另一棟校舍,還是男校舍。於是她低聲浪叫道。

「嗯?什麼聲音?」

就在這時,一道女聲從被鎖住的大門內傳來,滿是疑惑,而且聽著腳步聲,她似乎還走了過來,接著大門一響,似乎正趴在大門的縫隙中往外看。

林思琪一驚,牙齒死死咬著嘴唇,右手也捏住鼻子,努力憋著,堅持不發出聲音。黑夜中,只有’ 啪啪啪’ 的肉體撞擊聲和’ 噗滋噗滋’ 的水聲在迴蕩。

「……姦夫淫婦……」那人低聲嘟囔了一聲,聲音中滿是厭惡,但是她不知為什麼,卻並沒有走,依舊留在那裡聽著聲音,而且還努力的扒著門想要偷看,「一個老頭也敢叫雞。」

原來,她根據空氣中瀰漫的狐臭味,還有在外面操穴的情況,判定了是老頭在叫雞。

‘ 這個是……孫楠楠?’ 林思琪聽著聲音有些耳熟,在身體的晃蕩和不斷湧來的強烈快感中,理智如同波浪滔天的大海中一隻紙船般,在隨時都會沉沒的的情況下苦苦搜尋著這個聲音的信息,而過了片刻,在她雙眼翻白,身體痙攣的時候,她終於想起來這個人是誰——正是她的閨蜜,膽子一向很大的八卦女,孫楠楠!’ ……嗯嗯嗯……原來我是雞啊……閨蜜說我是雞呀呀呀……嗯……我是雞呀呀……只要有錢,誰都可以操的雞嗯嗯嗯……’ 頓時,林思琪的身體痙攣了,那種被好友偷聽自己被操的羞恥感和隨時都會被發現的惶恐感交織在一起,還有憋著氣,努力不發出聲音的窒息敢,混合著從小穴裡傳來的強烈快感,使得她的理智瞬間被淹沒了,紙船傾覆,大腦一片空白。雙手死死的摟著老頭的脖子,雙腿也死死的盤著老頭的腰,粉臀死死的往前頂著,努力讓小穴將肉棒吞的更深,直抵子宮的盡頭。仰著頭,再也忍不住,就要高聲淫叫出來,不過老頭眼色快,趕忙伸手雙手,將她的鼻子和嘴死死捏住,連呼吸也不能。

頓時,林思琪雙眼死死外翻,嬌軀緊繃,劇烈痙攣了起來,在窒息和快感中,她的身體顏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得潮紅一片,雞皮疙瘩也浮現了出來,滿身都是。

然後過了有一兩分鐘的樣子,林思琪緊繃的嬌軀鬆弛下來,頭一歪,沒有了動靜,也不知道是高潮的昏了過去,還是被憋死了。

「嘩嘩嘩……」

而老頭則無聲的淫笑了一下,看了大門一眼,一手摟住林思琪那酥軟的嬌軀,一手從林思琪的屁股下面撈進去,抓住她那如同饅頭一般,滿是淫水,滑不溜手的小穴,猛的往外一拔。

頓時黑暗中,隨著一道如同什麼東西從真空拔出來發出的’ 啵’ 一聲悶響,一陣嘩啦啦的水流聲響了起來,一股濃重的騷氣也瀰漫開來。

「想不到這老頭還蠻厲害的……」大門後面傳出了孫楠楠的嘟囔,接著腳步聲響去,顯然,她認為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就憑老頭的身體絕對不會有第二次,所以走了。

「嘿嘿……」

老頭淫笑著,就這樣一手摟著林思琪那香汗淋漓,酥軟無比的雪背,一手抓著她那鼓鼓的饅頭逼,一腳將門衛室的大門踢了開來,大步走了進去。

屋裡的裝設很簡單,狹小的空間裡只有東面的一扇用防盜網保護起來的大窗戶和窗戶下面的陳舊辦公桌,桌子上一些書籍和水,糖果之類的雜物,一張木床,以及床後面一扇用布簾子遮住的門,通向僅能容納一人行走的浴室。

老頭進來後用胳膊將門撞上,然後緊緊的抱著林思琪,將抓著她饅頭逼的手伸出來把門栓上。頓時,因為不透風,屋裡的狐臭味更加濃重了。

「多好的閨女啊,嘖嘖。」老頭把滿是晶亮粘稠淫水的手放在眼前仔細的觀賞,張開枯瘦的五指,一絲絲白色的粘液在他滿是老年斑,如同樹皮般的手指間形成晶亮的絲線,並慢慢下墜,落到林思琪的臉上,「這淫水,真香。」

老頭貪婪的將滿手的淫水舔了個乾淨,然後把林思琪平躺著放到了木床上,分開她的雙腿,露出她那饅頭一樣的小穴。而老頭操了那小穴這麼久,到現在才真正看清它的樣子。

光滑無毛,粉紅色的陰唇外翻著,滿是粘稠晶亮的淫水,因為剛把雞巴拔出而被肉棒撐大的小穴還沒有合攏,嫩嫩的,一開一合,如同在呼吸般,不斷吐出一股股的透明淫水,很快就把床單弄的濕透了。

而剛剛高潮過後的林思琪,嬌軀也是緋紅無比,渾身香汗淋漓,面色滿足,兩個大奶子挺立,隨著她的呼吸而顫顫悠悠的晃動,煞是誘人。

「嘿嘿,真好,這樣好的閨女,怎麼說也得幹出一個’ 正’ 字,才能對得起我啊。」

老頭淫笑了一聲,隨手拿起一隻不怕水的記號筆,在林思琪的小穴和屁眼之間,也就是會陰的位置,畫了一道橫線,作為’ 正’ 字的第一個筆畫。接著,他彎下腰,跪在林思琪的身前,把頭埋到林思琪的饅頭逼上,大口大口的舔弄起來,發出陣陣口水聲。

「嗯~~」

林思琪皺眉,發出無意識的哼哼聲,嬌軀也拱起來,想要逃避老頭的舔弄。

畢竟她剛剛高潮過,小穴敏感,這個時候舔她,就不是爽了,而是會非常難受,就想是男生高潮射過之後不能在接著操穴一樣。

但是無論她怎麼躲都沒用,老頭如影隨形,接著伸手將她的胯部按住,更大大力的舔弄起來,特別是陰蒂,更是得到了特殊照顧。

「啊……啊……」

林思琪發出了像哭一樣的呻吟聲,嬌軀顫抖,掙扎不已,粉拳如同下雨一般朝老頭打來。但是沒用,老頭直接用牙齒咬住她的陰蒂,狠狠的磨著。

「啊……啊……」

林思琪嬌軀一拱,直接醒了過來,看到老頭正在舔自己的小穴,愣了一下,似乎非常震驚,難以置信的道,「剛才,剛才的那些,都不是夢?」

「當然不是夢啦。」

老頭淫笑了一聲,滿臉淫水的將嘴從陰蒂上鬆開,換一隻手捻上去,另一隻則拿來旁邊桌子上的裝著涼水的瓶子直接貼在林思琪的屁眼上,淫笑著道。

「你你你,你放開我,我要告你強姦!」林思琪瞬間崩潰,大哭著道。

「閨女,我這是在幫你,怎麼就成強姦了呢,現在的小青年真是的,好心當成驢肝肺。」老頭搖了搖頭,似乎很是痛心,接著將頭埋到林思琪的大奶子上,大口舔了起來。

「……啊啊……我不告你強姦了,只求你放我走,不要舔了好不好?」林思琪面色恐懼,赤裸的嬌軀痙攣,難受的感覺中開始摻雜了一絲快感,她哭著道。

「不行啊閨女,幫你幫到底,送佛送到西,你的慾望還沒有完全發洩出來呢。」

老頭搖頭。

「……啊啊……嗯嗯……別舔了……好難受……小穴好難受……」

難受的感覺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強烈的快感瀰漫開來,一陣陣空虛的感覺從小穴中傳來,使得她的理智完全消失,林思琪哭喊著道,「小穴好難受啊……」

「我可以幫你讓它不難受,閨女你要不要我幫啊?」老頭淫笑。

「要要要啊啊……我要……」

「那說’ 操我’ ,說’ 爺爺,用你的大雞巴操我’.」

「快,快操我啊,爺爺快用你的大雞巴操我啊!」林思琪如同杜鵑啼血,嬌軀痙攣的道。

「好嘞!」

老頭淫笑一聲,對準小穴,將腰一挺,瞬間將雞巴捅入林思琪的小穴中,卷帶起小穴周圍的嫩肉都隨著雞巴深陷到了裡面,發出噗滋一絲悶響。不過在小穴外面,還是有一截粗大的雞巴沒有進去,都已經頂到子宮口了,林思琪的陰道還是無法完全容納老頭的肉棒。

老頭把林思琪扶起來,靠在牆上,端著她的臉往下身看,道,「看到了沒有,閨女你的小穴被我的肉棒插進去了。」

林思琪迷離的目光隨著老頭的手看下去,只見老頭那稀疏發黃的陰毛下面,一根留在外面小半截的大雞巴正插在自己那粉嫩滿是淫水的小穴中。那根肉棒足足有嬰兒拳頭那麼粗,漆黑漆黑的,與自己那粉紅肉嫩的小穴形成鮮明的對比,而且因為那根雞巴太過於巨大而使得小穴被撐的滾圓滾圓的,連小穴周圍的嫩肉都被帶進去了,形成一個凹形。

「嗯嗯……看到了,討厭,爺爺你的漆黑大雞巴插進人家的粉嫩小穴了……

人家的小穴都被你撐爆了……「林思琪一臉的淫蕩,那種親眼目睹自己的小穴被雞巴插入的情景使得一股異樣的快感從她的靈魂中瀰漫開來,如同觸電般,小穴劇烈收縮,嬌軀顫慄,流著口水道,」快操我啊,操死我啊!「

「爺爺也想操你。」老頭感受著小穴中突然加大的緊繃度和不斷蠕動允吸的軟肉,強烈的快感襲來,使得他險些沒把持住不再調教林思琪而直接開干,暗道一聲極品,他淫笑著對著林思琪道,「可是爺爺的大雞巴無法全部插進去怎麼辦,閨女你的小穴太短了。」

「……不是還有…子宮嘛……你操進我……我的子宮裡來……不就……不就能全部插進來了嘛……」林思琪媚眼如絲。

「嗯,閨女你真聰明,不愧是年級第一名。」老頭淫笑了起來,然後道,「閨女,你就看好了,看我操進你的子宮!」

說著,老頭就淫笑著把林思琪的雙腿抱了起來,擺成M形架在林思琪的香肩上,讓林思琪自己抱著,而他自己則把雞巴抽出,帶出一片淫水後,將林思琪屁眼下的水瓶拿來起來,隨手擰開,把口塞進林思琪的屁眼中,就咕嚕嚕的灌起水來。

「呀呀呀……屁眼腸子好涼啊啊啊……爺爺不要……」

林思琪嬌軀頓時僵住了,滾燙的屁眼突然被涼水一灌,溫度瞬間降了下來,冰火兩重天的感覺使得她的嬌軀一陣顫慄。

「給小穴降降溫,才能玩的更久,爽的更久,才能把慾望發洩的更加徹底,閨女,爺爺是為你好啊。」

老頭則嘿嘿笑著,不管不顧,把瓶子拔出來又往林思琪小穴裡塞去,剩下的涼水瞬間一擁而入,將陰道灌滿甚至流到了子宮中。林思琪高聲尖叫起來,嗓子都嘶啞了,嬌軀劇烈的抽搐,異樣的快感瞬間將她淹沒了。

而直到這時候,老頭才扔下手中的瓶子,一手扶著腰,一手扶著粗大的雞巴,在林思琪的小穴上摩擦了幾下,屁股一動,猛的往裡一搗,瞬間齊根沒入,冰水四濺。

頓時,林思琪嬌軀痙攣更加劇烈,也不知道是因為痛還是爽到極點,她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下來,嘴巴大張,口水也大量低落,雙眼翻白,嬌軀痙攣,大小便都失禁了,一股黃色的尿液直接尿在老頭那近在咫尺的陰毛上,發出濃濃的騷味。

「嘿嘿……爽吧。」老頭嘿嘿一笑,把雞巴抽出,帶出大團嫩肉,然後猛的頂進去,劇烈的抽插起來,發出啪啪啪的肉身撞擊聲和噗滋噗滋的水聲。

「……爽……爽呀呀呀……嗯嗯嗯……啊啊啊……」

林思琪鼻涕眼淚都流了出來,狂甩著頭,嘴巴大張,尖聲淫叫著,「好爺爺……好爺爺……嗯嗯嗯……呀呀呀……」

老頭伸手,使勁的捏著林思琪的大奶子,雞巴噗滋噗滋的操著,如同砸釘子般,猛插猛搗,根根盡沒,操進林思琪的子宮中,淫水四濺,操的林思琪的淫水都變成了白色的糊狀物。

「……啊啊……嗯嗯……呀呀……爺爺爺……我好……好爽呀……你的雞巴好粗啊……子宮要被操破了……不行了呀……」

極度強烈的快感從小穴和子宮中傳來,滾燙的肉棒和冰涼的水,共同刺激著林思琪的靈魂。林思琪狂甩著頭,發出如杜鵑啼血般的淫叫聲。

「……要洩了啊!!!!」

淫叫著,她猛的低下頭,死死的盯著自己被大雞巴狂操的地方,嬌軀如同羊癲風般劇烈的抖動起來,連老頭都險些沒壓住她。

「嘿,閨女……」

老頭的身體也忍不住劇烈的顫抖起來,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動作越來越激烈,啪啪啪的聲音幾乎連成了一線,連噗滋噗滋的水聲都被壓的要聽不見了。最後,他猛的搗入子宮後,死死的頂著子宮壁,抱著林思琪,不動了。

而林思琪的淫叫聲也到了頂峰,也死死的抱住老頭,小穴死死的往前頂著,嬌軀顫慄著不動了。

半晌,老頭才放開林思琪,林思琪則軟軟的倒了下去,似乎已經昏迷了。

「爽,真是好爽,好久都沒這麼爽過了。」老頭站了起來,似乎有些頭暈,枯瘦的身子晃了晃,然後猛的一甩頭,穩住身子,咂麼著嘴,感慨道。

「只可惜……」

他有些遺憾的嘆了口氣,摸著自己枯瘦緊縮的陰囊,道,「已經沒有精液了,無論怎麼樣都已經射不出來了,只能射出一些前列腺液。要不然把精液射進這閨女的子宮中,多好。」

他遺憾的嘆著氣,看了看牆上的鐘,「已經凌晨一點多啦,這閨女早上還要上學呢,得趕緊把她弄醒,然後給她洗洗澡,送回去睡覺啊。」

說著,他走進浴室裡接了盆水,走到床前時心中卻是一動,淫笑著打開門,將水盆放在了外面的大路上。然後轉身到屋裡將林思琪以抱著小孩尿尿一樣的姿勢抱了出來。

雙手抱著她的大腿,把林思琪的小穴朝著大道對面的男生宿舍樓挺了一下後,才蹲下身來,把林思琪的兩腿靠在膝蓋上,一隻手拖著她的粉臀,一隻手抄著水往林思琪的小穴上使勁的搓了搓。

抄著水,將林思琪小穴上粘稠的淫水洗乾淨後就扒開她的陰唇,朝她那滿是淫水被操成白色粘稠物的小穴一把一把的抄水沖了起來,在黑暗寂靜的夜裡發出嘩啦啦的水響。

「……嗯?」

受到涼水的刺激,林思琪嬌軀一震,幽幽醒了過來,見到自己被老頭在大道上,如同撒尿一樣的姿勢朝著男生宿舍樓洗著小穴的時候,小穴一縮,嗲聲道,「爺爺,你好討厭,幹嘛在大道上給人家洗小穴啊,被人看到了該怎麼辦?」

「外面涼風習習的,吹得多舒服啊。而且被那伙男生看到了不更好嗎?一群雞巴同時操你,不更爽嗎?」老頭朝著林思琪的耳朵哈了口氣,道。

「討厭~」林思琪白了老頭一眼,把大腿叉的更開,任由老頭肆意把玩沖洗著自己的小穴。

「嘿嘿。」

老頭嘿嘿一笑,把林思琪抱入了水盆中。盆很深,水也很多,直接淹沒了林思琪的大奶子,不過卻有點小,林思琪只有把膝蓋窩架在盆上,小腿翹在外面才能行。

老頭在後面抱著她,將她的大腿分的更開後把手伸入水中,並起手指,開始做出抽插的動作,掏弄起林思琪的小穴來,而隨著他的動作,一股股略帶白色的

顏色從林思琪的小穴中瀰漫開來——這是林思琪的淫水和老頭射出的前列腺液的

混合物。

老頭就這樣對著男生校舍樓掏洗著林思琪的小穴,過了一會兒林思琪的小穴不在流出略帶白色的東西后,他咬著林思琪的耳朵道,「閨女,你真騷,我都操你那麼多次了,還能流出淫水。我一邊洗你一邊流,怎麼可能洗的乾淨嘛。」

林思琪紅著臉,輕哼一聲,「你以為為什麼啊,還不是爺爺你手指不老實,洗就洗吧,幹嘛玩我的陰蒂,還在人家的小穴裡攪拌,都插進子宮了。」

「我這不是想給你洗的更乾淨嘛,畢竟給全華縣著名的清純校花洗逼的機會可不是誰都有的。」老頭淫蕩一笑。

「討厭~人家不理爺爺你了。」林思琪把頭一橫。

「好好,爺爺錯了好不好?」老頭淫笑著,半是玩弄半是清洗的把林思琪的粉臀,屁眼,小腹,奶子,大腿,小腿,粉背,長發通通洗了一遍,最後換了遍水,全部沖洗乾淨後,他遞過內褲和奶罩來道,「好了,穿上趕緊去睡覺吧,閨女你明天還要上課呢。」

「上課,什麼上課?」

林思琪一愣,歪頭迷糊了一會兒才想起來自己是個學生,明天還需要上課,在連續不斷的操穴高潮和被玩弄中,自我保護封印起來的記憶如潮水般復甦湧來,如同很久很久以前的記憶一樣,恍若隔世,陌生的自己都不敢相信。

林思琪頓時就如同被雷擊了一般,面色一陣紅一陣白的,渾身直哆嗦,暴露在外面的大片肌膚如同進入了南極冰窟般,湧現出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呆了一會,她轉身踉踉蹌蹌的跑進校舍中。

而老頭也收斂了淫蕩的笑容,沉默著看著林思琪那略帶緋紅的雪白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待續…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