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護士女兒

丁雪倩,今年21歲,是一家醫院的小護士。真是人如其名,175的身高,雪白的肌膚,豐腴的小臀,特別是她那雙修長纖細的美腿和那一對令男人心動的大奶子,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聯想萬千。

丁雪倩的父親丁思宇,是一家公司的老闆,前幾天出發在外,今天晚上就要回來了。雪倩興奮得告訴他。丁思宇是個作業工人,長年在野外工作,今天雪倩特別興奮。下午很早就從醫院請了假,回到家後迅速地打扮了一帆,紅色的連衣裙,豐滿的大腿就像出水芙蓉似的從裙子裡伸出來,粉色的羅襪,紅色的小皮靴,雪白的脖子上還帶了一個絲巾,是那種讓男人見了都心動的淑女裝。

這天丁思宇早早地定了飛機票,心急火燎地往家裡趕,人們都很奇怪,才出來這麼幾天,也用不著想家想成這樣。其實丁思宇確實有一件事令他牽掛,那就是他那美麗的乖乖女丁雪倩。

近家心切,她還沒掏出鑰匙,心裡已經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了。門後等待著他的會是什麼,他早知道這將近有六年了,他每次每次出發回來都回令他激動不已。

一打開門,就看見那雙饑渴的充滿溫情脈脈的眼,盯著她大概已有十七年了吧。他覺得自己的眼睛再也離不開她那雙眼了。

他定了定神,回手關上了門。一轉身,丁雪倩的整個人已被擁入自己那個寬闊的胸懷之中。深吻時,他感覺得到對方的期盼如他的呼吸一般地急促。兩人一言不發的進了她的房間。

窗簾已被拉好,床也鋪好了新的床單。

他回眸一笑,放下公事包就開始去解她的鈕扣。並在雪倩的臉蛋上狂吻起來,雪倩起初一驚但並沒有反抗,反而用小嘴主動迎了上去,丁思宇用力潤吸著女兒的小嘴似乎想把它吃了似得,甚至發出嘖嘖嘖的響聲,兩人就像是初戀的情侶那樣忘情。

雪倩主動地抓住父親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奶子上,丁思宇也隔著衣服用力的搓著女兒的奶子,可只一會丁思宇突然放開了女兒,“爸你怎麼了?”雪倩問到。

“別叫我爸叫我情哥哥”丁思宇色迷迷地看著眼前這位玉女說。

“情………哥哥………好………哥哥,好………老公………”雪倩不太自然地叫著。

“你趴到寫字臺上去”丁思宇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說到,雪倩慢慢爬上了寫字臺,並把紅色的連衣裙主動地翻到了腰濟肥臀翹向了天上,大腿就這麼一張開來,大陰唇也就跟著分離開,露出裡頭粉紅的嫩肉,連原本隱藏在花蕊上緣的陰核,都含春發硬的凸出來。

丁思宇看見淑女般的女兒這樣淫蕩的挑逗他,他也是饑渴難耐,飛快地走了過來解開褲子,露出那粗大的陽具,直徑足有5釐米,長度差不多有20釐米了,現在早已是青筋暴漲,對著雪倩的肥臀一跳一跳的。

丁思宇並沒有過多地與女兒糾纏,而是直接用手撫住女兒的肥臀,將龜頭貼在雪倩的陰道口,慢慢的插了進去,隨著這麼巨大的肉棍的插入,雪倩的身子開始微微發抖,最後丁思宇用力向前一頂,整條肉棍完全插進了雪倩的肉逼之中去,“啊………爸爸你輕點………疼啊………”雪倩禁不住叫了出來。

可是丁思宇並不開始抽插反而兩手插腰,粗大的肉棍把雪倩的肉逼撐的好大,真是好過癮。

“乖女兒,你試著動一動好嗎?”丁思宇色迷迷地對雪倩說到,sosing.com雪倩順從的身體開始前後擺動,讓丁思宇的肉棍在自己的肉逼裡進行活塞運動,起初雪倩似乎不大適應,節奏掌握的不太好,可後來在丁思宇的引導下雪倩開始大幅度的前後擺動起來,就這樣雪倩的肉逼開始大幅度的套弄丁思宇的肉棍。

“雪倩你不想轉過頭來嗎?你不想看著他用肉棍插你的情景嗎?”丁思宇興奮得對雪倩說,雪倩順從的轉過頭來,兩眼緊盯著肉棍與肉逼得活塞運動,身體更是加快了擺動。

“好爸爸………親哥哥………好老公………啊………插的他………痛快極了。爸爸!你真是他最好的親丈夫,親老公………他好舒服,啊!太美了!哎呀………他要上天了………爸………快用力頂。啊………老公………唔………老公………他………要………出………來了………喔………”

此時的雪倩再也不裝淑女了,發狂般的開始浪叫,“情哥哥………好………好哥哥………插………插死………妹妹了,好………好舒………舒服………舒服………呀………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要………要………死………死………了………了………”

雪倩明顯已經高潮了,雪倩的卵液將他父親的肉棍都弄得濕漉漉的,可是他父親依然不為所動似得,依然讓她自己玩,只是一隻手握著雪倩的纖足,玩弄著女兒家的羅襪和雪倩紅色的小皮靴。

這是雪倩每次拌淑女裝的時候都穿的,今天雪倩特意為爹地要回來才精心打扮,這身打扮會讓每個男人都會想入非非,可現在當父親粗大的肉棍插在自己的肉逼裡時,這幅狂龍戲淑女圖更是讓人爽死。

“啊………嗯、老公………嗯………喔………喔……爽死我了,啊,老公我不行了………啊………我………我不行了………喔………爽死了………”雪倩再也抑制不住。

正當丁思宇手握雪倩的雙足玩弄的興起的時候,雪倩忽然雙足緊繃,腳趾繃直,雖然隔著軟靴但仍看得出,臉頰羞紅嗷嗷嗷竟情不自禁的叫了起來,丁思宇知道雪倩是達到高潮了才有這樣的反應,“好玩吧?那就在快點”

丁思宇故意挑逗她,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裝淑女,在加快點。丁思宇命令說到。雪倩果然聽話,肉逼快速套弄著丁思宇粗大的肉棍。

這時丁思宇突然向後退了一步,將肉棍從雪倩的肉逼裡抽了出來,然後竟獨自坐到椅子上了,任憑雪倩再怎麼扭臀弄姿也沒有再過去,丁思宇這是在有意挑逗雪倩,果然雪倩再也熬不住了,從桌上跳了下來,主動地分開雙腿,可丁思宇伸出兩隻有力的大手撫住了雪倩的纖腰,讓她不能坐在自己的肉棍上,“雪倩啊,快說自己是蕩婦”,丁思宇在有意的調戲雪倩。

“他是個蕩婦以後再也不敢裝淑女了,情哥哥快幹我,幹我”,用手引導父親的肉棍再一次的插入了自己的肉逼,丁思宇只是色迷迷的任她自己去引導,並不主動插她,雪倩竟然自己一曲一伸的蠕動起來。

丁思宇雙手伸到了她的胸前慢慢地解開了雪倩的裙帶,將她的連衣裙脫去了,然後伸手去解雪倩的胸罩,隨手將它扔了出來,正好落在了他的頭上,看雪倩這麼淫蕩的樣子,他早就把持不住了,隨手拿起雪倩的胸罩,掛在了他的大雞巴上,啊……他要泄了……啊………,屋子裡傳來雪倩的一聲浪叫,隨即漸漸平靜了下來。

雪倩終於泄了,渾身無力一絲不掛得倒在了丁思宇的懷裡,可丁思宇似乎才剛剛開始,他將雪倩抱了起來放在了床上,一隻手抓住雪倩的一隻紅足(雪倩還穿著粉色的羅襪和紅色的小皮靴)將雪倩的雙腿分開,雪倩渾身無力的任憑丁思宇擺佈著,雪倩肥白光潔的陰唇毫無掩飾的展現在了丁思宇的面前,只有一小片淺短性毛的陰阜。

此時一片狼藉,滿是油亮漿糊狀的沾液,可丁思宇似乎並不嫌雪倩髒,用嘴一下就親在了雪倩的陰唇上,四“唇”相對發出嘖嘖潤吸的聲音,雪倩也輕聲的低吟著,似乎有些羞卻,可丁思宇吸的聲音卻越來越大,弄得雪倩滿臉羞紅卻也只能任他吸啯。

過了好一會直到丁思宇將雪倩的陰戶舔得乾乾淨淨才抬起了頭,看到雪倩害羞的樣子,知道女孩子都要擺淑女的架子,可越是這樣丁思宇的興致似乎越高了,丁思宇讓雪倩趴在床上,左手抱起了雪倩一條嫩腿,將那條驚世駭俗的肉棍對準了雪倩的肉逼緩緩的插了進去,慢慢的直到它全部插入。

腰部開始向前挺動,肉棍又開始在雪倩的肉逼裡的活塞運動,雪倩單腿跪在床上,絲毫用不上力,只能任憑丁思宇的肉棍抽插著,突然丁思宇的肉棒開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使雪倩覺得幾乎要達到內臟,但也帶著莫大的充實感。雪倩的眼睛裡不斷有淫欲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觸電的感覺。

丁思宇更不停地揉搓著雪倩早已變硬的乳頭和富有彈性的豐乳。雪倩幾乎要失去知覺,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不停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啊,不行了………他不行了………喔………爽死了………”雪倩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那是高潮來時的症兆,粉紅的臉孔朝後仰起,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動著。

激痛伴著情欲不斷的自子宮傳了上來,雪倩全身幾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湧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的溢出。

丁思宇手扶著雪倩的臀部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則用手指揉搓著陰核。雪倩才剛高潮過的陰部變得十分敏感,雪倩這時腦海已經混亂空白,原有的女人羞恥心已經不見,突來的這些激烈的變化,使的雪倩原始的肉欲暴發出來。

她追求著父親給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動起來,嘴裡也不斷的發出甜蜜淫蕩的呻吟聲。

“啊………好爽………爸………你幹的他爽死了………喔………女兒………讓你幹死了………喔………”

丁思宇用猛烈的速度作前後抽動,使雪倩火熱的肉洞裡被激烈的刺激著,又開始美妙的蠕動,肉洞裡的嫩肉開始纏繞肉棒。

由於受到猛烈的衝擊,雪倩連續幾次達到絕頂高潮,高潮都讓她快陷入半昏迷狀態。她沒想到,她竟然在會是在父親的肉棒下得到所謂的高潮。

“啊………爸你的大肉棒………喔………幹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老公………我要死了………喔………”

雪倩再次達到高潮後,丁思宇抱著雪倩走到床下,用力抬起她的左腿。

“啊………”雪倩站立不穩,倒在床邊,她雙手在背後抓緊床沿。

“雪倩,我來了………”丁思宇把女兒修長纖細的美腿分開,在已達到數次絕頂高潮的淫穴裡,又來一次猛烈衝擊。

“啊………爸………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喔………大肉棒………幹的我好爽………喔………”

丁思宇用力抽插著,雪倩這時下體有著非常敏感的反應,她嘴裡冒出甜美的哼聲,雙乳隨著父親的動作擺動。

這時候,丁思宇雙手抓住女兒的雙臀,就這樣把雪倩的身體抬起來。雪倩感到自己像飄在空中,只好抱緊了父親的脖子,並且用雙腳夾住他的腰。丁思宇挺起肚子,在房間裡漫步,走兩、三步就停下來,上下跳動似的做抽插運動,然後又開始漫步。

這時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幾乎要進入子宮口裡,無比強烈的壓迫感,使雪倩半張開嘴,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因為高潮的波浪連續不斷,雪倩的呼吸感到很困難,雪白豐滿的雙乳隨著抽插的動作不斷的起伏顫動著。

抱著雪倩大概走五分鐘後,丁思宇把雪倩放在床上仰臥,開始做最後衝刺了。他抓住雪倩的雙腳,拉開一百八十度,肉棒連續抽插,從雪倩的淫穴擠出淫水流到床上。

高潮後的雪倩雖然全身已軟棉棉,但好象還有力量回應父親的攻擊,挺高胸部,扭動雪白的屁股。

“唔………啊………我完了………爽死了………喔………好爽………爽啊………”

雪倩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配合丁思宇肉棒的抽插,旋轉妖美的屁股。肉穴裡的黏膜,包圍著肉棒,用力向裡吸引。

“啊………爸………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喔………你幹死我了………爽死………我爽死了………喔………”

丁思宇一手抱著雪倩的香肩,一手揉著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張一合的小穴裡,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雪倩也抬高自己的下體,用足了氣力,拼命的抽插,大龜頭像雨點般的,打擊在雪倩的子宮上。

“雪倩!爸出來了!”

丁思宇發出大吼聲,開始猛烈噴射。

雪倩的子宮口感受到父親的精液噴射時,立刻跟著也達到高潮的頂點。她覺得自己連呼吸的力量都沒了,有如臨終前的恍惚。“喔………老公………啊………爽死我了………啊………”雪倩軟綿綿的倒在床上。

其實真正與父親有亂倫的事,在雪倩8歲那年就有了。爸爸丁思宇那時候還是一個學校的教員,媽媽是醫院的護士。爸爸很懶,除了有課,天天就在家看書,做家務,蒔花弄草。雪倩姐妹很喜歡跟她爸爸一起玩,而很怕天天板著臉的媽媽。不過媽媽不是上班,就是因為夜班而在家睡覺,很少有空與女兒們交流感情。

雪倩那時上小學,兩個妹妹還在幼稚園。雪倩經常纏著爸爸教她功課。爸爸也就會把她抱在懷裡教她。她只知道爸爸對她很愛護的,總是會親親她的小臉頰,摟摟她的小身體。有時她犯了錯,爸爸會開玩笑地剝下她的褲子在她圓圓的小屁股蛋上打兩下。不過她是不怕的。因為爸爸打得一點也沒有媽媽重,簡直就像是在拍拍她的小屁股。

爸爸拍過屁股後還會邊撫摸她的屁股邊問她:“痛不痛?”

她總是撒嬌地說:“爸爸摸摸他嘛,人家屁股好痛。”要爸爸好好地繼續按摩她的小屁股。

這時爸爸就會讓她把小屁股撅起來,把褲子拉到膝蓋下面。她總是興奮地把褲子拉到腳踝,然後把屁股翹的高高的來接受爸爸的愛撫。爸爸的手在小雪倩的眼裡就是一雙魔手:它會一會輕一會重地在小雪倩的屁股上遊動,總是讓她感到非常舒服。

爸爸有時會把兩個屁股蛋用力的扒開,用舌頭舔裡面的小屁眼。這時小雪倩屁股又痛,屁眼又癢。她便嘻嘻笑著躲避爸爸的魔手與怪舌。

而爸爸就會一把把她抱在懷裡,把臉上的鬍子釵蹭在她嫩嫩的小屁股上,並開心地笑著。然後再把她抱在懷裡邊親她的臉邊揉她的身子。

只要家裡只有他們兩個人,爸爸就會跟她玩這個“打屁股”的遊戲。

爸爸雖然沒有讓她不要跟別人說。但她因為從未看到爸爸跟妹妹們玩過這遊戲,在她小小的心眼裡也就把它當作爸爸與自己的小秘密。

隔三差五就會與爸爸攪合在一起,讓爸爸摸摸她的小屁股,再摸摸她的胸和背,因為那裡癢嘛!有時爸爸還會摸摸她尿尿的地方。不過那時她只覺得爸爸弄那裡會弄痛。不過,後來她也會讓爸爸摸摸那兒。

那時一個週末,丁思宇帶著他十歲的小女兒,雪倩,一起去渡假,渡過一個只有他們父女的假日。這是他計畫了好久,而一直未能實現的願望,卻意外的由於妻子的出差而把這一個大好的機會送到了他們的眼前。

很久以來,他就在垂涎女兒的身體。曾經有一次,他和女兒在水池裡玩按摩遊戲。

他讓她按摩他胯下的雞巴,他則替她按摩她小小的身體。很顯然,她不知道她在做什麼,她更不知道當她掛著那純潔的表情替爸爸按摩胯下的時候,給他帶來了多大刺激和多大的歡愉。

他差一點就衝動地把她的小腦袋按下來,把他那粗壯的雞巴就插進她的小嘴,在那裡射出滿蓄的精華。可惜的是,丁思宇當時沒敢那麼做,因為最大的阻礙就是他的妻子。

不知道是不是他疑心太過大,他總覺得她,他的妻子,知道他狂妄的欲望。

不過這一切都將過去。在這個週末,他將把她,雪倩,他的女兒,抱在懷裡盡情的愛撫。

為此,他特地買了一種名聞遐邇的春藥。他確信,他們將要有一段極樂的時間。

他在他們城市裡最好的賓館租了一間最好的客房。而給他印象最深的是浴室裡巨大的泡沫浴池和周圍圍成一圈的鏡子。

在訂房間的時候,光看著這些擺設,想像著即將到來的極樂,就足夠他的老二硬上半天了。

他們在下午四點到達。很快的,吃完了晚飯,他帶著雪倩進到浴室,他計畫中極樂的場所。雪倩不知道自己即將變成父親嘴裡的美食,還高興的在浴池裡蹦蹦跳跳,濺得水花四散,尖叫著:爹地,爹地,你看,多好玩呀!”他笑著回答她:是的,親愛的,你不知道將會有多麼有趣的事等著他們。”

丁思宇看著她嬌小的身體裹上小孩式的比基尼泳裝,他感到他的傢伙開始發硬。為了掩飾迅速勃起的雞巴,他跳下浴池,讓一早就放滿浴池的泡沫遮住他的下體──儘管他最初放進這些泡沫的原意,是不讓雪倩發現他水面下的身體實際上是赤裸的。

遊了一會兒泳,他決定該輪到自己快樂了。他抱住雪倩,看著她因激動而嫣紅的小臉和從泳衣裡露出的雪白的肌膚,努力壓抑著自己吻上去的衝動,問:渴了嗎?”

“嗯!是的”雪倩用力的點點頭,那嬌憨的模樣讓他忍不住熱血上湧。

“哪………”他指著桌子上的一個杯子說:那裡有你最愛喝的柳丁汁,你去喝吧。”事實上,除了橙汁,他還在裡面放了一些藥,就是一種催情藥劑,好讓她能夠毫無壓抑的體會到變成女人的快樂。

看著雀躍的爬出浴池去喝飲料的雪倩,他輕撫著水面下早已堅硬得不能再堅硬的雞巴,他知道,終於可以給自己一些獎勵了。

“嗨!倩倩,過來。”他輕喚著他的女兒。“哎!”雪倩以不必要的大聲回答了他,隨後發生的事讓他慶倖自己買了那東西。

“爹地,”雪倩嬌滴滴的叫他:人家覺得好熱哦………她不停地扯著自己的衣領,胸口暴露出越來越多白皙的肌膚,他看得差點要噴鼻血。

“過來,”他竭力裝出一副沒有什麼的樣子,微笑的說:到水裡來,坐到爹地的腿上,你就不覺得熱了。”

“好的!爹地………”女兒撒著嬌坐進了他的懷裡。

“你覺得哪裡熱?”他抱著雪倩,把她放在他的大腿上,讓他的雞巴能摩擦著她的大腿。

“這裡,還有這裡………”雪倩指指自己的胸口,又拍拍小腹,然後叫著說:哎呀,反正全身都熱啦!爹地,幫人家揉揉啦………她拉著他的手,放在她胸前小小的隆起上。

那裡還稱不上乳房,只是正在發育的小小的肉團兒而已,然而捏在手裡卻有一股成熟的乳房所無法比擬的感覺。他順著雪倩小小的手,在女孩尚未發育完全的乳房上輕緩的捏揉,那股美好的觸感讓他的雞巴不自禁的愈發堅硬了,以至於仍沉浸在藥效和他的撫摩雙重攻擊之下的雪倩也感覺到了。

“爹地,”她嬌嬌軟軟的叫他:你底下有什麼東西?五俯投地的支持得人家好難過。

他笑著說:那是爹地特地給你準備的按摩棒,給你做按摩用的。”

“真的嗎?”雪倩歪著小腦袋,有點疑惑的看著他,那可愛的神情讓他的雞巴忍不住跳了一下。雪倩感覺到了,驚訝的叫了起來:爹地,它在跳呢!”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