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護士女兒

聽到這句指令,雪倩乖乖的趴在地上不動,屁股依然翹的高高的,她側過頭往父親這邊看,這時她的父親已經脫下褲子,她發現他的陰莖已經立了起來,雖然還是軟軟的,但是立起來了。

他們倆似乎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丁思宇慢慢走到女兒的身後。“你別動……照我的話作……”他命令著;她點點頭,青春美麗的臉龐上蕩漾著少女的嬌羞。

“開始扭屁股,要淫蕩一點。”

她聽了之後,便開始扭著護士制服包不住的豐滿屁股,用一種淫糜的姿勢畫圈扭動,他開始蹲下來往她絲襪裡的大腿根瞧,他有種偷窺的興奮感,尤其是那件豔紅色的蕾絲內褲,他伸手到她腿前去解裙上的扣子,解開之後他將裙子翻到她的腰際,開始隔著絲襪摸弄她渾圓的豐滿屁股,女兒的屁股好滑啊,他情不自禁的在女兒雪白的肥臀上親吻起來,他的陰莖也漸漸硬了“說些下流的話,要淫蕩一點的聲音。”他又命令著。

“這,爸……………我………………”

“啊小倩……我慢慢開始硬了……快說啊………”

雪倩好象知道這是她的工作後似的,不再回嘴,開始說著誘人的言語:“啊…………老公我………淫蕩的小穴……………小庇………………好濕啊………………啊……………爸………我的好老公……啊……………我要……………啊……………快快插進來嘛…………我淫蕩的小穴………啊…………用力………啊…………”

哇!這些話的作用真大,丁思宇感到下面的大雞吧就象要爆了似的,他輕輕脫下她純白的絲襪,將她大腿分開,她似乎被自己淫蕩的話語刺激,那件小蕾絲內褲的褲底竟然已經濕濕的,他開始吻著她濕漉漉的內褲底部,嗅著她濕潤花蕊的特殊香味。

“哇!女兒我受不了了,我這就要你,啊我等不及了。”他說著一把拉下她的內褲。

“寶貝………我受不了了………啊我要插你啊………”

“這……爸……我………”

“小倩………快說啊………”

“我想性交,跟爸爸性交“女兒說這些話的時候粉面羞得通紅!

對就是這樣繼續說,他命令到“我想性交,跟爸爸性交………啊我想性交啊,跟爸爸性交………我想性交,跟爸爸性交………快快點啊你………啊我的好老公我………我要你………啊………”

這時的丁思宇再也忍耐不住了他立刻握著火熱的陰莖,從背後對著女兒那濕潤的蜜洞一插到底。

“啊………好大啊………啊…………爸……”

這就是插入年輕女性蜜洞的感覺嗎?好緊,好濕,好熱,好舒服啊!他開始使勁的抽插,不知是真的還是要刺激他,雪倩開始發出更淫蕩的呻吟聲:“啊………插死我了………啊………用力………啊…………啊………我要………啊………嗯…………啊………女兒…女兒的小穴…………爽啊…………啊……………”

他用力的抽送,而手開始到前邊去解她胸前的扣子,解開之後,他往她酥胸一摸,女兒竟沒戴胸罩,他粗暴的捏著,抓著,柔著她豐滿尖挺的乳房,後邊更加用力狂抽猛送,雪倩開始發狂似的浪叫著:“啊………我………插死我了…………啊…………我………好浪…………啊……美……美………啊……”

丁思宇這時用盡全身的力量,將雪倩的纖腰摟得緊緊的,似乎非將她的腰肢折斷不可地埋頭苦幹著。而她的一雙玉腿,更是擺動著出神入化。時而擱起,時而緊纏著他的腰際。逼得丁思宇氣喘不止,一身是汗。

雪倩這時也俏皮地學著他的口吻說:“你快活……就儘管叫出來吧!”

“噢!”丁思宇似怕回答她也會耗費體力,只輕應了一聲。

他的身子拼命地起伏,狠勁地猛幹。他狂了起來了!

那份雄剛,那份熱力,那一種生命的急激脈搏,直透入了雪倩的心扉,而且是繼續不斷。

她不禁“咿咿!唔唔”呻吟著,她的玉手,緊抓著他雄厚的背肌,雪倩再也禁不住了。

“快……爸爸……我的……好老公……啊快……唔……好好……再深些……啊……求求你……用力點。唔……噯喲……好舒服……唔……花心……好舒服喔……啊啊……我……快……快……嗯……”

她又叫又哼的,快活得真想死去,臀下的淫水像泉水般的大量地瀉了出來。

丁思宇給予她如此強烈的快感,他越戰越勇,似乎不給她有喘氣的機會,雪倩越叫越能使他感到刺激興奮。

當他全力衝刺時,雪倩那塊最幼、最嫩的肉體也被他牽引、帶動、排擠,仿佛是依附在他的身上。兩人的身子緊緊地貼著,雪倩的身子隨著丁思宇的衝擊而起伏,她的纖腰就快被折斷了,雙腿縮至他的肩上,媚眼如絲地叫著:“噯喲……喔……我……穴內又酥又癢的……啊啊啊……用力點……幹死我吧……噯……樂死我了……快……再給我更多的滿足……啊……唔……好……好美……舒……舒服死了……噯……我整個人都給了你了……嗯……”

丁思宇興奮得抬起雪倩的大美臀,他急喘著叫:“女兒是的,你已全部把我給吞下了,連根都不見了,一杆到底,我要穿裂你得小穴!”

他邊喘著邊說,同時用盡全身力量猛幹著,似乎真想乾裂它才肯甘休。

然而在雪倩聽起來,不但不覺得可怕,卻感到有說不出的刺激味道,她也叫著:“那你就狠狠地幹我吧!”

她快感無比地咬牙切齒,不自禁地用指尖扣弄著他那結實的肌背。

“你愛怎麼幹就怎麼幹,只要你能感到快樂,用什麼方法對付我都可以,那怕被你弄死了我也甘心。”

丁思宇的一雙手把她滑溜溜的肥臀再次撐起,七、八寸長的陽具,快而很地插了進去,緊抵著花心,用盡全身的力量,又磨又搓著。

這一招,讓雪倩真有窒息的感覺,她既舒服、又難過。只因他此時的確太強了、太拼命了,猶如欲將她置於死地。打從穴內深處,感到有一陣陣癢癢麻麻的電流,正在迅速地傳遍她的全身,而且越來越強。她死緊地勾住他的頸子,在丁思宇的耳邊浪叫著:“丁思宇,我快受不了……我快瘋了……你……弄死我……幹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再給我最後的衝刺……我要……我還要……啊……我不行了……”雪倩一陣怪叫。

雪倩此時半昏迷似的,像浸泡在一池溫水中。水,更多的水,濕黏的水,已流滿了床單。這些水,一受到他的衝擊壓力,便發出怪異而有節奏的聲音來,潺潺的,唧唧的,丁思宇的毛髮也濕淋淋的沾滿了水而糾結在一起。

雪倩慢慢地站起身,將被我退到腳跟的絲襪慢慢地提了上來,看到女兒當著我的面穿絲襪的情景,他的小弟弟又一次的站了起來,“女兒你趴到床上去好嗎?我還想要你。”

雪倩似乎也是被他剛才幹出了高潮,再也不裝什麼清醇淑女了,乖乖得像狗一樣趴到了床上,肥臀主動地撅向了天上,就像一隻正等待性交的母狗。

他忽然有了一種好玩的想法,他用女兒的絲襪當作韁繩,讓女兒刁在嘴裡了,然後他從後邊對準女兒的肉逼插了進去,他每次抽插一下都情不自禁的帶動一下韁繩,這是的他就好象一個勇敢的騎士,而女兒就是他的坐騎,“哦、哦……不、不要呀………!我是你女兒啊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呀……唔、唔唔、唔……不、不要啊”

這時的他被女兒的浪叫激勵的性欲更旺,提著女兒的細腰更加猛烈的抽插女兒的嫩穴。女兒在他的瘋狂抽插之下也浪叫連連:“好爸爸……好……好老公………插………插死………我吧了………了………嗚……嗚……嗚……好……好舒………舒服……舒服……呀……哦!哦!哦!哦!哦……!……幹………幹我………呀!啊……啊………啊!”

看著女兒達到高潮,他興奮得用手狠狠的拍打著女兒的肥臀“啪啪啪“他已經開始快馬加鞭了,女兒在他的連連抽送之下,很快丟了精,他的雞巴被女兒的淫水浸的火力十足。

又在女兒的小穴裡邊狂幹了100多下,他感覺背脊一陣酸麻,這真是好熟悉的感覺,他知道我要射了,他的大雞巴用力向前一五俯投地的支持手猛地向後帶動絲襪,哦。哦。哦。哦,隨著一聲仰天長嘯他的精液強力的射向了女兒的子宮深處,女兒似乎也同時達到了高潮,上身被他帶帶動下揚了起來,哦!哦!哦!哦!哦!女兒邊浪叫著邊甩動著飄逸的長髮,他們倆都累得爬到了床上。

過了一會女兒坐了起來,從衣櫃裡拿出了幾件女兒家的衣服,回頭看我正直勾勾的看著她,女兒只是對著我會心的一笑,脫下了那件被他退到了腰間的護士服。

然後將沾滿了精液的絲襪和內褲也脫了下來(是女兒被他幹的時候流出來的淫水),女兒拿起了一條乾淨的黑色胸罩要穿。“我喜歡那件粉色的”他看得興起竟說了出來,女兒粉面羞紅,將手中的黑色胸罩下,拿了那條粉色的胸罩穿了上去………就這樣他欣賞著女兒的穿衣秀,只看的心神蕩漾。等女兒穿好了,他們坐在你的發言很精彩上聊起了剛才高潮時的感覺。”小倩,剛才你叫床的時候真美”他說到。女兒頓時羞得粉面通紅,粉拳像雨點般向他的胸口打“爸,你壞,你好壞呀”,他就認她打著,看到她撒嬌夠了,他才握住了她的手一把將她抱在了懷裡,女兒也不掙扎就任我抱著,看著女兒羞紅的臉頰,他情不自禁的在她的小臉蛋上親了親。

穿好衣服,兩人真的開始做起家務。晚飯前她和母親分別回到家中。母親仍是老樣子,鬱鬱寡歡,平常除了與父親十分必要話外幾乎無話。從小父母間就是這樣的。她暗暗地思忖:“這也許就是爸爸跟我亂倫的原因吧。爸爸想要的是真正的女性的關懷。

雖說她剛上大學時得知她從小與爸爸就有的關係是亂倫,心裡確實有點不好受。那天她故意很晚才回家,到家時媽媽已回來了。

爸爸沒有責備她。他已看出她心裡有事。趁兩人單獨在廚房裡的時候,爸爸輕輕的問:“寶貝怎麼了,有男孩子追你了嗎?”她沒有回答。

“如果有好的男孩子,別錯過了。別顧忌爸爸。爸爸會為你高興的。”

她含著淚道:“爸,我們倆到底算什麼關係?”

“傻瓜,別想那麼多!只要你知道爸爸是最愛你的。”

“但……但事實我們是不可能的,我已經把貞操獻給你了,但我們兩又是父女關係,一但被人發覺怎麼辦呢?”

“小傻瓜!別想那麼多,“船到橋頭自然直”,到時自有解決的辦法,你放心吧,我自會有辦法解決的。”

一天的下午,雪倩忽然接到父親的電話,告訴她說她母親出車禍在醫院裡急需見她,她一聽心裡嗝噔一下,但隨即有又一種說不出的興奮。

於是她急匆匆地來到了醫院。到醫院是她父親也在,臉上也掛著憂鬱的表情,她到時她母親已經不行了,唯一和她說的一句話就是:“好好照顧你爸爸,你們倆人好好過日子。”

隨即父女倆人忙活她母親的喪事,但此時倆人都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但是倆人都沒表現出來,在親朋好友面前還的裝出悲傷的樣子來。

當晚上親朋好友一走,丁思宇有一種莫名的衝動,特別是看到小倩倩那種梨花帶雨,楚楚動人的樣子,俗話說得好:要想俏,帶三分孝。小雪倩本來就生得姿容豔麗,穿上這身白衣裳,就像一朵剛伸出水面的白蓮花一樣,嬌豔動人。

此時的丁思宇就像一頭饑餓的野獸一樣,抱住了女兒,就狂熱地吻了起來了,邊吻邊脫女兒的孝服。雪倩也默默地配合著父親的動作,香唇挑開了父親的唇,送了進去不斷地糾纏著,兩人的舌尖不斷地繞在一起,雙手伸進父親的衣服撫摸著父親那寬闊的臂膀。

由於是初夏的天氣穿的衣服少,小雪倩的衣服三下二下就被父親脫了個精光,一絲不掛整個玉體赤裸裸地暴露在父親的眼中。

玲瓏小巧的玉體一暴露在丁思宇的眼前,又使他發了呆,那微微高聳的一雙玉乳雖然嬌小,但非常美妙,高高圓圓的玉臀兒豐滿白嫩,別具一種引力。蛇一樣的細腰,凹進去的肚臍兒互相襯托美不可言。渾身皮膚白裡透紅,鮮嫩無比的,簡直可以吹彈即破。

“我的小妖精,你真使我發瘋了!”丁思宇說著用嘴含住了她的一個小乳房,將那粒透明的紅葡萄以及半座玉峰,含了個滿口,用力的吮吸。這一下吸得雪倩一陣顫抖,渾身發酥,靈魂出竅,口中發出一聲長長的“喔…………”下麵也緊跟著把持不住,淫水一泄如注的流了出來。

“爸,我們不能……這樣……我媽媽……她剛剛去世……我們……不能啊……”

丁思宇沒有回答,而是把含在口中的乳房,吐退到了峰五俯投地的支持,用牙齒扣住了她那粒透明的紅葡萄,開始咬了起來,每咬一下,雪倩就顫抖了一陣,玉門一陣開合,桃源陰府裡冒出一股子白漿來。肩膀搖動,口中不住發出浪吟。

雪倩雖然也是欲火焚身,但卻推卻著“爸爸你別……別……別這樣好嗎?我感覺我對不起我媽媽”

“好女兒……乖……爸爸好想……難道你不想嗎?再說你媽媽不是讓你好好照顧我的嗎?”

“但是……我們……現在……可……”

“傻瓜,現在是我們倆的天下了,你還顧及什麼呀!來吧寶貝讓我好好地享受享受你。”

丁思宇說著順著女兒的小腹伸手向下摸去,一直摸到兩峰夾溪的小穴。手到三角州後,以中指伸入那桃源洞中,那裡早已汪洋一片了。再順水前進,深入潭底,迎著面而來的是譚底跳跌著的子宮口,一伸一縮─活蹦亂跳,等他中指插入裡面時就像嬰兒的小嘴一般,一口咬住不放。

丁思宇的中指在洞底纏鬥起來,好像海底斬蛟─樣的,互不相讓的纏個不休,他的拇食二指,雖在外面也只好採取行動,捏住那敏感的陰核。

那陰核已充血堅硬地豎立著,經他兩指一捏,雪倩全身浪肉騷動,越捏的快越顫抖的厲害,洞底是演周處斬蛟,澗外演的是二龍戲珠。他的嘴仍舊咬著乳房,這一陣上下交攻,使雪倩四面受敵,再也支援不住,不由大喊大叫乞求投降了:“啊……爸爸……啊……饒了我………喔……嗯哼……我我要你……啊老公我我要你……啊”一陣劇烈的痙攣扭動,雪倩渾身浪肉亂跳了,子官口一陣陣吸吮,她那洞口上的大珍珠硬如堅石般,顫抖跳動著,四肢緊跟著一陣痙攣,過後便四平八穩的癱瘓下來。

丁思宇放鬆了手,仔細地端詳著一絲不掛的小女兒,真如白玉般的越看越美,越看底下的肉棍越不是味兒。那肉棍幾堅硬如鐵,躍躍欲拭,大有張翼德橫矛立馬于當陽橋之氣概,恨不得立即挺槍躍馬沖過陣去,大殺─陣。

丁思宇想到這雙手掀起來了女兒的那兩條修長纖細的玉腿,雙膝跪在床上緊挨著雪倩的玉臀,挺起長矛,只聽到“撲哧”一聲那八寸多長的雞吧已深深地插入了十八歲女兒的子宮裡。

只見雪倩猛皺雙眉,張口發出一聲:“唔……!

丁思宇一聽以為是雪倩滿足的呼喚,就再次挺胸進臀,又是一聲“滋!”

,那半尺肉棍又插進了將近兩寸,只聽雪倩顫聲道:“啊爸爸你……慢點啊!”

丁思宇剛才就感到有一股使不完的勁,一聽到女兒的呻吟聲便什麼也不怕了,用足力量挺腰猛沉雙股用力推矛“吱”的一聲拔了出來又插了進去。

雪倩剛才只感到一陣微痛,正準備讓父親收兵待令,誰卻還沒來及時,就感到唇穴中像受了一箭,痛疼難忍,忍不住慘叫起來:“哇呀!媽媽呀……痛死了,痛死了。你插死了我了……我的心……哎喲!被你戳穿了……我的穴被你搗爛了呀……唉唉痛啊……痛……痛……媽呀……救我吧,我的親哥哥你快抽出來吧……快抽出來吧,……我快痛死了……”

“啊,爸爸你輕點好嗎?你的那個太大了,我們好久沒有作了,我一時還受不了。”丁思宇連連點頭答應。於是二人便又慢慢活動起來,雪倩輕輕擺動著自己的玉臀,很快她又進入了妙境勝地,口中不自覺地叫道:“啊……爸爸……老公……啊……親老公……親哥哥……快加勁……快!……”

丁思宇一聽,先是左右上下搖幌了一番,只見雪倩敲了皺眉,並沒有叫痛了,於是便把那肉棍往外輕輕地退出了兩寸左右,低頭一瞧,出來的二寸上全部飽滿了紅白的漿液,粘粘糊糊的。再看下面被那陽具帶出來的東西,也是紅白相間,那緊緊咬著肉棍的粉紅色櫻桃口,在那肉棒進出時帶出的粉紅細肉,正如開花的石榴皮一般翻開來,鮮嫩無比,真為人間一絕。

丁思宇見如此光景勁兒更足了,那根“鋼炮”好像裝滿了子彈,飽飽的挺挺的,只要聽到命令就一發而不可收,但是一看雪倩小小臉蛋,未成人的體型,不禁搖了搖頭,歉意地安慰她:“我的小妹妹,現在覺得怎麼樣了,還痛嗎?”

“慢點呀!親哥哥,你肉棍進退的時侯,就好像帶著我的心臟往外挨─樣啊,覺得整個肚腹成了空的一樣,說不出是美妙還是痛苦的空虛味道,你就再插進去點如何?要慢點、輕點呀!親哥哥!”

“好!你放心!”丁思宇一面說一面又將雪倩雪白的玉腿向上推得更高,徐徐地推矛而進,不覺又進了兩寸多。

雪倩覺得痛,喊了起來:“慢……慢點啊……痛……痛……”

丁思宇聽見喊聲,便停止前進,觀看她的動靜。雪倩心猿意馬、飄飄欲仙地道:“唉……親……哥哥……大肉棍哥哥……”

雪倩這一串淫浪的聲音和心滿意足的表情,使丁思宇也有些飄飄然了,同時也感到他那肉棍在那小穴裡被夾得緊緊的,子宮口跳動碰擊大龜頭,實在舒服極了。聽到雪倩的喊叫,雖然也按她的吩咐往外退出一點,但心裡實在也有點的捨不得離開,又將抽出的推了進去。

一次一次一下一下有板有眼,每一次沖進之時,雪倩必定擺臀扭腰。突然丁思宇鐵一樣的棒兒在那肉穴中被一般滾燙的液體圍繞著,舒適甜美極了,但也給他很大的強制力,讓他活動如狼似虎似的。

雪倩顫抖著,啊啊連聲浪叫,死死地抱著丁思宇搖呀搖呀,幾乎同時二人都打了一個寒噤,洞中有兩股如箭般的激流碰在一起,成了旋渦急轉一陣後混在一起,向洞外奔流……四肢同時無力,兩人頓時癱瘓,迭在一起一動不動,組成一個傑作一一人上人。

沉默了很久的時間,沒有半點聲息。還是丁思宇先醒了過來,很想翻身落馬休息會兒。經過抬臀後退,低頭一看自己那退出了四分之─的棒兒,雖然沒有剛才的堅硬,但是因為那雪倩的桃源洞夾得緊,變成了局部充血,並末因泄了精而脫滿洞外或縮小。

他稍微往後退動了點,雖然是極輕微的抽動,已把雪倩弄醒過來,她微睜星眸,深深的吐了口氣,隨後睜開了滿含蕩意的眼神,嬌美的瞟了父親一眼,唇角兒往下扯動了一陣,閉嘴微笑著,從她那雙美麗的眼神中表示出無法形容的滿足。

丁思宇的身子又壓了下去,胸脯壓在她─對玉乳上,四片唇兒吻在一起,雪倩渾身說不出的興奮:“爸爸我今天好高興,好舒服,好輕鬆呀……”

丁思宇沒有理會這些話,只是瞪著一雙眼睛,看著她洞口淫水兒不停往的外流,流了足有一大碗方始停止外泄。這也難怪她說:“漲死了。”

他看完之後倒頭睡下去,因為現在家中已是他們兩人的天下了,所以再也不用速戰速決地清掃戰場了。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