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城大模女教師

(一)

在淫城,有許多高等院校。在淫城各高校裡,性感熟婦為數不少,成為淫城的又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且說淫城眾多高校中,有一個服裝學院,這個學院的服裝係非常有名。服裝係的女教師女大學生中,有很多女模特,其中不少還是大模,所謂大模,就是指身高1米8以上的女模特。

大模又稱為甲級模特,大模以下,身高1米74至1米8的女模特為乙級模特,身高1米7至1米74的為丙級模特,身高1米64至1米7的為丁級模特。

服裝係女教師孫莉,就是一位大模,她身高2米38,47歲,頗有姿色,大乳細腰肥臀美腿秀足,非常性感。淫城像她這樣高大的性感婦人不少,各行各業的都有。所以孫莉雖然高大性感,在淫城也平淡無奇。

孫莉也走的是和大家一樣的路,先考大學。她的成績在中學屬中等,考上一類院校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她利用先天優勢,考上了二類院校中的服裝學院,成為女模特大學生,後來留校任教,先是擔任助教,現在是講師。

九月初的一個下午,剛開學不久,孫莉夾著課本去教師給學生們上課。她穿著花小褂,白色七分褲,光著小腿秀足,穿著拖鞋,來到教室。

上課時間還沒到,學生們唧唧喳喳,尤其是女大學生們。教室裡的女生裡也有一些大模,身高一米八幾一米九幾乃至二米以上的都有,但孫莉是最高的。

男生中也有幾個大帥哥,身高一米八以上到一米九以上。服裝係盛產帥哥美女是這一帶高校裡出了名的。

上課鈴聲響了,孫莉懶洋洋地拿著水筆,在身後的白闆上寫寫劃劃,時而放映幻燈片,向大學生們展示新款的服裝圖樣。

上了兩節課後,孫莉夾起課本,回到教研室,把教材放好,教研室的幾個女教師,也都是身高兩米以上的大模,她們幾個一起,結伴回家。

學院家屬區離校區不遠,她們騎著自行車幾分鐘就到了。家屬區幾十座樓,她們彼此招呼著,分了手,各回各家。

孫莉的丈夫雷小勇也是服裝學院教師,是中文係的,下午沒課,在家睡覺。孫莉這兩天不知怎地,屄老是癢癢的,想讓丈夫操。她想趕緊回家,先讓老公操一回再說。

她家在三十八號樓,三單元四樓413號,是一套兩室一廳的居室。孫莉拿出鑰匙,打開門,一進去,她就覺得不對。她放輕腳步,來到臥室門口,從虛掩的門往裡一看,不由羞得滿面通紅。

原來,她的母親在她的床上,正被她丈夫雷小勇操得嗷嗷叫哩。

孫莉的母親孫怡,也是位大模,身高1米84,今年67歲,雖然老了,sosing.com卻依然很有姿色,孫莉家是市醫藥研究所的,孫怡就是那研究所的退休職工。閒來無事,有時就夜裡去夜總會裡客串一下女模特。

孫莉他爸也是研究所的一個小頭兒,小她媽兩個月,雖也退休了,還在返聘上班。她還有個弟弟孫桐,二十幾歲,在家待業,家裡經濟不錯,也餓不著他,他就整天晃悠。

孫莉他爸不知道的是,這個孫桐,在十幾歲時,就把他的性感老娘孫怡給操了。而孫怡不知道的是,前兩年,孫桐又把姐姐孫莉也給操了。

這天下午,孫怡到女兒家串門兒,想著給她家送點好吃的過來。研究所離服裝學院不遠,她騎車很快就到了。

她敲了半天門,門才開,女婿雷小勇睡眼惺朧出來,他正在睡下午覺,見是丈母娘,忙讓了進去。

這雷小勇今年四十四歲,是中文係的副教授。他身高1米84,本來個子不小,但和孫莉站一起,就是個矮個兒,人們說他們兩口子是,「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那孫莉為何找了他呢?

原來,淫城的一些最為高大的性感婦人包括孫莉在內,她們身高2米38,這個身高已是漢族婦人最高的身高了,雖然淫城也有很多男人身材高大,但也高不過孫莉這些最高大的婦人。

所以孫莉碰到的很多男人都不如她高,既然如此,雷小勇的相對矮小也就不突出了,再說,雷小勇在一般人中,個頭還是很不小的。

再者,孫莉和雷小勇是中學同學,小勇一直暗戀她。大學期間及畢業後,孫莉也談了幾個朋友,最後還是跟了小勇,因為小勇最愛她。

最主要的,雷小勇的雞巴特大,這是孫莉最喜歡的一點。

孫莉為丈夫生了一個兒子雷雷,今年已經十三歲了。

卻說此時,孫怡被女婿讓進屋裡,進了客廳。

雷小勇將丈母娘手中的羊腿接過來,拿進廚房。孫怡問女婿:「莉莉和雷雷都沒在?」

雷小勇一邊找地方放羊腿,一邊答著:「莉莉下午有課,雷雷也開學了,在學校上課呢。」

孫怡到廚房去洗手,無意中碰了女婿一下。雷小勇的前部正撞上丈母娘的屁股,丈母娘的屁股很軟,他心裡不由一動。

雷小勇仔細打量丈母娘,她穿著白色緊身襯衣,灰色短裙,肉色褲襪奶白皮涼鞋,高雅精緻。小勇看著看著,雞巴不由得硬了起來。

他光著個膀子,只穿了條大褲衩,雞巴又大,一硬起來把褲衩就頂起來了。

孫怡洗完手,正回頭取毛巾,一下看見女婿的頂起的前部,嚇了一跳,忙轉過頭去,臉色發紅,心裡想,這麼大的傢夥,也虧得是我們莉莉才受得了。

雷小勇也很尷尬,忙出了廚房來到客廳,拿起個桔子剝起皮來,說:「媽,快來吃個桔子。」

孫怡故意摩蹭了一會兒,才從廚房走進客廳。

她坐在女婿旁邊的沙發上,拿起女婿剝好的桔子,吃了起來。一時間,兩人都默默無語。

雷小勇本來雞巴已經下去了,可一見丈母娘,又情不自禁硬了起來。

孫怡紅著臉,拚命想找話說,但不知為什麼,她沒想要走。

孫怡道:「小勇,最近你們學院又有什麼新聞?說給媽聽聽。」

雷小勇轉動腦筋,給丈母娘講著係裡的趣聞軼事。可他的雞巴卻越來越硬,怎麼也下不來。

孫怡看在眼裡,心裡暗想,我這麼大年紀了,女婿還見了我就硬……心裡不由有些高興。她知道自己看上去最多五十幾歲,在夜總會走台時,也有不少人為自己動心,但現在女婿也激動了,這可怎麼辦?她心想,趕快要轉移一下女婿的注意力。

於是她來到沙發對面的三十四英吋大彩電的前面,從下面的支架桌裡拿出一個光盤,說:「看看有啥好看的?」彩電下面是VCD機,她說著就將光盤放進VCD。

她和雷小勇都昏了頭,都急著想擺脫眼前的窘境,等圖像放出來,兩人的臉更紅了。原來,那是雷小勇自拍的錄像,刻成了光盤,是他和妻子孫莉交配時的場景。

大彩電的屏幕上,孫莉在不停地嚎叫。兩人都呆了,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孫莉還在嚎叫,景象十分淫靡。

孫怡只覺得胯下有些東西在往外流。

雷小勇先是感覺五雷轟頂,他幾乎站不住了,他最隱密的私生活被丈母娘看見了!雷小勇血往頭上直湧。他頭腦一片空白。他看著眼前的精緻的丈母娘,張著大嘴,喘著粗氣。

誰都不知道該如何結束這個實在太過尷尬的局面。

結果,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處於極度尷尬和狼狽境地的雷小勇,突然撲向丈母娘,將她按倒在沙發上,掀起她的美腿,開始扒她的涼鞋。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等孫怡反映過來的時候,自己的兩隻涼鞋,都已被雷小勇扒掉了。

雷小勇緊緊抓住丈母娘那精美襪蓮,貼在臉上,喘著粗氣,使勁地聞著。

孫怡本能地掙扎著,連聲喊道:「小勇,你這是幹什麼呀?快別,別,快把媽放開,我是媽呀,你瘋了嗎?」

雷小勇紅著眼,胡亂地說著:「媽!媽!我是瘋了,媽的腳好香,我愛聞…媽!我要你的腳!」

孫怡掙扎著,但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使不出全力,這樣的掙扎,當然不會有什麼效果。雷小勇想幹什麼就接著幹什麼。

一個高個男人,把一個高個女人,按倒在沙發上,然後一切就按照正常的邏輯發展下去了。

雷小勇扒掉丈母娘一隻秀足上的襪尖,塞入另一邊的襪筒,然後捉了丈母娘這只裸露的秀足,一根一根地吮吸那秀美的玉趾。

孫怡被掀翻了,掙扎不便,而且也軟弱無力。她乞求道:「小勇,小勇,別,別……」但無濟於事。

雷小勇貪饞地吮吸著丈母娘的玉趾,細細地舔著丈母娘的趾縫。孫怡母女的秀足都是蓮中上品,雷小勇越舔越香,雞巴越來越大。

孫怡的乞求聲越來越像是呻吟聲,到後來完全變成呻吟了:「哎呀…小勇…別玩媽的腳呀……別舔了呀……媽……受不了了呀……快……快別舔了……你這麼弄媽……媽真的受不了……媽求你了……快別舔了……哎呀……哎呀……」

孫怡被女婿玩弄得不住嬌聲呻吟,雷小勇雞巴硬得快爆炸了。

丈母娘褲襪裡未穿內褲,褲襪一扒,陰部全露了出來。雷小勇看見丈母娘那陰部的大叢陰毛,咕通一聲,跪在丈母娘的沙發前,一頭扎入丈母娘兩腿之間,貪婪地舔了起來。他伸出舌頭,探入丈母娘的陰道,貪婪地舔著。

孫怡被女婿舔得微微皺著眉頭,噢噢地叫了起來。她的淫汁今天分泌得特別多,源源不斷,都被女婿舔食下去。

見丈母娘完全停止了反抗,雷小勇的膽子更大了。

他將丈母娘的兩條美腿扛在肩頭,站起身來,將大雞巴狠狠頂入丈母娘的屄眼。

雷小勇的雞巴在丈母娘的屄眼里長驅直入,橫衝直撞。孫怡被女婿的大雞巴頂到子宮口,又疼又癢,忍不住嚎叫起來。

電視裡是孫莉被雷小勇操得連聲嚎叫,電視外則是孫怡被雷小勇操得連聲嚎叫。雷小勇覺得實在刺激,於是插入的動作更為堅決,更為兇猛!

孫怡被女婿按在沙發上,被他的大雞巴頂撞子宮,她連聲叫喚:「哎呀……沒命啦……疼呀……」一會又叫:「勇勇……你真厲害……快……使勁頂呀……頂死媽吧……媽舒服死啦……」

電視裡,雷小勇在妻子的呼喊聲中射精了。碟放完了。

電視外,雷小勇見碟放完了,便一使勁,將丈母娘抱了起來。他雞巴還插在她屄裡,抱著她,來到隔壁臥室。

雷小勇將丈母娘頂在裝飾著壁紙的牆壁上,狠命地頂。

孫怡摟著女婿的脖子,兩條美腿搭在女婿的胳膊上,被女婿頂在牆上狠操,被操得胡言亂語,淫水氾濫。

孫怡那麼高大的婦人,時間長了,雷小勇也抱不動了,便把丈母娘放到床上繼續猛操。

雷小勇粗聲吼叫著,一時控製不住,精液就狂射出來,快速銳利,直射入丈母娘的子宮深處。

孫怡躺在床上,嬌喘噓噓,香汗淋漓。

雷小勇壓在丈母娘身上,也呼呼喘著粗氣。兩人都一動不動。

孫怡被女婿這頓狂風暴雨般的猛操,弄得渾身象散了架一樣,一時間動彈不得。慢慢地,她恢復了些正常的意識,腦子裡胡思亂想:我被女婿操了,可怎麼對得起莉莉呀?不知怎地,她腦子裡又想起她被兒子操的第一次。一時間心亂如麻。

雷小勇心裡也有些後怕,自己一時衝動,把丈母娘給操了,如果丈母娘鬧起來怎麼辦?如果妻子知道了,那還得了?

男人和女人終歸不一樣,雷小勇雖然也擔心,但漸漸地,他恢復了元氣,看到像一頭大白羊一般躺在床上的性感丈母娘,他的雞巴漸漸地又硬了起來!

床頭枕邊,到處是妻子脫下未洗換穿的絲襪,他拿起一付,使勁聞了一下那發黑的襪尖,妻子醉人的蓮香沁人心脾!

他又把丈母娘美腿上的褲襪被他扒下的那只發黑的襪尖拿在手裡,使勁地嗅著,那成熟婦人的蓮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腦,令他眩迷,令他興奮!他的雞巴變得又大又硬!

雷小勇動手,讓丈母娘在床邊擺成一個屈辱的母狗式,跪趴著,屁眼朝向床外。他跪在床前,細細地舔著丈母娘的精緻的屁眼。丈母娘的屁眼兩邊是細細密密的肛毛,他舔丈母娘屁眼,還舔那些性感的肛毛,丈母娘忍不住叫喚個不停。

雷小勇扒開丈母娘的屁眼,細細地舔入她屁眼裡面。大模孫怡最隱密的排泄眼被女婿任意玩弄,她屁眼癢,心裡癢,屄癢,忍不住喊叫聲越來越大。她被舔得又難受又舒服,這使得她已經不顧羞恥了,忍不住就喊了出來。

雷小勇站起身來,手持雞巴,把那堅硬的大龜頭,在丈母娘精緻而柔軟的屁眼上緩緩地蹭著。

蹭著蹭著,雷小勇一使勁,就頂了進去。他雞巴太大,丈母娘屁眼緊小,頂入丈母娘的屁眼非常勉強。孫怡被女婿弄疼了,不顧一切地喊叫著。雷小勇不顧丈母娘的痛苦,堅決地將大雞巴向丈母娘屁眼裡頂入。

雷小勇大雞巴深入丈母娘屁眼,弄得丈母娘發出撕裂般的嚎叫。

正在這時,大模女教師孫莉回來了。

欲知孫莉母女如何同床供她丈夫雷小勇蹂躪,還有孫莉是如何被她兒子雷雷玩弄的,請看本文下篇的進一步記述。

(二)

大模女教師孫莉急匆匆趕回家中,本指望和老公一起親熱,卻沒想到看到了不該發生的一幕,自己的媽媽正在自己的床上被自己的老公操。

屋裡的人還沒發覺,雷小勇使勁將大雞巴往丈母娘的屁眼裡狠頂。孫怡咿咿呀呀地叫著。

孫莉站在門外,不知是氣憤,還是羞辱,滿臉通紅。

看著裡面母親的淫亂樣子,孫莉覺得自己的胯下也濕了。

雷小勇看著丈母娘的緊小屁眼緊緊裹著自己的大雞巴,大雞巴在丈母娘屁眼裡一進一出,使得她的屁眼不停地翻開合上,感覺非常刺激。丈母娘的屁眼裡非常溫暖濕潤,雷小勇雞巴一癢,再度射精,這次都射入丈母娘的屁眼深處。

孫怡一下子癱軟下去,趴在床上,嬌喘不止。

雷小勇也壓在丈母娘後背上,呼呼喘息。

過了一會,他從丈母娘身上爬起來,打算到衛生間去拿毛巾,一拉開門,嚇得他差一點兒坐地上。孫莉竟站在門口!

久久沒有發出什麼動靜的孫莉憤怒地叫道:「雷小勇!你這頭牲口!」

正趴在床上嬌喘的孫怡猛然聽見女兒的聲音,也嚇得翻過身來。

雷小勇心下一橫,心想,今天無論如何這事已經發作了,求她也沒用,不如就錯到底吧!

於是他瞪起眼睛說:「你敢罵人?我告訴你,嘴放乾淨點,有話好好說!」

孫莉見他還敢如此囂張,氣得說不出話來。一巴掌打過去。雷小勇也急了,本來在大個妻子面前,他只到她胸口,打不過她,可妻子打他,他可真急眼了,他一晃腦袋,躲過妻子的巴掌,就勢一把將孫莉的花小褂的前襟撕開,孫莉沒戴奶罩,兩隻大奶垂到腹部。雷小勇高度正合適,一口將妻子的大奶頭子叼住,張嘴狠咬!

奶頭子是女人的命根子,又嬌嫩又敏感,哪裡經得起這麼狠咬?孫莉疼得慘叫起來。

孫怡見女兒女婿鬧成這樣,心亂如麻,她又羞愧,又難過,簡直無地自容。她剛掙扎著起身,想勸一勸女兒和女婿,又覺得沒臉勸女兒,做母親的和女兒的丈夫亂搞,她怕女兒說出什麼不好聽的,但看女兒被女婿弄得疼的那樣子,她也不忍心,於是掙扎著起身,想要把他們勸開。

就在這時,雷小勇咬著妻子奶頭,一下把她掀翻在床上。本來,雷小勇根本打不過妻子,但現在孫莉的奶頭被丈夫咬住,這個大個子女人也就是只有任丈夫擺佈了。

孫怡剛翻過身,孫莉就壓了上來,正壓在她身上。孫怡是仰面朝天,孫莉面向她,壓在她的身上。

雷小勇從枕邊拿起一付孫莉的肉色褲襪,三下兩下,將她雙手反綁。又將丈母娘的褲襪完全扒下,塞入妻子嘴裡,他怕她亂叫,被鄰居聽見。

孫怡躺在床邊,兩條美腿搭在地下,孫莉兩條大美腿也搭在地上,上半身壓在母親身上,如同一頭大母馬,癱在母親身上。

雷小勇拿來線,把妻子和丈母娘的奶頭綁在一起,這樣,孫莉母女就不能亂動了,只要一亂動,奶頭就疼。

然後,趁妻子不能反抗,雷小勇扒了她的白色七分褲和半透明小三角褲,扒得她一絲不掛。

雷小勇轉身,從廚房拿來擀面杖,吼叫著:「騷娘們!敢反天了你!今兒個非捅死你不可!」

說著,手持擀面杖,就朝妻子的屄眼裡亂捅。孫莉被捅得吱哇亂叫,淫水直流。她氣極了,但淫水卻不可抑製地往外流著,這又使她感到羞愧。

孫怡被女兒那大個子壓得幾乎喘不過氣來,同時,女兒受摺磨,她也不好受,她乞求女婿:「小勇,媽求你,放開我們娘兒倆吧,都是一家人,有話慢慢說。」

雷小勇聽見丈母娘發話,淫笑道:「媽,先讓她冷靜冷靜,今兒這事,反正被她知道了就沒完!乾脆鬧大!」說完,從妻子屄裡拔出擀面杖,又捅入丈母娘屄裡。孫怡也被捅得嚎叫起來。

聽著母女倆的嚎叫,雷小勇的大雞巴又硬了。

捅了好一陣,雷小勇把擀面杖插在丈母娘的陰道裡,然後壓在妻子後背上,從後面將雞巴插入妻子的陰道。

孫莉不願意,想掙扎,可剛一動,被線拴住的奶頭就疼,疼得她叫了起來,同時,她媽也疼得叫了起來。她只好任憑丈夫從後面操她。

雷小勇快速地插妻子的陰道。孫莉漸漸地有些意識模糊了,一陣陣快感在她陰道裡擴散。同時,她的大奶頭與母親大奶頭的摩擦,使得她的大奶頭很癢,那快感深入身體,深入陰道,奶頭和陰道的刺激,使得她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淫汁越來越多。

孫怡的屄眼裡被女婿插入擀面杖,大奶頭又與女兒的大奶頭不停地摩擦,她也癢得不停地叫喚。

孫莉屄眼被丈夫搗得有些癢,又有些疼,她受不了了,不知是什麼意識支配著她,她竟和母親熱烈親起嘴來,孫怡先是躲避不開,只好和女兒親嘴,後來就變成主動了。

雷小勇盡情蹂躪著妻子和丈母娘母女兩人,他見這母女倆被自己玩得如此淫亂,不由得倍感刺激,在妻子屄裡縱橫馳騁,奸得她嚎叫不絕。

雷小勇再也憋不住了,他吼叫著,把精液射入妻子陰道深處。他的滾燙的精液射在孫莉的子宮口,孫莉也忍不住達到了高潮,她嚎叫著,與母親熱烈親嘴。孫怡大聲呻吟著,把女兒緊緊抱住,她也高潮了。

雷小勇射了精,在母女倆身上壓了好一會,才慢慢起身,點了一棵煙,坐在沙發上,呆呆地看著仍在床上的妻子和丈母娘。

他與妻子都是四十多歲的人了,以前還從沒有這樣過,今天的事怎麼收場,他一片茫然。

想著想著,雷小勇突然跪倒在床前,對著丈母娘喊道:「媽!這事怎麼辦?您老人家給出個主意吧。」

孫怡這時也緩過勁來了。她流著眼淚說:「小勇啊,你把我們母女都害苦了呀!」

雷小勇站起身,把丈母和妻子奶頭上的線解開,他沒有給孫莉鬆綁,怕鬆了她,她發作起來打不過她。他把孫莉掀翻在一邊,先把丈母娘從床上扶了起來。

孫怡坐起身來,仍是嬌喘不已。

她的腦子也是一片空白。

雷小勇定了定神,道:「媽,不如我先把你送回去,回來我們兩口子的事,再解決。」

孫怡想想也只好如此。雷小勇把擀面杖從她屄眼裡拔了出來,她下了床,穿好衣服。

女婿騎自行車帶著她,將她送回家去。

孫莉仍被兩手反綁,被丈夫掀得仰面躺在床上,她嘴裡塞著母親的絲襪,喊也喊不出來。

雷小勇只顧著送丈母娘,他可忘了一件要命的事。

孫莉正躺在床上的時候,門開了,兒子雷雷放學回來了。

這個雷雷,今年快十四了,上初三。他父母個子都高,他的個頭兒在同齡人中也是非常突出的。雖然才十四歲,但他發育得很快。性感的母親是他的性崇拜對象。母親秀足上脫下未洗換穿的各色絲襪,床頭枕邊沙發上,扔得到處都是,他經常偷偷地聞那發黑的襪尖,還用來手淫。

孫莉發現了兒子的這些事情,她是個很開通的母親,她怕孩子在這方面出問題,於是就定期每個星期兩次,用她的纖纖玉手,給兒子手淫,讓他集中精力在學習上。考試成績好了,還有額外獎勵,當然,她不會允許兒子插她的屄,她認為那樣就亂倫了。

果然,在兒子眼中,母親是最性感的,班裡女孩,他一個也看不上,所以他根本沒有什麼早戀問題,專心緻志地學習,成績很好。孫莉的辦法還真有效。

雷雷一進家門,先喊了聲:「媽!」沒人應,又喊了聲:「爸!」還是沒人應。

他進裡屋一看,頓時渾身發熱,站在那,呆呆地看著母親的一身白肉。

孫莉扭動著身子,好半天,兒子才回過味來,上去解開媽媽手上的絲襪,並從媽媽嘴裡取出絲襪。

孫莉仍然躺在那裡,淚水不停地流。雷雷坐在媽媽身邊,用媽媽的絲襪給她擦眼淚:「媽,你怎麼啦?是不是爸爸他欺負你了?」

孫莉突然看著兒子:「雷雷,媽的身子你也看見了,媽好看嗎?」

雷雷嚥了口口水:「媽!你太性感了!」

孫莉看見兒子的前部硬起來了,說:「嗯,你的雞雞硬了,我的雷雷沒有騙媽媽。」

她讓雷雷把電話拿過來,給母親家裡打了個電話,是她弟弟孫桐接的。

她說:「孫桐,媽到家了沒有?」

孫桐在電話裡說:「剛到。」

孫莉說:「你讓媽接個電話。」

電話裡傳出孫怡的聲音。

孫莉道:「媽,你讓雷小勇先在咱家呆著,今天不要回來,我要一個人靜一下。」

孫怡道:「莉莉……」她似乎想說什麼,又說不出來。

孫莉道:「就這樣吧。」說完掛了電話。

孫莉轉過身來,看著兒子,說:「雷雷,媽知道,只有你才是真心對媽好,媽也要對你好。來,兒子,躺到媽身邊來。」

雷雷順從地躺到媽媽身邊。

孫莉為兒子脫了衣服,看著兒子硬撅撅的雞巴,說:「雷雷,以前媽只是用手幫你弄,我的雷雷才是真正對媽媽好的人,今天,媽要好好讓我的雷雷享受一下。」

說完,她跪在雷雷身邊,彎下腰,將兒子的雞巴含在嘴裡,大口吮吸起來。

雷雷舒服得連聲叫道:「媽!你真好!真舒服!」

他的雞巴在媽媽嘴裡越發硬了。

雷雷十四歲了,平時也經常偷看媽媽被爸爸蹂躪的光碟,現在的孩子人小鬼大,什麼不懂?他被媽媽舔得舒服,進一步要求道:「媽,你坐到我臉上來!」

「哎!」孫莉答應著,便坐到兒子臉上,跪著繼續吮吸兒子的雞巴。十四歲的雷雷,身強力壯,雞巴已經不小了,把母親的嘴塞得滿滿的。

孫莉長滿陰毛的屄眼正好坐在兒子嘴上,雷雷張開大嘴,盡情地舔媽媽的屄眼。孫莉被兒子舔得淫水越來越多,都流到兒子嘴裡,被他吃了。

吃了媽媽的陰水,雷雷的雞巴硬得要爆炸了。他一下沒憋住,就在媽媽嘴裡爆炸了。

孫莉把兒子的精液都嚥下肚去。

雷雷意猶未盡,向媽媽撒嬌道:「媽媽,你的腳長得真好看,我要吃媽媽的腳!」

於是孫莉就站了起來,站在床上,抬起一條大美腿,把一隻秀足伸入兒子的嘴裡。

雷雷躺在床上,捧著媽媽的秀足盡情品嚐,舒服極了。

他一邊品嚐媽媽的秀足,一邊看著半空中媽媽長滿陰毛的胯下,又提出了得寸進尺的要求:「媽媽,我想喝媽媽的尿!」

孫莉道:「傻兒子,尿多髒啊!」

雷雷道:「媽媽的尿我要喝嘛!」

孫莉拗不過兒子,於是就蹲在兒子頭部上方。雷雷伸手摳弄著母親的屄眼,很快,媽媽的尿就流了出來。孫莉是個大個子,尿量很大,騷尿淋漓,流到兒子的嘴裡,還有臉上。雷雷張著大嘴,如飲甘霖。

喝了媽媽的騷尿,雷雷的雞巴又硬了。

這次,是孫莉躺在床邊,兒子站在床下,挺起雞巴往媽媽嘴裡插。

這與孫莉主動吮吸兒子的雞巴不同,因為兒子往她嘴裡插,是不管她的感受的,會頂到她的咽喉,這使她感到難受,她想掙扎,但被兒子按住了頭,她動不了,只好任憑他插。

雷雷身強力壯,體育課成績非常好,雞巴也已經非常粗壯,頂得母親嗚咽不止。孫莉不想違背兒子的意願,所以也就不再掙扎。

雷雷一邊插媽媽的嘴,一邊看著媽媽性感的身體,看著媽媽性感的秀足,他的雞巴越發強硬。淫城婦人的腳長得好看,雷雷平時見了不少。他喜歡性感婦人的秀足,他平時見了媽媽的秀足就會雞巴發硬。這時,他情不自禁又提出要求:「媽!你的腳長得太性感了,我又想吃你的腳了!」

於是孫莉換了個姿勢,頭正對著兒子,仰面躺在床上,她那張頗有姿色的臉就在床邊,就在兒子的雞巴之下,她自己把兩條大美腿舉過頭頂,把秀足送到兒子嘴裡。兒子站在床前,輪流品嚐著母親的兩隻秀足,同時插母親的嘴,他興奮得含糊不清地連聲叫道:「媽媽真好!媽媽的腳真好吃!」

雞巴捅在媽媽的嘴裡實在是舒服極了,雷雷憋不住了,急忙把雞巴從媽媽嘴裡拔出,精液飆射,全射在媽媽臉上。孫莉嗔道:「雷雷,你也學壞了……」

被丈夫氣傷了心的孫莉,是兒子回來解救了她,她深深知道,兒子是真心愛她的,今天與母親同床被丈夫蹂躪,也使她有些迷亂了,於是她讓兒子盡情享用她。還有另一方面的原因,就是被丈夫今天弄的,一股性慾在她體內湧動,她說不清是一種什麼感覺,就是要和兒子親熱一下,才感覺舒服。

不過,她並未讓兒子插入,她認為,那樣就亂倫了。

就這樣,孫莉和兒子一直摺騰到深夜。

夜色沉沉,筋疲力盡的母子倆昏昏睡去。明天,一場新的風暴正在等待著這個淫亂的家庭。

(全文完)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