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隨風逝

她靠在我的懷裡,小聲說:「這邊屋子裡面都有暖氣,只有在外面才會冷,所以我們都是這麼穿衣服的。」

我把頭向後仰了一段距離,看著她說:「那也要穿個大衣,不然溫差大了會感冒的。」

她眼神躲閃著我說:「還不是怕你嫌我胖麼?」

我笑了,兩手在她腰間摩挲著,說:「來,我看看,哪裡胖了?」

那扭動著腰推開我說:「癢,別鬧。快把你的行李整理一下吧,常用的拿出來,不常用的就放好吧。」

我訕訕的笑了笑,雖然我獨自在外地上大學,但是對於異性還是很不瞭解,或者說我是有賊心沒賊膽吧。渴望,但是不敢奢求。

我拉開背包,拿出我的換洗衣物,放在衣櫃裡面,把刮胡刀和手機充電器拿了出來,放在床邊的小櫃子上面。然後把背包拉上,隨手放在外面客廳的沙發上。

Y就靠在臥室的門邊看著我收拾東西,面帶微笑。放好背包,我轉過身,對她笑了笑,走進臥室拿出手機放在床頭櫃上,順手拿起刮胡刀,想要放進櫃子的抽屜裡面,當我伸手去拉抽屜的把手時,聽到Y輕喊了一句:「不要。」但是已經晚了,我還是拉開了抽屜。

我回過頭詫異的看著她問:「怎麼了?」

只見她原本因為熱而發紅的臉更加紅豔,「沒……沒事。」

我回過頭,想把刮胡刀放進抽屜再細問,但是我轉過頭以後,就愣住了。

因為在抽屜的正中央,工整的放著三個避孕套。我突然間明白了,其實我們之前的約定,早就隨著時間的變化失效了,取而代之的確實真實的愛情。

我站起身走到Y面前,而她低著頭不敢看我,過了好久她才用很小的聲音說:「只是為了以防萬一。」

我笑著問道:「以防什麼萬一呢?」她抬起頭,紅著臉看著我沒有說話,而我也盯著她的眼睛,看了好久。

她的眼睛很大,很黑,很亮。帶著一抹害羞的笑意,使得她的眼睛微微彎起,就像月亮一樣,非常好看。我看的有些醉了,伸手環住她的腰,將她拉進我的懷中,猛地低下頭,向她的嘴唇吻了過去。

我以為她會躲閃,或是拒絕。可當我碰到那一雙櫻唇時,她卻繃緊了身體,任由我親吻。

我輕易的撬開了她的牙關,將舌頭伸進她的嘴裡,探索似的尋找著我要的柔軟。慢慢的,她的身體放鬆下來,軟軟的靠在我的懷裡,由我抱著她不停地親吻,她也由被動的接受轉變為輕輕的迎合。

良久,我俯下身子,將她橫抱起來走到床邊坐下,她坐在我的腿上,我用左手攬住她的柔肩,右手從腰間探入,撫摸著那光滑的皮膚,雙唇卻不曾停止,反復的吸吮著她的香津。而她也因為我的撫摸身體不停的輕輕抖動。

分開雙唇,我低頭看著她,她卻害羞的將臉埋在我的懷裡。看到她嬌羞的樣子,我忍不住又去吻住了她的雙唇,右手慢慢又走到她的腰前,輕輕的解開扣子,拉開拉鍊把手伸入她的內褲裡面,摩挲著那一團絨毛。

她的身體劇烈的抖動一下,然後睜開眼睛看著我說:「老公,你把窗簾拉上,好麼?現在太亮了。」

我將她輕放在床上,拉過被子給她蓋上,然後走到床邊,拉上厚厚的窗簾,屋子瞬間黑暗了下來。我回到床邊,拉開被子躺在她的旁邊。用手攬過她的肩膀,一隻手慢慢的退下她的褲子。她卻害羞的不知所措,伸手抱著我的脖頸,主動的吻了上來。

或許是因為緊張,她非常主動的將香舌伸入我的口中,與我糾纏在一起。我將她的毛衣拉起,脫了下來,她就只剩下內衣穿在身上了。

分開雙唇,我看著她,輕笑著問道:「老婆,這算萬一麼?」

她害羞的回了一句:「討厭,一進房間就把人家剝光了。」

我假裝疑惑:「剝光了?沒有啊,這不是還有內衣麼?哦,這是對我的提示是吧,那我來了。」說著,將她的內衣解開。

剛打開背後的扣子,一對乳房就顫動著晃了起來。抽掉內衣,將手放在她的胸上,真是讓我大吃一驚,我的一隻手竟然不能將她的一隻乳房完全握住。興奮的同時,我也不停的揉搓著她的乳房,輕輕的感歎道:「這麼大啊。」

她好像對自己的胸部很有信心,摟著我的脖子,將我的手拿開,讓她的一對巨乳貼在我的胸膛上,雖然隔著T恤,我仍然可以感受到那對乳房柔軟的程度。她將嘴湊到我的耳邊,輕聲問道:「老公,喜歡麼?」

我摟住她的肩膀,一隻手握住她的小屁股,輕輕的捏著說:「喜歡,非常喜歡。」

她仰起頭,看著我說:「真的?」

我看著她的眼睛,認真的說:「真的,非常喜歡,不撒謊!」說

完就吻住了她的雙唇,右手遊走到她雙腿之間輕輕撫摸著,她也非常激烈的回應著我,好像我的肯定讓她突然興奮了起來。

雖然我沒有什麼經驗,但是多年的單身生活,在愛情動作片的薰陶下,我也不是一無所知。我將右手慢慢滑入她雙腿的盡頭,正要繼續深入的時候,她突然伸手將我擋住,哀聲求饒道:「老公,別……這裡不行。」

我很詫異,正想著這是正常的拒絕還是欲迎還拒的推辭。只聽她輕輕說道:「老公,我是敏感體質,你這樣我會受不了的。」

聽她這麼說,我雖然還不知道什麼是敏感體質,但是知道她是真的不想我碰她下麵。只得笑著將手沿著她的腰身,滑向她的雙峰。只是心裡有些不舒服。

她知道我誤解了她的意思,就像我挺起胸脯,右手摟住我的脖子,左手伸到我的內褲裡輕輕的撫摸著我的陽物,在我耳邊用細如蚊吟的聲音說道:「老公,你帶上,好麼?」

而我還在想什麼是敏感體質,為什麼都這樣了還不能碰,聽到她的說話,我轉頭看著她,有點不解。而她卻用力的將我的靠在她的肩頭,不讓我看她,只是左手在我的陽物上面輕輕套弄。

既然這樣,我就拋開了腦海中的疑問,拿過避孕套套了上去。將她平放在床上,我跪在她兩腿之間,輕輕的用手滑過那一條細縫,她卻突然的繃直身體,並且發出一聲高亢的呻吟,我吃了一驚,這是什麼情況?

她卻用手捂著臉,如夢囈般說道:「告訴你了我是敏感體質,你還這樣勾引我。」原來如此,我恍然大悟。

扶起陽物就要挺身而入,她卻又一次推開我的,說道:「老公,太亮了,我們蓋著被子,好麼?」

我笑著對她說:「都這麼『坦誠相待』了,還怕羞啊?」

她晃動的身子,撒嬌的說道:「蓋上麼。」隨著她身體的晃動,一對雙峰也跟著晃動起來,煞是好看。

我只得將被子拉了起來蓋在我的身上。她閉上眼,咬著嘴唇,看著她嬌羞的樣子,我心中的感受難以形容,用手分開她的陰唇,用力的頂了進去。

「啊……」隨著我的進入,她突然蹬直雙腿,我吃了一驚,避孕套上本來就有潤滑液,而且剛才的撫摸我也知道她的下面已經泥濘不堪,怎麼會如此動靜,忙問:「怎麼了,疼麼?」

她緩緩睜開眼,痛苦的看著我顫抖的說:「恩,老公,疼……」

怎麼會?我輕輕抽出,低頭看去,陰莖上竟掛著紅色的液體……我的心中瞬間閃過許多畫面:處女?不應該啊,怎麼會?我要問麼?問了會被罵的吧?……

我抬起頭,她的眼中閃動著晶瑩的淚光,我一時不知說些什麼,只能低頭吻去她眼中的淚花,在她耳邊輕聲抱歉:「對不起老婆,我太魯莽了,對不起……」

她伸手摟住我的肩膀,輕聲回應道:「沒關係,老公,沒關係,你慢一點,慢一點就好。」

我撐起上身,慢慢的將陰莖插了進去,「啊……」她呻吟起來,不過這一次,我能聽出她的叫聲比之前少了一些痛苦,多了一份嬌媚。「好些麼?」我問道。

「恩,好多了,老公,你個子比我高,雞雞肯定比我的妹妹大,你慢慢來,好麼?」

我被她的理論搞得哭笑不得,點點頭說:「好的,老婆放心吧,我會慢慢的。」說完,就將陰莖輕輕抽出,又緩緩的插入。

「嗯……嗯……啊……嗯……」隨著我的抽插,她有節奏的呻吟起來,我不再用手撐住上身,直接跪在她兩腿之間,雙手握著那一對飽滿的玉峰,輕輕的揉搓。

「啊……啊……老公……老公……啊……」我見她逐漸適應了開苞的痛苦,就加快的馳騁的節奏,她的呻吟也隨之加速並且高亢起來:「老公……老公……呃……老公……我不行……不行了……老公……老公……」

真的是敏感,只是簡單的抽插,她的身體就已經發紅,並且顫抖起來。我用雙手捏住她的乳頭,輕輕向上提起,並用力向裡頂去。

「啊——」一聲尖叫,她的身體蜷縮起來雙手扶住我的雙臂,「老公……不要……不要啊……老公……唔……」

我趕忙停了下來,吻住她的雙唇,她的聲音太大,而且還是白天,我擔心被隔壁的聽到。

良久,她的身體才恢復平靜。我撐起上身靜靜的看著她,她也回望著我說:「老公,我太敏感了,平時自己洗澡的時候不經意碰到自己,都會受不了的,你這樣我更加受不了的。」

我笑了:「那好辦,來,我們換個姿勢。」說完將陰莖抽出拍拍她的屁股。

「什麼姿勢?」她好奇的問我。

「你跪在床上,我從後面來,這樣就會不那麼刺激。」我解釋道。

她的臉更加紅了:「老公,我是不是很沒用?」

我輕輕拍了她的屁股一下,說道:「瞎說什麼呢,快來!」

她順從的在我面前跪下,彎下腰。我將她拉到床邊自己站在地上,在她的陰唇上滑了兩下,她就又忍不住呻吟起來,我扶著陰莖,緩緩的插了進去,緊緊的陰道把我的陰莖牢牢套住,即使隔著套子,我也能感受到繃緊的感覺。

「啊……」隨著我的觸底的插入,她又高亢的叫了出聲。

「啊……老公,老公,快快……啊……快……啊……老公,好舒……舒服……啊……嗯……老公……求你……快點……」

我不得不承認,Y的床上表現讓我心裡得到極大的滿足,雖然我不像H小說的主人公那樣一柱擎天,天賦異稟,以一敵多,但是從她身上,我感受到男人最真實的心理滿足。

聽到她如此劇烈的叫床,我也不停地抽插著她粉嫩的小穴。我彎腰拉起她的左手,身子向後仰去,挺起腰不停的衝撞著她的屁股,交界處的「啪啪」聲也在不斷的加快。她反手扣住我的手腕,用力的配合著我的抽插,只是由於不熟練的緣故,不能默契的迎合我的碰撞,但即便如此,在我快速的抽插下,她也很快達到了高潮。

可能是因為年輕體強,加上心中的滿足感不斷膨脹,反而沒有射精的衝動,只想著要讓她臣服在我的肉棒之下,所以我沒有給她高潮的休息,而是更加快速的抽插著她粉嫩的小穴。

「老公,我……我不行……不行了……給我……射給我……快一點……快……啊……老公……求……求你了……快點射給我……快……」

Y不停地呻吟著,我將她兩隻手都拉了起來,讓她反手扣住我的手腕,想騎馬一樣用力的拉著她的手臂,她的上身因為我的拉扯向上抬起,借助拉她的力量更加用力頂向陰道的最深處。

「老公……我……啊……我……我想讓你射給我……求你,快……快……射給我吧……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我用力的抽插了將近百下,感覺到她抓我的手已經沒什麼力氣了,而我也覺得體能消耗過大,就抽出肉棒,將她翻過身子躺在床上,這時她已經接近極限了,雙唇微張,喘著粗氣,臉上的潮紅蔓延到全身。我扶著肉棒,一隻手舉起她的玉腿,再次插入她的陰道,接著將另一條腿舉了起來,把她的雙腿架在我的肩上,扶著床邊,快速的挺動起來。

因為這個姿勢,可以插到陰道的最頂端,Y的陰道也確實如她所說比較淺,所以我每次抽插都可以狠狠的撞在她的子宮口,每次插入到底部的時候,我都能感受到子宮口給我的阻力。

「啊——啊——啊——老公,啊——太深了——太深了——啊——」她的聲音再次提高,我卻沒有停下,而是將她的雙腿合攏,扛在肩上,雙手伸向她的胸部,揉捏著那兩團聳立的雙峰。

「老公……公……嗯……老公……不要,不要……太深了……太……太深了……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老公快……快……我受不了了……老公給我……求求你……快給我……快……啊……啊……啊……」

我一次次的撞擊著她的屁股,發出「啪啪啪」的響聲,伴隨著她尖尖的叫床聲,讓我心中的興奮幾乎爆炸。「老婆,我要射了。」我低聲的吼道。

「射……射……給我……快……老公……射給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快速地抽插了三四十下,用力的頂入陰道的最深處,跳動的陰莖將積蓄的精液噴了出來。我覺得這是我有性經歷以來最劇烈的噴射。

直到陰莖不在跳動,我才緩緩的從她的陰道中抽出,抽出後突然的冷卻,讓它又忍不住的跳動了兩下。我將Y的雙腿放下,扶她在床上躺好,轉過身摘掉避孕套,拿出紙抽對她說:「老婆,來,擦一下。」

「嗯……嗯……」Y躺在床上,就像睡著了一樣,輕輕的呢喃著卻不睜開眼睛。

我的虛榮心又一次的到極大地滿足。

抽出紙,去擦拭Y雙腿間的愛液「嗯……老公……」剛剛碰到她的陰唇,她又發出誘人的呻吟,像夢囈般只是仍舊閉著眼睛。

「果然夠敏感啊。」我笑了笑幫她擦拭乾淨,整理了自己的陰莖後。我將被子蓋上,把Y摟進懷裡,看著她安靜的躺著,忍不住又親了親她紅透了的臉,輕輕拍著她的肩膀哼著搖籃曲,哄著她入睡了。

這是樓主的真是經歷,很早以前就想寫出來,但是每每開始,就無法繼續。第一次發文,沒有寫完,望各位看官多提意見,但請不喜歡的朋友別噴我,謝謝!

(二)

等Y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徹底黑了。她在我的懷裡翻了個身,輕聲的呻吟了一下,好像剛剛經歷了劇烈的運動後發出的聲音,醒了過來。

她睜開眼睛,發現枕在我的手臂上,連忙撐起身子,小心的將我的手臂拿了出來,感動的說:「老公,我一直在你懷裡睡麼?」

我笑了笑說:「是啊,看你睡得那麼香,沒忍心打擾你。」

她就坐直了身子,輕輕的幫我揉捏著手臂,邊揉邊說:「一定麻了吧,是不是很難受?」

我將她的手拿開,把她重新摟在懷裡,說:「沒事,不麻,剛好放在你的脖子和床板的縫隙裡,既能摟著你又不會麻木。」

「騙人,」她雙手摟住我的腰說道:「肯定麻了,老公,你真好!」

說實話,我的手臂真的沒有麻木的感覺,但是她願意這麼想,我也樂得當個好人。我的右手在她胸前輕輕的揉搓著,讓那雙飽滿的乳房不停地變換著形狀,說道:「沒事的,摟著老婆睡覺最開心了,怎麼會覺得麻呢。」

她用力的摟著我的腰,輕輕的說:「老公,不要玩了,我又要受不了了。我們要出去吃飯了。你一定餓了吧。」

我既沉醉於她的酥胸帶來的快感,又驚訝於她的敏感,仍用手揉搓著她的乳房,不停地挑逗著她。沒過多久,她就全身抖了起來,猛地掙脫我的懷抱,坐了起來說:「別鬧了,老公,真的受不了了,你再逗我的話我們就沒辦法出去吃飯了。」

看我意猶未盡的樣子,她低下頭,扭捏的說道:「晚上回來,我補償你,好不好。」

我來了興致:「怎麼補償?」

她小聲說:「吃完飯你就知道了。」然後抬起頭對我說:「但是現在,我們必須馬上起床吃飯去。」聽了她的話,我們就起身,穿戴整齊後,拉著她的手走出房間。來到街上,我們糾結著不知道吃什麼,她不停地問我喜歡吃什麼,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喜歡吃肉,但是也不挑食,只要不是難吃的難以下嚥,我都來者不拒,但要問我喜歡吃什麼,我還真說不出來,就只能邊走邊想了。

走了沒多遠,發現一家KFC,我靈光一閃,想到剛才她說的晚上回去要補償我,不如就快速解決晚飯,回去看她怎麼補償。於是我歎了口氣,假裝無奈的說:「不知道吃什麼,不如就吃KFC吧。」

她抬頭看著我說:「老公,你也喜歡吃KFC?」

我其實平時不怎麼吃,主要是因為窮,但是為了晚上的補償,只能硬著頭皮說:「嗯,還行,不過這東西吃多了不好,我喜歡吃,但是比較有節制。」

她興奮的拉著我的手就沖向KFC,看來她是比較喜歡了。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