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翻譯員的私生活

在沒提防下,她猛的撫磨著德勝的那個,直磨得德勝把持不住。

「走好嗎?到房間去!」

惠君貼著德勝的身旁十分淫蕩的嬌聲說。

「嗯!」

德勝挽著惠君,兩人向房間走去。岡田也摟著秀雯,到了另一個房間。留下玫玲一個人,真不知道老闆為甚麼一定要自己跟著來?要不是看在雙倍加班費的份上,玫玲才不想來勒。

*** 應 酬 之 ( 男人女人的戰爭 ) ***

房間的面積雖小,但是一切的佈置卻很豪華,法蘭西床,上面舒著雪白的床單,粉紅色的壁板,端的是考究非凡。

惠君扭熄了房內的日光燈,只留著床頭的一昏黃的小燈,射出矮高的光線來,氣氛是如此的柔和。

德勝抱著惠君的身體,四片嘴唇密密的吻著,把個舌頭在她嘴內翻攪著,德勝實在忍不住了……

好久好久兩人才分了開來。

「快點脫你的衣服」

德勝一面向惠君說,一面脫衣褲,只留了一條短內褲,而惠君此時也脫得只留下一件胸罩,和一條三角褲。

德勝望著惠君這動人的曲線,嬌媚淫蕩的神態,胯下之物不禁一挺。

「抱緊人家嘛。」

惠君瞇著眼睛,嬌柔無力的說。

德勝猛的一把抱住她,倒向了法蘭西床上,胯下之物緊緊的抵著她的三角褲,以最快速脫掉了她的胸罩,頓時兩個豐滿肥大柔軟無比的乳房呈現在德勝的眼前,那深深的乳溝,及紅色的乳頭……

把嘴湊上惠君的乳頭,一手揉捏另一個乳頭,另一手則伸入內褲內,探向叢林地帶,用牙咬著她的乳頭,再微微的拔起,玩弄著她神秘地區的手則直推入那已泛濫的陰戶內搗、捏……

「哦……我……」

一股浪水由陰戶深處流了出來。

惠君亦伸出玉手來握住德勝那根業已直立的東西,不停的套弄,一陣快感險被她套弄得快要出精,連忙沈心靜氣,才沒被她套出精來。

德勝飛快的除下了惠君的三角褲和自己的內褲,兩人赤裸裸的相見,準備來一場肉搏戰。

德勝用手指揉弄著惠君那已發硬的陰核,一陣揉動,只見惠君她全身一陣,一股洪水又流了出來。

「快……別逗我了……」

惠君的腿張得開開的,露出她那個小穴洞,兩片厚黑紅紅的陰唇正一張一合著,德勝挺著陽具,惠君情急的用手握著德勝的雞巴,引導著它。德勝順從著她的引導,屁股用力一沉,整支陽具沒進了三分之一,龜頭感覺到被緊緊的肉壁圈圍著。

裡面竟像小孩吃奶似的,一張一吸。

惠君一雙玉腿自動的圈上德勝的屁股來,雙手一抱,低聲的說:

「好人……快插進來……用力……」

一面更把臀部迫湊上來,一下又插進了二寸多。

「惠君,你怎麼這麼騷?好久沒給男人干了是不是?」

德勝說著,把陽具頂著惠君的陰核直揉,揉得她抖顫不止。

「啊,快用力……哥哥,你真逗死人……」

看她淫蕩的模樣本能的激起了德勝已高漲的慾火,再說陽具塞在惠君的穴內,不抽動的話又怎能治得了這淫蕩的惠君。

「唔……哥,你好狠心……這下要干……死人了……喲…….」

當德勝的陽具在抽插時,總會有意無意的碰觸惠君的陰核,勾動了她的快感,使她幾近瘋狂的叫了起來。

「不狠心來討饒,今天我要好好收拾你這騷娘們。」

說著,德勝又提起氣來直抽插入,有時在她的陰戶外打轉,在她不注意時又重重的插入,下下都□得惠君抖顫不停。

「哥……你真行……停停……讓妹妹喘口氣……今天我死了……這下……」

「死了活該,你這浪蕩婦,上帝生了你這個小洞就要害死天下男人,今天我一定好好的插插你這騷貨。」

德勝也不管她死活,像只發了瘋的猛虎,瘋狂的抽插,下下入肉,深深到底。

「喔……停停……你這麼狠心……喲……你要插破……妹妹的小洞……喔…..。」

突然惠君打個寒顫,下身拚命的向上挺,圈屁股上的兩條腿緊縮猛收,陰道內深處冒出了一股熾熱的陰精來,直流在德勝的龜頭上,四壁的內圈不斷收縮,把德勝的陽具緊緊圈住,兩腿也無力的放了下來,兩手也軟弱的放在床上,胸部也一起一伏,張著櫻桃小嘴喘著氣……

「你今天這麼快就爽出來啦?我可還沒爽到。」

接著德勝又是一陣急抽猛入,下下頂到底,兩片陰唇隨著陽具大力的抽插也一厥一翻。粗大的陽具忙出急頂,惠君的陰戶確像只噬人猛獸,將陽具一次又一次的吞沒。

「哥….你好厲害..差點讓我上天了…..插重點…沒關係……這下太輕了…..哦….好……」

惠君的屁股又漸漸的扭轉起來,迎合著德勝的攻勢。

好個女子,剛剛才說她爽了,現在又性起了。

德勝緊緊的抱住惠君的腰,用上暗勁貫注肉棒,猛力的抽插。

「哥…… 好丈夫…… 妹妹…… 你都這麼重…… 要命的東西……你的本事真大……」

「喔呀…… 妹妹又流了…… 妹妹要死了…… 哥哥…… 休息一會…… 吧……」

「幹嘛,怎的盡流騷水?」

「你壞,人就禁不住嘛,喲……」

「我看你定是好久沒給男人插了是嗎?」

「親哥…… 真的又出來了……死了……」

德勝這會已氣喘如牛,只知道要盡力的猛抽狠插,直插到她叫饒….

「哥……你……」

惠君屁股的迎湊已經漸漸的慢了,口中也說不出清楚的話了,只是張著嘴唇喘著氣。

再經過十多分鐘的橫衝猛刺,她的屁股不再扭轉了,全身軟弱的躺在床上,口中唔唔出聲……

「喔…… 唔……爽死我了……」

一動也不動了,又是一股蕩熱的陰精冒了出來,裡面又再不斷的吸著德勝的龜頭,層層的浪肉緊緊的圈圍住整根的陽具,德勝感到馬眼一酸,要丟了….

「呼……啊….啊….射到你的穴裡面……」

德勝的陽具發漲,射出了股熱熱的精液。

「喔…… 你的精液好燙……」

惠君被精液一燙,緊摟著德勝。德勝也緊緊的擁抱惠君,細細領略剛剛的滋味,陽具也還放在穴裡面,捨不得拔出來。

好半響,兩人才回復過來。

「惠君,你剛才好騷……」

德勝輕輕的揉著她的兩個乳房說。

「騷?都是你這根東西,插得我快死掉了。」

惠君說著,用手拍打德勝那根已滑出她穴內的陽具。

「你聽隔壁!」

德勝輕摟著惠君,示意她別講話,聽隔壁的聲響。

***** 應 酬 之 ( 中日之戰) ****

「喲!這麼硬。」是秀雯的聲音。

「…….」

「哼,要干死人了……」

接著是短短的靜寂,間只有斷斷續續的喘急聲……

「喲……死了,這下..你干輕一點行不行啊…小日本….」

是秀雯的嬌啼聲,夾著微微的氣喘。

「…..」

「你這死日本鬼! 喔,遇到你這大陽具真倒霉。又不講話,只曉得一直幹,下輩子出世來讓我干…」

「…………..。」

「喲…..每次都這麼重..輕一點啦…..啊…..」

「你要死了……要就快點……不要盡往那粒……磨……快點嘛……」

「唔……」

「喲……你這下……頂到人家……的小腹了……又頂上去了…..啊…..流…… 流出來了……」

「…啊…… 快點…… 再用力點…… 這下要頂破…… 妹妹的花心了.啊…..嗯….. 」

「唔…… 輕點,你的…… 大東西,這下…… 要頂死我了…. 這下太重了……」

「喔……. 我的親…… 哥哥…… 我不敢了…… 你饒了我吧…… 你今晚… … 預備把我…… 干死啊…… 我的…… 噯喲…… 我的花心真的….插破了…… 重點……」

只聽秀雯的聲音愈來愈微弱了,口內哼出快美的樂章。

「……我真的不行了……我丟了……」

……

……

又是一段沈寂……

「剛才真好!剛才差點連骨頭都被你拆散了….你怎麼這麼……久還不出來…..啊…. 你….啊… 又插進來了…..頂上了…」

「……….」

「喲……我是不行了,不能再把我引出水來……喔……又出來了……都是你……」

「噯呀…… 真的我又…… 快動…… 今晚我真…… 會死定了,這下…… 真好……」

「噯…… 妹妹這下好美了…… 妹妹的小穴被你干開花了…… 我親愛的日本哥哥喲……」

「喔…… 又頂到了…… 妹妹的花心了…… 你真的要干死我了……好哥哥…… 快停停…… 妹妹又要被…… 你干死了…… 我真的……又要丟…… 丟了……」

「…………」

「喔……阿本哥哥,你的□好燙呦…….」

**** 應 酬 之 ( 風雲再起 ) ****

一切的一切終歸於沈寂,岡田和秀雯他們的這場肉搏,尤其是秀雯的浪叫聲音,叫得德勝慾火難耐。陽具又是一舉擎天….

「惠君,我又……」

「又要幹什麼我知道,這個嘛?」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