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翻譯員的私生活

惠君說著左手用手指圈了一個小圓圈圈,用右手的食指插抽著左手的圓圈圈裡。

「欠我干。」

「我偏不給你幹,剛才我丟得太多了。」

「不行?我可不能不干你,我受不了。」

德勝說著伸出手去探她的叢林處,在那上面撫摸,只見惠君被德勝摸得全身起了不安的抖顫。

「不行就是……嘿……」

德勝把放在她陰戶的手,微微撫摸她的陰毛。

「你的毛真多,人家說毛多的人,性慾也強盛,看來沒錯,這麼淫蕩。」

「去你的,還不是被你們挑起來的,男人每個都是色鬼。」

「對對對,腿張開點,這樣插不進去……」

「告訴你說不行。」

「你不行我偏行。」

「嗯…… 別揉嘛。」

聽得出來惠君極力在壓抑自己的聲音,這種 Karaoke 的房子都以木材做建材,所以從門裡傳來的說話聲一句句都聽得非常清楚! 包括了秀雯還有惠君的浪叫聲。

只聽到惠君道:「你那翻譯小姐還在隔壁! 我們要小聲一點才好意思啊! 」

然而,儘管她這麼說,結果是毫無效果,楊德勝似乎有意捉弄她,用舌頭和指頭雙管齊下輪流攻擊,非要她浪叫起來,一面吸吻著惠君的乳頭,一面用手挑弄揉捏她另一個乳頭,底下的陽具也沒閒著,紫紅色的龜頭在陰唇及小核間揉磨著。

「嗯…啊…不行啊…..」

雖然惠君這樣說著,卻越叫越大聲,越叫越淫蕩,突然,楊德勝將粗大的陽具整根沒入,直頂花心,正騷到她的癢處,這會兒惠君可是不叫都不行了,甚至陽具抽送時的「啪..滋..啪.. 滋…」聲也清楚的傳到玫玲的耳裡,聽得她陰戶也被不自覺流出的淫水弄得濕淋淋的。

「啊….嗯…. 我不要發出聲響的….啊………德勝…..你好壞…..偏偏我…..啊…..」

「偏偏怎麼樣呢?」「偏偏我….啊…..忍不住啊…..」

「這有什麼關係呢?如果被玫玲聽見不是更好。如果她也浪起來,不如抓她一起過來,讓我來插她的穴,你不是也沒弄過女人嗎?我們儘管叫這樣如何?」

門外的玫玲聽到他這樣說,羞得臉紅耳赤了起來,她傾耳細聽看她們怎麼說?

只聽惠君說:「嗯哼…你真是個花心大少…插弄了我還不夠…嗯…」

她的聲音突然終止了,大概是被德勝吻住了吧?經不起好奇心的驅使,玫玲小心翼翼把房門拉開個小縫,這一看可不得了,玫玲幾乎叫出聲來,屋內的兩人一絲不掛地在那交戰著。

惠君騎在楊德勝的身上,德勝也是坐著的,兩個人就這麼面對面地摟著,舌頭纏繞在一起,兩人正滿足地吸吻著對方,德勝的雙手不斷地在惠君的雙峰遊走著,或捏或揉或彈,而惠君則是歇斯底里地抓著德勝的背肌,以致德勝的背上出現一條條紅色的爪痕,但這刺激卻使德勝更加扭動臀部,上下抽送,惠君也有默契地磨轉渾圓而富彈性的臀部配合,大小陰唇牢牢地將陽具含住,「 啪..啪..」聲不絕於耳,由於屁股的扭轉,陰戶不時出現在玫玲的視線內,只見那紫紅色的嫩肉和著白濃的淫水和那佈滿青筋的陽具有節奏感的律動著…

玫玲根本不曉得這是德勝故意弄給她看的,其實他們早發現玫玲偷偷的將門拉開了,只是不說罷了。玫玲不自覺的將手放在下體上捻摳了起來,小核早已充血膨脹,大陰唇也興奮的翻了開來,另一隻手則伸進上衣裡搓揉著,玫玲的乳頭也興奮的硬挺起來。

「哼…..」玫玲也忍不住在門外呻吟著,咬著下唇避免發出聲響。

此時楊德勝突然拋開惠君,「唰!」的一聲將門拉開,被這突如其來的快動作所驚嚇,玫玲想閃避也來不及了,她的手依然插在胯間,來不及從兩股間抽出,楊德勝已一把將她抓住,說時遲那時快,拉下她的上衣及底褲,俯下頭來用舌頭舔舐起她那濕漉漉的陰戶,玫玲的陰毛細柔柔的,並不十分捲曲,但長得範圍卻很廣,從小腹下方的三角洲一直延伸到肛門附近,柔細的陰毛刮在德勝的臉上格外的舒服,當玫玲發現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她的人已被惠君緊緊的抱住,以免她掙扎。

惠君吻了她一下說:「玫玲! 你別掙扎呀!德勝哥會讓你舒服的,等一下我也可以教你另外一件好事! 」玫玲仍稍微掙扎了一下。

玫玲嬌喘地說:「快住手!」

「怎麼,浪起來啦!」德勝嘻嘻笑道。

楊德勝的舌頭靈活極了,動作也十分熟練,舔,卷,吸,吻,吐……..玫玲也逐漸放鬆開來,要是先生也有這般功夫該多好……

「啊….嗯………」「嘻嘻…玫玲,不壞吧?」

德勝用左手摟住玫玲的腰,右手正忙著將玫玲的衣服往腰間拉扯,不住地搓揉裸露在外的那對奶子;玫玲整片雪白的屁股都露了出來,德勝兩手上下地撫摸玫玲的屁股,並且用手去摳弄玫玲的陰戶,偶爾還拍打她,玫玲卻好像不太難過地浪叫。

惠君一面笑著說一面搓揉著玫玲的胸部,玫玲的胸部長得尖挺豐滿,圓滾白皙的胸部因惠君的挑逗而顫抖不已,玫玲興奮地握住雙乳內擠,兩團肉球擠出深深的乳溝,粉紅色的乳頭著實可愛,連惠君看了也忍不住親了下去,

「啊……..不要啊…..」

雖然口中說不要,但雙手卻把雙乳擠的更緊了,惠君則是把德勝那一套全搬出來了,又吸又含又舔又舐..

「啊…..我…..我…..想….要…..」「好啦! 德勝哥,我已嘗夠了,玫玲也夠濕了,把你那話兒讓玫玲嘗嘗吧! 」

便扶著玫玲跨坐在德勝的腿上,

「玫玲啊! 現在慢慢的向下坐,我會幫你的! 」一手握著德勝的陽具,將玫玲陰戶撐開,將龜頭抵緊小穴口,就看到玫玲的肉穴就像吃香蕉般的一點點的將德勝的陽具吞沒,德勝看見玫玲毫無痛苦的表情,便放心把陽具送到底,真是說不出的舒暢感,一點也不痛苦。

開始時,德勝還要扶著玫玲,過了一會兒,玫玲開始本能的扭動自己的臀部,雖然有些生澀,但身旁有兩大高手,也漸露出閨房內應有的淫蕩本性。

惠君在一旁看著,剛開始還蠻新奇蠻興奮的,但看到玫玲滿足的表情,心中卻有一股的妒意,德勝也看了出來,便拉了惠君過來。

「怎麼了,吃味啦?來,跨坐在我臉上」

說著便引惠君跪在自己頭上,使陰戶正好面對著自己,發揮擅長的舌技,兩唇夾住突出的小核,用舌尖快速的上下舔舐,惠君也漸漸興奮了起來,抱著面前的玫玲吻在一起,惠君扶著自己的乳房,把自己的頭對準玫玲的乳頭貼了上去,四乳交會,相互愛撫..

「嗯…啊…喔… 好舒服….玫玲!你套弄得真好….哼….德勝哥….你舔得我…. 要飛了….喔….」

三人玩了一會之後,改換姿勢。德勝上身躺在床邊,兩腿分的開開的站在地上,讓整根陰莖都露了出來,還不停地用手去搓揉龜頭;惠君則走到櫥櫃邊拿出一支木雕的假陽具,那玩意兒足足有二十公分長,活脫像只大香腸,惠君順便拿出一個保險套,上面有許多絨毛,玫玲看得是膽顫心驚。

惠君很熟練地將套子套在假陽具上面,這時德勝已經用手將自己的陽具搓弄得青莖暴露,血脈噴張,惠君站在德勝兩腿之間,兩手撫弄德勝的睪丸。

「玫玲是頭一次和我們一起玩,我來幫她插陰戶,你插她的後庭。」惠君說。

玫玲只知道陰戶被抽插的愉悅但卻不能理解後庭也可被進入,現在自己要一起享受,不知自己可驚受得起?

惠君要玫玲先像狗一般地趴在床上,而德勝則大劈雙腿,將自己的陰莖展露在玫玲的面前,要玫玲用舌頭去舔。玫玲很小心且仔細地在舔,德勝則一一指點如何刺激才能得到最大的快樂等等。

「這樣你以後可以好好的取悅你老公甚或姦淫他」

玫玲正聚精會神地依照德勝的含弄他的陽具,突然覺得後面有人扶住自己的屁股,心想:「該來的還是要來」,卻感覺到也有人用舌頭在舔自己的陰戶,緩緩地由上而下,將陰戶兩邊仔仔細細地舔了又舔,玫玲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麻癢直竄心頭,漸漸地,玫玲感覺心癢難耐,突然這種麻癢感覺消失了,玫玲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失落感,正準備要惠君繼續的時候,突然有根巨大的東西抵住自己的陰戶,心想:「終於……….」

起先只感覺到有根棍狀物微微抵開兩片蚌肉,並且在門口來來回回地抽插,玫玲癢得更難受了,屁股不住地往後抵,想讓木棍插得更深,想不到往後抵了幾回,那根木棍總是順勢地往後,始終就是這種不前不後的感覺,讓人好像懸在半空中;正想更往後抵時,突然木棍直搗黃龍,直□到子宮。這時強烈的刺痛與子宮被抵住的感覺,讓玫玲覺得快要吐了出來,眼淚也忍不住地流了下來,德勝溫柔地用舌頭舔去了眼淚,並且緩緩地舔著玫玲的嘴唇,漸漸地將舌頭伸進玫玲的口中,這也是一種相當奇特的感覺,玫玲學習力相當強,很快地就學會如何享受這種的接吻方式,惠君看見玫玲正享受著,似乎已經忘卻痛苦,也開始猛烈地□著玫玲的後洞,不停地□.□.□.

這樣□了約莫十來分鐘,玫玲突然不住地抖動,德勝很有經驗地摟住玫玲,惠君更加賣力地□弄著玫玲的肉洞,玫玲顫抖了約莫一分多鐘,漸漸地軟倒下來。這時惠君將假陽具緩緩地抽出來,德勝很老練地將嘴貼上惠君的雙唇,拚命地吸吮,而後用口度一些玫玲的陰精給惠君。兩人很滿足地將玫玲的陰精都吞了下去。

這時玫玲雖然沒有暈過去,但卻也是四肢乏力,德勝趕快將玫玲扶正躺好,兩腿抬高跨過自己的腰際,先將陰莖在玫玲的陰戶裡插弄。

德勝不停的抽抽送送,迅速的挺動著。玫玲也扭動著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德勝一陣比一陣猛烈的抽插,玫玲的陰戶許多水流了出來,玫玲緊緊摟著他嬌喘吁吁的浪道

「啊…… 好美…… 好美……. 哼…… 哼……. 美死我了 … 用力插吧….. 快……快用力….啊….好久..沒被…干了….啊….啊…干我….干我…你想幹我.. 用力…嗯…啊….插我的….」

玫玲的慾望已被激起,她再也無法壓抑,她的先生已經好久未同他行房了。此時,她渴望著被抽插時的愉悅,全然忘了德勝不過是個陌生男子。

德勝一時沒料到玫玲的慾望被激起後,會是如此淫蕩。聽了玫玲的浪叫,德勝更加瘋狂的挺起大陽具抽插著,次次到底,下下入肉,一陣陣的淫水直流到床單上。

德勝一面抽插一面問:「美嗎…… 我的東西如何…… 比你那 ….. 丈夫…誰大..?」

德勝又道:「據我所知,你是已嫁過丈夫的,你丈夫幹你的滋味,跟我比起來,那個舒服?」

「啊…… 你…… 啊…… 啊我的……丈夫……….啊啊… …..嗯……. 哼….哦….啊啊..干我….干..我的…穴….啊…」

玫玲閉上眼睛,裝作聽不見。可是嘴□卻禁不住的一再浪叫。

德勝當時正幹得起勁,亦沒有再行追問。

德勝用力的將陽具往玫玲的陰戶裡推送,玫玲覺得滑溜溜的,很刺激。這樣的動作進行了約兩分鐘,德勝要玫玲扒在床上,而且要玫玲兩腿併攏,兩股夾緊。德勝說這樣插玫玲的穴,兩個人都比較有感覺。剛開始德勝插不進來,玫玲只好將兩腿分開,好方便它的插入。果然一下子,陽具全根盡入,然後再把兩腿併攏,就覺得玫玲的穴特別緊。

「噗!嗤!噗!嗤!」陣陣的抽插聲響起。

「唔…… 嗯…… 啊呀…… 噢…… 你…… 插…… 插吧……用力….狠命一點… 啊…..要死…… 死了…… 你插穿…… 我 ……的… 小……穴……了。」玫玲嬌呼道。

「那…… 我…… 的好…… 親…… 親…… 你…… 叫…… 叫…… 吧 …我要…..插……死……你…… 騷…… 穴…. …. 」

德勝狠命地抽插起來。

德勝又把陽具抽出來,要玫玲改用跪的姿態。玫玲八字分開, 屁股翹得特別高,德勝先猛拍玫玲的肥臀,直打得玫玲大叫:

「啊 …… 好…… ….. 痛…別…… 再 ….. 打……吧?」

德勝用一隻小指頭去搓玫玲的屁眼,然後再把陽具插進玫玲的小穴裡,開始猛送。

「啊…… 噢…… 用力…… 頂…… 頂…… 死…… 了。」玫玲受不了德勝的一輪猛攻,頻頻嬌呼浪叫。

這時,德勝見玫玲淫浪至極,索性把陽具抽出來,直接對準玫玲的屁眼,猛力一插。

「哇! 啊…… 痛…… 死人…… 不…… 不…… 要…… 要 ….. 嘛。」 玫玲痛得眼淚直流。

這時玫玲想要抵抗也是沒有力氣,一陣強烈的便意湧上心頭,可是當德勝將陰莖抽出來的時候,又感到一陣強烈但不同於先前的快感湧上心頭,就好像糞便完全排出的快感。

初見德勝覺得人挺溫和的,怎麼攪起女人來,一點都不留情,玫玲還不知道屁眼也可以被陽具插入呢….可是德勝的陽具又粗又長,玫玲心想屁眼恐怕已經裂開了。

德勝緩緩地抽插,但是卻次次到底,玫玲開始感覺到想要呻吟,又想要狂叫,似乎這樣才能紓解心中的快感,又想起方才惠君的浪叫模樣,漸漸地發自內心的吶喊湧上心頭,由口中吐出,一陣陣的呻吟聲發自玫玲的口裡,像是生病卻沒有痛苦:

「啊……..啊……啊……啊……嗯……..」

「舒服嗎?」德勝狀似得意地問著。

「哎呀…… 舒………. 哼…… 哼…被….啊…….」

可是,插了幾下之後,慢慢覺得不再疼痛,反倒酥麻起來。玫玲覺得陽具塞得屁眼滿滿的。

德勝見玫玲陰戶內淫水不斷,索性又把陽具抽出來,對準玫玲的陰戶,又是猛力的一插。插得玫玲嬌呼頻頻,淫水直流。

德勝的陽具不停地抽插著玫玲的陰戶,另外用兩隻手指頭插弄著玫玲的屁眼,於是玫玲下體的兩個穴都已經被德勝派上用場。

「啊…… 好美…… 好美……. 哼…… 啊……. 插死我了 … 用力插吧….. 快……快用力….啊….好久..沒被…干了….啊…啊…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插我的….」

「唔…… 嗯…… 啊呀…… 噢…… 你…… 插…… 插吧……用力一點.. 啊…親…… 親愛…… 的..要..插死…死了…… 你插穿…… 我 …… 的… 小……穴……了。」

「啊…… 哇…… 舒…… 服…… 死…… 了啦…… 快……快別停…… 讓我…… 飛….. 天..用……用……力頂……干….吧…啊….哦…我要爽….爽…出來了….出來了….哦…哦..」

「噢…..干我….噢…..干我…..用力的干我….啊……好爽…… 爽」玫玲嬌喘吁吁的說「啊呀.....媽呀...哼...哼...我要...爽出來了...啊...出來了...好舒服地...啊...流出來了...」

玫玲只覺得全身一麻,達到了性慾的高潮。

玫玲的意識在半醒半醉之間,整個人幾乎癱瘓下來。可是,德勝的動作並沒有停止,德勝繼續抽插著陰戶。德勝真行,連續玩了兩個穴,竟然還沒有射精。

而玫玲沒被抽插的陰戶卻緩緩地流出了淫液來,惠君竟然用口去吸,並且不流一滴的全喝了下去。

現在德勝要玫玲躺下來,用兩隻手握住玫玲的奶子,然後把雞巴於進去雙乳的溝子裡,再狠命地將奶子靠隴來夾住雞巴,又是一陣抽送。

「啊!舒服,我…… 我快 ……快了…快要….爽出來….我…。」

不久德勝抽出陰莖,玫玲和惠君將小嘴湊了上去,兩雙手握住陽具套弄。突然德勝的一聲大叫,一股熱精,濃稠的乳白色液體從馬眼直射而出。

德勝吁了一口氣。那一股濃熱的精液就噴到了玫玲臉上。惠君趕忙將小嘴湊了過來,將陽具含入口中,將陽精吸允得一滴不勝。

這時已經午夜兩點,玫玲整個人都已經昏睡過去了。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