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穿絲襪的媽媽

或許是過於刺激,媽媽的身體發出我從未想到的愉悅痙攣,媽媽另一隻穿著的白色高跟小馬靴的美腳被我強行將鞋脫下繼續舔舐,我又去吻媽媽那嫣紅的小嘴,她也毫無抗拒的完全接受,她現在已經完全淪陷了。

「媽媽你的興奮已經快達到飽和,再下去一定會爆發今天的最高潮,到時成熟的卵子跟著泄身一起泄出來就前功盡棄了。所以現在讓我們一起來迎接孕育新生命的這個神聖的時刻的到來吧!」我停止繼續挑弄媽媽敏感的身體。

媽媽渾身虛軟,又得不到滿足的趴在濕粘粘的床褥上喘息。此時我又把我那根昂首朝天的粗大怒棍伸到媽媽面前,媽媽只看了一眼,就轉開臉發出羞顫的呻吟。

我淫笑著說:「我親愛的媽媽,快來吸我的肉棒吧!它馬上就要插入你的粉穴,爲你注入生命的精華,讓你孕育出屬於我們的小寶寶,先來感謝一下它吧!」媽媽幽怨的白了我一眼,伸出她那瑩白如玉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握住我火燙粗硬的肉棒輕輕套動,接著媽媽微微張開嫣紅的雙唇,慢慢伸出丁香小舌,慢慢靠近我的堅挺,媽媽用香舌舌尖輕觸龜頭,接著舔遍陰莖、吻遍卵袋,再回到龜頭,張開小嘴辛苦地吞進這條粗大的龍柱。

「呃……真爽……媽媽你真會弄……嘴都塞得那麽滿了……舌頭還會在裡面攪動……服務真好……」我舒爽的說。

我輕撫她的頭發和纖弱身體,然後我用雙手扶住媽媽秀美的螓首,使她每一次都將我胯下的肉棒整根含住,一直到她筋疲力盡才放過她。

「唔……好爽啊……我要來了……啊……」我話說完沒多久,一股接著一股的熱精就已陸續噴出馬眼,媽媽仰著臉接受我精液的洗禮,然後我將射在媽媽身上的精液全部收集起來送進媽媽嘴裡,然後看著媽媽把我的精液吞進肚子裡,這種感覺爽極了。

「真糟糕,剛才沒控制住就射了,現在媽媽你要讓它重新立起來!」說完我騎到媽媽身上,將肉棒放在媽媽嬌嫩的雙乳之間,拉著媽媽的手,將媽媽的兩條玉臂架在自己的乳房上。

欲火中燒的媽媽立刻就明白該怎麽做了,她捧起了自己豐滿的雙乳,從兩側夾住了一柱擎天的陰莖,歪著螓首,俏臉慢慢的紅了起來,媽媽這個氣質高雅的絕世美人粉面上升起了兩朵桃紅,明顯是有點兒害羞,這可真是難得一見的麗色。

媽媽開始上下推擠胸前的嫩肉,敏感的乳房磨擦著我堅硬的男根,我的肉棒一下就立了起來,眼見媽媽雪白的乳溝已被我的老二搓蹭得泛起了紅色,我猛的把雞巴抽了出來,一把抱住媽媽,在媽媽嫣紅的小嘴、美豔的俏臉、雪白的脖子上一陣狂吻,雙手伸到媽媽的胯下,在媽媽嬌嫩的屁股上又捏又揉,然後一伏身,作勢要將雞巴插入媽媽那濕滑的蜜穴,可是媽媽緊緊並攏的玉腿阻擋了我進攻的路線。

我單膝跪在床上,下半身慢慢俯進媽媽兩腿間,用龜頭抵緊媽媽嬌嫩的花縫,陰莖觸及媽媽成熟的果肉,媽媽咬住唇,嬌軀不停的扭動,她殘存的理智讓她不能接受懷上自己兒子的孩子,媽媽美麗動人的眼眸浮起一片水霧,顯得更加淒美而惹人憐惜,媽媽的雙手被我死死按住,穿著肉色天鵝絨絲襪的玉腿被我分開。

我反而不急於立刻進入媽媽的身體,而是用碩大的龜頭來回磨擠媽媽嫩得快融化的花瓣和充血而立起的肉豆。在我肉棒的摩擦下,媽媽如小母獸般發出輕微而短促的激喘!媽媽殘存的理智被欲望徹底征服了,她放棄了抵抗!我見狀,也松開了按住媽媽手腳的手!

「摟著我脖子!」我下命令,媽媽神情含羞地擡起雙臂,怯生生輕勾住我的後頸,那表情嫵媚極了。

我被媽媽動人的神情所深深吸引,捨不得將視線移開,眼睛死死盯住媽媽的粉臉,我想媽媽可能是因爲知道我即將把精液射進她的子宮使她懷孕而感到害羞才會露出這種醉人的表情。

「可以進去了嗎?」我溫柔的靠在媽媽耳邊問道。媽媽含羞帶怯的頓了一下頭。

我對媽媽的回答甚不滿意,我繼續問道:「親愛的媽媽,我馬上就要將精液射進你的子宮讓你懷孕,你來告訴我我應該做些什麽呢?」媽媽含羞帶怯看了我一眼,哀羞地說:「請……你用你的大肉棒……擠開……擠開我的小肉穴……用力……用力地蹂躪我身體……最後把……把……精液裝滿我的子宮……讓我懷孕……」「好!說的太好了!……」聽了媽媽的話,我全身舒爽的幾乎無法動作,媽媽這樣的美女不僅要和我交合,還說出要爲我懷孕生子的話,這讓我作爲一個男人的尊嚴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但我還不想放過,繼續問身下已經俏臉暈紅的媽媽:「親愛的,你想讓我用什麽姿勢來幹你?說出來給我聽聽吧?」媽媽強忍著欲望斷斷續續的回答:「我……想……想要整個人……被你端起來……讓你的大東西……頂到我最深的地方……完完……全全結合在一起……沒有縫隙的……結合……」「這樣啊……要完全沒縫隙的結合,然後呢?親愛的,你不是這樣就滿足吧?」我還不將我的肉棒放進去,發燙的龜頭依然在濕淋淋已快熟裂的恥縫上磨揉,我要讓媽媽最後一點羞恥心也崩潰才行,這樣她完全拋棄那些所謂的倫理道德,心甘情願的作我的妻子。

「啊……啊……還……還要……」她喘息著,如泣如訴的說:「還要坐……坐在你身上……讓你的肉棒……塞滿……我的小穴……」「還有呢?」我仍不打算放過她。

「還……還有……狗……狗爬……讓我像母狗……趴著……讓你從……從……後面上……插……插入我的……我的小穴……求求你……快點……」媽媽揪著眉,張開雙唇左右擺動著螓首,身體已經承現高度興奮的現象。

我扭過媽媽的俏臉面向我,溫柔的問道:「親愛的媽媽,你希望我用什麽體位在你體內射精來讓你懷孕?告訴我!」媽媽迷亂的看著我,羞恥和理智徹底崩潰:「我要躺著……張開腿……我和你的身體……緊緊合在一起……讓你火燙的肉棒……塞滿我淫亂的肉洞……把精液裝進……我的子……啊……」媽媽話還沒有說完,我粗大的雞巴已經破體而入。

我故意選在這時,趁媽媽一點準備也沒有的時候,結實的屁股一挺,粗大的肉棒突破窄穴,足足進了一半到媽媽體內,「噢!……」媽媽的一隻已經被脫下小馬靴但仍套著絲襪的玉足突然彎曲,和另外一隻還穿著白色高跟小馬靴的玉腿繞在我的後背交叉在一起。原本羞怯勾著我脖子的雙臂也收緊,十指指甲掐進我結實的背肌裡。

「親愛的媽媽,想不想被端起來呢?」我在媽媽耳邊問道。媽媽含羞帶怯地點點頭!然後用盡全身力氣,將柔弱的身軀用雙手反勾在我厚實的脖子上,我雙臂勾著她腿彎,輕易地就將媽媽端著站了起來,我還露在外頭有大半截的雞巴,隨著將媽媽端起,也連根沒入媽媽窄小的粉穴裡。

「啊……好……好大……嗚……」也不知是痛苦還是滿足,媽媽整個人掛在我身上不停地抽搐。我的肉棒把媽媽的小穴撐成一個濕淋淋的大洞,媽媽羞得把我勾得更牢,臉緊靠在我的肩上,隨著屁股愈動愈快,濕淋淋的肉棒把媽媽陰道裡充血的嫩肉拉出又塞入,媽媽不僅屁股在動,細腰也淫蕩地扭了起來,我的兩只手掌也扒開媽媽兩片雪白粉嫩的股丘,幫助媽媽的小穴把肉棒更貪婪地吃到底。

「媽媽告訴我,跟我作愛好不好?舒不舒服?」我一邊做活塞式運動,一邊問媽媽。

「啊……好……好大……好充實……嗚……我好喜歡……可是……我們這樣在一起……我……我怎麽對得起你爸爸啊……啊……好舒服……我要上天啦……啊……」媽媽已經陷入迷亂的狀態,胡亂回應我。

我聽到媽媽提到爸爸不高興的說:「沒什麽對不起的?這麽多年來他滿足過你嗎?他出國這半年多來給你打過幾次電話,他沒準已經在外面金屋藏嬌了。虧你還爲他堅守貞潔,從今天起你要記住,只有我才能給你幸福,以後你的貞潔歸我所有。現在回答我你喜不喜歡跟我做愛?」媽媽無法停止呻吟,嗚咽地說:「小……哼……傑……噢……我喜歡……讓你……這樣……對我……我也愛你……我……我要……爲你……生孩子……啊……」「好!」我再也無法抑制與我心愛的媽媽做愛的爽快感覺!我的嘴裡發出發狂似地吼叫。我將媽媽雪白的酮體翻過來,雙手勾住媽媽兩條玉腿的腿彎,讓媽媽整個人靠在我的懷裡,接著我開始以背交式對她的粉穴長抽緩送起來。

「啊……啊……」媽媽好象完全不知道她現在靠著的人是她親生兒子,盡情地享受我對她的寵愛,迷亂的呻吟伴著激烈的喘息,不斷在我耳際吹襲呼喊。

「小傑……我是你的……小傑……媽媽以後全是你的……媽媽要懷你的孩子……以後我們都在一起……啊……用力……啊……我要死了……啊……」媽媽在我耳邊縱情呼喊,同時還在享受我粗大的肉棒帶給她的無與倫比的快感。

我在媽媽嬌嫩的粉穴瘋狂的抽插了足足有四、五百下之多,而且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猛烈,有時我在送進媽媽身體深處前,會技巧地扭動屁股,讓龜頭在媽媽敏感的玉洞口充份轉動,再突然用力頂入,有時則是頂入後再扭轉,使龜頭充份磨揉媽媽嬌嫩的花心。我這樣做是爲了不斷挑起媽媽身體的性欲和焦躁感,然後當媽媽的欲望被挑到最高點時,再給她完全的滿足,這樣持續的興奮,據說對於受孕也是很有幫助的。

這時媽媽已經香汗淋漓,把我的臉和脖子抓出數十道指甲痕,看來媽媽跟爸爸在一起時,媽媽那需要性愛滋潤的成熟肉體從沒滿足過,直到今天媽媽才知道能帶給她愉悅和幸福的,只有她的兒子。

我看媽媽的最高潮要來了,於是我把媽媽平放在床上,然後將媽媽穿著肉色天鵝絨絲襪的玉腿分開,用傳統的體位繼續叉幹媽媽的粉穴。

我進行的活塞運動十分的猛烈。媽媽的呻吟已經變成一連串快聽不見的氣音,她的腳趾像抽筋一樣扭在一起,我猛烈地挺送屁股,又不時和媽媽唇舌激烈纏吻,將媽媽熾烈的欲火繼續挑高。爲了讓媽媽在最高潮的瞬間懷孕,我加緊刺激媽媽身上的性感點。

「啊……啊……啊……」媽媽的身體泛起晚霞般的暈紅,叫聲愈來愈激烈,我脖子和肌肉上冒出繃緊的紫筋,卵袋像河豚般鼓漲起來,一切都顯示我快射精了。

我與媽媽交合的抽插從淺淺深深,慢慢變成每一下都既重且深,我膨脹到極點的肉棒上粘滿白色的泡沫,媽媽則像被狂風摧殘的花兒一樣任我擺布。

「我要來了!媽媽!準備懷孕吧!」終於!我緊握媽媽的柳腰,全身筋肉糾結的發出吼聲。

「啊……」媽媽除了呻吟和抱緊我表示迎合外,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就是現在!」我運足全身的力氣,使勁一叉,媽媽全身像離地的白魚般激烈地抖動,張大嘴想發出聲音,又被我的雙唇緊緊封住,媽媽感到自己的陰道在收緊,膣腔被撐開的感覺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更加強烈,她的子宮開始收縮,就在這時,一股熱流從龜頭頂端的馬眼噴出,陰莖不再回抽,而是上下抽搐著在陰道有限的範圍裡跳動,把一股又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吐在媽媽的膣腔裡,一股一股她親生兒子的濃濃的精液,正如噴出的湧泉般不斷注入她的子宮。

我當然看不到我的肉棒在媽媽體內射精的經過,不過卻能清楚看見我飽漲的卵囊正一鼓一鼓的縮漲,我知道每縮漲一次,就有大量濃稠、健康的精液擠入媽媽體內。

由於沒有採取任何避孕措施,媽媽又處在排卵期,媽媽膣腔裡的環境對精蟲而言是相當適宜的,因此我的幾億條精蟲,奮力擺動著尾巴遊向子宮和輸卵管深處搶著和媽媽的卵子結合,慢慢形成我們共有的骨肉。

大量的精液可能已裝滿媽媽的子宮,射精卻還沒停止,那些裝不下的,就從縫隙湧滿出來,流了一大灘在床褥上,媽媽穿著肉色天鵝絨絲襪的玉腿又一次沾滿了我的精液!媽媽這才清醒過來,急忙把撅起的屁股往前一收,「噗」的一聲,龜頭從媽媽的陰道裡滑出,但已經太晚了,射精已經完成,完成播種任務的陰莖開始疲軟,只有馬眼旁邊還殘留著一滴乳白色的精液。

我伏在媽媽身上,把陰莖又插進了媽媽的嬌嫩的小穴,擁抱著媽媽那欺霜賽雪的嬌軀,兩人全身抖顫顫地緊緊纏抱著,飄向神仙般的爽快境界裡去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還是我最先醒了過來,我發覺我還壓在媽媽那身欺霜賽雪的嬌軀上,大雞巴插在媽媽的小肥穴裡,雖然已經軟了下來,但還是被媽媽小穴的嫩肉緊緊夾住。

我溫柔地吻了吻媽媽的小嘴,媽媽在我的親吻下醒了過來,但媽媽並沒有抗據我的親吻,反而非常享受的伸出丁香小舌與我深吻,我一邊親吻媽媽嫣紅的小嘴一邊小聲在媽媽耳邊問道:「媽媽,舒服嗎?」媽媽沒有回答我,而是秀目緊閉,輕輕點了點頭,繼續很享受的任我撫摸和擁吻。

我在媽媽耳邊柔聲說道:「小親親,剛才刺激嗎?」她羞澀地看著我,嬌嗔道:「討厭,不許叫人家小親……就是你剛才的那個稱呼。」我聽到媽媽用撒嬌的腔調對我大發薄嗔大感受用,我故意逗媽媽說:「那我叫你什麽呢?小甜心?小寶貝?」媽媽大羞伸出粉拳在我胸口輕捶了幾下,嬌嗔道:「討厭,不來啦,就知道羞人家,夫妻之間都是互稱親愛……嗚」我聽了媽媽的話非常高興不等媽媽說完就低下頭一口噙住媽媽柔嫩的櫻唇,勾出媽媽柔滑的丁香小舌拼命吮吸,良久,我松開了媽媽的櫻唇,媽媽才小聲說:「剛才好刺激啊!」說完,又閉上了眼睛。

一股羞怯和甜蜜的表情充溢在媽媽的嬌靨,剛才那陣纏綿繾綣的性愛大戰,已經突破了我們母子之間的藩籬,這種亂倫禁忌的舒爽滋味讓媽媽永難忘懷,媽媽害羞的把頭埋進我懷裡,說:「我從來沒有沒有過這麽大的享受……」媽媽的眼中射出異樣的光彩,她輕輕搖了搖頭:「你爸爸可沒有你有本事,而且很自私,只顧自己發泄,從不管我是否滿足。每次同房,他總是幾分鍾便草草收場了,弄得我不死不活地……唉,不要提他了……」眼中充滿了悲哀。

「啊,媽媽真可憐,你放心,你以後再也不用體驗那種感覺了,我每天都會把你喂的飽飽的。媽媽告訴我實話,你愛我嗎?」「小傑,我愛你,這是真心話!其實我早就愛上你了,只是我一直以爲這是母子之情,這幾天我發現在你強奸我的時候我的身體會興奮,不是說女人只有在和自己的愛人做愛時才會有感覺嗎,我這才發現我對你的愛原來是情人之間的愛。」媽媽說的很激動,說完媽媽緊緊地抱著我,把臉貼在我的胸前,如釋重負般的閉上眼睛。

我意猶未盡地撫揉著媽媽的豐滿肥乳,捏捏她的奶頭,深吻她的小嘴,媽媽也甘心情願地把她的小香舌吐進我的嘴裡讓我吸吮,兩人的手在對方的身上互相探索著,雙舌翻騰攪動,唾液互流,真是人間一大樂事,快意至極。

良久,我和媽媽才分開,媽媽憂慮的說:「親愛的,你剛才在我身體裡射精我已經感覺到我肯定要懷孕了,其實懷孕沒什麽,一個女人最幸福的事莫過於懷上喜歡的男人的骨肉,可是萬一我懷孕生下畸形兒怎麽辦。」我安慰媽媽說:「不會的,你那麽善良,上帝一定會眷顧你,賜我們一個健康可愛的小寶寶的。」媽媽笑著說:「討厭,上帝要是眷顧我,怎麽會讓我在這深山老林被自己的兒子強奸還懷了兒子的孩子。」我笑著對媽媽說:「這才是上帝對你最大的眷顧,不是嗎。」說完我故意挺動了一下還插在媽媽體內的肉棒。

「討厭!」媽媽嬌羞不已的嗔怪道。

第二天,我和媽媽返回了在市區的家,我理所當然的搬進了媽媽的房間,此後,我們在家中都不再穿衣服。我這才體會到了保持天體的好處:一是沒有衣服的束縛,確實感到異常舒適;二是隨時可以欣賞媽媽美麗的身材和肌膚;三是想造愛的時候方便得很!

我們每天都做愛。白天是母子,晚上是夫妻。不,應該說白天也是夫妻。我發現媽媽的性慾特別強,沒有滿足的時候,即使她已經精疲力竭、癱在床上不能動了,秘穴中仍然濕淋淋的,那泉源似乎永遠不會枯竭!我想這可能是在山上那幾天我的肉棒幾乎24小時都停留在媽媽的粉穴裡造成的。

半個月後的一天,媽媽偎依在我的懷裡,幸福地在我耳邊說道:「親愛的,我肚子裡有了你的BB了!」我一聽高興的跳了起來,叫道:「哇!太好了!我的受精計劃成功了,我要做爸爸了!」我馬上爬起來,把耳朵伏在在媽媽的肚子上,想聽聽胎心音。

媽媽大笑輕點了一下我的腦門,說:「討厭!還早呢!你聽不到的,要等四個月才能聽得到!」接著媽媽神色一黯憂慮的說道:「看你,還高興!媽媽懷了兒子的孩子,這事怎麽向你爸爸交代?而且別人如果知道了媽媽在你爸爸不在家時懷孕媽媽就沒法再做人了!」說實話這是我制定計劃時所沒有想到的,到底要不要留下我和媽媽亂倫的結晶呢?經過一翻思考我下定決心留下這個孩子。「讓我再想想吧!」媽媽聽了我的決定後鄭重的說。

忽然,媽媽神情一變,嬌笑著問:「噢!親愛的,我想起一件事:如果孩子生下來,那讓他叫你什麽呢?是叫爸爸還是叫哥哥?」「當然叫爸爸了!」說著,我的腰一挺,粗硬的肉棒又插進了秘穴中。媽媽「噢」地叫了一聲,便不再說話,閉上眼睛享受著。

第二天我一進家門,媽媽就撲到了我身上,嬌羞地在我耳邊小聲說:「小傑,我想要!快給我!」我當然不會拒絕送上門的美人,我粗暴的脫光媽媽的衣服,就把媽媽雪白的嬌軀壓在沙發上……當高潮的激蕩過去後,媽媽偎依在我的懷裡,像一隻溫順的小貓,任我在她的全身上下撫摸親吻。

媽媽睜開秀目,鍾情地看著我,微笑著說:「親愛的,你知道我剛才爲什麽會那樣嗎?」我說不知道。

媽媽在我臉上輕輕拍了一下,說:「小傻瓜!這還猜不出來。因爲我已經決定要生下我們的孩子,我已經想好了。明天我就寫信給你父親,要求離婚。然後……然後我們就結婚!我想了一個辦法。在我和你父親離婚後,我們可以移民國外,並且改變身份。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結婚了,我們的孩子也可以留下了!」我表示十分贊成。

媽媽給爸爸寫了一封信,提出要離婚。沒想到半個月後爸爸的回信中竟欣然同意,在離婚書上簽了字。他在信中承認自己有了新歡,愛那個女人愛得發瘋,在這種情況下離婚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他主動要把龐大的家産分三分之二給我和媽媽。很快,他們就辦妥了離婚手續。於是,我與媽媽便正式過著夫妻的生活。

爲了讓小孩順利生下來,我與母親決定移民法國。我們花了一點錢,都用假的身份移民,媽媽和我都把年齡改成25歲,接著我和媽媽在巴黎郊區一座環境清幽的大山腳下建了一處非常大的豪宅,占在面積大約有二百畝,滿園都種了奇樹異花,四季芳香襲人,專門有一間房子作健身樓,內有室內泳池。

我又投資一千萬美元辦了一個公司。然後我和媽媽正式地結了婚,看著穿著婚紗挺著五個月身孕的大肚子的媽媽我就感到無比的幸福。

婚禮過後我和媽媽就在這裡發展屬於我們自己的事業和幸福。在我和媽媽結婚五個月後,媽媽爲我生了一個聰明可愛的女兒。

婚後,我和媽媽都愛上了強奸的那種感覺,於是我們在家附近的山上建了一間小木屋,我和媽媽經常到那裡去玩強奸遊戲,媽媽扮演落難的良家婦女被我扮演的強奸犯在樹林裡的小木屋盡情姦淫,每次都讓我和媽媽又找回當年在虎山媽媽第一次被我強奸時那種興奮的感覺。

到現在爲止,從來沒有人懷疑過我們的年齡。我們結婚已經十年,母親已經四十八歲了,但是她的容貌看起來只有28歲左右還是那麽年輕漂亮、皮膚細嫩、身材婀娜,而她的氣質也始終保持純真活潑的特色。

媽媽的性慾還像當年那樣旺盛,在床上的反應依然敏感、熱情,稍加挑逗便如醉如癡、柔若無骨,真是千嬌百媚,儀態萬千,抱在懷裡使人心曠神怡,總也捨不得放開,十分動人。而我也和媽媽一樣外貌始終保持在28歲左右,這讓我感到十分奇怪,後來媽媽解答了我的疑惑,原來媽媽是從一個生命科學研究所逃出來的,她的基因的特殊結構使她可以永保青春,而媽媽的這一點也遺傳給了我,這就使得我和媽媽可以永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最近,我在家裡舉辦我們結婚十周年慶祝舞會,有個朋友認真地對我說:「阿傑,你太幸福了,因爲你有了一個如此美麗賢淑的妻子。她有著古代仕女的嫻靜端莊,又有著日本女子的溫柔多情……啊,真是十全十美、天下少有啊!」我心想:媽媽在床上動人心弦的那一種羞赧呻吟、癡迷朦朧、宛轉嬌啼的表現,肯定也是天下無雙的!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