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夫妻

第一場 夫等妻歸

……鐺鐺,牆上的時鐘響了,表示著兩點的到來。

深夜了,久偉坐在家裏的沙發上等待著妻子珊珊歸來。

門口響起了開門聲,久偉快步走向房門,扭開了門鎖。疲憊的珊珊回來了。珊珊你辛苦了。

有什麼辦法,你沒了工作,總要有人出去賺錢。妻子珊珊坐在沙發上甩去了黑色高跟鞋,慢慢地說著。

是的,是的。久偉懦懦地回答到,馬上拿來了一雙拖鞋,半跪地為妻子換上。拖鞋上面只有兩條細絲帶,妻子白嫩的腳、染著紅色趾甲油的腳趾。久偉底頭親了一下珊珊的腳趾,對妻子說,珊珊今晚我想要……

珊珊說,不行,我累了,剛才黃老板弄得我很累。久偉低頭不說話。珊珊看了一眼丈夫又說:有什麼辦法,要靠他投資賺錢的。久偉也只好點點頭。

不過我還可以幫你泄泄欲火。珊珊脫去了外套,她染黃波浪披肩發,鵝蛋的白臉,杏眼,很嫵媚的樣子。鼻子細細高高的,小嘴巴。1 米63的個頭,穿著粉紅色的胸罩,白皙而碩大的乳房,深深的乳溝,下面是一條T 字型的粉紅內褲,細細的帶子陷入了屁股溝中了。把飽滿的大屁股暴露在外,很是勾人。修長而豐滿的大腿,和豐腴的臀部搭配的恰到好處。

珊珊向丈夫招招手:爬過來,軟飯老公。久偉已經好幾星期沒了碰妻子了,珊珊總是應酬外面的人。久偉也沒辦法,自己失業了,妻子為了賺錢養家也沒有辦法的,久偉默默地安慰自己。

此時聽到招喚,立即脫了衣服光著身子爬向妻子,珊珊拉住丈夫的頭發,把他的臉拉到自己的陰部:好好的聞聞吧。久偉聽話的聞著妻子的陰部,有一股精液的濃郁氣息。

珊珊轉過身去,把白臀掬出,聞聞妻子的大白屁股吧,它很受老板和導演的喜歡,今天黃老板還撫摸了它,舔了它,還不斷地稱贊它是極品。久偉跪著舔聞著妻子的屁股,手還不斷地撫摸著自己的陽物。

珊珊突然轉身,揚起手給了久偉一個耳光。你什麼時候才能成個真正的男子漢,久偉知道珊珊心裏也苦,就向她笑了笑。

珊珊又一個耳光打在久偉的臉上:沒出息還笑地出來。

珊珊從手包裏拿出一根皮鞭和一根蠟燭。對久偉說:你給我趴著,讓你也吃吃苦。

久偉像狗一樣趴在地上。珊珊揚起鞭子,打在了久偉背上。

啊……,珊珊。一條條紅印留在了久偉了背上,久偉慘叫著。

珊珊點燃了蠟燭,把蠟油滴在了久偉的紅印上,久偉這次發出了低悶的叫聲。 珊珊把腳伸到了丈夫面前。舔我的腳。久偉一邊舔著珊珊的腳趾,一邊忍受著背上不斷產生的痛苦。珊珊不斷地狂笑著,可笑聲中好像帶著一絲悲憤。

我累了。珊珊躺在了沙發上。久偉爬了過來。

珊珊,我拿你的腳,幫我泄一下火好嗎? sosing.com嗯。珊望了一眼懦懦哀求的丈夫,點了一頭。

久偉小心地抱起了妻子的腳,掏出了腫漲的龜頭,輕輕地按撫著。

珊珊,你今天辛苦了,我明天去買只烏骨雞給你補補。

珊珊伸出手,輕輕撫弄著丈夫的頭發,深深地覺得對不起丈夫,其實丈夫除了沒用,對自己還是很好的。

黃老板上次對我說,不讓你碰我,不然就取消對我的投資,我現在不能沒有他幫助,他會把我從廣告明星開始捧紅,然後我就不用靠他了。

珊,你才25歲,一定會紅的,我沒有關系,堅持一下就行了。

久偉說完話,下身就泄出了。珊珊把自己的T 字內褲,脫給了丈夫。久偉,你以後就拿它解決一下吧。久偉拿住內褲,心愛地聞了聞。

第二場 出門坐客

今天天氣風和日照,珊珊起得很早,她推了推還未醒的丈夫。

久偉,今天我不上班。老畫家請我們去他家做客,快起來。

久偉說,我就不去了吧。

不行,山本老師特意要你也去。

久偉看了一看妻子,今天妻子穿著一套藏青色的套裝,透出成熟的嫵媚。珊珊為山本畫家作人體模特,賺一些外快。

一小時後,兩人來到一座別墅門口,這是一座帶花園和遊泳池的別墅,久偉想人比人真是比死人呀。山本和一位大約有三十七八歲的成熟少婦走了出來。歡迎歡迎,歡迎兩位的大駕光照。老畫家滿臉春光說,這位是我的情人雅美小姐。 久偉想,他倒不忌諱在生人面前介紹“情人”。

珊珊別介紹說,這位是我丈夫歸久偉。山本伸出的手和久偉握了一下。就不住地看著珊珊。

珊珊今天穿著套裝有一番別樣的美麗,不過等會兒就用不著了。

久偉打量著山本,大約六十多歲的山本,瘦瘦小小的,皮膚有點黑。帶著金絲眼鏡。久偉很討厭他這樣看著自己的妻子。其實有什麼,妻子給他做模特,什麼沒看過。再看雅子,高高的個頭,頭發挽起,身體豐潤適宜。乳房和臀部都很大。眼神比較傲慢。久偉其實有些喜歡雅子的眼神。

走進大廳,久偉和雅子坐在一張沙發上。山本拉住珊珊,親了一下臉,說:珊珊走我們去準備一下。

珊珊看了一眼丈夫。山本說:沒關系的,雅子會照顧他的。於是兩人走進了房間裏。

雅子對久偉說:山本又有新的創意了,你和妻子性生活合諧嗎?歸先生。久偉驚了一下,說:還,還可以吧!雅子笑笑說:歸先生好像很緊張呀。 沒,沒有。

歸先生喜歡我的這雙絲襪嗎。雅子把穿肉色絲襪的腳從高跟鞋中脫出來,問久偉說。

久偉看了看說,雅子小姐的腳和絲襪都很美。

雅子好像很滿意的點了點頭,她好像看透了久偉的心理。

這時山本拉著珊珊出來了。久偉不感相信,珊珊竟然赤身裸體的,胸口還畫了一朵牡丹,牡丹半遮著一只乳房。白白的大屁股上還有一朵火紅的玫瑰花。珊珊低著頭,不好意思看自己的丈夫,對山本說:先生,這樣太難為情了。山本沒有聽她的,拉著她的手,讓她半躺在雅子和久偉坐的沙發前面的一張茶幾上。

雅子的手撫摸著珊珊的身體,山本一把抓住珊珊的乳房把玩著對久偉說:歸先生,你妻子的乳房真完美,碗形的乳房,還有那大大的乳暈粉紅色的,乳頭小小的。

久偉忍不住了,紅著臉說:山本先生,你太過份了。

山本笑了笑對珊珊說:珊珊,我可是花了大價錢雇你的。

久偉你怎麼這樣對山本老師說話,快向山本老師道歉。珊珊向丈夫瞪了一眼說。

久偉吶吶說了聲對不起。雅子馬上插話:歸先生,你這句對不起太不誠懇了,你應該像我們日本一樣跪著道歉。對嗎?珊珊。

久偉為難得看了一眼珊珊,珊珊說:久偉你還不快跪下,給山本先生道歉。妻子的指令不可違,久偉只好在山本面前跪了下來,向山本說了聲對不起。雅子把腳伸向了久偉。給我舔舔。久偉只好伸出舌頭舔著雅子的腳。

雅子的腳還是戀白嫩的。腳背還有一個紋身,是一只嘴唇印,腳趾甲較長,染著鮮紅的油。中趾還戴著一個小戒指,腳踝上有一條鑽石的金腳鏈。其實久偉還是挺喜歡舔雅子腳的。這比向山本下跪要好的多。

雅子對珊珊說,珊珊,你也下來舔。

珊珊爬下了茶幾,跪在雅子腳下。久偉看到珊珊比他還要熟練和賣力,從腳背舔到腳底心。雅子一臉的滿足相。

雅子對久偉說:珊珊以前也常為我和山本先生舔身體,所以珊珊是最好的模特了,所以租金高點也無所謂。

久偉看著妻子已無地自容了,都怪自己沒用,連老婆都養不活。

山本對珊珊說:好了,我要把你,帶到室外去,讓大家看看我的人體作品好嗎?

不,不不,山本先生,今天就不要了。珊珊看了一眼丈夫。

什麼,過去不是經常帶著我畫的玫瑰花去大街上展示嗎?給你戴個眼罩就不會有人認出來了,今天怎麼了。山本顧作驚訝,呀,我明白了,你丈夫在,是不是不好意思?那就算了。

謝謝,謝謝你山本老師。

這樣謝可不行,過來給我舔舔我的吊。

珊珊聽話地爬過去給山本舔下體。雅子拿著點燃蠟燭,一滴一滴地滴在珊珊的掬起的屁股上,珊珊的嘴吸著山本的吊,發出沈悶的叫聲,屁股因為痛不停地扭動著,雅子狂笑著,很興奮地樣子,對久偉說:你給我舔肛門。久偉聽話的將舌頭伸到雅子的菊花狀的肛門上,快速地舔著。雅子把蠟油滴到了珊珊的肛門口上,珊珊慘叫著,雅子更加狂笑起來。雅子不斷地移動著蠟燭,滴在珊珊的大腿,和腳底心上。

珊珊洗了個澡,走了出來。山本和雅子送久偉和珊珊出了門,珊珊好像沒事一樣和山本、雅子握手道別。久偉帶頭也沒回地走出了別墅。

第三場 貴客臨門

下午,久偉正在準備晚飯,久偉今天買了不少好菜準備晚上做給珊珊吃。桌上的電話響起。

喂,你好。久偉呀,我的珊珊,今天晚上黃老板和導演要到我家來吃飯,你多買些好菜。 喔,喔。

兩個小時後,珊珊領著黃老板和一個中年導演走進了久偉的家裏。

珊珊介紹道,這是黃老板,這是曹導。

黃老板半禿著頭,矮胖的身體,挺了個大肚子,還沒珊珊高,黃老板態度傲慢,珊珊介紹後沒和久偉握手,只是略微點了點頭。那位曹導正好相反,瘦瘦高高的。曹導也向久偉笑了笑。珊珊倒是很陰勤的樣子。忙招於黃老板和曹導坐。自己走進房間換了件半透明的黑紗睡衣,久偉看到,珊珊沒有戴胸罩,睡衣在胸口處有朵繡花,半遮著乳房。下身穿了條小三角褲。整個屁股都可以看到。久偉,你不快去燒菜,讓老板們等急了。

是,是是,我就去。久偉快步走進廚房。

久偉在做菜間隙,躺在廚房裏看了看客廳裏。珊珊坐在黃、曹中間,和他們聊了起來。黃老板伸手摸著珊珊的大腿,珊珊討好地親了親黃老板的臉。馬導也乘機摸起珊珊的大奶。

珊珊,有沒有讓你那個吃軟飯的碰你。

沒有黃老板,我是聽你話的。已經幾個星期沒有讓碰下面了。

黃老板聽後興奮地大笑,將手直接伸到了珊珊的下面,用力的捏起來。珊珊忍不住叫了起來。久偉實在看不下去了,轉身回廚房燒菜。

久偉將菜端上了飯桌,珊珊對黃、馬兩人說:黃老板、馬導吃飯了。

黃老板仍當著久偉的面,仍摟著珊珊走向飯桌,好像他們是一對恩愛夫妻。飯桌上珊珊不時地將菜夾到黃老板的嘴裏,黃老板基本沒有動手,都是珊珊在喂他。

酒足飯飽後,黃老板對珊珊說,聽說你對待老公很粗暴,我們想看一看,你給我們表演一下好嗎?

老板,這,太難為他了。久偉在一旁不敢說話,只是朝珊看看。

珊珊,你不是很聽話的嗎?快點。

珊珊對久偉說:久偉你給我跪下。

久偉這時真是羞辱死了,當著其它男人的面,讓自己妻子羞辱。可是沒有辦法,黃老板是衣食父母呀!

久偉只好跪了下來。

爬過來,給黃老板和曹導磕個頭,感謝他們給你的妻子提供的關照。久偉被妻子牽著爬到黃老板和曹導面前,磕了幾個頭。黃老板很滿意。珊珊,你調教得不錯。

黃老板轉而對久偉說:吃軟飯的,你想不想看看我們是怎麼調教珊珊的。不等久偉回答。黃老板對珊珊說:珊珊把衣服脫光了。

黃老板,不要呀!怎麼啦,你這個騷貨也會不好意思嗎,快點。

珊珊只好將睡衣脫下,來到黃、曹面前。黃老板向曹導點了點頭,曹導拿了個盆子,放在茶幾上,把珊珊拉上了茶幾。

蹲下,這在裏面為黃老板表演如廁。

珊珊光裸著身體,蹲在茶幾上,用力的排泄著。久偉跪在地上已經看傻了,自己的妻子在兩個男子和自己丈夫面前,表演大小便。

黃老板盯著珊珊的肛門,叫道:用力出來。這時一個便頭已隨著珊珊的用力露出了頭。

停,黃老板控制著珊珊的排便進程。珊聽到指令立即停止用力。黃老板哈哈大笑。

再出來。聽到指令,珊珊又用力排起來。黃老板撫摸著珊珊的白屁股,一會出,一會停地命令著。

終於一條大便排入盆中。

黃老板對曹導說,進行下一個節目。

曹導把珊珊的綁在一起,吊了起來,珊珊的腳殿起,正好能踩到地上。黃老板拿了一把戒尺,對著珊珊的屁股打了一下。

啊……,珊珊叫了一聲。

珊珊舒服嗎?舒……服,謝謝老板。

黃老板又狂笑起來,又是一下。

曹導在前面用力地捏珊珊的奶頭,還吻珊的嘴,珊珊不時地慘叫著。看到心愛的妻子這樣被折磨,久偉心裏像滴血一樣難受。

久偉為珊珊穿起了衣服,心痛地抱著妻子,珊珊默默地撫摸著丈夫的頭發,眼睛濕濕的,沒有說話。

……鐺鐺,牆上的時鐘又敲了起來。

第四場 合作成功

這段日子,珊珊特的忙,也是特別高興的樣子。

老公,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黃老板、曹導決定為我投資一本精品情色電影,而且由山本老師作我們的藝術策劃。他們說拍得好的話,我可能會出名噢! 珊珊興奮地說,到時我們就可以去買別墅和汽車了,這是我努力的結果啊。

久偉其實並不高興,但還是假裝的笑笑說,那太好了。

珊珊接著說,你就會說太好了,太好了,我告訴你,這次你必須全力配合,知道嗎。我什麼時候不配合了,上次……。久偉都不好意思說下去了。珊珊把頭伸過去,親了丈夫一下。說道,上次真是難為你了。

久偉心中亮了一下,這回有戲了。馬上就抱住了自己的妻子。老婆,好老婆,今天……我想要。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