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夫妻

老公,不行,黃老板和曹導說了,要我養精蓄銳,過幾天開始拍片時要有最佳狀態。你今天就舔舔聞聞,過過癮吧。

久偉一臉無奈失望看了看妻子,心想,這到底是誰的妻子?

珊珊跪在沙發上,拉起了自己的短裙。對丈夫說,過過癮吧。

久偉看著自己的妻子的大白屁股,它是那麼的豐滿白皙,黑色薄紗的小短褲只能遮住妻子的陰戶。久偉突然發現,妻子的白屁股上多了兩個紋身,左邊是一只蝴蝶,右邊是一簇玫瑰花。蝴蝶翩翩起舞像是要去采玫瑰,彩色很鮮艷,很是誘人。

老婆,你的身上怎麼? 噢,是山本老師給紋上去的,還有背上也紋了一條青龍和一只蠍子。黃老板和曹導都說是很美,很吸引人。

久偉心想,自己妻子身上起了變化,自己竟是最後知道的。

久偉輕輕撫摸著妻子的臀部,愛不釋手的樣子,把自己的鼻子貼上去吸著妻子白臀的芬芳。他已經很久沒接觸妻子了,妻子就是很多“應酬”,很忙,很累,很晚回來。

老婆你的屁股真白真美。 珊珊笑笑回答說,是啊,黃老板他們也是那麼說的,他們說不把這樣的屁股展示出去,太可惜了。 久偉聽了這話不是滋味,有什麼辦法,自己硬不起來。

拍戲的事真的張羅開了,珊珊這幾天真是太忙了,一會兒和黃、曹二人說戲,排戲。一會兒趕片場,一會兒買衣服。有幾個晚上還沒有回來。久偉開始心裏不是滋味。心想,我要是能賺到錢就好了,也不會太低聲下氣了。

這段時間裏,有次雅子打來電話。 歸先生,我是雅子,你好啊。

啊,是雅子,你好你好。久偉不知為什麼,對雅子有些敬畏。

聽說你的妻子正在拍一部精品的電影。是呀,是呀,她現在經常不回家,有什麼辦法呢?我又賺不到錢,只能在家燒飯了。

哈哈哈,歸先生你也真是的,一個七尺高的男人,雅子笑道,我到可以讓你賺點錢,不知你願不願意幹。

久偉聽了這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只要不是犯法的事,我一定願意,願意做的。

雅子覺得時機已到了,對久偉說,是呀,現在這個社會,只要能賺錢,其它東西都可以拋掉的,你說對嗎?

久偉像是聽了聖經大徹大悟了,回答道,是的,是的,錢等於尊嚴,錢等於一切啊,其實東西是可以扔的。

雅子接著說,你妻子原先是我們的模特加助手,現在她去拍電影了,我們想讓你接替她,你要像她一樣聽話,我和山本是你的雇主,是你的主人。

久偉忙接話道,可以的可以的,我反正在家無事可幹,你隨叫我隨到,雅子小姐。 久偉為了能賺到錢,可豁出去了。

今天一早,久偉穿戴整齊,向畫家的別墅出發了。 雅子的雇金很高,至少對失業已久的久偉是這樣看的。久偉下定決心一定要聽話,把錢賺回來,給妻子還有黃曹看看。

進了門,雅子並不客氣,只說了聲跟我進來。久偉規規矩矩地跟在雅子後面,雅子身材很好,成熟性感,今天她穿了一套職業裝,只不過上衣沒穿,只是一件白襯衫,下身的裙子正好在膝蓋上,拖著一雙布拖鞋。雅子的額頭比較高,眼睛不大不小,很嫵媚,不笑時有些冷峻,鼻子長長高高的但很窄了樣子。下巴有點尖。她保養的好,看不去不過29歲的樣子。久偉想,雅子的樣子好像是經理,主管的樣子。

正想著,已經來到了客廳,今天老畫家山本不在,雅子說是去片場作藝術指導了。

雅子從在沙發上,蹺起了二郎腿,久偉站在那裏,雅子也沒讓他坐的意思。雅子對久偉說,你要隨叫隨到,工作是模特加助手。一個星期給你結一次賬,你在雇傭時間裏,要無條件的服從我和山本先生。雅子的口氣好像不容還價的樣子。久偉知道找個人比找條狗還容易,他們要是服從,聽話的人。

久偉馬上說,是的,雅子小姐。

現在把你的衣服脫了,我看看體形。久偉立即脫光了衣服,久偉現在是不敢待慢的。

雅子仍坐在沙發上,對久偉發號施令:你跪下,兩手放在腦後,作雕塑狀。是,雅子小姐。 久偉馬上跪下,手放腦後。雅子這時站了起來,繞著久偉走了一圈,不時伸出手去東摸一下,西抓一下,像是在檢驗商品。

雅子接著說:雙手放地上。久偉就像狗一樣四腳撐地。

繞著圈子爬一圈。 雅子小姐,這是為什麼?久偉有些不解地問。

雅子一只手托住久偉的下巴,一個耳光打下去。說道:誰讓你多說話了,這叫行為藝術你懂什麼。

久偉嚇了跳,臉上火辣辣的,說,對……對不起,雅子小姐,我照做,我照作。

久偉繞著圈爬著,雅子小姐不讓停,他就不敢停了。 你再學狗叫幾聲。久偉邊爬著一邊汪汪汪地叫起來。 雅子大笑起來,不錯,不錯,你的悟性比珊珊好,哈哈哈。

雅子又坐到沙發上,說,好了好了,你爬過來。

久偉立馬爬了過去。雅子把一條腿擱在久偉的背上,另一腳,放在了他的鼻子上。雅子對他說,你親親它吧,我知道你現在連妻子的腳都舔不到了。珊珊過去也和我們說過,她不讓你操她,她還要侍候其實男人,對嗎?

久偉這時無地自容,面對這樣的問題,好像比學狗爬還要難為情。

你真是可憐,這次我向山本說了,他才同意雇傭你。雅子接著說。

謝謝你,謝謝你,雅子小姐。久偉感動得快流淚了。那你怎麼報答我呢?久偉語塞了。我……我,我怎麼報答呢?

雅子把雪白的腳伸到久偉嘴上,說,好好伺侯呀。

久偉伸出舌頭賣力地舔著雅子的腳趾,腳趾縫,還有腳心。

雅子舒服地呻吟著,啊,啊,好癢,好舒服呀,偉。

雅子把裙子拉到腰上。久偉心神領會,慢慢地從小腿到大腿一路舔去。雅子的屁股一點也不比珊珊的差,久偉心想。舌頭粘上唾液把雅子的毛毛舔地濕濕地。雅子舒服地轉了個身,把一只美麗的白屁股蹺了起來。

久偉發現雅子的屁股上也有紋身,紋了一朵盛開的牡丹,牡丹花粉紅的,下面的葉子綠油油的。真是美。這大概也是畫家的傑作吧,久偉心想。

久偉舌頭並沒有停,它狂舔著那朵牡丹,好像要把它舔掉似的。

偉,不要光舔牡丹花,還有一朵“菊花”呢。雅子感覺不到刺激了。

久偉的舌頭接到命令後立即出發了,在菊花洞口處停住了,要它周圍先迂回著劃著圈兒。雅子顯然是舒服極了,說,不要停,不要停呀……

雅子又坐在了沙發上,久偉仍跪在她身邊。雅子撫摸著久偉的頭發,把久偉的頭放在了自己的腿上。雅子的腳在不停地撥弄著久偉的下身,久偉膨脹了,雅子的腳是多麼美呀,紅紅的腳趾甲,雪白的腳。不多時久偉就泄了。

雅子,今後你就是我的主人,我聽你的。久偉有一種士為知已者死的衝動。

第五場 妻子出名

正在久偉和雅子關系逐漸密切時,珊珊的電影——《陷阱》也上映了,而且有一定的哄動效應,票房也很高。這次珊珊是名利雙收,什麼電視台,報紙都把她作為嘉賓和頭條新聞,廣告商還邀她去拍廣告,不過這次是高片酬,片酬已達七位數了。珊珊一天到晚忙得不亦樂乎。

久偉的家。不,應該說是珊珊的家也搬進了獨立別墅裏。

珊珊穿著半透明的晚禮服,半躺在沙發上,蹺著二郎腿,手上拿著煙(珊珊自從出了名後,行為舉止成了一個富婦人)對久偉說,這是我的成名作“陷阱”,你也來欣賞欣賞。珊珊把一盤錄像帶遞給了丈夫久偉。

說實在的,久偉還真沒看過妻子的成名作。這段時間其實久偉也挺忙的,雅子老是找他去當模特。

珊珊說完就上樓了。久偉把錄像帶推進了錄像機中。

畫面出來了。劇中珊珊扮演一個老師,穿著襯衫西裙,透明絲襪黑色高跟鞋,很端莊的樣子。但是丈夫是性無能。無法滿足妻子。看到這裏久偉想,這是他媽的誰編的。(他老是把影片和現實混淆起來。)劇中的珊珊靠勾引學生來滿足自己。

珊珊把學生邀到家中補習功課,自己裸體躺一張茶幾上,擺動各種姿勢,身上的蛇和蠍子,還有臀部的花、蝶,隨著柔和側逆的燈光,伴隨著珊珊細腰肥臀的扭動,成了一幅扭動的圖畫,真是美侖美奐的。久偉看了連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一邊看著,手不由自主的伸進了褲中……當然劇中的那位學生也無法抗拒這種誘惑。不時地撫摸著珊珊的胴體。最後還用舌頭從背上沿著紋身很仔細舔到臀部,從臀部舔到妻子的雪白的腳踝上,然後吸吮著珊珊的腳趾。

這時劇中的丈夫正在門縫中偷窺著妻子和學生的表演。丈夫只有在這時才會勃起,而用手發泄。(久偉忍不住又喃喃地罵了一句)可是,珊珊和學生的表演被這個學生用針孔攝像頭拍了下來。並拿到學校中去給朋友們看,以此炫耀自己。結果被老校長發現並沒收了,還一本正經的批評了這個學生,讓他從此停止散布,不然就開除。

這位禿頭校長拿著錄像帶,去要挾珊珊。珊珊只好將丈夫和自己的事和盤托出。

禿頭校長原是個受虐狂。珊珊老師穿著女王裝,露出乳房的皮胸罩,下面是一條T 型三角皮褲,吊帶黑絲褲,皮靴。手拿著皮鞭。禿頭校長跪著舔著珊珊的皮靴,珊珊還不時地用皮鞭抽他幾下。這時珊珊的“丈夫”也在一邊跪著觀看。其實老校長也有窺視欲。

老校長還不時地找幾個朋友來和玩珊珊。有次找了二個和校長年齡差不多的來。

老校長拉著珊珊“丈夫”躺在另一房間裏一起窺看。兩個男人一前一後的圍住珊珊,前面的男人親吻著她,還把舌頭放入她的口中,珊珊吸吮著老男人的舌頭,另一個男人,撫摸著珊珊的裸背,有美臀。不一會兒,兩個男人讓珊珊穿上類似空姐的制服,然後兩人並排坐在沙發上讓珊珊表演空姐,珊珊端著飲料站在中間。兩個男人將手伸入珊珊的裙子中將裙子拉起,將珊珊的肥臀露在外面,然後兩人撫摸著。

另個房間裏的校長和丈夫都不住地手淫著。

校長問丈夫:好看嗎?

好看,好看。丈夫咽了一下口水回答。

其實你老婆只有讓人玩的時候是最美最好看的,對嗎?

對、對,我單獨和她在一起時就沒什麼感覺了。

你興奮嗎?

興奮興奮。

(這時的久偉的臉都紅了,好像那兩句台詞是自己說的一樣。口中罵了一句:媽的,這個導演。但自己的手卻沒有停。)

看完了電影,久偉上了樓。珊珊躺在床上。

好看嗎?妻子沒看丈夫就問道,然後自言自語地往下說,這片子反映了社會的醜惡面,解剖了人性和社會,而且沒有太直露的性行為。

久偉小聲地說了聲:是的,不錯。

你個窩囊廢,你就知道不錯。妻子突然調高了聲音。你知道,我在外面拍片多累,還看了不少人臉色,有時甚至還要陪人……

久偉看到妻子發火,連忙討好地說,老婆,好老婆你辛苦了。(自從和雅子接觸後,久偉也會說好話討女人開心了。)久偉連忙跪下來,給珊珊揉腳和小腿。好老婆,我的女王,舒服嗎?久偉繼續討好。

妻子好像自言自語,又象是對久偉說,看著吧,我就是女王,我要讓他們都成為奴隸。

久偉看著好像變得陌生的妻子,不知道她在說些什麼。

天下著雨,久偉從雅子那裏回來。現在的雅子好像對自己關照了許多。雇金不少,還讓久偉早點回去,有時畫家不在還請久偉到外面吃飯,說是好好交流交流,對工作有幫助。久偉對雅子也有了好感,如果說是有了愛意也是不過份的。因為久偉從妻子那裏得不到感情,好像還越來越陌生了。雅子還時時教久偉,你要有俠士一樣敢做敢為,那樣勇敢,那樣有男子漢氣,女人才會喜歡你。久偉覺得很對,

久偉踏進家門時,看到門口有許多鞋子。久偉走進了客廳,看到,黃老板、曹導都在,而且還跪在妻子面前,妻子正拿著皮鞭。

妻子看到久偉,對久偉說,你過來,坐在沙發上,好好看著。

久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黃老板和曹導過去可是不可一世的,以前的事久偉還厲厲在目。不過久偉想,今天可不同了,珊珊是名星了,還有什麼可怕的呢。珊珊對著黃、曹兩人說:把衣服脫了,給我磕頭。黃、曹兩個像訓熟的狗一樣聽話,光著身子不住的磕頭。珊珊還不時的用鞭子抽打著,說道:給老娘爬,爬一圈看看。黃曹兩人頭對尾,尾對頭的爬著圈。 珊珊哈哈大笑。

久偉也很高興,想這回可出氣了。

老婆出名後,架子大起來了,不把誰放在眼裏。有次還帶了兩個小白臉來家中。在客廳中光著身子摟抱在一起。久偉不敢說話。之後,三人進了久偉和珊珊的房間…… 久偉被趕了出來。夜裏還不時聽到老婆的呻吟聲。

第六場 雅子有約

一早,雅子打來電話讓久偉去一趟,還讓他在雅子別墅附近的路口處買一條毛巾,擱電話前,還親了久偉一口。久偉心裏甜甜的。

進了別墅,久偉來到客廳。今天山本也在,坐在沙發上。雅子站在山本旁邊。山本發話了。久偉還愣著幹嗎?把衣服脫了,我要創作了。(久偉很不喜歡山本,他侮辱過妻子和自己)

久偉脫去衣服,山本又讓他跪著等。山本並沒有創作,而是摟著雅子,親吻雅子,一只手還伸入了雅子的裙子裏,雅子半推半就地說:老師,別這樣,還有人在呢? 山本大笑起來,什麼人,是條狗而已。

久偉這時已有了怒火。自從上次看到妻子教訓黃曹兩後,久偉好像也感染了,有了一點膽量。再加上看到老山本在親吻心愛的雅子,就更氣了。

山本放開了雅子。並對雅子說,開始吧。雅子讓久偉平躺在地上。久偉不知道要幹什麼。

山本自言自語地說:今天表演行為藝術。

只見雅子拉起了裙子,蹲在久偉身上,只見雅子的肛門中拉出了一條條的大便,大便落在了久偉的胸口上。

雅子拉完後站了起來,用手將大便均勻地塗在久偉身上。

山本坐在沙發上欣賞著。

雅子又繼續將大便塗在久偉的臉上,嘴中。

山本好像很認真對久偉說:怎麼樣,雅子的大便好吃嗎?

久偉沒有回答他,因為嘴中是雅子的大便,只能發了幾聲,不知是說什麼。山本繼續說,雅子的大便是最美味的,你小子今天有口福啊,雅子,雅子對嗎?

雅子不好意思的樣子說:老師,你真是的。

怎麼樣,老師的藝術構思新穎嗎?

不錯老師,你是有天賦的。雅子附聲說。

這時的久偉可不這麼認為。

雅子拍了照,說是要以後拿出去展覽,山本點頭稱是。

久偉洗幹淨身子後來到客廳。雅子光著身子正靠在山本懷中,親吻撫摸著山本,山本閉著眼很受用的樣子。

山本對久偉說,你來舔雅子的腳。久偉爬到雅子的腳下。

山本很興奮地看著久偉舔腳。

雅子對山本說,老師,興奮嗎?

雅子不斷地為山本手淫,山本已興奮得不行了。

雅子繼續說:老公,久偉正在舔你老婆的腳趾呢,要是你同意就讓他舔你老婆的屁眼好嗎?

山本已是亢奮地不行了,慢慢地躺在了沙發上了。

雅子坐起來,將自己的大屁股壓在了山本的臉上,這也是山本喜歡的。山本吸著雅子的美臀的氣息。可是雅子的屁股越壓越緊,山本已經喘不過氣來了。雅子突然對久偉說:勇敢騎士,我們出頭的日子到了。快用毛巾壓住老東西的臉,快。

久偉愣了一下,不知哪裏來的勇氣,一個鯉魚跳,用毛巾壓住老山本的臉……

幾天後,久偉被抓進了警察局。而雅子卻逃脫了幹系。因為路口的小店指證,毛巾是久偉買的。而久偉殺山本的動機是山本侮辱久偉。證據是那張雅子拍的那張行為藝術的照片。

幾個月後,法庭判決雅子以山本妻子的身份繼承了山本的千萬家產。原來雅子已是山本的妻子了,因為山本的要求,雅子要不斷地變更對他的稱呼,有時是老師,有時是老爸,有時是老公。

全劇終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